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八章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八章

2012-07-08 14:17:48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八章

  第八章

  玛法里奥望着那个地精穿过越来越狭窄的裂口。尽管他明白克拉苏斯是情非得以才出此下策,使这个躯体复活,但他仍然感到心烦意乱。尽管克拉苏斯一再地解释他的族类很少使用、也极不情愿使用这个咒语,但这还是没能消除这个暗夜精灵的不安感觉。

  但他并没有流露出他的内心感受,只不过是远远避开了那个地精。奇怪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地精的动作变得愈加麻利,就好像真的复活了一般。

  令德鲁伊感到吃惊的事,是克拉苏斯先说出了他和兽人心中的想法。

  “还要走多远?”脸色苍白的克拉苏斯低声说道,“我越来越对滥用生命原则感到反感……”

  地精忽然弯了一下腰,似乎是作为回应。玛法里奥瞥了一眼克拉苏斯,心中暗想或许魔法师对他做的事情已经厌倦,因此已经解除了地精身上的咒语。然而,克拉苏斯脸上沉思的样子似乎还意味着什么。

  “小心……”克拉苏斯咕哝着,“小心……”

  复活的地精用手碰了碰山底附近的一块石头。在玛法里奥看来,那块石头并没什么特别,肯定是之前从山上落到这里。

  但就在地精将石头微微向右移动的那一刻,整块岩石突然开始闪闪发光,紧接着一大半岩石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布洛克斯哼了一声,克拉苏斯点了一下头。

  “真是匪夷所思,”兽人说,“瞧,石头原来位置的左边现在出现了一个狭窄的通道,贯穿了整座山峰。”

  一行人又跟着他们可怕的向导走了几分钟,突然克拉苏斯命令地精停住脚步。

  “听……”

  远处传来地精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以及持续不断敲打金属的声音。

  德鲁伊不禁全身紧绷:“我们到了。”

  “现在我们可以结束这个讨厌的差事了……”说着克拉苏斯挥挥手,地精随即转身往回走。地精爬上一块岩石,接着就从视野中消失了。片刻之后,魔法师作了一个切割的动作:“人们会发现他的尸体的……但那要等我们离开这里之后。”

  说完克拉苏斯开始向前走去,玛法里奥猛地抓住了他的胳膊,耳语道:“等一下,你不能进去。”

  克拉苏斯随即瞪了他一眼:“这个节骨眼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是刚刚才想到的。克拉苏斯,我们三个人当中,你最容易被他发现。你与他属于一类。他一定料想到其他龙想要偷走恶魔之魂,因此已做好准备。”

  “但我们龙族非常敏感,因此我们更可能对那个东西避而远之。而且,我对自己保护得很好。”

  玛法里奥点了点头,又说:“只要圆盘还在他手上,你们龙族就是损失最大的。很多龙肯定想尝试一下……大地守卫也会这么想的。他在洞里肯定对龙族魔法有所防备,特别是你们的保护魔法。”

  “但他是一条守护巨龙……”身材修长的克拉苏斯撅着嘴巴说。玛法里奥以为克拉苏斯随后会讲出一大通道理,解释为什么玛法里奥的想法是错误的,但魔法师最后却说:“你说得很对。我们会想着尝试一下,他也会料到我们有此想法。我太了解他了。我本应该早就想到这一点,也许是我太想得到那个东西了。能一路走到这里我也够幸运。但他的巢穴里肯定已布好陷阱,等着其他龙自投罗网。”

  “这就是我的想法。”

  “但这并不等于你和布洛克斯就能轻松将圆盘盗走,”克拉苏斯提醒说,“不过,你们两个胆量过人,还是有可能溜进他密室里的。”

  “布洛克斯应该和你在一起。”

  “不,布洛克斯更适合帮助你。这里到处都存在着危险,至少里面的地精要比我们遇到的多得多。你应该集中全力获得恶魔之魂,而我会在这里尽力协助你,洞里必须有人和你在一起。”

  “不会有人伤害他的。”布洛克斯声音低沉地说。他举起那把战斧,咧嘴笑道:“大师,给我写首好听的歌吧?”

  克拉苏斯露出久违的微笑:“等我们离开这个地方,我就给你写。”

  再也想不出什么他应该独自进洞的理由,玛法里奥最后只得同意兽人与自己同行。毫无疑问,有他陪在身边,暗夜精灵还是很高兴的。布洛克斯顽强的意志和强壮有力的胳膊使进入黑龙老巢不再那么令人胆怯。

  当然此行还是充满了危险。

  但玛法里奥知道此事必须要有人做,他相信这次机会难得。不是他自我感觉良好,只是先期的准备工作让他感觉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两人最后决定:先由布洛克斯领路,等玛法里奥认出周围的环境时再换成他领路。布洛克斯将他的战斧绑在身后,因为通道过于狭窄,巨大的战斧根本施展不开,毫无用武之地。兽人从怀中抽出一把长匕首,匕首在这里不会受到限制。

  “我在这里为你们放哨,”克拉苏斯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保证道,“我绝不会被黑龙发现的。”

  地精利用这个隧道搬运矿石,这为他俩创造了绝佳的条件,否则连玛法里奥都会很难找到合适的入口。在隧道的大部分时间里,布洛克斯只能将双臂紧紧贴在身旁。他手持匕首,双眼紧盯前方,屏息谛听着周围的声音。

  隧道前方的声音越来越响,玛法里奥希望喧闹声能对他们有利。巨大的喧闹声可能会分散地精的注意力,最终会忽视玛法里奥和兽人的存在。

  这时前方出现了一抹暗淡的光线,照亮了弯曲的隧道。布洛克斯显得有些紧张,玛法里奥一只手放到了他的肩膀上。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德鲁伊耳语道,“进入洞穴之后,黑龙走的应该是左面那条通道。”

  布洛克斯哼了一声表示明白,继续向前走。前路越来越亮,喧闹声近乎疯狂。

  两人眼前这一幕甚至比玛法里奥之前看到的还要混乱无序。洞里的地精至少要比那次看到的多一倍,每个地精都急匆匆地走来走去,好像停下来他们就会性命难保……而事实可能就是这样。几个地精忙着打碎几大堆矿石,而其他地精则不断地往高耸的熔炉里添加燃料。几根链条上套着一些巨大的罐子,熔化的金属被不断倒进硕大的模子里。洞的另一侧置有几个巨型大桶,桶里有水,那些已经装满熔化金属的模子随后就会被置于这个桶中。几个地精正忙着将一个早已放在桶中的模子取出,巨桶散发出股股蒸汽,身处蒸汽中的这些地精已是大汗淋漓。

  右侧远处,两个早已铸好的铠甲被弃在一边。因铠甲上有一些细微的裂纹,不管黑龙要如何使用它们,这些铠甲都是一堆废铁而已。

  “我还是不明白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什么,”玛法里奥咕哝道,“难道黑龙想为自己造一套铠甲不成?”

  兽人眉头紧锁说:“那个家伙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竭力不想这件事,暗夜精灵仔细望向洞的左侧。那里确实有一条小径,一直通向一个巨大的通道,他想起耐萨里奥就曾走过那里。

  “就是那儿!我们往那里走!”

  布洛克斯点点头,却一把拦住玛法里奥:“下面有地精,再等一下。”

  兽人指的那些地精正忙着将采矿之后剩下的碎石运走。德鲁伊仔细看了看那里的进度,立刻意识到他们会在那里待上很长的时间。

  “我们必须把他们支开,或者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布洛克斯……”

  “不妨试一下魔法。”

 

  玛法里奥想到了他腰上袋子里装的东西,然后又向洞中望去。袋里有几样东西可能会起作用——

  但就在他将手伸入袋中的时候,突然传来耐萨里奥狂暴的声音,震得巨大的山洞也不由晃了一下。“梅克洛!我回来了!这一次应该可以了吧,要不然我就把你们每一个家伙都吃掉……拿你做我的开胃小菜!”

  洞里远处,玛法里奥上次看到的穿着围裙的一个地精突然跑了起来。他踢了几脚工作的地精,催促他们加快速度,然后向高处的通道疾步走去。他一路上嘴里咕哝个不停,玛法里奥敏锐的耳朵告诉他那个地精是在说些计算公式。

  还没等梅克洛走到隧道洞口,那条黑龙就跨出了洞口。

  布洛克斯随口骂了几句——兽人还没见过耐萨里奥竟然如何痴迷于这种变形——但幸运的是,布洛克斯的骂声被巨龙的咆哮淹没了。

  “梅克洛!你这个没用的家伙,连个虫子都不如!我已经忍无可忍了!你有没有造好新铠甲?”

  “造好两个了!两个,我的主人!看到了吗?”他说着指着一个方向,那里有几个地精正费力地将一对硕大无朋的金属铠甲从模子中拖出。尽管已经在巨型的木桶里冷却过,但两个铠甲仍然带有余热,咝咝作响,足以将人烫成重伤。

  “我希望能比上一次结实一些!上次那两个真是太没用了!”

  头发斑白的地精迅速点了点头,郑重其事地说:“此铠甲是精选上等的金属加工而成!比钢铁还结实!有您的力量的支持,这两个铠甲能挡住任何冲击,穿在身上却好似羽毛一般轻盈。”

  似乎为了强调这一点,铸造第一个铠甲的地精们轻松地抬着它走了一段路,而玛法里奥还以为运送这个铠甲需要十倍数量的地精。

  耐萨里奥充满渴望地望着那个铠甲。热得发红的铠甲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的呼吸都加快了。

  “我们现在只需将其放入水箱里,过上不长一段时间之后,再——”

  “不!”大地守卫突然吼道。

  老地精身体不由一阵战栗:“什——什么意思,我的主人?”

  黑龙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铠甲,眼神近乎疯狂:“我现在就要穿在身上!”

  “可是上面的余热只会加重您的负担。因为实际需要,螺栓也必须是红热的。你真的应该谨慎一些,再等——”

  通身乌黑的巨龙蓦地伸出一个爪子,重重地踏在地上,离梅克洛近在咫尺:“就是现在……”

  “好吧,耐萨里奥主人!即刻就办,我的主人耐萨里奥!快给我动起来,你们这些懒鬼!”梅克洛向那些运送铠甲的地精吼道。

  就在他们转过身的时候,黑龙走向墙边的一处巨大而开阔的空间。玛法里奥和兽人不解地望着巨龙趴在地上,将身体右侧露在外面。开裂的巨大伤口仍然不时有火焰射出。

  “快把它拿过来!”耐萨里奥吼道,“快一点!”

  “他们要用那个铠甲做什么?”暗夜精灵咕哝着。

  布洛克斯摇摇头,一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准备好螺栓,准备好螺栓!”梅克洛下令道,“温度越高越好!”

  十几个地精分成两组,开始将一把巨型火钳置于熔炉里。德鲁伊看到他们从炉里取出一个巨大的螺栓,至少有兽人那么大。

  “铁锤小组!准备铁锤!”

  密室右边传来一阵磨擦声。十几个地精将一个类似投石车的机器向黑龙拉去。机器上有一个巨大的金属头,金属头的一端是平的,机器上连着一些铁链和滑轮,玛法里奥根本猜不出来整个机器的用途。

  “铠甲!”耐萨里奥变得不耐烦起来,“快点拿来,照我说的做!”

  地精急忙将铠甲运了过来。在靠近黑龙体侧的时候,他们左右摇晃了几次,不是因为铠甲太重,而是因为耐萨里奥嘴里呼出的气流太大,使得这些身材小巧的地精东摇西晃,很难保持平衡。最后梅克洛一个手势,他们身体一齐前倾,铠甲落在黑龙长满鳞片的身上。

  金属铠甲一下子砸在黑龙身上,吓得两个旁观者猛地后退一步。烧灼的声音在洞中回响。黑龙身上可怕的伤口使铠甲摇晃了几下,但铠甲还是留在了上面。

  “铠甲已经稳住!”梅克洛对众地精喊道,“快点!上第一批螺栓!”

  玛法里奥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们——他们是要将它钉在他身上!他疯了!真的疯了!”

  布洛克斯一言不发,眼睛眯了起来,手里紧紧攥着匕首,捏得手指都白了。

  大地守卫脸上的表情近乎陶醉。他咧着大嘴笑了一下,绯红的眼睛半睁半闭。他满怀期待地等待着,胸部起伏不定。

  操纵火钳的那些地精将一个巨大的螺栓运向铠甲边上的几个圆洞。暗夜精灵飞快地扫了一眼,数了一下,至少有十几个这样的洞。难道他们要把螺栓穿过这些洞,然后砸进黑龙的身体里?

  黑龙晃动的身体又一次给这些地精造成了一些麻烦。前两次都没有成功,终于在第三次,他们将螺栓滑入铠甲上面的一个洞里。那个螺栓滑进去一半,地精们用长长的火钳将它夹住,竭力不让螺栓掉出来。

  梅克洛随即向另一组地精挥了一下手,喊道:“准备好铁锤!准备立即击打螺栓!”

  嘴里不时发出哼哼声和呻吟声,地精们用力将铁锤拽到耐萨里奥跟前。巨龙半张的眼睛满怀希望地看着地精们调整好铁锤的位置。

  梅克洛老当益壮,“噌噌”几下蹦到了黑龙身上,然后低头望着那个螺栓。他指挥其他地精微微移动了一下螺栓的位置,接着一跃而下。

  “用力拉!”地精首领大喊。

  操纵铁锤那组地精抓起了铁链,用力地拉着。地精们造的这个机器如何运转,德鲁伊并不清楚,但他对他们的目的却十分明白。

  巨大的金属头平的那一面狠狠地砸向螺栓。

  伴着一声震天巨响,铁锤与螺栓猛烈地撞击在一起。螺栓深深陷进肉里,外面只露出短短的一截。

  耐萨里奥狂吼一声,但不管他有多么痛苦,吼声中明显带有快感的呻吟。

  “再来一次!”黑龙吼道,“再来一次!”

  梅克洛爬到他身上,仔细观察了螺栓所在的位置,接着又命令他的手下移开铁锤。他满意地从上面跳了下去,落地的时候大声喊道:“拉起来!”

  其他地精奋力拽着铁链。所有的滑轮都转了起来——铁锤又一次砸了下去。

  耐萨里奥这次发出的吼声盖过了铁锤的击打声。螺栓陷得更深了。

  “进去了!”地精首领高声叫道。

  随之而来是黑龙的一阵狂笑。

  “去取下一个螺栓!”梅克洛下令道,“动作快点!”

  隧道中的玛法里奥身体抖个不停,一下子瘫在地上,身体靠在墙上。“他想把所有那些铠甲都穿在身上!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为了保护自己……”布洛克斯回答,“铠甲坚如磐石,却十分轻盈。你都看到了。”兽人耸耸肩,接着说,“也许是为了不使自己身体裂开……”

  “但多疼啊!你看那个东西进去那么深!还有那个铠甲……还是一片红热!”

  “他疯了……不过也许他的疯狂状态还能帮上我们的忙,德鲁伊。”

  玛法里奥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你的意思是?”

  布洛克斯指向洞里:“看地精的眼睛……”

  一开始,德鲁伊还不明白兽人指的是什么,随后他就发现每个地精都停下手中的活,在一旁观望即将发生的令人惊异的事情。他们这样情有可原,不应受到责备,但确实为两人提供了一个他们寻觅已久的机会。

  “我们要算好他们准备安放下一个螺栓的时间。”玛法里奥说。

  “好的。用不着等很长时间,德鲁伊。”

  持有火钳的地精又来到铸造螺栓的地方。他们夹起一颗螺栓,置入熔炉中。玛法里奥站在隧道里,都能感受到熔炉里的高温。等地精慢慢地将螺栓从炉中取出的时候,螺栓已通体炽热。

  “准备好。”布洛克斯催促道。

  两人看着地精们搬着螺栓向耐萨里奥走去。黑龙现在哪也不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这个螺栓。他满怀深情地望着螺栓,就好像望着情人一般。

  137

  138

  “快……快一点……”大地守卫用低沉的声音吼道。

  螺栓被举起放到铠甲另一侧,此时玛法里奥和布洛克斯已作好了准备。这个螺栓缓慢地靠近了那个洞……

  就在螺栓滑进去的一刹那,两人迅速开始行动。布洛克斯手持战斧走在前头,倘若碰巧有地精从宽阔的通道闯进山洞的话,兽人会毫不犹豫地立刻干掉他。在他们下面,梅克洛向操纵铁锤的地精一阵大叫。操纵铁锤的机器开始咯吱作响,声音盖过了两个闯入者弄出的声响。

  当地精将螺栓敲进去的时候,他们差不多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突然,洞里变得鸦雀无声,玛法里奥和他的同伴吓得僵在那里,不敢动弹。

  德鲁伊的手一直插在腰间一个口袋里。如果地精发现他们,口袋里有东西应付,施念一个咒语之后,他希望能缠住这些家伙和他们的主人,两人好乘机逃走。

  还好有惊无险。梅克洛接着又开始高声发出命令,正如两人所希望的,一切又都恢复正常。就在铁锤准备就绪的时候,布洛克斯率先到达了小路的尽头,玛法里奥接着随后赶到。

  他们身后又一次传来地精首领响亮的叫声:“拉起来!”

 

  玛法里奥和布洛克斯冲进了甬道,铁锤的撞击声使玛法里奥的大脑嗡嗡直响。黑龙对自己所作的一幕幕可怕的情景在他脑海里久久挥散不去。耐萨里奥已是丧心病狂,毫无理智可言,克拉苏斯和罗宁对他的称呼现在看来似乎更为贴切。

  死亡之翼。

  布洛克斯放慢脚步,好让玛法里奥跟上:“德鲁伊……现在要你来领路了。”

  暗夜精灵已经认出了一些地方,他相信自己肯定能找到存放圆盘的方位。但这并不能说两人已胜券在握,因为大地守卫的巢穴里肯定还潜伏着其他危险。

  这时,身后又传来“当啷”一声巨响,紧接着是黑色巨龙令人毛骨悚然的一阵狂笑。玛法里奥听到笑声,不由又加快了脚步。

  到达第一个转弯处花的时间比他预想的要长得多。之前,玛法里奥并没有想到黑龙一步会跨这么远,也忘记了他可以在梦境里随意地飞翔。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还要在路上花很长时间。

  他将这个情况告诉了兽人,兽人只是耸了耸肩,答道:“那么我们就跑快点儿。”

  他们随即飞奔着向前冲去。尽管这样,两人还是觉得似乎怎么也走不到第一个转弯处,到第二个转弯处花的时间似乎还要更久。玛法里奥路上认出了越来越多的地方,精神不由为之一振。他们起码走了一半的路,离目标已经不远了……

  布洛克斯突然一把抓住暗夜精灵的肩膀,猛地推向隧道一边。玛法里奥正要开口问,布洛克斯摇摇头,把他的话堵了进去。

  这时,传来了雷鸣般的脚步声,就是这个声音使兽人心里变得焦虑不安。就在两人躲进凹进去的墙壁里时,一个黑影从另一个甬道走进他们的甬道里。

  这家伙用两条腿走路,体形与这两个入侵者稍稍有些相似。它浑身上下疙疙瘩瘩,凹凸不平,走路的样子怪异十足。这怪物的头部已经扭曲变形,玛法里奥并没看到上面长着眼睛。

  怪物离他们越来越近,玛法里奥吓得屏住了呼吸。

  那怪物是由岩石组成,但身体结构却与矮人和地狱火的身体不太一样。这个家伙样子就像是被人用巨石层层垒起,最后堆成一个粗糙的雕像。虽然长成这副笨模样,但行动起来却是十分灵活。玛法里奥意识到假如他俩被它发现的话,可能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石傀儡突然停了下来,似乎是在检查这片区域。它的脑袋上有两个黑洞,应该就是它的眼睛。它的眼睛望向两人藏身的地方,似乎充满了兴趣……但怪物并没有发现他们,接着继续向前走去。

  这个家伙肯定是圆盘的守护者。它又走了两步,几乎到了德鲁伊和兽人的面前。石傀儡跟巨龙一般高大,玛法里奥站在它面前就像矮人一般。望着它抬起笨重的大脚,然后又落下,玛法里奥想像着自己已经被压成了肉饼。

  石傀儡就站在他们前面,它仔细察看着四周的环境。玛法里奥终于明白它似乎感到了他们的存在,但最终它还是走开了,走向两人来时的方向。

  等石傀儡走远,德鲁伊和同伴才从藏身之处爬了出来。

  “你认为它还会回来吗?”玛法里奥问道。

  “是的……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

  他们继续在迂回曲折的通道里飞奔,暗夜精灵不时停下来确认自己的方位。甚至有一次,两人在隧道里走了几码远,玛法里奥才发现他领错了方向。

  终于,他们来到一个狭窄的山洞前,这个山洞玛法里奥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他在洞口伫立了一会儿,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来到了目的地。

  “就在那上面。”暗夜精灵伸手指向那块用来掩人耳目的石头,“就在那块石头右边,那条裂缝的左边。”

  布洛克斯显然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地方,他一边绑好斧头一边说:“我听你的,德鲁伊。”

  然而,拿到圆盘并没有那么简单。在翡翠梦境里容易办到的事情,换到现实世界里却是难上加难。到达恶魔之魂的存放处需要坚持不懈地爬上墙壁,不用说这有多危险。

  他们仍然能听到山洞深处不时传来铁锤的敲击声和黑龙的咆哮声。听到这些声音,两人不由急忙向上爬去。玛法里奥身体敏捷一些,爬到了前头;布洛克斯身强体壮,耐力持久,很快就跟了上来。

  “瞧——那块石头左下方有个山洞,”德鲁伊叫道,“我们可以利用——利用山洞休息一下。”

  “好的。”绿色战士哼道。

  两人都不敢往下看,生怕看后会失去平衡掉下去。上面的山洞似乎向他们发出了召唤,这个山洞不大,也许刚好能容下他们两人。

  ?突然,玛法里奥听到一个遥远而又熟悉的声音向他说话。小心巨魔!

  想了片刻,玛法里奥才意识到克拉苏斯刚才是用意念向他发出了警告。魔法师仍然与他保持着联系,玛法里奥对此并不感到惊讶,但魔法师的警告根本没有意义。巨魔?哪有什么巨魔?

  突然一小撮尘土落在了他的脸上,飘进眼睛里,使他疼痛难忍,他挤了挤眼睛想要把尘土弄走。

  泪眼朦胧中,他恍惚看到一个死尸一般的长脑袋,脑袋上长着一双与暗夜精灵有些相似的耳朵,蓬乱的头发在额头上摇摆。嘴巴里探出两颗蜡黄色的长牙。一块黑色闪光宝石嵌在他的额头中央,这无疑是死亡之翼弄上去的,想要这些守护者们永远处于他的控制之下。这个家伙比地精高出许多,甚至比玛法里奥还要高出一些。他暗红色的皮肤与岩石表面融合得完美无缺。

  “你好,我的晚餐……”巨魔讥笑道。他向下伸手,想要将玛法里奥推下墙壁。

  德鲁伊见状猛地向下收了一下身子,巨魔锋利的指甲差一点就划破他的脸颊。玛法里奥想绕过山洞避开他,但那巨魔却像一个蜘蛛盘踞在岩石表面,紧紧跟在他的猎物后面。

  这时,布洛克斯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叫,玛法里奥从眼角瞥见一个巨魔从兽人下面的地方冒了出来。更糟糕的是,又有两个巨魔从其他洞里爬了出来,分头向这两个入侵者爬去。

  “你将会是盘非常可口的晚餐……”第一个巨魔讥笑道,“生吃你的脑浆,再将你的心肝烹成一道特色菜!”

  他又一次伸手去抓玛法里奥,这次他抓到了德鲁伊的手腕。这巨魔使出惊人的力气,要将他从墙上扯开。

  玛法里奥学过的法术现在似乎都派不上什么用场。他极力反抗,想继续留在墙上,手指猛力抓着墙壁,这样下去他相信手指上的肉一定都会磨掉。

  这时,下面传来一声尖叫,分散了巨魔的注意力。原来,布洛克斯的匕首这回派上了用场,他一下子刺进袭击他的巨魔的肩膀。巨魔从墙上落了下去,“嘭”的一声坠地而亡。不妙的是,兽人的匕首也跟着一起掉了下去。

  攥住德鲁伊手腕的那个巨魔顿时发出一声嗥叫,拉得更紧了。玛法里奥奋力抓住墙体,这时他注意到第二个巨魔已经从下面爬了上来,显然是想把玛法里奥的脚拽开。如果这一幕发生的话,玛法里奥基本没什么机会留在上面。

  就在这个危急关头,德鲁伊注意到巨魔上面有一只小甲虫正沿着墙壁慢慢爬过。玛法里奥随即集中意念,默默祈祷他能够再坚持一会儿。

  正如他希望的那样,那个甲虫转身向暗夜精灵残忍的敌人爬去。更重要的是,其他甲虫也纷纷从石缝里爬了出来,聚集在这个巨魔的下面。

  起初,这个巨魔并没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不久这个死尸一般的家伙开始不舒服地扭动起身子。他竭力不去理睬发生的事情,但最终无法忍受。巨魔嘴里发出咝咝声,无奈地松开手,开始用力拍打爬到他胸上的昆虫。

  玛法里奥随即向上挥了一下拳头,拳头虽只是擦过巨魔的胳膊,但足已达到效果。甲虫使他摆出了一个蹩脚的姿势,吃了这一拳,巨魔抓住石墙的手最终松开了。

  伴着一声惨叫,这个家伙坠了下去。幸运女神这次格外青睐德鲁伊,因为这个巨魔与下面的同伴撞在了一起。无法承受砸在他身上的巨大的重量,第二个巨魔也跟着落了下去。

  就在两个巨魔砸在地上的时候,玛法里奥转过脸,看向兽人。

  “快走!”布洛克斯吼道,还在与最后一个巨魔周旋,“那个圆盘!快去取!”

  犹豫片刻之后,玛法里奥不情愿地向上爬去。他见过布洛克斯在极其不利的情况下与恶魔战斗,兽人一定能应付得了最后这个巨魔。

  多加小心……传来了克拉苏斯的声音。我破除了一些防护魔法,但还有一些魔法要你自己来对付!

  德鲁伊已经感觉到这些魔法的存在。一些魔法十分明显,还有一些则设置得十分隐蔽。他仔细研究了每个魔法的本质,然后利用其本质解除,或抵消这些魔法。整个过程十分顺利,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玛法里奥还以为死亡之翼会设置一些更为高深莫测的魔法。

  ?这时又传来一声尖叫,是巨魔发出的。暗夜精灵看都没看一眼,因为他已经听到布洛克斯在向上爬时发出的哼哼声。

  玛法里奥面前就是那块伪装的石头。他发出意念打探里面的情况,发现里面设有新的魔法,但他都能应付。

  低头望去,他看到布洛克斯已经爬进他们一开始想要进入的那个洞里。兽人眯着眼睛细细打量着山洞。

  “这里有风……也许有出口,德鲁伊。”

  只要能尽早离开这里,谁都求之不得。点了点头,玛法里奥重又把注意力聚集在那块石头上。事到如今,他们都很幸运,死亡之翼疯狂的吼叫盖过了巨魔坠地发出的声响,但幸运女神不会永远伴在他们的左右……

  他破解了最后一道防护魔法,伸手把那块岩石向外拉。正如他所料,岩石很重,但他还是把离他最近的一边拉了出来,随之出现了一个黑洞,大小正好够他爬进去。

  “我马上就好!”他喊道。

  布洛克斯点了点头。

  玛法里奥本以为洞里会是漆黑一片,没曾想一道耀眼强光迎面射来,刺得他难睁双眼,灼得他疼痛难熬,但没多久眼睛就好受了许多。

  等眼睛适应了里面的光线之后,暗夜精灵看到恶魔之魂就安放在不远的地方。这个圆盘被搁在一块华丽的红布上,红布有船帆那么大,恶魔之魂放在里面就好似出生的婴儿一般。圆盘小巧玲珑,玛法里奥一只手就可以握住。圆盘虽然能放出灿烂的光芒,样子却十分普通。但玛法里奥知道其中蕴含的威力,因此不得不小心谨慎地对待这件黑龙的杰作。

  德鲁伊仔细察看了一下洞里恶魔之魂四周的力量,发现没什么会使他受到伤害。显然,死亡之翼相信他的宝贝放在这里绝对安全,他用不着再在里面设置什么魔法。

  玛法里奥俯身于圆盘之上。这个小东西里竟然蕴含着如此大的力量。在黑龙的爪子里圆盘似乎显得大些,但玛法里奥知道那不过是心理作用而已。

  “德鲁伊!”他突然听到布洛克斯在喊他,“有东西过来了!我猜是那个石傀儡!”

  玛法里奥脑海中立刻闪过石傀儡丑陋无比的形象,他不敢再有半点耽搁,随手将圆盘从地上捡了起来。

  就在那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十分可怕的错误。

  洞里突然响起上千条垂死的巨龙的嗥叫声。听到这些声响,玛法里奥吓得魂飞魄散,一下子跪在地上。他隐约感到,似乎恶魔之魂含有的每条龙的精华都尖叫着逃开了,但他知道他听到的声音其实是在圆盘上设置的最后一道魔法。魔法设计得如此巧妙,他灵敏的感官竟然没有察觉。

  随着群龙的尖叫声慢慢消逝,一个更为可怕的声音在山洞里回响不绝。

  那是死亡之翼狂暴而疯狂的嚎叫。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