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黑夜边缘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黑夜边缘

2012-06-27 12:04:01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Dave Kosak 原作,wkkwer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黑夜边缘

  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她预计在这里会取得胜利,却又面临再一次的失败。这场胜利是空虚的。即便如此,她从王座缓缓后退,直起身来,接受了这个无止境的循环。阿尔萨斯已死。那么,另一具填补他空缺宝座的尸体又算得了甚么?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已经完成她的报复行动。终于,她实现了她和她的人民多年以来的愿望,而现在只剩下支离破碎躯壳的她,从心底里不在乎究竟世界会通往哪里去。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她甚至有点惊讶她可以在活着的时候忘记他,不再让他萦绕在她的心头。她从宝座一步一步往后退,缓缓转过身,看着身旁那一片冷灰色的世界。她的思绪飘回那幸福的地方,还有那若隐若现的远方。家。是时候回去了。

  冰冠冰川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徜徉在安逸的海洋中,体感已被纯粹的情感所取代。她手握狂喜,眼观极乐,耳闻祥和。这就是来世,她的命运。这片永恒海洋,也就是她在防守银月城失败后找到自我的地方。她属于这里。然而每一次的回忆,都让她对这片海洋的记忆感到模糊。记忆中,那声音渐行渐远,温暖不再。记忆中,眼前的景象呈现着苍白的梦想,可依稀只记得一半。然而在可怕的真相之下,记忆皆归于一:希尔瓦娜斯的灵魂遭到扭曲撕裂。剧烈的痛苦永远撕扯着她的灵魂。而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的狰狞笑容——带着扭曲的笑意和没有生气的双眼的狰狞笑容——对她轻轻一瞥,就将她拉回了现实世界。他亵渎了她。他的笑声——空洞的大笑——这个记忆让她浑身不适!

  *****

  “你这狗娘养的!”希尔瓦娜斯咆哮着,一脚踢开巫妖王冰封战甲的碎片。她空洞而又可怕的话语,在仇恨的重压之下碎裂。声音回荡在冰冠之巅,如雾卷深谷般永远萦绕着这个可怕的地方。

  她独自冒险来过这里,来到这个象征他从前力量的王座前。在冰冠堡垒之巅,有一个覆满白冰的平台,寒冰王座就位于这里。当然,她知道将会有一个任性的小男孩出现在这里,坐看全世界。可是他人呢?灰飞烟灭。她再也感觉不到他的恶意在她意识的边缘撕扯了。白色巅峰上巫妖王的王座前,他的战甲碎片散落一地,四周点缀着最终战败他的勇士们留下的发黑的冰冷血迹。

  希尔瓦娜斯感到遗憾,因为她没有亲眼目睹他的死亡。她从一只曾经握住过霜之哀伤的手上取下一只裂开的手套。他彻底死了。可她为什么感到内心如此空虚?为什么她的心跳充满愤怒?她把手套丢下了悬崖,看着它消失在翻腾的雾气之中。

  她并不孤独,九个闪光的灵魂围绕着冰冠之巅,她们蒙住的脸转过来对着她,她们瞬息万变的形体高擎着高贵而又虚幻的双翼。她们是瓦格里,是曾经屈从于巫妖王意志的战斗侍女。为什么她们还留在这里不走?希尔瓦娜斯不知道,也不在乎。她们没有挡住她的路,可又绝对沉默,任凭希尔瓦娜斯怒骂而岿然不动。她们在打量她?还是在评判?她无视掉她们,径自踏雪走向阿尔萨斯的力量王座。

  王座之上,另有其人。

  希尔瓦娜斯起先以为王座之上的是阿尔萨斯的尸体,封在冰块之中,嘲弄地放置在这个荣耀之地,但是剪影却完全不同。她靠近王座,用手拂了拂冰面,凝视着里面的模糊轮廓。是人类,没错。她认出了联盟肩甲的外形。但是他的身体却被深度烧伤,肉体如烤肉一般爆裂。他拥有阿尔萨斯的王冠——以及他的双眼——意识闪烁。

  他们找人取代了他。一位新的巫妖王占据了王座?

  希尔瓦娜斯再次尖叫起来,震惊变成了愤怒。她用手掌猛击冰块,然后用拳头砸。冰块裂开了。冰块里面那张爆裂的脸就躲蛛网般的裂纹之后。她的咆哮渐渐低了下去,空洞地消失在包围着冰冠之巅的雾气之中。他们找人取代了他。这是不是意味着必须要有一个巫妖王?一群白痴。他们太天真了,万一他们的王哪一天为了自己的目的而开始扭曲世界怎么办?或者更糟:成为某个更可怕的存在的武器。

  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她冒险来到这里,是期待自己能够享受胜利,而不是来发现自己遭受又一个失败的。虽然这种胜利毫无意义,但依然她离开王座,直起身来,接受这种循环将继续下去的现实。阿尔萨斯已经死了。那么出现另一具尸体填补他空缺的王座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已经完成了她的复仇。她和她的人民为之奋斗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这个世界将何去何从,她并不在乎。

  一切都结束了。突然她惊讶于自己居然还逡巡不前,即便脑海中那挥之不去的巫妖王已经不再拉扯自己的后腿。她离开王座,缓缓地转过身来,看着周围冷灰色的世界。她的思绪回到了那幸福的地方,那模糊记忆中的彼岸。家乡。是时候了。

  她踩着冰面,碎冰吱呀作响,来到了参差不齐的冰台边缘。一千尺之下,厚厚云层覆盖着林立的她之前就已见识过的萨隆邪铁尖塔。如此坠落并不能结束她的生命,因为她的血肉之躯近似不灭。然而,那些由上古之神硬化血液所构成的尖塔能够将她的灵魂连同身体一起抹消。她渴望着。回归宁静。她在银月城的森林中开始的事业将随着阿尔萨斯的死亡一起终结。

  她拿下背着的弓,将其丢到一边。弓撞击着崎岖不平的冰面。接着她除下了自己的箭袋。箭矢从里面倒了出来,从冰冠堡垒一侧倾泻下去,一支接一支消失在迷雾中。空箭袋轻轻地跌在了她脚边的地面上。

  她破旧的黑色披风,从被丢弃的武器装备中解脱出来,随寒风在她的脖子周围飘动。她感觉不到冷,只有隐隐的痛。她马上就要连这个都感觉不到了。她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已经来到了一个平静的地方,这是将近十年来的第一次。她的重心移动到将要坠落的边缘。她闭上了眼睛。

  而与此同时,瓦格里静静地转动身体,面对着她。

  吉尔尼斯

  “前——”元帅吼道,可他的命令随着一枚子弹击碎他的下颚而戛然而止。他面前的高墙已然千疮百孔,但依然能为雨中的狙击手提供掩护。倾盆大雨将攻守两方统统浇了个通透。元帅倒了下去,倒在一堆瓦砾上,活像一大垛木头陷进厚厚的泥巴里。他的部队也跟他麾下那些陷在泥巴里的投石车和绞肉车一样,毫无建树。任何普通人都挨了这下都必死无疑,可是元帅本来就是死人,很快他就从泥巴里爬了起来,吐了一口脓血。

  在北面,穿过一片布满长长车辙的地带和另一边薄纱似的的雨帘,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试图从蛛丝马迹中拼凑出前线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可以看见吉尔尼斯高墙的灰色影子,巨大的裂纹在大地的裂变中被彻底撕开。要是先锋是他的库卡隆部队,那么他们无人能挡。他朝着从泥泞中挣扎回来的一支衣衫褴褛、被击败的被遗忘者侦查队哼了一声。即使他们赢了,被遗忘者看上去也跟尸体差不多;要是失败了,则更甚。

  “你的斥候屁用没有。我派他们去骚扰格雷迈恩之墙的防御体系,结果他们就跟被抽了鞭子的狗一样逃回来了。”加尔鲁什鄙夷地哼了一声,甚至看都没看他的战友一眼。这位伟大的棕皮兽人披挂着他最可怕的战斗装束,他的静脉和布满刺青的肱二头肌就像从深渊领主的牙做成的肩甲下爆发出来。尽管他就站在自己的帐篷前,却拒绝回去避雨。任凭雨水划过他的怒气冲冲的脸和黝黑的下巴。

  大药剂师莱登站在这位伟大兽人旁边的帐篷盖底下,他看上去及其虚弱。蓬乱的紫灰色头发下是蜷缩着一张麻子脸,他正试图想出一个能让他免受大酋长新一轮辱骂的回答。“我可以向您保证,他们付出的将会和他们得到的一样好,”他用沙哑又轻的嗓音慢条斯理地说。“吉尔尼斯人的防御几乎肯定一团糟。”

  “那为什么你的斥候一瘸一拐的回来了,而不是一往无前?”加尔鲁什把一个桶踢到了一边。在他身后,他自己的部队正伫立在雨中:四支由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兽人和牛头人战士组成的连队,以及支持他们的来自奥格瑞玛的中坚部队的五个营。他们在银松森林的地界上集结,亮红底色的旗帜,正好衬托出由绿色和棕色的面孔组成的海洋。“洛丹伦方面答应的军团又在哪里?他们应该去冲击缺口。我们这是在浪费时间。”

  莱登明白不跟固执的大酋长谈论战术是更好的选择,但是随着攻击时间的临近,他越发地绝望了。他用深紫色的舌头舔了舔灰色的嘴唇,随便答些什么,希望能找到一些理由。“因为下雨的缘故,毫无疑问,不过很快就会到的。他们是……很明显……是洛丹伦最优秀的部队。他们是我们部队的精锐,也是整个计划的中流砥柱……”

  加尔鲁什用拳头支住脸颊。他看着地形,想象着把莱登口中那即将到来的骑兵和步兵部队放置其中。

  “不过您不能只是把他们派去格雷迈恩之墙的中央突破口,”莱登补充道。“这是一个……一个阻塞点。这里防御良好,监视严密。骑马的重装部队无法机动穿越这个突破口:他们肯定会被来自废墟中的火力屠杀。这您肯定知道——”

  “这我当然知道!”加尔鲁什回答。“门已经被撬开了;现在只需要再补上一脚。你的族人最适合干这种活。”现在大酋长直视大药剂师,他冷峻的眼睛里闪着淡黄色的光,直逼后者的眼窝。“你们已经是死人了,几乎不会再死。你们去冲击这个阻塞点,打开一条让部落其余部队通过的路,干脆利落。要是有必要,我们就踩着前人的尸体冲过去。这就是攻城拔寨的方法。这就是赢得战争的方法。”

  大药剂师举起两根化作白骨的手指。“但是我们可以使用一点……只需要用一点点瘟疫。只需要打开一个口子。哪怕不足以成事的分量——一丁点!它造成的恐惧和痛苦比任何实际打击都要多得——”

  加尔鲁什反手劈过天空,飞起的帐篷带出的雨水划成晶莹的弧线,砸在莱登的半边脸上。大药剂师就像被马踢了一样站立不稳,只是凭着意志力才能在这一击之后勉强站住。

  “如果你敢再提议使用哪怕一盎司你藏起来的那种污物,我就会把你和你的下水道城市统统烧成白地,”加尔鲁什咆哮着。他转身开始行动。

  羞辱,大药剂师莱登用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嘀咕着,“遵命,大酋长,”他咬牙切齿地回答。但是私下他还是发泄了他愤怒。至于黑暗女士希尔瓦娜斯身处何方?他不知道,只是用他空洞的眼窝盯着灰色的天空。为什么她自己不出面来对付这个野兽?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