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同人故事小说:《高山挽歌 巴林之死》

[ 2015-03-04 14:51:01 网友评论 来源:lotyr 作者:福克斯顿 进入论坛]
小编前言

RP同人故事小说:高山的挽歌-巴林之死

高山挽歌title

  联盟已经承受了太多的苦难,放过它吧,命运,放过它吧,圣光。从不祈祷的巴林默默地在自己的心中祈祷。别让无辜的人受到伤害,赐予我力量去阻止这一切吧,卡兹格罗斯。

  硫磺味道的砂石吹打在他的脸上,身上和胡须里,而矮人眯起眼睛,继续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在他身后,人们纷纷发出不适的咳嗽声,盔甲叮当作响,令人心烦。

  巴林·孤山带着一支不属于他的队伍来到了一片不属于他的地方。这支队伍是联盟第九“锐眼鹰”团的一个步兵联队,穿着洛丹伦战袍的士兵们虽然装备精良,但脆弱的人类毕竟无法适应过于恶劣的环境,比如灼热峡谷的火山灰。这条山路长而陡峭,通向黑石山大门的道路已经长久无人维护,巴林脚下的木板早已朽烂,所以他小心翼翼地注意着地上的坑洞。矮人抬头望去,一股呛人的气味从上方飘来。

  “小伙子,姑娘们,停下休息一下。”巴林摇了摇头,就地坐了下来,他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这样做。“警卫哨兵,注意高地,其他人找个隐蔽的地方坐下。”矮人用一只手扶着战锤,另一只手掏出了烟斗叼在嘴里。他从口袋里挖出一些烟草,仔细地塞进烟斗,然后打起火,任由烟斗闷燃。

  “我看这儿除了该死的火山灰以外什么都没有。”一个中等个子的人影站在巴林面前说,对于矮人来说,他有巴林两倍高,却没他一半宽。“我们走了一天,一夜,现在又是一天。这条山道上什么都没有,巴林。”

  “你可记得第二次战争么?”巴林捋了捋胡子,拿开烟斗,“记得上一次联盟军队在这些山道上发生的事情?”

  男人微笑着摇摇头。“我不会说我记得。联盟军队自洛丹伦南下以后,我就并未跟随大部队前进了。”

  “真可惜。”巴林耸了耸肩,“上一次我听到了同样的判断,老弟,然后毁灭之锤就打了我们一个大大的伏击。”

  “毁灭之锤已经死了。”穿着洛丹伦战袍的联盟军官继续微笑着说,“再没有兽人能像毁灭之锤一样,至少,不会是这群什么血盟。”

  巴林不置可否,举着烟斗的手指了指高处。“无论如何,他们还是兽人,这就意味着咱们总得小心点。他们就在上边,能闻出来。”

  人类军官点点头,脸上挂着微笑,然后裹了裹披风,退了下去。

  这支部队本来不应由巴林·孤山,托林之子,莫丹后裔指挥的。巴林是个强大的战士,一个“山丘之王”,但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游击专家。至少对于高山铁卫来说,打了再多的胜仗,也是在自己的土地之上的功绩。他对丹莫罗,洛克莫丹和湿地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但他不能对黑铁矮人的土地也有这种自信。况且,这片土地现在甚至都不属于黑铁矮人了。

  巴林和他的铁卫在萨多尔大桥阻击了一支亡灵骑兵,正是在那个时候,这支锐眼鹰兵团出现在了他们身旁,和他们一起作战。巴林很喜欢这支军团,以及他们的指挥官拉索斯·格林沃德。后者是个急躁易怒,但却非常聪明的职业军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酒量很好。巴林把他们带到了米奈希尔港休整,在那里他们还碰见了一支丢盔弃甲的红衣军队,据他们自称是提尔之光十字军,而那些亡灵骑兵便是追击他们的。这些军人从北方而来,似乎是在洛丹伦打了败仗,而且失去了最后的落脚之地。无论如何,巴林知道,这么多的军队都聚集在了卡兹莫丹山下,从来不是一件好事。

  更糟的事情还在后面,一支兽人掠袭者跨过了卡兹莫丹的土地。趁铁卫重整在上次阻击中残余的力量时,这支自称“德拉诺血盟”的氏族联盟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溜了过去。据探子来报,这支兽人掠袭者的数量惊人,数百名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曾经支持者如今组成了大大小小的氏族,在两个酋长的管辖下共同作战。一个名字进入了巴林的注意力,玛洛卡什·燃烧之锤。据说这是一个残暴的兽人,但却同样机智,是他促成了分裂的氏族们重新联合,并公开反叛了沃金的部落,向这个世界上唯二的超级力量们开战。玛洛卡什杀死了他的兄弟,得到了他氏族酋长的宝座,之后又与另一个氏族联合,如今他们的南下,必定是血腥的征服欲望在驱动着。

  铁卫的力量太分散,且人数也太少,因此拉索斯“慷慨”地借给了巴林一些军队。50名重甲士兵,全部是新兵,没有骑兵或是弓弩手。然而巴林还是感激地接下了这份礼物。他们追杀兽人已经有几个星期了,从湿地到洛克莫丹,兽人们的气味一直指引着他们的方向。在灼热峡谷,他们一度追上了这群兽人,但掠袭者的速度太快,而步行为主的士兵们则又太累。

  如果疲乏地与兽人作战,他们必将遇到一场屠杀,巴林如此想。但也许这是最后的办法,如果任由这支兽人军队进入黑石山,将会对暗炉城造成威胁,进而就是暴风城。更糟的是,如果他们能够团结被打散的黑石兽人,那么赤脊山的威胁又会卷土重来。也许这不仅仅是卡兹莫丹的麻烦了,山丘之王沮丧地想,这也许是两个王国共同的威胁。

  巴林站了起来,将战锤扛在肩上,另一只手拿下烟斗,磕了磕,插在腰间。

  “该走了,小伙子们。”

  这支队伍继续向上攀爬着,朝着他们的末日。

  玛洛卡什坐在那个由他兄弟找到的废弃大厅的王座上,品尝着自己的胜利和失败。

  他把战锤拄在地上,而后背慵懒地靠在生铁的靠背上。灰发的兽人皱了皱眉,闭上了眼睛,他看到了火焰,听到了沃金的笑声和炮火的声音。

  他是个败军之将。奥格瑞玛的失败虽然并不能责备他,但这名库卡隆卫士没能完成自己的誓言,保卫他的大酋长到最后一刻,他失败了。

  可是失败怎么能是他的呢?玛洛卡什战到了最后,如若不是一发该死的炮弹炸晕了他,他不会就这么简单地做了联盟的俘虏。玛洛卡什不是一个可以被关在笼子里的兽人,他从来不是。这个骄傲的兽人勇士虽然不再年轻,但他的荣耀绝不能被玷污。一个守卫断掉的脖子和一个被破坏的锁,玛洛卡什在一个四处燃烧着庆祝火光的黑夜里逃脱了。他看到奥格瑞玛燃起了熊熊大火,然后回过头去,再也没有看这座城市一眼。

  他是个逃脱者。他扮作雇佣兵,独自来到了东部王国,然后找到了他的兄弟和血亲。他是个弑亲者,托迦拉·燃颅疯狂的行为让他的氏族缺少朋友,枯瘦的兽人们蜷缩在冰冷的山洞里,丢失了荣耀和自尊,他们靠比人类匪徒强不了多少的劫掠为生,还号称自己的力量多么伟大。

  令人作呕,玛洛卡什想,我的兄弟死有余辜。是玛洛卡什给了这些燃颅兽人一个新的目标,是他团结了两个氏族的力量,也是他亲自翻山越岭,独自前往神秘的祖尔格拉布寻求巨魔的同盟。玛洛卡什为自己打造了一身黑色板甲,正如之前的那位传奇大酋长的铠甲一样。

  “酋长。”一个低沉但谦卑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他意识到自己正闭着眼睛,仿佛在沉睡,“瑞戈姆酋长到了,期待和你交谈。”玛洛卡什睁开眼睛,他的亲卫剑圣玛洛什正垂首立在一旁。玛洛卡什信任这个剑圣,即使他曾经是托迦拉的亲卫,但这个剑圣服务的是燃颅氏族和它的酋长,并非任何一个兽人。

  “我知道了,玛洛什。”身着黑甲的酋长从铁王座上站起身来,“传令下去,让猎手们烤土狼肉。”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然后把战锤绑在背后。

  玛洛卡什抱起双臂,脸上充满着微笑,这是一个自信的酋长的微笑,正如朝他大步走来的年轻兽人一样。瑞戈姆·血斧也穿上了一套灰蓝色的铠甲,崭新的铠甲上几乎还没有伤痕。虽然年龄并不大,但这个曾经的黑石兽人因刺杀所留下的伤痕而白发苍苍。瑞戈姆张开双臂,咧嘴笑着,脚步沉重地走向玛洛卡什。他重重地拍了拍燃颅酋长的双臂,眼中全是信任。

  “我很高兴你来了。”玛洛卡什带着淡淡地微笑说道,同时摸了摸胡子,“强大的瑞戈姆,你的氏族呢?把他们叫上大厅来吧。”

  “哈,若是要爬这么多的阶梯,我的氏族可不愿意上来。”碎骨酋长搓了搓手,燃颅酋长向前走了走,而碎骨酋长转身并肩和玛洛卡什同步而行。

  “我们准备了食物和汤给碎骨的兄弟们。”玛洛卡什沙哑地说,“与此同时,瑞戈姆,你也知道血盟这次集结的原因了。”

  “我的探子在来的路上发现了那些人类。”碎骨酋长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微笑,“恐怕只是一个不到百人的小队,我们和他们的兵力是二比一,杀了他们,我都觉得不太荣耀呐,哈!”

  “凡是杀联盟,都是荣耀的,我的朋友。”玛洛卡什歪了歪头,将一块木柴扔进火盆,“我们能活下来就是种荣耀了。”

  瑞戈姆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然后抱起手臂。“那么你的打算,玛洛卡什?”

  “诱敌深入。”身着黑甲的酋长把战锤取下,拄在地上,“将他们引进山道,然后消灭他们。通过这个,我们可以给联盟送去一个口信,同样的……也给本地的黑石兽人们。”

  “他们要不追随我们,要不舔舐自己失败的伤口。”瑞戈姆满意地总结道。

  “前去准备你的氏族吧,瑞戈姆,磨好战斧,备好盾牌,一场血战在所难免……我们的一条生命比十条联盟的命还要值钱。”玛洛卡什低沉地说。

  “别让血盟失望。”燃颅酋长把一只手搭在了碎骨酋长的肩膀上。

  “你也是。”后者同样伸出了一只手,按上玛洛卡什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