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吉恩·格雷迈恩:狼人之王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吉恩·格雷迈恩:狼人之王

2012-06-27 11:50:09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James Waugh 原作,windmaster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吉恩·格雷迈恩:狼人之王

  所有的船舰都对抗着毁灭性的浪潮,以有如受到指挥的队形在浪潮中摆荡着。暗夜精灵的水手们在左右舷挤成一团,向旁边船只的船员们抛掷绳索。

  思考逻辑很简单:如果船只能形成一个巨大的舰队,紧密地连结在一起,它们会有比单独船只更高的机率度过这个巨大风暴。

  “舰队尾端的船队桅杆受到了巨大的损伤,长官!”其中一个水手喊道。塔拉尔冲到舰桥的尾部进行观察。

  “喔,塔拉尔……艾露恩之光呢?她不是跟尾端的船队一起的吗?”吉恩冲到被雨 淋湿的舰桥阶梯处问道。

  塔拉尔迟疑了一下。“你说的没错。她的情况还不明朗。”塔拉尔伸出他修长的紫色食指,指向他的右侧。吉恩斜瞥了一眼。在灰暗的倾盆大雨中,他可以看到两艘船只的模糊轮廓。其中一艘受到了损伤,被另外一艘拉住了。

  “暗夜精灵,你的望远镜。快!”吉恩丝毫没有等待,直接将望远镜从水手的手中一把抢过。

  透过望远镜,吉恩可以见到跃入眼帘的画面。他的恐惧被证实了。艾露恩之光正在引导一艘船只,其桅杆受损,破掉的船帆展开铺在船首上。

  “所有人,抓稳了!”在瞭望台的船员惨叫道。

  可惜太迟了。吉恩身边的整个世界翻转了过来,使得他和他身边的人漂浮在空中。望远镜从他的手中飞出,在甲板上叮当作响地滚下,整艘船的船尾现在整个朝天举起。

  接下来的感觉只剩海洋清凉的盐水冲过……还有头部撞击到木头的钝痛感和身体在落下前往回滑落的感觉。

  那疼痛感唤回了影像。酒杯在石制地板上叮当作响。利亚姆的脸。

  轰!船只从空中落下并与海面接触,那力道使得吉恩耳鸣不已。

  然后他听到一个爆裂声,等到他往上看时,他看到了船的后桅因撞击而从中断裂,并撞上了甲板。他听到了匆忙跑过的水手紧张的叫喊声,试着尽他们一切所能地避免大量的水继续涌入船中。

  “那个海浪一定至少八十呎高。我们不能再承受那种程度的打击了,长官!”水手一边喊道,一边挺起他饱受摧残的身躯。吉恩也猛然站起身来,努力保持平衡。他的耳际仍然回荡着空荡的回响。巨浪现在扑向了海平线那头的船只……扑向艾露恩之光和她正在协助的船只。

  “米雅!泰丝!”

  还来不及做任何的抢救动作,海浪席卷了那两艘笨重而缓慢的船只。对吉恩来说,似乎时间整个静止了。

  两艘运输船撞上了彼此,木板更如被砍伐的树木一样分岔开来。看起来像是海洋本 身打开了它巨大的咽喉,企图吞下它周围所有的残骸、吸入正在碎裂的船只,并使艾露恩之光伤痕累累而无力地漂流。

  “圣光啊!”吉恩吐了口气,他的声音像是轻柔无助的低声祷告。

  另外一艘船在吉恩的眨眼之间就完蛋了,留下艾露恩之光独自被海洋缓慢地往下拖引着。

  “快去小艇那里……布署救生艇。我们必须尝试进行救援!”塔拉尔专注地嚷着狂热的行动指令。

  “但是风暴的巨浪还会持续来袭,塔拉尔!一波接一波的来!”一名水手喊道。他说的话钻进了吉恩嗡嗡作响的耳中。

---------------------------------------------------

  “他们一直来袭,陛下,一波接一波的来!他们就是……一直来!我……我们能做的很有限。”守卫的队长无法掩饰他的恐惧,嘴巴张开,眼睛直视着下方。吉恩、青少年时期的利亚姆、守卫队长和著名的皇家大法师阿鲁高站在格雷迈恩之墙顶端的壁垒上。

  在他们下面是如海潮一般,摇摇晃晃的不死生物,数不尽的蜘蛛生物冲锋而来,还有一种巨大的怪物,他们的身躯就像是从腐烂的尸体缝制而成。这种邪恶死灵法术的根源仍是未知数,但是它的来源则很明确—洛丹伦。洛丹伦,数个星期前曾哀求吉尔尼斯的协助,但是被拒绝了。

  “以圣光之名啊,看看它们。它们……它们的数量好多啊。”吉恩震惊于他所见到的景象。月光从骷髅破烂的盔甲上反射出光芒。它们的呻吟声持续不退,回荡不休。那些不死生物移动的方式显然只有一个目的:突破城墙。

  在城墙外的吉尔尼斯士兵坚守着阵线,徒劳无功地将箭尖燃烧着火焰的箭矢射进敌群中,火焰的轨迹穿越了黑暗直到击中目标。但每当一个不死生物起火燃烧时,另一个马上补上它的位置。

  “这样的仗看来是打不完的,长官。我们已经这样打了好几天了。我……我们不可以再坚持下去了。即使是我们雄伟的城墙也挡不住无限多的敌人。”守卫队长十分慌乱。他在过去几天看过许多恐怖的东西,许多人类不该看到的东西—许多人类无法忘记的东西。

  “冷静一点!你是吉尔尼斯人。你的荣誉感到哪去了?我们的城墙当然能守住,我们当然能坚持到最后。”吉恩十分严厉。不管如何,他必须展现出领导力。他必须是他们人民的领袖,吉尔尼斯跳动的心脏。

  他向外观察,聆听着下方的喊叫声,看着他的部队节节败退,散逃到他的城墙下。他不禁疑惑他的父亲在这样的时刻会怎么做。一定会有个解决的方法的。

  “父亲,你早该……你早该听我的。”

  吉恩转向说话的人。他不敢相信他所听到的话。他自己的儿子,利亚姆,他自己的孩 子,在吉恩尽全力鼓舞士气的时候,竟然在其他人面前质疑他。

  “现在不是时候,孩子!不是现在。”吉恩的眼睛中燃烧着怒火。

  吉恩望向沉默地站在他身边的大法师。阿鲁高那个家伙,一直都有点神秘。即使在 这里,他也完全没有表露出任何可察觉的情绪,毫无畏惧,他的视线里带着冷静和精明,分析着下方活动的尸体群,似乎十分好奇。但那些献身于秘法的人们就是这样。吉恩从未见过他们之中有能被称为感情丰富的人。

  “大法师阁下……”

  “是,陛下?”阿鲁高的声音听来冷硬而带有喘息,他的目光吞噬着下方的光景。

  “进行我们所讨论过的。动手就对了!”

  阿鲁高稍稍低了低头,脸上有着某种奇怪的笑容,似乎像个拿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 “遵命,陛下。”

  然后他就离开了,留下吉恩、利亚姆和守卫队长听着下方可怕的声音—钢铁击中盔甲 的声音,不死生物连成一片的呻吟声,还有垂死的吉尔尼斯士兵惨叫的声音。在十分短暂的时间中,吉恩考虑了他刚刚所做的决定。他见过阿鲁高召唤的那些半人半狼的“狼人” 。它们是危险的野兽,而且极有可能反而会成为负累。但现在是需要 铤而走险的时刻,也许需要怪物才能击败怪物。

----------------------------------------------

  整支舰队正在承受风暴的冲击,巨大的浪潮槌打着船只,但是整支舰队靠耐用的木材和钢钉所结合的力量仍然固守着。任何单独船只受到的伤害立刻被其他的船只解决。

  但是这支舰队并没有在帮助艾露恩之光。它并没有在帮助米雅和泰丝。那艘船,或者该说它剩下的残骸,正在逐渐沉到水底。

  四艘救生艇被扔到海面上,汹涌的浪潮和细密的大雨打得海面泛起一层白沫,颜色与布满黑玛瑙云彩的天空形成鲜明的对比。数名哨兵爬下绳梯到了小艇上,暗夜精灵锋利的旋刃绑在他们的背上。吉恩跟着塔拉尔抵达船的右舷。

  “塔拉尔……我必须和你一起去。”他恳求道。

  “格雷迈恩国王,我的责任是把你和你的人民安全送到达纳苏斯。”他在爆裂的雷声和呼啸的狂风中喊道。”我无法昧着良知让你也一起赌上性命。这是个危险的任务,这也是为什么,身为这个舰队的领袖,我必须亲自进行。除了少数我的手下之外,我拒绝让其他任何人冒险……我承诺我会尽我一切所能把你的妻子和孩子带回来。”

  “他们是我所有的一切了,塔拉尔。我必须—”

  “你必须留下!”塔拉尔爬下绳梯跳到小艇上。救生艇立刻就被推了出去,划向艾露恩之光和海面上那些紫色和粉红色的小点、挥舞着手臂的落船乘客。

  吉恩看着小艇在波浪中弹跳。不。他不能留在这。他没办法。这是他的家庭。他亏欠他们良多。即使是现在,他们的世界被摧毁,即使他做了愚蠢的决策,米雅和泰丝仍然相信他、支持他。他深深吸了口气,大吼一声。他可以感觉到改变,他的身体扩展、他的毛发快速生长,他的脸延伸成毛发灰白的狼鼻。

  在响亮的一声嚎叫后,他弓起了背部并伸手向天,完成了他的变身。他是个狼人,如同多年以前他请阿鲁高召唤的半人狼—他,连同被遗忘者,无可避免地摧毁了他的王国。但是在这个型态下,他的速度和力量都有所提升。他所中的诅咒毕竟有着它的优点。

  他以全速跑向船舰的右舷。潮湿的甲板并没有影响他的平衡,因为他异常地专注。他体内的动物本能流淌过他的血管。他的心智只全神贯注在行动本身,其他都不管,只有此刻要做的这件事。然后,在他来到栏杆时,他跳了起来!

  塔拉尔听到嚎叫声时猛然转身。在他的上方,落到他的救生艇上的是一个被雨淋湿的巨大身影,格雷迈恩。

  格雷迈恩双脚完美地落在船上,和德鲁伊面对面地站着。他左右两侧的哨兵本能地抽出旋刃准备进行攻击。

  “事关我自己的家人,我必须行动。”吉恩现在的声音像是野兽,相当可怕。

  塔拉尔挥手让哨兵退下。”真是个顽固的男人。”但过了一会儿,塔拉尔点了点头。

  救生艇往下沉的船赶去。艾露恩之光发出了吱嘎声,它的木板正在裂开,它的船身正在碎裂,它的船头现在正指向天空。

  “喂!那里的人!救命!”

  “以圣光之名,拜托,救救我!”

  “德鲁伊兄弟,救命!”

  手臂挥动着,双腿疯狂地划着,吉尔尼斯和卡多雷的人们都尽着全力要让头维持在翻搅的水面上。

  船上的哨兵们抓住了伸出的手臂,把幸存的人拉出水面。塔拉尔和吉恩的救生艇冲向了破碎的运输船。在往上翘起的船首那里有着生存者。他们的惨叫声消失在他们四周旋转的各种声音当中—雨声、风声、还有摇摇欲坠的船。在那里的人不多,或者该说比原本该有的人数少……而吉恩立刻注意到这个事实。其他人一定被无尽之海或在她永恒的腹中徘徊的野兽吞噬了。

  “米雅!泰丝!”吉恩呼唤道。他的视力在狼人型态下更加敏锐,而在雨中他看到船首上没有他的家人。”他们一定还在里面!一定是的。”

  “靠到船那里。把绳索抛上去。快!”

  在小艇上的哨兵把连接着坚固绳子的旋刃高高地抛了出去。那些古老的武器进了船首,绳子解了开来,悬挂的一端在女战士们强壮的手中。

  “他们不在那上面。如果他们还活着,他们一定在里面。”没有等待回答,吉恩从救生艇跳了出去,抓住在从船身突出的铆钉,往上爬到其中一个玻璃破裂的舷窗上。

  “格雷迈恩!停下来。幸存者一向都被命令前往船首或船尾!如果他们还活着,他们会—”但是太迟了。吉恩已经扯烂舷窗的木制外框并消失在正在下沉的船里。

  “愚蠢……他会溺死的。如果他想要自己来,那就这样吧。”塔拉尔低语道。说完,他变身成一只风暴乌鸦,往上高飞到船首和生存者们上方的灰色天空中。

  船内起了火。深灰色的烟在船舱内翻腾,吉恩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闷热不说,连吸也变成了吃力的事情。所有的东西都是倾斜的,全都倒向了一边。走道都扭曲了,被断裂的木板和焦黑的家具搞得像迷宫一样。在吉恩的上方,在客舱的外面,他可以听到生存者绝望的呼喊声。

  “米雅?”

  在坚定地吸了口气后,他让这个狂野型态下十分自然的怒火吞噬自己,然后开始冲刺,穿过火焰和崩裂中的船身,冲出了客舱到侧廊。

  “泰丝?”

  地心引力压迫着他,往上的每一步都十分艰难。尸体四散在倾斜的走廊上。其中几具尸体原本属于骄傲的卡多雷哨兵战士,有些被木桩穿过,有些则焦黑不堪,像是他们死得猝不及防,目光震惊:这不是他们预期的死亡方式。他现在走在翻转过来的墙壁上,地板在他的左侧。

  烟雾飘向他,尸体燃烧的气味充斥在他的鼻翼之中。这是一种熟悉的味道。

  吉尔尼斯城在燃烧。烟雾滑过大街小巷,而火炮发射的声音在天空里回响。吉恩站在壁垒上,往下眺望。他们正站在童年时与父亲一同观赏橘色日落的同一个壁垒上,他曾在这里欣赏着这个宏伟的城市和他即将统治的国家。

  但是那个城市现在正陷入危机。克劳利的士兵,被称为北门反抗军,已经穿过了城门。吉恩视他们为恐怖分子,而他们的叛国行为必须受到处罚。

  克劳利并没有通情达理地接受城墙的方案。他公然反抗格雷迈恩,甚至在如今被称为第三次战争中把”吉尔尼斯兵团”派往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那里。

  吉恩曾尝试和那个骄傲的贵族进行理性沟通。他曾尝试说清楚这个城墙是往后发展的方法。他曾试图解释为什么协助联盟是如此错误的一件事,虽然他自己的儿子不同意他的论点。但是克劳利并没有看清他所说的事实。克劳利坚持他做的才是对吉尔尼斯的未来最好的作法,而他会终结吉恩的”暴政”。

  内战紧攫着整个国家。首都到处起火,被吉尔尼斯自己的人民攻击。阿基巴德·格雷迈恩伟大的梦想正在消散。

  吉恩急速转身,开始攀爬一条本该是水平的走廊。他急忙前往寻找呼唤救命的声音。

  在他的上面,他可以看到紫色的手臂从缝隙伸出,掉落的残骸困住了他们,而他们也拼命地想办法要出来。他们一定是被困在船首舱房里的水手。

  吉恩并没有浪费时间。他舞动着右臂使自己往前,左手抓住了被网子覆盖的木制门框,将残骸往下撕扯。透过沉重而扭曲的木头,他现在看到了一个男性暗夜精灵的脸,惊喜地盯着他瞧。

  “艾露恩之光啊,你是哪来的?”一个声音呼喊道。

  “我们是来救你们的。”他用力拉着残骸,但是它纹丝不动。他无法独自做到。

  “用你们全部的力气推。如果我们可以结合力量,我可以把你们弄出来!”

  “好的,狼人。”

  吉恩集中精神,试着把回忆赶出他混乱的脑海。叮当作响的酒杯。酒洒在石制地板上,像血一般。又来了。它们不可以在这个时候干扰他。它们不可以在这个时候使他软弱。。最后,他用力拉着那个庞然巨物,而那些暗夜精灵们也推着它。

  砰!整个残骸掉了下来。吉恩整个身体冲向门框。一个暗夜精灵水手开始坠落,但是吉恩及时抓住了他的手。他们获救了!

  “感谢你。我们本来已经闭目等死了。”

  “永远不要对还没确定的事情认命,暗夜精灵。跟我来。”

  很快地,几个水手和他一起往下急行。浓烟从下面飘散开来。

  “我的妻子和女儿呢?”

  “你的谁?”一个满面鲜血的水手问道。

  “你……你是格雷迈恩国王?”另一个暗夜精灵补充问道。

  格雷迈恩点了点头。

  “他们的寝室在下面,但是我们没更看到他们。哨兵被派去带她们到船首处,但—是”

  “但是什么?”

  “之后就没有人见过或听过她们的下落。她们在右舷的客舱里。”

  吉恩的脑子立刻想到他刚踏进船时看到的破烂哨兵尸体。那个影像很快地被另一个翻腾的回忆取代:一群哨兵血肉模糊地躺在吉尔尼斯的龙骨港。被遗忘者的亡灵守卫所杀死的哨兵。那些对女妖之王效忠的不死怪物,和一支狼人反叛教派联手一起蚕食鲸吞吉恩的领土。

  吉恩和那些水手赶紧穿过正在崩坏的走廊。他们可以感觉到船正在逐渐下沉。现在下沉的速率变快了,变成悠长而惊心动魄的拉扯。他们向下攀爬,走过死去的哨兵尸体。

  “下面的左边。救生艇会在窗外等着。快去!”吉恩指向充斥着浓烟的走廊,指向他所进入的客舱。

  “你妻子的客舱在更下面,接近船尾。祝你好运,还有谢谢你。”一名水手说道。然后吉恩就松开他的手,让自己坠落,穿过走廊,穿过浓烟。在船上落下是一种很怪的感觉。他可以看到下头的水面在往走廊上升。

  “帮帮我们!”那是个女人的声音。那是米雅的声音。吉恩马上就听出来了。他伸出他的手,抓住一个门框以停止下坠。

  “我来了,我的挚爱!”

  吉恩爬下一条湿透的门廊。白浪拍击着舷窗。他在挡住他视线的浓浓烟雾和灰烬中 几乎看不到东西。

  “老公!”米雅大喊。她就在他前面。他必须继续前进。

  “挺住!我不能失去妳!”回忆现在侵略得更快了,碎裂的影像又一次地出现:利亚姆伤重地躺在他怀中,酒杯在战争指挥室滚动,洒出的酒。他把它们驱走— 不,现在不行!

  在回忆消散的同时,他的冲击使得门板整个倒下,而他也冲进了客舱之中。

  “父亲!”泰丝,他美丽的女儿,紧紧地抓住了他。米雅就在她的身后,腿扭到一 边,成肿胀的紫色:显然断了。”母亲……她……她的腿断了!我不能离开她…… 当船被击中时,衣柜整个撞向她,然后……”

  “走吧,你们两个快走。快走,我的挚爱……趁现在还有时间。请把我留好!”米雅试图在痛楚中维持话中的条理。

  “我不会离开你,母亲!”

  “我们不会离开你。绝不会!”吉恩赶到米雅的旁边,温柔地把她捧在双臂之间。她痛呼出声,而这样的声音撕裂了吉恩的心。她受伤的腿无力地摇晃着。

  “嘘……别担心,我的挚爱。我会把你带离这里。你必须撑住。”米雅忍住痛楚,给了吉恩那个总是让她整张脸亮起来,还会让她微塌的鼻头皱起来的天真微笑。就是那个微笑,使他多年之前在皇家艾德瑞克宴会第一次见面时爱上了她。她已经快要因为疼痛而休克了,但是她的微笑仍然灿烂。”抓紧我的背,女儿。我们必须快一点!”

  泰丝从背后用双臂环绕着他魁梧的身躯,而吉恩全心全意地抓紧米雅,用几天以来从未感受过的专注力冲进了烟雾之中。甲板差不多已经整个泡在水里了,而前往船首的走廊也已经浸水。他用一只手把自己往前拉,笨重地往上爬行,泰丝也帮忙抓着她的母亲。吉恩缓慢但坚定地带着他与他的家人前进。

  “快,父亲,水面正在上升!”

  吉恩没有往下看。从她声调中的急迫性,他知道水很快就会追上他们。看到这一点并帮不上什么忙。

  在走廊的尽头,他们经过了哨兵的尸体并逃往他进来的那间客舱。但是在吉恩再多踏出一步之前,他忽然感到一阵胆颤心惊。他妻子和孩子的惨呼声钻进他的耳朵,但是被艾露恩之光持续下沉时连续的爆裂巨响盖了过去。看来时间对他不利,他用最后一股爆发出来的能量尽快地冲向了出口。

  在舷窗的外面,他可以看到救生艇紧密地聚在一起,正在接收最后几个幸存者。海潮使得小艇互相撞来撞去,但塔拉尔在接获救者时仍维持着微妙的平衡。吉恩可以看到他之前救到的水手们现在正在小艇上,还活着。

  “塔拉尔,皇后受伤了。你必须来帮助她和公主!”吉恩喊道,他的声音强行穿过了强风。

  “放她们下来。我会接住她们。我们可以治疗她!”塔拉尔喊了回来,他对于他所见到景象赞叹不已。

  吉恩看了看他的左右。这两个女人是他现在活下去的理由。没有国家,没有儿子。她们是他的一切。”我的挚爱,当你落下时,你会感到非常的痛。如果我能够让你不那么痛的话,我一定会做的。你必须坚强点。”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能承受任何痛苦,老公。我爱你……永远爱你。现在,放下 我吧。”

  吉恩笑了,然后让她从舷窗落到海面。”泰丝,你也得走。帮助你的母亲!”

  泰丝给了他一个勉强的微笑,泪水开始在眼眶中打转,然后穿过了舷窗跳入海中。

  两个女人很快地浮上海面,大口地吸着气,挥动着她们的双臂。塔拉尔的小艇划到她们旁边,而哨兵们往下伸手把她们拉了起来。

  为他刚刚所做的事情感到骄傲并且松了一口气,吉恩开始拉住舷窗的框,但在他穿 过之前……

  呼咻!

  塔拉尔感觉到下方似乎有着很强的吸力在拉扯。小艇受到了影响,撞在一块。艾露恩之光仿佛被某种很强的力道拉扯,快速地沉了下去。

  吉恩的双眼圆睁,人被弹了回去,滚过客舱落入了浸水的走廊。一股吸力把他拉了下去,拉进沉船的内部。

  “吉恩!”米雅大喊。船已经沉了。唯一留下的只有像巨大的靶子一般向外散开的泡泡同心圆。

  吉恩的肺部进了水,害他把剩下的空气都咳了出来。他的手臂使劲地摆动,试图往上游,对抗着下方强劲的吸力。

  他感到惊慌,心脏急速地跳动着,仿佛快要从喉咙跳出来。他理解到自己能活的时间所剩不多了。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