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小说《阿尔萨斯:巫妖王的崛起》十五章

魔兽官方小说《阿尔萨斯:巫妖王的崛起》十五章

2012-06-28 16:08:22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Christie Golden原著,Missforsaken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小说《阿尔萨斯:巫妖王的崛起》十五章。

  穆拉丁点点头,立刻被阿尔萨斯抓住了手臂。“不管你在顾虑什么,穆拉丁,可现在你不能再犹豫了。玛尔甘尼斯就在这儿。既然你知道在哪就带我去,快帮我拿到霜之哀伤!你自己说过的——你不认为玛尔甘尼斯会高兴见我拿到它。玛尔甘尼斯的兵力远胜过我们。没有霜之哀伤,我们会全军覆没,你知道我们会的。”

  穆拉丁难受的看了看他,闭上眼。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伙计——关于那把剑的,所以我才没有急着去找。那消息突然冒出来——让人觉得有点蹊跷。不过我保证我会搞明白怎么回事儿。你去召集人,我帮你找到它。”

  阿尔萨斯拍拍老朋友的肩膀。这就对了。恐惧魔王,我会找到那把该死的符文剑,用它刺穿你的黑心。我要你付出代价。

  “填好那边的缺口!”法里克大喊着。“达芬,开火!”阿尔萨斯奔向他的副官时,炮火的回声响彻了营地。

  “法里克上尉!”

  法里克转向他。“长官……我们被彻底包围了。我们可以坚持一会儿,可最后总会被它们磨死。我们死了人不但会减员,还会增加它们的兵力。”

  “我明白,上尉。穆拉丁和我准备去找霜之哀伤。”法里克因震惊和希望而略微睁大了眼。阿尔萨斯曾和几个亲信讲过这把剑——还有它的无边神力。“只要我们找到它就必胜无疑。你能帮我们争取点时间吗?”

  “好的,殿下。”法里克咧嘴笑道,但他看起来仍然很担忧,虽然他说,“我们会拖住这些狗娘养的僵尸。”

  很快,穆拉丁带着一张地图和一个奇怪的发光物与阿尔萨斯和几个士兵会合。他抿着嘴,眼神不悦,但他的身体还是没有踌躇。法里克给了个信号,开始吸引敌人,绝大多数僵尸立刻转向了他,使得营地后方门户大开。

  “我们走,”阿尔萨斯神情冷峻的说。

  穆拉丁时不时看看地图和那个不规律的博动着的发光物,大吼着指路。他们尽可能快的按他的指引在深雪里急行军,只偶尔停下来确认方向和作极短暂的休息。乌云聚集,遮天蔽日,开始下起了雪,更加减缓了他们的前进速度。

  阿尔萨斯开始机械的前行。大雪使他们只能看清前面几码的范围。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往哪个方向走,也不在乎了,只是跟着穆拉丁挪动着双腿。时间仿佛失去了意义。他可能走了几分钟,也可能走了几天。

  他的脑海完全被霜之哀伤占据。那是他们的救星,阿尔萨斯知道它是的。但他们能在营地被丧尸和它们恶魔主人攻陷之前找到它吗?法里克说过他们可以坚持——一阵子。他们会不会很快就看到玛尔甘尼斯出现眼前?——在阿尔萨斯自己的营地里——而他却无力伤它一根毫毛——

  “那边,”穆拉丁说,几乎满怀虔诚的指着前方。“就在那里面。”

  阿尔萨斯停住脚步,眨了眨眼,大雪使他的眼睛没法完全睁开,睫毛都结了冰。他们站在一个山洞的入口,它在白雪飞旋的阴沉天幕下显得十分扎眼而不祥。洞里有着某种光,蓝绿色的柔光,他好不容易才瞥上一眼。尽管筋疲力竭,几乎冻僵,阿尔萨斯还是感到一阵兴奋的冲击。他强迫麻木的嘴巴讲出话来。

  “霜之哀伤……玛尔甘尼斯的末日。它会结束这场瘟疫。上吧!”

  他仿佛恢复了气力,奋力向前,强迫自己的双腿服从指挥。

  “伙计!”穆拉丁的声音使他猝然停步。“这么珍贵的宝贝不可能摆在那里等人捡。我们得小心点。”

  阿尔萨斯急不可耐,但穆拉丁对这种事更有经验。于是他点点头,抓紧战锤警惕的走了进去。突然从暴风雪中解放出来,他感到更加振奋。接着他们进一步深入洞穴中心。刚才他在洞外瞥见的光亮,原来是洞壁、洞顶和地面的蓝水晶和矿脉发出的。他听说过这种会发光的水晶,并且感激它们提供的照明。这样他的士兵们就能专注的拿好武器,而不用举火把了。曾经,他的战锤发出的光亮足以引领队伍前进,他皱起了眉,把这个不快的想法赶到一边。光从哪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能用得上。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一些声音。穆拉丁是对的——有人知道他们会来。

  这些声音低沉空洞而冰冷,他们焦急的语声飘到阿尔萨斯耳中。“回去,凡人。在这被遗忘的宝库里,等着你们的只有死亡和黑暗。你们不能过去。”

  穆拉丁停了下来。“伙计,”他说,他语气温和,引来无穷回音,“恐怕我们得听他们的。”

  “听什么?”阿尔萨斯喊道。“听它们没用的鬼话,让它阻止我拯救我的人民?靠这点威胁的话恐怕办不到。”

  他握紧战锤加速前进,转过一个弯——便立即停了下来,努力把面前的一切看个明白。

  他们看到了冰冷声音的主人。一时间阿尔萨斯想起了吉安娜那只温顺的水元素,它帮她打跑过食人魔。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一切都还没有变得这么恐怖和严峻。这些东西悬浮在洞穴冰冷的石板地上,不是由水构成,而是冰和某种奇异的物质。它们还穿着盔甲,更准确的说他们似乎是从盔甲上长出来的。它们有头盔,但没有脸,有手甲和武器,却没有手臂。

  尽管这些元素之魂形貌怕人,阿尔萨斯只是瞟了他们一眼,他的视线完全被他们要找的东西牵走。

  霜之哀伤。

  它被包裹在一块悬浮的不规则巨冰里,通体的符文发出冰冷的蓝光。在下方是一个祭坛似的东西,立在积雪覆盖的小丘上。一道天光从穴顶的洞口投射下来,照亮了符文剑。裹在剑周的冰牢掩映折射,半遮半露,反而使它分外诱惑,仿佛半裹在轻纱中的情人。阿尔萨斯认识这把剑——它就是他刚抵达时梦见的那把。它没有杀死不败,反而复活了它,使他回复了健壮。他当时觉得那是个好兆头,而现在他更是相信这是一个真正的预兆。这就是他要找的神剑,它会改变一切。阿尔萨斯着迷的瞪着它,双手、十指几乎因为渴望握紧它而疼痛,他的手臂恨不能立刻挥舞着它击杀玛尔甘尼斯,终结洛丹伦人民的苦难,终结他复仇的渴望。他被吸引着,向前走了几步。

  神秘的元素之灵拔出冰剑。

  “回去,趁还来得及,”它念念有词。

  “你还想保护这把剑,不是吗?”阿尔萨斯咆哮道,但随即为自己的过激反应感到尴尬和恼火。

  “不。”那生物隆隆的说。“是保护你免受其害。”

  阿尔萨斯惊讶的瞪着它。但很快便摇摇头,眯起了眼。这绝对是个花招。他决不能放弃霜之哀伤——放弃拯救他的子民。他不可能因为这个谎言而功败垂成。他冲上前去,卫兵们也一拥而上。元素围住了他们,用奇异的武器发起进攻,但阿尔萨斯盯紧了为首的那个霜之哀伤的守护者。他把一直压抑着的希望、忧虑、恐惧和挫败感统统倾泻到了这个怪异的看守身上。士兵们也做了同样的事,转而攻击其他的元素看守。他的战锤起起落落,落落起起,喉咙中迸发出愤怒的狂啸,冰甲在他锤下粉碎。这些东西怎敢挡在他和霜之哀伤之间?它们怎敢——

  元素之灵发出最后的痛苦呻吟,如同垂死的人喉咙里发出咕噜的响声,便高举起当作手的部分,消失了。

  阿尔萨斯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气喘吁吁,热气从冰冷的唇间呼出,变成了白雾。他转向那来之不易的战利品,一看到那把剑,他所有的疑惧都烟消云散。

  “看,穆拉丁,”他深吸一口气,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我们的救星,霜之哀伤。”

  “等等,伙计。”穆拉丁命令似的粗声说道,仿佛给阿尔萨斯兜头一盆凉水。他眨眨眼,从恍惚的狂喜中惊醒,转身看着矮人。

  “什么?为什么?”他要求答案。

  穆拉丁眯眼注视着悬浮的剑和它下面的祭坛。“这里不太对劲。”他用粗短的指头指着符文剑。“这容易过头了。看看它,还带着天知道从哪儿来的光,就像朵显眼的花一样等着人来摘。”

  “容易过头?”阿尔萨斯向他射去难以置信的目光。“你找它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我们还得打倒这些东西才能靠近它。”

  “呸,”穆拉丁哼了一声。“我对古董的所有经验都告诉我这事跟藏宝海湾的港口一样可疑。”他叹了口气,眉头仍然紧锁。“等等……祭坛上有些字。我瞧瞧能不能看懂。这可能会告诉我们一些东西。”

  两人一同上前,穆拉丁跪下细看那些铭文,阿尔萨斯则靠近那把诱人的剑,只草草瞟了一眼穆拉丁感兴趣的文字。它不属于任何他所知的语言,但看矮人闪动着的眼神,他似乎可以看懂。

  阿尔萨斯抬手敲了敲隔开他和剑的冰层——它光滑平整,冷得要命——是冰,没错,但它里面蕴含着不寻常的东西,绝不仅仅是结冻的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看出来,可他就是能。它有着某种非常强大,甚至神奇的能量。

  霜之哀伤……

  “好了,我想我认识这个。这是用卡里玛格——元素语写的,”穆拉丁继续说。他读着读着便皱起了眉。“这是……一个警告。”

  “警告?警告什么?”很可能打碎冰层会给这把剑造成某种损伤,阿尔萨斯这么想。这奇异的冰块本身,看起来像是——从更大的一块上切割下来的。穆拉丁翻译的很慢。阿尔萨斯盯着剑,三心二意的听着。

  “得此剑者将获无穷之力。利刃杀戮生命,力量创伤魂灵。”矮人跳起来,阿尔萨斯从没见过他这么震惊。“啊,我早该知道。这把剑被诅咒了!我们他娘的快离开这儿!”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