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永恒之井》第六章

暴雪官方小说《永恒之井》第六章

2012-07-01 21:00:05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永恒之井》第六章

  第六章

  痛苦的玛法里奥回到家,他家就在暗夜精灵居住地――苏拉玛城的一个瀑布附近。这里环境宁静,自然风景又一直保持了原有风貌。除了塞纳留斯的小树林,恐怕在别的地方根本感受不到这样的平静祥和。

  房子低低的,而且是圆形的,用树叶和泥土建成。这和其他精灵的家很不一样。玛法里奥不喜欢那些俗气而杂乱的颜色,好像要通过房子来炫耀自己一样。他选了那些泥土和生命的颜色――森林绿、棕色,希望自己的房子和周围自然环境可以完美地融合。可是今天晚上,他在家里也觉得不舒适。翡翠之梦里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他多想关上记忆的阀门,可是没有用。”你在翡翠之梦看到的画面,其实有很多意思。”塞纳留斯坚持认为,“不管看上去有多其实,即使在我们看来也都是真的――比如你看到的艾萨琳――其实也未必是真的,这可能只是这个梦幻之地的一个把戏罢了。”

  玛法里奥知道,老师是在安慰自己。而他自己所看到的才是真正的事实。其实.老师和他一样关心艾萨拉的宫殿。上层精灵所召唤的力量,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他们难道没有感觉到永恒之井周围的世界已经险恶重重了吗?他到现在还不明白,女皇为什么会容许这样的失误。但是,他还没动摇,认定女皇跟她的部下一样已经参与其中。艾萨拉决不简单,她是一个其正的领导者,连傲慢的上层精灵也对她俯首称臣。

  玛法里奥尽力回到正常生活中去,试图尽量忘掉那些麻烦。他家里只有三间房间,跟其他精灵比起来显得很朴素。一间是他的卧室,里面有一张床,还有一些有关自然方面的书籍;另一个房间是储藏室,同时也是个简陋的厨房,他就在里面的一张小桌子上弄点儿吃的什么。

  这两个房间都是必需的。而第三个房间叫做公共活动室,也是他最喜欢的一个房间。到了晚上,月光照射进来,还可以看到瀑布,听见哗哗的水声。他常常坐在房间中央,喝一杯花蜜酒,想想他的工作,回忆回忆老师的教导。有的时候,就干脆在象牙桌子边和泰兰德还有伊利丹一起吃饭。

  可今晚,泰兰德和伊利丹都不在。泰兰德已经回到她的月神殿继续工作,而弟弟现在则更喜欢苏拉玛城喧哗的环境,再也受不了如此安静的森林了。

  玛法里奥向后靠了靠,脸沉浸在月光里,随后闭上眼睛,放松一下神经。

  刚一闭上眼睛,一个巨大的黑影就遮住了月光。

  他赶忙睁开眼睛,瞥见一个身影,于是马上跳到门边猛地把门推开。

  可是什么也没有,瀑布还是那样哗哗地飞流直下。他走出房间,环顾四周。那么大的家伙怎么会移动得那么快?牛头人他们都长得虎背熊腰,玛法里奥也都认识。可他们都不是以身手敏捷而著称。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夜莺在远处歌唱,可就是没有一点入侵者的迹象。

  是你神经太紧张了吧。他怨恨自己,是你自己觉得不安。

  他回到房里又坐了下来。他并不清楚入侵者到底是谁,但是却很清楚有关宫殿和永恒之井的问题。那些不是幻觉也不是多虑。他想要知道更多,翡翠之梦告诉他的还远远不够。而且要马上行动。

  兽人几乎就要落网了。他像个婴儿一样踉踉跄跄、摇摇晃晃地跌进了生灵的巢穴。这样一来,兽人勇士再好的功夫也没有用武之地了。

  如果真的被抓住,布洛克斯倒并不担心自己的防御能力。可现在决不是放下手头的任务去英勇搏斗的时候,前面还有很长的路在等待着他。而且眼前这个高高的家伙,显然跟他不是一个等量级的。虽然他长得很高.但实在太瘦太缺乏保护了。跟人类交手,才更有意思也更值得。

  头又开始痛了,这已经不知进是第几次了。布洛克斯把手按在太阳穴上,压一压会好些,脸袋总觉得晕晕乎乎的。过去的几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并没有像加斯科那样被撕成碎片。但事情太复杂了,一个简单的勇士根本不能理解。于是布洛克斯回忆起,他曾飞过一团混乱的漩涡,里面有无尽的声音围绕着他,几乎快要聋了。

  最后,布洛克斯两眼一黑,以为自己就会这样永远地睡去了。当然他还是醒过来了,却已经不是平平安安地呆在山区,也不再被囚禁某个地方了。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风景如画的乡野山间。太阳已经下山,四周非常安静,只听得见鸟叫的声音。

  布洛克斯全身乏力,瘫在地上。这个时候就算把他送往战场,他也有心无力了。过了一个多小时,他才慢慢恢复过来。他勉强地从地上爬起来,可是却连一步也走不动。在布洛克斯焦急等待的时候,奇迹发生了。他本来以为战斧掉了,没想到它好好地落在离他不远的几尺外。他的脚还不能动弹,所以只好趴在地上拖着腿爬到斧子的旁边。虽然没有力气把它拿起来,但握住宝贝就已经让他心满意足了。

  布洛克斯感觉自己能走动了,就立即抓紧前行。此地不宜久留。根据他的经验,在陌生的环境里,即使感觉上非常宁静.周围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他真的想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前他听说过,法师施展魔咒从一个地方飞往另一个地方。但是如果真有这样的咒语,这个法师一定是疯了,要不然就是咒语弄错了。

  布洛克斯现在是独自一人,又迷了路,他的本能就全都显现出来。不管发生什么,他希望去了解这个地方居民的情况.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如果他们真的有意无意地,用魔法去干扰兽人新家园的话,那可能会形成威胁。也许他之后会死,可是当务之急就是要保护他的人民。

  至少现在,他已经大致知道,什么种族住在这里。在与燃烧军团大战以前,布洛克斯从没有听说过暗夜精灵,但他却怎么也忘不了他们奇特的长相。也不知怎的.他竟然来到由精灵统治的土地上,但不管怎样还有希望,等收集好信息以后就可以回去了。在卡利姆多的时候,暗夜精灵和兽人并肩作战,布洛克斯也因此了解到了之前不为他所知的大陆。经过一番观察,他很肯定自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他不想就这么去找个暗夜精灵来指路。或许现在的精灵就是当年和兽人、还有人类结盟的精灵。可对于这样一个闯入者,他们是不是会抱着友好的态度,还很难说。布洛克斯也想再多了解点情况,所以就小心谨慎,尽量不让精灵发现他。尽管他没有立刻碰到什么精灵,但他注意到远处有一束光,好像是从一个更大的聚居地发出来的。他想了一想,就拿起武器冲了过去。

  他刚刚有所动作,就看到影子突然从相反的方向逼近他。他在树边躲了躲,原来是两个骑兵,他的眼睛顿时诧异地眯了起来,骑兵竟然不是特马,而是骑在强壮的夜刃豹上。他咬紧牙关,只要骑士或是他们的坐骑发现了他,就准备应战。可骑兵们似乎赶着去什么地方,匆匆经过他的身旁。在微弱的灯光下,他们仍然快速行进。布洛克斯突然想起来,暗夜精灵晚上的视力和他们白天时差不多。

  看来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兽人晚上的视力也不错,但肯定不如暗夜精灵。

  他操起战斧,纵然没有视力的优势,可布洛克斯却可以和这些骨瘦如柴的精灵势均力敌。不管白天还是黑夜.只要有战斧在手,兽人勇士就一定能克敌制胜。即便那些精灵的身上穿着精巧的铠甲,也抵挡不住他锐利的武器。

  骑兵们渐渐淡出了他的视线。布洛克斯继续赶路。想要了解更多关于精灵的情况,唯一的方法就是监视他们的聚居点。这样,说不定能找到回家的线索,那么他就可以回去了。萨尔知道该如何来对付这些暗夜精灵,他们涉足了危险的魔法。

  所以,非常,非常,简单。

  他一眨巴眼睛,眼前就出现了个身穿银色长袍的精灵。她看上去也惊讶极了,布洛克斯也是,谁知她一张开嘴.就哭了出来。

  布洛克斯正想让她别哭了——还没等他来得及做什么,暗夜精灵从四面涌了出来。

  他顿时陷入分裂的情绪当中:一方面,他就想站在原地英勇战斗;另一方面,他又想要效忠萨尔,所以生怕任务失败,辜负了同胞。所以他一怒之下,就掉转头来,往回逃。

  然而,树根旁、土堆边,精灵源源不断地涌出来——每一个都带着挑衅的眼神看着强壮的兽人。

  号角吹响了。布洛克斯知道这声音预示着什么。过了没一会儿,耳边就传来咆哮声和喊叫声。

  他从肩膀处瞥,追赶者已经靠近了。跟之前躲过的两个骑兵不同,这次的精灵大多数都只穿着长袍,戴着胸甲,但几乎不能视他们如无物。不仅每一个都全副武装,他们的坐骑看上去更加恐怖。它们只要用一只爪子就能把兽人的身体撕开,而利齿一咬就能吞下他一整个脑袋。

  布洛克斯本想拿着战斧,横扫骑兵的队伍,砍伤一些骑兵和坐骑的腿,留下些血迹断臂了事。但萨尔一直教导他不要随意使用暴力。布洛克斯便咆哮一声,挥起斧子对准第一个骑兵,他避开夜刃豹锐利的爪子,转身又抓住第二个骑兵的腿,把他扔到第一个骑兵身上,再把两个一起甩向天空。

  这时只见很多把刀在他头上挥舞,布洛克斯拿起有力的战斧,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那些刀一把一把劈成碎片。暗夜精灵稍稍撤退了一些,手上还紧紧握住武器。

  他们往后一退,就和布洛克斯站开了些距离。布洛克斯本想趁势逃走。不过他看暗夜精灵也没有追他的意思,反倒被激起了斗志。但这并不是为了自己的荣耀,而是为了萨尔,他不能就这么傻待着。

  正当布洛克斯觉得有机会逃走的时候,面前出现了另外一个暗夜精灵,他穿着闪亮的绿色长袍,胸口还配有金色和红色的滚边。头巾遮住了大部分瘦瘦长长的脸,他并不畏惧眼前这个勇猛的兽人。

  布洛克斯挥起战斧,大叫一声,想要吓跑暗夜精灵。可是暗夜精灵却举起手来,竖起食指和中指,指向天空。兽人知道他已经施了魔法,但是已经太晚了。此时,一轮圆月竟从天而降,像一条柔软的地毯似的把布洛克斯包裹住。他感觉手臂越来越沉,脚也顿时没了力气,眼皮耷拉下来,眼睛几乎睁不开。

  战斧也滑落下来,布洛克斯终于倒在了地上。他觉得非常愤怒,而愤怒反倒激励了他。他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坐了起来,他不想就这样结束生命!暗夜精灵以为他就这样一蹶不振了,但他偏偏就不是这样。

  笨拙的手指再次抓住战斧。他很高兴地看到,精灵们对兽人会有这样的反抗都表示很吃惊。

  可正当布洛克斯想要举起战斧的时侯,一块银色的面纱把他围住。刚刚好不容易坚持下来的力气又没有了。战斧又掉到了地上,他知道这次再要拿回来,是不可能了。

  兽人开始摇摇晃晃,又倒下了。即使这样,他还在地上爬,不想让暗夜精灵如此轻易取胜。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