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德三世讲魔兽:这是属于希格琳的故事

[ 2017-04-06 12:43:46 网友评论 来源:NGA 作者:麦德三世 进入论坛]
小编前言

麦德三世讲魔兽:这是属于希格琳的故事

 麦德三世讲魔兽:这是属于希格琳的故事

  前言:

  之前PTR阶段就想就这个剧情写个故事,但是结果写太长了收不了尾,到现在还在女主角的挑战王位阶段呢,毕竟这只是一个支线小故事,写太长了根本没用。所以就彻底坑了。

  这次就我就说个大纲吧。注意这是就已知的游戏剧情展开描述的故事,不是所有的细节都是正史内容。

  - 原标题是《神王》,因为打算做成上下两篇的形式,所以用了这个看似代表斯科瓦尔德的标题

  正文:

  女主从小就崇敬瓦尔基拉,但现实是比较绝望的。

  - 在故事里表现为女主开场做梦梦见自己是瓦尔基拉,在艾希迪尔的带领下进行华丽而荣耀的战斗。敌人基本上是被虐的一方。

  庄严而温柔的号令声在希格琳的耳畔响起。

  恍然间,眼前是女王金色的翼盔、金色的铠甲、金色的战矛、金色的圆盾。

  威武而潇洒,那正是行走在人间的神的使者:瓦尔基拉的女王艾希迪尔。

  - 然而梦见自己杀到敌人boss跟前,描述boss的特征。

  前锋的敌人如奔亡的鸟兽一般散去,暴露出此战最大的猎物:他头顶乌黑的王冠,本该失明了的左眼投射出绿色的光芒,直直地盯着与他对视的希格琳。

  斯科瓦尔德——众神唾弃这个名字——背弃了众神的伪王、弑杀父母兄弟的屠夫、出卖全族的走狗。而他,在犯下了累累罪孽之后,竟仍敢以“神王”自居。

  而那也将在今天结束了,他的灵魂将在海尔娅的冥域中腐烂殆尽。

  - 女主带着满腔怒火向着boss发动冲锋。

  - 然而不论她的长矛如何攻击,都如刺中了幻影。斯科瓦尔德只是摊开双手哈哈大笑。(此处的描述开始慢慢暗示这只是个梦)

  - 女主开始头疼,耳鸣,出现各种各样的幻觉,斯科瓦尔德的笑声回荡在脑袋里——她在高烧。

  - 意识到自己在做噩梦,苏醒,想起残酷的现实

  当现实的记忆和意识渐渐被取回,希格琳察觉自己宁愿逗留在那梦境之中。

  她想起现实中的自己,从未身被过众神的恩宠,真正的她,并非是梦中那光辉英武的瓦尔基拉。她想起斯科瓦尔德——愿众神唾弃这个名字——背弃了众神的伪王、弑杀父母兄弟的屠夫、出卖全族的罪人,同时还是她——希格琳——的亲生父亲……

  和内心的愤恨与悲哀一起被唤醒的,还有喉间那无法忍受的灼烧感。她的意识朦胧而痛苦,恶魔的毒药啃噬着她的脑髓。她在黑暗中张开眼睛,朦胧间看不清周遭的景象。

  - 此处暗示她已经被灌了邪能,(但是事后她自己忘记了。)

  - 发现自己躺在一座昏暗石牢里,恍惚间发现房间的另一头躺尸着自己的哥哥托瓦尔德。(只是隐约看见/感觉到,高烧几乎夺走了她的视力)

  - 他是不是死了都不知道,女主压榨着自己的体力爬过去。和体内的邪能对抗会不断消耗她残存的生命力,但是她死也不想向斯科瓦尔德屈服,想着自己兄妹已经死定了,打算死也要死在哥哥身边于是向他爬过去。

  - 中途回忆起更多自己悲惨的人生。她早该离开斯科瓦尔德的,和他的哥哥和母亲一起,要早点如此的话,不会落到这样的结局。但是母亲太懦弱了,总是不说话(女主的主观理解)。(就算在斯科瓦尔德投靠军团之前,他也已经做过弑父弑母的事情了,女主从小崇敬女武神的荣耀,她一直憎恨自己的父亲)

  - 描写希格琳对自己兄长的崇敬。他一直被公认是神王的继承者什么的。

  - 本来还想插入托瓦尔德的名字的来历,但是实在偏题太多了。

  - 再次陷入昏迷,再次醒来。似乎听到了熟悉的歌声。

  - 眼前出现了一个女性,身着金色的翼盔、金色的铠甲、金色的战矛、金色的圆盾。

  - 是艾希迪尔。看来她又在做梦了。又或许她其实已经死了,这只是死后看到的幻觉而已。

  - ——并不是

  - 其实那是她母亲来着……

  - 文中未作进一步解释,但幕后设定是女主的母亲原本是瓦尔基拉。她一直没有离开斯科瓦尔德是因为某种责任感。因为神王维系着风暴峡湾的维库。而身为瓦尔基拉,不能放弃引导神王。现在情况变了。

  - 总之母亲夹着儿子女儿一路杀出重围。中途暗示是母亲那一边(瓦尔基拉)的血统让兄妹俩得以抵抗住邪能。总之是方便剧情展开的伏笔。但没有明言,因为女主的母亲发现女主已经差不多忘记了自己喝过第二杯半价的事儿了。

  - 女主回想起来,其实最初她崇敬瓦尔基拉和女武神的原因就是母亲在她小时候经常给她讲艾希迪尔的故事。只是她从未想到她母亲在嫁给斯科瓦尔德之前曾经就是一个瓦尔基拉。然后想起自己以前还一直鄙视母亲的懦弱……

  - 一家三口在逃亡路中巩固了亲情。(现在回想起来我在这一段里对托瓦尔德的描写太少,让他基本上成了一个毫无存在意义的NPC,不过也无所谓,因为接下去他就要领便当了)

  - 逃亡到瓦迪斯达(Valdisdall),此处村落正遭到一小撮军团恶魔的攻击。村中的维库鱼龙混杂,暗地里不同派系的支持者都有。

  - 母亲遇到很久以前曾经认识的维库,问起如今的形势。听到几大维库部族都已经归顺了神王。(更多是让读者了解这个事件发生的时间点)

  - 此处暗示他们在言谈间暴露了身份。

  - 母亲决定带子女去投靠斯考德-艾希(Skold-Ashil),也就是瓦尔基拉的大本营,她的故乡。此处无用的对话描写,有关斯考德-艾希不接受男人,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安置托瓦尔德,但是决定只好先去了再说。

  - 夜晚,在森林里赶路。

  - 雷鸣,惊起乌鸦群,各种不详的预兆。

  - 遇到一群维库的伏击:“背叛者的下场只有死”。中间还看到了他们在瓦迪斯达问情况时遇到的那个维库。(因为是原创路人,我至今还没想好他的名字。所以那部分一直都是空开的)

  - 母亲挡刀

  - 更多的敌人出现。托瓦尔德只身挡住敌人,然后被碾压了。

  - 母亲遗言,关于女主如何是她的希望,所以一定要活下去。(儿子在这里就没用了,重女轻男的瓦尔基拉)

  - 女主落水,失去意识。

  上篇结束,下篇开始。

  这里开始游戏流程。

  - 再次登场时候已经过了很久,女主出现在苏拉玛地图。

  - 回忆她在水遁得脱以后,她辗转逃亡,最终在苏拉玛找到了一处维库村落贾德维克(Jandvik),他们依然遵守古道并唾弃斯科瓦尔德。实际上被神王那边视为流放者,但是他们自我定位是因为唾弃斯科瓦尔德而自愿呆在苏拉玛的。

  - 这里的所有人都憎恨斯科瓦尔德。她不敢暴露身份。所以在村外搭了帐篷,然后经常戴着斗篷低调地进村交换物品什么的。靠打猎和村里的人交换食物。(其实村里的观察者早就觉得她可疑了)

  - 然后一打听才发现……斯科瓦尔德已经挂了……

  - 就在他喂了他们半价饮料以后,他就跑去抢阿格拉玛之盾了。不久之后被打死了。

  - 然后女主整个人失去了目标。报仇的目标也没了什么的。

  - 直到有人拿着古代瓦尔基拉的预言:《神王》(Faldrottin)卷轴找到了她。她看着这个卷轴觉得完全不靠谱,(像是一百万的手机诈骗短信一样的感觉),于是就没当回事。(然后小说中此处玩家角色在这里就退场了,因为在这个故事里后期其实用不着玩家登场)

  - 然后当晚村里的维库女祭司布兰妮来到她帐篷外,要求她离开。

  - “我是不信瓦尔基拉那一套的预言的,不过你是斯科瓦尔的女儿的事情显然是事实。”

  - “我们不可能容忍斯科瓦尔的女儿出现在我们村子里,要不是看在预言的份上,我们本该杀了你的。”

  - 女主无路可去,只好拿预言试一试。于是再次赶往斯考德-艾希。

  - 毕竟她一直向往那个地方。但因为母亲死了,没人作保不可能进去,但是这次有了这个预言作为通行证,没准可以。

  - 后来去面见艾尔。艾尔本来心想,凡人?不见不见。然后看到她的脸以后,直接脸色一变就就接见她了。

  - 还提到原来你的母亲是那个谁啊,她以前曾经在这里当过瓦尔基拉,我还记得她呢blabla。

  - 艾尔惊讶:“很久以前,我曾经预见到了一个幻象”

  -“可怕的敌人从天而降,这时候有一个维库站了出来,把分崩离析的维库部族统合在了一起,他带来了胜利的希望”

  -“而那个人,同时拥有着神王和瓦尔基拉的血脉”

  - “所以你知道你回到这里意味着什么吗?”

  - “或许,那个幻象终于要成为现实了,而维库一族——我的人民,以及整个风暴峡湾,也将从毁灭的命运中解脱出来。只有你,才能带领维库一族对抗军团。”

  - 这里的幕后设定是从古代开始,艾尔就曾经多次把手下的瓦尔基拉送进神王的家族。希望有朝一日能实现那个预言,但是最近几届的神王越来越烂,她本来已经放弃了。

  - 然后女主就非常受宠若惊。原来我母亲曾经在这里为你效力过,那么实现你的预言就是我的责任啊。一方面这是我对我族人应尽的责任,一方面也是对我母亲的祭奠吧。

  - 艾尔听到这些话脸上多了些阴霾,但是因为带着头盔看不清她的表情……

  -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会是份很大的重担,但你可能是我们的人民的唯一希望。”

  - 于是在瓦尔基拉的支持下,女主就打出神王继承人的旗号拉起了自己的队伍。

  - 呼应最初身为瓦尔基拉奔赴战场的梦境,只是这次成为了现实。

  - 然后开始统合风暴峡湾的各大部族。总之就是不听话的就和他们酋长单挑。然而并没有人打得过她。

  “你简直比神王还要强大”

  “现在,我是神王了。”

  - 然而,在她击败了骨语部族的领袖后。

  - “我承认,是你比较强,但是我还是不能跟随你。”

  - “为什么?不甘心败在一个女人的手下?”

  - “因为神王已经有了真正的继承者,你来得太晚了”。

  - 然后就是决战,含泪弑兄。(其实还不是决战,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有点决战的感觉)

  - 当她见到对方领袖的时候才发现,那是托瓦尔德。

  - “哥哥,没想到你竟然活下来了,真是太好了。当时那么多刺客,我还以为你……”

  -“为什么不和我联系呢,我明明都大张旗鼓地打出旗号了”

  -“果然,你才应该是女神的预言中提及的那个人啊。”

  - 这样子一味地表示好意。然而她一开始就明白了,看对方全身发绿,怎么都该明白了啊。

  - 最后——“哥哥,你不是我的对手。停手吧。”

  - 然后就是兄长在怀里说遗言的桥段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兄长啊。我来这里见我最后的亲人,结果却亲手把他杀死。”

  -“为什么,你不应该会屈服于恶魔的呀。”

  -“因为我的意志没有你强,这个解释你满意吗?”

  - 女主无语。

  - “哼,我天真的妹妹啊。你真的认为,你的主子就比我的高尚了吗?”

  - “回去问一问吧,那天的那些刺客为什么会在那里。”

  - 然后哥哥死了。

  - 所有的挑战者都已经臣服了,女主成为了名正言顺的神王继承者。艾尔打算亲自给她加冕并赐福。

  - “伟大的女神啊,我仍有一个疑惑未解。在那之前,我无法安心地接受这个新的身份。”

  - “是什么问题呢?”

  - “那一天,派人去行刺我们一家的人究竟是谁?”

  - “不,我的孩子,这个问题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你真的想知道吗?”

  - “告诉我!”

  - “希望你能保持克制……是奥丁亲自下的命令……他当时的考虑是,斯科瓦尔德的继承人太过危险了……不能让他们再一次把维库一族交到军团的手里……”

  - 女主现场豹变。

  - 长出绿色的翅膀,并直接恶魔化了。

  - 在新的神王的带领下,统一的维库部族打上了天庭。并一路杀到彩虹桥下。

  - 骨语者的长老:“我一直都知道你会是斯科瓦尔德最好的继承者的。”

  - 女主:“哼!”

  眼前是一片维库的尸体,他们生前都是伟大的战士——他们的身体由闪耀的青铜和白银铸成,身着着金色的铠甲。绿色的火焰在他们金属的躯体上燃烧。

  “这就是神话中雷铸天军——不过如此。”希格琳嗤笑道。

  - 通往英灵殿的彩虹桥大门紧闭。任凭希格琳如何骂阵,奥丁始终闭门不出。

  - 艾尔出现在大厅之中。

  - 嘴炮桥段。

  - “压制住你体内的腐蚀,我的孩子,我知道你可以的!”

  - “如果你失败的话,维库一族将从此分崩离析,到时候,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军团夺取风暴峡湾,乃至这个世界了!”

  - “那么我母亲呢?我母亲就能这样白白死了吗?”

  - “一定要我明白地说出来吗?我的孩子,尽管你已经如此强大,但凡人的力量终究无法奥丁相比,你若继续前进的话,就没法回头了。我不希望你被杀死。这不是为了奥丁。”

  同人桥段分割线

  - 在我自己的计划中,我决定在中间加入一个突发事件,以加强嘴炮场景的说服力,毕竟在原作游戏中的表现实在觉得有些空洞。所以请注意下面这个场景仅仅是我的同人桥段而已。

  - “其实……奥丁闭门不出,也正是他内心觉得对你有所亏欠的某种表现……否则的话,他是不会拒绝任何的挑战的……”

  - “哈,窝在鬼窝里不敢出来应战还能说得这么好听?”

  - 在两人争执之际,希格琳即将爆发,甚至可能将对艾尔出手。然而这时候背后的彩虹桥大门突然打开了。

  - 往天上看去,奥丁出现在天空殿的大门口,一手拿着他那传说中的主神之枪。(描写主神之枪以及希格琳所听过的有关它的传说)

  - 希格琳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呼应在最初的梦中向着斯科瓦尔德冲锋的描写)

  - 然后什么东西从背后扑上来盖住了她。耳边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 耳鸣,幻象。眼前一片白。

  - 恢复意识时发现艾尔用自己的羽翼覆盖着她。雷电之枪落在她前方数米远处。她只是被雷电之枪落地时爆发地冲击波一时震晕了而已。

  - 再往天上看去,奥丁已经不见了人影。

  - 两人保持着躺在地上的姿势开始互相宣泄情感。先是大喊着互相斥责,讲到最后都变成哭戏。

  - “放开我!事到如今又何必这样假惺惺的!”

  - “所以我才一直讨厌你们这些凡人!那么地任性!那么地盲目!”——让艾尔说几句这类型的台词。自从海尔雅的事件以后,她就一直封闭了自己的一些情感,并尽量避免与凡人接触,作为工具而履行着自己的职责。但是因为希格琳不经意间的一些台词,把她和自己的母亲联系了起来。让她几乎对“虚假的亲情”产生了幻想。

  总之就是这样一段来回。

  希格琳在最后关头抑制住了自己的恶魔力量。变回了人类形态。

  从次以后希格琳就把艾尔当成另一个母亲那样。新的神王带领着统一的维库一族,和军团开战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