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五章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五章

2012-07-08 14:13:47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五章

  第五章

  她们柔软的双手轻轻地触碰着伊利丹的脸庞,为他清洗已烧得面目全非的肌肤。百合等鲜花的清香在他的鼻孔上方徐徐飘过。他的身体动了一下,终于从昏迷状态中苏醒过来。为了逃避身体的剧痛,他将自己导人昏迷状态。身上的剧痛减轻了不少,已经可以忍受,但是伊利丹怀疑这种痛感是否会完全消失。

  但就在苏醒过来的那一刻,他的头脑中充斥着各种色彩和狂暴的力量,令人发狂。法师喘着粗气,胳膊交叉将眼睛遮住,因为眼窝上面的眼皮已经不见了。但这样还是徒劳无功,眼前不停旋转的能量和变化万千的色彩几乎快要使他丧失理智。这是萨格拉斯馈赠他的礼物——用邪恶并具有魔力的视觉看世界。

  伊利丹?怒风这时想起了人类法师罗宁的话。集中精力,法力强大的法师常常这样对他说。集中精力,一切都会恢复正常。这是关键所在……

  伊利丹排除心中杂念,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起初他根本无法做到,四周的世界似乎陷入了无休止的混乱,一个像他这样的凡人根本驾驭不了这种混乱状态。

  带着昔日要在月亮守卫中迅速脱颖而出般的决心,伊利丹终于使一切事物都变得有序起来。万千色彩不再混乱,狂暴的力量也井然有序地流动起来。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世间万物蕴含的自然能量开始转化成具体的形象。

  他终于发现自己是躺在一个塞有填充物的睡椅之上,睡椅光滑柔软,给人极为舒服的感觉。伊利丹这才发现,身边还站着三个人,而且都是女性。他凝视着她们,她们的脸庞渐渐清晰起来。三人都是暗夜精灵,年轻貌美,身穿奢华而富有益惑力的长袍。

  他又仔细打量一直给他清洗伤口的那个女子,发觉此人与其他两人有很大的不同。伊利丹感觉到她银色的头发(这种银色并非天然)和她猫一般的眼睛。此刻他对外界的觉察力要比从前灵敏许多。法师可以从她缕缕发丝上读出极为细微的变化。他能感到这三个上层精灵的法力各不相同,还知道为他清洗伤口的女子的法力要远在其他两人之上。不过与他相比,她的力量实在是微不足道。

  那个传女将手从他脸上移开。她将温布置于一边,拿出一物。通过四周的能量,伊利丹知道那是个摇拍色的丝质头巾。

  琥珀色是他失去的眼睛的颜色。

  “这是为您准备的,法师大人……”

  他一下子明白了此物的用途。这个刚刚获得更为灵敏的视觉能力令他暂时忘记了他应该如何看向别人。像是对拉芬克雷斯特大人一样鞠了一躬,伊利丹收下了头巾,包在他的眼窝上。不出乎他所料,头巾没有减弱他新的视觉能力。

  “这样好多了,”那女子低声说,“你应该以你最好的状态去见女皇——”

  “谢谢你,法斯琪……”屋里突然出现了艾萨拉的声音,“你们现在可以退下了。”

  法斯琪随即沉默不语,鞠了一躬,然后与其他两个待女离开了房间。

  转向女皇之后,伊利丹惊得屏住了呼吸。艾萨拉浑身闪烁着耀眼的银光,他明白这是女皇法力的光芒。伊利丹目不转睛地望着女皇。艾萨拉受到所有子民的爱戴,但其中就有人像他一样,还以为她在法术方面一无是处,他还一直以为女皇完全依赖上层精灵来施用咒语。伊利丹想知道死去的哈维斯,或瓦罗森卫队长是否知道他们的女主人身怀绝技。

  “参见陛下。”法师从睡椅上站起身,单膝跪在地上。

  “快别这样……请起。平时用不着行如此大礼。”她瞬间来到了他的身旁,动作之敏捷,连伊利丹都没有察觉。女皇扶着他又坐到睡椅上。“为何不坐得舒服一些,我亲爱的法师。”

  两人坐下之后,艾萨拉身体探向伊利丹。她用手轻轻碰了碰他,这一举动让他不由欲火中烧。她几乎使他神魂颠倒。

  伊利丹细细打量着她。艾萨拉身上的光芒变得更加强烈,甚至与他身上的光重叠在一起。伊利丹之前没有觉察到的这些东西恰恰说明了女皇的真正实力。

  尽管知道这些,他还是不由被她的魅力所折服。

  “你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伊利丹?怒风!真是聪明绝顶,威猛无比!就连我们的萨格拉斯大人也有此同感,不然他干吗要赐你这样一份珍贵的礼物?”艾萨拉迪说,边用修长的玉指摩挲着那条头巾,“只是,失去那么漂亮的琥珀色眼睛真是令人痛惜……我知道你为此伤透了心……”

  她的脸凑了过去,与他的脸相隔飓尺,让人想人非非,这时没有人会不想靠得再近一点。“我——我熬过来了,陛下。”

  “快别这样称呼!叫我艾萨拉就好了……”她的手指离开他的眼窝,轻轻滑过脸庞。“真是张英俊的脸!”她接着碰了一下他的肩膀,将他的衣服一角从身上移开。“身体也是那么强壮……上面还有主的印记!”

  伊利丹眉头紧锁,低头向她那只手的方向望去。

  只见他的肩膀上布满了暗黑色的复杂图案。图案下面,

  伊利丹感到存在一种神秘的魔法,是萨格拉斯的魔法,充盈在他体内。伊利丹先前对此毫无察觉,而望着这一切他一下子惊呆了。迅速瞥了一眼他另一个肩膀,法师看到—了一个相似的图案。萨格拉斯看来是真的将伊利丹收入麾下。

  一时忘记了身边的女皇,伊利丹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肩膀上的图案。他在瞬间感到一股能量在他体内涌动,迅速流遍他的全身:他的身体随即发散出原始的力量,他知道永恒之井汲取的就是这种力量。他明白恶魔首领通过打上这个标记而极大增强了他的法力。

  “你现在是真正受到了他的宠幸……自然也受到我的宠幸,”艾萨拉女皇低声说道,身体凑得更近了,“我可以赐你多种恩惠,有的连他都不能——”

  “请原谅这不合时宜的打扰,光中之光。”门口有人几乎带着威胁的口吻低声说道。

  伊利丹顿时全身紧绷起来,而艾萨拉则十分镇定,她挺直了身子,用手将浓密的头发撩向脑后,带着迷离而倦怠的眼神望着门口的不速之客。“什么事,亲爱的卫队长?”

  与女皇身上充满诱惑力的光芒不同,瓦罗森卫队长身体射出了黑色的光芒,这让伊利丹不由想起那些恶魔。瓦罗森的法力并不强大,但伊利丹知道这个家伙很可能与玛诺洛斯一样阴险毒辣。

  也许瓦罗森只是有时才比较恶毒,追求女皇时对待那些情敌他是毫不留情。当瓦罗森看到艾萨拉和伊利丹坐在睡椅上时,他顿时怒由心生。她站起身来,伸手摸了摸伊利丹的脸颊,使他更加怒不可遏。

  “我来这里就是要找他,陛下。这个家伙已经许下诺言,我们大人希望他能够守信。”

  “我说到做到,”伊利丹底气十足地回应,虽然眼睛缠着头巾,他还是扭头死死地盯着瓦罗森。瓦罗森眼睛恶毒地眯了起来,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哦,当然,”艾萨拉忙不迭地打圆场,挡在两人之间,忸怩作态地看了看两人,“我支持你们,龙族是决不会有任何机会的。我期待着听到你的喜讯——”她边说边用手摸过卫队长胸上的盔甲,他的眼睛顿时露出贪婪的目光。“我的意思是,你们共同的喜讯!”女皇补充道,也同样抚摸了伊利丹裸露的胸部。

  虽然明白她对他们只是逢场作戏,但伊利丹还是做出了回应。努力不为她的花言巧语所动,他答道:“我不会使您失望的……艾萨拉。”

  他对女皇直呼其名,以及这一作法暗含的亲密关系使瓦罗森浑身都不自在。瓦罗森的手悄悄地滑到身上佩剑的剑柄上,最终还是理智地打消了拔剑的念头。

  “我们必须要先找到那个恶兽,你可是信誓旦旦地说你能做到。”

  伊利丹掏出那块黑龙鳞片。“我不是随便说说,我说的都是事实。”

  “那么我们就赶快上路吧。天色不早了。”

  伊利丹转向女皇,鞠了——躬。“希望您能允许……”

  女皇高傲地笑着说:“你也可以走了,亲爱的卫队长。”

  “十分荣幸,光中之光,月中之花……”瓦罗森也鞠了一躬,动作干脆利落。他接着指向门口,对伊利丹说:“你先走,法师。”

  伊利丹二话不说大步走了出去。他知道瓦罗森紧跟在他的后面。即使卫队长一刀向他身后捅去,伊利丹也不会感到惊讶,不过瓦罗森显然很有自制力。

  “我们去哪儿?”他向护送他的瓦罗森问道。

 

  “出艾萨琳之后,一切由你决定。我们的萨格拉斯大人

  希望你能尽快完成任务。他急着想早日踏上艾泽拉斯土地,对我们的世界赐福。”

  “保佑艾泽拉斯。”

  瓦罗森盯着他看了片刻,想要从他的回答中找到一些把柄,但没有找到任何破绽,他只好点头跟着说:“是的,保佑艾泽拉斯。”

  队长领着他穿过皇宫,然后一同走下石阶。快要走到马厩的时候,伊利丹突然问道:“到时候,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

  “你身边应该有人保护你的安全。”

  “我很荣幸。”

  “我们伟大的主人对那个圆盘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希望它能实现他的愿望。他会如愿以偿的。”

  “很高兴和你合作,”法师答道。说话间,两人走进了马厩。看到面前的一幕,伊利丹立刻停住了脚步。“这是怎么回事?”

  十几个恶魔守卫早已守候在那里,身旁还站着几只夜刃豹,它们狰狞的面孔好像急着要去杀人一样。恶魔守卫两侧站着两个末日守卫,他们的职责就是维持他们没长羽翼的同胞的秩序。还有两个恶魔守卫紧紧拉着——根套在口水四溢的地狱兽身—亡的缰绳。

  “正如我刚才所说,”瓦罗森卫队长回答,声音中微带讽刺的语气,“应该有人保护你。这些家伙……”他随手指了一下那些凶残的士兵。“会尽心地保护你。在这一点上,我敢对你保证,法师。”

  伊利丹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我们会尽快赶回来,我向你保证,罗宁。”

  “用不着向我许下什么诺言,克拉苏斯,”罗宁回答,

  “要多加小心。用不着担心星眼。我对付得了他的。”

  “他倒不是我们最担心的。我相信你和优秀的卫队长影歌一定能使部队团结一心。”

  “你说我?”加洛德赶紧摇头,“克拉苏斯大师,您真是太信任我了。我不过是一名管理月亮守卫军的军官而已。就像玛维说的,我是时来运转。我又不是指挥官,就——就像——,”

  “像星眼一样?”罗宁暗笑道。

  “恐怕我们必须要靠你了,加洛德?影歌。牛头人和其他族类看到你很尊重他们,他们也同样尊重我们。危急时刻,还需要你出马。都是为了你的人民。”

  暗夜精灵无奈地沉下了肩膀:“我——定尽我所能,克拉苏斯大师。我只能说这些。”

  魔法师点点头:“我们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好队长。”

  “既然我们已经把这芝麻点儿事情解决掉了,”罗宁随口道,“你打算怎样去黑龙的老巢?”

  “我们已经不能再骑狮鹫了。我们只能骑夜刃豹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那里。”

  “但这要花掉太多时间!而且,你们会更容易暴露自己,受到燃烧军团的刺客的攻击!”

  阿克蒙德手下的恶魔会秘密跟踪精灵大军,伺机暗杀克拉苏斯和他的同仁。玛法里奥在颠覆了燃烧军团阴谋的惊人之举后,这个德鲁伊就成为阿克蒙德的黑名单上一个特殊人物,而魔法师知道自己也肯定是在恶魔的黑名单的头等位置。

  “如果利用遁身术前往死亡之翼的藏身之地,那样风险就太大了,”克拉苏斯应道,“我敢肯定他对此肯定早有防备。我们去那里不能借助任何魔法。”

  “我还是对这个方案不满意。”

  “我也不满意,但只能这样。”他看向这次与他同行的伙伴,“你们准备好出发了吗?”

  玛法里奥点点头。布洛克斯不耐烦地哼了一声。尽管德鲁伊和魔法师都身怀绝技,但克拉苏斯明白他们身边还需要有像市洛克斯这样久经历练的战士的陪伴。法师在很多时候是无能为力的。此外,布洛克斯也用实际行动向他们证明了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盟友。

  “等我们出发一个小时之后再通知代斯戴尔?星眼。”克拉苏斯骑上夜刃豹的时候提醒罗宁。

  “我会在两个小时之后再告诉他。”

  看到德鲁伊和兽人都跨上了坐骑,克拉苏斯催促着夜刃豹出发。他的夜刃豹体形优美,风驰电掣般向前奔去,魔法师的同伴则紧随其后。这三头夜刃豹很快就将暗夜精灵大军远远地撒在了后面。

  三人一路无话,因为他们不仅要小心路的前方,还要提防四周是否存在危险。夜悄悄地过去,平安无事,他们也已走出好远。太阳即将升起时,克拉苏斯让其他两人停了下来。

  “我们稍事休息,”他说,望着前方草木稀疏的山丘,“我希望我们在恢复体力之后再穿过那些山丘。”

  “你的意思是,我们在那里会遇到危险?”玛法里奥问。

  “也许吧。山上的树木比较稀疏,因而露出多处缝隙,在这种地方很容易遭到埋伏。”

  布洛克斯点头表示同意:“敌人会利用北面的山丘对我们进行偷袭。那里视野开阔,可以清楚看到行路。我们最好不要走那条路。”

  “很有道理,我同意。”魔法师环顾了一下四周,“我觉得,这两块巨石周围的地方非常适合作我们的营地。除了保证自身的安全之外,此地还可以让我们对四周的环境有个清楚的观察。”

  他们将夜刃豹拴在附近一棵虬曲的大树上。经过几代之后,这些猫科动物已经被调教得服服贴贴。布洛克斯自愿用他们随身带的食物喂这些夜刀豹。身上的食物足够这些夜刃豹吃上三天,但三天之后他们就只能让这些动物自己觅食这里的野生动物不多,克拉苏斯希望三天之后一行人的处境能有所改善。

  三人按照配额开始吃饭。对克拉苏斯这样一头龙,腌制的干肉绝对算不上可口的食物,但他已经习惯。玛法里奥吃了一些水果(也是干的)和坚果,而布洛克斯与克拉苏斯吃的一样,却吃得很香。兽人从不挑食。

  “夜刃豹已经在树下歇息了,”克拉苏斯饭后说道,“我建议我们也休息吧。”

  “先由我来为大家站岗。”布洛克斯主动请缨。

  玛法里奥自愿站第二班岗,安全事宜因此很快得以解决。克拉苏斯和德鲁伊在两块石头中高的那块边上歇息。布洛克斯虽体形庞大,身手却着实敏捷,轻而易举地就爬到一个陡峭的岩石之上,一屁股坐在上面。他将战斧置于大腿之上,然后就像一只饥饿的食肉鸟四下观望。

  本只想打一个盹,魔法师却很快进入了梦乡。他的精力快要耗尽。他先前也曾小憩过片刻,却远不能将身体的疲劳完全排解。

  巨龙都会做梦,克拉苏斯也不例外。他现在虽然没有翅膀,但在空中自由飞翔是他一直怀有的渴望。在梦里,他又变成了克莱奥斯特拉兹。本属于天空的他对自己不能离开地)面耿耿于怀。这条龙一直对自己的人形感觉尚可,但前提是只要动一下念头就可以变回龙形。如果这不再可能的话,他会对自己现在的弱小的身体感到十分沮丧。

  在梦中,那个诅咒突然开始发作,弱小的人形躯体与他的龙体相连,接着他被挤进一个越来越小的身躯里。他的羽翼被猛地压进他的背部,尾巴也被割掉。他长满利齿、长长的嘴巴被撞进脑袋里,取而代之的是并不起眼的凸起,那就是他变成魔法师后的鼻子。克莱奥斯特拉兹一下子又变回了克拉苏斯,向地面坠去——克拉苏斯墓地从梦中惊醒,身上已是汗水涔涔。

  克拉苏斯以为有人攻击他们三人,但四下里万籁俱寂,只听到玛法里奥有规律的呼吸声。他站起身,看到布洛克斯丕在警觉地观望着四周。魔法师眼睛盯着太阳,心里估摸着大致时间。超过规定时间已经很久了,布洛克斯仍在站岗。观在都快轮到克拉苏斯了。

  没有叫醒德鲁伊,身材修长、身穿长袍的克拉苏斯用手抓着岩石,像蜥蜴一般麻利地爬了上去。等他爬到岩石顶上

  的时候,布洛克斯一个打挺站了起来,已是手持战斧,摆好了应战的架势,反应之快丝毫不输于巨龙。

  “原来是你,”兽人嘴里哼道,扶他站了起来。两人在岩石上席地而坐,边谈边留意四周的环境,“以为你还在睡呢,克拉苏斯大师。”

  “布洛克斯,你真应该睡一会儿。你和我们一样都需要休息。”

  绿皮战士耸了一下肩:“兽人战士可以睁着眼睛睡觉,随时准备战斗。别叫醒那个暗夜精灵。他应该多睡一会儿。

  对付黑龙,他比我这个老战士更顶用。”

  克拉苏斯望着兽人说:“你可是老当益壮,一人能顶二十个年轻战士。”

  老兵看上去似乎对这番溢美之词十分受用,却道:“对我这个老兵,光荣的时刻已经过去。‘红色战斧布洛克斯希加’的故事将不再出现。”

  “布洛克斯,我活得比你长。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还有更多的荣耀、更多壮烈的战役等着你。‘红色战斧布洛克斯希加’的故事还会继续下去,即使要我亲自讲给后人听。”

  兽人的脸色一下子暗了许多,他突然深深地鞠了一躬“很荣幸听您这么说,大师。”

  像玛法里奥一样,布洛克斯知道克拉苏斯的真实身份。出乎克拉苏斯的意料,长着獠牙的战士竟然早已知道此事。作为一个了解一些萨满教传统的兽人,布洛克斯已感觉到他这个同伴拥有不可思议的法力和高龄。在看到克拉苏斯与龙族交往之后,布洛克斯得出一个符合逻辑的结论,而其他人却忽视了:克拉苏斯和克莱奥斯特拉兹同属一体,这一点一直令他百思不得其解,就算最终接受了这个事实,他还是微微蹙了一下眉头。

  “以‘老大哥’的名义,”克拉苏斯说,“我要你离开这里,去好好休息。我来替玛法里奥放哨,就算他的时间不剩多少我也要这么做。”

 

  “你最好——”

  克拉苏斯盯着兽人的眼睛说:“你要相信,我的耐力要比你好很多。我不需要再休息了。”

  感到自己已无话可说,布洛克斯鼻子哼了一声,站起身。但就在他站起来的时候,克拉苏斯望了一眼身材魁梧的兽人身后,一下子惊呆了。

  “末日守卫……”他低声说道。

  布洛克斯急忙扑倒在地。他们看到三个有着火红翅膀的恶魔徐徐飞向山丘。恶魔们手持亮晃晃的长刀,十分警觉地巡视着附近地方,但显然还未注意到他们三人。

  “他们正赶往我们的必经之路。”克拉苏斯恍然大悟说。

  “应该现在拦住他们。”

  魔法师点头表示同意,又说:“我们先要搞清楚是否还有其他敌人。如果干掉这三个会打草惊蛇的话,那是万万不可。且让我先打探一下敌倩。”

  合上双眼,克拉苏斯将自己的意念向恶魔们延伸出去。他很快就感受到每个恶魔守卫身上发散出的黑色气息,这股邪恶之气令人厌恶,连克拉苏斯都受到了影响。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向他们身体深处潜去。他必须查清事情的真相。

  他在每个恶魔体内都感受到他之前在潜入恶魔体中时感受到的那种残忍和混乱。这种邪恶竟可以存在于任何生物体内,这令魔法师难以置信。正是这种癫狂的力量使曾经高尚的耐萨里奥沦落为邪恶的死亡之翼。

  在三个末日守卫邪恶的意念中,他终于找到他要寻找的真相。这三个恶魔单独出来侦察情况,为的是寻找燃烧军团可以利用的优势地形。他们想要把战火从战场上延伸出去,在守卫大军的后方制造恐怖。

  克拉苏斯对这些伎俩并不感到意外。他明白阿克蒙德已经在有计划地实施其他的阴谋诡计,这也就是为什么找到恶魔之魂变得如此紧迫。

  他扫视了一下四周,寻找其他敌人,但是没有发现任何敌人的踪迹。克拉苏斯达到了目的,随即停止了搜寻。

  “他们没有帮手,”他对布洛克斯说,“我们要干掉他们,但我觉得这次最好施用魔法。”

  兽人满意地哼了一声。克拉苏斯悄悄溜下石头,叫醒了玛法里奥。

  “什么——”暗夜精灵张口喊道。克拉苏斯立刻示意他保持安静。

  “有三个末日守卫,”法师耳语道,“就他们三个。我想,把他们干掉,需要你的帮忙。”

  玛法里奥点点头。他跟着克拉苏斯绕过一堆乱石,来到能够看到飞着的恶魔的地方。

  “我们怎么做?”德鲁伊问道。

  “我若是能一下子就击落他们三个最好了。可是,他们总是不停地移动,同时干掉三个可能办不到。你就负责对付那个漏网之鱼。”

  “好的。”深呼了一口气,玛法里奥已经做好了准备。克拉苏斯死死地盯着空中的末日守卫,想等他们靠得最近的时候动手。

  两个恶魔突然停下交换信息,而另一个则继续飞着观察四周的情况知道现在是消灭那两个末日守卫的最佳时机,魔法师开始默念咒语。然而第三个恶魔与两个同伴距离很大,克拉苏斯担心会使那个逃脱。

  玛法里奥一定是觉察到他此时犹豫不决的心情:“我不会让他逃走的,克拉苏斯大师。”

  他的话使克拉苏斯宽慰了许多。魔法师点了点头,开始集中自己的意念。

  他比伊利丹年长很多,能轻而易举地放出精到的法术,甚至有时连罗宁也自叹不如。这几个末日守卫对他们构成了威胁,必须要斩革除根。这就是他们要做的。没多久,两个长着翅膀的恶魔相继爆炸,身体的碎片如雨点般洒落地上。

  但正如他担心的那样,第三个末日守卫还是逃脱了他的魔法,但这个恶魔很快又遭到了劫难。就在前两个末日守卫被击落的时候,玛法里奥取出一片树叶,对风细语几句。—股强风顿时在德鲁伊周围刮起,飞快地将这片树叶卷走,径直飞向最后那个末日守卫。

  这片树叶瞬间化成了上千片树叶。这些树叶在风中旋转,越转越快,从四面八方向那个仓皇逃窜的恶魔逼近。

  每片树叶碰到恶魔守卫之后,随即依附在他身上。转眼间几十片树叶已经紧贴在恶魔的身上,而他身边飞转的树叶越来越多。这个脑袋长角的恶魔竭力想摆脱飓风的纠缠,但他身上不断增加的重量使他的动作变得迟缓起来。

  没过多久,恶魔全身已经完全被绿叶包裹起来。他的翅膀挥动得越来越慢,身上的树叶压得他腰都直不起来。

  终于,最后这个末日守卫像块岩石一样坠了下去。

  玛法里奥没去看恶魔撞击地面的一幕。他做了应该做的事情,却从来也没有获得过乐趣。

  “前路的障碍已经扫除,”克拉苏斯大声说道,“但我们必须加快速度,因为穿越群山还要花不少时间——”

  就在这当口,忽听得布洛克斯从岩石上面高声叫道:“空中还有东西!就在我们头上!”

  不一会儿,——片阴影笼罩在他们身上……整个地区都笼罩在阴影之下。天外来客挥着翅膀,速度奇快,还没等他们看清它的模样,转眼就消失在云层间。兽人已握紧手中的战斧,克拉苏斯和玛法里奥也准备好施展法术。

  大家伙突然又从云间冲人空中,径直向三人冲来。向下俯冲的时候,巨大的皮质翅膀毫不费力地上下拍打。

  克拉苏斯长舒一口气,他脸上总是带有的严肃神情化为短暂的微笑:“我本应料到!我本应感觉到!”

  来者正是克莱奥斯特拉兹。

  魔法师的年轻的自我落在三人的面前。这条红龙的样子甚为壮观。他的羽冠从头顶一直长到尾翼。他体形硕大,一口就能将这三人吞进肚里。嘴里虽长满锋利的牙齿,但从他眼睛里看到的是智慧和同情心。

  克拉苏斯带着景仰的目光望着年轻时的自我,这也许有些孤芳自赏,却是不由自主。克莱奥斯特拉兹已经证明他比年老时的自己本领更大。尽管两者同为一体,但他们似乎是

  截然不同的生灵。

  等周身的尘土落地之后,克莱奥斯特拉兹点了一下巨大的脑袋,向三人打招呼,但大部分时间还是望着克拉苏斯。

  “真是幸运啊,我刚从附近经过,就感到有人在使用魔法,”他声音滚滚道,“我一心想着其他事情,差点我就感觉

  不到你们的存在了”他转向魔法师,接着说道:“甚至也不会感到你的存在。”

  这句话不是什么好兆头。“你是说你正在找什么人吗?”

  “是的……我已经找到他们了。他们正试着找到避开或能对付大地守卫的邪恶圆盘的方法,但至今还未想出什么对

  策。甚至连我的女王也不敢面对耐萨里奥,除非他们能挡住他的进攻。你们都看到发生在蓝龙身上的事情!他们被杀了个精光!”

  克拉苏斯想起他救下的那些龙蛋,但觉得现在还用不着说这件事情。“阿莱克斯塔萨的忧虑可以理解。出去送死既不光荣,又徒劳无益。”

  “但如果我们龙族不帮助其他凡间的种族,我们的未来也不会有任何希望。”

  “也许还有希望噢。你还没问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克拉苏斯指了指玛法里奥,“年轻的玛法里奥已经找到大地守卫的藏身之处,还知道恶魔之魂的存放地点。”

  这条红龙突然瞪大双眼:“真的?我们可以在他熟睡的时候大举进攻——”

  “不行!这个事情必须秘密进行,要出其不意。我们希望能悄无声息地溜进洞里,盗走圆盘。否则,耐萨里奥会抢先得到圆盘,到那时我们都死定了。”

  虽然这个方案充满危险,但克莱奥斯特拉兹还是能看出它是可行的。“你们要去哪儿?”

  玛法里奥向他描述了他在翡翠梦境里看到的景象。克拉苏斯隐约对那个地方有些印象,他年轻的自我也有此同感。

  “我知道那里!一个充满邪气的地方!那里有种邪恶东西比龙族还要古老,但我说不清那到底是什么。”

  “现在这并不重要。我们只关心恶魔之魂。”面色苍白的克拉苏斯望着群山说道,“若想将其盗走,最好现在就上路。骑着夜刃豹穿过这些山岗要花不少时间。”

  “夜刃豹?”克莱奥斯特拉兹有些不解,“有我在你们干吗还用那些家伙?”

  “你这样太冒险了,”克拉苏斯对红龙说,“你不能变形,因此就容易暴露自己。更准确的说,你就很容易受到恶魔之魂的攻击。若是心血来潮,那黑龙会将你沦为他的奴隶。”

  “不管怎样,我将尽我所能。你们需要及时赶到他的巢穴。夜刃豹还不够快,再说你们也不敢使用魔法。”

  克拉苏斯明白,与自己争辩是徒劳无益的。克莱奥斯特拉兹确实会帮助他们更快地赶到目的地。不过,一旦到了那里,克拉苏斯一定会让年轻的自我离开,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很好。布洛克斯,淮备放夜刃豹回去。我会写一封短信,让我的坐骑带回去。它们自己会返回精灵大军,希望罗宁能收到关于我们进展的消息。带上一切能带走的东西。立即行动。”

  没多久,他们就把行李搬到红龙的身上。法师将短信藏在他的坐骑身上之后,他们就将这些动物放了回去。随后,克拉苏斯和同伴从红龙的肩膀边上爬到他身上。等他们都爬到红龙身上后,克莱奥斯特拉兹前后晃了晃身子,以确保身上三人抓紧,接着就展开了翅膀。

  “我会飞速前进……也会倍加小心的。”他向他们保证。

  他们飞向天空之后,克拉苏斯神情肃穆地望着前方的土地。克莱奥斯特拉兹是上苍对他们的恩赐,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最后就一定能取得成功。耐萨里奥,或说死亡之翼,一定对外来的敌人倍加小心,等进入他的领地之后,他们每走一步都要小心谨慎。不过,至少还有一件事情是对他们有利的——

  在可怕的黑龙巢穴附近,他们就用不着担心周围再出现什么恶魔了。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