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二十二章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二十二章

2012-07-08 21:03:28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伊利丹跳下坐骑,用包着头巾的眼窝仔细打量着四周浓密的森林。就算有敌人出现的话,他相信自己也能应付得了。永恒之井也许一去不复返,但他从罗宁和燃烧军团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足以弥补这个损失。

  法师将他的坐骑拴在一棵树上。加洛德?影歌和其他将领现在正忙着商讨食物和住所之类世俗的事情。伊利丹很高兴这些繁琐之事用不着他来操心。他是带着一个更为重要的目的来到这里,此事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他打算抢救暗夜精灵活力的源泉。

  精灵们要是不相信恶魔们未来会再次来犯,那在伊利丹看来,他们都太幼稚了。品尝过一次卡利姆多的滋味,燃烧军团一定迫不及待地想要再次来袭。下一次,他们会以更为恐怖的方式来攻击,他对此深信无疑。

  伊利丹打算为恶魔的下一次来犯未雨绸缪,做好准备。

  海加尔山最高峰上有一泓清澈纯净的湖水,精灵和恶魔都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这片湖水也因此躲过一劫。湖中央有一座田园诗般的绿色小岛。伊利丹首先发现了这片湖水,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天意。他就想找到这样一个湖。

  他碰了一下腰间的口袋。对伊利丹来说,袋中所装的珍贵物品似乎向他发出了召唤。它们的诱惑使法师相信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他的人民会心存感激地跪在他的面前,把他当作英雄一样顶礼膜拜,甚至比玛法里奥还要伟大。

  玛法里奥……他的哥哥受到了所有人的尊重,就好像这个世界是他一个人拯救的一样。对伊利丹表示认同的人寥寥无几,而大部分人对他要做的事情却并不理解。关于他的谣言已经传得满城风雨,人们说他是真心要加入恶魔大军,是他哥哥拯救了他堕落的心灵。没有人对伊利丹付出的努力表示欣赏。在别人看来,他的眼睛——那双“漂亮”的眼睛——就是他与燃烧军团首领之间订下的契约的证据。

  他完美无缺的哥哥在众人面前都说他的好话,但这只能使玛法里奥显得更为宽宏大量。生性挑剔的暗夜精灵们对哥哥前额突出的那对鹿角竟没有感到一丝厌恶,还认为那是神性的表现,就好像玛法里奥已经加入了半神一样……那些半神在战争中不堪一击,很多都战死沙场,而伊利丹却活了下来,而且活得很好。

  不过一切都会改变的,他自言自语道,这句话他已不止说过一次。他们会看到我做的事情……对我感恩戴德的。

  法师满怀希望地打开口袋,掏出一个小瓶。这瓶子与泰兰德看到他使用的瓶子一模一样。其实,不仅瓶子一样,里面所装之物也是一样。

  永恒之井已经消失,但伊利丹?怒风保留了一点儿湖水。

  这会成功的!我相信一定会成功!他感到了瓶子里的湖水蕴含的惊人力量。

  形如艾萨拉女皇的瓶塞又一次为他而舞,接着就砰地一声弹开了。瓶塞落在草地上,伊利丹将瓶子伸到湖水之上。

  他将瓶子里的水倒向湖中。

  瓶里的水与湖水接触的地方闪烁出一片微光,原本平静的蓝色湖水随即闪耀出一阵强光。这股亮光迅速传向四周,小岛周围跟着都亮了起来。片刻之后,湖水呈现出耀眼的天蓝色,这显然是魔法起了作用。

  对伊利丹敏锐的感观来说,眼前的景象更为壮观。他想要再造一个永恒之井,这件事情本身就令人着魔。

  不过……这些湖水还远远不够。

  他伸进口袋,又拿出一个小瓶。

  这一次法师直接扯开瓶塞,将瓶中的水全部倒进湖中。水倒进去的时候,湖水的蓝色变得更浓了。湖面上出现了原始能量的触须,伊利丹感到眼前继永恒之井之后又一次出现了奇妙的光辉。

  他惊讶得张开了嘴巴。他真想一头跳进湖中,但还是强忍住这种冲动。他的手又滑向口袋。

  再倒进一瓶水,会有什么效果呢?

  他打开瓶塞,开始向湖里倒去。

  “看在月亮女神的份上,你在那儿做什么?”

  伊利丹全神贯注于手上的事情,根本没注意到有人走近。他猛转过身,最后一个瓶子还在手里,一些人驾着坐骑出现在他的面前,加洛德?影歌指挥官就在其中。

  “卫队长……”伊利丹失声叫道。

  一个上层精灵瞟了一眼伊利丹的身后。“他已经对湖水做了手脚!它——”这个法师突然一脸恐惧,“它的感觉就像永恒之井——”

  “愿艾露恩保佑我们!”加洛德身边一个贵族吼道,“他使那个东西死而复生了!”

  指挥官从坐骑上跳下。“伊利丹?怒风!快给我住手!要不是因为你哥哥,我早就——”

  “我哥哥……”空气中突然出现一股桀骜不逊的狂暴力量,伊利丹身边带有魔法的湖水使他变得更加强大。他全身又一次涌起魔法。他现在什么事都能做出来“又是我哥哥……”

  其他人纷纷从坐骑上下来,跟在加洛德?影歌身后。他们警惕的神情使伊利丹绷紧了神经。他们想割断他与湖水之间的联系!他瞪着上层精灵,心想他们肯定想要将其据为己有……

  “不可以……”

  一个贵族有些犹豫。“看在艾露恩的份上!那个头巾下面是双什么眼睛啊?”

  伊利丹愤怒地瞪向那个上层精灵。

  达斯雷玛连忙将手驾在了空中,进行自卫。“小心——”

  其他法师四周顿时烧起阵阵火焰。众人发出了惊声尖叫。

  加洛德和贵族们向他冲去。伊利丹对他们微不足道的威胁冷笑一声,挥了一下手。

  他们脚下的土地随即发生了爆炸。加洛德被震了回去。领头的贵族——黑森林则高高飞了起来,最后落在树上,发出咔嚓一声巨响。

  “你们这群傻瓜!你们——”

 

  突然,他双脚陷入土中。他低头看去,只见几根树枝将他的身体缠绕起来,将他双腿钳在一起,胳膊紧紧绑在身体两侧。伊利丹想要说话,但嘴里已塞满了树叶,与舌头黏在一起。伊利丹甚至都无法集中自己的意念,耳边传来了嗡嗡声,不绝于耳,就好像耳朵里飞满了昆虫一样。

  伊利丹大口喘着粗气,猛地跪在地上。透过嗡嗡声,他隐约感到有人向他走来。他知道那人是谁……

  “噢,伊利丹……”玛法里奥的声音清楚地传进他耳朵。“伊利丹……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德鲁伊望向湖水,湖水耀眼的蓝色表明它已经受到了污染。湖水再也不能饮用。与之前的永恒之井一样,这里现在变成了精灵的力量之源,而不是生命之源。

  “噢,伊利丹……”他重复道,盯着他被绑住的弟弟。

  “达斯雷玛还活着,”泰兰德跪在这个上层精灵首领边上说道,“还有一人活着,但其他人都死了。”她浑身不住地颤抖。“他们被活活烧死了……”

  玛法里奥本来只想和克拉苏斯以及其他巨龙一起来,但与德鲁伊一样,泰兰德也隐约感到伊利丹正在实施什么阴谋诡计。带着几名手下的女祭司,她驾着坐骑跟在巨龙后面,但还是晚了一步。

  玛法里奥也迟来了一步。

  “黑森林大人死了。其他人还是有生还的希望。”另一个女祭司说。

  “我的……弟弟还活着,”玛维嘴里挤出了一句话。她和珊蒂斯两人围在已不省人事的加洛德身边。他脸上都是瘀伤,胳膊上也是伤痕累累。在女祭司的祈祷下,他身上的几处伤口开始康复,留下了几处干的血迹。

  ?加洛德的姐姐站起身,脸上露出可怕的神情。她狠狠地盯着伊利丹,抽出了武器。

  “不可以,玛维!”泰兰德命令道。

  “他差一点杀死了我弟弟!”

  大祭司挡在了她面前。“但他毕竟没有得逞。你无权决定他的命运。应该由加洛德作主。”她看向玛法里奥,“你说是吧?”

  他难过地点了点头。“应该由他决定,我无话可说。”德鲁伊又摇了摇头,“原来这就是他那天站在永恒之井岸边的原因。”

  “我不知道他又收集了一些湖水。”泰兰德充满歉意地说。

  玛法里奥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跪在弟弟的身旁。伊利丹的呼吸已变得正常,感到玛法里奥出现在身边之后,他的身体突然又僵硬起来。德鲁伊在弟弟的口袋里摸索着。

  “至少还有四个瓶子……他完全可以将这片湖水变成另一个永恒之井。”

  “难道就没有办法使它恢复原样?”

  克拉苏斯一直都站在人群中,静静地看着发生的一切。此时,这个法师终于开口说话:“没有办法……我们无能为力。已经覆水难收了。”

  阿莱克斯塔萨这时插话道:“不过我们可以使它变成另一种力量,使其本质不像永恒之井那样险恶。”

  魔法师猛地睁大双眼:“啊!当然!”

  玛法里奥听言急忙扭过头去,问道:“那怎么做啊?”

  三条巨龙互相看了几眼,点头表示同意。阿莱克斯塔萨又看了看在场的暗夜精灵:“我们要种棵树。”

  “一棵树?”德鲁伊望向克拉苏斯,希望他能给出解释。

  但法师的表情依然如故,只是答道:“不是一棵树。是那棵树。”

  不久之后他们就开始举行仪式,为的是减少伊利丹恶劣行径所造成的影响。伊利丹被关了起来,以防他再惹事端。加洛德的姐姐主动要求对他进行看守,直到最终对他进行审判。在珊蒂斯和玛维的治疗下,加洛德清醒过来。他坚持认为,不应只由他一人对伊利丹进行判决,玛法里奥的意见也很重要。

  除克拉苏斯、罗宁和巨龙之外,当时只有暗夜精灵在场。守护巨龙这样做是为了龙族,他们遭受了这么多痛苦,不希望悲剧重演。贵族、上层精灵,以及曾经是低等阶层的代表聚在一起。其他的幸存者聚在山下,虽然不能亲眼目睹这个仪式,但他们心里知道此事会对他们的未来产生巨大的影响。

  玛法里奥和其他被邀请的人来到了湖中央的小岛上。虽然海加尔山高耸云天,但山顶却是温暖怡人,也许在受到魔法影响之后变得更加温暖。

  “真美啊。”泰兰德低声道。

  “希望能一直如此,”玛法里奥忧郁地回答。他还在想着伊利丹。他已经想出一些处理弟弟的办法,但一想到将这些想法诉诸实践,德鲁伊就痛心不已。但显然已经不能再相信伊利丹了。他丧失理智,杀死了很多人。他的想法——暗夜精灵需要一个新的永恒之井来保护自己抵御未来燃烧军团可能发动的攻击——不足以解释他令人发指的罪行。

  暗夜精灵被迫努力适应白天的战斗,尽管他们的本性还是适合在夜晚活动,但加洛德还是与巨龙商定在中午时分集合。阿莱克斯塔萨解释说,太阳的最高点对他们这件事至关重要,而加洛德不会与巨龙争论。

  小岛大小适中,但岛上只是长着高高的茅草,别无他物。按照阿莱克斯塔萨的要求,一行人将树的位置选在岛中央。三条巨龙围在岛中央的四周,站得十分紧密。

  生命之龙首先开始了这个仪式。“卡利姆多灾难深重,”她声音滚滚道,他人纷纷点头赞同,阿莱克斯塔萨继续说,“其中数暗夜精灵损失最大。你们种族与这一切并非毫无干系,但你们经受的苦难和考验使你们可以免受罪责。”

  有几个暗夜精灵窘迫地瞥了几眼上层精灵,但没有人表示反对。

  红龙的手掌慢慢放低。掌心上有一颗样子类似橡子的种子,就像婴儿般依偎在那里。

  玛法里奥盯着种子,心中感到一阵刺痛之感。

  “种子取自母亲树——加尼尔。”她向众人说道。

  德鲁伊想起了故去的半神阿维娅娜的家。

  “加尼尔已不复存在,它的女主人阵亡之后,它也跟着枯萎死去,但这颗种子幸存了下来。我们要把它种成一棵大树。”

  诺兹多姆伸出一个脚爪,一下子就在地上刨出一个不大不小的洞。阿莱克斯塔萨轻轻地将种子置于洞中,随后伊瑟拉将土推回洞里。

  生命之龙抬头望向太阳。随后,她和其他两条龙都俯下身子,将脑袋凑近种子被埋的地方。

  “我将力量和健康赐给暗夜精灵,你们的生命与树同在。”阿莱克斯塔萨宣布。

  说着她身上发出一股柔和的红光,向那个小土丘射去。与此同时,土丘上的阳光也愈发强烈,向湖水的四面八方散发。一些暗夜精灵顿时有些不安,但大家还是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

  玛法里奥感到身上出现一阵温暖的感觉,他本能地抓住了泰兰德的手。她没有躲避,手握得更紧了。

  这时,小土丘下面出现了移动的迹象。就好像一个小巧的生物向地面钻洞,土丘上的土被顶到一边。

  转眼间,种子变成了一棵小树苗。

  等到小树苗长到一码高的时候,上面又发出了一些嫩枝。这些小枝上突然冒出繁茂的绿叶,形成一个漂亮的树冠。

  阿莱克斯塔萨接着后退一小步,这时诺兹多姆说话了,声音中夹杂着一许嘶嘶声:“暗夜精灵将再次把时间掌控在自己手里,我会使他们继续长生不老,永远有机会学习,与树同在……”

  说完他身上发出一圈黄色光环,与红龙发出的光一样,与阳光融为一体。这股光穿过小树苗,飘进土丘中。

  小树又开始生长,已经有暗夜精灵的两倍高,众人看得目瞪口呆。树上的叶子越发浓密,绿意盎然,充满了希望。树枝也渐渐变粗,表现出勃勃的生机和活力。树根长到了地面上,就像生出许多腿一样。树根下的空间大得足以坐下几个暗夜精灵。

  诺兹多姆点了点头,然后就像红龙一样,退到后面。只剩下伊瑟拉了。

 

  绿色巨龙闭着眼睛审视着那棵树。尽管树生长迅速,但在巨龙面前仍显矮小。

  “对丧失希望的暗夜精灵,我使你们重获做梦的能力。能够梦想,大胆想像,因为梦里有重建家园,重整旗鼓,继续发展的最大的希望……”她似乎已准备好重复两条龙前面做的事情,却又停了下来,她的脑袋转向玛法里奥,“对那些追随我珍爱的人——我的爱人——前进的人,我赐予他和其他德鲁伊进入翡翠梦境的机会,在熟睡的时候,他们也能穿过那个世界,从梦境里有所收获,利用梦境的力量……在未来的日子里更好地引导卡利姆多的健康和安全。”

  玛法里奥咽了一下口水,不知如何回答。他感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他投来,还感到了泰兰德自豪地碰了碰他。

  伊瑟拉又看向大树……身上发出一片绿色的光环。像前面两条龙一样,她发出的光先是与阳光融合在一起,接着潜入树中。

  在最后一丝绿光消失在土壤里的时候,围在一旁的人感到大地开始颤抖。玛法里奥拉着泰兰德后退了几步,就好像这是一个暗示,其他人也都跟着向后退去,巨龙也一样。

  大树又开始生长。转眼间,大树已经长大了一倍,又长了一倍。树顶不断向上延伸,变成一棵参天大树,德鲁伊相信那些山峰下面的人应该可以看到不断生长的树冠。此时,大树阴翳,遮天蔽日,以至于整个小岛似乎都笼罩在树荫下,但阳光仍然投向这个地方,也投向湖面上。

  树根也变得更加粗壮,向上延伸,盘根错节,有力地支撑起整棵巨树。高大的树根下面似乎都能容下拉芬克雷斯特大人的黑鸦堡……而条条虬根——以及整棵树——还在生长。

  终于,大树停止了生长,这时三条巨龙在巨树面前就像小鸟一样,可以栖息在树枝上,藏身于树叶中。

  “你面前的是诺达希尔。世界之树由此诞生!”生命之龙吟诵道,“只要它屹立不倒,只要它永受爱戴,暗夜精灵就会永远繁荣兴旺!你们可以改变信仰,你们可以分道扬镳,但你们永远都是卡利姆多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克拉苏斯突然站到玛法里奥身后,对德鲁伊轻声耳语道:“这棵树的树根很深,会使此湖保持现状。太阳永远会与湖水在一起。黝黑的湖水不会在这里出现。”

  玛法里奥听到这话心里顿时如释重负。他低头看向泰兰德,泰兰德与他四目相对,他的脸上顿时黑了一片。还没等玛法里奥反应过来,她吻了他一下。

  “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与他青梅竹马的泰兰德喁喁细语道,“我希望和你一起见证。”

  他顿时感到脸上热血贲张:“我也是这样想的,泰兰德。”

  玛法里奥回吻了他一下,但这时另一张脸又闯入他的脑海。接下去的时间里,他的人民将会欢欣鼓舞,守护巨龙赐给他们的礼物也会被人津津乐道,广为传颂,但对玛法里奥来说,那些事情变得不重要了。他仍然无法摆脱伊利丹。

  泰兰德从他怀里挣脱开,翘起嘴巴表示不悦:“我知道你心里为何突然变得如此悲伤。应该当机立断,玛法里奥,不要让他的罪恶将你的心偷走。”

  他从她的话中获得了力量:“不会的。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

  玛法里奥向她身后望去,发现克拉苏斯和罗宁悄悄地从人群中溜了出去。他随即瞥了一眼巨龙,发现诺兹多姆也不见了。就像那两人一样,守护巨龙也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

  两件事一定有关联。

  “玛法里奥,发生了什么?”

  “跟我来,泰兰德,不要让别人看到。”

  她没有做声。两个暗夜精灵跟在了克拉苏斯和法师的后面。

  克拉苏斯脑海里回响着一个声音。此事已耽搁许久。现在该了断了。

  是诺兹多姆的声音。

  “罗宁——”

  法师点点头:“我也听到了他的声音。”

  就在暗夜精灵们对大树议论纷纷的时候,两人没有声响地溜走了。克拉苏斯本想再跟玛法里奥说几句话,但魔法师现在已是归心似箭。

  在仪式之前,诺兹多姆找过他一次。时间之龙私下里对克拉苏斯说:“我们欠你一个人情,克莱奥斯特拉兹。”

  诺兹多姆所说的“我们”并不只是指他与其他守护巨龙,“我们”还包括时间长河中他的多个存在体。这是他独一无二的特点。

  “我做了应该做的事情。罗宁和布洛克斯也都尽力了。”

  “我现在也对罗宁说了这件事情,”守护巨龙说道。只要诺兹多姆愿意,身体同时出现在两地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就像我对你说的,我告诉他我会保证你们安全返回家中。”

  克拉苏斯对此非常感激。与不知道将来命运的阿莱克斯塔萨和其他巨龙呆在一起,他感到痛心不已。“我真的——谢谢你。”

  黄色巨龙此时神情严肃地望着他:“我知道你对她,对我们都隐瞒了什么。知道这些事情却无力阻止它们发生是我的命运,也是我的灾难。我现在求你原谅我使你在未来遭受的伤害,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我无法改变……就像玛里苟斯一样。”

  “玛里苟斯!”克拉苏斯随口叫道,猛地想起掩藏在口袋大小的空间里那些龙蛋,“诺兹多姆——”

  “我知道你都做了什么。将它们交给我,我会转交给阿莱克斯塔萨的。等玛里苟斯身体康复的时候,我们会把那些龙蛋交给他。与其他事情相比,这只是时间长河里一个很小的变化,对此我也十分赞成。蓝龙终会重返天空,尽管一万年之后他们的数量仍然少得可怜。但有总比没有好。”

  克拉苏斯也很想再看一眼他心爱的女王,但他知道自己也许会无意中说出她不应该知道的事情。尽管他和罗宁已经准备好等着黄龙的再次出现,魔法师还是对没能再见她一面而牵挂不放。

  罗宁仔细打量着他:“你还是可以跑去找她。我可以等你。”

  消瘦的克拉苏斯摇了摇头:“我们已经改变了未来太多。未来的事情就顺其自然吧。”

  “嗯。你比我坚强。”

  “不,罗宁,”克拉苏斯摇头低声道,“我没那么坚强。”

  “你们准备好了吗?”诺兹多姆突然问道。

  他们扭头望去,发现守护巨龙正耐心等在一旁。

  “你在这儿已经呆多久了?”魔法师随即问道。

  “想呆多久就呆多久。”没等两人开口,诺兹多姆已经展开了翅膀,“爬上来吧。我会把你们送到未来属于你们的时间。”

  ?罗宁满腹狐疑地看着他:“就这样走了?”

  “当永恒之井将自己完全吞掉的时候,上古之神再一次被封在地下。他们对时间长河的影响也随之消失。现实世界的裂缝完全消失。对我来说……前往未来的方法变得非常简单。”

  罗宁从地上拾起布洛克斯的战斧。

  “怎么还带那个东西?”守护巨龙问。

  两人脸上顿时露出不满的神情。“要么带着它走,”克拉苏斯坚持说道,“要么我们呆在这里,继续干扰这个世界。”

  “好吧,带上它。”

  他们麻利地爬到了巨龙身上,但克拉苏斯向上爬的时候却窥到有两个人藏在树林里。他很快就知道两人的身份。

  “诺兹多姆——”

  “好吧,好吧,是那个德鲁伊和女祭司。我就知道他们会来。那就下去与他们道别吧!我们马上出发!”

  尽管守护巨龙对那两人的出现表现得十分冷静,但克拉苏斯却感觉有些不安:“你们刚才听到——”

  “我们什么都听到了,”玛法里奥打断说,“但并不是十分明白。”

  魔法师点点头:“我们只能说这么多了。你们俩知道就行,勿向外人道。我们将来还会再见面的。”

  “我们的人民会活下来吗?”泰兰德问。

  魔法师想了想,说:“是的,这个世界也会更加美好。好了,该说再见了。”

  罗宁举起布洛克斯的战斧,与他们道别。

  诺兹多姆又展开翅膀。两个暗夜精灵随即退到后面。他们向两个法师举起了手。

  还没等他们挥手告别……巨龙和背上的两人砰地一声消失了。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