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二章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二章

2012-07-07 22:54:04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二章

  第二章

  艾萨琳。那里曾是蔚为壮观的暗夜精灵文明的象征。这座向四处扩张的城市矗立在永恒之井的边上,而永恒之井则是暗夜精灵的力量之源。万人仰慕的艾萨拉女皇就住在那里,她虔诚的子民正是用她的名字重新命名了这座精灵首都。

  艾萨琳……废墟一片,宛如一座恐怖的坟地,燃烧军团正是从这里踏上了邪恶的征程。

  凶残无比的地狱兽在碎石瓦砾间拼命地嗅着,试图找到生命和魔法的味道。它们毛茸茸的肩膀上探出的一对触角在四周晃来晃去,好像拥有生命一般。触角顶端带着长满利齿的吸盘,吸盘贪婪地一张一合。地狱兽吸食法师的时候,会将其法力与生命精髓一同吸干,但这些身上布满鳞片的怪兽嘴中的两排利齿则似乎提醒世人:肉体对它们也是珍馐佳肴。

  两只凶狠的地狱兽在一堆废墟中不停地搜寻着,那里曾是五层高的树屋。听到行军的脚步声和武器与盔甲的撞击声,它们迅速抬头望去。一排又一排凶神恶煞的恶魔战士浩浩荡荡地前进着,向精灵大部队几天前驻扎的地方进发。恶魔守卫是这些侵略者的中坚力量,他们数量庞大,剩下的恶魔加起来的总和也没他们多。他们身高九英尺,肩膀和胸部宽大无比,但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的腰部却细窄异常,甚至称得上是瘦骨嶙峋。他们脑袋上几乎没长什么肉,却顶着一对巨大而又弯曲的尖角。他们血红的双眼机警地扫视着这片已被践踏的土地。恶魔守卫秩序井然地前进着,但队伍中却弥漫着一股烦躁的情绪,因为他们嗜血成性,一心只想杀戮。时不时地,一些长着尖牙的士兵会互相推臻,队伍似乎马上就要陷入混乱。

  就在这时,一根鞭子突然在他们头上一闪,落在他们身上。末日守卫挥舞着火红的翅膀,在各个军团上空盘旋,避免队伍发生骚乱。末日守卫与地面上的这些同胞样子差不多少,只不过个头稍高一些,数量上少了很多,却更为阴险狡诈。

  浓浓的雾气将艾萨琳裹得严严实实,但这些凶残的部队却丝毫不受影响。浓雾如同随身携带的刀剑、战斧和长矛一样成为他们身体的一部分。大雾令人生厌的绿色与每个恶魔身上冒出的火焰的恐怖颜色十分相称。

  暗夜精灵的头骨散落在废墟间,悲凄地望着燃烧军团走过。这些精灵与其他大批精灵因为他们顶礼膜拜的女皇的背叛而早早地离开了几问。精灵都城里只剩下女皇的奴仆——上层精灵。他们住在城市一处隐僻之地,四面围着硕大的墙壁,他们的同族惨遭杀戮的场面被挡在于墙外,为的是使他们敏感的感官免受刺激。上层精灵身穿与他们身份相配的艳丽华贵长袍。在等待艾萨拉的命令的同时,他们还是不忘穿上华丽的衣裳。

  宫殿的警卫仍然国在高墙四周,眼睛里带着燃烧军团式的怒火。他们的指挥官是瓦罗森卫队长。虽然只是顶着卫队长头衔,但这段时期他已身担重任,更像是个将军,而不再是一介武夫。在女皇无法安心享乐时,他就成为她的耳目和口舌。这些惟命是从的精灵士兵与恶魔沉瀣一气,联手镇压自己的同胞。城里大批居民惨遭屠杀的时候,他们却表现出可怕的漠然。宫中大部分精灵既是艾萨拉的子民,又是燃烧军团统帅——萨格拉斯的奴仆。

  在皇宫下面深处——间囚牢里,有一人却不是女皇和恶魔的傀儡,这人不停地向她的女神祈祷,竭力祛除心中不断袭来的恐惧。

  泰兰德?语风墓地从恶梦中惊醒。梦中的事情她已忘掉大半,尚能记起的是月亮女神——艾露恩卷入了一场可怕的战争。她的坐骑受了致命伤,把她从身上甩了出去,她脑袋重重地撞在地上。玛法里奥将她拖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再后来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隐约中,泰兰德还能记起一些恐怖的画面和声音。颇像山羊的怪物不怀好意地对她虎视眈眈。一双长有利爪的毛茸茸的手死死地拽着她不放。玛法里奥绝望的声音,接着——

  接着,这位女祭司就被吓醒了。

  那双狭长而优雅的银色眼睛扫视了一圈牢房,这个牢房她已不知看过多少次了。她柔美的嘴唇微微开启,发出轻声叹息,感叹自己现在的处境。她摇了摇头,—头深蓝色的长发如波浪般向四周飘动,由于没有佩戴盔甲,因而头发中几缕银色发丝此刻显得颇为显眼。此时的牢房与泰兰德睡前看到的牢房相比并没什么改变。尽管她很希望牢中能够发生一些变化。

  她的手脚并没有受到锁链的束缚,她倒希望如此。一个发着幽光的绿色球体将她从头到脚裹了起来,悬在空中,与石头铺成的湿冷地面相距一英尺左右。她立在球中,双臂伸向上方,双腿紧紧地靠在一起。就算使出浑身解数,这位新上任的大祭司也无法分开自己的四肢。魔头阿克蒙德的魔法确实不可小觑。

  不过就算能将泰兰德囚禁起来,阿克蒙德最终的如意算盘还是打错了。他无疑想要折磨她,使她屈服于他,最终听命于他的主人。落在他的手里,泰兰德可就惨了,阿克蒙德不仅有恶毒的想法,还有上层精灵的恐怖手段和残忍成性的萨特。

  然而就在恶魔准备对她进行摧残的时候,一股微弱的银色光环突然笼罩在泰兰德身上。阿克蒙德和他的爪牙对光环都无计可施,无法穿透光环的表面。裹住她那柔软躯体的光环就如同护身的盔甲,挡住了所有的凶猛进攻,光环在功效方面与轻薄如纱的银披风不相上下,而这披风早被敌人从她身上扯下撕了个粉碎,但这透明的光环却宛如一英里厚的铜墙,刀枪不入。阿克蒙德一次又一次地用身体猛击光环,却总是无功而返。这个浑身刺青的大魔头勃然大怒,一把抓住一个毫无警觉的恶魔守卫的脖子,毫不费力地将他砸到另一个恶魔的喉咙上。

  打那之后,他们就不再理她,因为消灭精灵大军要比整死一个大祭司重要得多。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对他们没有任何价值,那些将她从战场的传送门带走的萨特已通报他们的主人,她与阿克蒙德关注的一个人的关系不一般……那人就是玛法里奥。他们起码可以利用泰兰德对他进行要挟,而这也正是她现在最为担心的。泰兰德不希望玛法里奥因自己而遭遇不测。

  突然,地牢通道里传来了脚步声,她不由警觉起来。有人打开了牢门上的锁,她带着莫名的恐惧抬眼望去。门开了,一个像阿克蒙德一样令她胆寒的黑影跨入牢中。这人一脸伤疤,身上披着绿光荧荧的盔甲,胸前的盔甲上搞有明亮的金色旭日图案。他的眼睛狭小,似乎永远都不会眨动一下,当他的目光落到泰兰德身上的时候,目光突然变得锐利无比,她甚至都不敢正面看他一眼。

  “她神智清醒。”瓦罗森对身后的人说道。

  “好极了,”一个情懒的女人的声音回应,“让我瞧瞧到底是何等人物让阿克蒙德大人如此重视……”

  瓦罗森鞠了一躬,闪到一旁。尽管泰兰德已经猜出来者身份,但还是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女皇艾萨拉美若天仙,完美无暇,与传说中的描述不差分毫。她有一对金色双眸,上有面纱半遮半掩,双唇饱满而又性感。银色的长发技散在身上。她披着一件丝质的长袍,与她的长发十分般配,长袍薄如细纱,光滑的胴体若隐若现。两个手腕上戴着镶有宝石的手镯,与其搭配的耳环几乎垂至她露在外面的精致的肩膀上。她头发上配有弓形头饰,头饰上嵌有一枚红宝石,映射出幽幽微光,光源来自一个侍卫手持的发出炫目光芒的火把。

  她的身后还有一女子,也是绝色美女,但若与艾萨拉站在一起,还是逊色许多。她是女皇手下的侍女,身上的衣服与她的主人有些相似,但论起质量则要差上几个档次。她也是一头长发,几乎与女皇一般浓密,但头发上的银色显然是漂染而成,银色的亮度也不及艾萨拉。实际上,她身上唯一突出之处在于她那双眸子,虽与大多数暗夜精灵一样都是银色,但她的眼睛却是风情万种,顾盼之间充满异国情调,轮廓如猫眼一般。

  “就是她?”女皇凝望着这个阶下囚,毫不掩饰她的失望。

  实际上,在艾萨拉面前,泰兰德甚至比她的侍女还要感到卑微。她多想将脸上和身上的血迹和污迹擦掉,但她无能为力。尽管知道女皇背叛了她的子民,但女祭司还是想在艾萨拉踏着凉鞋的苗条双脚前跪下,她已经被女皇超凡的领袖气质所折服。

  “她不可小觑,光中之光,”卫队长答道,在望着艾萨拉的时候,他的双眼燃起了欲望之火,“她似乎是艾露恩的红人。”

  女皇似乎对此并不在意。她皱了一下她那无可挑剔的鼻子,问道:“艾露恩对伟大的萨格拉斯有何意义?”

  “陛下,您说得很有道理。”

 

  艾萨拉向前走近一步。她每一次细小的动作似乎都经过了精心策划,目的是对看她的人施加最大的影响。泰兰德心中再一次涌起向她下跪的冲动。

  “长得不错,只是五官不够精致,”一头银色头发的侍女不假思索说,“也许适合做诗女。您有何高见——卫队长,顺便问一句,她叫什么名字?”

  “泰兰德。”瓦罗森迅速点了一下头,答道。

  “泰兰德……你愿意作我的侍女吗?住在皇宫之中?接受我和我的大人的宠幸?怎么样?”

  侍女听到这个建议不由惊了一下,眼睛死死地盯着女祭司,似乎想活活剥掉她的皮,眼神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妒忌。

  年轻的暗夜精灵牙齿格格作响,掷地有声道:“我向月亮女神发誓,我的生命和我的心都属于她……”

  女皇突然面露凶相,透出一股与瓦罗森不相上下的邪气,美貌也因此失色许多。“不知好歹的贱货!不知廉耻的骗子!你也真是博爱啊!先是爱上两兄弟中的一个,接着又爱上了另一个!你是不是还会爱上别人?”还没等泰兰德反驳,艾萨拉接着又咄咄逼人地说,“与男人在一起是不是还不够过瘾?看到情人们为你动手是不是很带劲?看到他们为你流血真不错啊!说真的,我很佩服你!你能使兄弟阅墙,还是孪生兄弟,真是精彩!他们反目成仇,相互背叛……这一切竟然都是为了你!”

  瓦罗森扑哧笑出了声,侍女也暗自发笑。泰兰德眼睛里滑出一滴眼泪,心里默默地骂自己不中用。

  “噢,宝贝!我说的话题是不是太沉重了?我为此深表歉意!可怜的玛法里奥和伊利丹……我没念错他们的名字吧?最惨的是可怜的伊利丹。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真是个悲剧。难怪他会那样做!”

  听到此言泰兰德心里大惊,失声问道:“伊利丹怎么了?你什么意思?”

  艾萨拉没有睬她,转身面向瓦罗森和待女。“卫队长,她需要休息,你说是吧?走吧,法斯琪女士!我们去瞧瞧传送门有何进展!我希望萨格拉斯穿过传送门的时候能一切就绪……”女皇提到恶魔首领名字的时候显得颇为得意,“我想让他看到我最美的样子……”

  卫兵们闪到一旁,瓦罗森领着艾萨拉和法斯琪女士向门口走去。就在要跨出房门进人大厅的时候,女皇回头瞥了一眼被囚的女祭司,说:“你应该好好想想是否要作我的侍女,亲爱的!你可以让那两个人都活下来,和你嬉戏……当然是在我对他们感到厌倦之后。”

  铁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响声在绝望的泰兰德脑中回荡。她头脑中浮现出玛法里奥和伊利丹两人的身影。在被绑架之后,泰兰德就一直挂念着玛法里奥,她知道他肯定因没能保护好她而心急如焚。她害怕这种情绪会使他作出失去理智的事,落人恶魔的圈套。

  还有伊利丹。就在上次战役之前,伊利丹因她不爱他而十分恼火。尽管艾萨拉是故意要削弱她的意志,但泰兰德对她的话还是不得不信。她太了解伊利丹了,知道他会变得多么狂野。他这种性情,再加上被她拒之千里的感情,是否会令他做出什么骇人听闻的事呢?

  “艾露恩,月亮女神,请你替我照看他们两人。”她喃喃自语道。泰兰德不得不承认她最放心不下的还是玛法里奥,而她对他那个弟弟也是牵肠挂肚。女祭司知道如果伊利丹有三长两短,玛法里奥一定会痛不欲生。

  想到这一点,泰兰德又开始自言自语:“月亮女神,不管将来我发生什么事,求您救救伊利丹,就算是为玛法里奥做的!让他们兄弟团圆!不要让伊利丹——”

  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感到空气中出现了一个人的气息,这人与她并不遥远,现在肯定就在城堡里。这种感觉转瞬即逝,但女祭司已经猜出此人是谁了。

  伊利丹!现在,伊利丹在艾萨琳……就在这座宫殿里!

  这一发现让她全身不由打了一个冷战。她脑海里浮现出一组画面:他沦为囚犯,由于没能向她一样接受艾露恩的保护而备受折磨。泰兰德仿佛看到恶魔们正在活剥他的皮,他痛得声嘶力竭地狂叫,恶魔却用魔法使他在痛苦时刻保持清醒的意识。他们折磨他除了因为他反对燃烧军团之外,还因为玛法里奥是他哥哥的缘故。

  她再次试着感应他的意念,却一无所获。然而就在她进行这次尝试的过程中,两人这次短暂的精神链接突然开始困扰她。她隐约感到伊利丹情绪并不稳定,将有可怕的事情——

  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事情,泰兰德顿时脸色大变,全身冰凉。这绝不可能!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也绝不会是伊利丹!

  “他不会变得这样……”泰兰德心中一直这么想,“这绝不可能……”

  现在她终于明白女皇的话的意思。伊利丹受到欲望的驱使,只身来到艾萨琳,这太难以置信了。

  他想要待奉燃烧军团的主人。

  艾萨拉宫殿最南端的高塔通体闪烁着魔法能量的光芒,上层精灵们夜以继日地工作着。高塔附近站岗的卫兵不敢直视高塔,担心那里威力无比的魔法会将他们吞噬。

  高塔之中,上层精灵与邪恶的长角怪物轮番上阵。上层精灵细长的身躯上披着带有兜帽的青绿色长袍,长袍上绣着精美的图案;而怪物的下半身极像山羊的身体,他们曾经是暗夜精灵,他们的上身躯干恰好说明了这点,但通过阴谋诡计和魔法巫术,他们已不再是从前的他们了。他们现在归属燃烧军团,已不属于艾泽拉斯这个世界。

  他们是萨特。

  但就连这些萨特也显得十分疲倦,他们与上层精灵苦苦支撑着六边形矩阵里的魔法。在这个图案之上,视线水平方向上浮着一团火焰,火焰中央是一个黑洞,这个黑洞似乎永远也不会消失,将法师们生存的世界与外界联系起来。法师们已跨过理性的边缘,超越秩序的界线……进入到恶魔们盘踞的混沌世界。

  进入燃烧军团的首领——萨格拉斯的领地。

  一个巨大的黑影森然逼近已满头大汗的法师们。这个巨怪长着翅膀,依靠四条树根一般粗壮的大腿走路。他的脑袋如青蛙一般丑陋,嘴里长着巨大的长牙。在其宽厚的额头下面,两个眼睛炯炯有神,瞪着微小的暗夜精灵。他的头部长有鳞片,头顶几乎快要碰到天花板。

  他硕大的尾巴在地上来回摆动。玛诺洛斯声音隆隆地说道:“一定要保证人口稳定!要是发生任何闪失,我就扭断你们的脖子,喝干你们的血!”

  嘴上虽然十分强硬,但他跟其他人一样已是大汗淋漓。他们已经试过一个新的咒语,希望能使人口开得更大,变得更强,好使萨格拉斯本人也能通过,但他们最后差点陷于失控状态。失败就意味着一些法师会被处死,但这也意味着玛诺洛斯会被残忍地处死。阿克蒙德绝不容许出现任何差错。

  “能允许我进来吗?”一个声音从房间人口处传来。

  玛诺洛斯咆哮了一声,瞥了一眼那个瘦小的暗夜精灵。除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令人不安之外,他对这个不值得信任的陌生人——伊利丹?怒风并不感兴趣。阿克蒙德让这个暗夜精灵不死,因为他感觉到伊利丹身上还是有一些潜能,而玛诺洛斯却一心想用铁钩刺穿过这个骄傲自大的精灵的眼睛,然后慢慢地将其肢解。这也是为了报复伊利丹的哥哥,因为那个德鲁伊给玛诺洛斯惹了大麻烦,让他很丢脸。

  不过还不能马上上演酷刑这出好戏。也许玛诺洛斯要等着看伊利丹一败涂地。他挥了一下他的巨爪,示意暗夜精灵进来。伊利丹身着黑色紧身皮衣和皮裤,头发紧紧扎成了一个辫子,迈着大步从巨魔身边走过,全然不将玛诺洛斯放在眼里,对他甚至比对艾萨拉的爱将瓦罗森的态度还要差。

  走到围成一圈的法师身边,伊利丹停住了脚步,仔细地打量着整个矩阵。他旋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意地挥了一下手,示意面前惊讶的萨特和上层精灵为他让路。

  传送门突然一阵波动。玛诺洛斯蜡黄的尖牙磨得嘎嘎作响。如果这个暗夜精灵无法打开传送门,阿克蒙德不会怪罪于他的副官,而是会无情地将罪魁祸首砸到墙上。

  伊利丹对正在燃烧着的人口挥了一下手,人口旋即稳定了下来。玛诺洛斯焦急心情顿时平静下来。不知怎的,传送门竟然比先前牢固了许多。

  玛诺洛斯绿色的额头显出深深的皱纹。难道这个弱不禁风的家伙真的具有神力,能——还不及他细想,一种神秘力量突然充溢在屋中,这个神秘力量来自远方,传送门里很远的一个地方。

  “跪下!”四条腿的恶魔突然厉声高喊。

  屋中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双膝跪地,法师和卫兵也不例外。

  每个人……除了伊利丹。

  他当然也能感到传送门中飘出的巨大的神秘力量,但依然镇定自若地站在传送门前。伊利丹死死地盯着四周的黑暗,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你就是那个……传来了萨格拉斯的声音。

  火苗猛烈地抖动着,火光在屋中留下的阴影也随之舞动。在阴影中,每个人都显得了无生气,恍如鬼魅一般。这个神秘力量不断向无花板膨胀,也向四周延伸,最终升到燃烧着火焰的人口上方最高点。

  伊利丹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发生的一切,神情依旧如从前那样冷漠。玛诺洛斯只得认为伊利丹是他所见过的最愚不可及的傻瓜。

  你就是那个完成了别人办不到的事的人……

  终于,这个暗夜精灵微微地低了一下头,以示尊敬:“我认为这样做很有必要。”

  你很强大……萨格拉斯从另一个世界说道,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又说,但还算不上威力无比……

  萨格拉斯意思是,虽然伊利丹具有超凡的法力,但他还是不能使萨格拉斯穿过传送门,进人凡间。玛诺洛斯心里十分矛盾,既为萨格拉斯仍然无法通过人口而感到沮丧,又为这个暗夜精灵的无能而一阵窃喜。

  “但我或许知道解救之法。”伊利丹冷不丁地说道。

  屋子里又一次陷入沉寂。随着一分一秒的过去,玛诺洛斯烦躁不安起来,他从未见过萨格拉斯会如此安静。

  他终于开口了……说来听听。

  伊利丹举起他的左手。手掌中浮现出一个东西的幻影。玛诺洛斯伸直脖子,想要看个清楚,却感到十分失望。暗夜精灵展示的并非什么精致的护身符或耀眼的水晶,只不过是张普普通通的金色圆盘,唯———奇异之处在于圆盘刚好能用一手捏住。如果碟子的实物摆在他面前的话,这个长有双翼的巨怪一定毫不犹豫一脚踩上去。

  他满心期待萨格拉斯能惩罚伊利丹,因为他浪费厂主人的时间,但事实却正好相反,燃烧军团的首领似乎很感兴趣。解释一下……

  这个背叛同族的法师开门见山道:“这就是解救之法。它具有那种力量。此物就是龙之灵魂。”

  玛诺洛斯和在场其他人开始仔细审视这个东西。他们都亲眼见到过它的狂暴,感受到其巨大的力量。凭借此物,黑龙残忍地杀死了数以千计的恶魔和暗夜精灵。他把这个世界搅了个天昏地暗,甚至还在其他龙族试图阻止他的时候将他们赶走。

  所有的一切都源自这个不起眼的圆盘。

  “虽然不在这个世界,你也见识过它的力量,”伊利丹接着说,“你已经感受到此物无比的威力,肯定也希望将其据为已有。”

 

  是的……

  “你只要动一下意念,此物就可让数以万计的生灵瞬间灰飞烟灭。它可以将世界上所有反对你的力量消灭干净……乃至所有生命。就是这么回事。”

  是的……

  “但是你从来也没有想到它可以帮你来到这个世界,对吧?”

  萨格拉斯这次没有回答,沉默就是答案。玛诺洛斯哼了一声。这个暗夜精灵精明狡猾,自私自利。燃烧军团对这个器物早已垂涎三尺,但无奈一直都在黑龙手上。当恶魔们终于有力量和智谋猎杀这条巨龙的时候,他们却因要忙于对付伊利丹的同族而错失良机。

  它有此神力,燃烧军团的首领最终说道,它可以打开传送门……假如它是我们的……

  “我有办法找到存放它的地方,我知道黑龙把它藏于何处。”

  又是一阵沉默,声音随后响起,那条黑龙隐藏地十分隐蔽……萨格拉斯回应,甚至连我都找不到……

  伊利丹点了一下头,脸上掠过一丝微笑,若换作别人,就算远在无边,燃烧军团的统帅也早已将其撕成碎片。

  “但他并没有防着我……因为我知道如何找到他……凭借这个东西。”

  暗夜精灵挥了一下左手,手中随即浮现出一个近似三角形的黑乎乎的东西,与伊利丹的脑袋一般大小。玛诺洛斯把身子向前探了一下。起初他还以为那是守卫恶魔身上的一小片盔甲,但仔细看过之后才知道那个东西并非金属。

  一块龙的鳞片。

  是黑龙的鳞片。

  “极小的一片,很容易从这样一条大龙身上掉下来,”伊利丹说着将鳞片翻转了一下,“他在与红龙搏斗中多次受到攻击。我知道现场至少会留下一片破损的鳞片……因此我赶到那里,遍地寻找。找到我想要的东西之后,就马不停蹄地赶到这里。”

  玛诺洛斯怒目而视。这个法师胆大包天,巳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他已无法忍受沉默不语的煎熬,狂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不将那个东西带给你的朋友?送给你的哥哥?”

  暗夜精灵扭头看了一眼。“因为我应该得到权力和奖励。”

  恶魔还想继续听下去,伊利丹却已经说完。他又扭头面向传送门。

  “我需要无限制地利用永恒之井的能量。黑龙威猛无比,有了这个东西更是有如神助。但只要有永恒之井力量的支持,不管他在天涯还是海角,我都会把他找出来!”

  “然后你就会从他手中夺走这个东西,凡人?”那个青面獠牙的恶魔讥笑道,“他会拱手将它送给你吗?”“不管怎样,我都会从那个畜生那里将它夺走,”伊利丹嘴里漫不经心地答道,眼睛却仍然死死地盯着狂暴的深洞,“然后带到这里。”

  玛诺洛斯放声大笑起来,突然他感到一股神秘力量压迫着他的喉咙,令他难以发出声音。没多久,这股压力就消失了,但其中的信息却是明确无误。不管这个带翼的恶魔怎么想,燃烧军团的统帅对这个恶棍的话很感兴趣。

  你要将黑龙的这个东西带给我,萨格拉斯对伊利丹发出了命令。

  “是。”

  成功之后,你将受到重赏。

  暗夜精灵鞠了一躬:“手持龙之灵魂站在您面前是我最大的荣幸。”

  萨格拉斯似乎轻笑了一声。你对我如此忠心,我应对你有所恩赐,这种恩赐同时会助你实现你的目的,暗夜精灵……

  伊利丹抬起头来。他狭窄的面孔第一次闪现出一丝不安:“我的主萨格拉斯,您亲自驾临艾泽拉斯已经是我无上的荣幸,我并不需要有人帮我——”

  但是……我执意要技律做。

  说话间,突然有两根燃烧着深绿色火苗的触须嗖地从传送门内飞射而出。

  玛诺洛斯急忙用手将眼睛遮住。伊利丹是萨格拉斯施法的对象,他躲也躲不开。

  火苗蹿进了他的双眼。

  柔软的眼球顿时感到极度的烧灼。伊利丹痛得厉声尖叫起来,叫声传遍了整个房间,也许还传到宫殿之外的地方。他的脸上已不再留有任何高傲的痕迹,只剩下痛苦,极度的痛苦。

  眼中的火焰越烧越旺。伊利丹张开双臂,双脚离开地面,身体被一股力量拉到了空中并向后面弯曲,几乎就要折断。他的眼球已烧成灰烬,双眼发黑,超自然的火焰继续蹿进他的眼窝。

  上层精灵和萨特不敢擅离职守,他们缩成一团,竭力避开这个拼命挣扎的暗夜精灵。甚至连守卫们也吓得后退了几步。

  紧接着,就像射出伊始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焰倏地灭了。

  伊利丹瘫倒在坚实的石头地上,竭力跪在地上,双手撑着身体,大口地喘着粗气,痛不欲生。他的脑袋几乎是靠在地上。之前的傲慢神情已经荡然无存,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这时,屋里所有人的耳边响起了萨格拉斯的声音。抬起兴来,我忠心耿耿的奴仆……

  伊利丹顺从地抬起了头。

  他的眼睛已经不见。脸上只剩下两个空洞的眼窝,烧得一团乌黑,没有留下半点肌肉。萨格拉斯将他的眼球烧得一干二净,眼窝边上甚至露出部分头骨。

  不过将伊利丹的眼球烧毁之后,燃烧军团的统帅一定用其他什么东西将其取代。他的眼窝里现在燃烧着两团火球,闪着与烧毁法师眼睛的火焰一样的邪恶颜色。两团火焰又猛烈地烧了几秒钟……然后慢慢变小,最后熄灭,只留下几缕青烟。青烟却留在眼窝中,既没有慢慢消失,也没有变得更猛。

  你的眼睛现在就是我的眼睛,暗夜精灵,既可以为你服务,也可以为我服务……

  伊利丹没有作声,显然巨大的疼痛使他无法保持注意力。

  萨格拉斯突然对玛诺洛斯说道:把他送回他的同类中去。等他痊愈之后,他就动身来证明对我的忠诚……最终找回那个东西……

  玛诺洛斯挥了一下手,两个恶魔守卫大步上前,抓住全身颤抖不停的伊利丹。他们几乎就是将他拖出房间,送往他的住处。

  等伊利丹听不到屋内的声音的时候,玛诺洛斯声音隆隆地说道:“听任这个卑贱的凡人自行其是,这太不明智了!”

  他不会一个人上路的……身边还会有他人陪伴。我将派叫瓦罗森的那个暗夜精灵与他一同完成这个任务。

  听到这个消息,恶魔的翅膀抖动了几下。玛诺洛斯咧嘴笑道,样子令人毛骨悚然:“瓦罗森?”

  艾萨拉这个走狗会看好这个法师的。如果伊利丹?怒风实现了他的诺言,我会给他一官半职……

  玛诺洛斯并不希望看到伊利丹获得晋升。“但是如果这个法师并不可靠呢?”

  那么瓦罗森将接受我对那个德鲁伊的孪生兄弟的宠幸……只要那个卫队长将龙的杰作交给我……那时伊利丹?怒风的跳动的心就……

  玛诺洛斯笑着的嘴巴咧得更大了。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