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永恒之井》第十五章

暴雪官方小说《永恒之井》第十五章

2012-07-02 14:17:45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永恒之井》第十五章

  他将要成为另外一个——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要反抗一下。凭借他的力量,肯定能摆脱这只寄生畜生!

  逃跑——成为了他痛苦虚弱意志中的唯一念头;逃跑——罗宁只想要寻求摆脱痛苦的方法,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苦恼间,他隐约听见了兽人和暗夜精灵的声音,他害怕撞见他们。地狱兽凭借着从他那里吸食的魔法,将会变得更加强大。

  逃跑——罗宁唯一要寻求的就是逃跑,逃往任何地方……

  之后,痛苦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沉重却令人松弛的麻木,像火一样在全身蔓延开来。罗宁感激地接受了这令人吃惊的变化,让这麻木持续下去并完全将他包围……

  完全把他吞没。

  泰兰德不止一次地穿越巨大神殿中的安静走廊——经过无数房间和公众祈祷的地方,将头探入主入口的一扇窗户中。尽管太阳几乎要灼瞎她的眼睛,但她仍然迫使自己搜寻空荡的广场以外的地方,寻找可能错过的东西。

  没看多久,她就听到金属声,守卫就要来了。另外一个暗夜精灵认出她以后,严厉的表情就变得柔和了。

  “你又来了!泰兰德祭司,你应该待在自己的地方,再睡一会。你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觉了,而现在你又让自己置身于冒险之中。你的朋友将会没事的。我可以肯定。”

  守卫说的朋友指的是伊利丹。泰兰德也为他担忧,但是真正让这位女祭司担心的是,伊利丹真的回来的时候,是捆着他的哥哥还有兽人一起回来的。她想,伊利丹是不会出卖自己的孪生哥哥的。但假如拉芬克雷斯特真的把他们两个一起捉拿,伊利丹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我怎么做也是无济于事。我确实感到非常不安,守卫妹妹。请原谅我。”

  守卫怜悯地微笑着说:“我希望他能够明了,你对他是如此关切。你做选择的时日正在临近,是吗?”

  这些话比泰兰德自己说出来的更加令人困扰。自从他们三个救了布洛克斯以后,她的想法和反应已经很明显地表现出偏好了。但是她自己还是不能相信,不!她只是关心儿时的朋友罢了。

  那只能是……

  那里传来了粗糙的金属撞击声和夜行坐骑的嘘声。泰兰德立即撇下了发呆的守卫,朝月神殿外的台阶走去。

  拉芬克雷斯特一行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广场上。身着斗篷的拉芬克雷斯特显得非常轻松自在,甚至可以说得上是高兴。但是他手下的许多士兵却表情凝重,时不时地面面相觑,好像有什么可怕的秘密。

  不管玛法里奥还是布洛克斯,都看不见在哪里。

  很多士兵远远地躲在拉芬克雷斯特身后,而伊利丹正骄傲地骑着坐骑,看上去是这些人当中最得意的一个。如果这种满足和愉悦是因为没让自己的孪生兄弟被抓,那么泰兰德当然是会理解他的。

  泰兰德不知不觉已经走下了台阶,走到了路上。她的出现吸引了拉芬克雷斯特的注意。他向她亲切地微笑,还指了指伊利丹。胡子拉碴的指挥官跟伊利丹轻声耳语了几句,然后举起了他的手。

  他的部下都停止了前进。伊利丹和拉芬克雷斯特骑着夜刃豹朝她过来。

  “好吧,你真是月亮之母最可爱忠实的仆人!”指挥官大声说道,“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还是在这里等我们回来,这是多么有意思啊!”他看了一眼伊利丹,表情有些尴尬:“的确非常有意思,你觉得呢?”

  “是的,我的阁下。”

  “我们必须要朝黑鸦堡进发,但是我想,我还是能为你们两个留下一些宝贵的时间,呃?”

  拉芬克雷斯特转身回到队列当中,泰兰德的脸热了。伊利丹快速地下了坐骑,走到她那里,将她的手抓在自己的手中。

  “他们很安全,泰兰德。拉芬克雷斯特已经将我招至麾下,因为我们和一只可怕的畜生开战,我保护了他!并用自己的力量消灭了那畜生!”

  “玛法里奥逃脱了?你能肯定?”

  “当然,当然。”他兴奋地回答她,但是回避了有关他兄弟的其他问题,“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你能明白吗?月亮守卫都忽略了我,但是我消灭了一头怪物,曾经杀害过三个月亮守卫,其中还包括一个高级巫师。”

  她想要听到的是关于玛法里奥和兽人的消息,但是伊利丹很明显只是沉浸在自己的好运当中。泰兰德感到高兴,看着他努力地为了实现自己的荣耀和未来而忙碌,这是其他人之前就预料到的。“我是如此地为你感到高兴。我担心你不喜欢塞纳留斯的教学节奏。但是如果你能够在拉芬克雷斯特的部下不能做到的情况下,保护好他,那么——”

  “你不明白!我不再使用那些缓慢而讨厌的咒语了,就是那些老师一遍一遍教、玛法里奥还很喜欢的咒语。我现在使用优良而传统的暗夜精灵巫术,即使白天也是如此!真是令人兴奋啊!”

  他快速放弃了德鲁伊方法,泰兰德并没有感到非常吃惊。一方面,她为他能在如此纷乱的时候,找回自我而感到高兴;另外一方面,这也是孪生兄弟走向不同境地的一个标志。对于玛法里奥的担忧,已经让她过度操心。

  伊利丹身后,拉芬克雷斯特有礼貌地清了清他的喉咙。

  玛法里奥的兄弟开始变得更加富有生气:“我要走了,泰兰德!我要去黑鸦堡,然后组织一支更大的军队,带回死去的野兽和其他尸体!”

  “尸体?”

  这突然让她想到,有些月亮守卫已经因为一个怪物而死。但是她现在意识到只有拉芬克雷斯特的军队回来。那些跟在玛法里奥之后的巫师已经被赶尽杀绝。想到这里泰兰德不禁发颤——尤其想到玛法里奥也去了那里。

  “那些生灵几乎要消灭每个追踪他们的士兵,泰兰德,你明白吗?”伊利丹的嗓音几乎变得愉快起来。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在她脸上蔓延开来的沮丧。“巫师迅速被消灭,对其余人一点帮助也没有。所有的战士都被动员起来,但是有两个地狱兽阻止了他们,我只用了两句简单的咒语就消灭了其中的一个。”他的胸口起伏着。“而且都是些吸食魔法的怪物。”

  拉芬克雷斯特再次在身后咳嗽了一声。伊利丹快速地拉过她的手,轻轻地吻了一下。然后放开泰兰德,翻身上了坐骑。

  “我想要为你做些什么,让你感到我的价值。”伊利丹突然低语道,“而且,很快就会的。”

  说完,他掉转头,向黑鸦堡方向行进。拉芬克雷斯特在他的背后,朋友般地拍了两下,然后看了看泰兰德,朝她点点头,还眨了下眼睛。

  泰兰德完全沉浸在刚刚听到的内容中,呆呆地看着这对人马掉头前往黑鸦堡。伊利丹从广场消失前,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金色的眼睛专注地望着她。泰兰德能够读懂他眼中充满的渴望。

  她迅速提起长裙,奔回神殿之中。那个早先跟她说话的守卫又遇到了她。

  “原谅我,祭司!我还是忍不住想听听他说了些什么。我为那些无故逝去的生命感到难过,也希望你的朋友有美好的未来!要让伊利丹为他效劳,拉芬克雷斯特一定非常器重他。说实在的,很难找到更好的军队了,呃?”

  “不,不,我想不是这样。”当她意识到自己的话听起来多少有些奇怪的时候,她迅速补充说,“原谅我,不巧我真的很累。我想我该回去睡觉。”

  “我可以理解,祭司。至少在梦里你会是快乐的。”但是,当泰兰德赶回房间时,她知道自己的梦是决不会快乐的。的确,她为玛法里奥和布洛克斯成功的逃脱感到高兴。而且现在没人察觉整件事跟玛法里奥有什么关系。泰兰德同样也为伊利丹找到自己的价值感到高兴,她起先担心这一天不会来临了。现在困扰她的是,虽然伊利丹已经做了一个关乎他们两个人的决定,但泰兰德还没有想好。玛法里奥也同样在考虑这个问题。

  当然,这全都取决于玛法里奥是否瞒得过月亮守卫警惕的眼睛和拉芬克雷斯特。如果其中的任何一个发现了真相,他就很有可能被关到黑鸦堡里去。

  关在那里,即便是伊利丹也未必能够救出他的兄弟。

  树和树叶,都阻止不了地狱兽从半空中跌落下来。地狱兽被半神半人的塞纳留斯投掷到天上,有力也无处使。

  但是事情总是多变而且充满偶然。塞纳留斯已经把地狱兽尽可能地扔远,照理来说,已经可以算是功德圆满。一旦地狱兽跌落在了岩石上,或者泥地上,或者是撞在有力的橡树干上,就会马上一命呜呼。

  然而,森林之王将这个地狱兽投掷落下的地方,竟然是个水潭。而且水潭很深,所以地狱兽虽然重重摔下来,但还没有碰到水底。

  地狱兽花了很大的工夫才浮上水面,设法爬上了岸。它有一条腿残废了。它挪到了一个阴暗的水洼边上,休息了几分钟来恢复自己的身体。

  伤势一出现好转,地狱兽就开始拼命嗅闻空气,寻找一种特别的气味。当地狱兽锁定了要找的目标,警觉也随之提高。它驱使自己往前,受伤的身体开始慢慢向气味的源头挪动。纵然距离还很远,仍然可以闻到永恒之井散发出来的力量。在那里可以找到治愈它的魔法,甚至那已经被毁掉的前肢也得以重塑。

  地狱兽不是简简单单的生灵,是布洛克斯和罗宁不能比的。它们通过战争来了解自己。没有一些机智的生灵,是很难侍奉燃烧军团主人的——这个被称为阴间恶魔的暴怒怪人。哈卡知道,地狱兽是他们的走狗。

  从这个孤独的生还者身上,犬王将会知道更多关于在燃烧军团中生存的方式……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