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黑夜边缘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黑夜边缘

2012-06-27 12:04:01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Dave Kosak 原作,wkkwer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黑夜边缘

  吉尔尼斯

  绵绵阴雨,硬是将吉尔尼斯之墙前的阵地浇成了泥淖。加尔鲁什骑着他的大战狼,正在检阅被遗忘者军队。有些雨水顺着他的脸颊滴下,有些则从他的留着坚硬板寸的脑袋上蒸发走了。

  “吉尔尼斯人躲在他们的高墙后面,”大酋长吼道,他低沉的声音甚至盖过了雨声和雷声。“你们,身为洛丹伦的公民,知道他们的历史。当他们的人类盟友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做了什么?他们筑起高墙,躲了起来。”

  剑盾相交之声不绝于耳。并非所有被遗忘者都执着于他们生前的记忆,但是对那些在盟友陷入绝境之际却拒绝提供帮助的国家,他们不抱好感。

  加尔鲁什继续着他的演讲,他昂着头,声音高入云霄。“他们荣誉沦丧。你们猜猜,他们会用什么方式战斗?正大光明?”一声冷笑。“他们会像懦夫般的死去,遗臭万年。而你们今天所获得的荣耀,则会流芳百世。”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转向千疮百孔的吉尔尼斯之墙,从背上取下传奇巨斧血吼,布满缺口的斧刃对准破墙。“高墙可倒,荣誉不落!”

  大药剂师莱登用白骨手指挠着他的乱发。来自兽人、牛头人和被遗忘者的咆哮的气势甚至压倒万钧雷霆。他是怎么做到的?莱登有些疑惑。我的被遗忘者兄弟居然在为自己的毁灭欢呼!

  莱登拼命措辞,想从理性的角度反对加尔鲁什的计划。他在想,如果自己是黑暗女士的话,该如何抑制他的嗜血。他张着嘴,却无话可说。

  最后一阵欢呼从被遗忘者前锋营的最后方传来。

  加尔鲁什夹了战狼一下,让出留给军队冲锋的路。“被遗忘者的英雄们!你们就是我的枪尖。挥起你们的武器;吼出你们的怒火;勇往直前,将部落的旗帜插上吉尔尼斯高墙之巅。”他握着血吼,重重向下一挥。“冲锋!”

  “命令终止!”一声尖叫自北面而来。女妖之王的高呼有一种恐怖的力量,甚至连雨都差点听从她的命令而停止落下。电闪雷鸣,轰鸣不止。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了她——黑暗女士骑着骷髅战马,黑色斗篷随着战马嘶吼而颤动,双眼则藏在被雨淋湿的兜帽下面。被遗忘者一见是女王,立即放下武器,低头跪下。

  大药剂师莱登没有跪下,尽管当他看到这位被遗忘者的救星时双腿已经发软了。他结结巴巴地走上前,也不管长袍有没有拖到泥浆,他在她勒马后牵过缰绳。“黑暗女士,”他喃喃道,松了一口气。

  接着,他惊讶地眨了眨眼:希尔瓦娜斯女士身旁一边飘着一个可憎的瓦格里,闪光的身体高擎着半透明的双翼。

  加尔鲁什踩着布满车辙的路向她走去,跪着的被遗忘者士兵就像成千上万尊沉默的雕像从他周围延伸出去。他眼中缀着嗜血。莱登禁不住后退了几步。

  然而希尔瓦娜斯既没有眨眼,也没有脱下兜帽表示尊重。她扬起下巴,摆出一个难以捉摸的姿态。她说话了,名义上是说给他听的,但是所有人都听见了。

  “地狱咆哮。吉尔尼斯必败无疑。部落也将赢得奖赏,”她说道。“但是如果你希望调动我的军队,那就必须用我的方式。”她将斗篷从一边扯下,露出下面的斑驳的灰色皮肤,以及黑色盔甲上缀满羽毛的皮质护甲片。“我手下最快的三条船已经转移到了吉尔尼斯南部沿海,去分散吉尔尼斯首都的注意力。而且我还从丧钟镇召集了援军。”

  莱登抬起头,听出她话里有话。就他所知,丧钟镇除了墓地,什么都没剩下。

  然而,更重要的是,他发现他的女王跟以前有些不一样。她的声音——一直让人恐惧——如今不再飘渺无边,好像她曾经跟能终结诸神的存在交谈过一样。而且那些默默徘徊在她身边的瓦格里又是谁?

  “我的女士,”莱登低声道。“您上哪儿去了?”

  她俯视着她的臣民,大药剂师莱登发现自己退缩了,他的双手颤抖着丢掉了她战马的缰绳。

  无边黑暗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女士正在自由落体。不过这并非是在物理意义上;因为她的身体已经在冰冠堡垒脚下粉身碎骨。坠落的是她的灵魂,像暴风雨中的失去动力的船一样,迷失方向。

  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她记不清了。她是被阿尔萨斯杀死的吗?还是自杀?抑或是遭到了瓦格里的审判?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她的一生不是一系列的事件,而只是一个瞬间,无限虚空中一个思维的闪光点。

  她的眼前只有黑暗。

  然后她觉得自己正在坠落——真的感觉到了,这是长久以来的第一次。她退缩了。在极度痛苦中。

  她来到了这里,她感觉自己灵魂再次完整了,却只感觉到痛苦。难道灵魂再次完整,就意味着无尽痛苦吗。冰冷。绝望。

  恐惧。

  无尽黑暗中异象丛生。但她认不出来,因为生者世界绝对没有这么恐怖的东西。利爪撕扯着她,她想尖叫,却喊不出来。她的背后有眼睛盯着,可她却无法回头。

  后悔。

  她感觉到有熟悉的东西存在。她认出来了。那种曾经将其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嘲笑。阿尔萨斯?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在这里?他的元神绝望地向她冲了过来,然后在这恐怖的再会中退缩了。这个存在,正是将要成为巫妖王的男孩。可他不过是个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金发孩童,独自承受他错误一生的恶果。如果希尔瓦娜斯的灵魂当时没在经受蹂躏和折磨,那她甚至可能会对他——这还是第一次——产生一丝怜悯。

  在集合了世间一切痛苦和无限罪恶的地方,巫妖王——微不足道。

  现在异象盯上她了。她被围了起来。它们愉快地折磨蹂躏着她的意识,以她的痛苦为乐。

  恐怖。

  她将永远留在这里:无边的虚空,黑暗,充满痛苦的未知领域。

  她不知道那道光芒冲破黑暗究竟花了一瞬,还是一生的时间。她们张开双臂,来救她了。黑暗中,九个拥有非人美貌的瓦格里用一轮光晕隐藏了希尔瓦娜斯。

  她发觉自己身形变小,赤身裸体。她缩成了一团。她重新获得发声能力后的第一声就是啼哭。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失败了。不过,瓦格里并不这么认为。

  “希尔瓦娜斯女士,”安海尔德用平滑的声音说道。她触摸着精灵游侠的脸颊。“我们需要您。”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我们与休眠中的巫妖王的意志连结在一起,被囚禁在冰冠之巅,几乎永远。我们渴望自由,就跟从前的您一样。”安海尔德跪在希尔瓦娜斯身边,其余瓦格里手挽手聚集在她们周围。“我们需要一个容器,一个和我们一样,尚武又强壮的容器。一个感悟过生与死的容器。一个经历过光与暗的容器。一个值得——值得拥有超越生与死的力量的,容器。”

  “我们需要您,”阿加莎重复了一遍,她的黑发在光芒中自由飘动。

  “我的姐妹将获得解脱,从巫妖王的束缚中永远解脱。不过,她们的灵魂将与您连结在一起,”安海尔德继续说道。“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黑暗女士,被遗忘者的女妖之王……您将通过瓦格里姐妹的帮助,重新行走于生者的世界。只要她们活着,您也将活着。自由,生命……以及超越死亡的力量。这就是我们的协议。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馈赠吗?”

  希尔瓦娜斯给出了她的回复,但不是马上。在湮灭之中沉浮的经历让她充满恐惧。即便是现在,她也感觉身边狂风肆虐。这是她解脱的唯一机会。但是她不愿意将接受安海尔德协议的基础建立在恐惧之上。她想先感悟更多理由。生死至交。义结金兰。姐妹。她们分则各自受困,合则脱出生天……而且,凭借她们,她将推迟她必然的命运。

  “是的。”她说。“协议达成。”

  安海尔德坚决地点了点头,然后站起来,她的面容模糊鬼魅。“协议已经生效,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她说。“我的姐妹是您的了,而您,将主宰生命与死亡。”她停顿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继续说道:“现在,让我替您下地狱。”

  耀眼光芒,光芒万丈。

  希尔瓦娜斯醒来的时候,她的身体尽管依然扭曲,却是完整的,冰冠堡垒犹如墓碑耸立其上。安海尔德死了。希尔瓦娜斯身边环列余下的八个瓦格里。

  她们和她,生死与共。

  吉尔尼斯

  “你是什么东西,胆敢撤销我的命令?”加尔鲁什驱狼向前,质问着她。兽人向她靠近,他巨大的身形对她产生莫大压力。他怒目而视。

  希尔瓦娜斯并没有移动或者回避。“以前我的跟你一样,加尔鲁什,”她回答道,她的声音十分轻微平稳,只有大酋长一人能听见。“我曾经视我的臣民为工具,我的囊中之箭。”她伸手摘下帽子,黑色的眼睛直视着他。她的眼神充满活力,瞪大的黝黑瞳孔深处蕴含着怒火,即将爆发。

  那一刻,没有人敢直视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双眼。除了加尔鲁什。

  而他看见的,是无边的虚空,永恒的黑暗。那眼中有着恐惧,但不仅如此。那眼中有着即使是大酋长也感到害怕的东西。他的狼本能地悄悄离开。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我曾在死者的国度走了一遭。我曾亲眼见识过永恒的黑暗。你的言。你的行。统统吓唬不了我。”

  亡灵军队集结在黑暗女士周围准备保护她。黑暗女士依然是那个黑暗女士,无论身体还是灵魂。但是对她而言,被遗忘者再也不是她的囊中之箭或者其他什么工具了。他们是对抗永恒的壁垒。只要她还活着一天,他们就该被使用在刀刃上,而不是被一个愚蠢的兽人白白浪费掉。

  大酋长收起斧头,放回背上,他的坐骑从她面前蹑足而过。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后,他终于把他的目光从她的眼睛上移开。

  “很好,黑暗女士,”他的承诺响得足够让所有人听到。“我们将攻下吉尔尼斯……用你的方式。”

  他踢了一下他的坐骑,踏着泥浆缓步向自己的军队走去。我会盯紧你的,他自言自语着。

  地狱咆哮的眼睛会盯着你,比以前还要紧。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