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黑夜边缘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黑夜边缘

2012-06-27 12:04:01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Dave Kosak 原作,wkkwer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黑夜边缘

  冰冠冰川

  希尔瓦娜斯在冰冠之巅摇摇欲坠,她闭上了眼睛。她张开双臂。尽管寒风凛冽,她依然只感觉到隐隐的痛。

  她感觉到附近有东西存在,因而睁开了双眼。瓦格里飘到了她近前,近到能看清她们的武器在她们幽灵般的大腿上闪光。她们想干什么?

  突然间,一个幻象占据了她的大脑。一段回忆。她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温暖的、充满阳光的卧室。金色的阳光照进窗户,照亮漂浮的尘埃,在地板上撒下瑰丽的图案。这是她的房间。生前的房间。那时的她还未满二十岁,可她年纪轻轻就已是家族中最有前途的猎手。她穿上过膝长靴,比好靴带的长度,然后仔细系好。她理了理叶子图案的织锦,从床上一跃而起,来到镜前欣赏自己的形象。及腰金发柔顺如水,在阳光照射下若隐若现。她在镜前微微一笑,开始梳理自己的头发,直到它们柔顺贴服在细长尖耳周围。仅仅成为家族中最优秀猎手是远远不够的。她出场时须艳惊四座。她可是极端自负的。

  这段陌生又久远的回忆,将希尔瓦娜斯拉回了冰冠之巅的边缘。是什么东西让她想起了这段回忆?那些日子已经永远逝去了。

  又一段回忆涌入了她的大脑。现在的她,正埋伏在永歌森林中一块冒出地表的光滑石头后面。头顶的秋叶沙沙作响,掩盖了她的同袍的脚步声,后者匆匆向她奔来,然后蹲在她身边。“他们人太多了!”他吼道,她伸出一根手指示意他保持安静。“而那边只有二十四个游侠,”他用近似耳语的声音说。“他们必死无疑!”希尔瓦娜斯没有转移视线,依然紧盯着远处黑压压的行尸走肉势如破竹地向河滩进发。现在是第三次战争的高潮,也就是银月城为阿尔萨斯军队所破之前的几个小时。

  “他们只需要拖延时间,让我们能强化太阳之井的防御就行了,”她回答道,语气平缓。

  “可他们会死啊!”

  “他们就是囊中之箭,”希尔瓦娜斯说。“如果我们想赢得战争,这是必须付出的消耗品。”

  她很傲慢。冷酷无情?不——她是战士。她胸怀战士的心。

  紧接着是第三段回忆。“洛丹伦的合法继承者们!”希尔瓦娜斯举起她的弓,振臂高呼。如今她的前臂依然纤细结实,只是皮肤泛着蓝灰色。她死了。这次的场景也与之前大相径庭。这个幻象充斥着她死后记忆中的冷色调。在她面前的,是一大群形态丑陋、站立不稳的行尸,他们的盔甲支离破碎,他们的躯体残损不堪,散发出不可名状的恶臭。他们哀怨绝望的目光让她想起了稚童。他们反感她。但他们的希望给了她力量。“巫妖王的力量衰退了。如今你们的意志归于你们自己。你们是愿意被抛弃在自己的土地上,还是愿意接受命运发给我们的一手废牌,重新在这个世界上夺回一席之地?”

  她的提问赢得了一阵窃窃私语,随后是刺耳的、近似绝望的欢呼声。行尸们纷纷将化作白骨的拳头伸向天空。这群可怜人中有:雇农、农夫、牧师、战士、领主以及贵族……他们尚不了解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只有有某些人——其实任何人都一样——让他们产生归属感,都能让他们振奋。“我们被遗弃了。我们是……被遗忘者。但当明天太阳升起之际,洛丹伦王城就将归于我们!”她如此宣告。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怒吼。

  “但那些人类呢?”等到喧闹稍稍散去,一个年轻的炼金师这么问道。希尔瓦娜斯认出了他,他参与了昨天晚上的战斗。一种冷静的智慧在他的眼窝中闪烁:他叫莱登。他已经接受了他的现状,认为人类已与自己分属两个不同的种族;她在心里做出了准备重用他的决定。

  “人类会达到他们的目的的,”她回答道,她已经算好了。“他们相信自己能解放洛丹伦王城。那就让他们为我们的利益战斗吧,他们冲锋陷阵,我们坐享其成。他们就是”——她偶然用到了之前用过的比喻——“我们的囊中之箭。”

  不计其数的亡灵或用鼓掌,或用沙哑的嗓音高呼,或用跺脚的方式表示赞同。希尔瓦娜斯冷冷地对待这群暴徒。你们也一样,她心想。你们也只是我用来瞄准阿尔萨斯心脏的箭而已。

  她还胸怀战士之心吗?她变得冷酷了。不,她依然是那个她。无论生死。

  希尔瓦娜斯摇了摇头,驱赶了脑中的幻象。这些都是她的回忆,但是她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它们只是重新从她的记忆深处被挖掘出来。被瓦格里。静默的灵魂围绕着她,默默注视着。她们在调查我!希尔瓦娜斯意识到。她们在评判我!

  不过她没有必要动手。她的使命已经结束。“退后,”她命令道。“从我的大脑中出去。”

  希尔瓦娜斯后退了几步,风鞭笞着她的头发,将头发紧紧地贴在她磨损的披风上。关于她生前身份和死后身份的记忆在她体内如乱麻一般纠结不清,不过现在一切纠结都解开了。她再也不是那个致力于复仇的,由各种族腐尸组成的种族的领袖了。她的使命已经结束,那份一直许而不得的奖赏在等着她。她向往着那被遗忘的幸福,从冰冠堡垒的最高点跌落了下去。风在她耳旁呼啸,如哀号般,越来越响。冰冠之巅,连同其上的沉默的瓦格里一起,都消失了……

  她的身体撞在萨隆邪铁尖塔上,粉身碎骨。

  吉尔尼斯

  仿佛在梦中一般,洛丹伦亡灵军的精锐部队向阵前冲去。本该吵嚷的指挥部出奇的安静。重骑兵涌向缺口处,骷髅战马的马蹄不时踏上倒塌的高墙废墟。被遗忘者奋力冲进缺口处,尽管这个缺口最窄时只有四人宽。

  这时,守军还以炮击,炮声隆隆。炮弹落地处,人马齑粉,肝脑涂地。炮火如同来自远方的鼓声一般,此起彼伏:被遗忘者成排倒下。可是这些老兵毕竟是经历过冰冠的恐怖战斗的。他们继续不屈不挠地涌向缺口处,力争与防线后的守军一战。第二波攻势开始了,攻方向墙上投掷抓钩,作为回应,守方则向墙下倾倒热油。突然,前线一片火海。密集火力依然倾泻在被遗忘者军队上;然而被遗忘者军队也依然一往无前。

  有几个被遗忘者士兵已经攀爬到了高墙顶端,却被截断攀援绳索,摔了下来。守军也不是人类。这些潜伏在银松森林周围的狂暴狼人,已经联合起来,一起战斗。当冷热兵器都不起作用的时候,他们的尖牙和利爪就是对付被遗忘者的最好武器。

  被遗忘者又攻了上来,武器染上血迹,又被雨水冲刷掉。敌军在雾中看起来就是灰蒙蒙的一片,士兵的呐喊随着他被一劈两半而变成沉默的回音。现在,连守军都震惊了。他们已经杀掉那么多被遗忘者:他们还能剩下什么?

  兽人奇袭了吉尔尼斯人。部落军队踏着尸山向前冲去,他们的眼神中,他们的口号中,无不体现着对胜利的渴望。一切归于沉寂。战争结束了。

  地点转移到了亡灵壁垒,这座横亘在洛丹伦与如今的瘟疫之地之间尚未竣工的要塞里。丢了左臂,脸上又多了一道长长疤痕的大药剂师莱登正在此地。他正在跟他的人发布紧急命令,不过外面听不到他们在谈论什么。他正在这里坐镇安排最后的防御,可实际上他也无能为力。因为洛丹伦亡灵军的精锐已经葬送在吉尔尼斯了。

  亡灵壁垒目前的守军,比起在安多哈尔刚获新胜、正在向西进军的人类矮人联军,是完全的劣势。只凭亡灵壁垒的残兵,胜算渺茫。而部落的援军又遥遥无期。

  这不是真的,希尔瓦娜斯突然意识到她正在用心眼观察这些一一展现的鬼魅般的事件。她已经死了:她能感觉到,可她的灵魂却正在堕入地狱。这是为什么?

  她能记起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她的坠亡。而这些幻象——这些跟记忆一般的事件应该不会发生。它们究竟从何而来?她现在又身处何方?

  洛丹伦王城遭到围攻。乌瑞恩国王站在燃烧着的飞艇塔废墟后方,为他的将领们绘制幽暗城地形图。他曾经席卷过这座城市;胜利于他如探囊取物。

  城墙内,火光冲天。希尔瓦娜斯发怒了;她发现联盟正在焚烧尸体。不,等等。她试图从模糊的幻象中寻找真相。原来是残留的少数被遗忘者在投火自焚,她明白,比起面对联盟的刽子手,自杀是他们更好的选择。

  “这不是真的!”希尔瓦娜斯宣称,她的声音在脑中回荡,听起来就好像她还活着一样。难道她的人民真的这么脆弱?不——不!加尔鲁什赢得了这场消耗战,却葬送了她的军中精锐。被遗忘者的指挥人才已经消耗殆尽。这就是这些幻象的本意。

  迷雾渐锁,未来变得模糊起来。希尔瓦娜斯感觉不到她的身体了。她漂浮在地狱之中。她发现可以看到自己,于是惊讶地默默抬起双手。她的肉体再次变成金粉色,结实靓丽,犹如她活着的时候一般。她并不孤单。

  随着一声惊呼,她发现她被包围了。九名女战士飘浮在她周围,围成一个圈,她们的美貌比她更甚。瓦格里们也以生前面貌现身了。她们有的黑发拂面,晒黑的脸上嵌着宝石般的蓝色眼瞳。有些的金发垂面,皮肤如同阳光照射在白雪上一般白皙。她们面色柔润,下巴却刚毅无比。她们的手臂圆润结实;大腿光滑强健。她们每个人手中的武器都各不相同:有的持矛,有的操戟,还有的手握一柄精钢打造,闪亮血槽纵贯剑身的双手巨剑。她们每个人,都是自己那辈中最伟大的战士。

  她们全都跟我一样,希尔瓦娜斯发现。自负,求胜,骄傲。

  “是的,我们来了,”手握双手巨剑的金发瓦格里回答道,就好像希尔瓦娜斯像她们提问了一样了。她的声音浑厚充盈。“我是召唤者安海尔德。这些姐妹,与我同为战斗侍女,而如今只得九人幸存。我们生时侍奉北地的战士,死后也将继续我们的侍奉。”

  “侍奉巫妖王。”

  安海尔德被激怒了。“您会选择去侍奉巫妖王吗?”她反问道。

  “那这些呢?这些幻象究竟是什么?”希尔瓦娜斯问道。

  “未来的景象。”安海尔德解释说。“每一个生命终结时,其记忆都会被唤醒。而这些,是您的。”

  “为了满足自己的征服欲,地狱咆哮浪费部落的资源,直至掏空整个部落。这点无需水晶球就能预见。”希尔瓦娜斯感觉到那古老的怒火重新燃起,可她的身体却没有任何反应。她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你们把我带到了哪里?我应该是死了。”

  “您的确死了,”一个一头乌发的瓦格里说道。

  “我尝过被湮灭的感觉,”希尔瓦娜斯反驳道。“你们肯定是把我困在地狱里了。为什么?”

  安海尔德保持耐心,她用平缓慎重的语气回答道:“我们是为了向您展示,您的死所引发的一系列后果。以及,为您提供一个选择……”

  “我已作出我的选择,”希尔瓦娜斯打断了瓦格里的话。

  “您的人民将灭亡!”灰发瓦格里说道。生前,她是最年轻的战斗侍女;死后,她则是最没耐心的。

  希尔瓦娜斯想起了她的人民。他们与他们的前身——天灾亡灵完全不同,这些满怀渴望却困惑缠身的行尸走肉在洛丹伦的废都里抱成一团,共同进退。被遗忘者如今已经是一个真正的民族了:作为一个散发恶臭、浑身淤血、躯体毫无生命气息的群体,他们精于格斗,善于将奥术魔法用于毁灭性用途,而且还不受道德的束缚。他们被磨练成一种完美的武器。她的武器。她训练他们,是为了让他们有朝一日能击出致命的一击。至于他们的命运,她毫不在乎。

  “那就让他们灭亡吧!”希尔瓦娜斯尖叫着。“我跟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安海尔德举手示意她的同袍妹妹不要说话。“嘘,阿加莎。她还没有明白。她必须看到更多的景象。”瓦格里的首领用她发着绿光的眼睛盯着希尔瓦娜斯,眼角嵌着悲伤。“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您所追求的湮灭归于您。我们将不再阻止。”

  安海尔德双眼紧闭,她们的形态立刻消散成看不清面目的灵体。

  希尔瓦娜斯感觉自己被拉走了,感觉天旋地转。万物消失,时间停止。

  “她消失了!”阿加莎不禁哀号。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