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吉恩·格雷迈恩:狼人之王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吉恩·格雷迈恩:狼人之王

2012-06-27 11:50:09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James Waugh 原作,windmaster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吉恩·格雷迈恩:狼人之王

  “永远不要接受别人的援手,儿子……”阿基巴德·格雷迈恩国王说道。他原本分明的五官,在薄暮之中成了模糊不清的轮廓。 “最好还是要自己站稳脚步。这正是伟人与平凡人之间的区别。”

  他仅仅才七岁的儿子吉恩,把伸出的手缩了回来。他盘腿坐在最近才建造的冰冷石墙上。这座壁垒是这个国家令人敬畏的力量见证,但是对于吉恩来说,最令他敬畏的还是站在面前的这个男人。

  阿基巴德继续阐述他要强调的理念。“你觉得这一切是靠请求其他王国伸出援手才盖起来的么?”

  吉尔尼斯城栉比鳞次的塔楼在高墙下绵延铺陈开来,看起来的确十分壮观:大片的屋顶悬在卵石铺成的街道上,还有商店、工厂,以及冒着腾腾烟气的烟囱。这的确是个充满前景的城市,可以看到这里的人民拥有的可塑性。

  “当我像你现在一样还是个年轻的王子时,我的父亲连做梦都不会想到现在这样的光景!但是我有着这样的梦想,而且我亲手进行,看看我们现在拥有的……我做到了这些,没有受到暴风城的援助,也没乞求洛丹伦的援手。有完全没有对奎尔萨拉斯那些长耳朵的傲慢精灵卑躬屈膝。 “

  吉恩听过吉尔尼斯在阿基巴德取得王位之前的故事。 这里原本是个和现在完全无法比拟的国家。

  “现在起身吧,孩子。起来,不要再叫我帮助你。因为这一切都会是你的,而当你得到时,你必须已经做好准备。”

  “这是您的,父亲。吉尔尼斯永远会是您的。”

  阿基巴德笑了,语气变得比较温和。 “不,未来的国王。王子会成长为国王,白天会化为黑夜。这就是万物运行的道理……来吧,我敢说天气开始转凉了。我们用餐吧。我相信今晚有烤野猪可以吃。”

  吉恩很快地站起身来。多汁雨燕野猪肉,吉恩相信是全艾泽拉斯最棒的厨师所料理,是吉恩在两个月亮之下最喜爱的东西。

  “你说晚餐里会有调味苹果吗,父亲?”

  “如果你想要调味苹果,儿子,你就吃吧。这就是王子和国王的生活方式。”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走下壁垒。白昼最后几道光芒在暗灰色的天空呼啸而过。

------------------------------------------------------

  暗夜精灵的运输船在越来越凶险的海面上起伏。每一次令人晕眩欲吐的摇晃,都让最早时用来打造这艘船的老旧木板发出刺耳而嘎吱作响的哀鸣声。

  吉恩·格雷迈恩国王在充满霉味的船舱中睁开了眼睛。不知为何原因,他年轻时的记忆仍像发脓溃烂似地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不只是这个梦而已。过去的许多回忆在这段日子不断地出现在脑海,仿佛是为了要传达某些他无法掌握的讯息而淹没他清醒的每一刻。记忆总是如此神秘,仿佛有着它自己的魔法,也许甚至比达拉然带着兜帽的法师善于施展的强大秘法能量,还要有加来得奇怪与强大。

  他试图坐起身来,但是被迫又躺回了床上。他的身体仍然因为最近的战斗疼痛不已。为了他王国的那场战斗,他战败的那场战斗。

  他疼痛地呼了口气,闭上双眼。他希望能驱走的画面又涌入脑海。高脚酒杯落在石地板上叮当作响,吉尔尼斯的旗帜骄傲地悬挂在墙上。他已故的儿子利亚姆,嘴角淌着鲜血,躺在吉恩的怀中。

  “让我帮助你,格雷迈恩国王。你在最近的困境中一定经历了不少事情。”紫色的手在他面前伸出。塔拉尔·橡爪的声音十分轻柔,但是吉恩很清楚不能把这位暗夜精灵的高贵优雅误以为是软弱的表现。

  塔拉尔十分高大,穿着华丽的皮甲和一种吉恩从未见过的颜色所编织而成的绸衣:有点像蓝色,又像是绿色,他看不出来是哪种。美丽的鸟羽垂挂在塔拉尔另一只手上握着的木杖之上。

  吉恩十分短暂地盯着向他伸出的手。

  “我这老国王还不至于需要你或其他人的帮忙才能起床,塔拉尔·橡爪。这一点我还能办到。 “他勉力起身,忍受背部扩散开的阵阵剧痛。

  塔拉尔注意到吉恩脸部的抽搐,克制自己脸上不要显露出挫折感,然后开口道:“我带来了有多的坏消息,尊贵的国王。甲板上需要你……我们仍然处于危险之中! “

--------------------------------------------------

  火炬光芒摇曳,照得洛丹伦皇家宾客卧室大理石墙壁上的阴影也随之起舞。吉恩和几位吉尔尼斯最具影响力的贵族前来回应泰瑞纳斯国王的紧急召唤,邀请艾泽拉斯诸王前来共商大计。自打他们得知兽人部落大军已占领暴风城、得知未来即将面临的危急变故,也才经过几个小时而已。在礼貌性地和数名国王共进晚餐后,吉恩回到他的卧室和臣属们商量。没过多久,争吵就开始了。

  “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这些该死的绿皮杂种很快就会找上门来了,格雷迈恩国王。我们必须加入联盟。我们必须在这些怪物撕碎其他王国、踏进我们土地之前,尽我们一切所能阻止他们。”克劳利领主十分聪明,比吉恩年轻,政治手腕尚缺圆润,但是许多人认为他是个前途光明的贵族。他努力要说服坐在桌旁的领主们,罕见的激动情绪几乎与格雷迈恩本人不相上下。

  “没错,克劳利。我了解你的恐惧。我真的了解。但是这些……被称为兽人的东西,他们距离我们的领土还很遥远。吉尔尼斯的人民尚未流过一滴血。我的心在为暴风城、为年轻的瓦里安王子和这位叫洛萨的英雄淌血。真的。但是我真的要让我的人民去面对同样的命运吗?吉尔尼斯人真的需要为了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原因而牺牲生命吗?”吉恩激动地说。这些兽人是种全新而陌生的威胁,但是他并不完全确信这会是个他勤勉的子民们无法自己解决的威胁。不管怎么说,这些兽人只是蛮夫、半人种、怪物。

  “陛下,如同您所说的,其他的王国看来都很乐意帮忙。如果托尔贝恩、匹瑞诺德和其他人都参与了,而我们却不加入,我不知道我们怎么还能自称是他们的邻居或朋友。”克劳利继续说道。格雷迈恩了解为什么他会如此受欢迎。他说话的气势激昂有力,并没有太多政治上的考量——单纯只是个关切自己同伴的人而已。不管他这样的看法错得有多离谱,吉恩还是十分尊敬他。克劳利无法了解他的同情心有多么愚蠢,会导致什么问题。他无法明白,不管其他的什么因素,人民的安危福祉都必须先被考虑进去。他还太年轻,而且是贵族中的新人。

  “我的父亲从未想过我们人民的未来会和洛丹伦、激流堡和奥特兰克的走向捆绑在一起。克劳利领主,他们有些很强大,而有些很弱小。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们吉尔尼斯人固然很强大,但是吉尔尼斯人必须优先照顾自己人。”吉恩说服他们了。他可以看到其他人在点头。他可以看到贵族们在想像前线传回来的战报,听到失去儿子的母亲们所发出的哭喊声。他可以看到他们开始权衡因泰瑞纳斯和洛萨的要求而必须付出的生命付价。

  但是,后方传来了一个沉重的声音。

  “我们可以从另一方面来切入,陛下。也许为了维持与我们姊妹王国的友好关系,确保未来的贸易和关税稳定,我们应该派出一支小军队。让他们看看增加了一小支的吉尔尼斯军队会有多大的效果。我们有现成的民兵部队,为了随时攻击侵犯领土的敌人而成立的。就让我们派出这支部队吧。”

  他的名字是高弗雷。吉恩信任他的建言,但是总是对他的野心有所提防。高弗雷的见解并不像克劳利是因为同情而产生。这是个聪明的政治手段,能让高弗雷获得名声,因为他就是那支部队的指挥官。但是他说的也不无道理,贸易和关税的确提供了王国有多的收入,而危及那些协定并非明智之举。

  “这个办法的确有它的好处,陛下。”艾胥柏利男爵加了一句。艾胥柏利是吉恩最信任的一位朋友。吉恩是和他一起长大的,而他的父亲, 一世领主,曾帮助阿基巴德建立这个王国,所以阿基巴德总是告诉吉恩要信任对于王室的忠诚。

  “我会考虑这个办法的,高弗雷。”

-----------------------------------------------------------------

  吉恩和塔拉尔急忙穿过盘绕的楼梯间,抵达了甲板。空气中带有某种急迫的气息。即使如此,吉恩依然为这些精灵船只的华丽感到赞叹不已。高超的工艺技术不仅具有实用性,同时还兼顾到艺术美感的层面,而光是船只的体积和它里面的多层船舱设计便已超越他的人民所能建造的极限。

  “看起来吉尔尼斯人非常的顽固,格雷迈恩陛下。”经过一天的相处之后,塔拉尔的挫折感越来越深了。

  “这是我们一直都引以为傲的,德鲁伊先生。”

  “是的。我看得出来。”

  “你一直都很有礼貌,塔拉尔。但是我宁可你说出你真正的想法。自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一直感觉到你有非常重的疑虑。请你赏我这个脸,把话说出来吧。”

  “很抱歉,如果我看起来是这样的。我……艾泽拉斯正面临迫切的危险,陛下。在这个时刻,我担心我们如果不紧密地结合,就无法度过这样的危机……你是一位决定把你们整个王国从全大陆隔离的领导者。你是一位多年来都拒绝伸出援手的国王。这样说吧,我是个德鲁伊。我相信所有事物之间都互相连接。这就是自然之道。这是一整个生态的系统。你的这些选择对我来说……十分的陌生。”

  “我欠你和你的人民很多,塔拉尔。也许我们之间有许多的不同。但是别让这些不同分裂我们。”

  塔拉尔微微欠了欠身。”绝对不会。大德鲁伊怒风相信你和你的人民会成为联盟的重要资产。我不会质疑他的智慧。”

  “联盟的资产?”吉恩吃了一惊。”我们欠你们很大的人情,这是事实……但是我不能承诺你或你的领袖,我们会以所谓"重要资产"的身分参与你们高贵的联盟所进行的任何事情。”

  “很遗憾听到你这么说。但这些是政治问题。我们目前得做的是活过今天。”

  外面的阳光十分稀疏。零散的阴沉光线穿过了云朵,却被黑暗的地平线所吞噬。清新的海风钻进了吉恩的鼻子里,吵闹的海鸥则在远方粗厉地嘎嘎叫着。

  几十个紫色的人影四处忙碌,尽他们所能地替船只为显然即将到来的巨大风暴做出准备。但是在一片紫色人影当中他可以看到自己的人民。粉红色的皮肤,当然还有狼人:像狼一般的男女,不愿意听从救星的要求。

  “如你所见,国王,他们都想要参与准备工作,但无视我给予他们的命令。他们拒绝听从我让所有非水手的人都下去船舱里的指示。”

  靠近船头处,吉恩可以看到两位哨兵,美丽的女战士,尝试要把一个狼人从船帆缆绳旁拉走。事情看起来不妙。狼人正在把第三个暗夜精灵水手推开,他对于自己被尝试拉走感到火冒三丈。

  “你必须了解,我们原本被派来执行的任务并非只是把一个王国幸存的人口带回达纳苏斯,而是要协助狼人。我们已经快要到达极限了。看看外面。这不是普通的风暴。我们可能要面对这趟旅程中最大的麻烦了。”塔拉尔继续说道。

  “好吧,塔拉尔。”

  在船的旁边还围绕着几艘其他暗夜精灵的船只。吉恩知道他的家人,妻子米雅和女儿泰丝就在其中一艘船”艾露恩之光”上面。对他来说,现在想到他的家庭却不包括他的儿子在内,是件很奇怪的事。这比他这一生中经历过的任何身体上的伤都还要来得痛。这比失去一个王国还要来得痛。

  “斥候们回来了!”一个在瞭望台的船员大喊,指向阴暗的天空。

  三个黑点从充满风暴的前方接近。他们的样子逐渐清晰,不再是小黑点,而是巨大的风暴乌鸦,用极快的速度飞向塔拉尔。他们粗厉的叫声听起来充满了急迫性,而吉恩听起来觉得像是隐含着恐惧。

  然后巨大的乌鸦变形了。吉恩还在努力适应这样的变身场景。他听说过某些吉尔尼斯的农民在学习德鲁伊之道,但是直到最近他才亲眼看到这样的事情。大鸟的形状扭曲拉扯,将他们的结构拧成了他们原本的形态—卡多雷的德鲁伊,两男一女。每一张脸上都写满了恐慌。

  “我们必须命令所有的船立刻采取行动!”女德鲁伊说道。

  “这个风暴……它……它不像任何我见过的风暴。比巨人大三倍的海浪……海面上到处都是支离破碎的船板。”其中一名男德鲁伊说道。他尽全力维持沉着,但是他的恐惧十分明显。

  “正如我所担心的,”塔拉尔说道。”去吧,警告船长们。落单的船将无法存活。 告诉他们我们必须立刻组成舰队!”

  德鲁伊们毫不犹豫地转成风暴乌鸦的形态,并分散到其他的船上。吉恩可以看到不远处翻搅的海面,以及黑色雨云遮蔽的天空。他并非是以航海维生的人,但是即是那他有限的航海知识也看得出来情况很险峻。

  “那只该死的黑龙还在纠缠我们,”塔拉尔说道。这是自从他们勉强从吉尔尼斯逃出生天的几天以来,吉恩听到最情绪化的用词。”这场灾变……整个世界仍在晃动,这些风暴撕裂各个海域……”

  “毁灭者死亡之翼无庸置疑是个怪物……但是要想像那只怪兽引发了这场灾变……余震也是因为他而还未散去……我只是——”

  “你最好相信,吉恩·格雷迈恩。如我所说,我们的情况相当严峻。就算我们活过这一劫,吉尔尼斯的忧患只是个开始而已。现在,先把你的人叫进船舱里。我的船员必须精准地工作,不能分散注意力。发出命令,叫你在所在船上的人民都遵从指挥。”塔拉尔已经开始对舰桥上的船员挥手。

  “我们可以帮忙,塔拉尔。我的人民有这个能力……他们想在救自己的小命的时刻使上几分力。”

  “没有时间争论了!我宁可他们的小命—用你的说法—不会葬送在无尽之海的海床上,成为娜迦的食物!在这件事情上,在我们的船上,吉尔尼斯人必须配合。”

  大片的雨水劈头淋下,使得已经在挣扎的水手工作更加费劲。海面开始上升。吉恩理解到现在不管是时间或地点,他的人们都不该争论下去。这种情况下,他们只能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卡多雷的人们。

  狂风咆哮,不知从何而来的巨浪冲击船身,使得坚固的船舰因此晃动,失去平衡的人类、暗夜精灵和狼人被抛向了甲板的另一头。吉恩滑了一跤,然后紧握着一根桅 绳,尽他一切所能保持站立。这场风暴,这场海啸,比斥候们所预测的来袭速度更快。

  他的前方已经无法辨识出什么,他只能看到大片的雨。他可以听到他人民的呼喊 声。他可以听到他们和暗夜精灵在争吵。

  吉恩挺起身来,开始对他的人民大声下达自己的命令。

-------------------------------------------------------

  “你再说一次,你想干嘛?”高弗雷透过像冰块一样厚的眼镜瞪着他。他刚刚所听 到的事情蕴含的意义的确十分沉重。他们身处于战争指挥室当中是再合适不过了。

  “你听到我说的了,高弗雷。”

  “你要用墙隔离整个国家?封锁我们的边界并和其他的联盟成员终止贸易?我…… 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决定,你不觉得吗?”

  “我以前听从过你和克劳利说的话,但是现在看看对我们造成什么样的结果?吉尔 尼斯人因此而死,被那些绿色的恶棍撕裂。现在则是联盟,噢,当时你还很确定这个"联盟"会为我们人民带来好处……他们每天都要求更多,他们需索无度,但是我们得到什么回报?你们两人都很确定能从中获得的互惠在哪?现在他们要我们运送金币到那个堡垒……守望堡……那个军事基地对吉尔尼斯、对于我的人民来说有什么意义?”吉恩现在的情绪并不容许反驳。高弗雷看着平铺在古老橡木桌上,已经磨损不堪的王国地图。他举起酒杯,很清楚现在并非进一步在这个点上争执的好时机。吉恩和他的父亲一样,都是很独断的国王。

  高弗雷大口地喝了一口酒。那是库尔提拉斯的红酒。在他用舌头细细品尝的同时,他察觉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喝到那个岛国的酒了。最后,他终于开口。

  “我并没有说这个方法不好。我只是相信——”

  “我们加入了联盟。我们支持它,看看它给我们什么回报。我们变成更穷困的王国,而它从我们的付出获得利益……我们面对的是兽人……嗜血、野蛮的野兽。你见过他们,见识过他们的能耐……现在泰瑞纳斯想要我们付出更多的金币。八成也想要我们流下更多的鲜血。我说,还是算了吧!”吉恩说得斩钉截铁,仿佛他已亲眼预见了未来。

  “这道墙会切过贵族的领地。你必须了解到这一点。我们天然的边境都无法做到。 它们的破绽太多。”

  “我当然知道!不管是切过谁的领地,都会有所补偿,包括他领地内的农夫和市民。”

  高弗雷又喝了一口酒,脑子快速地运转,计算各种可能性,并研究着地图。他往后靠着椅背。

  “从这张地图看来,你所建议的更可能会穿过马尔利的领地……但是看看这个地形,陛下……在这里有着一片山脉的区域。这可以建造成一个非常壮观的堡垒,两边的山脉可以制造出安全的天然屏障。”

  “你所说的完全没错。”

  “当然了,要达成这一点,我们必须要切掉克劳利领主一部分的领地。还要切掉焚木村和安伯米尔。”

  “我也想过这一点。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方向。但是……克劳利很强大。他有很大的影响力,甚至跟你不相上下,高弗雷。他可能不会轻易接受。”

  “说得没错。但是,他得要看清这个选择背后的理由。这是对吉尔尼斯最好的选 择。任何人都能看出这会成为无法穿越的屏障。”高弗雷坚持道,一边喝着他的酒,一边等着吉恩的反应。

  “它的确会是,高弗雷。而且,当然了,这会使你的领地变成战略上最有价值的领地,成为与外界的缓冲区。你的领地将会最接近这道墙。”

  “陛下,这只和城墙的位置、和吉尔尼斯的福祉有关系而已。我希望你并非在暗示 “

  “别说了,高弗雷。你在这一点上说得很对。我同意这一点……不管你的动机是什 ,老朋友。”

  “陛下,我—”

  “穿过那座山脉建造这道墙,用北门区做为缓冲,的确可以确保我们的安全。我认同你的逻辑。至于克劳利领主……达瑞亚斯必须了解这一点。……”

  高弗雷把酒喝完,并很快又倒了另外一杯。他在未来几年需要多喝点酒了,而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但是对今天来说,如同藏宝海湾附近的热带说法,他"把柠檬变成了柠檬汁"。他努力忍住微笑的冲动。

  “那我们必须立刻召开贵族会议了。”高弗雷站了起来。”这是正确的作法,陛下,虽然可能并非是一个十拿九稳的作法。”

  “我知道这一点……”吉恩看起来像是沉醉在摇晃的烛光之中。他渴望地盯着烛光,像是他似乎可以从火之中见到梦想的未来。”但是想像一下……想像看看在没有外力干扰的情况下,我们的未来更多么灿烂。想像看看。”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