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永恒之井》第七章

暴雪官方小说《永恒之井》第七章

2012-07-01 21:01:14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永恒之井》第七章

  第七章

  瓦罗森一队人马开始变得惴惴不安起来。罗宁知道,他们会有机会的。

  这和他们刚刚进入一片新的森林有关系。罗宁觉得这片森林和他们之前经过的不同。在这里,暗夜精灵已经对周围全然陌生了,他们也成了不受欢迎的入侵者。

  天很快就亮了。罗宁和克拉苏斯到现在还神志不清,因为他们被捆绑好扔在夜刃豹的背上,每走一步都像要把肋骨挤断一样。可罗宁硬是不发出声音,这样暗夜精灵就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苏醒了。

  可是,如果他们知道了又能怎样呢?罗宁试着施展魔法,可每次到头来只是一阵头痛欲裂。他脖子上挂着一块小小的翡翠符牌,就是因为它,才会那么痛苦。只要他集中精力念一个咒语,思绪就会错乱,太阳穴也猛烈地跳动起来。克拉苏斯也戴了一个。暗夜精灵们把这保护得很好,因为这样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罗宁注意到,他每次念咒语的时候克拉苏斯都会帮他,尽管他现在的法力比罗宁还差。

  “我们走错路了,”瓦罗森大吼道,“不应该是这条路。”

  “可是我们一直沿着正道走,队长。”有一个精灵回答,“我们并没有偏离方向。”

  “难道这看上去像地平线上的艾萨琳吗?”瓦罗森打断他。“除了看见这些鬼树以外,还有什么?卡尔萨利亚斯……还有一些我不怎么喜欢的东西!不管怎么样,我们眼睛再锐利也好,对路再熟悉也好,已经走错了。”

  “那该往回走老路吗?”

  罗宁看不见队长的脸,但是可以想象他有多么挫败。

  “不!不!还没到时候。”

  瓦罗森还没决定,是否要走新路。罗宁更加担心起自己来。现在,一步步跨入这幽深的森林,他感觉到有一种什么东西存在着,这是以前从来没经历过的。某种意义上来说,当时克拉苏斯来找他帮忙的时候,也就是类似的感觉。而这一次,感觉更强烈……强烈得多。

  那究竟是什么呢?

  “太阳马上要升起来了。”另一个士兵抱怨道。

  据罗宁观察,暗夜精灵虽然在白天也能活动,可是杀伤力却要弱得多。他们是有魔法的生灵——而且是暗夜精灵。如果可以趁此时机除掉咒符,那他和克拉苏斯就有胜算了。

  确定没人看见,罗宁偷偷地摇摇头。咒符前后摇动,但就是不滑落下来。最后他甚至使劲把头往上伸,想要挣脱开那个咒符。他冒着被暗夜精灵发现的危险,可他必须这么做。

  就在黎明快要来临的时候,罗宁发现附近有人在树叶里盯着他看。

  不,这张脸是树上的吧。树叶和嫩枝甚至还勾勒出浓密的胡子。树的果实就像两个大眼睛,树上绿色的色差好似一张调皮的嘴。

  这张脸出现没多久就迅速消失在树林里。罗宁不禁奇怪,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呢?还是光线造成的?不可能,怎么会这么清楚呢?

  可是——

  只见暗夜精灵的武器一件一件出鞘。他们自己正在准备一场战斗,却并不明白是为什么,只知道战争就要来了。连他们的坐骑夜刃豹也绷紧了肌肉,拱起背脊,还露出锋利的牙齿。

  瓦罗森突然指向右方:“那条路!就那条路!快!”

  转瞬间,森林里开始奔腾起来。

  巨大的树叶飘落下来,几乎挡住了精灵们的视线。旁边的灌木突然间跳了起来,变成矮小的绿色生灵。他们面带微笑并且动作敏捷。森林的地面似乎抓住了这些夜刃豹的脚,暗夜精灵纷纷落地。他们大叫起来,想稳住队伍,场面反而更加混乱。

  附近传来一阵低低的呻吟声。罗宁只瞥到一眼,但能肯定有两只精灵被困在一棵大树上了。

  当瓦罗森正准备重新发号施令的时候,森林里一片混乱。精灵们不是在忙着把缠绕在自己身上的树枝分开,就是在安抚自己受了惊吓的坐骑。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宁愿按照老路走下去,也不愿意遭遇现在这样的情形。

  瓦罗森大叫一声,紫色坚硬的触角带着巨大的能量,立即伸展到森林里的好几个地方。其中一根触角缠住了一个灌木小妖,顷刻间就送他下了地狱。尽管小妖的死法非常难看,可这个生灵好像还是一个劲地往前冲,留下了一串烧焦的痕迹。

  几乎同时,风声大作,好像也受到了这场攻击的影响。风吹起灰尘,断树枝还有飘落的树叶在空气中飞舞,后来连精灵们的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火焰熄灭了,一枝巨大的树枝掉落在瓦罗森的身边。

  “重新组队!”瓦罗森咆哮道,“重新组队,往后退!赶快!”

  这时,一只满是树叶的手捂住了罗宁的嘴。他非常惊讶,而身后,又觉得有手正在抓他的脚。

  轻轻一推,他就松绑了。

  夜刃豹看到这个情形马上大吼起来。但是越来越多的灌木小妖把它们包围起来,实在让它们痛苦异常。瓦罗森立刻收回触角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当他发现自己的囚犯不见了的时候,一脸苦相。可还来不及阻止,手臂和脸都被树枝给绑住了。

  灌木小妖刚好在罗宁陷入危险的时候救了他。他们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就快速地把他解救出来。此时的罗宁真希望克拉苏斯也能获救。但除了眼前的这些灌木小妖之外,别的什么都看不见。尽管他们长得矮小,却很有力量。

  令人惊讶的是,一个孤独的精灵骑着夜刃豹杀出重围,辟出一条路。罗宁认得出他——卡尔萨利亚斯,他的眼睛里流露出绝望的神色,似乎罗宁的逃走是最大的噩耗。不过从他有限的了解来看,也的确如此。

  二话没说,卡尔萨利亚斯就命令精灵们继续前进。罗宁知道,暗夜精灵,特别是他亲爱的妻子温蕾萨是非常尊重大自然的。而像卡尔萨利亚斯这类,却根本不在乎这个。他挥舞着刀子,愤怒不已,在灌木里大砍大伐。

  这时候,很多巨大的黑鸟突然从周围袭来,把精灵们团团围住。卡尔萨利亚斯发疯似的手臂到处乱摆,却连根鸟毛都没有打下来。

  精灵们已经疲于奔命,根本没注意到地面上又有新的危险了。他们要经过的树突然长高了两尺,仿佛根部被拉长了一样。

  卡尔萨利亚斯被鸟搞得团团转,也无暇注意这边的情况。

  坐骑开始绊了一下,到后来爪子被缠得越来越紧,发出阵阵惨叫声。骑在他身上的暗夜精灵想帮它摆脱,无奈情况只是更糟。

  坐骑卷成一团,卡尔萨利亚斯从上面摔下来,被压得粉碎,在巨大的力量之下,盔甲简直就像纸一样不堪一击。坐骑要稍微好些,不过也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声。

  灌木小妖带着罗宁继续向前,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过了不久,罗宁又听到暗夜精灵打斗的声音。可是不一会儿声音就消失了。瓦罗森似乎带着一帮手下败将逃跑了。

  后面的灌木小妖终于追上了罗宁,还带来了克拉苏斯。罗宁开始觉得有些担心——这些救了他们的灌木小妖到底是何居心。难道好不容易从暗夜精灵手中逃脱,却要面临更恐怖的命运吗?

  灌木小妖放慢了脚步,最终在一块空旷地带停了下来。天已经亮起来了。小鸟正在欢乐地歌唱,数以万计的花朵绽放,缤纷绚烂。似乎一切都在欢迎新来的客人。

  罗宁看见了一张树叶般的脸。令他惊奇的是,笑容里竟然蕴含着一朵白色的花。

  一股花粉喷射出来,弥漫于人们的鼻子和嘴巴里。

  罗宁闻到了味道,咳嗽了一下,觉得飘飘欲仙起来。他觉得周围人又在动了,把他带到了阳光里。

  但是还没等光线照射到脸上,他就已经失去了知觉。

  跟罗宁想象的情况不同,克拉苏斯并不是一直都昏迷着。没错,他是很虚弱,虚弱到几乎要死去,但他却从身体上心理上调整自己。虽不能说是成功,至少还是活下来了。

  克拉苏斯也注意到了森林里的那些神秘的生灵,而且很快就知道,那些是森林的护卫。他比罗宁要敏感和警惕一些,他知道暗夜精灵是被故意引到这里来的。实际上暗夜精灵才是真正的目标,而罗宁和自己却成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克拉苏斯很清楚整个情况,所以在混乱当中毫发未伤。在灌木小妖袭击暗夜精灵的时候,以及在他们眼皮底下救他和罗宁的时候,他忍住什么都不做。感觉上,灌木小妖救他们并没有什么恶意,但这并不等于说,之后他们就不会再有危险。所以一路上都格外小心,希望这次不要像上回那样。

  而今到了这个阳光普照的地方,他却失算了。一不留神就吸入了花粉,所以也和罗宁一样昏了过去。

  和罗宁不同,他只昏睡了几分钟。

  醒过来。有一只小鸟停靠在他的膝盖上,让他吃惊不已。他一甩手,小鸟又飞上了枝头。

  克拉苏斯警惕地环顾四周。很明显,他和罗宁正躺在一块神秘的林中空地上,而这块空地被赋予了古老的魔法。阳光普照,草地、花朵还有小鸟一起分享着这片宁静。克拉苏斯是应该知道这里的——可是现在,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问题是,他并没有跟罗宁说实话。他觉得脑子里很乱,记忆交错。以前他认得出暗夜精灵到底是什么样的,但关于其他的——大部分世俗事情的记忆——都彻底消失了。当他想方设法集中精神的时候,除了空白之外什么都没发现,精神和身体一样脆弱不堪。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承受的比罗宁多得多呢?罗宁是一个具有超凡的能力的人,但是精神上却很脆弱。经历了一次如此艰难的飞行,他们都没有被打倒,这在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一想到这个问题,克拉苏斯就觉得有种负罪感。有好几次,罗宁都差点儿为他牺牲。

  尽管身体还很虚弱,浑身疼痛,克拉苏斯还是勉强站了起来,可那些灌木小妖已经不见了。可能他们又变回了森林的一部分,等到下一次接到任务、需要行动的时候再出现。这种方法真是守护森林的绝佳办法,在他们面前,暗夜精灵简直就是微不足道的。

  可是,森林统治者究竟要两个毫无威胁的流浪汉干嘛呢?

  罗宁还在昏昏沉沉地睡着。看样子,还要再睡会儿。克拉苏斯看周围没什么危险,就把罗宁留下,独自出去探探出路了。

  鲜花就像篱笆一样,在草地上厚厚地铺了一层。克拉苏斯靠近它们,小心翼翼地看着花。

  当他走近这些花,只相距一尺的时候,所有的花都面向他,盛情开放。

  而一后退,站到原地的时候,花又回到原来的样子。这是一道简单而又柔软的屏障。现在的罗宁和克拉苏斯都是安全的,他们不会受到外来的袭击,但他们也休想给森林添什么麻烦。

  目前这种情况下,克拉苏斯甚至连跳过花的念头也没有。估计这么做又会碰到什么防护机关,说不定就没花那么温顺了。

  只剩下最后一种办法了。要保持体力,恢复元气,最好的办法就是席地而坐,盘起腿,然后深呼吸。克拉苏斯以前研究过这样的林中空地……

  于是对空气说:“我想跟你说话。”

  他的话在风中飘荡,一遍遍在林中回响。鸟儿不唱歌了,草地也不动了。

  又刮过一阵风。

  有一个回答:“我们说什么呢?”

  克拉苏斯等了一下,他听见远处牛羊嬉戏的声音,似乎动物们也赶上了这个关键时刻。嬉戏吵闹声越来越近,他皱起了眉头,树林里出现了一个影子。

  “我认识你,”克拉苏斯先开了口,“我认识你。”

  可是名字却无论如何想不起来了。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见过眼前这个神秘人物。

  “你的故事,我有所耳闻。”这个高大的神秘人物身体像一只精灵,而下半身却像一头雄鹿。“可是我还想了解更多。”

  只见森林之王四腿一跃就跨过了花朵的阻隔。花朵们就像猎犬一样,给主人让开了一条道。有一些花草甚至还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腿。

  “我是塞纳留斯,”他对面前这个小个子说,“这是我的领地。”

  塞纳留斯……塞纳留斯……这个名字听起来非常具有传奇色彩。克拉苏斯记忆里有模糊的印象,可还是想不起来。塞纳留斯,这个常常被暗夜精灵还有森林居民提起的名字。他不是一个神,却近乎是一个神。半神半人吧。在他的领地里,权力之大,可与伟大的龙族相媲美。

  肯定不止这些,可是不管怎么尽力去想,都是没有用的。

  塞纳留斯看到克拉苏斯流露出焦急的神色,严肃的表情也缓和下来,他说:“你的身体还没恢复过来,也许还要多休息一下。”

  “不。”克拉苏斯勉强让自己站起来,在半神半人面前站得笔直,“不!现在可以说。”

  “随你吧。”只见半神半人转过头来,好好打量他眼前的克拉苏斯,“你不像是看上去这么简单。我从暗夜精灵身上受到了启发,而且还感觉到更多其他的东西。你几乎让我想起了——可是好像又不像。”他还提到了罗宁:“他跟我领地内外的生灵都不一样。”

  “我们不远万里来到这里。现在迷路了,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儿。”

  谁知塞纳留斯竟一阵大笑。他一笑,更多的花朵开放了,鸟儿又在枝头唱歌了。一缕清风拂过克拉苏斯的脸上,就像是亲密爱人温柔地抚摸。

  “你来自遥远的远方!我的朋友,你还可能在哪儿?除了卡利姆多,你还可能在哪儿?”

  卡利姆多。至少听起来,确实差不多。还有哪个地方,会像卡利姆多一样聚居着这么多的暗夜精灵呢?“可是我怀疑,但是——”

  “我感知到世界的一种动荡不定。”塞纳留斯打断他,“矛盾正在酝酿中。我自己也在找寻它的源头和位置,但是找不到的部分,就留给你们两个。”他走向克拉苏斯,看了看还在沉睡的罗宁。“两个不知来路的过客。两个迷失的灵魂。对我来说,你们简直就是两个谜。真希望你们没有出现。”

  “但是……是你救了我们啊。”

  森林之王哼了一声:“暗夜精灵的气焰越来越嚣张了。他们拿走了本不应属于他们的东西,还要践踏自己不想要的东西。简直自以为是,以为什么东西都要在他们的掌控之下。虽然还没侵犯到我的领地,可是我就是要让他们误走这条路,好给他们个教训。”他狡黠一笑:“不过他们倒也算帮了我一个忙,把我要的人都带来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克拉苏斯突然觉得双腿发软,站也站不住了,可他硬撑着,说:“似乎他们也知道我们要来。”

  “艾萨琳确实拥有自己的能力。她毕竟俯瞰着整个永恒之井。”

  克拉苏斯有如五雷轰顶,但这一次却不是因为身体虚弱造成的。塞纳留斯说的字眼实在让他害怕异常。

  “艾……艾萨琳?”

  “是的。就是暗夜精灵的都城,就在永恒之井的旁边!你连这个也不知道吗?”

  这时,克拉苏斯一下子倒在地上,痛苦地接受这个现实。即使让塞纳留斯看出自己的疲惫也无所谓了。

  艾萨琳。

  永恒之井。

  尽管克拉苏斯现在的记忆已变得千疮百孔,可两个史诗般神奇的地方,是怎样也忘不了的。

  艾萨琳和永恒之井。前一个是暗夜精灵统治着的魔法王国。他真傻,怎么当时被俘虏的时候都没意识到呢?它几百年来一直就是世界的焦点。

  而永恒之井,本身就是一个魔法之地。几个世纪以来,它强大而神秘的无尽力量一直被巫师所津津乐道。它又一直是暗夜精灵魔法力量的源泉。

  可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现在不论是艾萨琳和还是邪恶的永恒之井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它们都在很久很久之前的一场灾难中,毁于一旦……

  克拉苏斯又思绪万千。

  “你还没恢复过来。”塞纳留斯关切地说,“我应该让你休息的。”

  克拉苏斯还是尽力回忆过去,回答道:“我会好的……等我朋友醒了以后就会好的。我们……我们会尽快离开,免得给你添麻烦。”

  塞纳留斯皱了皱眉头:“年轻人,你误会了。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客人。我也很想了解你的情况。既然我留下了一个,那一定就会留下另外一个。”他转过身,向花的方向走去。“我想你们需要点儿吃的,很快就可以送来。先休息一下吧。”

  他没征求克拉苏斯的意见,而克拉苏斯似乎也不争辩什么。因为他明白,一个像塞纳留斯这样的森林之王坚持要他们留下,那也就只能留下了。只要塞纳留斯愿意,他们就是他的朋友。

  克拉苏斯并不担心这个,他反倒担心起自己的命来。

  艾萨琳和永恒之井都在一场恐怖的灾难里毁于一旦了。魔师克拉苏斯一想到这个,他就感觉又一场灾难就要降临了。

  “我告诉你,亲爱的参事先生,我爱慕惊喜。但是这次我的要求特别高。”

  哈维斯笑笑,把女皇领入到室内。对待女皇,他真是极尽亲切之能事,恳求女皇来看他的魔法。他知道,艾萨拉期待发生奇迹,而他是不会让她失望的,即使心里并不这么想。

  见他们进来,所有的士兵都跪下。尽管他们的表情和平常差不多,就像哈维斯一样。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除了艾萨拉。

  她看了看漩涡,用失望的语气说:“没什么两样啊。”

  “您应该到高一点的地方近一点看,这可是千月之光啊。”

  艾萨拉皱了皱眉头。哈维斯请求她不要带侍从一起来,但现在她也许有些后悔了。可是,艾萨拉毕竟是女皇,即使一个人的时候,也有必要表现出掌控一切的样子。

  艾萨拉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旁边。她先是看着上层精灵表演的魔法,然后又目不转睛地看着里面的黑暗漩涡。

  “看起来还是没有什么变化。亲爱的哈维斯,我想要更多的——”

  她喘了一口气,尽管哈维斯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但已经知道她完全理解了。

  这种声音他已经听到过,神的声音,所有人都听到过。

  我来了……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