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沃金:审判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沃金:审判

2012-06-27 11:57:19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Brian Kindregan 原作,twinfantasy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沃金:审判

  沃金在营火的周遭来回踱步,他的心静不下来而且非常的不爽,他想要杀些东西来发泄。他被不断的前拉后推,他的内心被撕裂了又缝合,他觉得随着时间的流逝,整个世界带给他的感受越来越没有道理可言。在他心中除了对父亲与整个部族的感情外,最重要的就是那份跟扎拉赞恩之间的友情,然而这份情感也紧绷的快断裂了。

  “我受不了了,”他宣告的时候完全对扎拉赞恩看也没看。“我要去狩猎了,我们刚好需要一些食物,而且我也想要杀个东西。”他拿起自己的旋刃然后进入了黑暗的丛林内。不知为何,现在独自一人在整座岛上最危险的地方行动就是让他觉得很爽。

  这就是象征力量的代表。

  此时火堆旁,扎拉赞恩开始低声唱起一段巫毒魔法的咒文。至于在昏暗的前方,沃金听到了一个树枝断裂的声音,他知道有个大型的生物正在试图保持潜行。沃金的双唇与獠牙分开了,他露出了微笑,立刻准备好自己的旋刃。

  他往前走,脸颊被温柔的乌普卡叶子(upka leaves)上的茸毛拂过。他又听到了那个声音一次,这一次来源在他的左边。沃金立刻转身和猎物打圈,试图保持对方的位置在自己的右手边。

  又一次,他再度听到声音来源是自己的左边。他知道这个生物正在跟踪他,他了解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一件事:冲锋。

  树枝和树根都在阻挠他冲锋的动作,但他依旧大吼一声继续猛进。然而在前方等他的却是一个跟他一样高大的巨魔。

  沃金撞到了对方导致两人一起摔倒,但在黑暗中他依旧立刻将自己的旋刃指着对方的脖子。虽然每一个住在岛上的巨魔都是暗矛部族的成员,都是朋友,但沃金从小就听着邪恶的古拉巴什帝国的故事长大,然后在这个初始之乡内,任何事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此时对方也看着压制自己的沃金,他的特征在远方火影的照射下浮现在沃金的面前。这个人是森金,也就是沃金的父亲。

  “爸爸?”沃金惊讶的问道,立刻从倒在地上的巨魔身上跳了起来。森金只是微笑然后对沃金挥手示意,而沃金也跳到泥泞上相识大笑。

  突然,森金挥舞着他的法杖向前扑,攻击的目标居然是沃金的胸膛。沃金从他父亲的脸上读出杀意,于是立刻本能的往旁扭动闪过,刚好躲掉这招可以将肋骨打入心脏的一击。沃金站稳脚步之后便小心的进行守备,却不作任何回击。

  “爸爸?”他问道。“你是怎么回事呢?”但森金只是微笑,接着便再度对下摆挥出致命的一击。沃金立刻跳跃闪掉,却被森金利用空中无法躲避的空隙直接进行头槌,重重的撞上沃金的胸膛。

  沃金落地时痛得蜷伏起来,他感到肺中的空气全部都被挤了出来,他靠背翻滚了几下,喘息着。森金则是继续对他的方向滑了过去,双手在空中转起了法杖。

  “爸爸,你为何要这么做呢?是我失败了吗?我不懂!”沃金恳求道。

  森金停下手。“你是因为认识我所以才不愿意战斗吗?真是太软弱了!”

  刚说完,森金就把杖对着沃金的右手挥下。这个年老巨魔身上的每一分力量都蕴含在这一击内,沃金的手掌就此碎裂,他的拇指则因受到的力道最猛而弯曲的像一根利爪。

  沃金的内心完全无法理解为何会这样,他往旁边再翻滚一次,左手扶着右手而行。他右手腕下的每一块骨头都已经碎裂,拇指则烂得像肉酱,他真的被吓到了,他可以感觉到周遭的真实世界开始消逝,他可以看见森金的那一双大光脚离开了丛林。

  “爸爸!”他叫道。森金并没有停步亦未减速,更没有回头。灌木丛和森金一起走了。“爸爸!”最后,沃金向后倒了下去,他的眼睛紧闭,左手则紧握着受了重伤的右手。

  过了一会儿,他才恢复意识。此时他再度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发现拇指已经完全没救了,而他的旋刃则躺在泥巴中,金属上沾满了泥泞和血渍。

  沃金知道自己的手可以恢复的,但是拇指将会就此永久变形,他将永远没办法再用这只手投掷刀刃,永远没办法再继续用手握住旋刃了。他将永远无法再进行狩猎,永远无法进行攻击。

  但是有个方法可以解决这个困境,他知道有个方法可以做到。

  沃金深呼吸一口,然后用左手高高举起旋刃,他知道自己必须睁开双眼做这件事,接着便划出了一个优雅的弧形。旋刃砍过右手的皮肤与白骨,那根烂掉的拇指就此飞入黑暗之中。

  他想要对着头顶的星星尖叫,但是他只是紧咬着嘴唇直到流血,双颚前后摇晃着。他完全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如此一来,拇指就会完整的长了回来,因为所有的巨魔都得到了神灵的祝福而拥有特殊的再生能力,手指或是脚趾这种简单的部位都能再生,只要花点时间就可以完整的长回来,不过像是整只手臂或是内脏器官这种复杂的部位就没办法了。

  他在视线的周边看到一阵亮光,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要昏倒了,不过那阵光只是越来越亮。

  沃金抬头看清楚。

  附近一个神灵正在发光,它的光芒明亮而又充满生气,而且比他先前看过的狡猾动物神灵还要更加的强壮,感觉也非常的熟悉,他觉得自己好像认识这个神灵一段时间了。

  尽管沃金感应到这位新出现的神灵,他却发现自己又身陷在一个幻象的预示中,他在一座丛林岛屿上,但地貌却和现在的家园差别很大。

  他同时看见自己,也感觉自己处在面前的这个自己内。他看起来年纪更大、更睿智、更坚毅,还散发出难以计量的悲伤气息,他正带领一群巨魔离开。

  画面又跳了,这时他是在跟另外一个巨魔对战中,对手是一个穿戴许多圣物和一条兽爪项链,脸上挂着狂野眼神的巫医。这是一场生死之战,这两人的旁边还有许多人正在激烈的对抗着彼此。

  那位巫医是扎拉赞恩。

  神灵开口了。“你正在对抗你的族人?那个对手不正是个暗矛部族的人吗?他不正是你孩提时代的挚友吗?”

  沃金一句话也没说,他只是安静的看着这场战斗。接着整个画面逐渐变淡然后离开了视线,上面的色彩就像在大雨中被洗刷冲走的神像颜料。

  那个人决不会是扎拉赞恩的。他们可是从小就一起跑步、钓鱼、打架长大的,他们一起建造过泥巴城堡,他们一起成功的杀死了第一只猎物。没有人比扎拉赞恩更了解沃金了,只有他才了解沃金害怕的是什么,沃金的成就是什么。扎拉赞恩在他小时候为一个死去的宠物哭泣时陪伴他,扎拉赞恩在他痛揍一个欺负其他小孩的年长混混时也在他身边出力。

  沃金低头看了自己的断指,终于了解了这一切。

  “我必须杀死任何会危害到暗矛未来的人,”他道。“不管对方是谁,只有维护自己的部族才是一切,只有部族的未来才是一切。”

  “你很睿智,孩子,”神灵道,沃金却想不起这种熟悉的口气是谁。“你斩掉拇指所拯救的并不是你的性命,而是自己的未来。暗矛部族必须要够残忍凶猛,必须要真诚,必须要能忍耐。要做到这些从来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但这却是唯一的道路。”

  “你是谁呢?”沃金道,他觉得一定要问清楚。

  神灵故意忽视他的问题。“我现在赐予你与所有神灵沟通的能力,”它道。“我们不会永远的照你的话去做,但我们会合理的倾听你的请求。你现在已经成为一位暗影猎手了,巨魔。”

---------------------------------------------------

  稍晚,沃金和扎拉赞恩一起在茂密的丛林下步行。

  “有关我们的未来,”沃金道。“未来的道路并不是已经被定死的,我们不是一个棋盘上的棋子,我们不会只按照固定的模式行动,因为当我杀了什么东西时,那个东西是我决定这么做才死的。”

  “对,老兄。”扎拉赞恩道。“在我的灵魂之旅中,所有的未来都在我面前展现了。我们看到许多道路,但这并不是既定会发生的,而是各种可能性。例如一个应该要表现坚强的人却只有展现软弱的一面时,或许此刻应该要有另一个人出面取代弱者,或许接下来那个弱者……”他把视线转离沃金。“那个弱者会变成取代他的那位强者的故事中的反派。”

  “但如果那个弱者后来变的坚强起来呢,扎拉赞恩?”

  “我不知道,老兄。但那一定牵扯到黑暗的巫毒法术了。或许那两个人都会变成伟大的首领,或许他们会变成朋友,或许是那个强者会变成反派。”

  “扎拉赞恩,我们不能让这个故事成真。我们是好朋友,而且我们都还在学习。我们两个人必须承受一切困难的挑战,必须对自己真诚,必须对敌人凶猛。”

  “对,”扎拉赞恩道,但其实他的话中却好似不带有任何希望。“我们以后就会知道结果了,沃金。”

-------------------------------------------------

  沃金和扎拉赞恩快速地在丛林下移动,初始之乡已经在他们身后。他们开始在沿路看到熟悉的路标,他们知道这代表暗矛村已经很近了。

  过去几天所看到的那些预示在他们的脑中飞快的消逝,沃金试图回想其中的细节却徒然无功,因为他们每往远离初始之乡的路多走一步,记忆就更加的模煳。或许这是神灵在试炼审判中想要的结果:它们要通过的人只记得一些朦胧的幻影,但一些重要的观念却会根深蒂固在这些人的心中。对于沃金来说,他记得的是忍受,真诚和凶猛。

  沃金和扎拉赞恩现在已经脱胎换骨,他们带着自信前进,不断地扫视周遭的危险。他们是在初始之乡蜕变的,他们在进入时还是个初生牛犊,离去时已经是凶猛的猎人,既危险高傲而又强壮,他们是暗矛部族的象征。

  在他们快到村庄时,他们开始注意到一些让人感到忧心的征兆:被行军踩烂的树叶,四处可见的血迹,以及空气弥漫的硝烟味。

  沃金的每一个直觉都告诉他有大事发生了,一定是这座岛上的一些长久以来不变的生活律动被永远改变了。

  沃金伸出手示意停步,扎拉赞恩也立刻停了下来。他们现在就站在距离暗矛村不远的小路上,虽然现在还看不到村庄,但是他们听到那边传来的声音似乎不太对劲。沃金听到的是许多吵杂的活动噪音,以及工人伐木和铁锤敲打的声音。

  沃金闭上眼睛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仔细的聆听来自神灵的话。它们正在对他传递耳语,但是话中之意却难以理解,不过只要给他一些时间他就能学会了。

  “我想我们的村庄被袭击了,”他对扎拉赞恩道,试图分析焦躁不安的神灵传递给他的讯息。

  扎拉赞恩只是若有所悟的点头。他毕竟也有属于自己和神灵沟通的方法了,而两人所用的不同方法已经在彼此之间建立起一道鸿沟。

  他们继续向前行,分别拔出自己的武器,每一步都非常留神。

  等到离开了树林并看到前方的暗矛村时,许多房舍已经被掠倒,到处都是断壁残垣。

  在村庄的边缘整齐排列着许多尸体,许多人在搬动死者以让他们能躺在静享安宁的位置上;女人与小孩则跪在自己的亲人身边啜泣,泪水落入死者的头发上;一位祭司则来回穿梭在其中,他的双眼轻闭,口中喃喃地唱着悼词。

  这些不论是已经死亡或是依旧活着的人,都是暗矛的人民。

  沃金和扎拉赞恩立刻加快脚步,径直往村庄的中央广场跑去,然而在那里看到的情景却更加的残破不堪,许多经过身边的路人也太过忙于手边的工作而没有注意到这两人。

  他们看见一些暗矛的船员在泻湖旁搭建船只,这些人有组织性的建造许多船只的行为这件事,对于习惯以往岛上舒适生活的沃金来说真的很陌生。

  他心脏的跳动开始加快,他的人民并不是被敌人征服了,但在他离开的这短暂几天内却已经发生了剧变。

  沃金和扎拉赞恩停在村子的中央广场上,现在是两人静止不动的人影对照到周遭忙乱的情景,然后有几个巨魔则对他们表现出谨慎困惑的表情。神灵们开始大声的吵闹,但只有沃金可以听到它们的声音,只有沃金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他的眼神扫了四周,看见一个人走向他们两个人。是首席巫医加德林,沃金和扎拉赞恩在他走过来时转身面对他。

  “孩子们,”他道。“你们去哪里了?我以为你们都死了。”

  “什么意思呢,师父?”扎拉赞恩问道。“我们才在丛林内待了一周啊。”

  “一周?沃金,扎拉赞恩,你们两人已经离开村庄三个月了。在你们消失的期间发生了很多事,一些奇怪的生物从海的另一边——”

  “你是指兽人吧,”沃金道。

  “对,老弟,”加德林道,一脸惊讶。等他重新开口时他更加的留心自己的话,“沃金,你的父亲他……他亲自对抗海巫,他已经……”

  “他已经超脱了死亡,他现在就在伯昂撒姆第的身边,大师。我知道他是如此的。”沃金在说出这些话时就知道这些字语中的真意,他能感受到他的父亲已经不再是暗矛的一员了,至少不是以巨魔的身份。

  “我们会跟随兽人一起渡海,”加德林继续道。“海巫的力量太强了,我们没办法留在这,你的爸爸叫我们快点走,不过我们毕竟还要花点时间来准备……”

  “我懂了,”沃金道,他觉得自己体内现在突然充满了信心。“从现在起由我来负责进行撤离家园的工作。”

  “我来帮忙吧,”扎拉赞恩微笑道。

  沃金回头对自己的朋友露出笑容,现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派扎拉赞恩去协助准备工作。扎拉赞恩是他最信任的朋友,一定可以胜任这个工作,但沃金却发现自己有一部分的内心却在反对这样的想法,他不知道为何会这样想,不过他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要至少把扎拉赞恩留在身边就近观察。

  他们会互相帮助彼此,他们可以一起合作度过任何难关。他们会展现真诚、表现勇敢,并努力承受任何的苦难。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