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一章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一章

2012-07-07 22:52:58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天崩地裂》第一章

  第一章

  他们可以嗅到远处飘来的阵阵恶臭,空气中还掺杂着燃烧的废墟里飘出的刺鼻的浓烟味,以及地上横七竖八的上百具尸体因逐渐腐烂而发出的臭气,但很难说到底哪种气味更强烈。

  暗夜精灵成功击退了燃烧军团刚刚发动的强攻,却又丧失了部分领地,损失不小。代斯戴尔?星眼大人对外宣称这是战略性撤退,目的是为了摸清燃烧军团的底细,找出他们的致命弱点,但玛法里奥?怒风和他的朋友对此事的内幕则一清二楚。星眼虽出身高贵,却不清兵家之道,只会纸上谈兵,他身边的将领也都是些平庸之辈。

  自拉芬克雷斯特指挥官遭人暗杀之后,再也无人敢正面顶撞这位身材修长、有权有势的贵族。拉芬克雷斯特之后,很难再找出几个像他那样身经百战、阅历丰富的暗夜精灵。他是家族中最后一个子嗣,家里已找不到能代替他位置的人。星眼虽也胸怀大志,但是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他的昏庸无能必将使他的勃勃野心连同他的子民一同走向毁灭。

  而玛法里奥并不只是担心军队岌岌可危的前途。他的心头还压着另一件事,此事使他将目光投向遥远的艾萨琳,那儿曾是暗夜精灵的繁华首府。即使东方黯淡的光线预示着今天将是云霞满天,会是一个好天气,但他还是对自己的失败懊恼不已。

  失去两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美丽的泰兰德和他的孪生弟弟伊利丹——令他久久不能释怀。

  暗夜精灵驻颜有术,衰老过程异常缓慢,但年轻的玛法里奥看起来却要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在暗夜精灵中,他算是中等个头——身高约摸七英尺,身材修长,面呈暗紫色,与其他精灵差不许多。他那双没有瞳孔的银色眸子却有几分歪斜,给人成熟和忧郁之感,这——点是大多数暗夜精灵所不具备的。此外与他的同族相比,玛法里奥的面相凶狠吓人,这一点只有他的弟弟才能相比。

  更令人瞠目的是他那浓密的齐肩长发,呈现出与众不同的暗绿色,他弟弟的头发却是深蓝色。人们盯着他的头发看时的神情,与看他改穿朴素衣装时的神情一般无二。在研习德鲁伊法术的时候,玛法里奥不穿华丽高贵的长袍和衣饰,而穿华丽衣裳在他同族看来是稀松平常的事情。恰恰相反,玛法里奥更青睐于简洁的长套衫、紧身皮衣和皮裤,以及齐膝高的皮靴。他的同族身上的华服恰好体现了他们索然无味的生活和与生俱来的傲慢,这与玛法里奥的秉性相抵触。不过,现在除了星眼指挥官等人之外,大多数暗夜精灵都是衣衫褴楼,蓬头垢面,衣服上布满了点点泥污和斑斑血迹,与逃亡的难民没什么两样。更确切地讲,他们此刻已不再带着鄙夷的眼神看待这位年轻学者,而是满怀希望地仰望着他。

  那么他此前行动的结果又如何呢?可以说迄今为上,毫无进展。更糟糕、自然也更令人不安的是,玛法里奥发现他那潜入现实世界的自然力量已经发生变化。

  他摩挲着额头,轻轻地触碰着藏匿在浓发之下两处微微的凸起。这两处凸起刚冒出没几天,体积却已经陡然增大了一倍。这两个微小的尖角令玛法里奥不寒而栗,使他不由想起精灵变成萨特最初的样子。他转而又想起死而复生的参事哈维斯,还没等玛法里奥干掉他,泰兰德就落人了燃烧军团的魔爪之中。

  “你现在不要老是想着她了。”有人在他身后劝道。

  玛法里奥回头瞥了一眼他的同伴,没有露出惊讶之色,而军中多数人常会恶狠狠地盯着这新来的人类,比对德鲁伊的态度还要冷漠几分,因为卡利姆多大陆上根本没有罗宁这种生灵存在。

  此人头戴兜帽,身着深蓝色的长袍,里面穿着一样颜色的衬衣和裤子。罗宁个头不高,玛法里奥脱掉长靴,也要比他高出一个头。不过,既不是他的身高也不是他的衣着引起了精灵的注意和议论,而是他兜帽里飘出的火红齐肩长发、饱满而略显惨白的面容,尤其是他微微歪向一边的鼻子,使精灵们如此心神不宁。他的双眼尤为骇人,竟然是鲜绿色,配上黝黑的瞳孔,显得炯炯有神。

  虽是五短身材,罗宁却要比玛法里奥强大许多。他能在战斗中自如地控制自己,此种能力对一个精通法术的人来说非比寻常。罗宁言称自己属于“人类”,对于这个种族暗夜精灵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不过如果人类都是红发法师这个样子的话,玛法里奥倒希望军队中能再多出现一些他这种人。暗夜精灵的法术过于依赖永恒之井,结果现在不再灵光,而罗宁却对自己的法术挥洒自如,仿佛是半神的子嗣一般。

  “我如何才能不想?我怎能不想?”玛法里奥厉声道,他突然对一个无怨无仇的人怒目相向,“泰兰德被掳走已有些时日,而我每每想要窥探宫里的情形,总是无功而返。”

  玛法里奥过去常利用从老师——半神塞纳留斯——那里学得的技能行走于一个名叫“翡翠梦境”的世界。那个世界似乎没有任何文明和生命的迹象。在那个空间里,人们的梦境可以随意迅速抵达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玛法里奥就曾通过“翡翠梦境”穿越女皇艾萨拉皇宫外的层层障碍,暗中监视她的上层精灵和燃烧军团的军官。他因此搅乱了女皇参事哈维斯的阴谋诡计,在经历了一段痛苦的囚禁过程之后,他暂时毁掉了传送门及整个塔楼。

  然而,现在大魔头阿克蒙德加强了防御工事,设置了层层屏障,甚至将“翡翠梦境”也挡在门外。玛法里奥一直试图突破这些屏障,却屡屡失败,无异于用头撞墙。

  一切都于事无补,除了知道泰兰德已身陷敌营之外,玛法里奥怀疑伊利丹可能也在其中。

  “艾露恩会保护她的,”罗宁语气坚定道,“她似乎是月亮女神的宠儿。”

  对此玛法里奥没有异议。泰兰德侍奉月亮女神的时间并不长。然而,燃烧军团的到来似乎加快了她的提升,使她发生了与玛法里奥一样明显的转变。她的法力变得强大起来,而且出乎她的意料,大祭司在战争中遭受致命伤之后,竞选择泰兰德做自己的接班人,而没有考虑其他阅历丰富、身居要职的姐妹。不过令人惋惜的是,泰兰德却因这新的职位被变形后的哈维斯和其他萨特绑架。哈维斯最终为此付出了代价,但她还是落人了魔爪。

  “面对萨格拉斯的黑暗势力,艾露恩会奋起反抗吗?”

  罗宁耸起浓密的双眉。“玛法里奥,你这样说是毫无意义的,”他朝身后瞥了一眼,“……如果你能对我们的新朋友缄口不提此事的话,我会非常感激的。”

  从罗宁走来的方向隐隐出现了几个身影,见此情景玛法里奥暂时忘却了心中的苦恼。很快他就明白这些人不是出自一个种族,有的人在身高和块头上比暗夜精灵大许多,而有的则身材短小,甚至比罗宁还矮几分。这些黑影大踏步地向两人走来,他们意在坚定,给人勇猛无比的感觉,玛法里奥不得不承认他的同胞刚刚才找到这种感觉。

  一股蜃香的味道飘过玛法里奥的鼻子,他旋即全身紧绷。一个腰间缠着布的毛茸茸的家伙猛地停了下来,他手搞一杆大长矛,低头打量着玛法里奥。这个大家伙发出了沉重的鼻息声,鼻中喷出的阵阵气流使鼻环发出轻微的叮当声,他的口鼻部分有一英尺多长,脑袋上嵌着两个深陷的眼珠,黑色的眼珠闪烁着坚毅的目光。他粗糙的额头布满皱纹,头顶竖着一对十分可怖的尖角,在口鼻部分的上方有突起。

  一个牛头人……

  “这位是——”罗宁开口道。

  “暗夜精灵,霍恩?高山在此。”这个毛发杂乱的牛头怪兽发出低沉的隆隆声,“手使鹰矛的霍思是也!”他高高举起长矛,锋利而弯曲的矛头宛如鹰呼。金属矛头与矛柄相接之

  处,紧紧地扎着一张皮,上面标着牛头人的语言。玛法里奥对牛头人并不陌生,他知道那张皮上记录的是这把长矛的历史,从锻造之初到主人的英雄壮举不一而足。

  “霍恩,他代表所有聚集此地的部落。”罗宁接着介绍。

  这个牛头怪兽傲慢地点了点头,还挥舞着长矛为自己造

  势。他的衣服上有二十多根发辫,大多数都悬在他的下巴周围。每一根辫子代表了他在战斗中杀死的一个对手。

  牛头人右侧立着一人,他肌肉发达,身材敦实,不停地喷着鼻息。隐约中,他看起来好似罗宁的同类,至少长相上有几分相仿。他矮墩墩的身材就好像某个力大无穷的家伙——也许是他身后的牛头人或熊头怪兽——手持战锤捶打而成。

  更令人惊异的是,他竟然并非血肉之驱,而是由石头铸成。

  他的皮肤粗糙异常,宛如灰色大理石,有些斜吊的眼睛炯炯有神,闪烁着钻石的光芒。他颌下浓密的胡须实际上是一些复杂的矿物节块组成,给人一种苍老之感。

  这个侏儒——玛法里奥知道他属于这个族类——将手探进腰间的众多口袋之一,取出一根陶制烟斗和引火盒。在他点燃烟斗的时候,火焰倏地映红了他灰色的脸庞,巨大而浑圆的鼻子赫然眼前。不管他的“灰色”胡须是否表明他已步人耄耄之年,他整个人看起来毫无衰老之感。虽是石头之躯,这个侏儒却被了一件带有兜帽的外套,脚蹬宽大的平底长靴,身着矿工穿的衬衣和裤子。他的背上挂着一把板斧,这斧头几乎与他一般大小,斧刃锋利无比。

  “杜恩加德?斩铁,代表矮人族,”他简单明了地说道,侏儒一向不爱说话,少言寡语。

  矮人族。玛法里奥心里念道,想要记住最后几个字。“侏儒”是暗夜精灵们对他们的称呼,充满贬损的含义。

  杜恩加德身后那个熊一般的怪物突然高声咆哮起来。矮人和牛头人对这令人丧胆的嚎叫毫无反应,而玛法里奥却不由自主地倒退了——步。

  这个怪物迈着粗壮的双腿大步向前。它宛如一头巨熊,但走路的样子更像是人类。看到它,玛法里奥不由想起了孪生二神——乌尔索克和乌尔索鲁,不过与守护神相比它不过是个原始生物。它腰间缠着一块淡褐色的遮羞布,胸前挂着用利爪串成的项链。这怪兽长有三个脚趾,一手举起一个大棒,另一个长有四指的手掌则紧紧握成拳头状。

  这个怪兽又大吼一声,声音与第一次稍有不同。

 

  “尤格?亚克说它代表的是熊怪族。”罗宁及时翻译道。

  他们身后还站着其他一些怪兽,但他们并没有选择这时走上前来。玛法里奥打量了一番这群不同寻常的家伙,然后带着羡慕之情望向罗宁:“你竟能把他们找来……”

  “布洛克斯和我一起努力,主要是克拉苏斯的功劳。”

  玛法里奥又扫视了一遍这帮怪物,却没看到罗宁的老师。他想瞅见那人,那人身材高大,头戴头巾,身披灰色长袍,与其他外族人相比这个家伙与暗夜精灵最为相像。当然比布洛克斯还要像几分,那个庞大笨拙的绿皮战士称自己是个兽人。是的,克拉苏斯常被误认作是暗夜精灵,但仔细打量就能分辨出来,因为他的皮肤毫无血色,头发却是亮银色。与玛法里奥的族类相比,魔法师的容貌更具有鹰的特点。此外,他的双眸与罗宁有几分相似,不过要狭长一些,黑色的瞳孔中闪烁着远古智慧的光芒。这个充满了远古智慧的人的真实身份是龙。

  一个黑影阔步向他们走来。那不是克拉苏斯,而是布洛克斯。这个兽人面带倦容,却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真是本性难移。布洛克斯经历过各种战斗,九死一生,是名真正的勇士。他嘴里长着一对长牙,浑身上下都是战斗中留下的伤疤。他还与牛头人进行过角力比赛。星眼对布洛克斯十分鄙夷,认为他不过是个蛮兽而已,与霍恩和熊怪是一样的货色。但众人都对这个长着粗壮臂膀的兽人钦佩有加,尤其是在他挥舞着附有魔法的木制战斧的时候,这柄斧头是塞纳留斯和玛法里奥会力为他打造的。

  德鲁伊继续寻觅克拉苏斯的身影,却连个人影也没看到。玛法里奥讨厌这种感觉。“他在哪儿?”

  罗宁噘起嘴唇,闷闷不乐地答道:“他说有急事需要处理,结果很难预料。”

  “他的意思是?”

  “我不知道,玛法里奥。在很多时候,克拉苏斯只信他自己。”

  “我们需要他……我更需要他……”

  罗宁一只手放在暗夜精灵的肩膀上。“相信我……我们会救出她的。”

  玛法里奥对这些话并不相信,就像他并不相信星眼会接受这样的盟友一样。罗宁和他的同伴们所做的事情并没有得到指挥官的同意,而克拉苏斯却深信只要这个贵族看到这些帮手,他定会将他们纳入军中。但是说服代斯戴尔?显眼可能比跟熊怪讲道理还要困难。

  德鲁伊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现在不可能马上救出泰兰德。他们已经使出浑身解数,试遍了所有的方法,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然而即使在玛法里奥又一次将目光转向这些外援的时候,他脑子里仍然还在想着营救他儿时的玩伴……与此同时,查出伊利丹命运的真相。

  那个矮人不动声色地抽着烟斗,吞云吐雾起来。霍恩则耐心地等着,这耐心劲儿与他粗野的身躯有些不符。尤格?亚克用鼻子唤着空气中的气味,手里紧紧攥着大棒。

  罗宁望着这些未来的盟友,说道:“我急着想看这群家伙站在星眼面前的时候,星眼会是什么表情……”

  贵族星眼大吃一惊。他的眼球瞪得很圆,似乎都要瞪出眼眶。他的手指猛地一抖,就要送到鼻孔的一撮鼻烟随即坠到营帐的地上,如同灰烬一般。

  “你给我带来了一帮什么东西?”

  罗宁仍然十分沉着:“这是我们最后一个减少损失的机会了,也许还有胜算。”

  星眼愤怒地将他的披风扔到一边。这件被风带有华丽的刺绣图案,上面绿色、橙色和紫色的线条相互交错在一起。与之相对的是,他盔甲的颜色则是柔和的暗绿色,这在暗夜精灵中是平常的颜色,盔甲胸部则带有他的家族的标志,四周布满了微小的镶有宝石的星星,星星中间是一个金色的球体。在专门用来制定战略的桌子上放着另一件带有类似装饰图案的头盔。

  这个暗夜精灵趾高气扬,眼睛顺着长而尖的鼻子盯着下方:“你违背了我的命令!我要把你铐起来,然后——”

  “没等镣铐锁上,我就将其化为乌有,然后离开精灵大军,恐怕我的一些朋友也会跟我一起走。”

  话虽简单,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出其中充满了威胁的口吻。星眼望着身边的三个贵族,在罗宁和玛法里奥进营宣布盟友到来之时,他们就一直伴其左右。他们面无表情地回望着星眼。没人敢怂恿指挥官抛弃这些最优秀的战士,他们担不了这个责任。

  星眼脸上突然露出了微笑。看到微笑,玛法里奥心里不由一惊。

  “请原谅,罗宁大师!我说话有些草率,是的,过于草率!我当然不想冒犯您和您的……”他伸进口袋,拿出一些白色粉末,用力吸进一个鼻孔,“我们都是明白事理的人。

  不管强加于我们身上的这件事有多么不公正,我们都应合理地加以解决。”他漫不经心地向营帐门口做了个手势:“还不将那些——他们迎进来。”

  罗宁走到门口,朝外面叫了几声。两个士兵迈步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玛法里奥并不陌生的军官。加洛德?影歌:一直都是苏拉玛城护卫队的卫队长,他还曾颇为倒霉地把克拉苏斯抓了起来。之后,他极不情愿地与克拉苏斯一帮人呆在一起,甚至还被已故的拉芬克雷斯特派去看管他们。大家都清楚,没有人能控制得了那帮人,尤其是那个年长的魔法师,但星眼还是派加洛德监视他们。

  跟随加洛德进来的是霍恩,那头熊怪和杜恩加德。三人进营之后,后面一下子又有十多个士兵冲了进来,迅速摆好进攻的架势,意要保护他们的指挥官。

  星眼皱了皱鼻头,毫不掩饰对这三人的鄙夷。霍恩立在营中,坚如磐石;尤格?亚克咧嘴一笑,露出一排锋利的牙齿;杜恩加德则继续吸着他的烟斗。

  “我希望你把那个东西弄灭。”贵族大人开口说。

  矮人理都不理,又吸了一口。

  “放肆!难道这就是你要我结盟的蠢兽和废物吗?”星眼咆哮道,早已把刚刚对罗宁说的话抛到九霄云外,“我们的人民决不会同意。”

  “作为一军之首,你必须让他们明白,”法师镇定地答道,“就像他们三个和其他族类的代表对他们的同胞们做的

  那样。”

  “你们这些胆小如鼠的暗夜精灵需要一些懂得如何战斗的人,”杜恩加德突然咕味道,烟斗还叼在嘴角上,“要有人教你们真正的生存……”

  这时,尤格?亚克发出一声响亮的咆哮。玛法里奥惊了半晌才明白熊怪实际是在发笑。

  “我们起码还懂得复杂精致的文明生活,”另一个贵族厉声应道,“比如说清洗身躯,穿戴整洁。”

  “也许恶魔们就应该把你们沦为他们的奴仆。”

  这个暗夜精灵听罢嘈的一声拔出佩剑,其他精灵也都跟着拔出佩剑。杜恩加德麻利地拿出战斧,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速度之快,常人根本无法看出动作的细节。霍恩攥紧手中的长矛,鼻子呼味作响。尤格?亚克猛挥了一下大棒,摆出打斗的架势。

  这时,一道蓝光在营帐中央突然闪现。双方马上停止争辩,赶紧捂住双眼。玛法里奥迅速将脑袋扭向一边,发现只有罗宁一人没有受到强光的影响。

  这个人类走到双方之间的位置。“够了!卡利姆多的命运,你们心爱的人的命运——”他顿了一下,眼睛望向远方,“你们心爱的人的命运……就在于你们是否能消除彼此狭隘的偏见!”

  罗宁先是看了一眼霍恩及其同伴,又瞅了一下星眼手下的贵族。双方似乎都怕再看他施展那瞎人双眼的法术。

 

  他用力点了一下头。“那就好!既然我们都彼此理解,我看现在是时候谈谈了……”

  克拉苏斯砰的一声重重地摔在冰冷的黑洞地面,全身疼痛不已。

  他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借遁身术来到此地实属冒险,特别是考虑到他现在的身体情况。这处山洞与精灵大军相距十万八千里,几乎就在世界的另一头。但他还是铤而走险,施念了这个咒语,因为他知道此举对他意味着什么,但他也明白他要做的这件事可能为时已晚。

  他没敢告诉罗宁他的打算。人类法师倘若得知此事,定会要求一同前往,但他们要有一人与暗夜精灵来来的盟友一道控制战局。克拉苏斯对这个人类充满信心,罗宁证明他比克拉苏斯漫长生命中遇到的任何人都更能适应环境,更值得信赖。

  等到心神气定、呼吸均匀之后,克拉苏斯挣扎着站起身来。洞里寒气逼人,他嘴中的热气甫一呼出便化为狭长的白雾,徐徐地飘向高耸、尖齿状的洞顶。洞顶的钟乳石与锯齿状的寒冰交相辉映,石头地面上结满了冰霜。

  魔法师借用意念查看了一番周围的区域,没有发现任何生命的迹象。克拉苏斯并没有为之精神一振,也没感到多么吃惊。他亲眼目睹过那场灾难,大地守卫耐萨里奥——那条黑色巨龙——疯狂攻击他的同胞的景象依然刺痛着克拉苏斯的记忆。其他四种颜色的守护巨龙都深受其病,而居住此地的巨龙因为顽强抵抗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玛里苟斯产下的子嗣都被杀掉,而玛里苟斯则逃到了很远的地方。这一切都是大地守卫那充满邪气的杰作造成的,而此物却融人了其他守护巨龙的法力。

  龙之灵魂……他更熟悉的名字是恶魔之魂。

  “玛里苟斯……”克拉苏斯唤道,声音在闪闪发亮的山洞里回荡着。山洞里虽然凉气凛人,但这里却曾是快乐的源泉,因为蓝龙生性懂得魔法,常沉醉于在洞里施展魔法。如今,山洞里却是空荡荡一片,死气沉沉。

  等了良久也没收到守护巨龙任何回应,克拉苏斯只好一脚高一脚低地摸索着在不平而又打滑的地上往前走。他也是一头龙,不过隶属于生命之王阿莱克斯塔萨领导的红龙部族。红龙与蓝龙之间从未发生过任何龃龉,尽管如此他还是小心为好。倘若玛里苟斯盘踞在山洞深处的话,很难说这条

  古老的守护巨龙会作出何种举动。看到同族惨遭杀戮,他很可能已吓得失去了理智,也许要几个世纪之后才能恢复正常。

  克拉苏斯之所以了解这些,源于他已经经历了未来的几个世纪。他奋力与背叛同族的耐萨里奥斗争,耐萨里奥后来也被赋予了更为贴切的名字——死亡之翼。未来的惨剧他都历历在目:大批龙族惨被杀戮,龙族的数量骤然减小,他的同族,包括他的女王,在几十年里像畜牲一样惨遭兽人的奴役。;

  魔法师又一次将他的意念延伸到山洞的深处。所及之处,空空荡荡,这种空旷之感不由让人联想到一个巨大的坟墓。他没有发现任何生命的迹象,不由变得心灰意冷,恨自己不该匆忙赶到这里,竟然一无所获。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玛里苟斯的密室深处出现了一丝微弱的生命气息。这种气息若隐若现,克拉苏斯还以为这不过是个幻觉而已,但接着他又感到附近再次出现了类似的生命气息。

  魔法师在变幻莫测、阴暗无光的通道里继续穿行。有好几次,脚下的路突然变得崎岖不平,克拉苏斯只得伏在墙边,站稳脚跟。这里的主人要比他现在的身躯大上一百倍,巨龙硕大的爪子可以轻松覆盖的裂缝和山谷,他则要努力地攀援。

  要在从前,克拉苏斯可能已经变身为龙了,但此刻这个方案并不可行。他与年轻时的自我同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他们因此能够并肩作战,联手反抗燃烧军团的进攻,并屡战屡胜,但与此同时这也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局限。他们俩都不多。不过这个问题已基本解决,但克拉苏斯还是不能脱离现在的凡身肉体。

  突然头顶传来一声尖叫,吓得他紧贴墙壁。只见一个巨大的皮质怪物拍打着翅膀从他头顶掠过,那是一只编幅,身形如狼,脸形如猫,身上覆着一层厚厚的毛,门牙与他的手指一般长。这个怪物在空中打了个转,接着又向魔法师冲来,而克拉苏斯一只手早已在空中迎候。

  一个火球迎头砸上这个怪物,蝙蝠毫不避让,径直冲了上去。

  火球猛地膨胀起来,随即发生了爆炸。

  怪物顿时化为灰烬,洒落到克拉苏斯身上。他起初竟然没有注意到这只蝙蝠,他对此感到大为不解。他接住几片飘下的灰烬,用意念感受它们。结果发现这个怪物只是个幻象,并不具有实体,是“魔法大师”的哨兵。

  将灰烬从身上弄干净之后,克拉苏斯继续踏上探险之路。用咒语把自己送到这个遥远的地方使他体力消耗很大,但对这样一个任务而言,他也只能如此。

  突然,一股暖流迎面扑来,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越往里走,暖流就愈加强烈,不过并没有像魔法师想像的那么强。他来到一个洞口处,前方应该是第二个主洞,他不由皱了一下眉。照他的估算,这股气流的热度本应是现在热度的几倍。

  洞里射出一股幽幽的蓝光,照亮了通道最后一段路。克拉苏斯使劲眨了几下眼睛,待眼睛适应了光线之后,走了进去。

  洞里遍地都是龙蛋。这些龙蛋数以千计,蓝白相间,大小不一,小的如同他的拳头,大的则差不多和他一样大。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有此意外收获。

  还没等克拉苏斯重新燃起希望之火,希望就随即破灭了。仔细端详之后,他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许多龙蛋上已经出现巨大的裂缝,但这些裂缝并非生命的迹象,而是腐烂的预兆。克拉苏斯将一只带着臂销的手放于一个大一些的蛋上,发现蛋里并没有蠕动的迹象。

  他在洞里几窝蛋间来回转悠,心情也随之愈加沉重。尽管他决心违抗历史,但历史的悲剧似乎注定还是要重演。蓝龙的未来图景展现在他眼前,但这个图景还是如从前一样毫无希望。在克拉苏斯熟悉的那段时间里,玛里苟斯无法从耐萨里奥将他导人的昏迷状态中苏醒过来,等他醒来的时候,保护龙蛋密室的魔法——与玛里苟斯联系在一起的魔法——早已消失不见了。在严寒的侵袭下,这些龙蛋已经腐烂,随之而去的还有希望。在遥远的将来,阿莱克斯塔萨主动向玛里苟斯提供帮助,帮他重建他的部族,但就在克拉苏斯回到过去的时候,那个计划还仍未实施。

  克拉苏斯一直想给他未来的世界带去最大的改变。他希望救出这些龙蛋,将它们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但持续不断反抗恶魔的战斗,再加上说服不情愿的精灵与其他族类联盟的事情使他耽搁了此事。

  也许还来得及。克拉苏斯停下来满怀希望地俯视着一个已孵化了一半的龙蛋。蛋里的生命还在生长。虽然发育得有些缓慢,却十分健康,魔法师相信只要有新的热量支持,这个蛋一定还会继续发育下去。

  他又查看了一个蛋,发现蛋中的生命也可以成活。克拉苏斯急切地继续查看,却发现后面的几个蛋已经腐烂。魔法师牙关紧咬,急急赶到另一窝蛋边。

  他又发现了四个可以成活的龙蛋。他用手指在这四个蛋上做好记号,并在已查看过的几窝蛋上投下柔和的金色光芒,接着继续他的寻找。

  克拉苏斯最终找到的活蛋数量比他的预期数量要少得多,但这已经不错了。魔法师凝望着那些有标记的蛋,蛋上闪现的光芒使它们在这个巨大的腔室里格外显眼。他确信洞里只有这些蛋还有存活的可能。而现在要做的是如何使幸存的这几个龙蛋免于腐烂,不致遭受其他龙蛋的厄运。

  他感应不到其他的巨龙,甚至包括他所珍爱的阿莱克斯塔萨。他只能断定,他们已经退隐一处,逃避恶魔之魂可怕的魔力,恢复元气。他对这段时间的记忆是支离破碎的,这是他回到过去的旅程以及身上的伤痛造成的。其他龙族终将会再次投入到战争中去,但那个时候对玛里苟斯的族类来说为时已晚。克拉苏斯甚至都无法与他的年轻自我取得联系。为了分散耐萨里奥的注意力,克莱奥斯特拉兹在战斗中身负重伤,他此时也动身前去查看其他巨龙现在的境况。

  现在克拉苏斯必须要决定下一步怎么办。在他动身赶往玛里苟斯的巢穴之前,他甚至就想过哪里可以安全地存放龙蛋。结果没有一个地方能够令他满意。连半神塞纳留斯居住的树林在他眼里也非理想之地。诚然,这个头顶鹿角的半神是玛法里奥?怒风的导师,值得信赖,而且很可能就是巨龙伊瑟拉的后代,但克拉苏斯知道塞纳留斯手上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根本无暇顾及这些龙蛋。

  “那就这样办吧。”戴头巾的魔法师咕哝道。

  克拉苏斯伸出一根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圈。手指滑过的地方闪着金色的火花。整个圆弧曲线优美,好似嵌在空中一般。

  魔法师用指尖点中圆的中心,将圆移到一边。一个白色的缺口在他面前浮现,缺口连通了几间之外的空间。

  克拉苏斯口中念念有词,圆的轮廓随之进射出耀眼的红光。里面传来一声呻吟,小石头开始向缺口处滚去。克拉苏斯嘴里继续咕哝着咒语,圆圈产生的吸力变得更加强烈,但小石头却慢慢停了下来。此时,龙蛋开始微微颤抖起来,甚至那些冰凉的死去的龙蛋也在抖动。

  但事实则并非这样。离克拉苏斯最近的一个存活的龙蛋猛地升人空中。它几乎是不动声响地飞向那个缺口。接着又有一个带有标记的龙蛋飞了起来,其他幸存下来的蛋也都一一飞了进去。死去的龙蛋还在抖动,却仍然呆在原地。

  他望着玛里苟斯的未来的后代在裂口外排成一列,依次飞了进去。

  每个龙蛋进入缺口的时候,都收缩了一下,飞进去时大小与缺口刚好吻合。克拉苏斯的这些心爱之物一个跟着一个消失在缺口之中。

  最后一个龙蛋消失之后,魔法师将缺口封好。一片金色火花随即闪过,然后缺口的痕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足以存活下来,但还无法生长。”克拉苏斯喃喃道。蓝龙想要队伍壮大还需几个世纪的时间。就算每个龙蛋都能孵化出来,从他来自的时代来看蓝龙的数量仍不能算多。

  不过,有总比没有好。

  克拉苏斯突然感到一阵恶心,身心备感疲倦,险些就摔倒在地。虽然他已基本解决进入过去的世界所患上的疾病——即他和他年轻的自我不得不共享生命力——仍然受到很大的局限。

  但他此时还不能休息。龙蛋已转危为安,被置于一个口袋大小的空间里,那里的时间走得异常缓慢,几乎就是静止的状态。这使他有足够多的时间将龙蛋转交到可以信任的人的手上……前提是他能在战争中活下来。

  一想到战争,克拉苏斯开始积聚起力量。他对罗宁:和玛法里奥十分信赖,但对最后的结果如何还充满着颇多的疑问。时间长河已经永久地改变了。燃烧军团虽然曾经失败过,但这——次还是可能获得胜利。不管采取何种手段干涉这段时间,克拉苏斯心里清楚他现在必须不遗余力地协助暗夜精灵和其他人。最重要的是,必须要有一个未来。

  就在克拉苏斯施展法术,将自己送回大部队之前,他最后一次深情地望了——眼遍地死去的龙蛋。如果恶魔取胜的活,就会出现另…个未来。洞里的景象就是那个未来的缩影。阴冷,黑暗,没有生命。永远的空寂。

  魔法师口中发出猛烈的咝咝声,接着就消失不见了。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