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六章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六章

2012-07-08 14:15:21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六章

  第六章

  代斯戴尔?星眼大人想出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他就是这么跟身边所有人说的。整个计划都是他一手策划,因此万无一失。他的贵族同胞大都殷勤地点头叫好,高举斟满美酒的高脚杯向他祝贺,其他人则一言不发。前线的将士们已是人困马乏,哪有心思理会这些,而那些逃难的精灵一心只想逃命。能对星眼进行批评的官员已为数不多,批评主要来自罗宁。令人遗憾的是,克拉苏斯总有事务缠身,不在营中,这使指挥官对盟友本应怀有的敬畏感也日益淡漠。就在罗宁要给这个宏大的方案提建议的时候,星眼彬彬有礼地说议会可以搞定此事,而罗宁作为法师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他还在营帐里增添了几名警卫,要表达的意思十分明确:罗宁若还不识抬举,就不会有好果子吃。

  双方倘若发生对峙只会扰乱军心,为了不至于走到这步田地,罗宁转身离开了营帐。加洛德与霍恩在牛头人的营地附近遇到了他。

  加洛德看到他脸上神情不对,忙问:“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也许吧……或许一提起那个被宠坏的贵族,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他的整个方案显得太过简单,效果也不明显......”

  “简单没什么不好,”霍恩说道,“只要是经过理性思考就行。”

  “但我怀疑星眼缺乏理性。我真不明白拉芬克雷斯特怎么会跟他处得那么融洽。”

  加洛德耸了耸肩,道:“因为他们同属贵族阶层。”

  “噢,说的有道理,”加洛德没听出罗宁话中暗含的讽刺语气,罗宁摇了摇头,接着又说,“别放在心上。我们只管多加小心,希望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

  没过多久,担心的事情就发生了。星眼未等太阳落山就实施了他的方案。暗夜精灵的部队重新进行了调整,分成三个楔形部队。牛头人和其他种族也这样重新调整了他们的部队。星眼将他的骑兵主力安插在部队后面和左翼部队的周围。他们与精灵大部队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楔形部队最前端的士兵手持长矛,后面的士兵则佩带长刀和其他兵刃。先头部队身后则是弓箭手,他们可以向各个不同角度放箭,确保部队的安全。月亮守卫都被安插在每个楔形部队中间。这些法师的作用是保护队伍免受艾瑞达等巫师魔法的侵扰。

  三支楔形部队要不顾一切地向前挺进,如利剑一样插入燃烧军团。楔形部队之间的恶魔将会受到弓箭手和持刀的士兵对付。暗夜精灵前进的时候要步调一致,齐头并进。如若出现薄弱的环节,殿后的骑军会及时补上。

  矮人和牛头人对这个方案都颇有微词,但他们自己从未制定过大型军事战略,因此也只能乖乖顺从,认为这是暗夜精灵高智商的结果。

  大军前进的时候,加洛德与罗宁也跟在后面。恶魔们最近一直都显得犹豫不决,星眼认为这是一个好兆头,但这两人则认为此时更需要提高警惕。

  “我已经与月亮守卫谈过了,”人类法师对他的同伴说,“我们想了几个方案,帮助大人的方案最后成功。我会尽力与他们配合好。”

  “霍思保证牛头人那里不会有什么问题,熊怪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卫队长答道,“但我担心,杜恩加德?斩铁他们是否能顶得住。”

  “如果他们能像一个名叫弗斯塔德的矮人那样战斗的话,”罗宁一边想着未来一边说,“那么他们根本用不着我们担心。”

  就在这时,战斗的号角已然吹响。部队前面的士兵抖擞精神,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准备战斗!”法师叫道,他的坐骑也紧跟了上去。

  “真希望能回一趟苏拉玛城,然后再来这儿……”

  前方地势向下倾斜,他们因此能看清远方的情况。

  恶魔们如潮水般向地平线的方向撤去。

  “我的天!”加洛德惊叫道。

  “抓紧你的缰绳!”

  士兵吹响了战斗的号角。暗夜精灵大军大叫着,旋风般向前冲去。队伍的右方传来了牛头人和熊怪低沉的嚎叫声。而前进的矮人则发出尖声怪叫。

  双方的战斗开始了。

  在猛烈的攻势之下,燃烧军团的前线几乎立刻就溃不成军。楔形部队如三把尖刀猛地插进恶魔部队。上百个长角的恶魔战士随即被长矛戳倒。

  加洛德变得异常兴奋,失声叫道:“我们成功了!”

  “现在势头很猛,但很快就会慢下来的。”

  此话不虚,冲了几码之后,燃烧军团稳住了阵脚。精灵大军进攻的脚步虽没有停止,却越来越慢,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痛苦的代价。

  不管怎样,暗夜精灵仍在前进。

  这并不意味着,开战之初就没有潜伏着危机,没有重大的伤亡。有几个末日守卫在士兵头上拍打着翅膀,想要躲过长矛的阻挡,攻击后面的弓箭手。一些末日守卫被弓箭手击落,但还是有一些躲过了飞箭,盘旋在大军的上空。他们手持狼牙棒等武器,猛地向下俯冲,砸碎了那些没有留心的弓

  箭手的头颅。不过,在弓箭手和月亮守卫的强攻之下,燃烧军团迅速向后撤去。

  在战场另一侧,恶魔军队突然放出两个地狱火。想要挡住地狱火去路的士兵被当场打死,这里的势头也没有从前锋利,变钝了许多,楔形阵营几乎颠倒过来。在连杀了几个弓箭手之后,一个地狱火随后就被月亮守卫杀掉。另一个地狱火则在精灵大军中横冲直撞,大肆杀戮,不过其他士兵很快就补上了缺口。

 

  -罗宁努力想将意念集中到剩下的这个恶魔身上,但它身边围着很多士兵。每次法师认为自己可以施念咒语的时候,他都可能会因此错杀几个暗夜精灵。

  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了三个矮人。这三个矮人从队伍中挤到那个地狱火的面前。这些矮人虽体形矮小,却个个肌肉发达,手持一头是巨大钢头的战锤。

  地狱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矮人,却扑了个空。一个矮人机灵地溜到了地狱火的胯下,用战锤猛击恶魔的双腿。另一个矮人则从地狱火的侧面攻击。地狱火反手用力打在这矮人身上。这一掌势大力沉,若是打在暗夜精灵身上,必是全身骨头散架,一命呜呼。而那矮人被击中之后只是身体震了一下而已。这次地狱火的对手的皮肤可是和它一般粗硬。

  此刻,这三个矮人都将战锤使在了它的身上。只要集中火力攻击,笨重的铁锤总会在地狱火身上留下缺口和裂纹。最终,地狱火的左腿支撑不住,单膝跪在了地上。

  罗宁最后看向这个恶魔的时候,三个矮人一起将他们的战锤向他的脑袋砸去。

  就在这时,法师发现加洛德?影歌驱策坐骑向他奔来。罗宁竟没注意到队长是什么时候离开他的。“你是去叫他们回来吗?”

  “我觉得他们可能会有更好的机会。”

  罗宁点头表示同意,又扭头扫了一眼战场。精灵大军很快就从短暂的挫折中恢复过来,又一次将燃烧军团逼退。恶魔们虽然被迫撤退,脸上却一直带着不屑的神情,但不管他们如何反抗,只是暂时放慢了精灵前进的脚步。

  “那个该死的方案起作用了,”法师低声说道,“我似乎低估了指挥官的能力。”

  “这是好事,罗宁大师!我简直不敢想像,要是计划失败的话,会是什么后果。”

  “但——”话未说完,罗宁发出一声惨叫,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要将他的大脑毁灭。他从坐骑上一头栽了下去,加洛德一把没有抓住,罗宁重重摔在地上,全身疼痛难忍,骨头好似散架一般。加洛德也跟着跳了下去,试着将法师从地上抬起。

  罗宁脑袋里充满了恐怖的撞击声。战场的打斗声慢慢从他耳边消逝。他睁开双眼,视线已然模糊不清,只看到加洛德在向他说话,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脑中撞击声愈加猛烈。罗宁感到钻心的疼痛,他明白自己中了别人的魔咒,不过这一次比从前任何一次都要诡秘。法师脑海中闪过纳斯雷兹姆的名字,他们有使死人复活的能力,但这次却不像是他们所为。

  此时,罗宁已是四肢百骸剧痛难当。他竭力想摆脱这撕心裂肺的感觉,但心里清楚自己无能为力。他两眼发黑,几乎昏厥过去,但他怀疑,如果真的昏倒,自己可能就永远也不会醒来。

  就在这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他脑中回荡,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凡人。

  不用别人提醒,法师也知道说话那人是谁。罗宁最后的努力也失败了,脑子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那个恶魔的名字在他微弱的意识中回响。

  阿克蒙德……

  罗宁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加洛德?影歌动作麻利地将他拖到队伍后面。暗夜精灵心急火燎地察看着罗宁的身体,寻找伤口,却一无所获。罗宁毫发未伤,至少从外面看是这样。

  “是咒语在作祟。”他喃喃道。加洛德脸上露出懊恼的表情。由于对魔法不甚了解,因此他总是对法师怀着由衷的敬意。能够影响罗宁的家伙肯定来头不小。在他看来,这就意味着只有他们现在遇到的恶魔中最强大的那个才有此神力,那个恶魔就是阿克蒙德。

  阿克蒙德竟然找到了法师,这使卫队长感到万分焦急。阿克蒙德本应为负责指挥恶魔大军而忙得焦头烂额。加洛德放眼望去,燃烧军团几乎是溃不成军。星眼大人的计划发挥了威力,打了个漂亮仗——

  这时,暗夜精灵突然瞪大眼睛。

  下此结论也许为时过早?

  在克莱奥斯特拉兹载着三人前往目的地的途中,布洛克斯与其他两人紧紧抓着红龙。在布洛克斯生活的时代,红龙一度受到兽人的统治,但他却从没有体验过骑在红龙身上的滋味。现在,他陶醉于这种飞翔的感觉,并第一次真正地同情受他们奴役的红龙。本来能自由自在地在天空中飞翔,却迫于其他族类的意愿像狗一样凄惨地死去……这样的命运会让所有的兽人都不寒而栗。实际上,布洛克斯感到自己与龙族紧密地维系在一起,从某种意义上他的同胞其实也遭到了奴役,他们的天性被一个燃烧军团的恶魔扭曲得荒唐可笑。

  布洛克斯曾一心只求一死。现在,他愿意直面死亡,但要死得有意义,死得其所。他浴血奋战不仅是为了遥远未来的同胞,还是为了保卫即将受到恶魔摧毁的所有生灵。是否牺牲自己的生命要由他自己决定,但布洛克斯希望自己临死前能再进行几次决定性的攻击……特别希望能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之后再闭上眼睛。

  红龙飞过连绵的山丘,转而看到了一片大山。连绵的群山使布洛克斯不由想起他家附近的群山。但是,群山的地貌很快就发生了变化,随之而变的还有空气中的气氛。地面变得荒凉起来,生灵似乎不敢也不愿在这里定居。克莱奥斯特拉兹曾提到一个远古的邪恶力量,兽人也许对这个世界更为熟悉,他感到此地到处都弥漫着一股邪恶的气息。较之恶魔身上的邪恶之气,这里的邪恶气息更浓,使他禁不住想伸手去取绑在背上的战斧。

  红龙突然向下一个俯冲,飞进两个潮湿的陡峭山峰之间。克莱奥斯特拉兹毫不费力地在狭窄的山谷中SB病毒连接而过,寻找一个合适的落脚点。

  他最终降落在一个险峻的山峰投下的阴影处。这个山峰使布洛克斯不由联想到一个抡起巨棒、即要挥下的凶神恶煞的战士。山峰高处更为陡峭险峻,兽人心里更加觉得他们受到了黑暗力量的监视。

  “我只能飞这么近,”红龙在三人从他身上爬下的时候说,“但我还可以跟你们走一段路。”

  “我们离那儿已经不远了,”玛法里奥说,“我记起这个地方了。”

  兽人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山峰,克拉苏斯也瞧了一眼,随口说道:“你怎能不想起呢?这里对死亡之翼来说再适合不过了。”

  “你以前也提起过这个名字,”德鲁伊说,“罗宁也说过。”

  “在我们生活的那个时代,我们都是用这个名字来称呼大地守卫。他的疯狂行为可是世代相传,你说是吧,布洛克斯?”

  兽人老兵鼻子哼了一声,表示同意:“我们兽人还称他为血之影……不过,死亡之翼这个名字也确实是众人皆知。”

  玛法里奥突然心中一凛,道:“我们怎样才能不被他发现?我那次没被发现全靠从塞纳留斯那里学来的本领,但我们不可能都进入翡翠梦境啊。”

  “进入翡翠梦境是毫无意义的,”克拉苏斯回答,“在那个世界里,我们无法碰到恶魔之魂的实物。我们只能在现实世界里做到。我对他十分了解。我能保护大家不受他的魔法的伤害。那也就意味着,你和布洛克斯要负责做好余下的事情。”

  “我愿意。”

  “我也愿意。”兽人举起了带有魔法的战斧,“如果需要,我要取下黑龙的首级。”

  魔法师噗地笑了一声,接着说:“那么我们将会高奏凯歌,不是吗?”

  一开始,克莱奥斯特拉兹在前面领路,保护其他三人的安全,甚至在布洛克斯看来,他们受到了最好的保护。然而没过多久,路变得愈加狭窄,最后红龙这个庞然大物只能勉强通过。

  “你应该留在这里。”克拉苏斯说。

  “我能爬到山的上面——”

  “我们离黑龙太近了。就算我们避开了他的魔法,我也不能保证我们能避开死亡之翼安插的哨兵。他们会发现你的。”。

  对于这个事实,红龙无言以对。“那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如有需要,记得立刻召唤我。”他的眼睛突然眯了起来,“就算是遇到了他。”

  缺少了克莱奥斯特拉兹,一行人的情绪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三人更加小心地向前行进,对途中每一个角落和暗处都加强警惕。玛法里奥认出了更多的地方,示意同伴他们与目标已经十分接近。布洛克斯现在负责领路,对路上每一块岩石都会瞅上一眼,察看石头后面是否藏着敌人。

  夜幕四合,尽管玛法里奥在夜里看得更清楚,但他们还是决定停下来休憩一下。德鲁伊十分肯定他们就在黑龙老巢的附近,因此就算是休息他们还是感到忐忑不安,连市洛克斯心里也有些不安。

  当三人商定好兽人值第一班岗后,克拉苏斯诚恳地对他说:“我们这次一定要严格轮流放哨。我们需要每个人都能处于最佳状态。”

  布洛克斯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这个头发灰白的兽人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敏感的耳朵很快就听到两个同伴均匀的呼吸声,表明他们已经酣然入睡。他也听到了其他声音,而这些声音与他—一生中去过的大部分地方的声音相比太过单调。这个地方十分空旷:寒风呼啸而过,山上不时有石头落—厂,除此之外几乎再也没有其他声响。

  四下里万籁俱寂,布洛克斯开始回想起他与恶魔们第一次交战的最后的日子。他仿佛看到他的战友对即将大开杀戒而谈笑风生,还看到一个个恶魔倒在他们的战斧下。许多兽人都希望战死沙场,这是何等光荣的死亡方式。

  没有人想看到随后发生的一切。

 

  很长一段时间,布洛克斯总以为他受到了战死同胞魂灵的侵扰。不过此时,这位战士垂垂老矣,他明白他们并没有诅咒他,而是站在他的一边,指引着他前进。他们活在他的心中,每一个死去的敌人都会让他想起他们。总有一天,布洛克斯会倒下,但即使在那时,他们还是战友。

  想到这里,他心中就豪情万丈。

  布洛克斯参加过很多这种任务,对此已经驾轻就熟,他知道已过去多长时间。放哨的时间已经过半,他思忖着让他俩多睡一会儿,却又想起了克拉苏斯的警告。尽管兽人经历过风风雨雨,但与魔法师相比,他只不过是个毛头小子。布洛克斯这一次……要服从命令。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那并非是风的声音。他侧耳细听,在明白那声音发自何物之后,他表情变得严肃起来。那是生灵说话的声音,声音很尖。声音传自远方,只是风向变换之后他才碰巧听到了。兽人马上直起身子,竭力想找到说话人的具体位置。

  终于,布洛克斯看到北面几百米之外有一个小径。声音应该就是发自小径深处。他就像一个老谋深算的猎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放哨的位置,前去侦察。现在还不必叫醒他的同伴。在这个变幻莫测的地方,他听到的声音很有可能只是风吹过古老的山脉时发出的声音。

  就在他走近小径的时候,叽叽喳喳的声音突然消失了。兽人随即停了下来,屏息等待。不一会儿,又传来了叽叽喳喳交谈声。布洛克斯终于知道这是什么声音,这使他在前进的时候更加小心谨慎。

  兽人竖起了灵敏的耳朵,屏息谛听,他想知道一共有几个人在说话。结果发现最多会有三四个。这是否是好事,他不好说。

  他又听到了其他的声音。那是挖掘的声音。这里不可能会有矮人。

  布洛克斯蹑手蹑脚地慢慢向上爬着,悄悄地爬向这些不明身份的人潜伏的地方。显然,不管他们是谁,他们决不会料想到这里还会有其他人出现,因为他们在明处而他在暗处。

  一小团光照亮了前头的地方。布洛克斯藏在一个拐角处,悄悄向另一侧窥去……他看到了几个地精

  与兽人相比,地精身材矮小,骨瘦如柴,却长着—个大脑袋。除了他们锋利的牙齿和尖尖的指甲,他们似乎不能对他造成任何威胁。但布洛克斯知道地精是别—分凶险恶毒的种族,尤其在他们成群出现的时候更是如此。他们身手敏捷,阴险狡诈,他们结实的身体能毫不费力地穿透个头大一些的敌人的身躯。永远不要相信地精会与人为善,除非他已经死了。

  玛法里奥提到过地精,声称有几十个地精为黑龙制造一样东西。他们显然也参与制造了恶魔之魂。布洛克斯只能猜测面前的这些地精只是那群地精的一部分,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在外面做什么呢?

  “再来一些,还要更多!”一个地精咕哝道,“根本不够再造一个铠甲!”

  “矿石已经挖光了!”另一个地精厉声道,他与第一个地精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他又对另一个地精说:“要再找一个了!”

  挖掘矿石的声音传自离兽人最近的山上一个小型隧道里。地精都是从山上采矿。这时布洛克斯看到,又有一个地精来到了三个地精身边。他一手举着裹着灯罩的油灯,后面还拖着一个几乎和他身体一般大小的麻袋。地精身体虽不魁梧,却力大无穷。

  与其他三个地精不同,他似乎心情不错:“又发现一个小矿!找到了更多的铁矿石!”

  其他地精眼睛陡然一亮。“太棒了!”第一个地精喊道,“没时间找矿了!让其他人去做吧!”

  布洛克斯真想一下子冲上去,但他知道克拉苏斯决不会允许他这样蛮干。兽人继续盯着地精。他们看起来似乎还要忙上一阵子。他有时间回去告诉魔法师他的这个发现。克拉苏斯知道如何处理此事:或是擒住这帮地精,或是避开他们。

  突然;鲁人的后脑勺上受到了重重的一击,他站立不稳,跪倒在地。不知什么东西落在了他的背上,用手紧紧扼住了他的喉咙。布洛克斯脑袋后面又一次被人猛击。

  “有入侵者!快来人啊!有入侵者!”

  这尖厉的叫声顿时让他明白过来,从后面来袭的是个地精。又有一个地精从后面赶了过来。地精的拳头并不大,布洛克斯明白了击中他后脑的不是铁锤就是石块。

  兽人想要站起来,但地精不肯善罢甘休,继续朝他猛击。鲜血从布洛克斯的头顶流了下来,一直流进他的嘴里。他尝到了自己的血液的味道,到了生死关头,他必须赶快采取行动。他跪在地上,翻身倒地,顺势在地上滚了起来。

  接着传来一声惨叫,兽人粗壮的身体将那地精压在身下,地精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终于不再击打兽人。布洛克斯继续在地上打着滚,感到身上的地精松开了手。

  兽人挣扎着站起身来,又听到附近传来其他地精的声音。他感到又有一个石块狠狠地砸在他的肩膀上。布洛克斯听到武器出鞘的声音,他立刻明白这些地精拿出了刀。

  他伸手往身后瞎摸一气,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战斧。还没等兽人看清眼前的景物,一个地精尖叫着扑到他的身上,几乎将他撞倒在地。这地精紧紧抓着他,猛地用刀刺向他的眼睛。

  布洛克斯奋力将刀挡开,这时,又有一—个地精跳到他肩膀上。他一刀擦着布洛克斯的耳朵滑过,兽人疼得哼了一声。布洛克斯一只手伸向肩膀,将那个地精猛扯下来,用力扔了出去。被扔出去的地精发出一声惨叫,随着声音的消逝,兽人转而对付他胸上那个地精,想挣脱他的束缚。

  兽人用力将地精双手扯开,只剩下两条腿还缠着他。布洛克斯抓起地精的一只脚,猛地向下一掰。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兽人心里甚为得意。地精的那条腿从他身上松开。但当他想接着抓住另一只脚的时候,地精顺势换了一个姿势,仍然紧紧抓着他的身体。

  最终,布洛克斯还是被地精一刀刺中了肩膀。凶残无比的家伙将刀拔出的时候,嘴里发出了咯咯的奸笑。

  兽人顿时勃然大怒,抡起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地精脑袋的一侧。地精的笑声更然而止,嗓子里哼了一声,接着从兽人身上掉了下去。

  还没等布洛克斯喘口气,又一个地精猛地撞向他的肚腹,他的肚子一下子陷了进去。布洛克斯仰面倒在地上。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原来这个地精被兽人的一条腿压在了下面。地精被压了个半死,顿时失去了支点。

  紧接着,又一个地精跳到倒在地上的兽人的身上,用石头向他猛击。被地精打死根本不是布洛克斯所想像的光明正大的死法。他还没听说过哪个伟大的传奇故事中有兽人死在地精的手中。

  正在这时,一道红光将他身上的两个地精击出老远,他们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其中一个地精撞到远处一个地精身上,相拥着倒在地上;另一个地精则狠狠地撞在乱石上。

  “一个也不能放过!”兽人听到克拉苏斯命令道。

  晃了晃脑袋,布洛克斯定了定神,恰好看到那两个缠在一起的地精突然沉人坚硬的地面之下。随着他们消失在地底下,他们的叫声也随之消失。

  另一个地精或许是比其他地精更狡猾,或许是过于自负,他将一颗石头抛向魔法师脑袋的一侧。已经知道来不及了,但布洛克斯还是大叫着让克拉苏斯小心。石头击中身材瘦长的克拉苏斯,却以同等速度弹回,击中了地精,将其头骨砸裂。

  这时,兽人颈后的毛发突然倒竖。出于本能,布洛克斯一拳向身后抡去。想要从后面捅死兽人的地精一个跟跄倒在地上。

  克拉苏斯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眼睛紧紧闭上。布洛克斯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不想弄出声响打扰魔法师。

  不一会儿,克拉苏斯喃喃道:“都被我们打死了……”他随即睁开眼睛,打量着地上死去的地精:“我们消灭了所有地精。”

  找到自己的战斧,兽人低下了头,表示忏悔:“原谅我,大师。我像个孩子一样,太过草率。”

  “一切都结束了,布洛克斯……你可能为我们寻得了一条抵达目标的捷径。”这时,克拉苏斯的手上发出幽幽的光,

  他伸手轻触了一下曾人的肩膀,很快就将布洛克斯身上的伤口治好了,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意识到自己没有出很大的错,布洛克斯感到宽慰了许多,他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法师。玛法里奥也看着克拉苏斯,但眼神中更多的是理解。

  “他们最清楚如何到达黑龙的老巢,”克拉苏斯解释道,手上的光仍然没有退去,“他们可以给我们指路。”

  布洛克斯四下里张望—了一下。目光所及,所有的地精似乎都已死去。突然,他看到摔在乱石上那个地精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起初,疲倦的兽人心里还纳闷这家伙怎么会在受到痛击之后还活着,很快就明白过来他已是死亡之躯。

  “我们是生命的仆人,”克拉苏斯低声说道,语气里显然带有厌恶之情,“也就是说,我们对死亡也十分了解。”

  “看在月亮女神的份上……”玛法里奥失声叫道。

  布洛克斯默默地祈祷神灵的保佑,双眼紧紧盯着又活过来的尸体。这一幕不禁让他想起天灾。还没弄清事情的真相,他握紧手中的斧头,害怕地精向他偷袭。

  “别激动,我的朋友。我只是激活了他对道路的记忆。他会按原路返回,就这么简单。我不是纳斯雷兹姆,不会随意让死尸复活。”他用手指了一下已然死去的地精,那地精在胡乱转了一圈之后,开始跟踉跄跄地向北走去。“我们走吧!让我们完成这件烦人的差事,准备进入黑龙的密室……”

  克拉苏斯从容不迫地跟在地精后面。没过多久,玛法里奥也跟了上去。布洛克斯犹豫了一下,想起他们要面对的邪恶力量,对魔法师这一举动点头表示赞同,也跟了上去。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