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恶魔之魂》第九章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恶魔之魂》第九章

2012-06-28 18:05:47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理查德·A.纳克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恶魔之魂》第九章。

上古之战Ⅱ:恶魔之魂

上古之战Ⅱ:恶魔之魂

  第九章

  黑色的传送门前,玛诺洛斯弯下身,跪下粗壮的前肢,将肥大的翅膀收在身后。这个长着尖牙的恶魔尽可能地缩小自己的身体,因为现在他正与心情不佳的萨格拉斯交谈。

  时空隧道居然没有为我打通……比我预想的要糟……

  “我们尽力了,”玛诺洛斯照实说,“但结果却……这个世界好像不太欢迎您的到来,我的主。”

  我会过来的……

  “一定——会的,我的主。”

  一阵沉默后,那个声音继续在玛诺洛斯脑海中回荡,混乱啊,荒谬啊……不应该存在的存在着,不应该醒来的却被唤醒了。

  这个体形硕大的恶魔并没有装出一副听懂的样子,但他还是说:“完全正确,萨格拉斯。”

  他们是关键人物。一定要逮住他们。

  “阿克蒙德已经上了战场,犬王一直在穷追不舍,我们一定会给您把叛徒带回来的。”

  透着邪气的时空隧道开始抖动起来,像有生命一样蠕动着。玛诺洛斯能够感觉到萨格拉斯想要穿过时空来到这个繁华世界的强烈欲望,而那种因为不能如愿而产生的失望,让即使是冷血的他也不由得打起寒战来。

  要活着把那个人带过来,完完整整带回来……这样我才能把他的身体一片片撕下来,慢慢享受折磨他的乐趣。

  玛诺洛斯的脑海里出现了那个人的样子:他与上层精灵属于同一种族,不过羽翼尚未丰满。他很年轻,常穿一件简单的绿褐色外衣,显得与众不同。玛诺洛斯仿佛看到那个精灵正呆在宫殿里,也看到了第一扇传送门所在的那间密室。时过境迁,现在那里已经是一片狼藉,空有啸啸风过。

  给我盯紧他。

  “已经照办了,我的主。阿克蒙德、哈卡和我都在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我们一定会抓他回来。”

  要活的,从世界的那头传来的声音命令到,然后慢慢在玛诺洛斯头脑中消失,要活的……这样我才能享受到折磨他的乐趣……

  萨格拉斯终于不再说话。玛诺洛斯非常清楚玛法里奥一旦落到萨格拉斯手中的可怕命运,想到这一点,他不禁全身战栗起来。无数难民的加入让本已艰巨重整军力的任务变得更为困难,多亏拉芬克雷斯特领导有方,一切才井然有序。他检查了所有的供给情况,特别是食物和水,然后把物品都分了下去。有些原本地位较高的难民还在埋怨,说没领到应得的,领到的东西也不够用。不过被大胡子拉芬克雷斯特狠狠地瞪上一眼,大家就安静下来了。

  而另一边,泰兰德和她的姐妹们也尽可能地在为军队和百姓服务。这位艾露恩的女祭司把头盔往后一摆,骑着先前借来的夜刃豹一路向前,并时不时停下来与民众交谈。男女老少,不论贫福贵贱都非常欢迎她。她看得出当她经过时精灵们脸上表现出的由衷的安详,虽然只是在一瞬间。泰兰德很清楚这不是因为她有什么超能力,而是因为和这些人最近的种种遭遇相比,她温柔的举止实在是一种莫大的慰藉了。

  一个幼小的蜷缩着的身影引起了女祭司的注意,原来是一个女孩子,离有资格成为艾露恩的女祭祀还差两三岁的样子。只见她楚楚可怜地呆坐一旁,目光空洞而呆滞。

  泰兰德在她的身边跪下,把手放在她的肩上。女孩子猛地一动,转过头来,像受惊的野兽一样注视着她。

  “别紧张……”泰兰德用柔和的声音说,给了她一袋子水。等她喝完了,又说:“我是祭司,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迟疑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我——我叫珊蒂斯·羽月。”

  “你的家人在哪里呢?”

  “我——我不知道。”

  “你是苏拉玛人吗?”女祭司想不起来自己是否见过这个孩子,但这不代表说珊蒂斯就一定不是这里的居民。

  “不是……我是阿兰希纳人。”

  泰兰德极力掩饰着心中的忧虑。恶魔为精灵军设下圈套之时,就已经在追杀阿兰希纳的居民了,珊蒂斯也是难民之一。女祭司从幸存者的口中得知,在难民们逃离虎口之前,很多人已经被燃烧军团杀死了。这个孩子的家人也许还活着——也有可能已经罹难了。

  “你最后见到他们是什么时候?”

  珊蒂斯的眼睛睁大了:“我和朋友在一起……然后怪物就来了。我想要往家里逃,可是有人拉住了我……告诉我必须往其他方向走,我就往别的地方逃了。”女孩双手掩面,泪水涌了出来。“我应该回家的!我应该回家的!”

  又是一出悲剧,泰兰德不忍听下去了。如果可能的话,这位女祭司会尽她的一切所能去打听孩子父母的下落,但是她已经几乎确认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孩子最亲近的家人已经不在人世,这个女孩现在是孤身一人。

  “这一路上有人照顾你吗?”

  “没有。”

  从小城阿兰希纳来的难民花了两天时间才追上大部队,珊蒂斯居然能够孤身一人安然无恙地活下来,真是奇迹了。连许多年长的精灵都已横尸道旁,女祭司的同胞大多数都难以承受战乱的折磨。暗夜精灵虽然不算是一个孱弱的种族,但他们一旦离开了那种养尊处优的环境就会无所适从——这个弱点直到现在才表现出来。泰兰德此刻当感谢艾露恩,因为她自己、玛法里奥和伊利丹从小都是在与众不同的环境中磨炼长大的,当然暗夜精灵中像他们这样的只是极少数。

  和珊蒂斯一样受苦的人还有很多,不过这个孩子身上有某些东西让泰兰德感触尤深,也许是因为她的容貌与身材都非常像小时候的自己。泰兰德并不管这些,她让那孩子站起身来。

  “我要你坐在夜刃豹上,一直跟着我。”这样做是违反军令的,不过泰兰德并不介意。她无法救助每一个人,但对于珊蒂斯,她是想尽全力拉一把的。

  珊蒂斯的脸还是憔悴无光,但眼睛却第一次亮了起来。她爬上坐骑,泰兰德确定她坐稳以后,便催促着夜刃豹出发了。

  “我们去哪里?”女孩问。

  “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左边挂着的小袋子里有为你准备的一些干果。”

  珊蒂斯立即扭过身去找袋子,一番苦寻后终于发现了那些清淡的食物。泰兰德没有告诉她这是自己的口粮,修女团的成员都训练过如何在食物最少的条件下生存。每年,她们甚至还有四次斋戒活动,这种仪式通常是为了表达对女神的虔敬。战火纷飞的年代里,这些训练的作用都显现出来了。

  泰兰德继续向前,遇到难民就为他们祈福。许多难民只是过度疲劳,而另一些人则受了伤。对于后者,她总是尽全力去帮助他们,祈求月亮女神的神力与神启。令她欣喜的是,女神大概也认为今天是个好日子,因此让她的每一次救助都大获成功。

  突然间,她看见了一个伤员身上已经感染的伤口,不由心中一惊。她无法一下子辨认出来这个伤口是有人蓄意留下的还是意外擦伤的,四周流出的绿色脓液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而伤口的形状也非常奇异。受伤的是一个年长的男性精灵,脸色苍白,昏迷不醒,呼吸急促。他的头靠在妻子怀中,女精灵的头发往后扎起,发带上镶嵌着玛瑙与翡翠。

  “他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样?”泰兰德问道,对自己能否阻止伤口的感染没什么信心,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令人不安的来由。

  “不是他弄的,是别人害他的。”

  “我不懂你的意思。”

  女精灵绷紧着脸,努力让自己平静一下,好向她解释:“那个东西……他说它看上去像……像一头狼或者猎犬……但整个形状是扭曲的,就像从噩梦里跑出来的一样……”

  泰兰德禁不住哆嗦了一下,她知道那女人说的是地狱兽,这种四足恶魔已经不止一次地威胁过玛法里奥的生命。它们特别喜欢找那些具有法力的人,找到后就从他们身体里吸取魔法,最后留下一具空壳。

  “那他就这样受着伤从阿兰希纳一路挨过来的吗?”女祭司惊讶有人居然能够身负如此重的伤跋涉了这么远的路。

  “不是的,我们离开大部队后他才受伤的。”女精灵痛苦地说,“伤口是在他两天之前偷偷地去为我们找食物时留下的。”

  两天前?如果这样的话他们应该在涌向海加尔山的人流里,而且泰兰德确信,没有一个恶魔会违反军规孤军深入的。

  “你能确定那只是在两天之前?是在这附近发生的?”

  “我确定,是在那片现在又处于我们南面的森林里。”

  女祭司咬了咬嘴唇,应该是精灵部队后方的那片森林。

  泰兰德斜着身子,仔细查看了伤口,然后说:“让我治治看吧。”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