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七章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七章

2012-07-08 14:16:33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七章

  第七章

  阿克蒙德望着他的战士全线撤退。大批恶魔士兵血染沙场,或死在精灵的兵刃之下,或是被暗夜精灵的坐骑撕成了碎片。在精灵大军盟友的强攻之下,又有更多士兵纷纷倒下。

  阿克蒙德看到了所有这一切……脸上却露出了微笑。人类法师现在已不省人事,那个德鲁伊和龙族魔法师不在营中……甚至连那个肌肉强健的绿皮战士也身在别处,阿克蒙德对这个兽人的原始蛮力十分佩服。

  “现在是时候了……”他嘴里嘶嘶道。

  加洛德仍在试图叫醒罗宁,但法师的唯一反应就是张开眼睛。但那双眼睛没有在看任何东西,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思想。

  但加洛德依然没有放弃:“罗宁大师!你动一动啊!我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说着队长将水洒在一头红发的法师脸上。水从他脸颊边上流走,而他却依然没有任何反应。“这一定是恶魔首领干的!”

  这时,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那声音令加洛德不由想起他过去观察成群的飞鸟落在树上时的情景。许多翅膀在空中挥舞的声音不绝于耳。

  他抬眼望去。

  天空中出现了黑压压一片的末日守卫。

  “我的天……”

  每个末日守卫都抱着一个笨重的罐子,里面不时有烟气飘出。那些罐子个头不小,重量不轻,暗夜精灵根本拿不动,连末日守卫都显得有些吃力,抱着它似乎用尽了身上的力气。

  加洛德,影歌紧紧盯着这群恶魔,看到他们全速向最前面的守卫精灵飞来……然后飞向队伍中心。地上激战正酣,许多人也许根本没注意到空中的恶魔。星眼大人也许只是看到了他面前那些奄奄一息的恶魔。

  应该立刻向星眼报告:加洛德现在只有这个选择。克拉苏斯不在这里,已经没有其他人可以指望。

  卫队长抓住罗宁,将他拽到一块巨大的岩石上面。他将法师置于岩石的一侧,那里看不到战场。希望没人看到岩石上这个穿着长袍的人。

  “请……请原谅我。”加洛德对石头上一动不动的罗宁说。

  加洛德跳上他的坐骑,向他最后一次看到星眼旗帜的方向飞奔而去。就在他离开将罗宁藏起来的地方不久,前面的末日守卫突然在精灵大军的上空盘旋起来。队长看到一个末日守卫开始倾倒罐子。

  沸腾的红色液体浇在了毫无防备的士兵头上。

  他们发出厉声惨叫。被致命的毒水泼到的士兵纷纷扑倒在地,扭作一团。这一坛子毒水就能将十几个暗夜精灵烧成重伤,身体残废,有的甚至当场毙命。

  紧接着,其他带翅膀的恶魔也跟着倾倒手中的坛子。

  “不要……”他失声叫道,“不要啊!”

  一时间毒水如暴雨般从天而降,洒落在守卫大军的身上。

  士兵们抱头鼠窜,疲于逃命,整个队伍乱成一片,溃不成军。面对敌人的利爪和刀刃,他们都能勇敢面对,因为这些威胁都可以用武器打退,但面对末日守卫投放的滚烫的毒水,他们无计可施。

  加洛德催促坐骑如离弦之箭飞奔而去,耳际不时传来痛苦的尖叫。很快他看到了星眼的大旗,没过多久,就看到了星眼本人。

  眼前的一幕让加洛德斗志全消,他惊得怔在那里。只见代斯戴尔?星眼端坐在坐骑之上,仿佛死人一般。他眼睁睁地看着他宏伟的作战计划彻底化为泡影,却想不出采取什么行动来扭转战局。下属和卫兵围在他身边,无助地望着他们的指挥宫。加洛德在他们脸上没有看到任何希望。

  卫队长骑着夜刃豹从吓破了胆的卫兵和一个贵族身边穿过,双手颤抖着伸向指挥官:“大人!我的大人!采取行动吧!我们必须消灭那些恶魔!”

  “太迟了,太迟了!’’星眼咕哝着,眼睛看向别处,“我们完了!一切都完了!”

  “大人——”加洛德本能地望向天空。

  有两个恶魔正在他们头顶盘旋,怀里抱着满是毒液的罐子。

  加洛德一把抓住贵族大人的胳膊,大叫:“星眼大人!快走!快啊!”

  星眼的表情变得有些木然,轻蔑地把他的胳膊甩开。“放开我!你把自己当成谁了,卫队长!”

  加洛德难以置信地盯着星眼:“大人——”

  “给我滚开,不然就将你关起来!”

  加洛德知道自己已无法说服贵族大人离开,随即猛地一抖缰绳,驱赶坐骑离开了。

  他走的正是时候。

  眨眼工夫,大片的毒液猛地浇到星眼和他身边的人的身上,毒液熔化了金属铠甲,烧灼着肌肤。一阵剧痛钻心,星眼的夜刃豹猛一下子就将主人嘶嘶作响的身体甩了出去。星眼摔在一堆恐怖的死人尸体上,他高傲的脸庞现在因恐惧而扭曲变形,难以辨认。他的部下和卫兵们的处境也极其悲惨,那些没有死去的人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着身体,面目全非,惨叫连连,令人不寒而栗。

  加洛德对他们爱莫能助。

  末日守卫在空中飞着,守卫大军对他们几乎没构成什么威胁。只有零星的羽箭从地上射出,射落几个末日守卫,还有一些则是被月亮守卫杀死,但部队整体的力量并没有发挥出来。加洛德惊诧于军队涣散,组织乏力,不由想起星眼早就把前任指挥官手下的军宫全部换成自己的亲信。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竟然还有部分暗夜精灵的部队在原地待命。他们焦急地等待着,等待永远不会到来的指令。加洛德明白他们还不知道星眼大人的死讯,还以为贵族大人会随时召唤他们。

  他飞快赶到一支小分队那里。负责的军官向他行了个礼。

  “你有多少张弓?”加洛德问。

  “三十六张,卫队长!”

 

  这远远不够,但总归是个开始。“每张弓都准备就绪!按照我的命令瞄准那些末日守卫!其余的将他们围在中间,保护好他们的安全!”

  那个军官随即下达了命令。加洛德急切地看向四周,寻找可以用作武器的东西。这时,一个人驱着坐骑飞快赶到他面前。他向加洛德行了个军礼,敬礼的架势让加洛德感到自己就是最高指挥官。

  “楔形队形已被挫平,我们快招架不住了!”他说着指向身后靠近中间的一个地方。“代尔塞奥恩大人已经阵亡,我们只有一个副官在指挥!他派我来寻求增援!”

  这个时候,加洛德接管的部队已经重新组织成形。就在卫队长考虑如何解决这个新问题的时候,他看到有十多个末日守卫已被击落。这使他心里又涌起了希望。

  他对这个军官下令道:“快去找牛头人!跟他们说影歌卫队长恳求霍恩部落派一些勇士跟你走,增援楔形部队。”加洛德又想起了什么,接着说:“还要请他们最优秀的弓箭手……”

  加洛德说完之后,对方的表情轻松了一些,领命而去。还未等加洛德理清思绪,又有两人飞奔而来。见此情景,卫队长猜想,人们看到他一直在组织力量进行反击,因此有人

  误以为他是以已死去的星眼的名义指挥部队。

  加洛德虽不是指挥官,但他不能对他们置之不理。他认真听取了他们的需要,努力想出暂时的解决办法。

  让他吃惊的是,随后又有一个月亮守卫赶到他面前。虽然身为高级法师,但身穿长袍的月亮守卫看到影歌队长却长舒了一口气。

  “弓箭手有效地遏制了那些长翅膀的恶魔的进攻。虽然已有三人阵亡,两人残废,但我们还是重新组织起了力量。我们正努力去对付天上那些家伙,以及远处的艾瑞达巫师,但我们因此需要更多的保护!”

  加洛德努力不咽下口水。不想让法师看出他的不安,他假装看向远方的左翼部队。他看到那里有几排士兵为了迎战即将到来的恶魔而挤成一团。前面的士兵挤在一起,后面的人则有力使不出来,在后面的人的推撞之下,很多前排土兵惨死在敌人的刀刃之下。

  他从队伍中拉出一个土兵:“我命令你跟他火速赶到那里,从那个部队里抽出一小队人马。告诉其他人后退一步,需要的时候再去支援前线的部队。”

  紧接着,各种要求纷至沓来,没有给加洛德任何休息的机会。甚至连矮人等盟友也向他寻求帮助。一直没有找到更权威的人来顶替自己,加洛德只好—一解答了他们的问题,心里默默祈祷不要有无辜的生命因为他的决定而白白死去。

  队长很多时候以为他的士兵就要被末日守卫冲垮,但他们最后还是撑了下来。月亮守卫和弓箭手合力对付那些长着翅膀的恶魔,产生了奇效,末日守卫纷纷仓皇逃去,许多逃逸的恶魔怀中的坛子还是满的。精灵大军伤亡惨重,但随着战局逐步稳定,加洛德希望自己的决策能使伤亡情况不再加重。

  卫队长终于有时间折回去探望罗宁,这时他已不再是孤身一人,身后跟着七八个军官。他没有让他们跟在后面,但许多将领坚持要待在他的身边,希望他在下达命令的时候身边有人。这位前卫队长看到身后这么多人跟着他有些不自在,他们给他的感觉就好像他已经与拉芬克雷斯特和星眼平起平坐了。加洛德?影歌不是名门之后,自然也不可能成为指挥官。如果军队能挺过这次灾难的话,功劳主要在于将土自己。

  让他备感欣慰的是,罗宁法师仍然活着,没有受到别人的侵扰。但不幸的是,尽管他看起来好像已经苏醒,但似乎还是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见。

  加洛德又将水泼在他的脸上,但仍然不起作用。他感到一筹莫展,转身面向一个士兵,迅速说道:“快给我找来高级月亮守卫!越快越好!”

  但跟那个士兵回来的却不是月亮守卫,而是两个女祭司,她们身披带有艾露恩修女团标志的盔甲。更糟糕的是,其中级别高一些的女祭司不是别人,正是玛维。

  “当他跟我说指挥官需要一个懂法术的人的时候,我根本没想到那人会是你,弟弟。”

  影歌队长没时间理会姐姐这种倔傲的态度:“玛维,别这么刻薄!这位法师中了魔法,依我看,一定是某个魔头干的。艾露恩能否帮他破除咒语?”

  她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他,然后跪在罗宁身边。“我还从未遇到过他这种病人,但应该没什么问题,月亮女神会让我把他救好的。吉亚,过来帮我。我们看看有什么办法。”

  另一个女祭司站到罗宁另一侧。两人同时将双手举至胸前,摊开手掌,将指尖对在一起。两个大祭司十指相触的一瞬间,一团微弱的银色光芒从手上升起。幽幽的银光迅速顺着胳膊传遍了全身。

  玛维和同伴嘴里开始念念有词。加洛德听不懂她们讲些什么,但他知道艾露恩的修女团有她们自己的——套语言,她们就是用这种语言与月亮女神交流。

  慢慢地,她们身上的光芒移到了法师的身上。他的身体轻微地抖了一下,然后松弛了下来。

  这时,有——人骑豹赶到,问:“指挥官在哪里?”

  尽管加洛德坚持不让别人称他“指挥官”,但他们还是这样称呼。在如此紧要关头受到打扰,加洛德不由怒从心生,他猛转过身,喝道:“你先在一边给我等着,等我让你说的时候再——”

  突然他的眼睛猛地张大。卫队长这才看清来者肩上挂着金色和玛瑙色的饰品,以及胸部盔甲上的标志。

  加洛德刚刚羞辱的是一个贵族。

  但这贵族并没有迁怒于他,他点了一下头表示歉意,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为了掩饰自己的震惊,加洛德急忙转身看姐姐为罗宁疗伤。

  玛维此时已是大汗淋漓,另一个大祭司身体也震了一下。罗宁身体微微颤抖,他本已苍白的皮肤现在更是惨白如纸。

  法师忽然猛地一下子坐起身来。他嘴巴大张,想叫却没叫出声来,然后眨了一下眼睛,这是他被攻击之后第一次眨眼睛。

  罗宁嗓子里发出一声呻吟,上身接着向后倒去,这一落脑袋很可能会猛地撞上岩石。卫队长眼疾手快,伸手及时护住了他的脑袋。

  一声叹息之后,法师又闭上了双眼。他的呼吸变得均匀起来。

  “他这是——?”

  “他已经摆脱恶魔的折磨了,弟弟,”玛维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应该多休息一段时间。”说着她站了起来,“治疗过程非常艰难,但要感谢艾露恩,她十分慷慨。”

  “谢谢你。”

  姐姐又用异样的眼光盯着他,说:“用不着谢我,大军统帅。走吧,吉亚。还有许多人需要我们治疗。”

  加洛德将玛维送走,然后回头看向那个贵族:“大人,请原谅,我——”

  那人挥手打断他,说:“我的事情无关紧要。我刚才没看到你找人为那外族的法师疗伤。我是黑森林大人。您是?”

  “加洛德?影歌,大人。”

  “哦,影歌指挥官,首先,我非常庆幸你没有与星眼大人一起死去。有人说您甚至在最后关头还要救他。”

  “大人——”

  黑森林没有理会,继续说道:“我想重新集结部队。星眼的战略显然十分愚蠢,希望月亮女神原谅我们的失误,让那么多将士无辜死去。要想继续活下去,我们最好能想出更好的办法。你肯定也是这样想的。你一定还想指挥军队。”

  加洛德这次无话可说,他本能地点了点头。黑森林明白点头就是表示同意,也感激地对加洛德点了一下头。

  “既然你已允许,那我就在我的营帐里重新部署大军,将剩下的将士重新积聚一起。”说完,黑森林又点了一下头,然后掉转坐骑,飞奔而去。

  “看——看起来——你要飞黄腾达了。”一个嘶哑的声音说道。

  加洛德低头望去,罗宁已经醒了。法师面色依然苍白,但气色较从前好了许多。加洛德随即俯下身子,用水袋喂他水喝。罗宁咕咚喝了几大口。

 

  “我还担心魔法会伤到您的大脑。您现在感觉如何,罗宁大师?”

  “我感觉好像很多地狱火在脑袋里面猛击我的头……敌人这次长进不少嘛。”罗宁直起身子,接着说,“我猜我被击倒之后一定出现了什么麻烦吧。”

  卫队长将战况尽可能简短地讲给他听,淡化了他自己的作用。听到他的讲述,法师还是向加洛德投之以钦佩的目光。

  “看来克拉苏斯没看错人。你这次不仅扭转了战局,还可能拯救了整个世界。”

  加洛德的脸颊顿时暗淡下来,如拨浪鼓一般摇着脑袋:“我不是指挥官,罗宁大师!我这样做只是为了活下去。”

  “非常感谢你的努力,帮助我和其他人活下来。星眼已经死了。我为他感到悲哀,精灵大军则没有什么好悲哀的。很高兴看到一些贵族恢复了理智。也许我们还有希望。”

  “你真的认为我应该去见他们?”加洛德想像着黑森林和其他贵族围在他身边,眼睛齐刷刷地盯着他,“我只是一个苏拉玛城的卫队军官。”

  “已经不是了……”法师试着自己站起来,最后还是示意他的同伴扶他。罗宁站起身,望着加洛德。这个人类独特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的双眼:“你不再只是一个卫队军官了。”

  克莱奥斯特拉兹不像他年老时的自己——克拉苏斯那样具有耐心,他开始烦躁不安起来。这条红龙很清楚他们三人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返回,而且前提是他们能够返回。尽管他竭力使自己镇定下来,但是效果不大。他脑海中迅速闪过一幕幕情景,比如阿莱克斯塔萨、燃烧军团、克拉苏斯存在的意义。他还对耐萨里奥对他施加的惩罚记忆犹新。眼下,他的另一个自我正迅速赶往那个恶魔的密室,他因此忧心仲忡,克拉苏斯很可能会落人恶魔之魂的虎口。

  无奈之下,红龙开始用一个爪子摩擦山体。巨石从山上裂开,跌人下面的山谷中,这些石块硕大无比,但在红龙的眼里不过是些卵石而已。一个小时之后,克莱奥斯特拉兹又感到百无聊赖。他更加烦躁不安,抬头望向黑乎乎的天空,心想在天上飞一会儿也许不会有什么危险。

  忽然,一阵低沉的吼叫声在群山间回响。

  克莱奥斯特拉兹心中的烦躁之感顿时消失,浑身立刻警觉起来。他悄悄挪动身体,溜到山峰的一侧,稳住自己巨大的身躯。他抬眼望去,寻找声音之源。一个黑色的物体缓缓在空中飞过。原来是只小型的黑龙,从飞行的速度判断他是个哨兵。克莱奥斯特拉兹嘴里默默发出咝咝声。若黑龙只是飞离某个地方,那他就根本用不着提心吊胆。但那黑龙却是在这个地方四处查看,那就意味着他们的方案会有危险。他此刻心里拿不定主意,不知自己应该按兵不动,静观其变,还是挺身而出,杀死那个哨兵。如果那三人还未被发现,那么攻击这条黑龙也许会是致命的错误。哨兵可能会逃之天天,通知他的主人。可是,如果对黑龙置之不理的话,他也许会在折回巢穴的路上发现克拉苏斯他们。

  克莱奥斯特拉兹爪子紧紧抓着山坡,苦苦思索着应对之法。要是等黑龙飞远的话,红龙可能再也没机会赶上他了。

  突然,他身下的岩石訇触然坍塌。

  整一面山坡陷了下去。没来得及反应,克莱奥斯特拉兹也跟着坠了下去。红龙本能地展开翅膀,努力使身体保持平衡。他不小心引发了一场巨大的山崩,幸运的是只擦破了几处皮肉,并无大碍。晃了晃脑袋,他想要理清自己的思绪。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吼叫,黑龙从后面向他发起了攻击。

  尽管个头不占优势,但他对克莱奥斯特拉兹这一击却是势大力沉。红龙被猛地撞向凹凸不平的地面。下落的时候他的左翼与岩石发生了剧烈的摩擦,令他疼痛难忍。

  克莱奥斯特拉兹竭力伸出前爪,抓住一座山峰,爪子深陷在土里。他巨大的冲量带下了那座山上数吨重的巨石,却减慢了下落的速度,给了他思考的时间。红龙将身体猛地歪向一侧,黑龙没料到对方会来这么一招,不由一下子失去了重心。

  黑龙身体倒向后面,克莱奥斯特拉兹趁机恢复了正常的姿势。他试着再次飞起来,但身后仍有两只爪子紧抓不放,身上的重量使他倍感压力,但克莱奥斯特拉兹不肯认输。

  他用力挥着翅膀,在空中扭动着身躯。猛一摆尾巴,红龙将对手甩到近旁的山峰上。

  黑龙被猛撞到山峰上,大块石头如雨水般落向山谷。黑龙的利爪终于松开了,却连带着扯下了红龙几片鳞片。克莱奥斯特拉兹一阵怒吼,感到有鲜血顺着他的腿流了下去。

  两条巨龙喘息片刻,恢复了一些体力。没多久,黑龙又向他猛扑过来,直取他的脖颈。红龙及时飞到空中,一掌将黑龙击开。

  这一击使耐萨里奥的爪牙彻底丧失了斗志。黑龙见势不妙,发出一声狂吼,撇开克莱奥斯特拉兹,掉头就跑。

  “不行厂既然已经过招,红龙就不能让对方这样逃之天天。这个哨兵会通知他的主人,耐萨里奥肯定会怀疑不上有一条红龙潜伏在周围。

  黑龙个头不大,因此行动十分敏捷,而克莱奥斯特拉兹则是老谋深算。他的对手一下子拐进了一个通道,克莱奥斯特拉兹则沿着另一条通道前进。之前等待的时候,他已察看这个地区良久,十分清楚不同的山谷交汇的方位。

  他在山川之间来回穿梭。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岔路口,左转弯似乎更好,但克莱奥斯特拉兹知道只有右转弯他才能找到他的猎物。

  远方传来黑龙急促拍打翅膀的声音。红龙心中一惊,他此时本应超过那条黑龙,但远方的拍打翅膀声却分明表示他与黑龙的距离正越拉越大。

  一阵全速冲刺之后,克莱奥斯特拉兹感到他一直寻觅的那个地方,就在不远的前方。他听不到扇动翅膀的声音,但他相信自己最后还是赶到了他的前面。

  他飞进了另一个山谷——

  两条龙差点撞在一起。他们同时发出狂吼,声音里透着愤怒,但更多则是惊讶。克莱奥斯特拉兹向身后转去,黑龙已侧向一边,一头冲向一座小山峰,将山顶撞得粉碎。

  现在体形稍小的黑龙赢得了主动,他奋力向前冲去,重新获得喘息的机会。

  克莱奥斯特拉兹摇摇头,嘴里边骂着自己运气太差,边紧跟着追了上去。他无论如何都要抓住那条龙。他在这场打斗中已经吃了太多亏……

  克莱奥斯特拉兹下定决心,发出一声狂吼,紧追了上去。

  就在追赶黑龙这个明显的目标的时候,红色巨龙没有发现地上还有一些微小的家伙。曾经长着眼睛的眼窝望着两条巨兽消失在远方。

  “一场精彩绝伦的空中表演,是吧,瓦罗森卫队长?”

  满身伤疤的暗夜精灵哼了一声,说:“打斗确实精彩,就是时间太短。”

  “对你来说还不够血腥,我敢说。”

  “永远不够,,’这个文萨拉的奴仆说,“但总归要比瞎扯好一些,伊利丹大师。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就快到了?”

  伊利丹漫不经心地整了整罩在眼睛上的头巾。对他来说,这两条巨龙要有意思得多,因为他们都带有魔法,因此天空上充满了令人惊异的力量和灿烂无比的色彩。伊利丹开始慢慢喜欢上自己新近获得的视觉能力,他的面前因此出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一个他从没有认识到的世界。

  “我也是这么想的,卫队长,但是这里不仅出现了一条黑龙,还出现了一条红龙,难道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你为什么就笃定红龙属于这个地方?”

  “是你自己说的,这里是龙族的巢穴。”

  法师摇了摇头,说:“我说这里是那条黑色巨龙的巢穴,红龙出现在这里定是另有原因。”

  瓦罗森明白了伊利丹的言外之意,他满是伤疤的脸这的变得更加丑陋:“别的龙也想得到那个圆盘!只有这个可能!”

  “是的……”说完,伊利丹催着坐骑继续前进,卫队长紧随其后,身后还跟着一队恶魔战士。“但他们很容易就会被抓到的。你也见过他们是怎样被击败的。”他又若有所居地说道,“我想我认识那条红龙身上的标记。”

  “是什么?所有那些巨兽长得不都一样嘛。”

  “你说起话来就像上层精灵。”伊利丹擦了一下脸颊,深沉地说,“不,我想那个就是我遇到的那个…”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们前头可能还会碰到一些老朋友。”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