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四章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四章

2012-07-08 15:42:40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永恒之井上空风起云涌,黝黑的湖水翻腾不休,不时有比皇宫还高的滔天巨浪猛烈地拍打着湖岸。狂风大作,地上的碎石被狂风卷入空中,呼啸而过,足以致命。

  天空闪电交加,照亮了来自高耸的塔楼的队伍的前路。女皇也在队伍中,不过她身边有侍女照顾,还有恶魔守卫为她抬着轿子。

  玛诺洛斯走在前头,伊利丹和瓦罗森紧随其后。上层精灵法师和萨特分成两排跟在三人后面,再往后是一队皇宫警卫。在这声势浩大的队伍最后,两排身强体壮的恶魔战士阔步向前。

  玛诺洛斯站到永恒之井边上,伸出丑陋无比的双臂,放肆地吸收远处混沌一片的湖水的力量。凭借萨格拉斯赠予他的“礼物”,伊利丹惊叹于这一大片湖水所蕴含的巨大力量。在他眼里,世上一切事物都无法与神圣的永恒之井中的力量相比,甚至连恶魔首领也相形见绌。

  “说实在的,我们利用的永恒之井的伟大力量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他小声对卫队长嘀咕道。

  瓦罗森无视眼前的壮观景象,只是耸了耸肩,道:“现在它可以派上用场,把主人萨格拉斯带到我们身边。”

  ?“但不会马上实现,”伊利丹提醒说,“不会马上实现。”

  “那有什么关系?”

  长着翅膀的恶魔转身面向他们,两人不再作声。玛诺洛斯将手伸向卫队长,发出尖厉的声音:“给我圆盘!是时候了!”

  瓦罗森面无表情地将恶魔之魂从腰带口袋里掏出来,递给了他。玛诺洛斯仔细地打量着手里黑龙的杰作,面露贪婪之色,然后又恢复了常态。玛诺洛斯瞪着上层精灵和萨特,厉声喝道:“各就各位!”

  法师们一路走来,路上遍地都是坍塌的房屋的残骸和骨头碎片。艾萨琳大部分地区都发生了惨无人道的杀戮行为,永恒之井岸边也不能幸免。伊利丹知道有一些大胆的暗夜精灵把家安在这里,希望近水楼台先得月,更好地利用暗夜精灵的魔法之源——永恒之井的力量。这个愿望最终破灭了,恶魔们在这里残忍地将他们撕成了碎片。

  在伊利丹看来,不无讽刺意味的是,他们的想法没错,但计划的实施却是大错特错。此刻他看到了无数控制永恒之井的巨大潜能的办法,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清楚燃烧军团的首领到底有何企图。

  法师和萨特按照萨格拉斯的指令摆好了阵形。玛诺洛斯认真察看每个人的位置,对那些站错地方的人一阵恐吓。终于,这个满身鳞片的庞然大物对阵形表示满意,随即从队伍中退了出去。

  “亲爱的卫队长,我们还不能见到我们的萨格拉斯大人吗?”艾萨拉坐在轿子上慵懒地问道。

  “现在还不行,光中之光……但也用不着等很久了。等这里的通道稳定下来,他就会来到这个世界。”

  她双眼罩着面纱,点了点头:“我希望他到的时候,你可以通知我。”

  “一切都会照常进行的:”瓦罗森许诺道。

  伊利丹想知道女皇是否真以为她自己会成为恶魔首领的配偶。他怀疑萨格拉斯可能根本就没有将此事列入计划。

  当他目不转睛地望着法师们施法的时候,他很快就将艾萨拉的欲望抛在脑后。法师的阵形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劈啪作响的蓝色火球,火球还不时放出闪电。不时有微小的闪电击中阵形中的法师,但不管被击中的是上层精灵还是萨特,他们仍然坚守岗位,没有丝毫退却。

  耳边传来阵阵施念咒语的声音,每个人念的咒语都有些不同。他们的咒语汇集到一起,开始从湖水中召唤能量。伊利丹看到召来的能量与法师一样各不相同,与整个球体汇集到一起。随着湖水的能量源源不断地向球体汇集,球中射出的闪电也变得愈加明亮,越加强大……

  不久,在球体里面……那个大家都不陌生的开口又出现了。

  法师们在永恒之井岸边,又一次开启了通向燃烧军团盘踞的下层位面的传送门,萨格拉斯可以借机充分利用永恒之井的能量。伊利丹猛地感到恶魔首领突然离他们很近。

  将传送门投到湖中……萨格拉斯命令道,他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脑袋里不停地回荡。

  “快点!”玛诺洛斯跟着吼道,身影森然逼近那些法师和萨特。

  法师们随即一齐停止默念咒语,握紧了双拳。

  球体带着传送门嗖地飞向狂暴的水面上空,很快就从视野里消失不见。

  现在……那个圆盘……

  此时此刻,伊利丹心里一阵怦怦直跳。他很想从玛诺洛斯手中夺走那个龙的杰作,但迫于理智,他脸上仍然没什么表情,双手还是放在身体两侧。现在还不是夺走龙之灵魂——或像听到他哥哥所称呼的恶魔之魂——的时机。

  还需要耐心等待……

  与往常一样,伊利丹很快就将这种念头深埋于心底。令他感到庆幸的是,萨格拉斯很可能过于专注手上的事情,即使在伊利丹的意识没受到魔法保护的时候,大魔头也没有察觉到他奸诈的念头。

  他目不转睛地望着玛诺洛斯将圆盘高举在空中。那个带翼的恶魔嘴里念念有词,声音消失在风中。

  这时,金色圆盘周围燃起了绿色的火焰。用“恶魔之魂”称呼它真是再贴切不过了,伊利丹心中暗想。圆盘从玛诺洛斯的掌心里升了起来……然后像含有传送门的球体一样疾飞到猛烈翻腾的湖水上面。

  ?“这样就行了?”艾萨拉迫不及待地问。

  瓦罗森还没来得及安慰她,空中的狂风突然停了。湖中的风暴似乎也停了下来,但天上黑压压的乌云仍然猛烈地翻腾着,好似有千条巨蟒缠绕在一起。

  伊利丹首先觉察到即将发生的事情。“陛下,我建议您让轿夫撤到山上。”

  为了证明他不是骗她,伊利丹转身开始往回走。卫队长恶狠狠地瞪着他,好像怀疑他不安好心,但不久他也命令士兵向后撤。

  见此情景,女皇优雅地挥了一下手,命令身边的恶魔守卫赶紧跟上。

  突然,永恒之井中心的一个地方发出了震天巨吼,就如同一千只夜刃豹一同发出的狂吼。伊利丹回头瞥了一眼黑色的水面,脚下不由加快了速度。

  法师和萨特吓得疯狂逃窜,他们任务已经完成,用不着再离岸边这么近了。只有玛诺洛斯还守在那里,这个恶魔又一次张开双臂,好像拥抱自己的爱人一样。

  “开始了!”他欣喜若狂地叫道,“开始了!”

  一个飞龙一般大小的巨浪打来,淹没了这个恶魔站着的地方。

  潮水来势汹涌,具有摧枯拉朽之力,转眼之见整个湖岸已消失在无情的潮水下面。涌向岸边的潮水没有再流回湖心,而是继续向外冲去。岸边的废墟一下子就被湖水卷走,冲得一干二净。骇人的巨浪不断地冲击着陆地,卷走了上面的所有东西。地上的石碑被大浪拦腰截断,冲得遍地都是。地上还没来得及掩埋的死尸被潮水带到艾萨琳之外更深邃、更黑暗的地方,伊利丹知道它们不会再找到什么安息之所了。

  爬到山顶之后,伊利丹终于看清了发生在永恒之井的真实一幕,他站在那里,看到遥远的萨格拉斯竟能如此轻松地施展魔法,不由惊呆了。

  这时,湖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他看不到漩涡的全部,但漩涡从岸边开始向四面八方延伸,漩涡体积之大可见一斑。伊利丹第一次看到永恒之井狂暴的能量竟然整齐划一地翻腾着……所有的能量都被吸向湖的中央。

  站在永恒之井边上的玛诺洛斯被这股力量淹没,他放声大笑起来。凶猛的巨浪继续将地上比恶魔还大的巨石卷走,却丝毫没有伤到带翼的玛诺洛斯。玛诺洛斯沉醉于接受主人力量的荣耀,狂吼着让萨格拉斯加快速度。

  站在岸上一处安全的地方,伊利丹开始用意识探索这个魔法的深处。他发达的感知力使他几乎就像亲身漂在水面上,他快速地移动着,很快就将陆地撇在了后面。与此同时,伊利丹的意识也升入了高空,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萨格拉斯的这一壮举。

  他曾判断这个漩涡会吞噬整个永恒之井,事实证明他这个知觉完全正确。尽管他只能看到漩涡的一小部分,但他心里清楚,永恒之井一定是全部都被卷入其中。

  突然,前方一处微弱的光引起了他的注意。将意念向光源延展开去,伊利丹发现恶魔之魂此刻正高高地飘在高空。圆盘射出一道金色光芒,照着下面的水域。伊利丹对恶魔之魂十分了解,他明白萨格拉斯能像黑龙一样对它运用自如,甚至比黑龙用得还要好。即使是在遥远的下层位面,燃烧军团统帅还是能将圆盘难以置信的力量与永恒之井狂暴的力量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可是传送门到哪儿去了?伊利丹试了几次,也感觉不到它在恶魔之魂的周围。萨格拉斯到底把它放在——

  骂了几句自己没用,伊利丹低头朝大漩涡的中心望去。

  不断向下望去……望到现实世界之外的一条通道,一直通向燃烧军团的领地。

  伊利丹本以为燃烧军团的大部队已经来到卡利姆多,但他此刻才意识到这里的恶魔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在那个未知世界里,数不尽的士兵在那里等候,到处都是急着毁灭一切的青面獠牙的凶残恶魔。目力所及,恶魔的队伍延绵不绝,没有尽头,队伍中还有一些面目可憎的恶魔尚未踏上卡利姆多的土地。这些陌生的恶魔有的长着翅膀,有的爬着前进,但不管长什么样子,他们与伊利丹遇见的那些恶魔同样都带有强烈杀戮的欲望。

  这时……伊利丹感到了恶魔首领本人。他只是感觉到萨格拉斯身体的一小部分,但这足以使这个暗夜精灵在看了一眼后马上逃走。伊利丹这才意识到,自己起初感觉到的萨格拉斯的意志只是他真实的一面的一小部分。燃烧军团的首领的实体存在于那个扭曲的空间,保护盾根本无法阻碍这个魔头看清伊利丹脑子里的想法。

  ?要是萨格拉斯知道伊利丹心中的计划的话,他的命运肯定要比艾萨拉的人民的命运还要惨……

  “你怎么了,法师?”突然传来瓦罗森刺耳的声音。

  伊利丹迅速收回意念,竭力站稳脚跟。“太……太不可思议了……”他毫不掩饰道,“让人难以置信。”

  卫队长也没有多说什么。

  玛诺洛斯迈着沉重地步子走上山坡,他四条树干一般的粗腿在已经严重受损的地上留下了一行深坑。他丑陋无比的眼睛带着某种狂野的神情,这种神情伊利丹从没有看到过。伊利丹浑身已被淋湿,而眼前这个凶神恶煞的家伙全身上下竟然没有一滴水。永恒之井的本质也恰是如此,尽管它看起来满是液体,却远非如此。

  “很快……”玛诺洛斯近乎柔情地说道,“很快,我们的主人就会来到卡利姆多!他马上就来……”

  “然后他就会将卡利姆多变成天堂!”艾萨拉坐在轿子上低声说道,“天堂!”

  这个恶魔指挥官眼睛如火焰一般亮了起来,怀着喜悦之情,充满了期望……伊利丹突然回过神来:“没错……卡利姆多将重获新生。”

  “还要多久?”女皇紧接着问道,说时嘴唇半张,呼吸加速,“会很快吗?”

  “是的……很快……”玛诺洛斯答道。他从她身旁走过,向皇宫的方向走去。

  “太棒了!”艾萨拉禁不住叫好。法斯琪女士和其他侍女也都跟着表现出欢喜之情。

  “我们这里的任务完成了!”瓦罗森卫队长厉声道,他既祈望着萨格拉斯的到来,又对任何从他手上抢走女皇的人妒忌不已,这让他心里十分矛盾。“返回皇宫!”这个军官向士兵和恶魔战士下令道,“原路返回!”

  大部分上层精灵和萨特还没等他下令,就已经跟着玛诺洛斯回去了。只有伊利丹迟迟落在后面。从玛诺洛斯的话语和表情上读出的意思与他瞥到恶魔首领的下层位面的情景使他大脑一片混乱。

  伊利丹回头望着永恒之井化成的不停咆哮的大漩涡……望了许久,他平生第一次信心有些动摇。

  泰兰德知道外面有事情发生,并且非同小可,但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在牢里根本无从知晓。艾露恩还在继续为她提供保护,使敌人不能近身,但也仅限于此。女祭司对外界发生的一切全然不知。她只知道她的人民惨被杀戮,燃烧军团现在正在卡利姆多的土地上畅行无阻,将美丽肥沃的土地变成了一片废墟。

  守在牢门外的警卫已经被抽走,阴险毒辣的瓦罗森认为派人看守一个哪儿也去不了的女祭司纯是浪费。泰兰德对瓦罗森做的这个决定没什么好说的,她确实也不能对皇宫构成任何威胁。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她不由警觉起来。现在还不是给她送饭和水的时间,而且自打接受达斯雷玛送的饭和水那次之后,泰兰德就再没有吃任何东西。这个上层精灵连着两次到牢里劝她吃点东西,但她什么也没吃,她不想使自己依赖那些将她关起来的人。

  牢门先是开了一条细缝,接着就缓缓打开了。出乎她的意料,来者是达斯雷玛,后面还跟着个上层精灵。达斯雷玛朝门里扫了一眼,打量了一下被囚禁的泰兰德,然后又溜回到门后的长廊。

  “达斯雷玛!你怎么来——”

  “小点儿声,泰兰德!”他仔细向牢房里张望着,就好像里面站满了恶魔守卫一样。确保牢里没有外人之后,达斯雷玛向球体走去。

  他从长袍里掏出法斯琪女士的护身符,这个玩意曾使她短时间里获得自由。泰兰德差点叫出声来,还以为对方和艾萨拉那个侍女一样想要她的命。

  “做好准备。”达斯雷玛低声道。

  他像法斯琪一样将护身符对向球体。球体缓缓降落,无形的束缚物随之消失了。

  泰兰德身体僵硬,几乎跌倒在地。上层精灵一把扶住她,手中的护身符突然离她的喉咙很近。

  “我死了对你没什么好处。”她开口说道。

  他顿时显得甚为震惊,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护身符。达斯雷玛随之十分厌恶地将手中的东西扔到一边,说:“女士,我来这儿不是为了干那种下流的勾当!现在,如果还想从这个地方逃走的话,就不要大声说话。”

  “逃走?”泰兰德感到自己心跳突然加快。这不会是什么新的黑色幽默吧?

  达斯雷玛望着她的眼睛,知道她在想什么。“不是骗你!这个计划我们已经酝酿了很久!我们再也受不了这样忍气吞声地活着!女皇——”他的声音有些哽咽,他对艾萨拉忠心耿耿,但又对所有发生的事情感到厌恶,因而心情极为矛盾,“女皇……她已经疯了。这一切事出有因。她为了一个邪恶堕落、嗜杀成性的家伙而背弃了自己的人民!这个萨格拉斯许诺建立一个完美的世界,由上层精灵来统治,但我们看到的只是这个世界的毁灭!哪有建立在鲜血浸染的石头和烧焦的土地上的天堂?在我看来,根本不可能!”

  听到他这一番话,她并不感到惊讶。在两人之前的谈话里,她就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他内心的忧虑。令她吃惊的是皇宫里竟然还存在独立的思想,恶魔首领肯定要求上层精灵们无条件的服从,但也许萨格拉斯有太多的事情要顾及。

  不管怎样,大祭司感谢月亮女神赐予她这个机会。她知道达斯雷玛是值得信任的。

  “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达斯雷玛郑重其事地说,“恶魔首领的爪牙们到永恒之井岸旁施展魔法。他们会在那儿待上一阵子。其他人则在下面的马厩里等我们。”

  “还有其他人?”

  “此地不可久留,尤其在恶魔发现你不翼而飞之后,这是我们达成的共识。一切已安排妥当,大多数想要离开的人没有参加恶魔的这次任务……而对那些不得不去的人,我们为他们作出的牺牲表示由衷的敬意。”

  “愿月亮女神赐福他们,”泰兰德低声说道。当玛诺洛斯和他的主人发现了这些暗夜精灵背叛了他们,剩下的精灵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但那些警卫呢?”

  “有几个警卫加入了我们,但大多数是瓦罗森的走狗!我们要对他们多加小心!现在走吧!别再问问题了!”

  他领着她走出监牢,来到走廊,那里等候着一个暗夜精灵。泰兰德开始还有些犹豫,突然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牢房。达斯雷玛不耐烦地瞪着她,拉着她向前走去。

  在达斯雷玛的同伴的带领下,三人飞速冲上了一段很长的楼梯。一路上没有发现警卫的迹象,女祭司明白这些法师已经提前扫清了路上的障碍。

  楼梯的尽头是一道铁门,门的中央嵌着艾萨拉天使般的脸。看到她的头像,泰兰德的身体不由震了一下,她的这一反应使两个上层精灵同情地看了她一眼。

  “穿过这个门,就是大厅,穿过大厅我们就可以直接赶到马厩那里。其他人应该已经备好了坐骑。当皇宫大门打开的时候,我们要像风一样地冲出去。”

  “那……怎么对付恶魔呢?”

  他骄傲地挺起了腰板:“别忘了,我们是上层精灵!我们是这个世界最棒的法师!我们强大的力量会把他们击倒!”接着达斯雷玛还是带着傲慢的口吻说道:“当然,我们中可能也会有很多人死去……”

  “我感到前面的路已经畅通无阻,”另一个法师突然打断道,脸上露出傲慢的微笑,“分神咒语仍然控制着瓦罗森手下那群废物。”

  “但我怀疑,魔法很快就会失效。”达斯雷玛轻轻地推开了那道门,大厅里没有出现面目狰狞的战士。

  “我们离马厩不远了,”另一个暗夜精灵说道,他的自信心已经开始膨胀,“瞧见了吧,达斯雷玛!用不着担心一群没用的——”

  后半句还未等说出来,一只箭已经射穿了他的脖颈。鲜血溅了泰兰德和达斯雷玛一身。

  死去的法师倒在了地上,几个警卫出现在走廊里。

  “站在那里别动!”一个戴着暗紫色头盔的下级军官大声喝道。

  达斯雷玛见状愤怒地将手挥向恶魔。

  一股隐形的力量猛地冲向那些警卫,他们随之砸在墙上,如同风中的树叶一般。他们身体撞到墙上的“咚咚”声在大厅里回响。

  “这就是攻击上层精灵精英的下场!”他厉声道。

  “听到响声会有人过来查看的,”女祭司提醒说。

  达斯雷玛这才认识到自己的攻击有些过猛。他皱了一下眉头,一把拉着泰兰德向前奔去。

  ?他们很快就赶到马厩中,眼前的景象令泰兰德大吃一惊。从达斯雷玛的描述中,她还以为会有不少上层精灵一起逃走,但眼前的精灵远没有想像的那么多。其中还有一些低等的精灵等在那里,身边还拖家带口,带着他们的家眷。

  “怎么不见——”一个女子开口问道,但看到达斯雷玛脸上的表情之后,她立刻不再吱声,明白了那人已经死了。

  “我们刚才听到上面打斗的声音,感觉到有人使用了魔法。”另一个男子说道,“恶魔肯定也察觉到了。”

  “我们只能这样,”达斯雷玛一边领着泰兰德向前走,一边说道,“你为这位女祭司备好坐骑了吗,奎恩萨塔诺?”

  “是的,是最快的。”

 

  “好的,”法师转向泰兰德又说,“泰兰德女士,等我们抵达精灵大军的时候,需要你为我们说几句公道话。我们知道他们会对我们怀有敌意——”

  “我们要让他们听我们的!”一个上层精灵女子高声叫道,“我们有能力这样做——”

  “我们这样就可能都玩完了!”达斯雷玛吼道,他又转向泰兰德,“你愿意为我们做此事吗?”

  “没问题!我当然愿意!我以月亮女神的名义发誓!”

  如果其他上层精灵对她的话还不感满意的话,起码达斯雷玛感觉满意。在决策的时候,这里所有人还是听达斯雷玛?逐日者的。

  “那太好了!有大祭司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说完他指了一下马厩里的夜刃豹,“快上坐骑!我们不能再浪费一分钟!”

  这些逃走的上层精灵身上没带什么东西,可见事情是多么紧急。看惯了精灵华丽的服饰,泰兰德还是希望他们将所有的家当都带上。

  一个法师将一头皮毛光滑、身体纤瘦的雌豹身上的缰绳递给了女祭司。这头动物身体一侧挂着一把厚实的长剑,显然是从瓦罗森手下士兵那里偷来的。泰兰德点头对这个漂亮的礼物表示感谢之后,就爬上了坐骑,等着出发。

  达斯雷玛四下望了一下,确定每个人都准备就绪之后,指着离开此地必经的两道巨大的木门,说:“我们一起冲过去!不要掉队!掉队的人我们不管。到处都是恶魔。路上少不了恶战,也许要走好几天。”他身子一挺,接着说道:“但我们是上层精灵,最强大的法师!带着永恒之井赐予的能量,我们要杀出一条血路,如有挡路者,格杀勿论!”

  泰兰德脸上一直没有什么表情。上层精灵应该知道他们中许多人会死在路上,而且死得很惨。她默默地向艾露恩祈祷,希望月亮女神能指引她帮助这些新的同伴。上层精灵参与将燃烧军团带到卡利姆多,他们现在是为了赎罪才这样做;泰兰德会尽力让他们有机会接受别人的原谅。

  达斯雷玛用手指向大门:“打开大门!”

  两扇巨大的门随即轰的一声向外面炸开。

  “冲啊!”

  泰兰德催着坐骑,紧跟他向前冲去。

  队伍前面的几个上层精灵飞速冲过已经破损的大门,胯下的夜刃豹轻而易举就从大门残骸上一跃而过。周围地上躺着几具恶魔的尸体,显然是在这次爆炸中丧生的。

  “玛诺洛斯和其他人应该还在永恒之井!”达斯雷玛叫道,“这就是我们成功的希望所在!”

  听到永恒之井几个字,泰兰德突然想到了伊利丹。她多么希望他现在能出现在这些努力逃脱恶魔首领的罪恶的队伍中,而不是拥抱罪恶。

  艾萨琳笼罩在一片不祥的薄雾中,但这丝毫不能减慢上层精灵前进的速度,他们现在已经习惯这种天气。女祭司全神贯注地跟着营救她的这些人,静静地等待着。

  等待前路将要出现的第一个威胁。

  果然,不久就出现了几只地狱兽,它们凶猛地向冲锋队伍中间扑去,一下子扑倒两人,还差一点将一个上层精灵肚子刺穿。巨兽的触须随即附着在地上两人的身上,疯狂地吸食他们的法力。

  见此情景一个女法师随即扔出一物,像是一根短木棍。但等它快要击中目标的时候,小木棍一下子拉伸变长,变成一根长矛,猛地刺穿地狱兽的胸部。

  另外几只地狱兽也遭受了类似的打击死去,还有几只地狱兽发出惊恐的嚎叫,落荒而逃。达斯雷玛向那些逃走的地狱兽发出一道闪电,两只地狱兽随即身体炸开,身体碎片如雨点般落在逃走的上层精灵上。不过还是有一只地狱兽逃走了。

  “敌人肯定已经发现我们!”达斯雷玛咆哮道,“我们加快速度!”

  这时,突然传来低沉、悲壮的号角声。没过多久,队伍的前方闪出了几个黑影。泰兰德心急如焚地向艾露恩祈祷,她明白这些暗夜精灵很快就会遭遇生死之战。

  “萨拉斯纳加克!尤尔泰森!跟我来!”这两人随即赶到达斯雷玛身边。三人举起拳头,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转眼间,打头阵三人前面出现一道锋利的红色能量光。连泰兰德都能感觉到他们从永恒之井中召来的巨大能量。

  接着……雾霭中显出了一排身形巨大、长牙外露的恶魔士兵,他们身着盔甲,身上燃烧着浅绿色的火焰。这些恶魔守卫手执几乎和泰兰德身体一样长的武器向精灵队伍涌来。

  前面几个碰到红色能量屏障的恶魔身上随即着火了,身上的火苗一点儿也不比法师们施出的火焰小,这些恶魔很快就被火焰吞噬了。丑陋的恶魔守卫一阵尖声惨叫,倒在路旁。不一会儿,被击中的恶魔们身体烧得只剩下几块烧焦的铠甲残片。

  后面的恶魔还是不断向前冲去,很快他们就将这些逃亡者团团围住。法师们纷纷施念咒语,打死了一些恶魔守卫。但他们终究不能将注意力集中到每个恶魔身上,那些逃脱咒语的恶魔给暗夜精灵带来了灾难。一个女精灵的坐骑的喉咙被恶魔切开,随之瘫倒在地,女精灵也跟着摔了下去。还没等她站起身,杀死她坐骑的恶魔守卫又一刀砍下了她的脑袋。另一个上层精灵一不留心从鞍上掉了下来,还没等他落在地上,有人就从后面用兵器刺穿了他的身体。

  一个身形魁梧的恶魔趁达斯雷玛没注意,悄悄溜到了他的身后。泰兰德见状吓得叫不出声来,随即拔出身边的剑,祈祷艾露恩保佑自己能砍中敌人。

  宝剑发出了月亮女神身上的银光。她一剑砍去,毫不费力就砍穿恶魔的盔甲。

  恶魔守卫哼了一声,身体向泰兰德转去,还没转到正面他的上半截就掉了下去。在神的帮助下,女祭司这一剑利落无比,她的敌人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

  而达斯雷玛还不知道自己险些就死在敌人的手上,他对他的两个战友大喊了几句。泰兰德不知道他们都做了什么,但他们变出的魔法护盾不仅传到更远的地方,而且还发出更加猛烈的蓝光。

  这时传来了劈劈啪啪的声音,第一个冲向新的护盾的恶魔一下子弹了回去,好像被投石车掷出去一般。他落到他的同伴中间,身体摔成了粉末。

  事实证明新的咒语十分有效。在恶魔的强攻之下,上层精灵放慢了速度,但现在他们的速度又快了起来。他们身后留下了十几个同伴,大多是被燃烧军团的刀刃残忍地劈死的。没人骑的夜刃豹身上浸满了鲜血,在精灵队伍后面狂奔。

  突然,泰兰德身旁一个比她年轻的上层女精灵发出一声惨叫,在坐骑上挺起身子,消失在薄雾中。没多久,惨叫声戛然而止,她的尸体从逃亡的精灵队伍中掉了下去。

  暗夜精灵开始惊惶失措地望着上空和四周。泰兰德回头望去,看到一双利爪抓住一个年迈的男精灵,一下子就把他拽到空中,救他已经来不及了。

  “是末日守卫!”她叫道,“小心啊!末日守卫就藏在雾里面!”

  突然,她的身旁又伸出一双利爪。泰兰德用力砍去。她听到一声惨叫,那个末日守卫仓皇逃走了……留下了一只手。

  两个穿着长袍的法师举起胳膊。他们头顶上出现了一个光环一样的东西,光环向四周扩散,一直延伸到其他精灵的头上。

  但还没等他们施展出他们想要放出的咒语,突然轰的一声爆炸,他们身体被震得左右摇晃。那两个上层精灵胯下的夜刃豹打了个趔趄,他们则飞了出去。

  爆炸的中心出现了一个地狱火。泰兰德不知道这个恶魔怎么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落到精灵的队伍里,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地狱火在暗夜精灵中横冲直撞,撞在一整排夜刃豹身上也没有放慢脚步。

  又有两个上层精灵被末日守卫从坐骑上拽到了空中。女祭司朝达斯雷玛望去,却没能得到任何帮助和指示。达斯雷玛举步维艰,自身难保,忙着挡开不断涌上来的恶魔守卫,恶魔越来越多,他们是想靠人多势众来突破他和其他几个精灵变出来的魔法。恶魔每前进一步,精灵的脚步就放慢一步,泰兰德估计,用不着多久上层精灵就会完全停下来。

  泰兰德停了下来,双手持剑至胸前,积聚月亮女神赐予她的力量。不管自己是否能活下来,泰兰德不能袖手旁观,眼睁睁看着同伴死去。

  “月亮女神,求求你,听听我的声音吧,月亮女神……”女祭司低声祈祷。

  剑刃上的亮光向她脸上蔓延,不断增强。泰兰德想到了在月亮女神纯净的光芒之下,一切事物是如何露出其真正的面目的。

  宝剑的银色的光环突然发出耀眼的强光。

  在艾露恩的光芒照耀之下,薄雾慢慢褪去。地上和天上的恶魔们顿时发现没什么东西可以保护他们了。更重要的是,他们突然畏缩不前,把头扭向一边,因为惧怕这神圣的光芒。

  他们一犹豫,正好为上层精灵留出了一条路。

  “看那儿,达斯雷玛!”泰兰德大声叫道,“往那边骑!”

  他根本用不着提醒。达斯雷玛和他的两个战友向那条路放出耀眼的亮光。强光之下,大多数恶魔都睁不开眼睛,精灵前面的几个恶魔变得不堪一击,轻易就被踩在坐骑的蹄下。

  “赶快穿过!赶快穿过!”上层精灵的首领大声催道。恶魔纷纷向后退去,无人能抵挡得了这股强光。

  泰兰德信心陡增,奋力驾着坐骑跟在队伍后面。她周围的亮光延续了很长一段距离,射向了远方。她不住地感激艾露恩创造的这个奇迹……

  就在泰兰德舞着剑一路杀过去时,突然一双利爪抓住了她,把女祭司从夜刃豹上扯了下来。她吓得尖叫起来,身体跟着飞了起来,飞离了她的同伴。

  身体绷紧,泰兰德打量起末日守卫那张扭曲的脸庞。恶魔的眼睛几乎是紧紧闭着,呼吸并不均匀,这表明她周身的光芒让他十分痛苦。

  她二话不说挥剑向这个穿着铠甲的恶魔砍去。她这一剑从他体侧滑了过去,没能砍中,却使这个恶魔受到了惊吓。恶魔一只手从她身上松开了。泰兰德根本没机会低头看自己离地面有多远。她只能祈祷艾露恩减慢她下落的速度。

  女祭司勇猛地一剑刺入末日守卫的胸部。

  恶魔身体猛地一抖,她一不留神,宝剑猛地从她手中脱落了。恶魔抓着她的另一只手最后也松开了。

  泰兰德一把抓住他的身体,想爬到恶魔身上,希望落地的时候能压在恶魔的上面。但不幸的是,末日守卫痛苦地挣扎了几下,女祭司一下子松开了手,径直向地面落去。

  她紧紧闭上了眼睛,向月亮女神祈祷,但脑子里想到的却是玛法里奥。如果她死去的话,他会为此愧疚不已,而她不想让他承受如此重的负担。生死有命,这与他无关。泰兰德知道玛法里奥已经尽力,若与他的同胞相比,她个人的命运则显得微不足道。

  能再见他一面该有多好啊……

  泰兰德落到了地面……这次撞击不是她所想像的那个样子。她的身体并没有猛烈地震动,更不用说骨头断裂,脑浆涂地。

  她的手指摸到了尘土。这说明她已经落到了地上……但她为什么会毫发无伤呢?

  泰兰德翻了个身,坐了起来,四下望了一圈。她身上的光芒早已褪去,现在独身一人坐在薄雾中,身边只有暗夜精灵和恶魔的残缺不全的尸体。

  不……还有其他人。一个十分熟悉的高大身影从再次出现的薄雾中走了过来,看到他的身影,她的双颊顿时一片绯红。

  “玛法里奥!”

  就在泰兰德叫出名字那一刹那,她意识到自己认错了人。

  伊利丹皱着眉头,咧着嘴,俯身望着地上的女祭司。“小傻瓜……”他向她伸出一只手,“没事吧?跟我走吧……如果你还想看到我拯救这个世界!”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