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沃金:审判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沃金:审判

2012-06-27 11:57:19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Brian Kindregan 原作,twinfantasy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沃金:审判

  年轻的巨魔在雨中匍匐前进,眼神注视着前方那段因茂密丛林而畏缩的小径,他们知道再往前就是连阳光和微风都无法穿透的厚实树叶。岛上的这座丛林叫做初始之乡(First Home),是个除了暗影猎手和蠢人之外没有人会去的地方。

  然而沃金并不是个暗影猎手。

  他感觉到雨水在他的脚趾间形成潺潺小流,这是一场暴雨,每一滴落在他背上的雨水都不断地推他前往初始之乡,沃金知道有时候暗影猎手可以从那里归来,但是蠢人却永远不再回来。在他的身后,另一位巨魔头上顶着一片巨大的棕榈叶紧跟着沃金。

  扎拉赞恩也不是个暗影猎手。

  “我们还没准备好,”扎拉赞恩道,口中一边大声的嚼着一大块的寇姆肉。“这场审判试炼是设计给已经做过许多伟大事迹的年长巨魔的,而不是我们这些年轻的无名小伙子。”

  “我是很年轻没错啦,但你才是无名小伙子。”沃金停下脚步笑道。“总之我们就是要去参加这场试炼。我爸爸昨晚很奇怪的一直瞪着火焰好几个钟都不动,然后现在他的所作所为就好像他的末日要降临了。我觉得他一定是看到了一个未来的预兆,未来一定有什么重大的变故,因此我们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你觉得神灵们会认同你,让你成为暗影猎手吗?”

  “他们会用试炼来判定我够不够资格的。只是,我不太懂这个意思是什么呢。”

  “有人说神灵们会夺走我们的心智,”扎拉赞恩严肃了起来。“这些神灵会扭曲我们的心智来让我们看到一些幻象。”

  “我是听说会有很多的试炼,然后如果他们觉得我够格,那么我就会成为暗影猎手了,”沃金答道。“如果他们觉得我不够格……那没有任何人可以救得了我们。”

  “哦,那他们一定会对我的表现印象深刻。”扎拉赞恩故意道,脸露微笑。

  “是啊,不过是大肆嘲笑你哦。”他踏入了一滩泥泞然后放慢脚步,直到站直等他的朋友追上,这两人看着彼此一会儿然后双方都捧腹大笑,彼此的獠牙清楚的露在对方面前。这样的行为从他们在暗矛村的童年日子来看,可以确定是沃金和扎拉赞恩准备要做什么特别蠢事前的征兆。

  两人发出了长啸,踩过缠人的藤蔓和树根,笔直的奔入初始之乡。这里充满了迅速与缓慢的死亡气息,但他们还很年轻,而且他们很确定自己绝对不会真的死在这里。

  然而这里有许多神灵存在。这些超越死亡的古老灵魂能够赐予人们神奇的礼物或是可怕的惩罚,神灵甚至可以让一个巨魔获得预见未来的能力,或是把他逼疯到用双手挖掉自己的眼睛。他们的审判是凶猛、迅速而且难以预料的。

  沃金和扎拉赞恩跑了一段时间后,两个人都开始在想这个有关初始之乡的传说是不是太夸张了点,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可能对他们造成威胁的事物。在前方有大水塘阻碍了前进的路,他们立刻分别往两边跑去,却在眼前发现一个叫做纳布(nambu)的巨大食肉植物。其毛茸茸的双唇张得很大,密布的尖齿在大嘴中渴望地抽动着,好似在等着把沃金一口吞下。然而沃金却来不及停下脚步,只能立刻往纳布的左边闪去,刚好掠过了食肉植物的身体。

  因为急速转弯让沃金的脚步站不稳了,导致他撞上一个似乎坚硬有鳞片的东西。他蹒跚地往后退了几步,头脑晕眩的晃了几下。那个东西转身过来,原来是一头非常生气、非常巨大的迅猛龙,体型是沃金有史以来看过的最大的一只。他往后跌坐,才又注意到纳布也在他身后不远处。沃金可以听到扎拉赞恩发出了一些诡异沉闷的声音,却找不到自己的朋友究竟身在何处。

  迅猛龙的头对准沃金冲了过来,沃金立刻及时的向左翻滚一圈,它的双颚咬在沃金刚刚站的位置上,绸带般的唾液从它的口中甩出。纳布则快速对前方的事件作出反应,它的牙齿已经咬在迅猛龙的身体上,对它的身体注射剧毒。沃金知道自己只有极短的时间可以利用对方分心的这一刹那,他立刻拔出自己的旋刃,小心的靠近扭打中的两个敌人以打量现况。他注意到远方的扎拉赞恩因为踩到虫巢而被一群毒虫蜇咬中,根本不可能在现在出手帮忙。

  迅猛龙将纳布从泥土中扯下,撕裂了它的根部然后就将这棵食肉植物远远的抛开,接着它的双眼看到了扎拉赞恩,被他抓狂似的大动作吸引过去。

  就是这个时刻!沃金发出一声战吼,将他的旋刃用力往迅猛龙挥出,在它的背部砍出一条长长的伤口。迅猛龙因为愤怒而发出尖锐的叫声,它立刻转身用头将沃金撞入灌木丛,造成沃金视线被遮蔽而看不见前方,他的脸颊被湿润黏人的树叶盖住。接着,他可以从地上的晃动感觉到那只野兽已经对他冲了过来。沃金迅速往右回避,再次感觉到迅猛龙的双颚就只有几寸的距离而已,等到他拨掉脸上的树叶之后看到的是迅猛龙已经又准备对他发动一次攻击了。

  此时他听到扎拉赞恩在迅猛龙的背后大叫发出噪音。

  沃金往后爬了几步,不敢让自己的视线转离那只野兽,他可以看到扎拉赞恩从它的另一边发动攻击,但迅猛龙却只有对扎拉赞恩的下盘甩了尾巴就让对方跌倒。不过这个巧妙的转机虽然只有给沃金一秒的反应,却已经足够。

  他直接跳上迅猛龙然后伸出双臂抱紧迅猛龙的脖子,在这惊魂的一瞬间他的脸又贴近了迅猛龙的下颚,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头发被对方口中的气息拂过。接着沃金用力扭动迅猛龙的脖子,然后让自己的双膝紧贴在迅猛龙的肩胛骨上。

  迅猛龙尖叫反抗着。扎拉赞恩立刻爬起冲了过来,将自己的法杖对准野兽长满利爪的脚爪敲了下去。在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之后,沃金让自己的双臂夹得更紧,并把旋刃刺入它的喉咙。

  迅猛龙已经放弃摆脱沃金而往扎拉赞恩前进,它残废的一只脚在地上拖着,扎拉赞恩则是缓慢地向后退。沃金此时可以感觉到这只野兽紧绷的肌肉,他知道自己只需要再几秒就好了。

  沃金使劲拉推自己的旋刃,感受刺入对方肌肉和颈动脉的触觉。当他把旋刃往外用力一拔,鲜血向前喷洒得如血红色的幕帘,迅猛龙只是再往前摇晃了几步便倒在地上,它的大嘴距离扎拉赞恩的脚仅有几寸之远。战胜后沃金便从它的身上爬了起来。

  “这是什么啊?”扎拉赞恩喘气道。“这可是我有史以来看过最大的迅猛龙了。”

  “或许一个神灵附在它的身上?搞不好这是我们的第一个试炼?”

  “我不这么认为,老兄。”扎拉赞恩仔细地看了一下迅猛龙被切开的喉咙,完全不怕它死前的挣扎。“我们会在试炼到来时知道的。”他用手盛起迅猛龙的鲜血涂抹在自己的脸上。

  “你在做什么呀?”沃金问道。

  “施展黑暗魔法啊,老兄,”扎拉赞恩答道,在脸上的那片鲜血构成的面具画出最后一笔,然后伸舌舔着沾血的手指。他示意沃金也跟着做。

  “我不想要在这个地方让自己闻起来都是血腥之味,”沃金道。扎拉赞恩从自己身上抓起一只叮咬他的虫然后丢向沃金,沃金毫不迟疑地接下虫子然后回传。

  “我们必须让自己闻起来像是个又大又坏的东西,我们要让自己闻起来就像死亡与危险,”扎拉赞恩道,顺手又丢了另一只虫子过去。他最近正在跟暗矛部族的巫医长老加德林大师学习,他的口气听起来非常有自信。

  沃金把虫子打到一旁,便走向前从迅猛龙的尸体旁捞了一些血起来。

  “这样做可以保护我们不被大部分的猛兽袭击,”扎拉赞恩加注了这句。“不过还是没办法保护我们不被神灵所伤就是了。”

  “没办法保护我们不被神灵所伤,”沃金同意道,便将粘稠温暖的血涂在自己的脸上。闻起来的气味很刺鼻。“不过我们要在这场试炼审判活下来的方法就是正面面对神灵,然后接受他们丢下来的任何考验。”

  “没错,老兄。”

  “哎呀!”沃金低头看突然造成一阵刺痛的位置,原来在他刚刚闭上眼睛涂抹鲜血时,扎拉赞恩把三只愤怒的虫子放到他的胸膛上。

  “当我成为暗影猎手时,”他告诉扎拉赞恩,“我要请求神灵先杀了你。”

  “不过我那时候也会有足够的力量了哦。”扎拉赞恩笑道。

---------------------------------------------------

  沃金和扎拉赞恩一直走到他们的双脚酸痛,气都快喘不过来才停下来,此时像他的手掌那么大的蚊子已经开始出没寻找猎物。虽然丛林总是保持一片黑暗,但沃金从空气转凉和像浪潮般群起飞舞的嗡嗡叫的蚊虫来判断夜晚已经降临。他们两人坐在一块微微隆起的小丘上休息,在小丘的另一边则是笔直向下的峭壁紧连尖锐的岩石。

  “这个试炼真的很奇怪,”扎拉赞恩小心的低声道。“我们只是一直到处晃晃然后杀野兽,神灵们到底在哪?”

  沃金才刚准备要开口回答,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背脊一丝凉意,他知道有什么东西靠近了——一定有一个神灵现在就在这座小丘上。虽然他现在既看不到也闻不到那位神灵,但是他脖子上的每一根毛发都在告诉他神灵就在身边。沃金看了扎拉赞恩一眼,发现自己的朋友就像他一样赤裸裸的展现自己的恐惧。

  接着他们就感受到一阵剧痛,比骨折或是被利器刺伤还要痛,比沃金感觉到的任何痛苦还要更厚实更深刻,他的思绪已经被痛楚给占据,无法再思考任何事情。

  一个声音对他低语。“跳下峭壁吧,”它神秘的道。“峭壁下的岩石可以帮你解脱你所承受的痛苦,快速又简单。”沃金知道它的话是真的,因为他只要从峭壁跳下,再下一刻所有的痛苦都会消失,然后不跳崖唯一的结果则是继续忍受痛苦。

  沃金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然后继续承受痛楚。

  宛如经过了永恒的时间,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倒了下去,而灵魂则飘了起来,完全不再有任何的知觉了。一个幻象在他面前展示,他看到幻象中的自己年纪老了些,也表现出更多的自信,他觉得自己既像是在远方观察又像是身处于幻象中的那个自己。他看到许多的暗矛巨魔们在自己的背后排列整齐,这些同胞们在一个拥有橙色岩石却没有什么植物的陌生大地上行走,然后一座巨大的城市在远方竖立着,墙上挂满尖锐的突刺,战鼓轰鸣炊烟缭绕。穿着精甲、长相奇怪却强壮的绿色生物则在他们的前方列阵;另外还有一些身形巨大、长满体毛与蹄子的其他生物,他们在城墙前的另一边看着巨魔大队。

  沃金往那些绿色生物的首领走去,对方的脸上展现的是坚强又睿智的气息,他和那个人平等的握手对视而笑。此时一些字语进入了沃金的思绪:兽人、奥格瑞玛、牛头人、萨尔。

  绿色的生物们对暗矛的成员敞开双手欢迎,但沃金却发现自己的同胞在放下肩上的重物之后,不但看起来轻松许多,甚至很多人看起来……像是刚吃过一场败仗。

  “为什么?”一个声音问道。沃金感觉的这个声音是从他的骨头内发出,在自己的体内回响着。“为什么你要带领自己的人民去接受他族的统治?明明为了自己族人的骄傲而孤独的战死比较好。”

  “不,”沃金道,他在脑中完整的思考了一番。“暗矛部族必须永远都自由又高傲,但要这样做的前提条件就是必须先活着,如果我们死了,那就失去了一切了。因此我们必须等待机会忍受痛苦,我们是一个古老的民族,我们一直以来都在忍受,老兄。”

  他觉得自己话中的真意很有道理,他知道自己在朋友间一直都是扮演谋略者,一直都是扮演思考问题的角色,他打算活下去和胜利的决心是强大无比的。

  “对于一个像你这么年轻的人来说,你真的很有智慧,”那个声音道。“暗矛部族将会受苦受难,将会力抗狂澜,忍受就是你们活下去的方法。”这个幻象在他面前消散,化为了前来给他试炼的神灵,它外形如一颗发光的球体,不断地散发出古老的智慧与忧伤,让人感受到一种凋谢与褪色的味道。它是早在沃金出生前就在这座初始之乡内徘徊的神灵,许多的影像与事物在它的表面下浮现与消失。沃金几乎没有时间去看清这位神灵的模样它就离去了,接着他周遭的世界再度发生变化。

  “我现在赐予你们全新的视界,”那个声音说完后便消失了。沃金发现他已经回到了那座小丘,扎拉赞恩就在他的身边。

  “我们可以看见神灵了!我们看见它们了!”扎拉赞恩兴奋道。两位巨魔对着彼此都露出了微笑。

  “或许我们可以活着见到明天,”沃金道。

  “你也抱着太多希望了吧,”扎拉赞恩道。“试炼还没结束,加德林说我们需要学到很多才能完成这场试炼审判,神灵们还有很多知识没展示给我们呢。”

-------------------------------------------------

  “神灵给你看了什么?”沃金问道。他和扎拉赞恩坐在火堆旁,翻转烤着一只寇姆,香喷喷的脂肪不断滴入火中,发出呲呲和些微的爆裂声响。沃金只记得已经过了好几天,他们现在能升起的这个火堆真是个愚蠢的奢华享受。不过今天似乎所有的野兽都不想理会他们了,就好像他们已经被某神灵给做了标记,只是这个想法可没有表面看起来那样可以安慰他们的内心。

  “我成为了暗矛部族中一个厉害的巫医,”扎拉赞恩道。“我们身处一片陌生的大地,努力的活着,但我们能否活下去的机会却让人存疑,老兄。我们必须坚强才能做到,但幻象中却表现得一点也不坚强,这对我们全族每个人而言都是一个艰难的时刻,尤其是我们的首领。不过我不知道那个首领是谁,他不是你的爸爸,老兄。”扎拉赞恩静静的道,接着便开心的微笑。“但我成为巫医了!”

  “我骗了你,小扎,”沃金道,他可以感受到扎拉赞恩将专注力都放到了他身上,就算他知道其实对方也是在等自己继续说罢了。他们两人已经相交整整一生,而且完全不会在严肃的事物上欺骗彼此。“我的爸爸所做的怪异行为比我先前说的还要多,他告诉我他看到了一个预示,他告诉我必须出发进行这场试炼审判,他告诉我时间已经快不够了。”

  “他告诉你我们必须来接受审判?”

  “不是我们,是只有我而已。我从没有见过他会表现这样的行为,他除了叫我必须快点出发外,一句话也听不进去,他真的很急。可是当我要出发时,我回头看了他一眼……”

  “嗯?”

  “然后他看起来就像是永远再也不会看到我的那种表情,就好像他要送我去死。”

  “所以你觉得这个谎言也会杀了我吗?”扎拉赞恩问道,脸上挂着淘气的笑容。他总是有办法替沃金打起精神,他们两位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帮助彼此。

  “但我还没准备好接受试炼审判,我没办法独自一个人去面对这个挑战,然后我以为我们两个人一起就能够……”沃金在说出这些话时依旧可以在脑中听到父亲的声音。怯懦,森金一定会这样骂他的。怯懦又软弱,任何一个暗矛部族的首领都不会有这样的缺点,日子真的很难过,就连在自己的岛上都是这么难过。

  “我们只要在一起就够强壮,一切都会没问题的,老兄。我会在你虚弱时帮助你的。”扎拉赞恩笑道,话中不再带有任何讥讽。“你一直以来都在帮我,所以我也会帮你的。我们一起完成这个试炼。”

  沃金开口想要回答,但却因为看到丛林内发出光芒而停住。是另一个神灵来了,而且比先前那一位更加的原始,更加的神秘。尽管距离很远,它的光芒依旧穿过浓密的树叶照射出来,它在呼唤着沃金,于是沃金立刻起身疾驰入树林。

  “你要去哪,老兄?”扎拉赞恩叫道。但沃金却继续向前奔跑,他没办法让神灵就这样离去。当他靠近光源时,脚被树枝给绊了一下,结果那个神灵居然就一闪而消失了,留下沃金自己一个人站在幽暗的丛林内。

  终于,沃金发现在他的右边有阵微弱的光芒泄露了神灵的踪迹,于是他又立刻开始往神灵的方向冲刺,一路拂过树叶与缠根直到他把最后一个挡路的树枝拨开,神灵居然又再度消失了。

  他在那边一面喘气一面等待,才了解继续站在原地是一点意义都没有的。神灵是故意留他独自一人在潮湿黑暗的初始之乡中,但他可不愿再陪神灵玩这个捉迷藏的游戏了。应该要试试看当他在树丛乱晃时就可能再度遇上神灵才对,搞不好他可以在神灵找到他之前就先找到对方呢。现在沃金在浓密的树下更加小心的一步一步前进,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距离营地有多远,而且他也不在意。因为找到神灵才能确保自己活下去的机会,失败了就是代表死亡,所以只有神灵才是一切。

  他停在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在这里可以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望见天空,看起来就像是黑暗点缀在丛林的穹顶上。他调整自己的呼吸,试图保持沉静,并仔细的观察周遭的树。什么都没看到。逐渐,他注意到背后的一股热源,就像要从熟睡中醒来那般感觉。

  沃金展开奔驰,他知道神灵就在他的身后,而且只有几寸之远而已。他们俩的距离真的很近,沃金可以清楚的看到背后那个移动中的影子和表面闪烁的光芒。此时,神灵发出一阵强光直接吞噬了他的所有视线。

  他突然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洞穴内,还是一个穴道之类的,然后前方有个岔路,每一个分叉都展现一个有关他自己的幻象。

  其中一个是他坐在一个纯金打造的王座上,身边都是用巨大棕榈叶装盛的美味烤肉,以及最顶级的丛林酒酿,许多巨魔美女为了取悦他而跳舞,他看起来是多么的精神饱满,多么的不亦乐乎,不过有个小金锁链却把他的一个脚踝绑到王座的支脚上;在另一个幻象中他浑身是伤血流不停,脸色憔悴的对抗包围他的敌人。后面这个幻象画面不断的切换着,但不论画面跳到哪边,他永远都在战斗,永远都在挣扎。有时候他会领导其他的暗矛族人一起战斗,有时候是独自一人战斗。这个幻象传达的讯息很清楚,这是一条充满战乱与挣扎的人生,完全没有任何的休息,等待他的是无止尽的屠戮。

  沃金大笑了起来。“伟大的神灵啊,如果这是个用来考验我的试炼,那未免也太简单了吧?我会选择自由的,我会战斗,我会抗争,或许我永远不会得到快乐,但是我拥有自由。”

  神灵的低沉、原始声音从远处传来。“你选了什么这件事并不是个试炼,小兄弟。这个试炼的本意是在于如果你犹豫了,如果你还必须为此做出细心的考虑,如果你有那么一瞬间受不了这个诱惑,那你就失败了。”沃金因神灵的话而打起寒颤,听起来就像失败等于死亡或是比死亡还要更糟糕的结果。

  洞穴在他眼前化掉,沃金看到自己现在正在观看一个竞技场。他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这的确还是他的手,只是老了些,上面布满了因经年累月战斗所留下的疤痕和硬茧。他的周围都挤满了暗矛部族的长者和战士,外边一点则是兽人、牛头人和其他的种族。所有人都专注地看着两个站在场内的人,一个是棕色皮肤的兽人,手上拿着一把巨大的斧头;另一个则是一个牛头人,带着一柄长矛。这两个人都只穿一条简单的裆裤而已,都准备好要开战。此时又一次,一些字语出现在沃金的思绪中:加尔鲁什与凯恩,血吼与符文之矛。

  这两人在竞技场内才交手几招,棕皮的兽人就已经多处受伤,而牛头人则毫发无伤。同时靠着上次试炼获得的新视界,他也看到周遭有许多神灵漂浮在竞技场的上空、视线的边缘,它们看起来焦躁不安。这意味着这个时刻对沃金的人民,甚至是整个艾泽拉斯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接着沃金只见兽人大力的挥下巨斧,斧上的勾槽在空气中摩擦出一阵刺耳的尖啸,牛人也立刻举起自己的长矛来进行格挡,却不足以挡下这一击。巨斧劈碎了长矛,在牛头人的身上划出一道伤口。

  两人都停了下来。兽人因为受伤太重而几乎站不稳,牛头人则仅仅受了一个小伤口而已。然而失去平衡的却是牛头人,他的双臂垂了下来,手上握住的长矛碎片几乎快拿不稳。

  此时兽人高举武器冲上前,他的斧头再度发出了尖啸响彻整个竞技场,接着便是他将斧头砍入牛头人的脖子。

  看见牛头人遭受的这个致命一击,沃金猛然感到自己的内心一阵悲痛,他知道这个痛感是来自幻象中的自己,这股失去挚友和尊敬长者的真切伤感居然穿越了时空传达到自己的身上。

  牛头人倒下了。在他的身体撞击到地面前,整个世界几乎停了下来。沃金紧觉到周遭的变化,他感到整个宇宙似乎正在做一口深呼吸以便在接下来发出怒吼。

  神灵们震怒了,他们不断的低语,来回奔驰,震得沃金双耳欲聋。除此之外旁边都没有人有任何反应,其他人依旧保持一动也不动的静止状态,那位牛头人也保持在快要撞击地面的姿势,他的鲜血正在喷溅中。

  沃金此刻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是毒。真相在他的脑中闪现出来,原来那把斧头被下毒了,而在这场决斗中这么做是大错特错的,这不是他们该有的决斗方式。最后牛头人倒地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所有的事物再度回到原本的正常速度,人群中爆发出阿谀谄媚和愤恨不平的吼叫声。

  这个景象再度散去,另一个新的画面在他面前出现。这一次他看到自己也在其中,他看到自己正带领一支巨魔队伍前进,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行李而且表情坚定。这次和先前的那个幻象一样都在橙色的大地中,但是他肩后的那座大城市却比以前还要更加黑暗,许多突刺更加的尖锐,站在城墙上的兽人士兵们则是每个人都脸带愠怒与恫吓。沃金感到一阵深沉的不安感,这个幻象内一定有什么更让他不安的东西,然后他马上知道是什么了。

  扎拉赞恩并不在场。

  扎拉赞恩去哪里了?沃金疑惑着。我现在比任何时刻都还需要我的朋友啊。

  沃金现在发现自己内心的焦虑与不安又被一个冰冷的愤怒所覆盖,这个愤怒给了他带领暗矛部族突破任何危险的决心。

  “你告诉我的兄弟当你必须做抉择时,你会选择要活下去,”神灵道,“就算必须当弱者也要活下去,如此才能择日再战。你宁愿忍受下来而不愿荣耀的战死。”这个声音让沃金不再专注幻象中的事物,这个声音在他的胸膛内回响,这个声音所表现出的语气让沃金知道,它经历过的荣耀与恐惧是远超过沃金所能想象到的。“现在你却要带领暗矛部族离开奥格瑞玛能够给你的安全庇护,你冒着毁弃一个强大盟约的风险,你就这么前后矛盾吗?”

  沃金犹豫了。他现在被问到的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然后他却完全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为何要这么做?他赶紧看看画面的四周试图寻找答案。他看见自己的人民愤怒、害怕、坚定、兴奋,接着他回头看看城墙。

  他看到了加尔鲁什,这个魁梧的大酋长站在城垛上看着他们,神情严肃,但嘴角却出现了一种满足的笑意。他穿着盔甲的影子被映照到天空去,日光也让他下巴的黑色刺青变得更加明显。

  他是个空有暴力与战乱情感而没有任何外交与妥协能力的野蛮人。

  现在沃金知道答案了。

  “我先前是带领暗矛部族的人民来这里寻求庇护,”他道。“我们活了下来,因此明日可以再战,但这也只是单纯要保住自己的生命罢了。神灵啊,有一个更重要的事物是暗矛之子不能失去的,那就是我们的灵魂。暗矛部族拥有自己的灵魂,而如果我们和那个兽人同流合污,听从他的号令,那我们将失去自己的灵魂,然后永远也没办法回头了。”

  “暗矛部族必须活下去,但这是在不失去灵魂的前提下吗?你们暗矛部族必须永远对自己真诚,真诚啊!”那个声音道。“从现在开始你也能听见所有神灵的声音了,你今后也会一直听到我们的声音,你必须认真学习倾听的技巧。”

  沃金张开了他的双眼,他躺在一直都泥泞不堪的丛林地上,好几种不同的昆虫正快乐的在他的身体上盖起一座又一座的泥茧。不过虽然躺在地上,位置却是在火堆的旁边,而火势也小了许多。周遭没有任何扎拉赞恩的影子,就如同他在那些预示中完全没看到扎拉赞恩那般,沃金此时试图坐起来。

  过了一会,扎拉赞恩从黑暗中一拐一拐的走了出来,然后坐在他的身边。他们两人只是单纯安静的瞪着火光。

  “我看到……”扎拉赞恩犹豫道。“我看到我自己带领暗矛战士离开了部族,我们的首领太软弱了,他出卖了自己的人民,老兄。所以我自己变成了新的领袖,整个部族也分裂成两半。”

  “谁是那个首领?你先前说那不是我的爸爸,但那个人一定会是我们认识的人。”

  扎拉赞恩还是不愿意看沃金一眼。

  沃金拾起一根柴火逗弄了火堆几下。“我受够这些试炼了。”接着就不再发出任何话语。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