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章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章

2012-07-08 14:20:00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十章

  第十章

  克拉苏斯发觉黑龙的巢穴爆发了那场灾难之后,他禁不住大骂了一通。他尽力找出了死亡之翼在存放恶魔之魂的地方周围设置的每一道复杂的魔法,他也知道玛法里奥肯定也是这样做的,但他们最后还是没有斗过黑龙。

  更糟糕的是,他与德鲁伊和兽人的联系被切断了,而这却不是因为黑龙施展了什么魔法。有一股与死亡之翼同样可怕的力量以特有的方式介入到魔法师和他那两个同伴之间……克拉苏斯对那个力量并不陌生。

  对大多数飞龙来说,上古之神也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他们自洪蒙之初就降临到这个世界。克拉苏斯凭其强烈的好奇心(用罗宁的话说,他总是爱管闲事)对他们知道得更多一些。

  传说中,三个黑暗的上古之神统治着一个混沌无序的世界,整个世界混乱到了极点,疯狂程度连燃烧军团的恶魔首领们也无法想像。在世界的造物主们降临之前,一直都是他们在统治着远古的空间。随后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宇宙大战,最终以上古之神失败而告终。

  这三个神被打入地下深处,囚在那里,永世不得翻身。他们被困在何处无人知晓,他们的法力也永久地被束缚在地下。说到这里,故事应该结束了,但克拉苏斯怀疑上古之神现在可能找到了联系现实世界的办法,妄图借此重获自由。

  一切都开始变得合情合理起来,魔法师在岩石间爬上爬下寻找他的朋友的时候恍然大悟。诺兹多姆……时间的缺口,暗夜精灵和燃烧军团时代的到来……永恒之井……还有铸造恶魔之魂……

  上古之神正在制造能打开囚禁他们的监牢的钥匙……如果此事变成现实的话,连萨格拉斯都会想要乞求死亡以获得安宁。

  把时间打开一个缺口,他们就可以彻底摧毁禁锢他们的那个地方。也许他们甚至还密谋借此改变他们最初的失败。他很难猜出上古之神到底还有哪些惊世阴谋,因为他们的智慧远在他之上,与他们相比,他不过是地上一只爬虫而已。

  我必须告诉阿莱克斯塔萨!克拉苏斯本能地想到。龙族是现实世界势力最强大的种族。如果还有人能与上古之神抗衡的话,那非他们莫属。他大骂疯狂的大地守卫耐萨里奥,竟堕落成毁灭者死亡之翼。如果五条巨龙齐心协力,联起手来,他们的力量就一定能够打败上古之神。要不是因为耐萨里奥——

  克拉苏斯脚下一滑,险些从山脊上摔下。上古之神的阴谋着实令人费解!是他们改变了大地守卫!是他们扭曲了耐萨里奥的心智!上古之神将他沦为他们的傀儡,操纵他帮助他们逃出监牢。与此同时,他们也将一个潜在的对手从五大守护巨龙中拆开,五条龙的整体实力因而大大削减。没有耐萨里奥,其他四条巨龙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

  更可怕的是,上古之神还迫使诺兹多姆无暇顾及此事,这无疑也是他们阴谋的一部分。克拉苏斯突然停了下来,身子倚在山坡上。整个计划太可怕了。黑暗的上古之神真是费尽心机。将如此多的人控制于股掌之间,却不露半点痕迹。没人能破坏他们这个恶毒的计划,更别说他了。

  那怎么办呢?

  克拉苏斯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个事情,根本没注意到一个巨大的黑影正在向他逼近,直到四周全都笼罩在阴影之中他才察觉过来。

  死亡之翼出现在了空中:“就是你!”

  面目狰狞的巨龙嘴里猛地射出一团熔岩。

  要是换作别人,早就被这股热气滚滚的熔岩吞噬,只留下一小堆焦黑的骨灰,这场追逐也就此结束。但克拉苏斯太了解死亡之翼了,他反应奇快,及时作出了回应……差一点就来不及了。

  盛怒之下,死亡之翼将熔岩向他喷去,克拉苏斯变出一道金色魔法护盾。黑龙呼出的熔岩毫不留情地击打在似乎不堪一击的护盾上……但护盾最后还是挺了过来。克拉苏斯全身紧绷,竭力保持平衡,身上已是大汗淋漓。他身上的每一根筋骨都似乎尖叫着让他放弃,但他就是不肯放弃。

  最终还是空中的巨龙停了下来,不过他只是要积聚体力,准备进行下一次猛攻,但这个短暂的时间间歇对克拉苏斯太重要了。

  克拉苏斯这时抬起了双臂,接着就消失不见了。

  他不敢与可怕的巨龙正面对抗。这种对抗的高下之分是显而易见的。就算身体处在最佳状态,克拉苏斯也毕竟不是守护巨龙,不过是红龙女王的一位配偶而已。英勇无畏固然令人尊敬,但在面对这种没有把握的事情的时候则毫无意义。

  魔法师“嘭”的一声出现在一座山上,这座高山位于他逃走的山峰的南边。克拉苏斯瘫坐在一块石头上,大口喘着粗气。挡开黑色巨龙的进攻,再加上使用遁身术,他体力已损耗大半。其实他本想将自己转移到离黑龙更远一些的地方。

  “我会找到你的!”黑色巨龙高声叫道,他的喊声在山间回响,“你是逃不了的!”

  克拉苏斯知道他唯一的优势是,死亡之翼此时怒火冲天,完全丧失了理智,根本不能集中注意力。魔法师感到黑龙利用魔法在四处寻找,却是非常仓促,匆匆而过,搜索的面积过大,黑龙要找的这个人很容易就将自己隐藏起来。

  鼓起心中最后的勇气,克拉苏斯往山下走去。越靠近山底,就越安全。

 

  他的同伴处境如何,魔法师并不清楚,但他确信他们已经逃出死亡之翼的魔掌,否则黑龙就不会与他纠缠。显而易见,死亡之翼仍然还在寻找他的宝贝。魔法师相信圆盘肯定还在玛法里奥手上。

  黑龙越是深信不疑,越是对他们有利。如果他的生命可以换来恶魔之魂被安全带回,他宁愿牺牲自己的生命。罗宁会知道怎么处理恶魔之魂。

  他匆忙往山下爬去,虽然已是精疲力竭,但依旧手脚麻利,比暗夜精灵和人类要灵活许多。克拉苏斯一路上仔细聆听着死亡之翼的声音,用敏锐的耳朵留心暴怒的巨龙的去向。

  有一次,死亡之翼就飞在克拉苏斯的上空,但克拉苏斯机敏地迅速扑倒在岩石上,巨龙拍打着翅膀,从空中一掠而过。死亡之翼对这个地方任意地释放熔岩,却不知道自己的暴怒也在给他造成障碍。

  随后,克拉苏斯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死亡之翼对这个区域已经仔细检查了一遍,随即斜着身子转了个弯,向他的山中密室飞去。克拉苏斯难以相信黑龙这么快就放弃了搜寻……也就是说,死亡之翼现在又到其他地方去找恶魔之魂了。

  心里对玛法里奥和布洛克斯放心不下,克拉苏斯望着离去的黑龙,开始集中自己的意念。

  这时,黑龙先前爆炸所产生的碎石飞向空中,从四面八方砸向死亡之翼。许多巨石狠狠地砸在黑龙的身上,一些与黑龙的脑袋一般大小。死亡之翼受到了惊吓,发出震天吼声,疯狂地飞向一座山峰,只是最后才侥幸躲开,没有撞到山上。

  克拉苏斯转身撒腿就跑。

  他身后雷鸣般的咆哮清楚地表明,死亡之翼中了他的圈套。克拉苏斯没敢扭头向后看,他的感觉告诉他黑龙已经飞速地向他追来。

  他几乎都能感觉到这条邪恶的巨龙嘴里的气都呼到他的脖子上……

  “我要把你烧成灰……”凶神恶煞的黑龙咆哮道,“烧得干干净净!”

  死亡之翼不怕伤害到他那件宝物,因为恶魔之魂的设计巧妙,能够抵御这种可怕的进攻。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黑龙身上的一块鳞片就可以将圆盘的弱点暴露无遗……只有死亡之翼身体的一部分能摧毁这个可怕玩意。

  克拉苏斯还想过找办法在过去就把死亡之翼毁掉,但他担心这样做恐怕会使已经负担很重的时间长河不堪重负。最好还是像他计划的那样,让飞龙得到它,希望历史能够正常地运行下去,但前提是仍然有这个可能。

  死亡之翼追得越来越紧……越来越近……黑龙显然是想更准确地瞄准攻击的目标。

  现在随时都会受到攻击,魔法师心里想着。他身子一紧,准备采取行动。

  他听到追他的黑龙嘴里说着要发射另一轮熔岩攻击。

  克拉苏斯咬紧了牙关——

  这时,耳边传来熔岩喷出的巨响……克拉苏斯刚刚跑过的地方此时已淹没在热气腾腾的熔岩中。

  大地守卫升入空中,放声狂笑,恐怖的笑声与他疯狂的状态十分相符。他在这个地方上空盘旋着,地上火光熊熊,满是红色的岩石。他吐出的酷热的熔岩充满了惊人的魔力,找到那个圆盘的希望也因此十分渺茫,但耐萨里奥愿意等待。

  他尽情享受着那个神秘的龙族魔法师的这种可怕的死亡方式。阿莱克斯塔萨的宠儿起初几乎把他的整个计划都打乱了。如果这个家伙没有留下任何残骸,那太可惜了,因为黑龙想要带走一些他的残肢,送给巨龙阿莱克斯塔萨,然后使她沦为自己的情妇。耐萨里奥已经觉察到这两条龙之间的亲密关系:克拉苏斯好像也受到了阿莱克斯塔萨的宠爱,就像那个没有趣味的克莱奥斯特拉兹一样。

  不过,最重要的是那个家伙死后,圆盘能又回到他的手中。但他现在只能耐心等待。恶魔之魂肯定就在附近,埋在岩浆下面,正等着与他团圆。

  但突然……一个小小的念头咬噬着他的大脑,使他顿时不安起来。耐萨里奥想到了猎物狡猾的手段,以及他和他的同伙如何成功盗走圆盘。

  黑龙飞近地面,想透过杂乱无章的力量感受他的宝贝的气息,这些力量开始渐渐消逝。他还是感觉不到圆盘的力量,但它肯定就在下面什么地方。圆盘肯定就在……

  克拉苏斯借遁身术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但他仍然能感到死亡之翼喷出的熔岩的巨热。他伸开四肢躺在地上,知道这一次还是没有如他所愿走得很远。

  他十分希望黑龙以为他死了,恶魔之魂跟着埋在下面。作为一条龙,克拉苏斯知道每一条龙攻击别人时发出的威力有多大,相信恶魔之魂能延缓黑色巨龙寻找暗夜精灵和兽人的行动。多争取一点儿宝贵的时间,他俩成功的机会就更大一些。

  ?至于克拉苏斯自己,既然他的敌人已不把自己考虑在内,他就可以多休息一会儿,等恢复足够多的体力,再借助遁身术回到同伴那里。魔法师暗中庆幸他的计划成功了,他怀疑如果死亡之翼看穿了自己的计策,他是否还能起到作用。事实上,克拉苏斯觉得如果还有能力点燃一根蜡烛,那已经是谢天谢地了,更别提躲避一个发疯的巨龙的攻击。

  克拉苏斯已是精疲力竭,躺在那里摊开手脚,抵着充满岩石的土层。一丝细细的光线从石缝中射了进来。在这个暗淡无光的地方,这些光太过微弱,只能标记出黄昏和白昼之间模糊的区别。但克拉苏斯对这些光线却十分欢迎,因为作为一头红龙,他是生命的存在,而生命在阳光底下最有活力。在他眼睛适应了这些新的光线之后,魔法师终于彻底放松下来,至少暂时是这样。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深沉的声音从空中得意地隆隆道:“哈!我终于找到你了!”

  饥饿感开始慢慢咬噬着泰兰德的身体,这不是一个好兆头。月亮女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为她提供给养,但卡利姆多还有很多人需要艾露恩的照顾,她不可能将过多的精力花在一个女祭司身上。

  泰兰德不认为这是月亮女神对自己的背叛。她感谢艾露恩为自己所付出的一切。现在是考验她弱不禁风的身体的时候了,不过修女团的修炼还是能帮她挺过一阵子。

  每天傍晚,夕阳西下之时,总会有一个上层精灵端来一碗饭。晚饭被放在球体的边上,泰兰德从来都不会碰一下那个碗里的饭,因为她怀疑碗里的稀粥是敌人吃剩不要的。泰兰德只需要告诉上层精灵她肚子饿了,球体就会神奇地落到地上。那个时候,乳白色的饭勺就可以与饭一起穿过球体的屏障。

  一想到法斯琪女士想置她于死地,泰兰德就感到万分庆幸,幸亏自己还没吃碗里的东西。但此刻,碗里冰冷得冻在一起的食物样子十分诱人。只要吃上一口,这个女祭司就能有体力再熬上一天;倘若把满满一碗饭都吃进肚里的话,她就能挺过一个星期,也许时间还会更长。

  但是如果没人帮助的话,她是无法进食的,而她也不想让别人给她喂饭。那是身体软弱的表现,恶魔们肯定会利用她的这个弱点。

  就在这时,有人打开了牢门的锁。泰兰德赶忙把眼睛瞥向一边,不再看地上的饭碗,不想让对方看出自己每况愈下的健康状态。

  一个表情冷酷的警卫推开了门。接着一个上层精灵走了进来,泰兰德之前没见过这个精灵。他身上华丽的长袍显得格外耀眼,他对自己英俊的外表显然十分自信。与其他上层精灵不同的是,他身体强壮,肌肉发达。最引人注目的是他浅紫色的皮肤,尤其是他那头红褐色的头发,其中还夹杂着几绺金色的发丝,泰兰德从未见过这种颜色的头发。但与所有上层精灵一样,他带有一种高傲的神情,特别是在对警卫说话的时候更是如此。

  “给我退下。”

 

  有这个法师在场,士兵巴不得赶快离开。他随手锁上狱门,大步走开。

  “圣洁的女祭司,”这个上层精灵向她招呼道,与对那个警卫说话的口气相比,他傲慢的语气已少了很多,“你完全可以使自己舒服一些。”

  “有月亮女神给我带来慰藉就够了。其他东西,我不需要,也不想要。”

  他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但泰兰德却从他脸上看到了近乎悔恨的神情。她惊愕于他会有此反应。她还以为所有上层精灵都沦落成为恶魔首领和艾萨拉的爪牙,但这个上层精灵让她感到情况可能并非如此。

  “女祭司——”他开口说道。

  “你可以叫我泰兰德,”她突然打断,想对他表现友好,“泰兰德?语风。”

  “泰兰德女士,我是达斯雷玛?逐日者,”上层精灵答道,声音中最后那丝傲慢的语气也消失无踪,“为女皇服务的第二十代贵族……”

  “十分有名的世袭。你有理由为自己骄傲。”

  “是的,我很骄傲。”达斯雷玛说着,脸上却掠过一丝阴影。“我应该骄傲。”他又说。

  泰兰德看到了自己的机会。达斯雷玛显然是有事相求。“上层精灵一直都是这个王国的可尊可敬的守护者,守护着自己的百姓和永恒之井。我相信你的祖先不会对你的行为感到失望的。”

  他的脸上又掠过了一丝阴影。达斯雷玛突然向四周扫视了一番。“我来是想看看是否要劝你吃点东西,神圣的女祭司。”说着他捡起了地上的碗,“我还想多给你拿点儿,但他们只允许我带这些。”

  “谢谢你,达斯雷玛,但我肚子不饿。”

  “也许有人对你不怀好心,但这里绝不会有什么毒药,泰兰德女士。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个衣装整洁的上层精灵说着,便将调羹的一端放到嘴边,吃了一点碗里的褐色的食物。他接着做了个鬼脸:“我不能保证的是饭的味道……我为此向你道歉。你应该吃得好一点儿。”

  她想了一下,决心冒一回险:“好吧。我吃。”

  球体接着就做出了反应,缓缓落到地上。达斯雷玛眼睛目不转睛地望着女祭司。要不是泰兰德已心有所属,她会发现这个上层精灵仪表堂堂。她在他身上没有看到其他精灵身上的那种纨绔习气。

  达斯雷玛舀了满满一勺饭,伸向泰兰德嘴边。在勺子穿过将她围起的绿色屏障的时候,勺子发出了微微的闪光。

  “你要往前倾斜一下,”他对她说,“我的手不能穿过这个球体。”

  女祭司身体探了过去。达斯雷玛说得没错,今天的饭确实淡而无味,但泰兰德心里却很乐意吃上一顿。她的饥饿感似乎一下子猛增了十倍,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地掩饰起来,不想让对方看出来。这个上层精灵也许对她的处境十分同情,但他仍然还是为恶魔首领和艾萨拉效劳的。

  在喂了两勺饭之后,他又说:“你只要停止抵抗,一切都会变得容易许多。要不然他们最终会对你不再有什么兴趣。如果那样的话,女士,我恐怕你就凶多吉少了。”

  “我不能辜负月亮女神对我的期望,不过还是谢谢你对我的关心,达斯雷玛。能在宫里碰到你这样的人让人备感温暖。”

  他把头扭到一边:“这里还有其他像我一样的人,但我们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不敢胡乱说话。”

  端详了他良久,泰兰德认为是时候进一步施加压力了:“但你对女皇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

  这个高个子精灵看起来似乎受到了冒犯。“当然!”然后心情平静了许多,接着说,“不过我们担心她现在的判断有些失常。我们十分了解永恒之井和其中蕴含的力量,但她对我们的话置若罔闻,却听信外族人的意见。我们放弃了手中所有工作,只是为了将燃烧军团的首领带到这个世界!我们曾为很多荣耀而努力,我——”

  他猛地打住了话头,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过头。达斯雷玛又静静地喂她食物。泰兰德什么也没说,但她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个上层精灵来这里更多是为了自己。达斯雷玛想要倒出内心的苦水,来减轻内心烦躁不安的感觉。

  不知不觉中,碗里的食物已经吃得一干二净。达斯雷玛把饭碗放回原地。过了一会儿,女祭司突然问他:“我能喝点水吗?”

  与饭菜一起带进来的还有一小袋水,但同食物一样,泰兰德从未碰过那个水袋。达斯雷玛连忙抓住水袋,打开盖子,向她伸去,却发现两人之间的那个屏障将水袋挡在了外面。

  “请原谅,”他低声说,“我忘了还有这个东西。”

  上层精灵把水袋里的水倒进碗里,然后像喂饭那样,喂了她一勺。泰兰德连喝了两口,才开口说话:

  “与萨特一起共事感觉一定很怪,毕竟他们曾和我们一样。我不得不承认他们让我有些心神不宁。”

  “他们都是幸运儿,在萨格拉斯的力量下获得了提升,变的比我们更适合服侍他。”几句话如行云流水般说了出来,让女祭司不由得认为达斯雷玛已经重复过很多遍了……也许还包括自言自语的时候。

  “你没有被选中?”

  他的眼神变得坚定了许多。“被我拒绝了,但那个提议非常……有吸引力,但我的首要职责是服侍女皇。我不想成为那些……他们中的一员。”

  说罢他随手将饭碗和勺子放在一边。泰兰德咬了咬嘴唇,心想自己是否看错了人。不管怎样,她没有别的希望。达斯雷玛?逐日者是她唯一的希望。

  “我现在必须走了,”达斯雷玛说,“我在这里呆得太久。”

  “期待着下次与你见面。”

  他使劲地摇了摇头。“我不会再来了。不会,绝对不会了。”

  达斯雷玛转身离她而去,但就在他快要走出狱门的时候,女祭司说话了:“我是艾露恩的耳朵,达斯雷玛。如果你有心里话要说,我很愿意做你的听众。我决不会告诉别人,你要相信我。”

  精灵法师回头看着她,没有说话,但泰兰德能看出来她的话已经感染了他。犹豫了半天之后,达斯雷玛终于开口说话:“我回去看看下一次能不能给你带来一些更可口的饭菜,泰兰德女士。”

  “愿月亮女神的祝福伴你左右,达斯雷玛?逐日者。”

  他快速地点了一下头,接着转身离开了。泰兰德听着他的脚步声慢慢远去。她已准备好等警卫们回来对她检查,但等警卫们回来的时候,他们只是像往常一样守在门外,没有理他。

  此时,自被俘之后,泰兰德?语风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