诠释传奇人物 最新短篇小说《地狱咆哮》

[ 2014-08-22 12:38:14 网友评论 来源:魔兽世界运营团队 作者:魔兽世界 进入论坛]
小编前言

《德拉诺之王》的预告,诠释传奇人物地狱咆哮。

诠释传奇人物 最新短篇小说《地狱咆哮》

  “兽人永不为奴!而我们必将为王!”

  深渊领主马诺洛斯死了。

  古尔丹和他的同党则被铐上了铁链。

  一夜之间,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找到并阻止了妄图奴役兽人的势力。一夜之间,地狱咆哮证明了自己作为钢铁部落酋长的价值,也将他的人民领向了一场与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时间的残酷战争。

  但这并不是真正的命运。谁警告了地狱咆哮,古尔丹已经背叛?又是谁说服了他,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征服艾泽拉斯?

  在古尔丹戏剧性地被贬为阶下囚之前,两个陌生人曾来到德拉诺: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被废黜的部落酋长和凯诺兹多姆,一条神秘的青铜龙。《魔兽世界》最新短篇小说《地狱咆哮》将揭示他们在德拉诺的所作所为给艾泽拉斯的所有生灵带来了怎样的灾难。


  短篇小说:《地狱咆哮》 作者:Robert Brooks

  第一章

  加尔鲁什仔细地审视着纳格兰的地貌。数天以来他都没有看到战歌侦察兵的踪影。不过他们为什么要来这呢?这座山丘是战歌氏族领地的边缘地带,在和平时期根本没有来这里巡逻的必要。成群结队的食人魔只会从西边来,而其他兽人氏族则来自东边。如果加尔鲁什没记错的话,这个季节也不会有人来捕猎。

  他上次站在这座山丘上的时候还十分年幼,并且——

  不。加尔鲁什年幼时所站的不是这座山丘、他爬上的也不是这些树、他手指划过的也不是这片草地。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凯诺兹多姆曾和他提到,他所看到的世界不会和以前的一模一样。 我花费了毕生精力来了解时空隧道。如果你要把每片草根的形状都进行一一对比的话,你肯定会把自己逼疯的,他曾说道。我的计划只需要几个……理想的情况发生便可以执行。而这个时间点是最为完美的。

  是否完美还有待考证。加尔鲁什挡住刺眼的阳光,凝视着日落下的平原。这座山丘是个安全的歇脚的地方,如果有闯入者,下方葱郁的草地很容易就能将其暴露出来。

  在他身后,凯诺兹懒洋洋的躺在篝火的旁边,手上拿着一块巨大的弧形沙漏碎片放在了自己的眼前。这块玻璃在篝火和落日光线的作用下闪着青铜色的金光。“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刚才讨论的,地狱咆哮?”你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

  加尔鲁什转过身来,两眼笔直地盯着他。“不要再用那个名字来称呼我。不管是什么地方、什么时间。”

  凯诺兹笨拙地站了起来。青铜龙显然还不适应他全新的兽人形态。“为什么不?你的家族名字肯定能引起战歌氏族的注意,说不定办事也方便多了。”

  “说不定血吼会砍下你和我的头颅。”加尔鲁什冷冰冰的回答道。

  凯诺兹闷哼一声。高等精灵般的表情在那张兽人的脸上显得格外突兀。“你父亲和他的武器根本伤不了我。除非他长着翅膀。”

  加尔鲁什没有回答。 我巴不得你在格罗玛什·地狱咆哮面前显露出你的龙形态。

  凯诺兹将沙漏碎片放在了自己的双膝上。哪怕是如此简单的动作看上去都很不协调。“那么。你做出决定了吗?”

  “是的。”

  “是什么?”

  加尔鲁什尽量控制自己的音调。“我们该分道扬镳了。”他回答道。

  “这样啊?”凯诺兹大笑道。“我怎么不记得给过你这个选择。”

  “你虽然看上去像是一个兽人,但是你的行为举止出卖了你。他们不是傻子。我需要一个人前往。”加尔鲁什说道。

  “嗯,这样啊。那多久我才能和你回合?”凯诺兹的笑容愈发的诡异。

  “谁说的准?等到时机成熟——”

  “你的意思是说,永远不要相见了是吧?”凯诺兹摇了摇头。“加尔鲁什啊、加尔鲁什……打小聪明不是你的强项,还是别给自己丢脸了。”

  加尔鲁什也丢回了一句“那好。”他的声音仍非常平稳。“我就和你直说吧:我的部落不需要一条龙的帮助。”

  “什么?你的部落?”凯诺兹慢慢地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用一只手拿着沙漏碎片。“ 你的部落将你抛弃了!如果没有我,你还关押在铁窗之后!你没资格来要求我离开。”伪装的兽人歪了歪他的脑袋。“如果你不听从于我,我保证让你宁愿死在刽子手的刀下。”

  凯诺兹的另一只手放在他肩带内,那是他高等精灵着装打扮里唯一留下的一件衣物。加尔鲁什可以听到里面金属婆娑的声音。也许里面藏着一件武器?

  加尔鲁什的脑子里一下闪过即将发生冲突的预警。大脑对周围世界的感知瞬间变得更清晰、透彻。但他没有露出丝毫的反应。“我的人民值得拥有更好的命运。我会把他们引向正途,无需你的帮助。”加尔鲁什说道。

  “由不得你向我发号施令。”凯诺兹说道。“我——”

  我听够了。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加尔鲁什向前一跃,战吼响彻空中。他跨出三大步、跳过篝火,一把抓住了凯诺兹的喉咙,开始死命地勒了起来。

  青铜色的光芒闪过,凯诺兹手上的沙漏碎片散发出了微光。

  加尔鲁什眨了眨眼睛。发现他手上紧握着的只有空气。篝火再次又回到了自己眼前,距离他三步以外,好像他从未曾移动过一样。凯诺兹则不见了。就当他还在疑惑的时候,一只手从加尔鲁什脖子后窜了出来,一把将其拽倒。

  世界一下子颠倒了过来。冰冷的金属——熟悉的金属——拷在了他的手腕上。

  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凯诺兹用他的膝盖将加尔鲁什紧紧地摁在地上,前臂则牢牢地抓着他的脖子。

  “你以为我变成了人形就没反抗之力了?”凯诺兹恶狠狠的说道。“你早已不是大酋长了, 地狱咆哮。你逃脱牢笼是我的旨意;你能活下来是我的旨意;你会去找到你的父亲然后集结兽人氏族也是我的旨意。”凯诺兹脖子以上的伪装已经消失了,他的兽人头颅一下子变成了巨大的龙形。青铜龙巨大的眼睛紧贴在了加尔鲁什的脸上。“你只是我的一粒棋子,仅此而已。你若不证明自己的价值,就会被我销毁。”

  加尔鲁什咬牙切齿,他的手腕又戴上了审判时的铁链。他现在明白为什么凯诺兹没有打断它而是小心的将其卸下。

  凯诺兹很早就做好了准备将手铐藏起来。他预知会有一场冲突。不,他挑起了一场冲突。

  慢慢地,加尔鲁什平息了自己的怒火。他控制着呼吸,平稳的喘着气。 笨蛋,他故意引你上钩。决不能再犯同样的过错。 怒气消退的加尔鲁什声音显的极其冷静。

  “不过要是你不需要我的话,青铜龙,我现在还是在潘达利亚。”兽人说道。“所以收回你那些毫无意义的威胁。”

  凯诺兹爬虫般的嘴脸笑了笑。“我们彼此清楚就好。”说完他整个又变回了人形。他慢慢地站了起来,离开了加尔鲁什。

  “哦,当然。”加尔鲁什翻过身来,用他被束缚的双手将自己推了起来。“ 再清楚不过了。”

  起身时一道闪光刺进了他的眼睛。那块沙漏碎片就躺在附近的泥地上,一定是在刚才的冲突中滑落了下来。凯诺兹向那个东西指了指。“捡起来。”

  加尔鲁什望了一眼。“那是你的玩具,自己去捡。”

  “那东西现在是你的了。”凯诺兹的口气就好像是在训斥一个不听话的顽童。“你到时候会用到它。”

  加尔鲁什望了那碎片一眼但没有行动。曲状的沙漏碎片散发着晦暗的青铜色,就和刚才那条龙摆脱他的时候所发出的光芒一样。碎片的棱角看上去非常的锋利,双手被绑的他在拿起碎片时必须小心不被划伤。“你不是说这东西已经没用了。”

  “我说的是它的力量不如以往了。但没有说一点用处也没有,刚才你不已经亲眼所见了吗?”凯诺兹说道,嘴角又扬了起来。

  加尔鲁什抬起了他被铐住的手腕。“那这个呢?”

  “这东西还能让你老老实实的,不是吗?想要摘下它,你先得向我证明你已经认清了自己的处境。”凯诺兹回到篝火旁,用脚把泥土踢进篝火里。“快点捡起来。”

  深吸一口气。 不要再上他的勾了。加尔鲁什小心翼翼地将碎片捡了起来,捧在了手上。当加尔鲁什在接受审判的时候,完好无损的时光之相上有两条青铜龙雕像缠绕着沙漏。现在的碎片仍有雕像的头和脖子区域连接在上面。握在此处倒是格外方便。

  “我估计这个东西对我来说毫无用处。”加尔鲁什说道,他的声音异常平稳。 否则你肯定不会把它交到我手里。这个念头又燃起了加尔鲁什心中的怒火。

  “当然。不过不要搞丢了。这会让我很生气。”凯诺兹边说边慢慢地走过了篝火,随手在悬挂在低处的树枝上摘下了一片树叶,然后紧紧地攥在手里将其捏成了绿色的浆。“不过你确实是讲对了一件事情,加尔鲁什。你和我,我们两个人在这里完全是陌生人,最好还是分头行头。期间可能要分开几个月。以免被那些人认为我们是……同伙。”他将被捏碎的树叶扔在了地上,然后将手在大腿上擦了擦。绿色的污渍仍留在了手掌上。“让他们好好瞧瞧这个沙漏。虽然你的同类在这个世界过着原始的生活,不过对超自然想象还是有点感知力的吧?你们的萨满应该就足够了,任何有点智力的劣等生物都能通过你手上的东西瞥见艾泽拉斯和其他世界所遭受的灾难。一旦你成功说服他们来加入你的理想部落,并征服了他们放眼所及的世界后,我就会回来。”凯诺兹展开双臂。“我会找到其他方法来利用这块碎片,去到任何我们想去的世界。”

  “我感兴趣的世界只有一个。”加尔鲁什回答道。

  “因为你鼠目寸光。你只想要 一个没有恶魔之血玷污的部落,我可不想止步于此。我要培养起无数的部落——”

  加尔鲁什笑了起来。

  凯诺兹垂下了双臂。他的表情变得凶恶了起来。“你不相信我?”

  加尔鲁什正对着他的双眼。“沙漏在我们到达这里就毁坏了。我亲眼看见这东西摔在了熊猫人神庙的地板上。”他说着举起了碎片。“兴许你可以拿这个再做点文章,但不要和我说这还是原来的时光之 相。”

  “好好想想,地狱咆哮。”凯诺兹的声音很轻。“因为大部分的沙漏还在艾泽拉斯,这件碎片和我们的时空通道产生共鸣。你可以管它叫…… 时空中的一个闪烁。只要我施展一点小伎俩——”

  “我们就能回去。”加尔鲁什突然感到自己心跳加速。各种可能性开始在他的脑子里展开。“不光只是回到我们的艾泽拉斯。它可以把我们带回 我们的年代。”

  “这些都只是一个开始。”凯诺兹说道。他转过身来,指着纳格兰地平线上徐徐落下的太阳。“艾泽拉斯只是我的第一个目标,接着将是其他的世界。不管有多少,我们都能一网打尽。”青铜龙开始笑了起来。“没有任何东西能束缚我们。就连时间也不能。我将能掌握无穷的可能性。 我将变成——”

  加尔鲁什跨出三大步将碎片狠狠地砸在凯诺兹的后背上。

  笑声转为了尖叫。锯齿状的碎片轻易地撕碎了血肉。

  能量开始在沙漏里聚集了起来。青铜色的龙鳞在凯诺兹的皮肤上忽闪忽现。他正在设法利用那块碎片,将自己变回龙的形态,但并没有成功。

  加尔鲁什将他一把推到了地上,将碎片的拼命地刺进他的脖子。尖叫声开始变得撕心裂肺,伪装的兽人绝望地拍打着手,企图将加尔鲁什推开。加尔鲁什将自己的脸贴在了青铜龙双眼的眼前,然后将碎片整个扎进了他的喉咙。尖叫声转变成了呻吟声。

  加尔鲁什自始至终都牢牢的握着沙漏碎片,丝毫不去关心沙漏里涌出的那一股股能量,眼睛紧盯着凯诺兹那张惊愕的面孔。

  “我受够了。”加尔鲁什喊道。“受够了你们这些躲在暗处操控兽人命运的人,想用堕落的力量来奴役我的人民。 我要铲除你们这些奴隶主。兽人将从此掌控自己的命运!”

  加尔鲁什搅着手中的碎片,然后将其挪到了凯诺兹的胸腔,随即不停地刺了起来。鲜血溅满了山丘。不是兽人的血、也不是任何曾在这个世界上生存过的生物的血,但是无不例外的被这片大陆的土壤所吞噬了。

  最终,他在拔出了碎片后站了起来。

  凯诺兹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着。加尔鲁什好奇地看着,他之前从未杀死过青铜龙。手里的碎片随着青铜龙的最后一丝心跳一起颤抖着。如沙粒般的青铜色薄雾慢慢地从凯诺兹的身上散发了出来。那薄雾没有像烟尘那样散去,而是像一股漩涡吸入了另一个世界。

  当薄雾消失后,碎片又安静了下来。凯诺兹的眼珠曝露在外,呼吸已经停止了。加尔鲁什没有走开,他还不放心。等过了好一阵他才闷哼一声点了点头。

  “死的这么干脆,便宜你了。”

  他把尸体就留在了原地。就算被人发现也会以为这个兽人惹了不该惹的对手。

  而这不就是个事实吗?加尔鲁什想到后不禁笑了。

  他在附近找到了一条小溪,清洗掉了身上和沙漏碎片上的血渍。他的手还是被镣铐所束缚着,但是目前他什么也做不了。手铐的钥匙远在另一个世界。

  下一步该怎么办?加尔鲁什的脑子不停地在思索着。凯诺兹说对了一件事:耍小聪明不是加尔鲁什的长项。若是他表现的狡猾、鬼祟,他的父亲一定会砍下他的脑袋。格罗玛什·地狱咆哮可不是个傻子。

  他真的不是吗?

  加尔鲁什的心中燃起了忧虑。他那个时候年纪还太小,对父亲的记忆很模糊。 万一他不是自己心里所想的那个兽人呢?格罗玛什·地狱咆哮受到了欺骗,糊里糊涂地成为了恶魔的奴隶。虽然他最终救赎了自己,但是已经难以挽回自己所犯的错误。

  几天来加尔鲁什一直在反复的思考这个问题。 如何让一个最强的兽人觉得自己软弱?

  最后几道阳光也消失了。加尔鲁什静静的坐在小溪旁。也许他应该推迟自己的出发时间。徒步前往战歌营地需要好几个小时,而手上的镣铐和沙漏碎片让人能轻易认出他不属于这个领地。明天或后天也许要比在夜晚行动要安全的多。

  不,他决定道。他不想再多等下去。他用凯诺兹的肩带把碎片包了起来,扎在了自己的腰带上。格罗玛什会看到加尔鲁什内心的力量的,亦或许他不会……

  加尔鲁什开始行动了起来。到日出后,他就会知道自己能否和自己的父亲合作,或是命丧于他的手上。

  “ Lok-tar ogar”。他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