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二十章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二十章

2012-07-08 19:56:34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鲜血从加洛德?影歌的脸上不住地往下淌。他知道自己的左胳膊已经骨折,但他并不知道身上是否有要害器官受到损害。他的呼吸有些不畅,但此时此刻,他起码还能立在地上……尽管还是很吃力。

  挣扎着举起手中的宝剑,加洛德又一次面向自己的敌人。

  阿克蒙德丝毫不显疲惫。加洛德没有在这个大魔头身上留下任何痕迹,甚至连一根毫毛都没有碰到,而他却受到魔头连续不断的攻击。

  而且,加洛德心里清楚对面高大的恶魔只是在戏弄他。阿克蒙德本可以杀死这个弱小的对手千次万次,但他想残忍地慢慢地把这个暗夜精灵打死。不过加洛德知道阿克蒙德用不了多久就会向他发出最后致命的一击。

  加洛德有坚强毅力,他随时准备迎接更多的攻击。

  这个战场上只有他两人,双方的部队都相隔遥远,在一旁望着他俩。恶魔士兵幸灾乐祸地观看他们的指挥官痛打那个暗夜精灵,还不时为阿克蒙德呐喊助威。加洛德的手下则十分同情加洛德。也许他们心里还会想他们怎么会把他看做是希望。

  突然,一阵大风刮过,空中尘土飞扬。加洛德半眯着眼,不想让沙子吹进眼睛里。阿克蒙德前进的脚步也放慢了许多,表情依然冷酷。加洛德心想那黑色巨魔一定在盘算着打击对手的更好的方法。

  就算死期将至,这个暗夜精灵也决心要站着死去,至少要表现出决战的样子。加洛德双手紧握宝剑,大喝一声,奋力向阿克蒙德冲去。

  透过漫天的沙尘,他看到大魔头脸上掠过一丝笑意,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然而,就在加洛德靠近的时候,恶魔的笑容突然不见了,令杀敌心切的加洛德更加感到意外的是,阿克蒙德身体突然变得僵硬起来。

  狂风呼啸而过,差一点把加洛德吹倒。暗夜精灵咬紧牙关,猛地挺剑刺向对手的腹部。他只能够得着对方的腹部,单薄的宝剑也许会刺中这个部位,但可能性微乎其微。也许还没等他碰到阿克蒙德,魔头就已经将他碾成齑粉……

  尘土和眼泪使加洛德视线变得模糊起来,眼前的恶魔几乎化成了幽灵。阿克蒙德一只手向他伸去,暗夜精灵准备好迎接敌人发出的咒语,将他的身体熔化,或将他的骨头化为油渣。

  咒语没有出现。阿克蒙德微微缩着身体,向后退了一步,没有对胸前进行任何保护。

  加洛德猛力刺向前方,已经做好失败的准备。他相信最终只会有两个结果:他的剑碰到阿克蒙德身上折断,或者干脆没有击中。

  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刺中了对方的身体,更让他吃惊的是,宝剑竟深深刺进了巨魔的腹中。此外,令人不解的是,对方也没有进行任何反击,就好像阿克蒙德真的变成了幽灵。加洛德向前推着宝剑,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但是……阿克蒙德突然向后飞去,好像受到了重击一样。正如所料,他没有落到地面,而是飞到了天上。恶魔指挥官挥动着四肢,突然升入高空,加洛德这才认识到是飓风把阿克蒙德卷入空中。

  阿克蒙德急速冲入高空,镇定自若的神情已荡然无存。他的脸扭曲变形,变得丑陋无比。恶魔怒不可遏地一声狂吼……随即消失在地平线上。

  还没等疲倦的军官意识到自己在这场力量悬殊的争斗中幸存下来,大风席卷了整个燃烧军团。群魔张牙舞爪,想要留在原地,却如同尘土一样被风卷入空中。面目可憎的地狱兽不是滚向后面,就是向前跳去,接着被卷入空中,向阿克蒙德飞走的方向飞去。恶魔守卫被连带着上了天,即使许多恶魔与守卫战士面对面站在一起,也没有一个暗夜精灵、牛头人,或是卡利姆多的其他生物遭此厄运。

  从天而降的地狱火突然改变了方向,也像指挥官一样向湖心飞去。有个地狱火离地面只有几英寸,却没有落到地面而直接被卷入空中。

  令人不解的是,巨龙几乎没有受到狂风的影响。在做一些细小的调整之后,他们在空中恢复了平衡,然后稳当地落在地面。他们也看到了燃烧军团的毁灭。

  空中满是扭动着身体的恶魔,他们一阵狂嚎,挣扎着想要回到地面,却无济于事。地上的精灵士兵目瞪口呆地望着,手中的武器也已垂下。威胁他们土地和世界的恶魔竟在他们眼皮底下被卷走,甚至早已死去的恶魔的尸体也飞到空中,使天空更显壮观。

  “这简直是个奇迹!”加洛德身后有人叫道。加洛德回头看到几个曾被阿克蒙德抛开的士兵走了过来。许多人还在望着天空,但有几个人望着加洛德,眼神像是在说这一惊人逆转全是他的功劳。

  ?一排又一排的恶魔队伍从卡利姆多上被卷走,守卫大军的眼前很快就出现一片贫瘠的荒地。地上一个恶魔没剩。事实上,恶魔身上的东西也没有留下。

  许多暗夜精灵顿时松了口气,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加洛德经历了风风雨雨,心里仍然有种不安的感觉。这场战争还没结束,一切不会就这么结束……

  “所有人都站好!”他高声吼道。他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抓住身旁的传令官,命令道:“吹响号角!我要军队重新恢复秩序!立刻准备出发!”

  一名艾露恩的女祭司赶到他身边,察看他胳膊上的伤口。而加洛德则竭力镇定下来,想要理清自己的思绪。

  “我们是否追上去?”一个贵族喊道,加洛德不喜欢他那种迫不及待的样子。

  “不!”指挥官厉声答道,忘记了两人处于不同阶层,“我们现在要等克拉苏斯魔法师他们的命令。只有那时我们才能行动……不管我们是进军艾萨琳,还是逃离这里,我们都要迅速做好准备!”

  贵族领命而去,加洛德这才有时间让女祭司为他疗伤,他又一次望着恶魔飞走的方向,望着精灵首都永恒之井的方向。

  不会就这样结束的,绝对不会……

  在卡利姆多大陆上,燃烧军团被从地面上卷走,无助地卷向永恒之井。他们的挣扎对这场大风来说毫无意义,他们聚集在湖水之上,就像一大群蜜蜂,随后就坠入巨大的漩涡之中。

  “难道就这样了?就这么结束了?”罗宁叫道。

  “也许吧……也许不是!”说着克拉苏斯转向阿莱克斯塔萨,叫道,“赶到玛法里奥那里!”

  她点了点头,斜侧着身子向德鲁伊和伊瑟拉飞去。罗宁和红色雄龙跟着也飞了过去。

  玛法里奥和他的坐骑在漩涡上方盘旋,暗夜精灵浑身笼罩在恶魔之魂的金色光芒中。他黝黑的皮肤这时显得和克拉苏斯一样苍白。他不安地瞥向魔法师。

  “他还想要穿过传送门!”德鲁伊的脸苍老了许多。脸上已出现道道皱纹,眼睛也有些下陷。“我不知道我的咒语能否控制住局面!”

  克拉苏斯低头望去,他灵敏的感官使他能够看到永恒之井的深处。

  看向传送门深处……

  他看到了燃烧军团的首领——萨格拉斯。

 

  熔化的铠甲将那个泰坦从脖颈到双脚包裹起来,他浑身散发着黑色的狂暴力量,这力量大得惊人,刺得魔法师眼睛生痛。克拉苏斯忍着疼痛,勇敢地向那张邪恶的脸望去,那是一张扭曲而又完美的脸。很久以前,有一个英俊,甚至算得上完美的生灵,克拉苏斯知道正是这个生灵所属的种族创造了这个世界。但如今这张英俊的面孔充满了邪气。他的肉体已经死去,眼睛燃烧着熊熊火焰,处于极度混乱的空虚状态。萨格拉斯长着尖利的毒牙。他的身后挥舞着一条又长又粗的尾巴,锯齿状的鳞片在尾巴顶端向外凸出。他的手上长着卷曲的魔爪,一只手里挥舞着一把邪恶之剑,宝剑只剩一半,但其锯齿状的剑刃仍然很有杀伤力。

  突然,克拉苏斯倒吸了一口凉气,惊恐地望着眼前的一幕。就在那把丑陋无比的武器的顶端,一个微小的绿色躯体穿在上面。

  是布洛克斯。

  一直处于兴奋状态的魔法师已经忘记了兽人。克拉苏斯这才明白为什么他们能够获得极其宝贵的时间。兽人为了延迟燃烧军团的行动牺牲了自己。

  萨格拉斯此刻就站在门口。这股不可思议的力量将他的部队赶回他的老巢,但萨格拉斯还是奋力地向前走着。终于,他来到了传送门口……

  就在萨格拉斯靠近门口的时候,克拉苏斯看到了惊人的一幕。这个大魔头竟然受伤了,不过只是小伤。他的右腿上有一处浅浅的伤口,克拉苏斯敏锐的眼睛认出来是斧头砍伤的。

  是布洛克斯的斧头。这一切似乎不可能发生,但那把带有魔法的战斧真地砍伤了萨格拉斯。虽没有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这个伤口却使很多事情成为可能。

  “罗宁!阿莱克斯塔萨!我们必须同时行动!玛法里奥!准备好!你将有机会毁灭传送门,但机会稍纵即逝!”

  其他人照他说的行动起来。克拉苏斯感到他的女王和罗宁允许他引导他俩的力量。红色雄龙和伊瑟拉也一起注入给他力量。一切就绪,就等玛法里奥发出最后一击,但假若最后的努力失败的话,他们谁也活不了。

  ?克拉苏斯眼睛里闪烁着力量的光芒,他将众人的法力对准传送门。魔法师相信恶魔首领的专注使法师们铤而走险的一击成为可能。

  与萨格拉斯相比,阿克蒙德和玛诺洛斯就像跳蚤一样微不足道。一百条巨龙的力量加在一起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克拉苏斯如果直接攻击萨格拉斯的身体,比如攻击胸部和头部,那将会十分荒唐可笑,至少对恶魔首领是这样。布洛克斯那不可思议的一击已经说明德鲁伊和他的老师注入其中的力量的大小。

  恰恰相反,魔法师将别人赐给他的力量全部击向布洛克斯的战斧——卡利姆多魔法的一部分——所留下的一处微不足道的伤口上。

  紧接着,放出的魔法起作用了。克拉苏斯感到萨格拉斯的注意力暂时减弱一些。不是因为疼痛——那是他们最希望看到发生的——而是因为受到了惊吓。

  克拉苏斯的目的达到了。“行动吧,玛法里奥!”

  玛法里奥手中紧握恶魔之魂,向传送门发起最后一击。

  克拉苏斯孤注一掷,战斧留下的伤口会非常敏感,倘若受到攻击,足以吸引恶魔首领短时间的注意。他们积聚起来的所有力量会让他暂时分心,这样萨格拉斯本能地就将注意力从入口处移开了。

  巨大漩涡的洞口突然一阵颤抖,随即丧失了内聚力。漩涡深处突然发生一阵能量爆炸。

  传送门开始崩溃。

  传送门四周冒着火焰的边缘相继坍塌。萨格拉斯欲重建之,但整个局势已经失控,就算他的力量也无法挽回。那宝贵的一秒钟盗取了恶魔首领的胜利。

  紧接着发生的事情让克拉苏斯大吃一惊。萨格拉斯不甘心接受失败的命运,一脚跨进即将崩溃的传送门里,想从中穿过去,同时将其修好。他的这种愿望导致了他最终的毁灭。就在传送门爆炸的一瞬间,恶魔首领发现自己卡在门里,难以脱身。他逃也不是,腿也收不回来。巨人扔掉手中的宝剑,用双拳猛击入口,却毫无结果。两个世界之间的通道急剧缩小,最终将他紧紧夹在中间。萨格拉斯一阵狂吼,声音在所有人的心头不住回荡。

  我不会失败的!绝不可以!

  传送门不断缩小,萨格拉斯似乎也跟着缩小。他竭尽全力想打开通道,在他巨大的力量之下,传送门内部开始着火。

  就在恶魔首领狂暴的咆哮,拼命击打墙体的时候……传送门突然消失了。

  萨格拉斯也消失不见了。

  “成功了!”玛法里奥气喘吁吁道,“成——”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传送门已经消失,但湖中央巨大漩涡却仍然疯狂地旋转着。更糟糕的是,漩涡似乎在不断膨胀。德鲁伊发现,湖水不断冲击着艾萨琳的岸边。

  玛法里奥扭头望向克拉苏斯,问道:“怎么回事?”

  克拉苏斯挥手示意不想解释:“我们必须赶快离开这里!我们必须让每个人尽可能远地离开永恒之井!”

  阿莱克斯塔萨和其他龙迅速改变方向,向陆地飞去。狂暴的能量在黑色湖水四周劈啪作响。整个艾萨琳都一阵震动,就在巨龙从空中飞过时,法师看到艾萨琳之外的地方出现巨大的断层。

  “还是发生了……”克拉苏斯喃喃道,“愿造物主保佑我们……灾难开始了,我们根本无法制止……”

  又有一场新的风暴冲击着他们,力大无比的巨龙也被刮得七零八落。躲开这次风暴之后,巨龙们重新聚在一起……只是少了一条龙。

  伊瑟拉——还有她身上的玛法里奥和他的圆盘——已不见踪影。

  克拉苏斯迅速扫视了一下四周,除了身边的巨龙,他什么也没看到。当红龙女王朝地面望的时候,才发现她向另一个方向飞去。

  飞回永恒之井。

  “不!”即使是伊瑟拉也不明白这个地方会遭遇何种命运。更可怕的是,如果恶魔之魂不是被带走,而是遗失在变化多端的永恒之井中,没人知道时间长河会发生何种变化。“我们必须回去!必须找到他们!”

  阿莱克斯塔萨二话没说,立刻斜着身子,掉头向身后飞去。罗宁的红色雄龙和没有载人的黄龙也跟着向后面飞去,但克拉苏斯挥手让他们前进。他集中意念,摆脱各种魔法力量的纠缠,最后进入了罗宁的意念。

  ?你要回到大部队!你要告诉加洛德赶快逃走,离永恒之井越远越好!逃往海加尔山!

  魔法师用不着解释,因为没有人比罗宁更明白个中缘故。罗宁来自未来,与克拉苏斯一样对即将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人类法师身体前倾,对他的坐骑细语了几句,那条红龙随即掉转了方向。黄龙有些犹豫,然后也跟着飞走了。

  在阿莱克斯塔萨向伊瑟拉追去的时候,克拉苏斯凝望着这片大地。曾经是艾萨琳城门附近的地方,一道像龙族女王的翅膀一样宽的裂缝赫然眼前。恶魔洗劫之后幸存下来的建筑此刻强烈地摇晃着,就在巨龙飞过的时候,一些房子轰然坍塌了。

  就要发生了……魔法师凝望前方,希望看到伊瑟拉和德鲁伊的身影。卡利姆多就要四分五裂了……

  突然,一盏枝形吊灯砸在大理石地面上,吊灯里上千个水晶玻璃摔得满地都是。一些玻璃急速地飞了出去。艾萨拉手下一个侍女倒在了地上,原来一块闪闪发亮的碎片刺穿了她的前额。

  女皇紧紧抓着一根柱子支撑自己的身体,惊愕地看着这具不停淌血的尸体。她十分厌恶她的侍女弄脏她的身体,但显然没有人知道如何将这尸体清理掉。皇宫高墙不停地震动着,地面开裂,其他侍女,包括法斯琪都慌作一团,像没头的苍蝇一阵乱跑。

  法斯琪显然忘记未经允许不得触碰女皇的身体的法令,她一把抓住艾萨拉的胳膊。“光中之光!我们要赶快离开皇宫!发生了十分可怕的事情!主的战士们都不见了,法师们也从塔楼里逃走了!我拦住一个法师探询情况,他说一股飓风将玛诺洛斯卷到了永恒之井的上空!”

  艾萨拉已经察觉到燃烧军团战士的消失,她亲眼看到自己的私人警卫升入空中,撞穿她房间的墙壁,被吸入高空。眼前的一切令人瞠目结舌,但女皇仍然不肯相信萨格拉斯不会来到这个世界的事实,她依然期待着那壮观的一刻的到来。

  法斯琪仍然用力拉着她的胳膊。艾萨拉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她猛地扇了法斯琪一记耳光。

  其他侍女看到这一幕,都僵直地站在那里,似乎已经忘记皇宫即将坍塌。她们以为女主人会就地处死法斯琪。

  艾萨拉却没那么做,她带着高贵的声调命令道:“你们都做好自己的事情!我希望你们能听从我的命令!我们要继续准备迎接萨格拉斯大人的到来……”

  为了强调她的观点,她迈着大步,向一张椅子走去。突然皇宫震动了一下,椅子被震翻了。法斯琪眼疾手快,连忙将椅子扶正,用自己衣服的下摆将上面的尘土擦干净。

  艾萨拉点头表示赞许,坐了下去。她的侍女们迅速站回到原位,法斯琪给女皇斟满一杯葡萄酒,尽管皇宫不住地摇晃,她还是努力不让酒溢出来。

  “谢谢,法斯琪女士,”女皇优雅地说道。她微微呷了一口,然后摆出期待的姿势。不管萨格拉斯要过多久才能到达,她随时恭候。当他走到她面前的时候,他会被她的完美所倾倒。

  她毕竟是艾萨拉。

  在伊瑟拉飞临岸边的时候,玛法里奥将恶魔之魂紧紧抵在胸口,惊恐地审视着暗夜精灵宏

 

大的首府。他熟悉卡利姆多的自然力量,所以很快明白灾难即将到来。意识到这一点,他明白自己必须马上行动。

  “我弟弟和泰兰德!他们还在艾萨琳!求求你!我不能撇下他们不管!”

  “你知道他们的位置吗?”

  “知道!”

  绿色巨龙点头道:“你给我指路,越快越好!”

  他们掉转方向,却没有告诉其他人。玛法里奥凝望着岸边。伊瑟拉飞得太快,因此他们只好向原路返回一段距离,但德鲁伊已经感到那两个暗夜精灵就在不远处。

  在那儿!泰兰德向他挥手,看到她玛法里奥兴奋极了,暂时忘记自己来这儿还要救他弟弟。想到弟弟,德鲁伊突然发现,伊利丹已不见踪影。

  伊瑟拉落到了地面。同往常一样,这条守护巨龙还是闭着眼睛打量了一番四周。玛法里奥知道她虽然闭着眼睛,却比大多数人看得都清楚。

  他从龙的背上跳了下去。泰兰德连忙迎了上去,与玛法里奥紧紧抱在一起,他此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就想这样与她一直抱在一起。绿龙轻轻地清了一下嗓子,这两人才极不情愿地分开。

  ?“玛法里奥——”女祭司开口说。

  他立刻用手堵住她的嘴:“小点声,泰兰德。伊利丹在哪里?”

  她突然猛睁双眼,回头望去:“就在湖边。”

  德鲁伊暗骂了几句,从她身边跑过。伊利丹一定知道周围的地面正在坍塌。他怎么会如此疯狂?

  在玛法里奥爬过一堆塔楼废墟时,他差一点与他弟弟撞个满怀。伊利丹竭力站稳,用头巾裹着的眼窝望着他。

  “哥哥……你来的正是时候……”

  “伊利丹!永恒之井已经完全失控了——”

  伊利丹点了点头:“是的!有太多的咒语施在它的身上。我们施展的魔法,特别是你用恶魔之魂对它那一击使它不堪重负!永恒之井正在吞噬自己,周围的土地也难逃此难。”他又转身望着黝黑的水面。“真是壮观,你说是不是?”

  “如果我们也卷进去,就不壮观了!你为什么还不逃命?”

  伊利丹擦了一下手。玛法里奥这才看到他的手上闪着力量的光芒。他也注意到伊利丹的手上有些潮湿。

  “你对永恒之井都做了什么,伊利丹?”

  就在那时,地面猛烈地晃了一下,两个暗夜精灵都被震得双膝跪地。伊利丹叫道:“如果你有法子离开这里,我们应该现在就走!我试着用魔法将泰兰德和我自己转移到其他地方,但永恒之井现在太不稳定了。”

  “这边走!”玛法里奥抓住伊利丹的胳膊,将弟弟拉回巨龙那里。泰兰德已经坐在伊瑟拉的背上。她将伊利丹拉了上去,接着又把玛法里奥拉了上去。

  突然,一个巨大的身影在他们头上盘旋。德鲁伊本能地以为又是某个恐怖的恶魔,不久就发现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克拉苏斯和阿莱克斯塔萨。

  “恶魔之魂!”龙族魔法师叫道,“还在你身上?”

  玛法里奥拍了拍腰间的口袋。他在伊瑟拉落地之前就把圆盘放入口袋中。

  克拉苏斯宽慰地点了点头:“那就快走吧!我们要快点飞,飞得越远越好!这里的空气都充满了危险!”

  玛法里奥明白魔法师比自己知道得还要多,于是他紧紧抓住龙鳞。就在这时,伊瑟拉站的碎石上突然裂开了一个缺口,绿龙随即腾地飞上了天。

  “艾萨琳就要……”魔法师叫道,“这只是开始!”

  两条巨龙拼命挥动着翅膀,他们似乎受到了很大的阻力,就好像在柏油里飞翔一样。玛法里奥回头望去,发现永恒之井上的天空已经消失了。一个巨大的漏斗状的云层将一切东西笼罩在一起。似乎一切都应验了伊利丹的话。在恶魔的魔法、上古之神的魔法,以及守卫精灵自己的魔法的冲击下,永恒之井已被撕得四分五裂。

  他和他的朋友是拯救了这个世界,还是将其毁灭?

  这时耳边传来了震耳欲聋的隆隆声,德鲁伊吓得心里直发毛。他用手遮住耳朵,不敢再听那些声音。

  “快看!”泰兰德嘴巴凑在他耳边,高声叫道,“那个城市!”

  他们一起望去……只见艾萨琳的地面已裂成了两半。一条几英里深的巨大峡谷出现了。整个城市开始向永恒之井滑去。

  “吸力……越发……巨大了!”伊瑟拉咆哮道。

  永恒之井正将附近的地面拖向它的深洞,好像要吞掉整个卡利姆多。艾萨琳此刻漂浮在黑色的水面上,这座孤岛就像水面上其他残骸一样上下浮动。可笑的是,精灵的皇宫仍然伫立在那里,几乎完好无损,不过上层精灵在他们最初的密室毁坏之后逃往的高塔则有些摇摇欲坠。

  在艾萨琳接近漩涡中心的时候,不祥的闪电在城市周围频繁闪现。与大多脱离卡利姆多的东西不同的是,艾萨琳径直向湖心冲去。玛法里奥感到泰兰德的手抓得更紧了,都把他给抓疼了。

  “它没了……”她喃喃道,“它没了……”

  艾萨拉的侍女们围着她疯狂地尖叫。法斯琪紧紧抓着她的腿。女皇手持空空的酒杯,不愿相信发生的这一切。她是艾萨拉,光中之光,她的人民的最高统治者!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萨格拉斯不会来了。艾萨拉虽然没有对她的追随者这样说,但她心里十分清楚。她不愿让她们知道她意识到自己错了。那群乌合之众最终使萨格拉斯没能来到卡利姆多……来到她身边。

  四周的隆隆声越发响亮。皇宫笼罩在一片黑暗中,连暗夜精灵都无法看透。宫里唯一的亮光来自永恒之井狂暴的力量。黝黑的湖水开始涌进宫里,一下子冲走了她的两个侍女。侍女发出尖厉的叫声,很快消失在湖水中。

  我是艾萨拉!她心里默默念叨,表情依然冷峻。女皇施了一个咒语,她和身边活着的侍女周围突然出现了一道魔法护盾。我的愿望至高无上!

  她凭借法力将湖水挡在了外面,但魔法护盾受到的压力却越来越大。艾萨拉的眉头紧缩,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珠,这是她一生中第一次流汗。

  这时……黑暗中有声音向她耳语,许诺帮她逃跑。

  我们……有办法……使你变得更加强大……比过去还要强大……我们可以帮你……我们可以帮你……

  女皇一点儿都不傻。她知道自己的护盾撑不了多久。用不了多久,湖水就会把她和她的追随者们吞噬,艾萨拉的荣耀将从这个世界永远消失。

  一头银发的暗夜精灵点了点头。

  “啊!”酒杯从她手上跌落。她的身体一阵剧痛。她感到自己的四肢扭曲,缠绕在一起。她还感到脊背化为液体,好像突然熔化了一样……

  你将比从前更为强大……那些声音不住地许诺道。就是那三个声音。时机成熟的时候,为了报答我们对你的所赐……你要听我们的……

  她的魔法护盾最后一丝痕迹也消失了。艾萨拉被湖水淹没的时候发出尖厉的叫声。她还听到湖水深处传来其他人的叫声……她的侍女、那些警卫,以及其他依然为她效力的上层精灵。

  湖水顿时充满了她的肺部……

  可是……她却没有溺水而亡。

  克拉苏斯也看到这座巨型城市,暗夜精灵文明的象征,被整个吸进了巨大漩涡的中心。他浑身不由一抖,不仅因为眼前这毁灭的景象,还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未来。龙族魔法师本希望看到艾萨琳在沉底前能四分五裂,但这部分历史就是这么发生了。这座城市会沉到湖水深处……几个世纪之后,开始孕育新的恐怖。

  他现在对此无能为力。克拉苏斯把视线从永恒之井上移开,这场灾难迅速向四面八方散去。卡利姆多的大片土地还在不断被拽进湖中,恐怖景象的威力丝毫不减。艾萨琳之外几英里的土地完全消失了。唯一令人庆幸的是,燃烧军团很早就把卡利姆多上的生命都吓跑了。现在土地上只剩下一片焦土和被杀戮的精灵的尸骨……但如果这场大灾难继续这么下去,克拉苏斯不知道是否还会剩下什么东西。

  但一切都是必然!他劝自己。历史表明这一切必然发生!

  但他非常明白,时间已经泄漏了太多的信息……从很大意义上说,他是要负责任的。

  克拉苏斯只能祈祷……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