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魔兽世界》官方短篇小说《血色炎阳》

[ 2013-05-08 10:47:39 网友评论 来源:魔兽官网 作者:Matt Burns 进入论坛]
小编前言

官方社区网站上更新了《魔兽世界》最新的短篇小说《血色炎阳》。小说的主角为牛头人圣骑士领袖——烈日行者德兹科,讲述了他在锦绣谷与影踪派接触过程中的一些经历,同时也暗示与提前曝光了部分包括在即将上线的5.3补丁中的重要剧情发展。

最新《魔兽世界》官方短篇小说《血色炎阳》

  官方社区网站上更新了《魔兽世界》最新的短篇小说《血色炎阳》。小说的主角为牛头人圣骑士领袖——烈日行者德兹科,讲述了他在锦绣谷与影踪派接触过程中的一些经历,同时也暗示与提前曝光了部分包括在即将上线的5.3补丁中的重要剧情发展。

  故事梗概:

  烈日行者德兹科的试练在踏上潘达利亚那刻起就没有停止过。从奸险的魔古和卡桑琅沼泽,到畏惧部落的熊猫人,德兹科全都忍耐了下来。现在,这个他所希望治愈和保护的世界却使他的新生儿陷入了危机。

  德兹科是否会仍然坚持着他对血色炎阳安瑟的那份信仰? 当这个艾泽拉斯最坚强的人临界崩溃时会发生什么?

  请阅读Matt Burns的最新小说“血色炎阳”。

  正文:

  德兹科的手里攥着已故妻子的一卷头发,等待着即将开始的仪式。

  身后的双月殿在静谧的黑夜里忽隐忽现,以往夜里也异常忙碌的金色平台今天出奇的安静。德兹科对此感到很欣慰,巨石砌成的平台上只有他和晨逐者的族人们。此刻,他没有功夫关心其他的事情。

  平原上的一股股暖风将德兹科的牛角、手腕和皮革背心上的白色平原鹰羽毛和木质土色护身符吹的沙沙作响。他看了一眼仪式服不禁有些沮丧。如果是在故乡莫高雷,他至少能穿的体面一些。不过在这片遥远而陌生的潘达利亚大陆,他也只好凑合着。

  莱莎不会介意的,他试图说服自己。

  德兹科摇了摇头,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月色下的山丘和覆盖着整片锦绣谷的灌木丛。即使是在夜晚,这个地方仍让他着迷。

  “改变命运之地。”莱莎曾经和他说。“金色的山谷,生机勃发。充满着和平的美好希望。”

  数月以来,莱莎一直憧憬着这片山谷。德兹科和其他的牛头人也同样展望着新的生活,但没人比莱莎更为强烈。如果不是她,她的族人恐怕根本不会在凶险的航海历程中幸存下来;也无法在登岸后找到藏在大陆心脏地带的锦绣谷。

  一路上,凶险的风暴席卷了三艘满载德兹科族人的船。许多他的朋友和亲人就此命丧大海。当仅存的一艘船终于靠岸在潘达利亚闷热潮湿的丛林后,又有更多族人相继死去。而怀孕的莱莎更为原本艰难的历程增加了许多未知数。随后不久,莱莎就恶寒发作。尽管她的族人想尽了一切办法但最终还是没能治愈她。莱莎在病危期间一直表现的极为坚强,她对生命美好的向往是每个烈日行者都值得学习的榜样。

  她总是说:“这只不过是黎明前的黑暗罢了,曙光就在不远处。”

  当她最后开始分娩时,早已虚弱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了生育的痛苦。坚信很快就会过上好日子的莱莎,在族人找到锦绣谷的数周前就去世了。往日痛苦的回忆清晰的印在德兹科的脑海里:受恶寒侵扰的妻子在分娩时痛苦的叫声、眼睁睁看着妻子去世而无能为力的他、以及葬礼上燃烧的柴堆所升起的冉冉轻烟……

  “血色炎阳!”德兹科身后牛头人的喊叫声将他从思绪里拉回了现实。

  几缕暗淡的晨光照进了黑暗中,将山谷的大地漆成了紫金色。黎明时刻还未完全露出脸来的安瑟——太阳先将她的光芒照向世间。

  “把孩子们带来。”德兹科望着东方挥手说道。

  莱莎的表姐娜拉怀里搂着两个牛头人幼崽,静静地走了过来。为仪式准备的羽毛和珠子缀点在他们小巧的牛角上。最先出生的叫“红角”,第二个则叫“云蹄”。德兹科将手里妻子的一缕头发递给了娜拉。

  “开始吧!”他指挥道。在他的一声令下,坐在他身后的十二名牛头人开始用拳头敲击皮质小鼓。快捷的拍子就和大战前夕斗士们的心跳一样。

  当娜拉将莱莎的头发编入德兹科的鬓毛时,他倚上前对着他的儿子们轻声说道:“小家伙,看清楚了。”显然年纪还小的他们还不懂面前所发生的一切。他的孩子们用半睁着的眼睛看着他,连连打着哈欠。

  “每日清晨,安瑟都照耀着我们。”德兹科继续说道。“他牺牲了自己的光芒来让黑夜中的人们看到黎明的曙光,但他并非是靠一己之力完成的。伊娜耶和你母亲也在他身边辅佐着。”

  昨天,双月在莱莎死后第一次在白天出现。象征着她的灵魂已经加入了伊娜耶——黎明的信使的怀抱中。她现在有着伟大祖先的陪伴,那些和莱莎一样为拯救、和创造生命为之奋斗的人们。

  鼓声在太阳挂上山头时渐渐放缓,璀璨的阳光把整片的草地都染成了金黄色,高大的白杨树上的金叶子在微风吹拂下四处飘荡。虽然已经见过许多次日出的德兹科,仍对眼前的景象叹为观止。他的双眼驻足在面前的山谷,好像其他的大地都不存在一样。

  但现实并不像眼前的美景这么令人向往。德兹科和他的族人没能过上原本期盼的安稳日子。无休止的战争和部落内部的政治纠纷每天都在侵扰着他们。从早到晚都有被战火波及的北方难民逃到双月殿来,寻求食物、庇护和喘息的机会。

  数日前,他的孩子一下子病了;不停地哭泣,饭也不肯吃上一口。德兹科和娜拉两人也对此束手无策。感谢安瑟,今天早上红角和云蹄好似又恢复正常了。德兹科思索着是不是仪式起的作用。

  “快看。”娜拉向前跨了一步,手指着山谷远处。

  德兹科向平台的小路望去,一群人正走在通往神殿陈旧的泥石路上。在清晨的阳光下,他们的影子在地上看上去就像是伸长的手臂。

  “金莲教。”德兹科说道。他一眼就认出队伍中的一个人,强壮的莫吉莫走路的步伐就算是在很远处也能立马认出来。和其他的猢狲一样,他那长而有力的双臂在走路时几乎是在地上拖行。德兹科并没有认出其他的随行人员,不过一早就看到这么多锦绣谷的守护者来到神殿着实让他吃了一惊。他们一般都不太会离开山谷中央的鎏金亭。

  “你觉得他们来是不是因为传言?”娜拉的话语中满是疑虑。

  “永远不要相信流言蜚语。”他回答道。之前他曾听说:金莲教会神秘的出现在山谷中的某些地方,做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作为德兹科的人民和金莲教之间的大使,莫吉莫应该会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但他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来过神殿了。不管怎样,德兹科认为多虑是无意义的。金莲教虽然让人捉摸不透,但他们是可靠的盟友。

  “我知道。”娜拉点头说道。“我只是担心病情刚刚好转的孩子们,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复发。怎么在这种节骨眼上来客人。”她边说着便轻抚着红角的脸蛋。自从莱莎去世之后,她的表姐就不遗余力的保护着两个新生儿。德兹科很同情她,他知道两个孩子是她在异乡仅存不多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