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八章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八章

2012-07-08 19:53:56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布洛克斯虽是个普通的勇士,但他对战局的走势却洞若观火。战局对他们十分不利,这不是因为他们不能击败这些身披铠甲的敌人及其凶恶的坐骑,而是随着时间的过去,传送门已经趋于成形。漩涡的中央周围已经出现了一圈不祥的绿色光环。兽人对魔法还是略知一二,他明白这条通道很快就会变得坚固异常,任何邪恶力量都可以从中通过,不管是萨格拉斯,还是克拉苏斯提到的“上古之神”。

  忽然,一根带有倒钩的长矛从兽人头顶划过,擦破了他身上几处皮肤,但还没有对皮坚肉韧的兽人造成严重伤害。恶魔士兵挥舞着长矛,凶神恶煞般,驾着他的影子蝙蝠闪到一边,想要避开黄龙的利爪,伺机再次袭击绿皮兽人。

  不过黄龙还是抓住了这只影子蝙蝠。巨龙和蝙蝠扭打在一起,打乱了那个士兵的计划。他一剑刺去,没有刺中布洛克斯的肚腹,而是刺中了他的肩膀。布洛克斯一声怒吼,只见带有倒刺的矛头从肩头带下一大块肉。他忍着钻心的疼痛,竭力探过身去,一斧头将长矛劈成两半。

  那个士兵大骂了几句,拔出了身上的剑。布洛克斯不顾一切从座位上站起来,向敌人跳去。

  他以蹲伏的姿势落在蝙蝠身上,随手抓住蝙蝠的一只耳朵不让自己摔倒。兽人的惊人之举吓得暗夜精灵怔在那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兽人一手将战斧砸进敌人的胸膛。恶魔一个趔趄,从蝙蝠的背上摔了下去。

  布洛克斯鲁莽的行动也几乎要了他自己的性命。他本打算从蝙蝠的后背跳回巨龙身上,但没曾想蝙蝠身上十分光滑,他刚松开手,脚下便打滑,跟着士兵的尸体一起向蝙蝠身后滑去。

  布洛克斯望到了湖中不断强大的传送门。他感到了门里有股邪恶力量在不断膨胀——

  就在他从蝙蝠身上掉下的时候,一双爪子及时将他接住。耳边传来了罗宁的声音,“我们抓住你了,布洛克斯!”

  法师骑的红色巨龙的身体弯曲着,好让兽人爬到上面。罗宁向兽人伸出手,一把将头发灰白的战士拉到他的身后。

  “你刚才的行动对兽人来说也有些鲁莽,不是吗?”

  “也许吧,”布洛克斯答道,脑子里还想着传送门。虽然觉得自己很勇敢,但他还是庆幸自己没有掉进那个门里。他离那个门越远越好。

  突然,罗宁浑身都僵住了。“小心!又来了两个!”

  只见两只影子蝙蝠向他们飞来。罗宁准备施展魔法,一只手已发出耀眼的亮光。布洛克斯举起战斧,尽力帮助他们。他欢迎新对手的到来,因为它们能让他不再去想传送门。

  传送门和邪恶力量居然引起了兽人的恐惧。

  看到死亡之翼被圆盘周围的魔法震开,这使玛法里奥既是惊讶,又是沮丧。如果连黑龙都无法穿透这股黑暗魔法的话,那德鲁伊和他的同伴又能做些什么呢?

  玛法里奥根本没时间担心圆盘,因为就在此时一个蝙蝠怪兽突然落到了伊瑟拉的身上。蝙蝠一口咬进她的肩膀,绿龙顿时疼得不住咆哮。玛法里奥则滑向一边,躲开巨兽的身躯。

  突然,一把剑向他脑袋砍下,差点砍到他的耳朵。

  “狡猾的小傻瓜!”瓦罗森嘶嘶道,挥起了他的武器,再次猛刺过去,这一次在玛法里奥脸上划了一道伤口。瓦罗森收回手中的剑,准备再次出手。“接下去我就让你脑袋搬家!”

  德鲁伊猛将手探进口袋里。他知道自己要找什么,祈祷自己能如愿找到。他终于摸到了要找之物,心中顿时恢复了信心,他掏出了种子。

  瓦罗森卫队长调整了一下姿势,恶毒地大笑起来。这个残忍成性的精灵果然不愧是恶魔大军的手下。

  就在剑刃落下的时候,玛法里奥一把将种子抛向蝙蝠的嘴巴。

  蝙蝠怪物随即全身一阵抽搐。本来直指德鲁伊喉咙的剑锋,却只是在他锁骨上划下一道血红的浅痕。玛法里奥疼得哼了一声,但还是竭力保持平衡,留在了红龙身上。

  瓦罗森坐骑嘴里突然射出火焰的光芒。卫队长极力保持控制,但是无济于事。蝙蝠在空中上下乱飞,惨叫连连。

  不一会儿,这只蝙蝠全身猛地炸开,射出阵阵火焰。

  玛法里奥曾在战斗中利用过种子内在的热量。因为袋子里只剩几粒种子,他没有想过能将它用在这里,因为这类种子在这里可能派不上什么用场。只是因为那个影子蝙蝠恰好就在他们上面,这个暗夜精灵才确保种子能击中目标——敌人的喉咙。

  爆炸发出耀眼的亮光,玛法里奥只能看向别处。他听到瓦罗森在大叫,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随着最后一声哀嚎,烧得面目全非的怪兽从他们视线中消失了。

  玛法里奥大口喘着粗气,紧紧抓着伊瑟拉。绿龙根本帮不了德鲁伊什么忙,因为又有一只蝙蝠出现在她的视线内。德鲁伊死死地抓着绿龙,竭力恢复镇定。他感到伤口处一阵刺痛,一想到还没有得到圆盘他变得更加沮丧。

  突然,他的小腿一阵钻心的疼痛。玛法里奥疼得大叫,差一点就从上面掉下去,鲜血淌进他的靴子里。他不顾一切地向攻击他的人踢去,他满是泪水的眼睛望向小腿和攻击他的人。

  只见瓦罗森紧紧抓着伊瑟拉身体后面。这个满脸伤疤的军官抓着龙鳞向上爬去,嘴里还哼哼作响。瓦罗森嘴里紧咬着一把弯曲的匕首,它就是造成玛法里奥新痛的元凶。玛法里奥腿上的鲜血滴落到卫队长尖下巴上,他竟然没有发现。

  瓦罗森的坐骑从空中坠下后,他是如何抓住伊瑟拉的,玛法里奥并不知道,但他又一次低估了这个军官的能力。他又拼命向对方踢去,但卫队长轻松躲了过去。在伊瑟拉与蝙蝠怪兽打斗的时候,玛法里奥只能抓住绿龙不放,而久经沙场的瓦罗森则老练地向他的敌人爬去。他眯起眼睛打量玛法里奥,就像看着一个等待屠宰的动物。

  德鲁伊伸手探向囊中,与此同时,瓦罗森左手伸了上来。

  “啊!”一道红色闪光让玛法里奥睁不开双眼。他这才想起卫队长还是略懂一些魔法。但为时已晚,卫队长施加的魔法虽不足以构成真正的威胁,却足以使不加防备的敌人最终丢掉性命。

  玛法里奥举起另一只手,想要挡住敌人的进攻。这时,一个笨重带有金属光泽的身体向他扑去,那是瓦罗森的身体。德鲁伊都能感觉到对方呼出的热乎乎的气息。

  “光中之光会为此重赏我的!”卫队长狂妄地大叫,“玛诺洛斯遭你算计!阿克蒙德也被你欺骗!你这样一个枯燥乏味的人竟然比他们还要狡猾!他们可是萨格拉斯大人手下的指挥官!哼!杀了你我不仅会受到女皇的宠幸,还会受到萨格拉斯的青睐!我将会成为瓦罗森大人!”

  “萨格拉斯是要毁灭卡利姆多,而不是重塑卡利姆多!”玛法里奥厉声说道,想让他的敌人恢复理智。

  “当然!我早就认识到这点了!哼!我为什么要在乎这一小块陆地?只要能为女皇效力,在她的名义下统领大军,我才不管自己在哪儿!说不定萨格拉斯还会封我做他的最高指挥官!为了这个目标,以及艾萨拉的宠幸,我很高兴看到卡利姆多化为废墟!”

  ?瓦罗森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玛法里奥顿时义愤填膺,愤恨自己的同胞竟能如此开心谈论一切事情的毁灭,特别是孕育他们生命的这个世界。这与塞纳留斯教给他的知识和玛法里奥自己的信仰背道而驰。

  “卡利姆多是我们的生命,我们存在的根本!”德鲁伊高声叫道,他心中的怒火愈发不可遏制,“我们是她的一部分,就像大树、湖泊和岩石一样。我们是她的孩子!你这是在屠杀养育了我们的母亲!”他说话的时候额头突然开始发光。

  “你是个可怜虫!我们只不过住在一块小石头上,这样的石头还有很多很多!卡利姆多什么也不是!借助燃烧大军和我的女皇,我将穿越数以千计的世界,所有这些世界都将被我们的铁蹄踏破!力量,德鲁伊!力量是我的生命,你懂吗?”瓦罗森说着,将拿着匕首的手从玛法里奥的手里挣脱出来,“如果卡利姆多即将毁灭的事实让你如此烦恼,那让我送你到来世去迎接第一抹阴影!”

  玛法里奥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他眼睛燃着怒火,狠狠地盯着瓦罗森。“你不是想要力量吗?那就感受一下你要背叛的世界的力量吧,卫队长!”

  一股力量就像鲜血一样自然流遍德鲁伊全身。他感到力量源源不断地冲入体内……力量是来自卡利姆多。卡利姆多本身并不具有意识,但这个世界充满了生命,终于通过玛法里奥对敌人进行反击。

  德鲁伊体内突然射出一股蓝光,射向瓦罗森的胸上。

 

  瓦罗森发出一声惨叫,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击向空中,匕首从手中脱落。卫队长无助地向永恒之井的高空飞去。此刻这股蓝光不仅是照在瓦罗森的身上,而且还从他体内穿过。他的血肉、他的器官,以及他的骨架在他发着光的铠甲之下一目了然。瓦罗森发出厉声尖叫,他脑袋上的皮肤已经透明发亮,头骨清晰可见。

  瓦罗森早已把卡利姆多的一切抛弃了……此刻通过玛法里奥,卡利姆多将他整个人抛弃了。卫队长周身仍然笼罩在蓝光之中,这道光在永恒之井的上空形成一道弧线,朝着下面巨大漩涡中央坠去,随后就立刻消失了。

  就像地狱火突袭苏拉玛城的人民一样,瓦罗森的身体残骸一头扎向不断加固的传送门中。

  涌入玛法里奥体内的力量也随即消失了。他有几分失落感,但同时也欣慰这个世界还没有变得毫无还手之力。他仍然悬在伊瑟拉的背上,低头向瓦罗森坠落的地方望去。

  “让我们看看燃烧军团首领现在是否还会奖赏你,卫队长……”

  突然,绿龙一阵摇晃差点使他也跟着瓦罗森掉了下去。尽管伊瑟拉已经将一只蝙蝠喉咙撕破,但另一只蝙蝠却在撕扯着她的翅膀。

  玛法里奥奋力坐稳身体,然后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一点儿他早已配好的药膏。药膏是用精选的药草加工而成,虽然德鲁伊曾在战场上试过这种药膏,但它的药性是否能帮助伊瑟拉这样一条巨龙,他心里没底。

  在玛法里奥将药膏涂到她翅膀的根部之后,他惊讶地发现药效要远比他想像的好。在他将微量的药膏摸上之后,药力很快传遍了整只翅膀。伊瑟拉翅膀上的裂口迅速愈合,完好如初,连一道伤疤也没留下。

  “我感到自己又充满活力!”梦幻之王咆哮道,随手将一个蝙蝠撕成碎片。伊瑟拉将脑袋转向玛法里奥。尽管眼皮闭着,他能感觉到她在深情地望着他。“塞纳留斯教给你很多东西——”她突然打住了话头,猛地睁开眼睛,但随即又闭上了,“但这也许主要是由于你与自然的联系的关系。是的,确实是这样……”

  德鲁伊注意到伊瑟拉迅速瞥了一眼他的额头,而没有看他的眼睛。他将手伸了上去……发现额头上的凸起现在已经有三英寸长了。

  他头上像他老师一样长出鹿角。

  还未等他细想,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声音甚至压过了风暴的巨响。

  死亡之翼从风暴云层中坠落下来。

  黑色巨龙又一次向无法穿越的魔法冲去。他的身体不断迸发出烈火,因为铠甲还没有将身上的裂缝完全封好。他眼睛圆睁,满是怒火地冲向恶魔之魂,速度之快,玛法里奥看得目瞪口呆。

  圆盘周围的空气突然劈啪作响,黄色和红色的强光频频闪现,警示外人黑龙被盗的杰作上附着的力量。玛法里奥感到又有新的力量在起作用,这股力量渗透在魔法矩阵中,以增强对恶魔之魂的保护。

  ?死亡之翼迎头撞向矩阵。他四周的空气随即一阵爆炸,放出狂暴的力量,死亡之翼的身体和鳞片已燃起熊熊火焰,但他仍然勇往直前。面对一浪又一浪巨大的抵抗力量,他不屑地发出狂吼。他与圆盘的距离越来越近,他的嘴巴也极度扭曲,疯狂大笑起来。

  “没有力量可以阻挡他的狂热……”伊瑟拉惊异地看着黑色巨龙,说道。

  “你认为他会成功吗?”

  “问题是……我们是否希望他成功?”

  黑龙身上已是千疮百孔,大片的鳞片从他的身体上脱落。劈啪作响的闪电此刻都向巨龙射去,不断地烧灼着他的身体。死亡之翼在如此强攻之下,偶尔会有些畏缩,但他前进的速度却丝毫不减。

  一条红龙从玛法里奥身边飞过,他看到罗宁和布洛克斯骑在上面。法师借助魔法放声大叫:“克拉苏斯通知我们做好准备!他认为死亡之翼也许能够穿破魔法!如果真的发生了,我们要准备好迎击黑龙!”

  “死亡之翼……”伊瑟拉喃喃道,“看到他现在的样子,这个名字是再合适不过了……”她接着转向罗宁,叫道:“我们会准备好的!”

  他们必须齐心协力,迅速出击。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只不过这比他们自己穿越魔法,夺走圆盘好一点儿。玛法里奥不喜欢这种不确定的感觉,但他会尽可能将卡利姆多的力量召唤到自己身上。

  想到这可能是他爱的所有人的最后希望,他本能地想起了泰兰德,却没想起伊利丹。他很想对她再说一句话,想知道她是否还活着……即使他死在这里。

  是玛法里奥吗?

  听到这个声音,德鲁伊差一点从伊瑟拉的背上摔下。他起初以为脑中这个声音只是幻觉,也可能是他们斗争的黑暗势力的阴险伎俩,但玛法里奥后来感到这不是别人,正是泰兰德,她正试着与他联系。

  他想起在他不能回到自己身体的时候,她是如何帮他把意识召唤回来。她与德鲁伊之间的链接要远比想像的厉害,就在他回想的工夫,玛法里奥感到她也注意到了这点。

  玛法里奥!她不停唤着他的名字,声音中充满了希望。噢,玛法里奥!就是你!

  泰兰德!你还活着!你没有——他们是否——

  女祭司很快作出了回应,安慰他,月亮女神一直保护我,真心感谢她,后来想回到大部队的上层精灵将我救了出来!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听我说!你的弟弟——

  我弟弟……她刚一提到伊利丹,德鲁伊立刻感到泰兰德周围还存在一个与他十分相似的人。泰兰德和他之间的距离很近,实际上两人就站在一起。

  哥哥——伊利丹开始唤道。

  是你!突然有股力量在玛法里奥心中暗涌,尽管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忍住,但德鲁伊还是难以遏制这种力量的爆发。

  玛法里奥!泰兰德伤心地唤道,不要!你会杀了他的!

  他并不知道自己对伊利丹做了什么,但玛法里奥集中自己的意念,努力收回他放出的力量。让他宽慰的是,他感到伊利丹很快恢复了常态。

  从来……从来也不知道你还有这么一手……哥哥……尽管带有伊利丹一贯的傲慢口味,他惊异的发现自己曾感到虚弱的弟弟现在已不虚弱。

  伊利丹,你做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如果我们都活下来,我会接受对我的控告的……

  他的话不无道理。如果两人一起死去,责怪伊利丹还有何意义?玛法里奥这才意识到自己已将许多宝贵的力量浪费在弟弟身上。

  不再去想伊利丹,德鲁伊又一次与泰兰德建立了链接。你没事吧?他没伤害你吧?

  没有,玛法里奥。我以艾露恩的名义发誓……我们现在藏在永恒之井附近一处废墟里,根本不敢施展魔法!这里到处都是恶魔玛诺洛斯的士兵。虽然伊利丹施用了魔法,我也不停地祈祷,但我怀疑他们一定发现了我们的存在……

  他急着想赶到她身边,但这一次还是不可能。玛法里奥咒骂了几句。如果我们能够——

  还未等他说完,死亡之翼突然发出一声毛骨悚然的狂吼。黑龙发出的狂暴的力量打断了他与泰兰德和伊利丹之间的精神链接,玛法里奥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

  眼前这条巨龙遭受折磨,让人难以置信,但他对目标的追求近似疯狂,身体的痛苦并不能把他吓倒。一些封在黑龙身上的铠甲快要化为残渣,他身体一些地方的鳞片已经掉光。露在外面的则是他身上的肉,或已烧焦,或被剥开,巨龙的翅膀已有多处伤口。令玛法里奥感到惊诧的是,疯癫的大地守卫竟然还能在空中飞翔。死亡之翼的爪子变得十分粗糙,磨损得厉害,仿佛他一直在刮某个坚韧的物体。

  这时,玛法里奥看到黑龙已经离圆盘近在咫尺。

  “天哪!”伊瑟拉吼道,“没有东西可以挡住他!”

  德鲁伊默默地点点头,接着意识到她的话是多么可怕。看起来死亡之翼任何时候都可能完成这项无法完成的任务……然后想要从他手里盗走圆盘的人就会做出同样可怕的事情。

  走开……走开……那些曾鼓励黑龙做一切他要做的事情的声音命令道。现在他们像其他恶魔一样证明自己是靠不住的。毫无疑问,耐萨里奥除了自己谁也不信。

  “我会得到它的!恶魔之魂只属于我!不属于其他任何人!”

 

  他感到他们被他的叛逆激怒了。他们疯狂地攻击他的大脑,还借用其他手段,例如加强燃烧军团对抗他的魔咒。黑龙从未受过这么多的痛苦,但这些痛苦都是值得的。他只是一点一点向前挪动,仍然在接近目标。圆盘几乎就在眼前。

  走开……他们不断重复道。走开……

  除了愤怒,耐萨里奥感到他们的声音中出现了不安的情绪,甚至还带有几分恐惧。那些声音也知道他几乎就要拿到他的杰作。也许他们明白当圆盘回到他手里的时候,他会在惩罚别人的时候也不放过他们。

  突然,另一个力量开始发挥更大的作用。恶魔首领从他的地盘里发出巨大的力量,加强了魔法矩阵周围恐怖的力量。耐萨里奥又是一次咆哮,与他现在的痛苦相比,他之前遭受的痛苦简直算不上什么。

  但不管怎样,这只是使他继续前进。巨龙咧了一下嘴,嘲笑那些想要阻止他的家伙。他发出一阵狂笑,奋力向圆盘靠近。

  “它是我的!”他得意地吼道,“是我的!”

  他的巨爪抓起了恶魔之魂。

  “机会来了!”克拉苏斯通知阿莱克斯塔萨。“时机到了,如果我们还想——”

  似乎整个世界都爆炸了。

  至少在克拉苏斯看来是这个样子。克拉苏斯眼前充满了各种色彩。他听到阿莱克斯塔萨惊异地发出阵阵狂吼。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到他们身上。克拉苏斯竭力想抓住他的女王,但这股巨大的冲力对这个凡人的身体来说难以承受。

  他被甩了出去。

  很多东西从他身边急速飞过。其中就有一只惊声尖叫、身上已烧焦的影子蝙蝠。

  他还看到一个小巧的身体,可能是蝙蝠身上的士兵,也可能是他自己的战友。还看到几片龙鳞,上面的颜色已经烧掉。

  克拉苏斯的身体在空中不住地翻滚,他试着施念咒语使自己停住,但还是无法减慢速度。

  我们失败了!他不住地想着。一切都完了!

  这时,一只巨爪接住了他,他听到阿莱克斯塔萨嘶哑的声音喊道:“他做到了!他做到了!”

  睁着含泪的双眼,法师终于望见了死亡之翼和恶魔之魂。

  黑龙发出一声震天巨吼,将圆盘从魔法矩阵中扯了下来。死亡之翼的身体已是火光熊熊,令克拉苏斯惊诧的是一个像守护巨龙这么强大的家伙竟然在遭受如此伤害后还能幸存下来。巨龙将他所造之物高高举起,忍着剧痛,得意地高声大笑。

  就在这时,从永恒之井深处,一股黑色力量倏地射了出来,迎头击中死亡之翼。

  黑龙被击中后,身体完全飞了出去,在巨大的力量之下,穿过了巨大的永恒之井以外的地方。死亡之翼身体不断在空中翻滚,渐渐消失在视线之外的云层中……

  恶魔之魂从他手中脱落,飞速坠向巨大漩涡。

  “我们必须在萨格拉斯或上古之神将其重置于传送门矩阵之前控制局面!圆盘上虽有死亡之翼的咒语,但我还是能拿到它,起码足以实现我们的目的!但前提是我们必须靠近它!”

  “我一定尽力帮你……”阿莱克斯塔萨喘着粗气道。

  就在那个时候,克拉苏斯才发现他的女王身上已经被疯狂的死亡之翼放出的魔法烧得很严重。生命之王几乎无法在空中飞翔。

  突然一条巨龙从他们身边飞过,那是一条眼熟的绿色巨龙,上面骑着一个独一无二的暗夜精灵。

  “玛法里奥……”克拉苏斯低声道,发现德鲁伊的头上长出一对不大的鹿角,与他老师有些相似。“是的,应该由他完成这个任务……”

  其他人也纷纷行动了起来。阿莱克斯塔萨虽已是伤痕累累,但速度却丝毫不减,克拉苏斯的右侧出现了骑在红色雄龙上的罗宁和布洛克斯。黄色雌龙也跟着飞来,没有载人,她只能在一旁看着别人行动。

  玛法里奥向直线下落的圆盘追去,身后留下了一道明亮的金色痕迹。克拉苏斯看到德鲁伊摊开了手掌……一把将那个邪恶之物抓在手里,随即将其紧紧攥在胸前。

  这时,传送门里突然传来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巨吼,吓得魔法师心里发毛。他向身下望去,惊惧地盯着湖中央可怕的绿色风暴。

  传送门即将成形,萨格拉斯就要来到这个世界。

  作为一名战士,布洛克斯非常了解自己身体的限制。现在是法师和魔法师大展身手的时候。这里没有拿着刀剑和板斧的敌人,也不再会有。

  玛法里奥惊愕地睁大眼睛望着手中可怕的东西。布洛克斯知道圆盘中的蛊惑力量,连忙隔着罗宁向他喊道:“德鲁伊!你决不能相信那个东西!那个东西充满了邪气!”

  玛法里奥抬头望了一眼,坚定地对着他的战友点了一下头。布洛克斯长舒一口气,突然又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听到永恒之井中传来一阵邪恶的狂叫。这是被激怒的恶魔发出的声音。

  是燃烧军团首领——萨格拉斯的声音。

  “恶魔首领想要进入卡利姆多!”红色雄龙吼道,“传送门即将完成!他有可能成功……要是让他得逞,我们就全完了!”

  布洛克斯盯着下面绿色的风暴。风暴正在缩小,正要汇成一个不大的开口,这个开口几乎是个标准的八边形。“怎么回事?入口没有扩大,反而越来越小!”

  “萨格拉斯一定是想把咒语集中在一小块地方,增加他成功的机会!一旦通过,他就能将入口随意扩大。也就是说,他是想增加成功的机会!”

  兽人惊悸不已,扭头不再望着身下可怕的风暴……却发现他们的情况更加岌岌可危。有数以千计,也许是数以万计的带翼家伙从艾萨琳飞了起来。“瞧!那儿!”

  玛诺洛斯派了瓦罗森和他的部下前来攻击他们,想要拖延他们的时间。可是现在黑龙的行为让计划发生了改变。玛诺洛斯清醒地认识到燃烧军团受到了真正的威胁。他随即调集了所有末日守卫和其他会飞的恶魔,倾巢出动,对付世界的守卫者们。

  布洛克斯恨不得能将战斧砍向即将飞来的大群恶魔,但他知道与罗宁和克拉苏斯相比,他的力量实在显得可笑。在红色雄龙和魔法师对付他们的时候,他大可以坐在一旁观战,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身后的阿莱克斯塔萨和克拉苏斯已经转身面向那群飞来的恶魔。红色雄龙飞离永恒之井中心,弓着背前进。玛法里奥就是负责使用恶魔之魂,封住传送门……前提是他有充足的时间。连布洛克斯都能感到缩小的传送门里越来越强的邪恶力量。萨格拉斯离成功只有半步之遥……

  兽人脑子里只想到了一件事。他的头脑中也随即出现两个声音,一个说他这样做太疯狂了,而另一个则说他必须这么做。

  “永别了,法师!”他吼道,“与你和其他人并肩作战是我的光荣!”

  罗宁扭头望着他,说:“你要做什——”

  还没等他说完,布洛克斯已经纵身跳了下去。

  红龙想要抓住布洛克斯,但等受到惊吓的红龙做出反应时已经太晚了。兽人从他的爪边滑过,一头栽向永恒之井的中心……闪耀着强光的风暴现在达到了最猛烈的时候。

  伴着声声的狂吼,布洛克斯感到迎面而来的风撕扯着他的脸部。他手里紧紧攥着战斧,指关节都变得煞白。他咧嘴笑了一下,因为他在他的时代里曾和战友们不惜用生命的代价保护进入这个世界的入口。

  ?在布洛克斯接近传送门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发生了变化。他看到门里的活动。一排排的恶魔已经准备好跟着他们的统帅步入凡间。恶魔队伍一直延伸下去,没有尽头。布洛克斯却没有看到萨格拉斯的身影,但他知道可怕的大魔头一定就在附近。

  紧接着……兽人穿过了入口。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