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虐心拟人文:写给那些年我们打过的怒之煞

[ 2013-11-21 10:17:07 网友评论 来源:nga 作者:shinsoupcc 进入论坛]
小编前言

又到了繁星满天之夜,怒之煞呆呆的站在一望无垠的昆莱山……玩家改编网络文,纪念现在无人问津的怒总~

虐心拟人文:写给那些年我们打过的怒之煞

  图By:画师纸上一驹

  他左顾右盼,活动了下僵硬的筋骨,费力的挠了挠屁股,忍不住一声叹息,最近来打自己的人越来越少了。

  还记得刚见到那些小人的时候,他们都是一副摩拳擦掌欢呼雀跃的表情,卖力的殴打着自己,虽然那些拳脚法术砸在自己身上就像挠痒痒,不过自己还是会装作虚弱不禁打的样子,翻出些装备,偷偷扔进他们的背包里,过程要求稳准狠,在倒地瞬间一气呵成。当然,手忙脚乱也会失误,箱子也好,物品也罢,有时他忘了扔给某人,害得什么都没拿到白白损失了一周,看那人气得跺脚,他总是懊恼又抱歉。

  应要求,他登台的频率大幅增加,隔一会就又完好无损的站在小人面前。虽然重复同样的台词和发东西动作很累,不过他恢复得很快。

  怒之煞是个宅男,山顶上小小的林精,山川边忙着治愈河水的锦鱼人,山脚下举着火把跳大神的野牛人,山风间凌空的雄鹰,没有生物愿意理他。唯一喜欢他的,大概也只有那些来自迷雾外的冒险者了,这是他唯一能和外界沟通的机会。

  对每一个小人,怒之煞都准备了一份纪念品,一个装着金币的小包包,不过似乎大家都不太喜欢这个包包,踩着他身子的一边翻着行囊,一边蹦出个“艹”。怒之煞很疑惑,这么可爱的小包包,都是他自己细细缝的,为啥大家不喜欢呢。

  其实怒之煞也有宝贝,比如装备,比如坐骑,但是数量少,所以怒之煞也舍不得天天给。他会在心里默默数数,第1000个小人啦,第10000个小人啦,第88888个小人啦……其实每次送出前都会很纠结,他怕等到有一天坐骑送完了,小人就再不来找他了。

  怒之煞很羡慕隔壁的炮舰,因为他出来的次数少,小人总是更关注他。自己每次都是等着小人来打,而炮舰则是小人等着他去打,炮舰一定很不寂寞吧。

  很多个夜晚,怒之煞孤零零的站在昆莱山的土地上,长久的伫立,一边等着小人一边默念。昏昏欲睡的怒之煞隐约听到砍杀声,他一个激灵,然而眼前依旧是空旷的土地。

  后来他听说,山那边出现了两头龙。一只骄傲的霸王龙,号称有亿万年的进化,体型比自己大,小弟比自己多,就连色彩都比灰不溜秋的自己好看,还有座属于自己的海景岛屿,哪像自己扎根在黑焦土上一动不能动。另一条呢,不光翱翔于天,周身闪电环绕,还堵在一个据说很多人去的下水道那里刷存在感,想不看,想忘记都难,这自己也是比不上的。

  他们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偶尔,会有刚刚起步的新手来找他,穿着当地居民赠送的百家衣,挥舞蓝绿色布满道道裂痕的武器,再偶尔也会有踏风而来,一身五光十色的“高手”来凑热闹,怒之煞他们知道是为坐骑而来,他很开心有人能来看他,可是他不敢给,怕来的人会因此越来越少。

  再然后,又一座岛屿凭空出现,人群又呼啦啦围过去,活了数个世代的怒之煞掐指一算,这一年海平面升起的新岛实在太多了,“难道是海底火山频繁喷发?”和他做邻居的雪怒走之前说,这次四天神齐聚轮番上阵,而且就等在小人面前,就当给冒险者送行了。“等忙完了,再回来找你噢。”白虎甩了甩尾巴。那个时候,怒之煞反应过来,天天打交道的小人已经走到了最后一站,不是暂离,不是休憩,而是永远离开。

  无数个夜晚后,潘达利亚回归静谧,蘑菇人、蜥蜴人、螳螂妖,还有不知从何而来的巨魔蘸酱元气大伤。“冒险者呢?”怒之煞问。“谁知道呢,听说去另一片大陆了。”白虎接住怒之煞抛来的毛线球,回答说。

  昆莱积雪依旧不化,白虎寺屋檐却冒出了细茎的草芽,风微微一吹,便细瘦着腰向一边倒去,春天来了。但是,即便炮“姐”把脚踩得咚咚响,即便乌先生把小岛逛个遍,即便那拉克在下水道前再卖力扭腰,冒险者却再也不会来了。

  看着身后藏着的几个包包,里面小心地放进了一条小龙,它没有长大,也没有缩小,只是随着时间被剥蚀得遍体鳞伤,“要是早点送出去就好了”怒之煞喃喃。

  他忽然有点难过,为小龙,也为冒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