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之潮》第22-23章:至高荣耀与阴谋

[ 2012-09-19 10:31:24 网友评论 来源:NGA 作者:枫无行 进入论坛]
小编前言

《战争之潮》第22第23章:至高荣耀与阴谋

  官方小说《战争之潮》相关阅读: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六章| 第七、八章|第九章| 第十章|第十一章

  第十二、三章|第十四、五章| 第十六、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二十章|第二十一章

《战争之潮》第22-23章:至高荣耀与阴谋

  第二十二章

  吉安娜慢慢走上石阶步入门厅,此时的紫罗兰城堡显得阴沉而寂静。这地方为痛苦所笼罩。在她眼中,达拉然曾是个轻松的地方。那些图案和建筑都美丽而优雅,但不仅如此,魔法构成了这地方的一部分。可现在这里感到……有种前所未有的沉重。吉安娜带着自己的苦恼去感受它,觉得自己与那些痛失良多的人有所共鸣。

  几名非常强大的法师,包括肯瑞托的领袖。还有一名叛徒,他至少要对这些苦涩的损失付上部分责任。四周空气无疑也变得凝重而悲哀。

  “普劳德摩尔女士。”一个饱含痛苦的声音说道。吉安娜转过身来,心中感到一阵同情。温蕾萨孤独地站在巨大的门厅中。她身着一件干净的银蓝相间的板甲,战斗中所受的伤都已治愈或是得到处理。除了一处,吉安娜知道永远不会痊愈的伤口。

  罗宁的寡妇看上去面无表情,好像她只不过是一尊会动的雕像,唯有蓝色的眼眸中燃烧着怒火。吉安娜不由想知道,这怒火是冲着杀死她丈夫的部落,还是冲着吉安娜甚至是她自己的幸免于难。

  “游侠将军温蕾萨,”吉安娜说道。“我……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温蕾萨摇摇头。“毋需言语,”她干脆地说道。“只要行动。自打我知道你生还之后,我就一直在等着你,我知道你会来的。我来是要恳求你帮助我付诸行动。你得以生还,而我的挚爱没能幸免。你、我,还有一些暗夜精灵哨兵是仅存的能为塞拉摩死难者说话的人。你此番显然是来向肯瑞托陈情的。我能问问你打算对他们说什么吗?”

  吉安娜知道温蕾萨是银色盟约的领袖,这位高等精灵建立这个组织正是为了防备夺日者,那些获准加入肯瑞托的血精灵们可能的背叛行为。温蕾萨出言率直而激烈——但她在肯瑞托没有发言权。严格来说,吉安娜也没有发言权,但她是唯一能活着回来报告这场灾祸的法师——何况罗宁在引导炸弹落到自己头上的关键时刻,选择让她通过传送门逃生——她知道自己能够获得发言的机会。现在罗宁已经死了,吉安娜想起了两人之前的一段对话。他告诉她说,许多肯瑞托成员希望她选择一条和现在不同的道路,他们希望她成为同道之人。

  吉安娜或许还不是肯瑞托的成员,但她确定将会和他们谈谈。

  温蕾萨仍然目视着她,她脸上愤愤不平的表情无疑掩盖着痛苦和狂怒的风暴。吉安娜突然大步走向对方脱口说道。“罗宁临死之前担心两件事情。他希望能让你幸免于难——而他努力想要让我脱险。他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保住了我们的生命。”

  “……什么?”

  “炸弹落在那里是因为罗宁使它落向自己。罗宁用他的法力引导炸弹落向塔楼,那里被魔法结界严密地防护着,因而尽可能地减小了爆炸造成的损害。”

  她掩饰的表情开始破裂。温蕾萨举起一只颤抖的手捂着嘴唇,继续听她说下去。

  “他——他告诉我说,我得活下去。因为我是肯瑞托的未来,要是我不进入他努力维持开启的传送门,我俩都会送命——而他的努力也就白费了。我拒绝离开,而——他把我推了进去。温蕾萨——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选择了我。塞拉摩是我的城市;我应当为它而死。但最终死的却是他。我不会忘记,只要我还有口气就不会忘记,而我要尽一切努力好对得起他的牺牲。我就在那里,温蕾萨。我知道他们做了什么。而我会促使议会作出决定,以确保部落永远,永远不会再变得如此强大。不能再让任何人承受我们的痛苦了。”

  温蕾萨的嘴唇露出一道颤抖的微笑。法师所能意识到的下一件事情,就是两个女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吉安娜感觉到温热的眼泪流进了她的脖颈。

  一个多星期以来,吉安娜第二次站在空之议院当中。这里还是老样子,如果时刻不停的变化能够称之为“老样子”的话。她脚下简朴的灰色石板还是原样,而那从夜晚到白日、从暴霖到星空不住变化的天幕也为她所熟悉。但事情已经大不相同了。吉安娜不再为这壮丽的远景而眩晕,也不再为能和六人议会交谈而倍感荣幸。现在,是五人了。她无动于衷地打量着议会剩余成员们的面孔。

  尽管并非他们的正式成员,温蕾萨却面无表情地站在他们的身边。吉安娜很高兴她也获准出席。她获得了这个权利,是以失去世上最爱之人为代价的。

  “在这样的场合下迎接吉安娜•普劳德摩尔女士第二次来到这里是悲哀的,但我们很高兴看到你安然无恙。”卡德加开口说道,这一次他看上去好像真的和外表一样苍老了。他的嗓音很是疲惫,沉重地倚在一根拐杖上,就连他以前那双灵动的双眼也老了许多。他的同伴们看起来也很紧张。茉德拉的双眼下有了黑圈。自律的卡莱因显然难以控制心中的怒火和痛苦。艾萨斯是夺日者的领袖,也是塔伦•织歌者的推荐者,他仍然戴着头盔因而吉安娜看不到他的面容。但他的身体语言显露出激动不安。

  “感谢你们的接见。”吉安娜说道。“请原谅我的开门见山。不算太久之前,我来这里请求肯瑞托帮助保卫塞拉摩。你们同意了,对此我非常感激。对于大法师罗宁的死,我和你们一样悲切。他是一位真正的英雄。全靠他我才能幸免于难。他的这一举动令我感到羞愧,而我发誓要尽我所能向它致敬。我并不是虚张声势。我来此是请求你们加入联盟一同攻打部落。他们的军队正聚集于奥格瑞玛,欢宴狂饮来庆祝一场屠杀。如果我们现在出击的话,我们就能消灭他们,让他们再也无法行此恶事。”

  “达拉然是中立的。”茉德拉说道。“我们去塞拉摩只是为了保护和建议。”

  “而要是你们所做的不止如此的话。后世的地图制作师或许还能知道有塞拉摩这么个地方。”吉安娜反驳道。“罗宁付出生命来尽量阻止法力炸弹。要是当时有更多人——如果肯瑞托全力相助的话——现在他或许还能活着!”

  “我……厌恶加尔鲁什的作为。”艾萨斯说道。“而且我会对手下夺日者一员造成的破坏负起责任。但攻打奥格瑞玛不是正确的回应。”

  “你的夺日者不值得信任。”温蕾萨咆哮道。她恳求地看着议会的其他成员。“为什么他还在这里?他们是叛徒,全都是叛徒!我警告过你们,不能让他们加入肯瑞托!”

  “人类当中出过叛徒,高等精灵、侏儒和兽人也是一样。”艾萨斯镇定地说。“我会尽我所能来弥补织歌者的背叛。我并没有忘记,当初我派遣他以示善意这个莫大的讽刺。但我们绝不能为了复仇而抛弃我们的中立立场!”

  其他人都在点头。卡德加看上去一脸沉思,好像正在脑海中仔细思索着什么。

  吉安娜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的反应,他们的犹豫。

  “你们到底要怎样才能认识到部落终究会对你们反目相向?他们不懂得什么是‘中立’,就像他们不懂得什么是‘外交’或者‘正直’。他们会横扫卡利姆多,然后反攻东部王国,接着就是这里。你们拒绝阻止他们,这就意味着总有一天部落会对达拉然群起而攻之!求求你们,趁我们还有能力的时候发动攻击吧!我们曾让这座城市拔地而起——让我们现在再来一次。将它开往奥格瑞玛。当他们烂醉如泥做着征服的美梦之时从天而降!你们已经坐失了罗宁和一整座城市。当泰达希尔陷落的时候你们会行动吗?当他们焚烧世界之树的时候呢?”

  “吉安娜女士,”茉德拉说道。“你经历了难以言述的恐惧。你目睹了恐怖的一幕,眼看着一位朋友为救你而死。这里没有人赞同部落的行径。但是……我们需要召开会议来决定下一步该做什么。等我们做出决定的时候会召唤你的。”

  吉安娜忍住了口中的一连串反驳,她点了点头。他们会做出正确的决定。他们必须这么做。

  吉安娜在英雄归来旅馆的角落里找到了温德尔和贾克西•火花。这间平日里轻快而明亮的酒馆此刻安静而肃穆;再也没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吉安娜犹豫地站在门口,不知自己是否会打扰他们的哀思,不知自己能否忍受无疑会从他们眼中看到的痛楚。他们信任地将金迪交给她,而她辜负了他们。那女孩甚至尸骨无存。

  泪水刺痛了她的眼睛,她闭上双眼准备转身离去。就在这时,她听到一个声音叫道。“普劳德摩尔女士?”

  她略一退缩,然后转身看去。两位侏儒都离桌向她走来。他们现在看上去多么苍老啊,吉安娜心想。金迪是他们晚年所得的独女,他们称她为一个小小的“奇迹”。吉安娜说过的话又回到了耳边: 我向你们保证,我会尽可能保证她的安全。

  她原本打算高谈阔论,给予金迪应有的赞扬。好让她刚刚痛失亲人的家庭得到安慰,让他们知道金迪曾经出色而勇敢地战斗,在认识她的每一人眼中都显得光彩夺目。而她是为保护别人而牺牲的。

  但从吉安娜唇边脱口说出的却是。“我很抱歉,我真的,非常抱歉。”在好长一段时间里,都是火花一家在安慰着吉安娜•普劳德摩尔。他们重新坐回桌边谈起了金迪,想让大家得到进一步的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