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一章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一章

2012-07-08 15:38:50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对兽人来说,血缘关系是他们最基本的维系,他们为此要许下誓言,相互忠诚,这样才能成为真正的勇士。玷污血缘关系是可以想像到的最卑劣的罪行。

  而此刻,德鲁伊的弟弟就做出了这种离亲叛众的事情。

  布洛克斯用极其厌恶的眼神盯着伊利丹?怒风,他很少用这种眼神看人。即使是面对恶魔,他还是会表示出起码的尊敬,因为不管他们有多么邪恶恐怖,至少他们把自己的本性表露了出来。而伊利丹与布洛克斯并肩作战过,本应该与战友共享他的喜怒哀愁,但此刻伊利丹活着只为获得权力,其他一概不管,甚至连他最亲密的家人也无法改变他。

  要不是胳膊被紧紧地绑在一起,兽人此时一定会冲向这个法师,扭断他的脖子,就算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不管兽人有什么样的缺点,他决不肯背叛他人。

  玛法里奥在满头灰发的兽人战士旁蹒跚而行。他俩已被五花大绑,被腰间的绳子拖着向前走,根本跟不上敌人的步伐。玛法里奥的境况还要惨,因为他奸诈的弟弟还没有撤掉使他失明的咒语。玛法里奥双眼笼罩在黑色阴影中,光线根本无法穿透,眼前漆黑一片。他跌跌撞撞地向前走着,不时绊倒在地,身上已有多处刮伤和割伤,有一次脑袋还差点撞在石头上。

  伊利丹眼睛裹着头巾,脸上没有任何悔恨的表情。每次玛法里奥一个踉跄站立不稳的时候,伊利丹只会狠心地用力拉绳子,直到德鲁伊保持好平衡为止。随后两人身后的护卫就会用棍子猛戳他们,继续漫漫长途。

  布洛克斯双眼望着自己的战斧,这把斧头现在正悬在那个满脸伤疤的军官的坐骑上面。兽人已经将瓦罗森卫队长列为自己攻击的首要目标,前提是玛法里奥和他有机会摆脱身上的束缚。恶魔战士确实是很大的威胁,但他们不像瓦罗森那样阴险狡诈,即使是伊利丹也没那么阴险。不过如果有神灵保佑的话,布洛克斯会把他们俩一起杀掉。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一定要把恶魔之魂抢回来。

  奇怪的是,圆盘现在并不在伊利丹的手上。在法师从他哥哥手上拿回来之后不久,卫队长走到狡诈的伊利丹面前,身出一只带有臂铠的手,命令伊利丹把圆盘给他。更令人不解的是,伊利丹居然二话没说就把圆盘给他了。

  绿皮战士对此十分不解,但他很快就不再想这件事。他一心只想杀死那两个人,然后从瓦罗森身上夺走恶魔之魂。当然,要想成功,兽人先要挣脱手上的绳索,然后从群魔中杀出一条血路。

  布洛克斯哼了一声,对自己这个想法嗤之以鼻。史诗里的英雄总是能漂亮地完成这些事情,但他对自己能否完成没什么把握。瓦罗森卫队长在绑绳子方面十分在行,把他两人绑得严严实实。

  他们迈着沉重的脚步向前行进,将黑龙的巢穴远远抛在了身后。不过,布洛克斯没有伊利丹和瓦罗森卫队长那样气定神闲。他相信死亡之翼还是会找到他们。令人不解的是,这条巨龙直到现在还没有现身。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他突然睁大双眼,嘴里直骂自己愚蠢。是的,兽人终于明白过来。是有东西分散了他的注意力。肯定有东西……或准确的说,那是个人。克拉苏斯。

  布洛克斯十分清楚魔法师可能会做出何种牺牲。大师,我希望你能安然无恙。我要为你唱歌庆贺……就算我的时日不多。

  “啊!”

  布洛克斯看到玛法里奥又一次摔在了地上。不过这一次,德鲁伊终于把身子转到一边。他不是脸部朝下,而是侧着身子倒在了地上。虽然这次鼻子没有碰出血来,但玛法里奥还是撞得很重。

  兽人很想把玛法里奥从地上扶起来,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对伊利丹怒目而视,大叫道:“快快恢复他的视力!那样他才不会摔跤!”

  法师整了整眼睛上的头巾。布洛克斯见状一下子就明白了曾经发生在伊利丹身上可怕的事情。

  “使他恢复视力?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那个畜生说得有理,”瓦罗森突然插嘴道,“你哥哥拖累了我们,现在行军的速度很慢。你要不现在就在这里抹他的脖子,要不使他恢复视力,看清脚下的路!”

  伊利丹不无讽刺地对他笑了笑:“这么诱人的选择!那好吧,把他给我带过来!”

  两个恶魔用武器顶着玛法里奥往前走。德鲁伊挺直了腰板,大义凛然地向弟弟大步走去。

  “从我的眼睛到你的眼睛,”伊利丹低声说,“我将自己不再需要的东西赐予给你。”

  他解开了眼睛上的头巾。

  一看到头巾下面掩藏的东西,兽人心中一凛,脊背上的毛发一下子竖了起来。布洛克斯暗暗地骂了几句。甚至连伊利丹身旁凶神恶煞的警卫都惶恐地转头看向别处。

  玛法里奥眼睛上的阴影慢慢散去。他眨了眨眼睛,然后看向伊利丹。玛法里奥看到弟弟的眼睛也吓得目瞪口呆。

  “啊,伊利丹……”玛法里奥张口结舌道,“我感到非常抱歉……”

  “有什么好抱歉的?”伊利丹轻蔑地将头巾重新罩在两个邪恶的眼窝上。“我现在拥有的东西要比眼睛好上一百倍。那种视觉能力,你只能在梦里得到。我什么也没失去,你明白吗?什么也没有!”伊利丹转向队长,接着说,“他现在应该可以好好赶路了。依我看,我们可以加快速度。”

  瓦罗森咧嘴笑了笑,然后下令继续赶路。

  玛法里奥踉踉跄跄地向兽人走去。布洛克斯扶着玛法里奥保持住平衡,然后低声说:“关于你弟弟,我很抱歉……”

  “这条路是伊利丹自己选的,”德鲁伊说,语气比兽人温和许多。

  “他背叛了我们!”

  “是吗?”玛法里奥狠狠地盯着弟弟的背影,“是吗?”

  兽人对自己同伴的一厢情愿摇了摇头,变得沉默不语。

  他们继续向前行进,白天渐渐过去,夜色渐浓。瓦罗森和伊利丹驾着坐骑轻松自得,但布洛克斯则不时回头望向身后的山脉,相信死亡之翼任何时候都可能出现。

  “法师,有个问题问你,”在沉默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满脸伤疤的瓦罗森突然问道,“这个圆盘。你跟我说的那一切,它都能做到吗?”

  “远远要超出我所说的范围。你知道它对燃烧军团和暗夜精灵造成的伤害……甚至还有龙族。”

  “是的……”兽人能从瓦罗森的声音里听出他的贪婪。他这时才注意到卫队长的手一直在摩挲着装着恶魔之魂的那个口袋。“一切都是真的,对吧?”

  “不信你去问阿克蒙德。”

  瓦罗森把手从口袋上移开。他还没有昏头,知道那个巨魔凶残的力量。

  “这个东西的力量应该足以按照萨格拉斯的愿望改变传送门,”伊利丹接着又说,“那样的话,燃烧军团余下的力量就可以进入卡利姆多……在萨格拉斯带领下。”

  玛法里奥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布洛克斯都厌恶地哼了一声。他们面面相觑,惊骇不已,都清楚无人能够挡得住恶魔首领和他麾下大军的力量。

  “一定要采取行动……”布洛克斯暗暗下定决心。他绷紧肌肉,想试试绳子是否结实,遗憾的是,身上的绳子仍然十分结实。

  “我一直都在努力,”德鲁伊悄悄地跟布洛克斯说,“从伊利丹恢复我的视力之后就开始了。之前我老是跌倒,根本无法集中精神……不过现在没什么问题了。”

  确信恶魔们没有注意到他们,布洛克斯咕哝了一句:“怎么做?”

  “靠那些夜刃豹。我一直都在与它们交流。想说服它们……”

  兽人的眉头一皱,想起了玛法里奥曾用意念与各种动物交谈。“我已经准备好了,德鲁伊。不会太久吧?”

  “比我想像得要难。它们——它们受到了燃烧军团的影响,不过……我想……是的……准备好。他们随时都会行动。”

  一开始,没有任何成功的迹象……但没多久瓦罗森卫队长的坐骑突然停了下来。队长踢了几下夜刃豹,但它死也不肯动一下。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该死的——”

 

  瓦罗森还未说完,夜刃豹突然霍地立了起来。队长猛地一惊,从坐骑的背上摔了下去。

  伊利丹转头看去的时候,他自己的坐骑也作出了相同的举动。不过,法师早有防备,虽然也从坐骑背上滑了下去,却没有狠狠地摔在地上。

  “你这个傻瓜!”伊利丹厉声骂道,至于骂的是谁没人知道。“你这个愚蠢的——”

  在夜刃豹将他们的主人掀到地上的一刻,布洛克斯立即行动起来。他一个箭步冲向瓦罗森卫队长的坐骑,寻找自己的战斧。夜刃豹十分配合,主动将身体一侧转向兽人……玛法里奥显然已经发出了一个命令。

  布洛克斯忙转过身,将自己绑在一起的双手对准战斧的头部。斧头锋利的刀刃轻而易举就将绳子割断,只是轻轻割伤了兽人的右胳膊。

  布洛克斯一把抓起斧头,喊道:“德鲁伊!快过来!我们可以骑这个夜刃豹离开这里——”

  夜刃豹突然猛从他身边一跃而起,一头撞向一个想要干掉玛法里奥的恶魔守卫。其他恶魔们纷纷向后退去,对这个失控的局势一时不知所措。

  与此同时,这个夜刃豹开始用牙齿猛咬玛法里奥身上的绳子。玛法里奥望着布洛克斯,大声喊道:“不用管我!那个袋子,布洛克斯!那个口袋!”

  兽人扭头向瓦罗森摔下的地方望去。那个军官坐在地上用手揉着额头,装有恶魔之魂的那个口袋依然悬在他的腰上。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布洛克斯。

  兽人举起手中的斧头,向队长冲去。但那满脸伤疤的暗夜精灵的反应比布洛克斯想像的要快得多。看到巨大的绿色身躯向自己奔来,身体并不强悍的队长旋即滚到一边,并一跃而起,拔出了自己的佩剑。

  “放马过来吧,你这个没用的畜生,”他讥笑道,“我要把你剁成肉酱,喂那些夜刃豹……就怕它们对你的肉不感兴趣!”

  布洛克斯一斧劈了过去……倘若挨了这一斧,瓦罗森肯定会被劈成两半。但卫队长也是身手敏捷,迅速躲开。兽人这一斧砍到了坚硬的地上,留下了一码多长的深坑。

  躲过这一斧,瓦罗森又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猛地刺向兽人。这一剑从布洛克斯的左肩擦了过去,留下了红红的一道痕。布洛克斯不顾身上的疼痛,举起武器,又是一斧。

  他看到玛法里奥正在指挥没人骑的夜刃豹冲向袭击他的那个恶魔守卫。恶魔守卫后退了几步,不知道是否要杀死瓦罗森的坐骑。在他举棋不定的时候,那只巨大的夜刃豹猛地将这个全身盔甲的战士扑倒在地,一爪撕开了他的喉咙。

  布洛克斯想找到伊利丹的身影,但忙着对付瓦罗森,他根本无法分心。他希望玛法里奥能对他的弟弟多加小心。伊利丹只需一个咒语,他俩就完蛋了。

  思忖之间,瓦罗森卫队长又一剑狠狠刺在布洛克斯受伤的肩膀上,兽人疼得大叫一声。

  瓦罗森咧嘴笑道:“战场的首要法则是不能三心二意……”

  作为回应,兽人将战斧挥出一道可怕的弧线,要不是卫队长躲闪及时,早就身首异处了。

  “第二条法则,”布洛克斯发出低沉的声音,“只有傻瓜才会在战场上多说话。”

  突然,他浑身一阵刺痛的感觉。布洛克斯的动作慢了下来,每一个动作都变得异常沉重,好像周围的空气凝固了一般。

  是魔法……

  正如兽人老兵担心的那样,玛法里奥没有留心对付伊利丹。血缘关系使德鲁伊有些拿不定主意,但稍有犹豫他们就前功尽弃。

  瓦罗森又咧嘴露出了阴险的笑容。他满怀信心地向动作迟缓的兽人走去。“唉!我通常不喜欢事情变得这么简单,但这次我破一个例。”他将剑指向布洛克斯的胸部,“我想知道你心脏的位置是否跟我的一样……”

  就在他迈步向前的时候,突然出现一团黑影,将两人笼罩其中。布洛克斯想抬头察看,但他的动作却变得异常缓慢,他明白等他再次低下头,瓦罗森早已一剑刺穿他的心脏。如果他就这样死去的话,他希望能像一个真正的战士一样盯着杀死他的人的眼睛。

  但瓦罗森却不再看着对面的兽人,而是抬眼望着天空,嘴巴恨恨地扭动了几下。

  “不要碰他,你这个无赖!”一个声音在空中咆哮道。就在布洛克斯无助地望着前方的时候,瓦罗森眼睛突然瞪得很大,旋即从兽人身旁跳开。霎时间……阴险的瓦罗森之前站的地方已笼罩在一片火焰之中。

  令布洛克斯惊诧不已的是,火焰十分准确地落在那里,他几乎感觉不到火焰的热度。这令他大为不解,他本以为只是一条龙在高空飞翔……显然此物不是其他的龙。

  是死亡之翼。

  但如果是那个邪恶的黑龙的话,他怎么会不伤害布洛克斯。兽人这时想到只有一条龙会有兴趣加入他们……那就是克莱奥斯特拉兹。自逃离死亡之翼的老巢之后,他忘记了那条红龙,但红龙显然没有忘记玛法里奥和他。

  “准备好!”克莱奥斯特拉兹叫道,“我来了!”

  布洛克斯几乎已动弹不得,但他还是强打起精神,迎接他的到来。他的生死全指望克莱奥斯特拉兹了。

  不一会儿,龙的巨爪抓起他的身体,猛地把他带进空中。

  一股大风向他扑面而来,布洛克斯感到自己的四肢顿时灵活了许多。也许是红龙的帮助,再或许是某种巧合,伊利丹施在他身上的咒语被解除了。

  他第一次注意到玛法里奥的身体悬在巨龙的另一只爪子里。德鲁伊显得精疲力竭,还有一些心烦意乱。玛法里奥用手向下指着远处的地面,对兽人和红龙大声喊着什么。

  布洛克斯好不容易听清了他说的话。“圆盘!”玛法里奥叫道,“圆盘还在他们手里!”

  还没等兽人作出回应,克莱奥斯特拉兹突然弓起身子,掉头向刚才打斗的地方飞去。红龙猛地向那群人冲去,眼睛瞪着他们。

  “在谁手里?”红龙咆哮道,“那人是谁?”

  他根本用不着问别人。瓦罗森一只手早已伸进口袋,掏出了恶魔之魂。布洛克斯想起玛法里奥最初使用圆盘时碰到的麻烦,他希望这个满脸伤疤的军官也会遇到相同的问题。

  幸运女神似乎站到了他们一边,瓦罗森举起了圆盘,显然是不怀好意……但恶魔之魂却没有任何反应。

  克莱奥斯特拉兹吼叫着,向卫队长逼近。瓦罗森脸上顿时露出惊恐不安的表情。

  但就在那个时候,出人意料的是,圆盘猛地放出了强光。红龙的头上突然传来了另一个声音,“闪开!快点,要不然我们就都——”

  红龙还是被击中了,这力量不过是恶魔之魂的魔力的一小部分,但已经十分骇人。布洛克斯感到了正中克莱奥斯特拉兹的冲击波的力量。红龙一阵颤抖,发出阵阵呻吟声……不再拍打翅膀。

  红龙转头飞向一排山峰。地势随之陡然上升。布洛克斯这时想起了祖先的名字,心里默默地请他们等着他的到来。

  眼前出现了一座花岗石山的坚硬的一边……

  “你都做了什么?”伊利丹突然问道。

  “我使用了圆盘……”瓦罗森答道,一开始语气中充满了敬畏。没多久,他回过神来,望着他的同伴和手中的圆盘,说道:“你说的没错!你说的一切它都能做到,而且还不止于此!拥有它的人可以在万人之上……”

  “即使是动了这样的念头,萨格拉斯也会剥掉他的皮的。”

  瓦罗森脸上贪婪的神情顿时消失无踪:“法师,那种人是罪有应得,我相信你不会抱有这种愚蠢的想法。”

  玛法里奥的弟弟脸上掠过一丝笑容:“不会像你那样愚蠢,亲爱的卫队长。”

  “女皇对我们此行的成果会非常满意的。恶魔之魂到手,其威力也在一个成年的红龙身上得到了验证,使我们耽搁到现在的那两个人也命归黄泉。”

  天崩地裂第二部分(21-30)

  “你也可以用另一种方式使用圆盘,”法师说道,“留那两人的活口,以供审讯。”

  瓦罗森轻蔑地说:“他们能告诉我们什么我们想知道的事情?这——”他突然将圆盘对准伊利丹,“就是胜利需要的东西。”他身体前倾,嘴角残忍地向下弯着:“是不是对你哥哥的死感到后悔了?对自己的背叛感到后悔?”

  伊利丹整了整头巾,哼了一声道:“你看到了我是怎么对他的。那还像是有什么手足之情吗?”

  “说得很有道理。”沉默了片刻之后,瓦罗森说道。说完卫队长就将圆盘塞进口袋中。放入口袋不久,他的眉头突然微微一蹙。

  “有什么不对劲吗,卫队长?”

  “没有……我只是觉得……听到了别人的声音……不……没事儿。”他没有注意到伊利丹关注的神情,等到军官又看向伊利丹的时候,法师的这个表情接着就消失了。“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好了,走吧。那些夜刃豹已经被我们控制了。我们要尽快将圆盘带回艾萨琳,你说是吧?”

  “当然。”

  瓦罗森找到他的坐骑,跳了上去。伊利丹也爬上了坐骑,但在他骑上去的时候,他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群山。

  他看着群山,不解地皱起了眉头。

 

  

  他们此时应该已经回来了,罗宁边想边望着克拉苏斯和其他人出发的方向。他们早应该回来了。他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差错。当那几只夜刃豹带着魔法师的短信赶回来的时候,罗宁心中对未来顿时充满了希望,克莱奥斯特拉兹应该帮助那三人节省不少时间。他们应该很早就赶到了目的地,克拉苏斯也肯定会尽快得到恶魔之魂。

  没错儿,一定出现了十分严重的问题。

  他从未跟加洛德提起此事,加洛德有一大堆问题要解决。加洛德巩固了他作为指挥官的位置,不是因为黑森林营帐里的会议失败了,而正好相反,他把自己的本色表现了出来。在上一场战斗中,卫队长遇到了他人生中的一个关键时刻:他不能袖手旁观,发出愚蠢的命令,不管他的出身有多卑微,他都要做出正确的决定。

  曾有一个贵族建议采取翼侧机动,这个策略很可能使整个部队变得支离破碎,加洛德这时挺身而出,向他解释为什么这样做只会使精灵部队溃不成军,毁掉整支部队。加洛德向本应是精灵中最博学的人解释战局,这让罗宁备感惊讶。最终,加洛德成功地使每个在场的贵族成为他的忠实追随者,他们心中备感安慰。有人似乎天生就善谋略。

  罗宁起初还以为自己要暗中指引加洛德,但事实证明这个年轻的暗夜精灵心里十分清楚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人类法师以前遇到过加洛德这种人——他们天生就有过人的能力,即使最博学的人也无法相比——他感谢艾露恩和其他可能赋予守卫大军一位能够代替拉芬克雷斯特的神。

  但寻找圆盘之行凶多吉少,有一个加洛德够吗?

  加洛德站到了法师旁边。他并不愿意做精灵大军的指挥官。加洛德身披一套黑森林赠送的光亮的盔甲,这身盔甲虽没有什么纹章图饰,但上身红色和橙色的弧线直到他的腰部。身上的披风也是同样的颜色,在他身上披散开,就像一个占有欲极强的情人。他现在还带着饰有纹章的头盔,头盔后面还拖着一个用染过色的夜刃豹的毛发编制的尾巴,在他脖梗下面垂着。

  一些侍从形影不离地跟在他身后,他们是为贵族首领服务的下级军官和联络员。加洛德一挥手示意他们退下,这才开口说话。

  “过去我并没有多大的抱负,只希望自己能谋个一官半职,能穿上与职位相称的漂亮衣服,”加洛德闷闷不乐道,“现在,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丑!”

  “我不会与你在这件事上争辩,”罗宁心平气和地说,“你的表现让所有人都印象深刻,所以这是你应得的。等你权力越来越大,你就可以慢慢地脱下身上这些饰物。”

  “我都快等不及了。”

  罗宁领着他走了一段路,接着又说:“振作起来,加洛德!如果你的人民发现他们新的指挥官这么垂头丧气,没有任何好处。他们会为自己的命运担忧。”

  “我也为我们的命运担忧,特别是在我成为指挥官以后。”

  ?罗宁不想听他说这样的话。罗宁与他靠得更近,突然说道:“我们正是因为你才活了下来!是的,其中还包括我!这一点你不能否认!我们还没有听到别人说过什么难听的话,也就是说,你、我,还有那些战死沙场的将士会是卡利姆多唯一的希望……未来唯一的希望!”

  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昔日的军官根本无法推翻这个事实……罗宁来自大约一万年之后,法师很难解释他不仅仅是为了活着的人而战,而且还是为那些尚未出生的人而战,其中包括他最心爱的人。

  “我从没有想过要坐到这个位置上……”加洛德继续争辩。

  “我们其他人也没想。”

  暗夜精灵叹了口气,摘下头上熠熠生辉的头盔,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您说得对,罗宁大师。请原谅我。我会尽力而为,但我不敢保证每次都能成功。”

  “你只需像以前那样做……正确的事情。你若变成另一个代斯戴尔?星眼,我们就都完蛋了。”

  这位新指挥官低头望着身上华丽的服饰,对其完美的样子一声苦笑,接着说道:“那根本不可能,我向你保证。”

  听到这句话,法师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很高兴听到——”

  就在他说话的当口,传来刺耳的号角声。是战斗的号角。

  罗宁回头望去。“声音是传自右翼远处。那里不应该有燃烧军团的部队啊!他们要是转移到那里,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

  加洛德一把抓起自己的头盔。“但他们似乎做到了。”说完他向士兵招手让他们回到他的身旁,“骑上坐骑,把夜刃豹给我牵来!还有法师的!我们要看看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士兵很快就将两人的坐骑牵了过来,如此高的效率罗宁从未在星眼领导的时候见过。这些士兵真心地对加洛德表示尊敬,而不是因为他现在有这么多无能但很有权势的贵族的支持。他的英雄事迹早已传遍了全军,精灵们津津乐道于他如何在所有人都以为要输掉战争的时候统领全军的故事。

  卫队长跨上了坐骑——不对,应该是前卫队长——法师不得不提醒自己,他的身上似乎发生了全新的变化。他那张曾经单纯的脸上露出了坚毅的神情。他催促着他的夜刃豹向前赶去,很快就跑在了罗宁和其他人的前面。

  号角又一次响起。法师发现声音是从暗夜精灵那里发出的。加洛德的第一个指令,即证明他拥有贵族们的支持的标志,就是将精灵与盟友们很好地融合在一起。霍恩和杜恩加德的族类们不再只是守住一边。此刻,暗夜精灵的每一支分队都有一些盟友加入,在融入精灵队伍中之后这些外族人的力量不但没有减小反而增强了许多。甚至连熊怪也有自己的施展空间,增强了楔形队伍的力量。如有末日守卫想要飞向队伍后排,攻击作用极大的法师和弓箭手的话,熊怪会毫不客气地用手中的大棒敲碎他们的头。

  其中许多变化并不复杂,或十分微妙,但令罗宁感到惊讶的是加洛德并没有只想着精灵自己。但现在是真正考验改头换面后的精灵大军的时候了。没人想到阿克蒙德会出怎样的计策。

  但在他们快到战场的时候,他们要面对的并不像是一场战争,而是一团混乱。暗夜精灵们都在准备兵器,而罗宁看到牛头人和矮人却似乎不是很想参战,他们悠闲地站在那里,暗夜精灵却为了填补因他们的迟缓造成的空缺而忙成一团。

  “天啊,他们在做什么啊?”加洛德对着空中叫道,“他们会毁掉一切的!我好不容易才使那些贵族相信他们的重要性。”

  罗宁刚要开口,突然他知道了前线远处是什么东西。敌人与他们的距离比他想像的还要近。法师看到了远方出现的身躯庞大、长有翅膀的家伙,还有一群怪模怪样的家伙,他虽然在未来见到过燃烧军团,但还是说不上来他们是些什么东西。

  令人不解的是,他们几乎是向他们走来,罗宁也没有听到敌人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狂吼。队伍里还有一些巨人,这些巨人比罗宁知道的任何恶魔都高大魁梧。长着翅膀的家伙没有让他联想到末日守卫,虽然燃烧军团之中还有其他能够飞翔的恶魔,但他无法把这些人与敌人对上号。

  加洛德收紧夜刃豹身上的缰绳,停留在一个牛头人身旁,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霍恩:“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为什么不参加战斗?”

  牛头人首领眨了一下眼睛,看着加洛德,仿佛他的问题毫无意义:“我们不会跟这些人打仗!一旦打斗起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旁边的两个矮人神情严肃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加洛德起初显得十分沮丧,但不久他的表情变得坚定起来。

  “好吧,我们自己跟他们打!”他咆哮着,驾着坐骑离开了牛头人首领。

  但罗宁对那些盟友的勉强表示怀疑:“等一下,加洛德!”

  “罗宁大师,难道你也不打?”

  迎面而来的这一大群人离他们越来越近,罗宁已能辨认出一些人的面容……可以证明自己将暗夜精灵叫回来是对的。

  “他们不是燃烧军团。他们是来投奔我们的,我敢肯定。”

  在他看到走在队伍最前面那人的时候,他心中就更加确定无疑。那人身材高大,四条腿走路,动作敏捷,头发蓬松,头顶竖着一对漂亮的鹿角。这个巨人身后紧紧跟着数十个样子极像萨特的生物,这些家伙的上半身与暗夜精灵十分相似,但下半身则是羊的身体,而且都是年轻貌美的女性。除了长得像动物之外,她们也具有植物的特性:她们身上铺满了光滑的绿叶。虽然在某些方面长得比较精致,但她们的举止让他怀疑敌人在面对她们的时候会觉得生不逢时。

  精灵士兵们忙于迎战,根本没有理会走来的队伍。罗宁意识到倘若他不尽快制止这一切的话,一场难以想像的灾难很快就会发生。

  “加洛德!跟我走,快!”

  与加洛德一同,红色头发的法师急忙驾着他的坐骑从受到惊吓的士兵身边飞驰而过。加洛德从后面飞速跟上,大声喊道:“你疯了吗?你这是在做什么?”

  “相信我!他们是我们的盟友!”

  对面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赫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罗宁吓了一跳,赶忙勒住了手中的缰绳。

  “你好,红头发罗宁!”头顶鹿角的人说道,声音隆隆作响。那些女子好奇地打量着法师。“我们是来加入你们队伍的,保卫我们心爱的家园……”他又望着加洛德?影歌,“他就是我们要协调行动的那位吗?”

  罗宁瞥了一眼他的同伴,加洛德惊愕得张大了嘴巴。“是的,请原谅他,连我都对您的到来吃了一惊……塞纳留斯。”

  “塞纳留斯……”加洛德喃喃道,“他就是森林之王?”

  “是的,我相信他也带来一些尊贵的客人。”罗宁说道,眼睛望向传说中的森林守护神的身后。

  眼前的一切就好像儿时的故事变成了现实……也许这是最贴切的描述。罗宁和加洛德抬头凝望着对面的巨人,他们只是在凡人的梦中才会出现。森林之王身材虽然高大无比,但他身边还站着一些比他还高的同伴。一对样子似熊的双胞胎高大魁梧,站在塞纳留斯的身边,其中一个饶有兴致地望着罗宁。两人身后有个家伙,体形稍小一些,面如狼獾,长着六条腿和一条蛇一般的尾巴。他迫不及待地望着远方的战场。他急切地喘着粗气,巨大的爪子在地上蹭来蹭去,留下了道道深沟。

  还有一个硕大无比的猪一样的家伙,他长着一对獠牙,身上布满锋利、甚至是致命的硬刺。罗宁望着它,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名字……阿伽玛甘……具有原始力量的半神……

  有些人虽然样子并不壮观,但还是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其中有个漂亮却显得阴森森的女子,她长得像一只鸟,身边有一大群鸟围着她飞。一只个头短小的狐狸,长着一张狡猾但神圣的脸,在巨人的腿之间来回穿梭。在半神周围还有一些身体短小的人飞快地飞来飞去,他们手持利剑,挥舞着一对蝴蝶翅膀……他们是某种小精灵。

  一个纯白的身躯从法师眼角边一闪而过,他立刻扭头查看来者是谁,结果什么也没看到。但一个形象在他脑海里不停地闪现——一头顶着鹿角的巨大牡鹿似乎从天堂降临……

  对面缓缓不断有人走来。有一些男半神头戴兜帽,身上长着一层橡树皮。角鹰兽和狮鹫在空中飞翔,还有一些半神形如巨大的手杖,长着人一样的外表,在风中耐心地摇摆。队伍更远处,还有几十个样子独特的家伙,法师虽然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看,但还是很难用言语来描述。但不管怎样那些人明显带有大自然的一些特征。

  ?即使相距遥远,罗宁还是能感觉到每个人周身的力量,他们代表了这个世界的自然力量,他们是造物主创造的第一批生灵,肩负保卫自然免受伤害的重担。

  “加洛德?影歌……”法师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让我给你介绍卡利姆多的半神……他们所有人。”

  “我们听从你的指挥。”塞纳留斯尊敬地说道,接着他前面两条腿就跪在了地上。他身后的其他人都以自己的方式摆出了尊敬的姿势。

  精灵大军这位新领导人使劲地咽下口水,说不出话来。

  罗宁扭头瞥了一眼自己身后。所有的精灵士兵、牛头人、熊怪、矮人都带着敬畏的眼神望着这个壮观场面。大多数人现在意识到这些加入他们的半神已经在世上活了很久,法力无边……而他们现在竟然将加洛德看作是战斗中他们应听从命令的人。

  塞纳留斯站起身来,温和地望着这个暗夜精灵:“我们等你下命令。”

  这位前卫队长挺直了身板,答道:“非常欢迎你们的到来,大师。非常感激您做出的努力。我们有了活下来的机会,一个绝佳的机会。”

  森林之王点了点头,望着加洛德身后的守卫大军。塞纳留斯长满胡须的脸上出现了坚定的神情:“是的。你说得对,影歌大人……我们还有机会……”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