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原创小说:记忆中的那朵小黄花1-2

[ 2012-11-08 11:55:49 网友评论 来源:NGA 作者:随风而行,卷起一地秋叶 进入论坛]
小编前言

很难相信伊利丹是真的瞎子,我刚刚点头,就听到了他的声音:“在我的左手中,有朵凋零不败的花朵,请你转交给泰兰德……”

  记忆中的那朵小黄花

玩家原创小说:记忆中的那朵小黄花1-2

  “你赢了,玛维……但是……一个没有猎物的猎手,什么……也不是。没有了我,你……什么都不是……”伊利丹在绝望的吼出这句话之后,悄悄的对离他最近的我说道:“勇士,看在死亡的面子上,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我思索了一会,害怕伊利丹耍什么花招,准备摇头拒绝。

  也许是感觉到了我的迟疑,我感受到这个被囚禁了一万年的囚徒突然间变得感伤无比。看着伊利丹,回想着那些他曾经做过的事情,我有些同情他了。

  事实上他没有什么坏心思,只不过是为了他所爱的那些人,做了许多后果严重的事情。他单纯的认为自己所做所为都是正确的。

  看着那双隐藏在面罩下的眼睛,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永远长不大的灵魂在痛苦的流泪。我本人是比较同情伊利丹的,他只不过是个做错事情的孩子而已。

  纠结了很久,我下定决心帮他一次,哪怕是为了他万年不变的感情。

  很难相信伊利丹是真的瞎子,我刚刚点头,就听到了他的声音:“在我的左手中,有朵凋零不败的花朵,请你转交给泰兰德……”

  说完这句话之后,伊利丹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结束了他悲剧而又漫长的一生。

  看着伊利丹躺下,玛维表达了对我们的感谢之后,离开了黑暗神殿。

  接下来就是我们瓜分伊利丹留下的珍宝的时候了。想到伊利丹的请求,我皱了皱眉头,按照我跟那些探险者的约定,所有战利品都归类,最后按照价值平分给所有人。我该怎么拿到他让我拿的东西呢?

  “咦?你们看,伊利丹手中,肯定是被称作‘术士神器’的古尔丹之颅,哈哈,我们发财了!啊……”一个术士抢先跑上去拿起古尔丹之颅,很快被身后的一个法师秒杀了。整个场面瞬间冷了下来。所有人看着出手的法师——冒险者的队长、**人,毫无疑问,最终的分配还是他,只因为大家都相信他。

  “我来分配物品,大家没有异议吧?”领头人用他一向阴沉冷酷的声音说道,所有人不由打了个寒战。

  没有人有异议,因为他一向很公平,虽然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甚至是他的名字。

  “按照我们的约定,古尔丹之颅我就拿走了,剩下的物品我不会再动一个。”看着领头人将古尔丹之颅收入囊中,所有法师、术士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那可是可以让他们实力天翻地覆的神器啊!

  在领头人的分配下,很快就剩下伊利丹随身携带的物品了,包括埃辛诺斯双刃、萨格拉斯的诅咒视界和一些其他不知名的物品,包括那朵小黄花。

  领头人分配物品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因为剩下的这些都是神器,前面的那些珠宝之类的虽然令人目眩,但是并没有太高的价值。

  团队中不乏聪明人,能够进入这个团队本身就是实力的象征,很快就有一些人表示:“算了,我们拿到这些珍宝已经满足了,我们就不渴求那些神器了……”一个声音带起了一片附和声。

  很快,除去表示过不再插手其他物品的领头人,只剩下了6个人,其中包括两个盗贼一个战士一个法师一个术士和我。

  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五件物品:双刀、眼罩、小黄花、永恒之井的水瓶和伊利丹本人的尸体。经过古尔丹之颅强化过的尸体,也是一件令人垂涎的神器。

  “我希望得到那朵小黄花,这些我都可以不要。”我假装平静的将身前的珍宝推了出去,生怕有个人反对。

  其他五个人都沉默着点了点头,领头人将小黄花交到我手里,我马上拿出一个朋友送给我的传送卷轴离开了黑暗神庙。

  回到暴风城的家中,我暗自庆幸的叹了口气,双刀对于每一个战士和盗贼,都是致命的诱惑,而水瓶和尸体对于其他法系来说,也是一个强力的磁场。永恒神庙今夜必然会出现极为惨烈的一幕,想想我都觉得后怕,幸亏我有个身为高等法师的朋友。

  摇摇头不去想那些东西,我摸了摸怀里的小黄花,沉沉睡去。

  我真的是累坏了,从我们被**,到追杀伊利丹,我们在过去的六个月中风餐露宿,甚至连睡觉都要提防着那些陌生的怪物和人,甚至是同伴。

  然而,我的睡眠质量并不好,一夜中总是在做各种各样的梦,伊利丹那低沉而又痛苦的声音也总是在我耳边徘徊:“送给泰兰德,送给泰兰德……”

  好容易熬到天亮,我小心翼翼的将小黄花包好,放入旅者背包中,在晨曦的照耀下离开了自己的家。

  清晨的暴风城也热闹非凡,我特意拉长了头巾,将自己的脸隐藏在黑暗之中,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做人还是低调点好,特别怀中有这种东西,虽然我不了解花朵的用处,但是我能感觉到上面有种神秘的法术在发挥着作用,要不然一朵花儿早就枯萎了。

  一路平安的到了法师区,交了一个金币的传送门使用费之后,我在一秒之后到了泰达希尔。

  如果给联盟和部落的所有城市来个排名,最美丽、最自然的当然是泰达希尔——坐落在世界之树树冠上的精灵之城。

  爱好自然的精灵们难以容忍有人破坏环境或者伤害树木,所以如果一个人到了泰达希尔,一定要注意,负责很快就会被列入不受欢迎之列,而遭受到驱逐和不准入境。

  隐隐间,我觉得有双眼睛一直在密切的注视着我,这感觉从我踏出传送门那一刻就有了。我小心翼翼的走着,尽量选择那些附近有卫兵的道路,光天化日之下,我想还没有人能够在泰达希尔卫兵的眼皮底下闹事。

  “卫兵注意,城门口集合,有部落奸细闯入了泰达希尔。集合!”

  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让我不禁一愣:部落奸细?怎么会这么巧?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是去帮忙还是先解决掉小黄花的事情?

  就在我犹豫的一瞬间,我感觉到头脑一阵眩晕,艹,竟然是部落德鲁伊

  我认识他,他就是和我一起去征讨黑暗神庙的一个同伴!为什么?!紧接着,我晕了过去。

  “喂,人类,醒醒,喂,喂!”我缓缓睁开双眼,看到一个美丽的脸庞在我面前晃动。

  “发生了什么?”我拼命的回忆着发生的一切,却一点都想不起来,只能问那个看起来有些高兴的暗夜少女。

  “不知道啊,刚才有部落奸细,大家都忙着抓奸细去了,我发现你晕倒在在我家门口,就把你抬进来了。还好我学过一点治疗法术,嘻嘻。”

  看着少女纯洁无暇的面容,我苦笑着摸了摸还有些疼痛的头。

  “你怎么了?”我的脸突然间变得铁青,只因为我发现小黄花失去了它的踪迹,而身上的其他物品仍然存在。

  “没怎么,被贼偷了……”

  “ 哦?你看清楚他的模样了吗?一定不是暗夜精灵,虽然暗夜精灵也有盗贼,但是他们不会再我们的母亲面前做这种事情。”

  “一个部落的盗贼,应该是跟着那些奸细一起混进来的……”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少女拉着跑了。

  少女的治疗法术明显起了很大的作用,跟着她飞奔我竟然没有任何的不适。

  很快我们到了监狱门口,一路上没有受到什么阻拦,估计泰达希尔的治安已经恢复了正常。

  “茉茉莉,你怎么来了?”

  监狱门口的警卫看到了我们,朝我们喊道。

  我想跟她们打个招呼,但是从他们脸上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所以我无法确定朝我们喊话的暗夜精灵有多大岁数了。

  还好,我可以从身材和发育上确定少年时代的暗夜精灵,比如茉茉莉。暗地里抹了把汗,我有些邪恶的想到。

  “啊,这位朋友被那些部落偷去了东西,我就带他过来了。”

  “人类,你叫什么名字?”

  “叠梦。”在回答了几个问题之后,我和茉茉莉进入了监狱,很快有人带我们去识别那些部落。

  “就是他!”我指着一个兽人喊道。由于有魔法的存在,所有主城级别的监狱都是禁魔的,所以那个兽人德鲁伊无法变身,而我从他脸上的刀疤认出了他。尽管他们可以用法术愈合自己,但是疤痕无法消除,哪怕德鲁伊变身之后也无法掩饰自己的疤痕。而且对于那双有些邪恶的眼睛,我有着深刻的印象。

  “出来!”暗夜卫兵们对兽人明显没有好感,她们的声音都带着一丝的厌恶。

  几分钟后,我带着小黄花离开了监狱。

  还好,暗夜精灵们对法术没有好感,所以在察觉到有奸细入侵之后,她们很快的关闭了传送阵,而在泰达希尔这种缺少奥术元素的地方,想凭借一人之力传送走一个人是不可能的。

  “好好看的花儿啊,真漂亮。”茉茉莉看着小黄花痴痴地说道。

  我有些汗颜,对自己的恩人竟然没有说谢谢,也没有问过人家的名字……

  “谢谢你,茉茉莉。”我脸红的说道,“我现在要去找泰兰德大人了,再见!”

  看到茉茉莉的眼睛无法离开小黄花,我有些尴尬的跟茉茉莉道别。

  “啊?正好,我也要去找女祭司大人,我们一起吧。”

  经过复杂的盘问、检查之后,我终于见到了女祭司大人。

  暗夜精灵的人口数量不多,按照联盟和部落达成的协议,现在是处在和平时期,所以女祭司并没有太多的事物要处理。

  “你好,人类,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泰兰德的声音彷如风中的银铃,让人浮想联翩。(她身后放着一盘香蕉……)

  “您好,女祭司大人,我叫叠梦,我见过伊利丹,受他委托,将此物送给您。”双手呈上小黄花之后,我“顺眼”瞟了一下泰兰德高耸的双峰,哎,为什么不是透明的!

  “伊利丹?怎么会?你见过他?他现在怎样?”泰兰德没有发现我的猥琐,有些急促的问道,可以看出来,她还是挺关心伊利丹的。

  “……“将过程简单的描述了一下之后,我突然意识到,我自己的小命就掌握在眼前这个女暗夜手中,要是他不爽我参与了刺杀伊利丹的事情的话……

  尽量的绕开自己的责任,我忐忑不安的看着陷入沉思的泰兰德。

  ”我知道,这件事情不能怪你们,但是,他毕竟和我们朋友一场,还是我丈夫的孪生弟弟……“

  看着泰兰德流出的眼泪,我默默的安慰着地狱下的伊利丹:”虽然她不爱你,但是她还是关心你的。“

  ”哦?自然法术?“过了好久,沉浸在痛苦中的泰兰德喊道。

  顺手丢出几个驱散法术之后,小黄花慢慢的绽放开来,随之出现的是一个立体投影短片。

  ”太神奇了!“茉茉莉喊道,年幼的她也许听说过伊利丹,但是她明显不知道伊利丹的可怕。

  影像描述的事情发生在一片丛林中,青年时期的伊利丹手里拿着一朵小黄花,躲在一颗大树后面,看着泰兰德手里拿着一束美丽的鲜花躲在玛法里奥的怀中,满脸的幸福。

  ”怪不得,从那天起,无论谁劝说他,他都不再去塞纳留斯老师那儿学习德鲁伊法术了。“泰兰德呓语一般的说出了一句话,让我瞬间明白了影像所表达的意思。

  很久之前,伊利丹和他哥哥玛法里奥同时爱上美丽的女祭司泰兰德,然而泰兰德只爱年长的哥哥。在某种原因之后,伊利丹放弃了自然法术,转而学习高等精灵所学的奥术法术。在打败燃烧军团入侵之后,伊利丹遭受了一万年的囚禁,又因为吸食了古尔丹之颅的能量变成了恶魔遭到放逐。最终死在一堆脚男(包括我……)手中。

  不愧是暗夜精灵的领袖,在意识到自己失态之后,泰兰德马上恢复了以往的淡定从容。”谢谢你,叠梦,感谢你为我带来这段影像,为了表示对你的感谢,请拿走它 吧。“泰兰德为小黄花施加了一个强效法术,然后递给了我。

  ”好美啊……“茉茉莉做梦一般的呢喃道。

  “给你!”虽然知道小黄花的价值,特别是经受过泰兰德的祝福之后,我还是将小花送给了我的救命恩人——茉茉莉。

  “谢谢!”茉茉莉开心的吻了一下我,让我瞬间石化了。

  “年轻人,希望你可以为我做一件事情。听你的描述,你也不知道是什么人集合你们的,但是他们肯定有什么图谋,我希望你能够帮助我调查这件事情,你是我唯一信任而且见过那个领头人的人。茉茉莉,你愿意帮助叠梦吗?”泰兰德的声音让石化的我复活了。

  ”愿意为你效劳,我的大人!“估计茉茉莉没有注意听泰兰德的话,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花朵上面了。

  ”你呢?人类?“说实话,我本人是不太愿意接受这件事情的,虽然由于某些原因(作者的安排)我接受了伊利丹的请求,但是不代表我愿意免费服务,毕竟我属于一个没有正职的自由冒险者。

  ”我可以给你你所满意的奖励,比如说,艾露恩的祝福……“

  ”我愿意!“靠,那可是艾露恩的祝福啊!艾露恩的祝福像蓝色的钻石,不过它可不是钻石,而是可以保护持有人的一种强力法术,我曾经在黑市上见过一颗艾露恩的祝福,最后卖出了上万金币!

  上万金币啊,我可以用它在暴风城买一条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