孤独的坚守者!从全新角度剖析阿尔萨斯

[ 2018-02-14 12:55:02 网友评论 来源:微博 作者:LeafSmart 进入论坛]
小编前言

孤独的坚守者!从全新角度剖析阿尔萨斯

  转自微博@LeafSmart

  阿尔萨斯在暴雪游戏公司创造的魔兽世界中,一直都是最具有冲击性也最具有争议性的角色之一。在阿尔萨斯的少年时代,他一直作为善良、热忱、正直、勇气的化身而被人民爱戴拥护。他是一个带有几分傲气,但临近于完美的洛丹伦王国的继承人,但他最终堕落成了一个麻木不仁的屠夫。浏览众多官方文献、小说以及其他论坛上高玩的评价后,我发现他们得出的结论基本统一:阿尔萨斯被内心的仇恨所改变了,他的悲剧是魔兽世界观中的必然结局。我对于这一定论始终保持怀疑态度,所以我想针对这个观点提出两个疑问。第一,阿尔萨斯真的变了吗,他是不是真的失去了他所有先前提到的宝贵品质;第二,他的故事是不是一定会以悲剧收场。顺着这个思路,我想再次带领大家回顾阿尔萨斯从他作为王子开始,到他拿起宝剑霜之哀伤这一段时间的魔兽历史,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剖析这个鲜活的人物。

  在《魔兽争霸3:混乱之治》中,兽人部落入侵人类村落的那一关有两幕让我印象深刻。其一是阿尔萨斯的导师,最伟大的圣骑士乌瑟尔警告他,不要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圣骑士是不会鲁莽地复仇的,而阿尔萨斯说他会谨遵乌瑟尔的教诲。其二是被侵袭的村落的小男孩Timmy对阿尔萨斯说自己的家人都被兽人抓走了,阿尔萨斯信心满满地告诉Timmy,他会用圣光拯救他的家人,把他们带回这个孩子身边。然而,嗜血的兽人屠杀了他们抓走的所有人质,使阿尔萨斯无法兑现他对Timmy的誓言,这对于阿尔萨斯,一个极具责任感的勇士的打击不容小觑。这两个故事可能是两个微不足道的伏笔,但是透过故事本身,我们看到此时的阿尔萨斯非常敬重乌瑟尔(作为一个自负的人,阿尔萨斯的天赋和地位其实给了他低看别人的资本);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阿尔萨斯对他的人民深沉的爱,他致力于保护他的人民,用他的圣光照亮洛丹伦王国的道路。

孤独的坚守者!从全新角度剖析阿尔萨斯

少年阿尔萨斯

  在这之后,阿尔萨斯和吉安娜被派往洛丹伦北部的安多哈尔地区调查一种急速扩散的瘟疫,这种可怕的瘟疫病毒可以在极短时间内把人类变成行尸走肉,不死族的士兵。瘟疫给洛丹伦人民造成了巨大的心理恐惧,这令阿尔萨斯心痛不已,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让阿尔萨斯对天灾军团恨之入骨,这种眼看着自己的人民变成天灾傀儡的痛苦与仇恨,全部转化成了向天灾军团复仇的强烈欲望。

  随后便出现了阿尔萨斯一生中最大的转折点:净化斯坦索姆。当阿尔萨斯、乌瑟尔以及吉安娜赶到斯坦索姆的时候,被瘟疫感染的谷物已经被分发到这座大城中的人民手中,阿尔萨斯认为这些感染瘟疫的人民即刻就会为天灾军团而战,继而感染更多的无辜群众,加快瘟疫的扩散速度,于是他以洛丹伦王子的名义命令吉安娜以及乌瑟尔带领他们的手下屠杀城里的所有市民。乌瑟尔始终坚持这种肆意屠杀行为是反人类的,断然拒绝了这一命令,于是阿尔萨斯判决德高望重的光明骑士乌瑟尔叛国,解除了他白银之手骑士团首领的职位。至此,乌瑟尔和吉安娜都因为对于阿尔萨斯所做的决定极为不满带着手下愤然离去,留给阿尔萨斯的部队只剩下一队装备简陋的步兵。尽管众叛亲离,阿尔萨斯还是果断地将他的计划进行到底。就在此时,诅咒神教的幕后控制者梅尔丹尼斯出现在阿尔萨斯面前,他嘲笑阿尔萨斯软弱无能,并扬言这座大都市很快就会沦为不死族士兵横行的地狱。

孤独的坚守者!从全新角度剖析阿尔萨斯

阿尔萨斯于吉安娜

  故事讲到这里,我们可以想象阿尔萨斯作为一个如此热爱自己的人民的未来君主,在屠杀自己的人民的时候所承受的巨大痛苦。很多人都觉得这种行为是反人类的,是对于生命的亵渎,正是在这个过程中,阿尔萨斯变成了一个红眼的复仇者。但恰恰相反,我认为这是阿尔萨斯对他人民生命的莫大尊重,一个普通市民感染瘟疫后将要承受缓慢而痛苦的折磨:上一秒他们可能还在和家人分享快乐的故事,下一秒就有可能失去自己作为“人”的意识,变成天灾军团的爪牙,与昔日的亲朋好友兵刃相见。这个过程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自己身边的人都有百害而无一利,我想假如斯坦塔姆的人民知道这一必然结局,他们也不会任由瘟疫摆布。这样的思维并不同于别人所说的希特勒的纳粹主义,阿尔萨斯所做出的选择真正地展现出了他优秀的品质和高远的卓识,他不应该因此被诟病成一个残暴的屠夫。反观我们的人道主义者乌瑟尔和吉安娜,他们在最紧要的关头选择了逃避,而不是找出一种他们所认为的正确的解决方法,他们所做的所有事就是展现他们的人情关怀以及对于阿尔萨斯的愤怒,这很大程度上动摇了阿尔萨斯所带领的人类部队的决心。没有做出任何实质行动的人没有资格去批判实业者,这是人类社会中的基本常识,所有人做出的评论必须建立在自己身历其境体会的基础,而不是道听途说或凭空假想上。同时,他们还带走了部队中多数的精锐骑士团,置阿尔萨斯一人去对抗无穷无尽的天灾军团。抛弃自己的王子,抛弃自己的爱人,乌瑟尔和吉安娜的行为真的配得上他们所享有的名誉吗?这个问题值得深思。洛丹伦城内最伟大的圣骑士和最天才的魔法师在困难面前原来就只会选择视而不见,任由事情变得更糟这一条路。

  阿尔萨斯可以逃避吗?其实他也可以逃避。他大可从瘟疫肆虐的北方城镇回到洛丹伦的首都,继续享受人民对他的爱戴,不向梅尔丹尼斯报仇。但是梅尔丹尼斯只会将他的杀戮贯彻到底,只要王国一刻无视他的胡作非为,瘟疫就会多侵染洛丹伦一寸土地,直到把它侵蚀殆尽。况且阿尔萨斯根本就不知道天灾军团的首领是处在冰封王座的耐奥祖的灵魂(常说的巫妖王)。作为一个人类,现有的信息使他的答案只能是,杀掉梅尔丹尼斯,这件事情就可以结束,更重要的是,阿尔萨斯追杀梅尔丹尼斯到诺森德海岸是为了向自己死去的人民赎罪,只有梅尔丹尼斯的死才能让阿尔萨斯认为他没有愧对他惨遭屠戮的人民。

孤独的坚守者!从全新角度剖析阿尔萨斯

  这之后,阿尔萨斯焚烧船只阻隔归路,杀死雇佣兵调动人类士兵的激情都是在情理之中的。阿尔萨斯的行为和西楚霸王项羽破釜沉舟一样,他有着无所畏惧的决心和赌上一切的意志,是他的勇气以及坚韧铸造了他的传说,而不是他的愚蠢和鲁莽。包括在他拔出霜之哀伤的那一刻,他不顾及老友穆拉丁-铜须的生死更是可以理解的,因为阿尔萨斯此行此举连他自己年轻的生命都没放在眼里,他只想向自己的人民献上他的虔诚,这是阿尔萨斯的年轻生命中才能迸发出的,独有的激情,乌瑟尔是不具备的。

  在冰天雪地的诺森德,在霜之哀伤令人绝望的痛苦声音的折磨下,阿尔萨斯的意志被这把黑暗之剑消磨殆尽,昔日那个正义勇敢的洛丹伦王子已经消失不见,永远被埋葬在这无边的雪原上,也被埋葬在魔兽玩家的误解中。取而代之的,是巫妖王忠臣的奴仆:死亡骑士阿尔萨斯。

孤独的坚守者!从全新角度剖析阿尔萨斯

阿尔萨斯回到洛丹伦反叛前夕

  尽管人类最显著的特征是超自然的理性能力,但大多数人大部分时间都处在偏见的,不幸的,非理性的泥泞和臭气熏天的落后状态中。冲动和自负扮演着理性的配角轮番登场,而理性的精神则被它们的恶性影响所驱逐。因此,人类的判断大多数基于非理性的臆断而不是理性化的洞察。但是,在前者滑稽的空壳后,藏匿的根本不是后者,而是冲动和自负本身。不断地,被偏见所掩盖的的,是残缺不全的,真理的另一个版本。对某一特定群体的仇恨可能因冲动而加剧,但仇恨的烈火本身不会在虚无的稀薄空气中燃烧,歪曲和夸张只能在纵火行为发生后才会产生效力。我以上的假设可能会被证明是荒谬的言论,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那些不可救药的对于阿尔萨斯的误解已经充分说明了因为他的选择而加之于他罪责的意义。何必呢?被理解认同的英雄就失去了英雄本身独特的神秘光芒,就让阿尔萨斯和他所曾经信仰的圣光一样消逝吧。

  以上,致洛丹伦王子阿尔萨斯和为魔兽争霸3,魔兽世界投入青春和热血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