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之潮》第二十一章:加尔鲁什得胜还朝

[ 2012-09-18 11:31:57 网友评论 来源:NGA 作者:枫无行 进入论坛]
小编前言

《战争之潮》第二十一章:加尔鲁什得胜还朝

  官方小说《战争之潮》相关阅读: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六章| 第七、八章|第九章| 第十章|第十一章

  第十二、三章|第十四、五章| 第十六、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二十章|第二十一章

《战争之潮》第二十一章:加尔鲁什得胜还朝

  第二十一章

  卡雷克遍体鳞伤心情沉重地回到了诺森德,回到了魔枢。他曾不顾吉安娜的话跟在她的后面。部分原因是担心她的安全和神志状况,同时也因为他感应到聚焦之虹还在塞拉摩。这花了他一些时间——他只能拖着在战斗中受伤不轻的身躯飞回塞拉摩,而她直接传送过去了。

  他已经看过那个巨坑以及被法力炸弹摧残过的塞拉摩。范围非常小,但他却找不到聚焦之虹。一定是有人已经找到了它。他怀疑是加尔鲁什;和聚焦之虹的威力相比,几个忠诚的部落臣民的性命根本算不了什么。他自然会派一队人来取回它。

  于是他离开了卡利姆多,阴郁而艰难地往北飞去。除了一座死寂的城市默默地述说着他的失败之外,他为蓝龙军团所做的简直一事无成。意料之外但非常肯定的是,他的爱情也同样失败了。她心碎欲绝,而这正是因为他所做的——或者说没能做到的事情。他内心深处只想着随便朝哪个方向乱飞一气,但卡雷苟斯不能这么做。蓝龙们对他抱有信心。他必须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且看看他们希望他现在采取何种对策。

  克莉苟萨看到他从南边飞了过来。她迅速朝他飞了过去,对他的归来表现出喜悦之情。接着,她陪伴着他一路飞往魔枢。

  “你受伤了。”她担忧地说道。卡雷苟斯碧蓝色的身躯上被扯掉了许多鳞片,露出的皮肤上带着难看的淤青。他还能继续飞行,但每拍动一次翅膀都痛得厉害。

  “轻伤而已。”他说。

  “不对。”她回答道。“出什么事了。我们感觉到有某种可怕的事情……而你没拿回聚焦之虹。”

  “这个故事我希望能只说一遍就够了。”他说道,嗓音中流露出心里最深的伤痛。“你能把龙群集合起来吗,最亲爱的克莉。”

  作为回答,她往下略略一沉,和他蹭了蹭脑袋,然后遵命飞开了。他们都在等着他。卡雷苟斯越发沮丧地看到,他们的数量和他离开时相比更为减少了。不过他倒是很高兴看到纳里苟斯、特拉里苟斯、巴纳苟斯和亚拉苟萨都还在这里。

  他降落到他们中间,保持着巨龙形态环顾四周。“我回来了,但我带回来的是一个坏消息。”他们静静地站着,听他讲述罗宁与肯瑞托对他的配合、吉安娜对他的配合,而他又是如何艰难地确定了聚焦之虹的位置。最后,卡雷苟斯的声音变得毫无表情,因为他无法忍受再一次的情感波动。他告诉他们,部落使用他们的法宝来对付联盟,造成了惨绝人寰的效果。

  他们默默地听着。谁也没有提问,谁也没有插话。他原以为会怒气冲天,但他们却变得更加阴郁而非狂怒。他们的魔法、他们的聚焦之虹被用来制造如此蓄谋的毁灭,使得每条龙心中好像都有什么东西碎裂了一样。卡雷克明白这一点。他自己心中也同样痛苦。

  良久无言。最后特拉里苟斯抬起头悲哀地注目着卡雷苟斯。“我们失败了。”他说。“我们向来的职责就是确保魔法不被滥用。好好掌握它。看看我们把这项工作搞得多糟。”

  “这是我的失败,特拉里苟斯。”卡雷克说道。“我是守护巨龙。我能够感应到聚焦之虹,但我没能及时找到它。”

  “它是从我们大家手里被偷走的,不只是你,卡雷苟斯。我们全都必须为这令人憎恶的事件负起责任。”

  “我是你的领袖,只要你还承认我的话。”卡雷克苦涩地说道,感觉嘴里像是含了一口灰。“我会尽我所能去找回它。”尽管它消失不见了——再一次。要是当它还在天空战舰上的时候我能把它毁掉就好了!

  “你现在就和没开始前一样手足无措。”艾拉苟萨说道。她的话音中只有悲哀,而没有责备。即便如此这话也刺痛了他。她说中了。

  “它原本在塞拉摩。”卡雷克说,“它没有在攻击中被毁。有人再次将它弄走了,我确信是部落干的。”

  “我不这么想。我相信它是在吉安娜•普劳德摩尔的手上。你说过她比你先到塞拉摩,而等你到那的时候,聚焦之虹已经不见了。”

  令卡雷克吃惊的并不是这句话本身,而是说话的人。这个语气温和但同样令人震惊的指责来自于克莉苟萨。她一直躲在后面静静地听着,现在却走上前来。

  “吉安娜帮过我寻找它。”卡雷克辩解似的反驳道。“她甚至在那——甚至在它造成毁灭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她为什么会想把它拿走而不告诉我一声呢?”

  “或许是因为她不相信你能保证它的安全。”克莉说道。她的声音或是神情中仍没有抨击之意,但卡雷克还是感觉受到了伤害。“又或许是因为她计划用它来对付部落。”

  “吉安娜绝不会——”

  “你不知道她会做什么,不会做什么。”克莉苟萨说道。“她是人类,卡雷克,而你不是。她的王国被从地图上彻底抹去了,就像是在上面涂了层墨水一样。她是一位强大的法师,而聚焦之虹——杀死她的人民的那件法器——在她的掌握之中。我们需要考虑这种可能并为此做好准备。如果她得到了它,我们必须找到——并且夺回它。不惜一切代价。这是我们的法宝,那些血债也要记到我们的头上。我们决不能允许它再被这样使用了。”

  她的逻辑无懈可击。卡雷克还记得吉安娜从他身边传送离开的时候是何等的狂怒与悲哀。而她也显然受到了爆炸的奥术魔法影响。它让她的头发变白了,让她的眼睛闪闪发光——要是它对她的身体造成了这样的影响,对她的心灵又会如何呢?

  “我会找到聚焦之虹,”他沉重地说道。“不管是谁拿了它——加尔鲁什还是吉安娜。”

  克莉此刻迟疑地朝特拉里苟斯瞥了一样。“或许你最好带个小队一起去找。”

  卡雷克忍住不去愤怒地反驳她。克莉一直都是个好朋友,是他精神上的姐妹,尽管他们并不是同巢出生。她并非是要通过诽谤吉安娜来伤害他;她这么做是出于担心。担心他受到自己对吉安娜•普劳德摩尔的感情所影响,因而不能尽到对龙群的责任。而且她非常了解他,知道如果真的被克莉言中并发生了什么不幸的话,卡雷克就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我感谢你的关心。”他说。“而我知道你这么说只是为了我们族人的利益。请相信我也是一样。我能——我必须——自己来处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