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四章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四章

2012-07-08 14:11:39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四

  泰兰德自被囚禁之后,就一直滴水未进,但她丝毫不感到饥饿。她的心中充满了月亮女神——艾露恩的关爱,这份爱足以支持任何人的给养。但问题是:她这样不吃不喝还能坚持多久?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恶魔和上层精灵们积聚的可怕力量愈加强大,此外女祭司还觉察到另一种更为黑暗的力量的出现。这股力量似乎并不属于燃烧军团,却与他们并肩作战。

  泰兰德脑子里一直都有一个念头,或许这个念头有些疯狂,但她还是常常会想:就像恶魔将女皇控制在手心里,恶魔们是否也会反过来受到女皇控制?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开锁的声音。泰兰德眉头一蹙,之前她竟然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这位不速之客竟然悄无声息地来到这里。她还发觉,在刚刚过去的几分钟时间里,门外的警卫竟然也变得异常的安静。

  房门徐徐打开了。泰兰德纳闷究竟是谁会如此神秘地来这儿。

  难道会是伊利丹?

  溜进来这人并不是玛法里奥的弟弟,而是艾萨拉的侍女总管法斯琪。她同样出身名门。这个暗夜精灵警觉地抬头扫了一眼泰兰德,接着回身小心翼翼地将门关上,没有弄出半点声响。在她关门的一瞬间,泰兰德向门外瞥了一眼,发现外面竟没有警卫把守。她有些不解:是自己没有看见警卫的身影,还是他们都统统走开了呢?

  双眼盯着泰兰德,侍女总管脸上突然现出了笑容。假如微笑是为了安慰泰兰德的话,这种效果并没有达到。

  “我是法斯淇女士,”侍女提醒她,“你就是艾露恩的女祭司吧?”

  “我是泰兰德?语风。”

  法斯琪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我来这儿是要救你出去。”

  泰兰德本能地对月亮女神表示感激。她前面错怪了法斯琪,还以为这个女人嫉妒心强,只会对女皇百般奉承。

  法斯琪走到她身前,继续说道:“我今天带来一个护身符,能把将你困住的球体打开,可以化解恶魔的魔咒,救你出来。你还可以借这个护身符避开警卫的注意,就像我刚才那样。”

  “我……我……十分感激。你为何要冒这么大的危险?”

  “你是艾露恩的女祭司,”对方答道,“我不救你,谁来救你。”说罢,法斯琪掏出那个护身符。这护身符样子着实

  怪异,是个黑色的圆环,边上挂满了阴森可怖的小骷髅头,圆环中央连着几枚黝黑的宝石,宝石上面顶着一个六英寸长的尖刺。

  泰兰德不仅感到了护身符的魔力,还感到里面透着股邪气。

  “你做好淮备,”侍女用命令的口吻道,“要想摆脱恶魔的魔爪,一切都要听我的。”

  她单手将护身符举在空中,用上面的尖刺碰了一下绿色的球体。

  几颗宝石—一齐问了一下光。小骷髅头齐刷刷地张开了它们可怕的嘴巴,不断发出嘶嘶声。

  一瞬间,整个球体被吸进了这些微小的嘴巴里。

  泰兰德感到裹在她周身的球体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在空中扭动着身躯,竭力保持平衡,使自己不至于一个倒栽葱摔到地上。女祭司最后以蹲伏的姿势落在石头地面上。令泰兰德吃惊的是,她落地的瞬间竟然没有疼痛之感,原来艾露恩还在保护她。

  法斯琪瞥了她一眼,脸上露出懊恼的神情。球体消失之后,一股银色之光幽幽地从泰兰德体内向外发散。侍女总管摇了摇头。

  “你不能老是这个样子!否则一旦走出牢门,你马上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听到此言,泰兰德合上了双眼,心里默默地向月亮女神祈祷,感谢她一直悉心保护她的安全,并表示现在可以撤掉对她的保护了。起初,艾露恩似乎没有任何回应,她依然能感到自己身上的保护魔法的存在。

  “快一点!”法斯琪催促道。

  泰兰德眼睛没有张开,又试了一次。这次,月亮女神终于明白她赐给女祭司的魔法可能会使其身处困境。

  终于,艾露恩的法力开始慢慢减弱——

  泰兰德却忽然感到自己危机四伏。

  她猛地睁开双眼,却发现法斯琪正要用那个邪恶的护身符向她的喉咙刺来。若不是女祭司们受过战争的磨炼,这个匕首般的尖刺早已在她脖子留下一条致命的口子。眼看尖刺就要刺人皮中,泰兰德猛一扬手,将其挡开。她感到身上微微有刺痛之感,但她还是竭力挫败了法斯琪的阴谋,没有流下一滴血。

  法斯琪的表情就像骷髅头一般恐怖,她另一只手向她伸去,想把泰兰德的眼睛挖出来。女祭司抬起她装有护甲的膝盖,正中法斯琪的小腹。还没等她叫出声来,法斯琪已仰面摔倒在地,手中的护身符也滚落一旁。

  泰兰德随即向她扑去,但法斯琪的身手也是敏捷异常。她滚滚向护身符所在的位置,并将那个邪恶的东西攥在手里。

  她将护身符指向泰兰德,嘴里含混不清地说着什么,充满邪恶的气息。

  泰兰德四周突然又出现了那个球体。与此同时,女祭司也感到艾露恩的保护力量又回到了身上,但她终又困回这个球中。泰兰德猛击球身,但球体没有出现任何变化。

  法斯琪女士站起身来,咬牙切齿地对她的敌人怒目而视:“要是你受了那一刺,对你来说会是更好的选择!你永远也不会成为她最宠爱的人!只有我是,永远都是!”

  “我才不想接受什么女皇的恩宠!”

  但法斯琪似乎对此并不理解。她盯着手中的护身符,口中愤愤地说:“还以为这玩意能派上用场。但我决不会善罢甘休的!”

  泰兰德确实不想服侍艾萨拉,她也不再指望侍女总管相信这一点。显然,法斯琪已经有些丧心病狂,对别人的意见充耳不闻。

  突然,门外传来一些声响,法斯决立即转身面向牢门。“是那些警卫!他们要回来了。”她又扭头看了一眼泰兰德,将护身符指向她,“一切必须要像老样子一样。”

  泰兰德的双臂又一次伸向空中,似乎有无形之物将其手腕绑在了一起,她的双脚也死死地被固定在一起。

  “我要是对这个护身符了解更多就好了。”法斯琪恨恨地道,“我知道它能杀死你,但正确的指令……”

  门外的声音越来越近。艾萨拉的侍女将护身符藏在衣褶中,向牢门走去。就要溜出去的时候,她又回头看了一眼泰兰德。

  “你甭想成为她的宠儿!”说完,法斯琪就消失在大厅中。

  没过多久,警卫们重新出现在门口。其中一个警卫从牢门的格栅往里面不停窥探,盯着她看了良久。她可以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他对她的存在有些心烦意乱。法斯琪显然还有帮手。

  泰兰德心里不停地自责,痛恨自己没能抓住逃跑的良机。她本不该如此相信法斯琪的,但艾露恩教导她应看到他人身上的优点。话又说回来,倘若泰兰德能多加提防的话,没准在警卫到来之前她还能赤手擒住法斯琪。那样的话,女祭司就不会再受到囚禁,也许还能逃出皇宫。

  “月亮女神,我该如何是好?”她知道月亮女神远在天边,对此事鞭长莫及。艾露恩一直都在保护她,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她的脑海中又浮现出玛法里奥的身影,她既感到宽慰,又有些忐忑。他决不会放弃营救她的努力。不管前方有怎样的艰难险阻,他都会赶来救她。事实上,她比谁都清楚,只要她能重获自由.玛法里奥就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而她似乎毫无办法阻止他这样去做,想到这里,泰兰德?语风愈加感到绝望。

  为了在静谧的地方与塞纳留斯联系上,玛法里奥找到了一小片树林,这里真是个不错的选择。德鲁伊盘膝而坐,环顾了一下四周的树叶,顿生怜悯之心。燃烧军团尚未来到此地,但他们的邪气却已然影响到这里的生命。林子里的大小树木已经觉察到行将到来的厄运,正慢慢地为此做好准备。林子里的飞禽走兽早已逃得无影无踪:四周一片静寂。

 

  玛法里奥竭力消除一切杂念,合上双眼,集中意念,想与半神建立联系。他的意识呼唤着塞纳留斯的名字,脑海里竭力勾勒出半神的样子。

  让他吃惊的是,半神很快就作出了回应。他的头脑中浮现出森林之神的模样:他体形巨大,暗夜精灵、牛头人、熊怪,甚至连恶魔站在他身旁都显得渺小异常。乍一看,塞纳留斯与玛法里奥还有几分相似,因为他的脸部和躯干与暗夜精灵相差无几,只是更显结实和沧桑一些。除此之外,塞纳留斯与其他生灵相比还是大不一样。他下身是一个巨大而又健硕的雄鹿的躯体。四条粗壮的腿下长着蹄子,支撑着十英尺的高大身躯。四条肌肉发达的鹿腿使他可以来去如风,灵活自如,速度之快无人能及。

  塞纳留斯有一双金灿灿的眼睛,如青苔一般鲜绿的头发披在肩上,长发和胡须间长着嫩枝和绿叶。森林之神的头上还顶着一对威武壮观的鹿角。玛法里奥看到这里心里突然一惊,因为他的头上也出现了两个凸起。

  我知道你为什么把我叫来,半神说道。

  我如何才能对付并胜过黑龙的魔法呢?

  他诡计多端,已是丧心病狂,塞纳留斯回答,嘴巴却没有动,他只不过是玛法里奥头脑里一个幻影而已。森林之王的真身还在千里之外。但我知道一些龙族的秘密,而他也许并不知道。

  玛法里奥并没有问塞纳留斯是如何知晓这些事情的。据他所知,半神极有可能是绿龙伊瑟拉的后裔,而绿龙大都栖居于翡翠梦境之中。这条巨大的绿龙很有可能将龙族的最鲜为人知的秘密告诉她的后代,这不足为奇。

  玛法里奥,悲翠梦境是由很多层组成的,层层相叠。是梦幻之王发现了这个奥秘。大地守卫极有可能对此一无所知。你可以利用这样一条通产院绕过他的防护魔法,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这一点出乎玛法里奥的意料。他心中顿时燃起希望之火。如果这次成功的话,也许他还可以凭此方法再度潜入宫中。

  但他此刻不能分心,必须静下心来先做好这件事。尽管他渴望速去营救泰兰德,但他同胞的命运,以及牛头人、矮人等盟友的命运则更为重要。泰兰德肯定也会让他这样做的。

  而这并没有丝毫减轻他的负罪感。

  我能否马上就学会这种本领,他向半神问道。

  当然可以。这不过是个角度的问题……瞧……

  脑海中的塞纳留斯向他挥了一下手……两人周围旋即出现了一幅田园景象。风景如画,无可挑剔。玛法里奥认出了其中的山丘和峡谷,而现实世界中的它们已经被燃烧军团毁得面目全非。翡翠梦境呈现了世界形成之初的本真景象。

  德鲁伊扫视了一下四周,却没有看到未曾走过的地方。

  你看到是完美的景象,但这种完美状态也是分阶段达到的。仔细瞧……

  塞纳留斯—只手伸向下方,在即将触及太古世界那一刻他的手变得硕大不已。森林之神将手罩在一方土地之上,似乎将整片土地翻了个。

  他随即将手松开,先前的景象也随之消失,那里又复而变成一片原始的卡利姆多,但是与原先的土地相比还是能看到一些细微的差别。一些山丘已不再像从前那样高大,而玛法里奥熟悉的一条小河也不再流向同一个地方。有的地方本是一片平原,现在却变成一小片山脉。

  造世之前,就出现了生长、试验和萌芽的阶段。这就是一个例子。

  那片土地既可以算是翡翠梦境,也可以说不是翡翠梦境。德鲁伊很快就意识到这个地方的空间范围十分有限,因此用处也不是很大,这个卡利姆多并不能使他到达凡间的每—处角落。

  不过……塞纳留斯相信他能通过这里找到黑龙。

  森林之神隐约浮现的形象指向远方。玛法里奥,走进这片土地,但不要靠近边界地方。此地并不完整,若是迷路,

  你就会陷入无尽的困境中,这都是我的经验之谈。

  塞纳留斯欲言又上,但话里的意思已经再明确不过。如果玛法里奥半途迷路的话,没人能救他出来。

  尽管知道前路困难重重,但暗夜精灵还是决心坚持到底。我如何才能回来?

  跟从前一样。按原路返回,回到你的体内。你知道路的。

  一切都易如反掌……只要像他那样受过专门的训练就可以。

  塞纳留斯的影像开始慢慢消逝。玛法里奥又把他叫住。

  其他神呢,他问道,意指其他的半神,他能找到他们吗?

  阿维娅娜已经站到我这一边。大势所趋,无法改变。我们现在必须决定如何做成此事。

  玛法里奥难以抑制心中的失望情绪。他一直努力说服半神们能在精灵大军拼死抵抗过程中起到更为积极的作用。尽管塞纳留斯已表示他的同胞答应加入他们的队伍,但当下他们还是拿不定参战的方式,需要最后讨论决定。对半神而言,这种讨论一定是旷日持久,最终必定延误战机。等他们拿出一个结论,卡利姆多早就变成一个死亡的空壳。

  希望不会发生那种事情,玛法里奥,森林之王会心笑道,我会全力以赴让他们尽快作出决定。

  德鲁伊无意中暴露了内心深处的想法,犯了一个新手才会犯的错误。请原谅我,我无意冒犯您!我——

  塞纳留斯的影像已经开始消失,他摇了摇头,伸出—根手指,手指末端是个多节的木爪,催促那些慢腾腾的家伙履行他们的职责,这算不上冒犯……

  话音刚落,半神消失得无影无踪。

  德鲁伊本想使意念归附躯体,告诉他人他得知的情况,但塞纳留斯向他展示的尚未成形的地方已然向他打开。玛法里奥心里担忧,要是他先折回到凡间,也许找回到这个原始的卡利姆多的路要比半神想像的还要难上几分。

  他抑制不住这种冲动,跳了进去。与玛法里奥常走的那条路一样,幽幽的翡翠绿光笼罩在万物之上。说真的,要不是偶尔出现一些变化,这个地方的景色简直是千篇一律。

  玛法里奥飞过重重的山峦、幽幽的山谷和坦荡的平原。他从克拉苏斯身上知道龙族习惯居住的大致方位。大地守卫决不会将自己的密室建在其他龙族的巢穴附近,但克拉苏斯也使他相信这个占老的种族不会轻易丢掉自己的生活习惯。如果德鲁伊在龙族祖先的土地附近不停寻觅的话,他很可能会有所斩获。

  地面上的山峰越来越多,而这里的山峰既不像他在翡翠梦境里遇到的山峰那样高耸云天,也不似凡间的山峰那样久经风雨侵蚀。恰如塞纳留斯所说,这些山峰尚未完成。其中一个山峰竟然缺少北面一块,感觉就像是有人用一把巨刀将其北面劈掉。玛法里奥能看到山上矿石的斑驳纹理,以及山洞的些许痕迹。还有一座山峰顶端有一冠状物,样子就像某人塑造粘土瓷器时,最后失掉了兴趣,将其丢在一边。

  面前的景物如斧凿神工,令人叹为观止。德鲁伊移开视线,俯瞰整片大地。这片土地就是龙族栖居地的一部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找到耐萨里奥的踪迹。

  身处另一层面的玛法里奥将自己的意识延伸出去,开始寻找黑龙的蛛丝马迹。他发现了一些龙的气息,很快认出其中——条就是伊瑟拉,还有一条很可能就是阿莱克斯塔萨。玛法里奥还觉察到一些较微弱的气息,不过这些龙的年龄不大,玛法里奥对他们不感兴趣。

  德鲁伊慢慢地向前移动,四下里几乎找了个遍。多次努力未果,他不得不开始思考耐萨里奥也许并没有这么幼稚。或许这条黑色巨龙对这个层面了如指掌,熟悉程度超出塞纳留斯的想像,黑龙因此可以藏匿得不露半点痕迹。事情如真是这样,玛法里奥就算找上一辈子,也肯定一无所获。

  突然,他停了下来。一处细小的痕迹吸引了他的注意,之前他还以为这痕迹是一条小龙所留。该痕迹与小龙的痕迹有着几分相似,这本不大可能。玛法里奥将意念集中到这痕迹上……

  痕迹外层的假象立刻消失,玛法里奥眼前隐约浮现出耐萨里奥的踪迹。在魔法保护下,不论是在现实世界中,还是在翡翠梦境里,大地守卫都很难被人发现,但在玛法里奥所处的层面,这个魔法却微弱得不堪一击,令人耻笑。然而,玛法里奥还不敢高兴得太早。寻找黑龙是一回事,要在什么层面都不致被他发现则是另一回事。耐萨里奥的癫狂状态使他成为极端的偏执狂,他对外界事物因而异常敏感。要是有半点闪失,玛法里奥就会暴露自己。

  玛法里奥不敢有半点大意,循着踪迹而去。他寻着踪迹向前飘去,前面的景致模糊起来,更加难以言表。回想起塞纳留斯关于边界的警戒,玛法里奥放慢了前进的速度。

  黑龙就藏匿在附近某个地方。就在山川变得模糊的时候,玛法里奥突然感觉到他的气息,同时还感到其他什么东西,那是一股弥漫在整个地方的邪恶气息,比其他东西还要古老许多。这使德鲁伊想起他潜人恶魔之魂深处时的感受。恶魔之魂不仅充溢了耐萨里奥的癫狂气息,还潜藏着更为邪恶的东西。而那时这个感受稍纵即逝,他也因而没有多想。

  那是什么呢?

  确定现在不必为此担心,玛法里奥继续向深处探索。整个层面泛起了片片涟漪,他的梦境又一次进入了现实世界。

  他身处的巨大山洞就像恶梦中的一个场景。地上布有几个巨大的流着熔岩的深坑。坑里喷出股股浅绿色的浓烟,在空中形成怵人的云雾。坑里还不时有气泡冒出,发出嘶嘶的声响,滚烫的熔岩不时喷涌而出,溅到已被烧焦的石头上。洞里火山猛烈喷发,映出一大片血红的光,留下了摇曳不定的骇人阴影。对一个嗜杀成性、遭人鄙视的家伙来说,这个山洞是个不错的藏身之处。

  玛法里奥摹地意识到,除了气泡声和嘶嘶声之外,山洞深处还隐隐传来另一个声音。那是铁锤的敲击声。玛法里奥屏息谛听,发觉那声音并非一个铁锤所为,而是发自多个铁锤,其中还夹杂着其他声音。那是说话声,呶呶不休的说话声。

  为了找到声音的源头,玛法里奥的意识穿过了厚达几米、密不透风的岩石。那声音在山洞中回响不绝。敲打铁锤的声音变得不绝于耳,仿佛山里住着一个巨人铁匠。

  岩石后面的景象比喷发熔岩的深坑还要吵闹很多。

 

  原来是地精。山洞里到处都是这种干瘦结实的家伙。一些地精在巨桶和熔炉边上紧张地忙碌着,忙着将热气腾腾的熔化的金属注入一些呈长方形的巨大模子中。有的地精则用破旧的铁锤猛击铁板,铁板通身发热,样子就像一些士兵佩戴的硕大盔甲。还有十几个地精正忙着用铁锤击打一些巨大的螺栓。地精干活的时候,嘴里还嘀嘀咕咕说个不停。玛法里奥四下里望去,发现每个地精都在不停地忙碌着。有几个地精穿着肮脏的工作服,来回走动,对其他地精发号施令,发现有人偷懒,他们便一掌掴在那长有尖耳朵的绿色脑袋后面。

  意识到这个事情背后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玛法里奥飘向他们身边,却怎么也搞不懂这些地精们到底有何居心。

  “梅克洛!”一个雷鸣般的声音突然吼道,“梅克洛!快来见我!”

  听到这个声音,玛法里奥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在空中僵直不能动弹。他对这个声音太熟悉了,黑龙第一次使用恶魔之魂后的幸存者们也不会陌生。

  没多久,另一个山洞的通道里走出了那条黑龙。

  玛法里奥一个激灵,迅速躲在一个熔炉后面。耐萨里奥应该不会看到他,但历史的经验证明,这个疯狂的恶魔有时还是能觉察到他的存在的。塞纳留斯给玛法里奥指明的通道使他能成功避开耐萨里奥的保护咒语,但暗夜精灵还是要尽可能地接近现实世界。

  犹豫片刻之后,地精们继续干他们手上的事情,变安静了许多。耐萨里奥环顾四周,寻找他急着要找的“梅克洛”。

  较之从前,巨龙的样子变得更为凶神恶煞。他的躯体已经扭曲变形,有些浮肿,眼神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恐怖几分。更让人心惊胆战的是,他那布满鳞片的身体上的伤口又裂开了许多,火焰和熔岩不断从抖动的伤口里向外喷涌。人们似乎感到,耐萨里奥的身体总有一天会四分五裂。

  但当玛法里奥看到巨龙一只巨爪中紧紧握着的物体时,他脑海中关于黑龙分裂的想法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恶魔之魂……

  玛法里奥真想飞向巨龙,从他手上夺走那个金色的圆盘,但这一想法不仅是异想天开,无法实现,而且无异于飞蛾扑火,自寻死路。他现在唯一可做的就是采取观望的态度。

  “梅克洛!”耐萨里奥又一次大声吼道。他的尾巴落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把几个地精吓了个半死。

  其中一个地精却显得镇定自若。这个年迈的地精身材瘦长,头上长着一簇灰色的头发,表情有些心烦意乱。在他经过玛法里奥藏身的地方的时候,德鲁伊听到他嘴里不停咕哝着一些度量数据和计算公式。这地精走到耐萨里奥身前,抬眼看向主人低垂的头。

  “耐萨里奥,我的主人。有何吩咐?”

  “梅克洛!我的身体在尖叫!它已无法容下我的荣耀!你几时才能准备妥当?”

  “我要重新计算,重新测量,重新考虑您的所有要求,我的主人!我们要小心谨慎,不能操之过急,否则会给您带来更大的灾难!”

  黑龙的鼻子猛地向老地精戳去,差点把梅克洛撞翻在地。“我希望马上就好!最好就是现在!”

  “当然!当然!”梅克洛后退了几步,直到巨龙无法咬到为止。“请允许我看一下结甲的最新进展——”老地精斜眼盯着耐萨里奥的爪子,“主人,恕我直言。我曾警告过您,就现在这种情况而言,拿着圆盘会加重您的伤痛!在我们为您穿上新衣之前,您最好将其置于其他地方。”

  “不可能!我不会让它离开我半步!”

  梅克洛站在原地纹丝不动。“我的主人,您若不将其放在一边,您现在的状态终会毁了您。到时候不管是谁都能从您化为灰烬的身体中将其拿走。”

  这一番话终于对黑龙产生了效果。耐萨里奥狂吼了几声……然后极不情愿地点点头:“说的有理……但铠甲要给我尽快做好,地精……要不然我就把你们当点心吃掉!”

  梅克洛连忙点头道:“放心吧,主人,请您放心!”顶着冒犯主人、使他大发雷霆的危险,他继续说,“别忘了,此物必须要留在凡间。你最初用它的时候,放出的魔法真是匪夷所思!新的魔法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与您的躯体融为一体。我们保证这种事情永远不会再发生!”

  “我明白,小蛆虫……我明白……”说完,黑色巨龙嘴里嘶嘶作响,气呼呼地扭过身子,走进甬道。

  玛法里奥身体不由一下子绷紧。黑龙这是要去将恶魔之魂藏起来。要想知道圆盘藏于何处,现在就是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玛法里奥不再理会那些地精,小心翼翼地跟在大地守卫后面。耐萨里奥的巨大身躯塞满了整个甬道,挡住了玛法里奥的视线,使他无法看清前方的情况,除非绕过黑龙,或从黑龙体内穿过。暗夜精灵心里明白,这样做要冒极大的风险,因此只好忍耐。

  耐萨里奥在一个迷宫般的隧道里穿来穿去,玛法里奥甚至都因此有些不耐烦了。一路走去,玛法里奥起先感到的邪气愈加强烈。耐萨里奥要去的地方,他人肯定避之不及。大地守卫一路上只碰到一个同族,那是条体形稍小的黑龙,那条黑龙恭敬地俯身在他的主人面前。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甚至连蚯蚓的影子也没看到。大地守卫绝不容许自己有半点差错。他视恶魔之魂如自己的生命,以至于连自己的追随者们都不信任。考虑到圆盘赋予使用者的巨大力量,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玛法里奥越跟越紧,最后飘在巨龙来回摆动的尾巴上方。他甚至想催促一下前面的巨龙加快脚步。

  巨龙突然停住了脚步,扭头向身后看去。玛法里奥本能地飞进身旁的墙壁中,潜入墙壁深处。他等了一会儿,然后飘到一个较低的位置,将头探出墙壁小心察看。

  耐萨里奥已走出了一段距离。骂了几句自己没用,德鲁伊连忙追了上去。

  就在快要追上的时候,大地守卫忽然转进一条狭窄的山洞,山洞刚好能容下耐萨里奥的身体,他硕大的身体不可避免地会与墙壁发生一些摩擦。

  “就是这儿……”他低声说,显然是在对他的杰作说话,“你在这里很安全。”

  玛法望奥看得心惊胆战,想拔腿就跑,但还是极力保持住镇定。他基本已经知道黑龙是怎样将恶魔之魂藏起来,以及藏于何处。

  耐萨里奥轻手轻脚伸手向上抓住一小块露在外面的石头。那石头随即闪了一道光,他将那石头移开之后,里面出现一个通道,显然是某个巨大生灵所挖,很可能就是黑龙自己挖的。

  耐萨里奥看了一眼恶魔之魂,犹豫了半天,才将它轻轻地置于洞里。一切安置妥当,他又将那掩入耳目的岩石放回原处。

  又是一道闪光,一切随即完好如初。要不是亲眼所见,玛法里奥永远也不会想到那块石头竟然暗藏如此玄妙的机关。那骗人的石头与四周环境结合得天衣无缝。

  令玛法里奥感到诧异的是,他此刻竟全然感觉不到圆盘的气息。再细心查找的人也感受不到圆盘邪恶的能量。黑龙不大可能将圆盘掩藏在凡间以外的地方,但他肯定是找到了万全之策。

  耐萨里奥立在那里,停了半晌,眼睛仍然死死盯着存放恶魔之魂的地方。他又举起了爪子,锋利的爪子距离那石头不过几英寸。

  黑色巨龙发出沮丧的嘶嘶声,极不情愿地放下爪子,转身离开了山洞。

  德鲁伊又猛地钻进石墙,耐心地等待耐萨里奥从这里走开。这几分钟过得十分漫长。在断定黑龙已经走远,暗夜精灵向墙外看了几眼,确定洞里空无一人之后,玛法里奥飘到了恶魔之魂所藏之处。

  就算将脸靠在那石头上,他还是什么也感觉不到。尽管很想马上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但玛法里奥决定还是再看一眼圆盘,以确认自己对圆盘的情况和下落都了然于胸。克拉苏斯会有无数个问题等着他的。

  他向前探了一下身子,他的意念也随之穿过了耐萨里奥已伪装好的石头。

  突然,一阵狂野的吼声响彻整个山洞。

  玛法里奥撇下恶魔之魂,连忙闪进墙内,急速上升几米之后才停了下来。

  他感到一股猛烈的邪恶力量在墙壁中寻找那个不速之客。尽管这股力量并没有碰到玛法里奥,但暗夜精灵已经认出这个力量之源就是黑龙。

  耐萨里奥显然已经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漫无目的地瞎找一气,却没有任何结果。玛法里奥待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该跑还是该留。

  黑龙的魔法触须离他越来越近,不过最终还是从他身边扫过。玛法里奥长舒了一口气,却摹地感到有根魔法触须径直向他伸来。德鲁伊连忙后退了几步。

  耐萨里奥结束了寻找,黑龙这一次还是没能发现他。

  但暗夜精灵再也不敢冒险了。他已经知道圆盘的下落,大地守卫心里虽然可能尚存疑心,但他也许并不确定附近真的有人存在。

  玛法里奥离开了山洞,离开了绵延的山脉。随后,他开始寻找翡翠梦境尚未完成的世界。因为只有进入那个世界,他才会有安全感。

  他突然又一次感到耐萨里奥强大的力量,那种安全感也顿时荡然无存。

  黑龙竟然知道翡翠梦境包含很多层面……

  暗夜精灵不顾一切地集中精力,将所有意念都集中在他的肉身上。他想像着能立刻回到躯体里,他还感到大地守卫的魔法正向他扑来——

  就在玛法里奥以为疯狂的黑龙就要抓住他的时候……他墓地醒了。

  “他在发抖!”罗宁在他左侧失声叫道,“浑身都是汗!”

  “玛法里奥!”克拉苏斯的脸庞出现在德鲁伊眼前,“你怎么了?说话!”

  “我——我没事……”他顿了顿,喘了口气,“耐萨里奥——他——他差点就发现我,但我还是逃走了。”

  “你已经去找过他了?你怎能这么鲁莽!”

  “因为有——有这种机会……”

  “现在他肯定加强了防范。”罗宁低声说。

  “也许会,也许不会,”克拉苏斯答道,“他很有可能认为是他周围的影子造成的。”魔法师又转向玛法里奥问道:“你找到恶魔之魂的下落了吗?”

  “是的……我已经知道了。”德鲁伊有气无力地说。他仿佛又看到了耐萨里奥,那张残酷无情的脸让他心里发毛。“我只是担心我们也许无法从他身上夺走那个东西。”

  “但我们别无选择,”克拉苏斯点头道,对玛法里奥的忧虑表示理解。“我们确实别无选择……必须不惜一切代价。”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