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六章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六章

2012-07-08 15:44:59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永恒之井上空风暴狂起,就连相隔遥远的玛法里奥都可以感受到风暴的力量。这绝非一般意义的风暴,也不是这片神秘水域上频频出现的那种风暴。这股风暴源自并不存在于凡间的某种力量,与燃烧军团的力量十分相似。

  除燃烧军团之外……还有其他的力量。

  尽管受到古老的邪恶力量的影响,德鲁伊还是不明白上古之神到底是何方神圣,或者说究竟为何物。事实上,玛法里奥根本不想知道。在前往死亡之翼的巢穴途中侵入他脑子里的力量邪恶无比,他当时就意识到绝不能让这些家伙进入卡利姆多……也许这要比阻止恶魔首领进入卡利姆多还要难上几分。

  他抬头看了一眼,又环视四周,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希望。空中有十几条飞龙,阿莱克斯塔萨和伊瑟拉飞在最前头。另一条代表黄龙的雌龙紧紧跟在后面。有三条飞龙紧随其后,他们颜色各异,是三条守护巨龙的配偶,其中就包括克拉苏斯曾提到过的诺兹多姆的配偶。

  魔法师骑在红色巨龙的身上,似乎陶醉于呼啸而过的大风。玛法里奥知道魔法师的真实身份,他猜想克拉苏斯一定是把自己想像成一条巨龙,在空中展翅翱翔。

  布洛克斯骑在领头的黄龙身上,罗宁则骑在阿莱克斯塔萨的一个配偶身上。红色守护巨龙的配偶——泰兰纳斯特里萨——留在地面组织龙族抗击阿克蒙德,而其他红龙,除受伤的克莱奥斯特拉兹之外,都跟随阿莱克斯塔萨向湖心飞去。玛法里奥十分荣幸与伊瑟拉在一起。事实上,是她坚持要让玛法里奥骑到自己身上。

  “你是他的骄傲,”谈及塞纳留斯的时候,她对德鲁伊说,“为了感谢你为他和玛洛恩所做的一切,你一定要骑上来……”

  玛法里奥不知说什么好,只得向她鞠了一躬,爬到她的背上。

  各色巨龙一下子都飞到了空中,去面对恶魔首领和控制他的上古之神的恐怖力量。

  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一次可能是有去无回。

  但对玛法里奥来说,此行还有其他的意义。此时此刻,关于生死他并没有想很多,在他看来,只要能阻止这一威胁,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但他还惦念着其他人。在目的地的周围,也许在艾萨琳城内或附近的某个地方,他能找到泰兰德和伊利丹。

  对于泰兰德的遭遇,他仍然无法原谅自己。如果她不能原谅他,他也不会怪她。是他使她落入燃烧军团的魔爪,陷在一个难以想像的厄运里。如果泰兰德还活着,玛法里奥认为儿时的玩伴对他可能只有仇恨和鄙夷。

  如果遇到弟弟,要如何处理,德鲁伊还没有想好。但他肯定是要对伊利丹进行严厉的惩罚。

  “伊利丹,快停下!你必须听我说!”伊利丹拽着她走的时候,泰兰德说道。这不是她第一次发火,但她希望这一次他能听她的话。“这是一条不归路!好好想想!加入燃烧军团,你是将自己拖向邪恶的深渊!”

  “少说废话!我这是要拯救卡利姆多!我会成为万人敬仰的英雄!”他突然转向她,说道,“你难道不明白吗?我们别无选择!我们一战再战,燃烧军团却没有止步不前!终于有一天,我悟到对付恶魔的唯一方法就是像他们了解自己一样了解他们!我们要借他们的力量将他们击败!这就是我为什么来这儿,假装加入他们的队伍的原因!我甚至都骗过了他们的首领,他还将最伟大的礼物赐给了我——”

  “礼物?你把他将你的眼睛毁掉叫礼物?”

  伊利丹的身影赫然向她逼近,这时的神情更像是个恶魔。“如果你能像我一样看这个世界,你就会明白他给我的力量有多么惊人……”脸上掠过一丝令人不安的笑容,伊利丹又将他的眼窝展示给她看。同第一次看到他脸上这可怖的景象一样,泰兰德吓得不禁后退了一步,而他却毫不在意。他将头巾重新包在眼窝上,说道:“没错,这是可以想像得到的最伟大的礼物……也是对付燃烧军团的最伟大的武器……”

  说完伊利丹又拽着她向前走去,尽管女祭司能够从他手中挣脱开,但其实泰兰德并不想离开伊利丹。她为他而担忧,为他扭曲的心智而担忧,他已误入歧途,她想尽全力拯救这个法师。她这样做不光是因为受到了艾露恩的指引,泰兰德?语风还清楚地记得年轻时的伊利丹,那个充满了梦想和希望、善良仁慈的伊利丹。

  ?伊利丹死命拽着她穿过一个被恶魔导入黑暗的土地。她只希望心中那个年轻的伊利丹仍然存在于这个冷酷无情而又野心勃勃的家伙身上。

  两人穿行于这座沦陷的城市里。想起那些身披铠甲的恶魔,泰兰德不由四下里张望。女祭司脑子里总猜想会有面目狰狞的恶魔战士从废墟中跳出来,向他俩发起攻击。玛诺洛斯现在肯定已经发现了伊利丹的背叛。

  也许注意到她在四处张望,或是猜到了她的想法,一身黑衣的伊利丹狡黠地对泰兰德说:“玛诺洛斯全身心投入到永恒之井上的魔法里,根本无视我的存在。他误以为我已经回到住所,正在沉思冥想。”他咧嘴大笑一声,又说道,“别忘了,那几个上层精灵仓皇逃命,其中还有一个艾露恩的女祭司,此事肯定也分散了他们的注意。”

  这时,远方又传来燃烧军团的号角声,恶魔们正忙着追赶那些逃走的上层精灵。泰兰德向艾露恩祈祷,希望她能保佑达斯雷玛和他的战友。他们前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要摆脱大量恶魔的纠缠。

  伊利丹没有理会她对那些上层精灵的担忧,又咧嘴笑道:“很好,这样我就有足够长的时间实施我的计划了。”

  “什么计划?”泰兰德当即问道,这时她看到远方黝黑的湖面,湖水充满了凶兆。“我们为什么要去永恒之井?”

  “因为我想把萨格拉斯的传送门变成一个超级大漩涡,它能将所有恶魔从卡利姆多上吸走,滚回他们的下层位面!我要让黑龙的圆盘起反作用!想想吧!凭借一个咒语,我不仅能拯救我们的人民,还有世间万物!”

  他脸上的表情随之发生了变化,似乎希望得到她的认可。但泰兰德没有如他所愿表现出理解,伊利丹脸上又随即变得冷酷起来。

  “你竟然不相信我能办到!如果我是你最爱的玛法里奥的话,你现在肯定会高兴地跳起来,为我的聪明才智鼓掌叫好!”

  “根本没那个意思,伊利丹!我只是——”

  “没关系!”说完他打量着四周,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突然,他看到一座已经倒塌的树屋,他贪婪的眼窝顿时亮了起来。那棵死去的橡树与地面构成一定的角度,在橡树顶端,他们可以清楚地观察到永恒之井的情况。“太棒了!我们去那里!”

  女祭司差不多是被推搡着钻进了那个已经被毁的房子。

  在爬进这个已倾倒的房子的过程中,泰兰德的脚下突然碰到了什么。

  是个头盖骨。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堆五六个死人留下的骨头中。没有一副完整的骨架,大部分骨头上都带有明显的长长的抓痕和刺穿的洞孔。泰兰德吓得浑身发抖,希望那些地狱兽吃的是死尸,而不是无助的活着的精灵。但她的经验告诉自己这些精灵应该是被活活杀死的。

  “等我拯救了所有人之后,你再为他们祈祷吧,”伊利丹不可一世地说,“前方看起来像是最好的——”

  这时,一个熟悉的黑影突然从里面跳了出来。

  伊利丹来不及反应就被扑倒在地。泰兰德吓得惊声尖叫,立刻向艾露恩发起呼唤。

  那是只地狱兽,它的触角已经吸在伊利丹的胸上。但还没等女祭司来得及做出反应,地狱兽已痛得嗷嗷直叫。这个地狱兽身体痛苦地扭曲着,而法师则镇定地站了起来。伊利丹的右手将两个吸盘握在一起。

  “我可以利用你从别人身上吸食的魔法……”他有些幸灾乐祸地对它说。

 

  这个暗夜精灵将两个吸盘置于左手掌之上。奇怪的是,地狱兽没有像从前那样表现出吸食对方法力的兴趣,却挣扎着要将它的吸盘收回,不过一切努力都是白费的。

  伊利丹的左手这时倏地闪现出一股诡异的绿光,泰兰德认出这光芒与恶魔身上可怕的火焰的颜色一样。伊利丹深吸了一口气,泰兰德惊恐地看到转瞬间那个怪兽化成了一堆粉末,哀号之声不绝于耳。地狱兽的精华被魔法师吸入掌心。

  眼前这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发生之后,伊利丹的面容变得更加恐怖。尽管他早已用头巾将眼窝遮好,但她还是能看到他的眼睛里燃烧着可怕的火焰。法师咧嘴大笑,好似喝醉了一般,他身上绿色火焰放出耀眼的光芒。伊利丹似乎开始膨胀——

  突然,他身上的火焰倏地熄灭了,法师的面容很快又恢复常态。他把手上的脏物擦掉,然后用脚轻轻踢了一下地狱兽化成的灰烬。伊利丹捋了捋头发,对着泰兰德傲慢地笑道:“好了!我们继续前进吧。”

  女祭司竭力掩饰内心的震惊,眼前这人已不再是与她一起长大的那个伊利丹了。现在的他嗜杀成性,与那些恶魔没什么两样。更可怕的是,他竟然如此迫不及待地将燃烧军团的邪气吸进体内,泰兰德的心里顿时备感恶心。

  月亮女神,请您指引我!告诉我应该怎么做!他还有救吗?

  “到这儿来,”她的同伴命令道,“站在屋顶上,我们可以看到永恒之井的中心位置。”

  经过一堆堆尸骨,两人一路攀爬,来到曾经漂亮的平屋顶。从高处向下望去,原本用木头架起的围栏散落在地上,在支撑这所房子的大树的树叶之间,还有一尊艾萨拉的雕像。雕像用珍珠砌成,令人惊异的是竟依然完好无损。

  伊利丹倚靠在铺着马赛克的地板上。地板的图案是一幅壮观的森林的图景,上面有珍稀动物、田园诗般的风景和葱翠的大树。地板中心则是艾萨拉女皇娇美的容颜。伊利丹将他的脑袋靠在她已开裂的嘴唇的位置。

  “是时候了,”他低声说道,像是在自言自语。伊利丹从腰上的口袋里,取出一个长而窄的瓶子。瓶子呈现红色,从外面根本看不出里面装有何物,但泰兰德还是能感受到瓶中之物的威力,她的心不由悬在了嗓子眼里。

  “伊利丹……瓶子里装了什么?”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瓶子:“只不过是一点儿永恒之井里的水。”

  “什么?”她失声叫道。他说话时若无其事的样子,让她备感震惊。伊利丹竟敢盗用暗夜精灵的力量之源。“可是——没有人——这是严厉禁止的——就算上层精灵也不敢——”

  伊利丹点了点头,说:“是的……连他们也不敢。难道你不觉得,我们的人民真是太傻了吗,泰兰德?在我之前,肯定有人也动过这个念头……也许我们传说中那些最伟大的法师正是利用了永恒之井里的水。也许他们秘密地用一两个容器盗走了一些永恒之井里的水!他们很可能就是这么干的!”伊利丹耸了耸肩,神情又变得严峻起来。“就算没人这么做过,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就不能尝试。有一天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取一些永恒之井里的水,这样我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了。”

  “但永恒之井——哪怕是一滴——”泰兰德想让他恢复理智。如此随意地使用永恒之井里的水会招致灾难,如同他接受燃烧军团的黑暗魔法一样。

  “是的……想像一下这个瓶子里装着何等巨大的力量……”要是伊利丹还有眼睛的话,这时一定会满怀希望地亮起来,“足以助我拯救整个世界!”

  女祭司并不相信他的话。作为艾露恩的助手,泰兰德要比伊利丹更了解永恒之井的传说和历史。“伊利丹……用永恒之井对付它自己……你会使整个世界陷入一片混乱!别忘了‘阿鲁塔利斯’的故事……”

  “阿鲁塔利斯不过是个神话而已。”

  “难道开裂的大洞,卡利姆多的世代繁衍,也是神话?”

  他挥手示意她打住不要再说:“没人知道那个城市都发生过什么,也许它根本就不存在!不要再给我讲你那些充满智慧和恐惧的故事了……”

  “伊利丹——”

  他有些怒不可遏,脸部开始扭曲:“你给我住嘴……现在。”

  “——”泰兰德竭力想反驳他,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就连咳嗽,她也咳不出声来。

  伊利丹又一次站了起来,望着永恒之井的中央。水面上的风暴愈加猛烈,被毁的塔楼在狂风中摇摆不停。在乌黑的水面上,幽灵般的亮光一闪而过,看得让人心里发毛。

  女祭司摇了摇头。伊利丹对自己的法力充满了自信,但他们竟然没有被人发现,她对此颇为不解。玛诺洛斯绝不会像伊利丹想的那样对外界熟视无睹。然而除了那头地狱兽之外,他们再也没有遇到别的恶魔,早些时候碰到两个恶魔守卫,那还是因为伊利丹领错了路。

  伊利丹手指碰了一下瓶塞,泰兰德发现瓶塞由水晶制成,是女皇全身像的复制品。艾萨拉状的瓶塞旋转了三次,仿佛在为法师跳舞一般,然后“砰”的一声弹了起来。伊利丹一下子就将弹在空中的瓶塞抓在手里。

  “好好瞧着,泰兰德……我现在做的事情是你最爱的玛法里奥不能做的……”

  说着他就麻利地将瓶里的水倒在了自己身上。

  但这些取自永恒之井的水与普通的水有些不同。瓶里的水并没有浸湿他的衣服,只是暂时使他身上带有湿气。令人更加不安的是,湖水流过的地方都会瞬间闪耀出猛烈的黑色光芒。接着,不祥的黑色光环进入法师的体内,就像之前吸入地狱兽从他人身上盗走的能量一样填满身体。

  “天哪……”他低声道,“我就知道自己会有不同的感觉……但没想到……感觉太棒了。”

  女祭司拼命摇着脑袋,但她沉默的抗议对伊利丹不起任何作用。她想走到他身边,却发现她的双脚也被定在原地。

  月亮女神!她心里默默地祈祷,您帮帮我吧!

  艾露恩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泰兰德只能继续无助地望着伊利丹。

  这时,他面对永恒之井张开了双臂,喃喃地说着什么。他身上又一次出现了黑色光环,光环向他的双手集中,变得越来越强大。

  头巾下面,他的眼窝闪着火焰一般的光芒。头巾看起来似乎也着起了火。

  就在伊利丹施念咒语的时候,泰兰德灵敏的感观感到了另一股力量在蠢蠢欲动。女祭司想提醒伊利丹,但他的脸扭向一边不再看她。

  她感到这股隐形的力量将伊利丹包裹起来,而他却还蒙在鼓里。泰兰德还发现这力量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人。她发现这三股力量十分邪恶,比她曾感到的萨格拉斯的邪恶还要黑暗许多。

  伊利丹竟没有感到他们的存在,这让她大吃一惊。泰兰德认为这股邪恶力量是来自燃烧军团,她只能等着他们残忍地将伊利丹杀死。

  但她却惊讶地发现这三个神秘的力量正在增强伊利丹的咒语,使咒语变得更加令人生畏。伊利丹感到自己的努力快要成功,不由狂笑起来,他还以为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功劳。

  女祭司顿时恍然大悟,两人能畅通无阻地赶到这里并不全是因为伊利丹的狡猾伎俩。

  她心里更加惶恐不安,开始不停地向艾露恩求助。她必须要让伊利丹清醒过来,他已经被别人利用了。她相信他要施展的咒语将会引发一场更可怕的灾难。

  月亮女神!求你听到我的请求!

  突然,一种神圣的温暖的感觉充盈在泰兰德体内。她感到伊利丹施加在她身上的咒语随即解除了。她的心中重新燃起希望之火。

  “伊利丹!”女祭司迫不及待地高声叫道,“伊利丹!小心——”

 

  法师在向她看去的时候,两个手掌已经合在了一起……一束黑色的强光猛地射出,直冲永恒之井的风云变幻的上空。

  泰兰德感到那三股力量慢慢褪去了。更可怕的是,她还感觉到他们是心满意足地离开的。

  她的警告来得太迟了。

  萨格拉斯感到最后一股抵抗的力量也消失了。他觊觎已久的传送门开始成形。很快,他就可以进入这个即将生灵涂炭的世界……

  克拉苏斯身体一颤。

  “怎么了?”阿莱克斯塔萨叫道。

  魔法师望着远方只是一个小点的艾萨琳……以及永恒之井上空呼啸着的巨大的风暴,浑身一阵战栗:“我担心时间可能要不够了……”

  “那么,我们就加速前进!”说着红色巨龙更加用力地挥动翅膀,身上的肌肉绷得更紧了。

  扭头望向身后,克拉苏斯看到其他龙也都加速跟了上来。大家都感到他们是在与时间赛跑。魔法师心里骂了几句:这一幕本不应该发生。事情的真相显而易见,但他的同胞却花了很长时间争论自己的得失。如果他们听从……

  克拉苏斯又不由地想到:如果他和战友失败的话,那么世界末日很大程度上是他造成的,不仅暗夜精灵会遭灭顶之灾,而且尚未出生的孩子也会跟着一起遭殃。他曾犹豫过是否要回到过去,当他最终下定决心这样做的时候,是他坚持不要追赶伊利丹一行人。在经历过这个历史过程的人中,克拉苏斯是最为清楚恶魔之魂邪恶之处的。如果他们追赶从玛法里奥手里抢走圆盘的那些人的话,也许还有机会夺回圆盘。

  但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不会重演。如今重要的是做出补偿,使历史重回原先的轨道。

  ?“我们要做好准备!”他向阿莱克斯塔萨大叫,“就算我们能避开皇宫,也绝不能对上层精灵和玛诺洛斯掉以轻心!他们会从艾萨拉的城堡里发起进攻。我们也不能忽视其他想要利用永恒之井和恶魔之魂建立传送门的人。”

  “如果拯救卡利姆多需要牺牲我们的生命,那就让我们完成这神圣的使命吧!”她答道。

  克拉苏斯咬紧了牙关。他所熟悉的未来仍然还有可能出现,但他们可能最终都死在这里,而且前提是他们最终成功。如果死在这里,他死而无憾。但他最不愿看到自己心爱的女王死去……

  不!她不能死!魔法师已做好准备。不管付出何种代价,他会拼尽全力让阿莱克斯塔萨活下去……就算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巨龙飞临了艾萨琳的郊区,克拉苏斯曾想像过最初进入凡间的燃烧军团进行的血腥屠杀的场面,但他还是对眼前的景象感到厌恶不已。他又回想起第二次战争,达拉然和其他国家纷纷被恶魔军和他们可怕的盟军攻陷,这些记忆仍然深深刺痛着他的心。

  地面上,连成排的恶魔战士抬眼望着他们的到来,不停地怒吼,向他们叫嚣。飞龙对大部分恶魔根本不予理会,恶魔守卫只能在地上跳跳,对他们根本构不成威胁。巨龙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末日守卫身上,黑压压一片的末日守卫冲了上来,手里早已备好了长矛和刀刃。

  末日守卫汇聚在一起,向巨龙们冲来。阿莱克斯塔萨见此情景,脑袋向后一收,嘴里随即射出一团火焰。

  惨叫声不绝于耳,燃烧的末日守卫骤然坠落。接着吐出的这一次火,红色巨龙差不多消灭了一百个恶魔。

  “一群蛆虫……”她咕哝道,“都是些没用的家伙……”

  就在这时,后面的一条绿龙发出惊异的叫声,原来他连着被几个滚圆的巨物砸中。克拉苏斯不用细看也知道是地狱火在攻击绿龙。巨龙的鳞片也并不是刀枪不入,坚不可摧。绿龙受的不过是些表皮伤,但连续不断的攻击还是会要了他的命。

  “让我们利用一下这些可恶的家伙!”伊瑟拉嘴里嘶嘶地说着。她闭上眼睛,将意念集中在下一批地狱火上。

  又有一批地狱火从天而降,却放慢了速度。他们不断下落,却与攻击的目标相距很远。克拉苏斯心里估测了一下他们下落的地点,随后脸上掠过一丝冷笑。皇宫就要体验恶魔在卡利姆多进行的毁灭的滋味。

  然而,克拉苏斯原先对上层精灵和玛诺洛斯对他们构成的威胁的警告,在随后的时间都得到了应验。风起云涌的天空突然放出一排可怕的黑色闪电。闪电击向巨龙,巨龙和骑在上面的人为了活命只能向四周逃散。

  但还是有飞龙躲闪不及。也许是受到了地狱火的攻击的缘故,那条绿色雄龙犹豫了一下。就在这犹豫的瞬间,十多道闪电一齐击中了他。闪电将他的左翼完全烧焦,然后他感到他的尾翼和胸部也有钻心的灼烧感。

  闪电消失了,但可怕的还在后头。绿龙身上每一处伤口都燃起了熊熊火焰,火苗迅速烧遍了巨龙的全身。这条绿龙身体虚弱,很难逃脱上层精灵随后放出的闪电。在他挣扎着留在高空的时候,又有六道闪电击中了他。绿龙感到钻心的疼痛,发出一阵狂吼,这临死的哀嚎在克拉苏斯耳边不断回响。

  没多久,绿龙从空中坠了下去。

  他庞大的身躯扑通一声落在永恒之井黝黑的水面上。绿龙虽然体形硕大,但他掉进永恒之井里就如同一块卵石掉进大漩涡中一般。他沉入这个充满凶兆的湖水中,只是留下了一圈涟漪。

  这时,空中又传来了十分不祥的隆隆声。

  “抓紧了!”阿莱克斯塔萨大声喊道,接着转了个弯。

  敌人向众巨龙发起了新一轮疯狂的攻击。天上到处都是黑色闪电,这一次没有一条龙可以安然无恙地躲过去。阿莱克斯塔萨也是躲闪不及,一道闪电正中她右边的屁股,她身体不由一抖。

  “这个闪电没有燃烧!”她惊叫,“却是阴冷异常!冷得我直发抖!”

  “让我来帮你!”

  “不用!”她回头看了他一眼,“我们必须保存体力,用来攻击——”

  生命之龙陡然斜着身子飞行,刚好躲过两道闪电,如若躲闪不及,闪电则会迎头射中红龙,克拉苏斯也要跟着遭殃。天空中,所有巨龙都在左躲右闪,扭动身体避开闪电,好似上演一场芭蕾舞。克拉苏斯向四周望去,看到他的同伴都紧紧抓着身下的飞龙。他还一度担心为了避开魔法闪电,这些巨龙很难保证骑在上面的人不掉下来,但事实证明,就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古老的巨龙还没有忘记保护骑在他们身上的人。

  但这种情况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克拉苏斯眼睛眯了起来,凝望着永恒之井的中心。是的……他能够感觉到恶魔之魂的存在。他还能感到传送门几乎快要形成了。

  “快快赶往湖中央!”魔法师叫道,“我们时间不多了!”

  阿莱克斯塔萨立刻掉头向湖心飞去。克拉苏斯身体也跟着前倾。尽管永恒之井十分浩瀚,但阿莱克斯塔萨只需拍打几下巨大的翅膀就可以飞到他们的目的地。

  就在大漩涡不断裂开的深洞上空,恶魔之魂平静地浮在那里。圆盘周围笼罩着恐怖的黑色光环,丝毫不受魔法风暴的影响。

  “圆盘肯定受到了保护!”克拉苏斯提醒她。

  “伊瑟拉和我会与诺兹多姆的配偶协力对付它的。”

  他点了点头,说:“罗宁和我会时刻关注萨格拉斯和上古之神的反应!”

  几头没有载人的巨龙飞到一边,提防从艾萨琳发起的进攻。三条雌龙围在了不祥的圆盘周围,她们三个都见识过圆盘的厉害,因此都格外小心。阿莱克斯塔萨看了看其他两条龙,然后点了一下头。

  三条巨龙身上同时发出一道金色光芒。

  他们的魔法同时碰到恶魔之魂,将其包裹其中。圆盘周身邪恶的光环被他们的力量压了下去。圆盘开始抖动……

  说时迟那时快,他们的魔法突然弹了回来。这魔法来势凶猛,三条巨龙躲闪不及,一下子被弹出很远。巨龙背上的人也险些从她们身上跌下。

  克拉苏斯挣扎着抓住他的女王,大声喊道:“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阿莱克斯塔萨竭力使自己恢复平衡。她怒睁双眼,盯着远处的恶魔之魂:“是上古之神!我感应到他们!就在圆盘里面!恶魔之魂不仅承载着我们的力量,还含有他们的力量!”

  克拉苏斯听到这话并没有感到多么震惊。守护巨龙对圆盘注入的魔法并没有阻碍上古之神的阴谋,却使三条巨龙无法近身。上古之神显然是想将圆盘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中,让其他巨龙无能为力。死亡之翼显然是用特殊的方法制作出了圆盘……他可能根本没意识到上古之神的侵犯。

  “你能破解他们的魔法吗?”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克拉苏斯嘴里暗骂了几句。他又一次低估了上古之神的能力。

  这时,他看到罗宁正在向他做手势。人类法师指着艾萨拉的方向。克拉苏斯扭头向那个传说中的城市望去——

  ——只见十多个黑魔影旋风般向他们冲来,每个都与巨龙一般大小。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