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九章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九章

2012-07-08 19:55:12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玛法里奥没有看到布洛克斯跳入湖中,他脑子里想的都是他即将面对的事情。圆盘拿在手上,德鲁伊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任务有多么艰巨。玛法里奥本希望由其他人,特别是克拉苏斯,拿到恶魔之魂,但他们对这里魔法的低估,以及半路杀出个黑龙,使整个事情颠倒过来。重担现在落在了他的身上,他却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

  那一刻,他又一次感到了泰兰德的意念。玛法里奥本能地将意念延伸出去,却惊恐地发现她已危机四伏。

  泰兰德!怎么了——?

  玛法里奥!这里到处都是恶魔!伊利丹和我认为玛诺洛斯是想通过我们找到你!

  他随即寻找与弟弟之间仍然持有的意识联系。他起初与伊利丹的联系让玛法里奥备感震惊,弟弟的意识里竟充满了杀戮的欲望。通过弟弟,德鲁伊感觉到伊利丹向燃烧军团发起了攻击,凶残的恶魔战士的尸体已是堆积如山。

  伊利丹突然意识到他的存在。哥哥?

  伊利丹!你能脱身吗?

  我们被包围了,玛诺洛斯肯定急着等我施念遁身术的咒语,将他自己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他会利用咒语,顺势将我们拖向他的怀中……

  玛法里奥心里不由一惊!我来了!救你出来!

  德鲁伊嘴上这么说,但他心里明白自己现在离不开永恒之井。他要摧毁传送门,就算是牺牲他弟弟和泰兰德也在所不惜。

  玛法里奥多希望自己能回到从前,回到燃烧军团来犯之前的日子里。那时,他和弟弟可以并肩作战。在孩提时代,他与伊利丹可以克服所有的障碍,因为他们两人很有默契,如同一人。

  那样的情景是否能再出现一次,德鲁伊绝望地想到,我是否还能与伊利丹并肩站在一起,联手对付这股邪恶势力……

  突然,玛法里奥发现恶魔之魂射出了强光。

  他忽然感到一种奇特的移位置换的感觉。他瞬时间无法集中自己的注意力。玛法里奥发出了阵阵呻吟,摇了摇头……转眼见发现自己与伊利丹一起站在艾萨琳的废墟中。

  “玛法里奥?”泰兰德失声叫道。她伸手向他摸去,却从德鲁伊的身体中穿过。

  但当玛法里奥把手伸向弟弟的时候,他却感到了弟弟结实的身体。伊利丹吓得不由后退一步。

  玛法里奥眨了一下眼睛……他又回到飞在永恒之井上空的巨龙身上。

  不过这一次……伊利丹坐在了他的身边。

  法师透过头巾打量着玛法里奥,脸上半是猜疑半是震惊。“你做了什么,哥哥?”

  德鲁伊望着恶魔之魂,想起了自己的愿望。原来邪恶的圆盘帮他实现了这个愿望。

  他和伊利丹现在同时身处两地。

  那就这样吧。不管恶魔之魂有多么邪恶,它赐给了他想要的机会。“与我并肩作战,伊利丹!”玛法里奥大声叫道,“与我呆在这里——”顷刻间他又回到艾萨琳。“——还有这里!”

  带着一种久违的熟悉的笑容,玛法里奥的弟弟立刻点了一下头。

  在浓雾笼罩下的城市里,这一对兄弟并肩站在一起,恶魔战士从四面八方向这片瓦砾涌来。伊利丹利用黑色魔法一下子变出很多一码长的魔剑,一举杀死了数十个恶魔。玛法里奥将自然的力量汇成一片暴风雨,雨水熔化了恶魔的铠甲和身体。泰兰德与两人站在一起,她从月亮女神那里借来纯洁之光,向恶魔射去,这股强光使恶魔们难睁双眼,甚至将他们活活烧死。

  就在发生这一切的时候,玛法里奥和伊利丹也同时骑在伊瑟拉的身上,共同对付使传送门保持稳定的魔法。萨格拉斯还没有走出传送门,但他们并没有多想魔头还未出来的原因。

  恶魔之魂虽在他们手上,但没发挥任何作用。天上已经飞满了末日守卫,不停寻觅要阻止他们的主人进入卡利姆多的人。克拉苏斯、罗宁和众巨龙已经杀死几十个末日守卫,但他们的数量却是有增无减。布洛克斯已不见踪影,但德鲁伊根本没时间去多想这个兽人。

  ?伊瑟拉歪斜着身子飞来飞去,躲过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但玛法里奥明白她不可能一直这样保护他们。尽管他和伊利丹多次想用恶魔之魂攻击传送门,却总是徒劳无功。

  突然,他明白了过来。玛法里奥望着弟弟包起的眼窝,说:“我们都错了!我们现在是在用圆盘增强我们的魔法!”

  “当然!”伊利丹厉声道。瞬间他们眼前的景象又回到了艾萨琳,只见伊利丹一剑刺穿了一个恶魔守卫的肚腹。“不这样,还能怎么使用圆盘?”

  场景又闪回到永恒之井上布满恶魔的空中。德鲁伊望着死亡之翼创造的邪恶之物。他不情愿地建议道:“恶魔之魂还是这里魔法的一部分!我们不应该借用圆盘的力量,而应该给它力量!我们要融入圆盘,而不是拿它像刀剑和战斧一样使用!”

  伊利丹刚要开口辩驳,又马上住嘴。他觉得哥哥说得有道理。

  玛法里奥眼前的景象又变成艾萨琳。他突然感到这群恶魔中又出现了一股力量,它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向他们兄弟俩和泰兰德身处的废墟奔来。它身上发出熟悉的邪气……还有阵阵恶臭。

  “小心萨特!”

  这些山羊模样的怪物从其他恶魔头顶跳过,这些曾经是暗夜精灵的家伙已经准备好魔咒。他们疯狂地大笑,一些竟然发出咩咩的怪叫。

  就在这些可怕的家伙向三人汇聚的时候,玛法里奥发现自己又回到伊瑟拉的身上。不停地两地移位分散了他很多精力,他担心他和弟弟若是一直这样身处两地的话,他们的法力会很快消耗殆尽。

  “跟我来,伊利丹!快!”

  虽然心里还恨哥哥,但伊利丹毫不犹豫照他做了。两人的意识结合在一起,几乎融为一体。玛法里奥感觉到弟弟想使自己成为卡利姆多的英雄的不成熟计划,还意识到蛊惑他将圆盘据为己有的上古之神曾利用伊利丹的骄傲自大将他们的魔咒加入到魔法矩阵中。

  他已经忘记“上古之神”,但他们却没有放弃努力。萨格拉斯的传送门仍然能给他们带来自由。德鲁伊愈发明白要摧毁入口,他们只能借用恶魔之魂的力量。

  准备好!他对伊利丹命令道。

  玛法里奥呼唤卡利姆多的内在的能量,他就是借用这个能量打败了恶毒的瓦罗森。此刻他必须要求他们作出更大的牺牲。这要远大于他用来拯救巨龙的力量,就像德鲁伊曾天真地救过克拉苏斯和克莱奥斯特拉兹。对他珍爱的世界索取如此巨大的力量,德鲁伊可能会使他的家园经受燃烧军团密谋好的命运。

  在他召唤卡利姆多再次赐予他力量的同时,他发现伊利丹正在吸收永恒之井的力量。只要兄弟俩都积聚足够大的力量,两人就可以把两股力量融为一体,将其注入恶魔之魂里。

  在玛法里奥和伊利丹将他们的魔法与圆盘里的魔法混在一起的时候,两人的身体都不由一震。德鲁伊瞬间又回到艾萨琳……一个萨特正向泰兰德扑去。德鲁伊不顾个人的安危,用一片锯齿状的叶子变成的宝剑猛地砍向那个长角的家伙。萨特脑袋立刻分家,掉在地上滚开去——

  玛法里奥又将意念调回到湖上的自己。他咬紧牙关,猛地将自己的意念挤进恶魔之魂里。

 

  他和伊利丹与圆盘融为一体。他们就是恶魔之魂……

  恶魔如潮水般向他涌去,想置他于死地。

  “都给我来吧!”布洛克斯大声咆哮,随手劈死靠近他的恶魔,一脚踢开被他砍掉的恶魔的胳膊。他已经杀死了很多恶魔,脚下尸体堆积如山。头发灰白的兽人战士身上已浸满自己的鲜血,但他却感到自己充满了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力量。

  布洛克斯孤军奋战着,一股混乱的狂暴力量围在他的四周,空气中弥漫着燃烧军团的疯狂气息。这里似乎没有地面,也没有天空,只是充满了狂暴的色彩漩涡和难以驾驭的能量。要不是全神贯注于对手,兽人恐怕现在已被逼疯了。

  他的身后,传送门燃起了熊熊火焰,充满了邪恶的力量。绿色火焰就像恶魔一样跳动着,燃烧军团像飞蛾一般向冒着火焰的入口冲去。布洛克斯还以为自己进入传送门之后不久就会被击倒,但事实上他不仅没有死,而且还阻止了一大片恶魔靠近入口。

  年迈的兽人战士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但他希望自己能坚持到传送门毁灭为止。带有魔法的战斧使他具有一定优势,布洛克斯充分利用了这个优势。如果他精疲力竭、没有体力的话,这把武器则没有那么大的用处了。

  兽人右侧有个黑影在移动,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本能地侧身转向黑影——

  紧接着,兽人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连续击中,相比之下,面前恶魔大军的力量则不算什么。布洛克斯的一侧肩膀已经裂开,他感到有几根肋条断裂,落入肚中。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传遍了他的全身。

  他挣扎着要站起来,但老战士随即又被重重击倒。他的双腿已被碾碎,下巴右侧也已断裂。布洛克斯尝到了自己的鲜血,这个滋味他并不陌生。他一只眼睛一片乌青,已无法睁开,而他一只手还紧紧攥着战斧。

  布洛克斯使出最后的力气,猛地向前砍去,希望能砍中攻击他的敌人。

  斧刃当啷一声击中一物,布洛克斯心中顿时充满希望。但随后传来的厉声尖叫使身负重伤的兽人明白他击中的只是一头迫不及待扑向他的地狱兽。

  真是令人惋惜……

  这时,对面传来了隆隆的声音,这声音阴森恐怖,在他耳边轰鸣,没有丝毫怜悯之情。一个巨大的黑影笼罩在兽人身上。

  如此高超的能力用于杀戮,真是令人惋惜……

  布洛克斯硬撑着发出一声狂吼,挣扎着坐直了身体。战斧旋转着从他手中飞了出去。

  这一次,他知道击中的不再是地狱兽了。

  接着又传来一声震天的怒吼,兽人的耳膜顿时被震破了。透过一只还能睁开的眼睛,布洛克斯看到一个硕大无比的身躯,头上长角,外面披着一件黑色的铠甲,由熔化的金属所铸,他的头发和胡须浓密无比,像是狂舞的火焰。兽人辨认不出巨人的面容,但他能感觉到那恶魔既完美,又恐怖。

  这时,巨人举起一只胳膊,手里握着一柄带有邪气的长剑,上半段剑刃已然断裂,剩下的剑刃呈锯齿状,不过仍然可用来杀人。

  这时兽人张开满是碎牙的嘴巴,吟唱起死亡的哀歌。

  锯齿状的剑刃猛一下子刺穿了兽人的身体,穿透了他的脊背。布洛克斯的身体猛烈地抖了几下,眼睛里的光慢慢暗了下去。战斧从他无力的手中滑落。

  兽人发出一声叹息,终于可以加入到故去的战友中了。

  “他们人多势众!”罗宁大叫。

  “我们必须尽力顶住!必须给玛法里奥争取时间!”克拉苏斯在阿莱克斯塔萨的背上应道。

  “他能行吗?”

  “他是卡利姆多的一部分!他一定能行!他成功的希望最大!相信我!”

  罗宁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随即又施展起魔法把十多个恶魔送进了地狱。

  皇宫内外声音不断。女皇艾萨拉已经没有耐心。为了把自己最漂亮的一面呈现给萨格拉斯,光中之光穿着一件她最华丽的衣服,大步走进大厅,身后跟着一帮恶魔警卫。她经过的时候,精灵哨兵无不紧张不安地立正站好。

  “法斯琪!法斯琪女士!”

  侍女总管急急忙忙从对面赶了过来,快到跟前的时候身体随即俯卧于地:“是的,主人!卑臣已到!”

  “你要回答我的问题,法斯琪!你说过一切正常,但现在皇宫内外都是乱糟糟的。我脑子乱成一团!我希望一切都恢复正常,明白了吗?否则我们的萨格拉斯大人会怎么想?”

  法斯琪的脸部始终对着精美的大理石地面,每一块大理石都映衬出艾萨拉优美的侧面。“我只是个卑贱的仆人,光中之光!我试过去找玛诺洛斯打探一些最新的消息,但他命令我离开,还恐吓说不然就活剥我的皮!”

  “太粗野了!”艾萨拉说着朝上层精灵和恶魔们工作的塔楼方向望去,“我倒想瞧瞧他有多厉害!跟我来,法斯琪!”

  女皇带着一帮焦虑不安的随从,一路走了过去。她通常都会叫上其他侍从,制造一些声势,但这一次却没有这么做,这说明她确实有些恼火。

  在塔楼门口,两个恶魔首位和两只地狱兽拦住了她的去路。“给我退到一旁!我命令你们!”

  地狱兽低声呜咽着,显然想要照她说的做,但两个面目可憎的战士则傲慢地摇了摇头。

  艾萨拉回头望着随她而来的恶魔警卫,对他们露出了微笑,接着下令道:“让这些家伙从我眼前消失。”

  二话不说,她的警卫上前与他们的战友扭打起来。他们跟随女皇久了,也被她的魔力同化了。两个挡路的恶魔势单力薄,很快就倒向一旁,地狱兽也跟着倒下。她手下一个警卫在扭打中丧命,但区区一个警卫的性命与艾萨拉的欲望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在尸体被清理干净之后,女皇向前走去。法斯琪打开了大门,接着就溜到艾萨拉身后。

  密室里一派忙碌的景象。在恶毒的玛诺洛斯的监视下,法师们疯狂地工作着,各个都是大汗淋漓,形如枯槁。萨特、艾瑞达和恐惧魔王也拼命地施展魔法,魔法的目标显然是宫殿之外的地方。

  法师们已经承受了极大的压力,但艾萨拉还是径直走向玛诺洛斯。玛诺洛斯也是满头大汗,起初没注意到她的存在,女皇对他的怠慢态度几乎难以容忍。

  “玛诺洛斯大人,”她冷冷说道,“我对萨格拉斯到来之前这种混乱无序的情况深感失望——”

  他猛地转向她,蛤蟆一般的脸上充满了对她的鲁莽无礼的震惊:“小东西,你最好现在就离开这里!我已忍无可忍了!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敢打扰我,我应该撕下你的脑袋,喝干你的血!”

  艾萨拉一言不发,只是傲慢地瞪着恶魔。

 

  玛诺洛斯嘴里发出嘶嘶声,一只肉嘟嘟的手向她伸去。他的意思十分明确:他已经不再需要这个暗夜精灵了。

  但还未等抓住她,玛诺洛斯突然有些犹豫。不是因为他突然想到萨格拉斯也许还想让这个银发女皇活着,而是他感到一股仅次于他主人和阿克蒙德的巨大力量。要是真的动手,这个恶魔会发现杀死女皇还不如勒死自己更容易些。

  他退了一步,女皇的法力不容小觑,他心里顿时不安起来,传送门现在也面临着很大的危险,这让他不知如何是好。

  “看在萨格拉斯大人的份上,”艾萨拉仪态威严地说,“我饶你不死……下不为例。”

  为了掩盖自己的不安,玛诺洛斯迅速扭头看向别处:“我没时间听你说这些!必须先保护好传送门……”

  女皇双眉一皱:“传送门有危险?怎么回事?”

  玛诺洛斯两排蜡黄的尖牙咬在一起,厉声道:“要不是因为几个暴徒的狂暴举动!一切都会顺利进行……只是决不能再让人侵扰!”

  艾萨拉噘起了嘴,对他咄咄逼人的口吻表示不满,但还是觉得他说得有道理。“那好吧,玛诺洛斯大人!我要打道回府了……不过我希望这件事能迅速解决,确保萨格拉斯来到我身边。这里没我们的事了,法斯琪。”

  暗夜精灵女皇雍容华贵地离开了塔楼。玛诺洛斯扭头望着她走出大门,渐渐远去,眼神里仍然带有疑惑。玛诺洛斯猛地回过神来,立刻转身继续做手上的事情。他会严惩造反者,传送门也会一直为燃烧军团的首领打开。他已经感到萨格拉斯就在入口附近,尽管德鲁伊和他朋友盗走了黑龙的圆盘,传送门还是打开了。

  很快……用不着多久了……

  玛法里奥和伊利丹仍然与废墟中的恶魔们进行着殊死搏斗。与此同时,两人继续融入到圆盘里。伊利丹想要立刻就将圆盘的全部力量发挥出来,还好被玛法里奥及时制止了。就算时间十分宝贵,此事还是要小心为之。

  终于……他们准备就绪,随时可以攻击了。

  就在要施展魔法的时候,玛法里奥忽然感到一股巨大的邪恶力量侵入了他的脑中,这股力量并不是发自萨格拉斯。几个声音在他头脑中耳语不停,许诺给他一切:他可以统治卡利姆多,泰兰德作他的皇后,燃烧军团归他统治,所有人都会向他俯首称臣。要实现这么多愿望,他只需对他要施念的咒语做出一点儿小小的改变就可以。

  德鲁伊拼命想把这些声音从脑海里挤出去,他知道对他说话的人的真正意图。他顶住压力,终于施念了那个咒语——

  蛊惑玛法里奥的声音对伊利丹产生了效果,伊利丹有些蠢蠢欲动了。德鲁伊战胜了那些蛊惑性的话语,伊利丹却上了他们的当。

  伊利丹!玛法里奥的意念立刻冲向弟弟,就好像打了他身体一下。他感到控制伊利丹的黑暗势力随即消散了。他的弟弟大口喘着气……

  我不会再受那些力量的诱惑了,伊利丹片刻之后向他保证。

  虽然有些半信半疑,玛法里奥已管不了那么多。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恶魔首领还没有穿过入口,这简直让人不敢相信。上古之神虽已被击退,但倘若传送门一直打开的话,玛法里奥相信萨格拉斯仍然有机会进入凡间。

  如果那样的话卡利姆多会遭受何等命运!玛法里奥立刻施念了最后的咒语。不管造成什么后果,与魔头走进来相比这也是微不足道。

  空中突然死一般的寂静,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悄无声息。风止了,连翻腾不息的永恒之井也不再有任何声响。

  就在这时……一声狂吼响彻永恒之井、艾萨琳,乃至整个卡利姆多大陆。玛法里奥身后突然涌起一股飓风,幸好伊瑟拉及时躲过。大风狂暴地刮着,猛烈程度不亚于德鲁伊之前看到过的任何飓风。其他飞龙一不留心,被风刮得在空中乱飞,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们随后就又恢复了平衡,好像大风突然消失了一样。

  末日守卫及其同类却难逃一劫。这些长着翅膀的恶魔在空中不由自主地乱飞,根本拿可怕的飓风没办法。几个恶魔猛地撞在一起,头骨四裂,四肢折断,许多恶魔就这样命丧黄泉。但在强风之中,他们的尸体并没有向下坠落,而是在湖面上方飞速旋转,好似表演某种恐怖舞蹈一样。

  风速一下子增强了十倍,接着一百倍,但对众巨龙而言,这猛烈的飓风就好似微风一般,并不可怕。对他们的敌人来说,情况则另当别论,他们已经乱成一团。数以千计的末日守卫在空中不停地旋转着……最后一个不剩地被无情地吸入传送门里。

  那些一息尚存的恶魔不住地高声哀嚎,惊声尖叫,痛苦地猛咬牙齿,但他们就像风暴中的尘土一样无力抗拒。凶恶的战士从四面八方径直坠入传送门里,而他们的同胞却在另一个世界里正等着跨进卡利姆多。

  “起作用了!”伊利丹叫道,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起作用了!”

  玛法里奥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因为他感到有股力量正在抵抗他的咒语。抵抗他的人究竟是燃烧军团首领,还是上古之神,他也说不清楚。德鲁伊只知道如果他稍有闪失,一切努力都将化为泡影,他所生活的世界也就随之而去。

  怪异的飓风不断增强,将高空中的恶魔统统吸向永恒之井中央的漩涡。转眼工夫,空中的恶魔已经被清理得干干净净,而大风的强度却丝毫不减。

  身体同处两地的玛法里奥惊异地发现聚集在他和弟弟以及泰兰德周围的一群恶魔都放慢了脚步,显得惊慌失措。身材高大的恶魔守卫和凶狠的地狱兽纷纷抓住地面。一个凶残的地狱火先前还奋力向三人迈了两步,而这时连这个巨型恶魔都止步不前了。

  先是一头地狱兽飞向了空中,它的四肢和尾巴猛烈摆动着,发出阵阵呜咽,随即消失在永恒之井的上空。

  又有一头地狱兽跟着飞走,跟着几个硕大的恶魔战士也飞上了天。就在这时,水坝裂开一个大口子,几十个恶魔顷刻间涌入空中。他们持续不断地在黑色水面上方漂浮,玛法里奥发现他们的身体渐渐变成液体,最后连身体都看不见了。

  他突然感到一阵晕眩,暗夜精灵快要控制不住这个魔法了。艾萨琳从他视线里消失了。玛法里奥猛地扭向一侧,看到伊利丹也已经不在身边。他仍能感到自己和弟弟之间的精神链接,但这链接变得十分微弱。

  德鲁伊继续全神贯注。他感到整个世界的自然力量充盈着他的身体。大树、绿草、岩石、各种动物……所有的生物都牺牲了自己身体一部分,赐给他需要的力量。玛法里奥模糊地意识到他要做事情的难度远远超出塞纳留斯教给他的技艺,远远超出自己以前做的任何事情。伊利丹的法力也仍然与他的法力混在一起,增加他的力量。

  他蓦地大叫一声,似有千百枚针刺入他的脑中。毫无疑问,萨格拉斯向他发起了进攻。恶魔首领的力量充满了他的体内,试图从德鲁伊体内把他毁灭。

  玛法里奥绷紧身体,竭力消除身上的痛感。卡利姆多仍在赐予他力量,全力支持他。这个世界将自己的命运和未来托付给了玛法里奥。他现在要守护整个世界,肩上的担子要比塞纳留斯和玛洛恩,甚至守护巨龙还要重。他一人挑起了整个重担。

  单枪匹马……对付燃烧军团和上古之神。

  “快干活,没用的家伙!”玛诺洛斯对着法师和恶魔们厉声咆哮,“再卖力一些!”

  一个上层精灵突然倒在地上。跟其他人一样,他累得只剩皮包骨头。曾经华贵奢侈的长袍穿在他身上就像颜色鲜艳的寿衣一般。他不住地咳嗽,突然发现巨大的黑影笼罩着他,但为时已晚。

  “玛诺洛斯大人!求求你,我只是想——”

  这恶魔一手抓住他的脑袋,狠狠地将其捏碎,鲜红的脑浆撒了一地。玛诺洛斯左右摆动死去的法师,想要杀一儆百,吓唬其他蜷缩的暗夜精灵和巫师。“给我干活!”

  虽已累得皮包骨头,法师们只能更加卖命地施展魔法。即使这样,玛诺洛斯还是无法满足。他一把将那可怕的尸体扔到一边,来到魔法矩阵中。要想让魔法起作用,没他不行。

  就在将前面的精灵推到一边时,他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玛诺洛斯的行动开始变得迟缓,他向一个艾瑞达望去,发现巫师身上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暗夜精灵们似乎没受到很大影响,但他们的动作也是越来越慢。

  “发生——了——什么?”他自言自语。

  玛诺洛斯的尾巴重重地击打着地板,试图回到魔法矩阵中。就在他抬起浸满鲜血的大手的时候,他的眼睛突然瞪得很圆。他长满鳞片的毛皮这时已变得透明。恶魔能清楚看到自己体内的肌肉和骨头,显得不再真实。

  “不可能!”带翼的巨魔声音隆隆道,“绝不可能!”

  正对着永恒之井的塔楼的墙体这时突然坍塌,向空中飞去。

  一股巨大的力量用力拽着地面这些恶魔。那些离锯齿状裂口最近的恶魔几乎是跟着巨大的石块一起飞向乌黑的湖水上空,转眼间就消失在远方。披着沉重铠甲的恶魔战士就像羽毛一般被卷进空中。

  魔法矩阵已土崩瓦解。剩下的暗夜精灵虽然十分畏惧玛诺洛斯,但大祸临头,还是纷纷落荒而逃。艾瑞达的身体已达到极限,他也想与法师们一起逃走,却难逃厄运,像恶魔守卫一样也被卷进猛烈的飓风中。伴着阵阵嚎叫,艾瑞达巫师消失在湖中央的黑洞里。

  最后就剩下玛诺洛斯一个人。在他惊人的力气和庞大的身体的帮助下,玛诺洛斯竭力顶着飓风,留在地面上。玛诺洛斯凶残的眼睛审视着已崩溃的魔法矩阵,接着向中心走去。矩阵里剩下的魔法,再加上他自己的法力,足以为他造一道魔法护盾,躲过这次攻击。

  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玛诺洛斯硬是向前走去。一条树干一般的粗腿迈进了矩阵中,接着是另一条腿。他的双翼拼命地拍打着,给他前进的动力。恶魔的第三条腿也迈了进去……玛诺洛斯脸上掠过得意的笑,第四条腿也收了进去。

  他高举着利爪,召唤周围魔法矩阵的力量。尽管几乎无法移动双臂,但这个身体魁梧的恶魔还是做到了。

  这时,他身体四周形成了一圈绿色火焰。风中巨大的吸力蓦地消失了。玛诺洛斯转身面对坍塌的墙体,一阵狂笑。这飓风对付低等的恶魔也许没什么问题,但他是玛诺洛斯!剥皮者玛诺洛斯!毁灭者玛诺洛斯!萨格拉斯钦定的——

  正在这时,魔法护盾的火焰飘向坍塌的墙体……恶魔惊恐不已地看着魔法护盾竟然被吸走了。

  在他转身想要背对墙体的时候,飓风飞到了他那里。玛诺洛斯惊讶地发现自己随即就被扯离地面,向后飞去。巨魔猛地砸在坍塌的巨石上,他发出阵阵狂吼,墙上更多巨大的石块滚到了外面。

  玛诺洛斯还抱有一丝希望,他拼命地抓着地面。但他粗大的手指和笨重的爪子承受了太多的压力。他的指甲甚至在石头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划痕。最后他还是被扯进了空中。

  玛诺洛斯不停地咆哮,被拽向永恒之井的上空。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