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维伦:先知的教诲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维伦:先知的教诲

2012-06-27 11:33:56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Marc Hutcheson 原作,先知黛尔塔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维伦:先知的教诲

 

  这些平淡的字眼时刻萦绕在安度因耳畔,无论是白天的小憩还是夜里的睡眠。他辗转反侧,平日极易入睡的男孩正对抗着睡意。当他终于招架不住困意,梦境骤然降临,真实得如同身临其境。

  黑色天空没有任何日月星辰,只剩下燃烧的魔火和崩碎的世界。宇宙间一切光点都黯淡了,就像祭坛上的烛火被凉风吹灭。然而比起黑暗更可怕的是无声,这让安度因惶恐不安。一个有活力的世界是不应该,也不可能这般死寂。

  在这时光终结的时刻,安度因最先想到的是他再也见不到他的父亲了……或是有机会消弭他们之间的裂痕。接着,与生俱来的悲悯让他推此即彼地想到,这世界再没有一个儿子可以向父亲倾诉自己的敬爱,或者说声能修复任何创伤的“对不起。”比寂静和熄灭的星光更甚的是,不再有可能,也不再有希望,那才是最恐怖的事。

  接着,他听到一个声音。起先仅仅是暗夜中的一丝震颤,虽然细若游丝却纯粹、有力、洁净。一个光点闪耀着,然后变成一些;震动越来越多,却有着不尽相同的频率,光线和声音不断汇聚,在他眼前构成彩虹,在他耳边化作旋律。光之造物们围绕着他,解救他脱离黑暗,并对他吟唱起修复世界的希望颂歌。

  在它们的最中间,出现了一张难民的面孔。王子见过他多次但不知道他的名字。它环绕在安度因身边轻声唱着,“一花一世界。”

  他惊醒过来,冷汗涔涔,头发也因为幻象中的紧张而被弄得乱糟糟的,但所见却给了他极大安慰。他再次沉沉睡去,万幸的是,陷入的只是再寻常不过的梦境。

---------------------------------------------------

  玛尔拉德站在一个巨大的圆形房间里,四周的弧形墙面雕刻着泛光的神秘符文。三名年长的德莱尼占据着房间的中心位置,他们美丽得体的铠甲被打磨得熠熠生辉。站在他们周围的是几名圣骑士和守备官,微妙地顺从于他们三人。这种服从源于一种自上而下完全摒除了自利因素的权力金字塔。

  这三位正是三人执政团的成员——波鲁斯、库卢斯和伊索姆,而房间内的其他人则是德莱尼的精英分子:阿古斯之手。玛尔拉德刚回来就听说,三人执政团已经回到埃索达,就像他一样,试图联合他们在艾泽拉斯的所有同胞,在最近接踵而至的重大事件中决定他们族人未来的路。

  距离上次玛尔拉德同三人执政团一道,参加德莱尼的高层会议已经过去很久了。他都快忘了他们讲话时是多么地谨慎有序,会谈的进展时缓时急非常合理,多么地舒适惬意——没有文字游戏,也没有意外状况,完全不同于联盟的其他种族。驾驶飞船回归故乡的议案得到全体赞成,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关于难民及其困境的冗长讨论。守备官洛姆纳的出现,悄无声息地打断了这场讨论。洛姆纳全权负责修理德莱尼人的星际飞船,埃索达。争论还在一种友好但却犹豫的气氛中进行,当众人还在就如何应付不断涌向这座岛的异族人兜圈子时,他开口说道:

  “这些事很快就会被证明毫无意义。埃索达几乎修缮完毕。”

  一个重要的宣告,假如诺森德的某位联盟高层在破天者号的甲板上宣布了这种晴天霹雳般的消息,每个人都会立刻高兴得口无遮拦。与之相反,这里的人们只是微笑着迎接这个消息,有一只手按在了洛姆纳的肩上。房间里的氛围就好像在说,干得漂亮!

  “‘几乎’是什么时候?”玛尔拉德问道。

  “一星期。我们几乎修好了所有的重要系统。现在只需要清理干净并加固表面薄弱的区域。”

  “我们可以在一周内重启飞船?先知对此有何评价?”玛尔拉德问道。

  空气难堪地沉默着。

  “他还不知道?”玛尔拉德不可思议地问道。

  “他拒绝见我们任何人,”伊索姆回答道,“我们给卫兵留下消息了,只是还没有收到答复。”

  “我不是唯一为此烦心的人吗?”话刚出口玛尔拉德就后悔了。我离开埃索达太久了,他思量道,他们当然也为此心神不宁。他们的沉默表达出的不是赞同,而是担忧。

  如果连先知都迷失了自己的方向,其他人还能做什么?

  还不待有人开口,一个不知名的德莱尼打断了玛尔拉德。

  “难民们就在门口,他们想要面见先知。”

  我们都这么想,玛尔拉德在心里苦笑着。

  你为什么不向世人警示大灾变呢?人类男孩的这个问题简单而合理,就像指责久久回荡在静室中,使得先知无法静下心来冥思圣光。对于这个问题,维伦选择了回避而非回答,选择了掩饰而非阐明。他对自己的表现感到吃惊。我竟然如此精于诡术?在这么久的时间里?而且彻头彻尾?

  一个先知会为了什么而不去示警灾难呢?

  他都预见到了。覆甲的阴影逼近艾泽拉斯,用烈焰和痛楚将世界拖入黑暗。他也看到了一打的关于艾泽拉斯世界结局的启示,仅仅一瞥就看到千百个细微的胜利和失败贯穿整个纠缠交错的未来。而圣光,他的磁石、他的罗盘和他借以航行于无常的幻象之海的感官,却没有向他明示大灾变,并将死亡之翼带着毁灭归来的幻象丢进了万千可能之中。一个无法分辨幻象真实的先知还有什么用处?

  维伦竭力把这个孩子的问题从脑海中摒除,在他彻底疯掉或是一切都来不及之前,恢复从无尽的幻象中识别真相的能力……可是维伦之盾的守卫再次进来通报,三人执政团请求觐见,维伦没有回答他。

  他已经看到了埃索达修缮完毕驶向虚空,被黑暗慢慢吞噬,再也没有回来。

  他已经看到了看似被修复完毕的埃索达在起飞时发生了爆炸,夺去了绝大多数德莱尼人的生命,损毁在秘蓝岛上。

  他已经看到了埃索达在外域安全着陆,德莱尼人治愈了他们在之前的流亡生活中的故乡。

  他已经看到了德莱尼修复了他们的星际飞船,但仅仅是将它停泊在艾泽拉斯。这好像最终招致了不幸,但也好像没有。

  维伦不会臆断猜测。没有了圣光的指引,他感到如坠冰窟。还是让三人执政团来决定吧,他打定主意。

  当再也没有其他外物打扰的时候,他又一次凝神静思,苦苦追寻着未来之路。

----------------------------------------------------

  玛尔拉德稳住身形并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厌恶。他跟人类打交道大多是在诺森德,那些虽然有时冲动鲁莽但始终英勇无畏的联盟英雄。而眼前这些家伙全然不懂礼数,依着本能行事,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缺了牙齿。很难想象这些粗鄙的生物和那些曾与他并肩作战的人类同是一个种族。

  “我们要见先知,”人群中一个家伙面目扭曲,相貌勉强可辨,他桀桀怪叫着,“他会让一切都好起来的。”

  “这就是你们指定的发言人?”玛尔拉德忍不住高声问道。他没有掩饰话里带着的侮辱,而过去他从未如此。

  “先知不见任何人,我的朋友。在这样黑暗的时刻,我们也在寻求他睿智的建议。当他决定说的时候他自然会说。”一名埃索达卫士说道。

  “撒谎。他见了暴风城王子!”

  “安度因王子正在先知的指导下学习圣光之道。你们人类应该为此感到荣耀甚至是谦卑,因为永生者正在教导你们中的一员。你们知道这将会为你们的人民带来多大的恩赐吗?”

  “拽么啊!乃凭什么要求俺们谦卑,呃?乃们算什么东西?依俺看,不过就是生了蹄子的恶魔。”

  对于德莱尼人而言,再没有什么比提起他们同艾瑞达恶魔之间的亲密关系更侮辱的了。卫兵危险地眯了眯眼睛,他的手摸向身边耀眼的水晶长剑。几乎同时,玛尔拉德自己的手也握住了战锤的手柄,几名德莱尼围了过来,迫近这些贱民的“代表团”。玛尔拉德注意到人类下意识地向后退去。他们那愚蠢的意识和理智,可远远及不上感受威胁的动物本能。

  看到难民们惊慌的样子,卫兵明显松了一口气,慢慢撤回他的手。“我知道你们远离故土。你们饥寒交迫而未来充满变数。在这样艰难的日子里,你们明智地寻求我们先知的指引。相信我,朋友们,我要说我无比希望他能解答你们关心的事。但是请记住:他的想法不可捉摸。他见或不见你们,完全取决于他自己,因为没人能强迫他。我建议你们还是回去营地里的家吧。”

  “什么家?那才不是家呢,”一个闷闷不乐的声音回应道。代表团的人阴沉着脸,嘟囔着,灰溜溜地回去了。他们差点和这里的东道主拳脚相向,每个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们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讲流亡?”卫兵的声音虽然平静却令人生畏。

  “是啊,他们有什么资格?”玛尔拉德回答说。

-----------------------------------------------------

  在周围阿古斯之手的成员及其首领的注视下,玛尔拉德开口说出了他的想法。

  “先知不会跟我们分享他的睿智。我们要自己做出决定。回去和燃烧军团战斗吧!要不然就回去贫瘠、崩坏的外域,努力让一切都好起来。我们的第二故乡需要我们,四处游荡的失落者们也需要我们。”

  三人执政团对玛尔拉德表示沉默,但透过首领们一瞬间的表情和动作的变化,他感觉到了赞同。气氛很不安,但守备官知道那源自何处……因为他刚才也说过了:先知本应该给出喻示,本应该祝福决策。

  “接下来的一周我们将测试埃索达的各项性能。如果在此期间先知没有提出任何异议,我们将离开艾泽拉斯。”

-------------------------------------------------------

  “你的功课有何进展,安度因?有何更深的体会?”

  数月以来,王子对给予他的关注感到满意,能跟随全艾泽拉斯最接近圣光的存在学习让他感到无比兴奋。但现在,看着维伦不紧不慢的态度,质疑在王子的脑海回荡着,他的愤怒爆发了。

  “难道你不知道外面正发生着什么吗?”安度因问道。

  “外面一直都在发生着什么,”回答他的是一个轻柔的声音。语调温和,却又绵里藏针。“我关心的是未来之路。”

  “什么是未来?一场将会在某个遥远的世界发生的战争?这里需要你。现在需要你。难倒这就是你没有示警大灾变的原因吗?只有这场战争能入你法眼?对你而言,我们全都卑贱如蝼蚁吗?或者说得更难听点,都只是棋子而已吗?”

  有人竟胆敢训斥先知,这种事几乎都成已为历史。他吃惊地转向王子,面对人类这个种族他常有这种感触,他吃惊于这孩子成长得这么迅速,吃惊于这番斥责他的话这么成熟。安度因的身影刚刚进入视线,世界就变换了。

  眼前的王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副武装的战士,他的头盔和胸甲闪耀着圣光本身的精华。战士手中的长剑由相同的材质锻造而成,他站在一块突起处,将武器高高举起……维伦说不清这是在艾泽拉斯还是别的世界。头顶黑暗的天空中突然涌现出由艾泽拉斯的居民组成的联军。血精灵、兽人、巨魔、牛头人,甚至是被诅咒的亡灵和诡谲的地精,纷纷催动形形色色的飞行坐骑。他们的武器和盔甲附着着强大的魔法能量,灼眼的光芒让维伦难以逼视。除了部落的军队,古老的暗夜精灵伴着人类、矮人和侏儒,他们的祖先共同组成了联盟的雏形。如今,变换身形的狼人与他们并肩作战。维伦自己的德莱尼人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他们身着由异界金属制成的盔甲,佩戴晶铸的钉锤和长剑。

  联盟和部落并不孤独。

  巨龙们编制成队在天空中扑腾翱翔,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斑斓的爬虫动物的巨大翅膀。他们身躯庞大、数量众多,甚至连地平线都被遮住了。当巨龙们发出挑战的咆哮时,不仅仅是维伦脚下的土地,整个世界都在战栗着。

  而最令维伦震撼的是,纳鲁正飞翔在巨龙军团上方的天空,他根本没想到宇宙中竟有如此众多的纳鲁。这些光之造物的能量使维伦的心中充满了希望,扫去了他心中延续了数个世纪的孤独,让他确信自己永远不会绝望,无论多么可怕的黑暗都无法主宰他灵魂。

  紧接着,阴影降临。

  它是如此巨大,如此空虚,一切的光亮都被吞噬其中。维伦明白,他终将吞噬掉一切,然后转而吞噬自己。它将永无休止地在无尽黑暗中啃噬着虚无,消灭宇宙间的任何意义。在最撕心裂肺的送葬声中将万物化作齑粉。它太恐怖了以至于让人无法直视,无法理解,然而那支军队却径直朝他冲了过去。光明都开始黯淡了……

  站在先知面前的只是一个人类男孩,他怒目圆睁,正激愤地对他说着晦涩难懂的话。

  维伦转身背对安度因,他的思想再次投向圣光。他梳理着刚刚经历的幻象的脉络,努力在断裂的线索中发现未来之路。他清楚地回忆起为大灾变筹备了数周的时间。然而他没有注意到小王子何时离开了冥想室。

  难民们在惴惴不安中度过了一周。德莱尼人都忙着他们自己的事,为测试他们心爱的飞船做着各项准备,也为先知的沉默不语而忧心烦恼。难民们注意到德莱尼的活动日趋频繁,他们能从空气中觉察出一丝异样。但一无所知只会让他们的想法和谣言更加恶毒。一些人试图提醒自己的同伴,德莱尼人给予了他们多大的善意。但对未知事物的怀疑和恐惧总是凡人的天性,他们深深记得的只有庇护者的蹄子和蓝皮,忘记了他们曾经施予的供给和治疗。当难民们在静谧的夜晚安睡于秘蓝岛的保护中时,几乎没人会扪心自问,若是德莱尼人逃到其它的联盟海岸求援,又会受到怎样的招待?

  因此,当被称作埃索达的巨大装置开始震动轰鸣的时候,当他们周围的空气充满电粒的时候,难民们的直觉先于理智告诉他们:飞船要开动了。

  德莱尼要跑了!恐慌的情绪感染了营地中的绝大多数。他们还要带走先知!

  这位素未谋面的先知已然成为难民们的救世主,成为他们对抗大灾变恐惧的护身符。就像大多数的乌合之众,这群难民缺乏单一的领导者,因此他们无法在适当的时候得到引导。恐惧和忧虑的情绪沸溢,转化成了实际的行动。几乎整个营地的人们都不顾后果地涌向埃索达。

-------------------------------------------------------

  一个人要怎样才能数百年如一日地响应召唤,才能将每一天都看作新的挑战,而非周而复始的、终会结束于悲伤的陈词滥调呢?能肩负起这幅重担的只有先知维伦,他是一股力量,一段传奇,一个抽象的概念,他是一位孤高的贤哲。他不能对看到的视而不见。因为他明白这种厌倦,这种信念上的动摇,正是他曾经的兄弟对付他的最有利武器。

  你对抹杀诸多世界感到厌倦了吗?维伦对他迷失的好友基尔加丹非常好奇,在你黑暗的灵魂深处是否也曾怀疑过你做出的抉择?

  然而这不过是老调重弹。

  在可能的未来,他看到了继任的巫妖王崛起于冰封王座之巅,他甚至比阿尔萨斯和耐奥祖还要可怕,指挥着唤醒的万千骷髅战士横扫世界。当燃烧军团归来时,他们看到的是一个业已死去的世界。恶魔们大笑着玩弄那些被强行复生的德莱尼人——所有人都对维伦领导的穿越宇宙的逃亡心存怨恨。

  他看到了狂乱的大地守护者,如今的灭世者,将整个世界焚烧殆尽。然后他开始思忖着把死亡降临在他自己的孩子——黑龙一族的头上,以此消解他那变态的毁灭欲望。

  求您了,他向圣光乞求,向我明示未来之路吧。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