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瓦里安·乌瑞恩:父辈之血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瓦里安·乌瑞恩:父辈之血

2012-06-27 11:28:07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E. Daniel Arey 原作,Dort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瓦里安·乌瑞恩:父辈之血

  各式各样的人群围绕在英雄谷桥梁上得大雕像旁,人们为巫师的魔法烟火疯狂的欢呼,爆炸来来回回的在城墙与护城河之间弹射。

  裁缝、铁匠、厨师、摊贩、士兵都一样肩并肩的站在一起观赏,人群沿路到闪金镇都还看得到。每个人都在享受这个美好的时间,享受眼前的壮丽的美景。

  不过在典礼台上,荣誉代表团并没有像人群那样热烈。接下来就要轮到乌瑞恩国王的演讲了,而到现在还是没有人找到他!吉安娜和马迪亚斯·肖尔(附注四)给了彼此一个担心的眼神,战场元帅艾法希比则是站在讲台上对着人群挥舞。战场元帅最大的荣誉就是能够替国王今天的演讲做出场介绍,但是烟火秀已经快要结束了,到现在他还是没有看到暴风王国的国王,再加上其实整个典礼已经没有按照原本的流程进行,而他并不喜欢不按照流程来。

  战场元帅转身抱怨道,“妈的,他到底去哪里了?”每一个台上的人都耸了耸肩。艾法希比回头给了群众一个笑容后,便走过去与代表团和主持人私下讨论起来。整个代表团事实上也是乱成一团,大家争执着每一个可能和意外情况,有些贵族主张整个典礼不管国王在不在都应该继续进行,有些则是坚持他们一定要等待自己的首领,不管要花多久时间。

  乔纳森将军是个战略家,他已经想出了一个妥协的办法。“战场元帅,我建议你可以去拖延一下时间,就像佯攻和虚张声势那样,做点动作替大家争取时间,让我们可以在同时去寻找国王。”吉安娜和马迪亚斯都点头同意。

  战场元帅并不怎么喜欢这个新计划。“将军,我是个国王军队的指挥官,可不是个马戏团的演员啊。”他对着众人皱起眉头,却看见更多绝望的脸色,每一个都在恳求他能够替大家挺身而出。

  “但我根本就没有准备任何可以用来拖延的节目啊!”艾法希比抗议道。

  “那就即兴表演啊,分散他们的注意力,给他们一点乐子。”众人异口同声道。

  人群已经在他的背后焦急的发牢骚了,终于艾法希比叹了一口气,放弃抗议。“他妈的该死的地精与马戏……”他私下咕哝着,转身面对善变的人群。

  暴风王国的高级指挥官勉强装出一个笑容,让他盔甲前的那一排闪亮奖赏失色不少。于是他便开始用个他喜欢的话题来娱乐众人——一个有关蒸汽引擎坦克战术的迷人历史故事和鲜为人知的麻烦事。

-------------------------------------------

  瓦瑞安·乌瑞恩就像个风元素那样移动,在各个方向之间来回跳跃冲刺,不论任何代价就是要保护他儿子。他才刚往左冲锋,大挥巨剑以扫击逼退自己对手,下一秒就已经往另一边拦截逼近安度因的另群敌人,用他的残暴之刃色拉梅尼以致命的攻击挥砍着。

  他们让自己背对石墙,试图击退来袭者,但是尽管他们已经尽了全力,国王和王子还是没办法进一步逼近那位术士。那位施法者很明显在后面召唤什么东西进入暴风城,每过一分钟,他传送门的发光轮廓就更加的明显。

  瓦瑞安招架了一个攻击者的斧头后,马上让剑顺手砍下了这位刺客的手臂和武器。瓦瑞安向前跳近一步,试图用现在的优势将战线往前推。可是每当他往召唤师前进一步,其他袭击者便利用瓦瑞安惧怕儿子安危的弱点往那位男孩逼近。对国王来说,很明显这些刺客就是在玩弄他直到某个生物可以被那个传送门带了过来,他完全无法去想象那到底会是什么怪物。

  瓦瑞安快速的瞥了儿子一眼,他的内心感到骄傲无比。王子勇敢的坚守阵地,对着来袭者发射一根又一根的利箭,很多刺客身上已经插满了羽毛箭杆,只是尽管如此,敌人倒下的只有三位,而且黑暗魔法依旧在施放中。

  安度因机灵的闪过了一支飞刀,往瓦瑞安的身边落下。“他们被魔法保护住,父王!小心!”

  瓦瑞安转身对儿子道。“跟紧点,我们必须在他完成施法前阻止那位术士!”

  安度因点了点头。“两人在一起就能够互相掩护了!”他道,举起双手祈祷,接着念出“真言术:盾”,其中“盾”字之音就像雷响那样在天空回响着。

  瓦瑞安感到他的颈后的头发在神圣的护盾能量包围他时都震动了起来。他闪过一抹露齿的笑容,接着便回头对抗两个在错误时间内出现在错误场合的不幸盗贼。“让我们来看看他们是否有被这样的魔法保护住!”瓦瑞安吼道。他向前冲锋,在空中跨出英勇跳跃,接着便将剑由上往下划出野蛮的一击。

  当色拉梅尼将一个受惊的刺客从头到腹切成两半时,剑上的炽烈宝珠在空中划出一道闪耀的光芒,血淋淋的躯体随即向两边倒下,不过在撞击到地面前,拉格什已经对着另一个即将遭殃的人挥剑而去,仅仅花费一样的时间就干掉了他。安度因则在一旁射箭支援,掩护父亲的双翼不受攻击。

  暴风王国的两位王室动作协调一致,剑刃砍杀与弓箭叮刺的抗敌替他们击破了敌人的防线,打开了一条通往越来越发情急的术士之路。国王与王子组成了一个完美的队伍,在瓦瑞安无止尽的蛮力攻击掩护下,安度因便发射连珠咬箭制造出高额的伤害。

  黑暗术士很快就注意到他成功的机会越来越渺茫,便立刻加紧脚步,送出越来越多的紫色能量到那片发光的阵地,让一个巨大而且外表可怕的生物轮廓开始在旋转成型的传送门内浮现。

---------------------------------------------

  “他并不在要塞内,我已经找过了哪里的每个地方。”乔纳森将军道,依旧因为刚刚的紧急搜索喘息着。

  吉安娜对着马迪亚斯皱眉道。“他平常不会这样的,他还可能会在哪里呢?还有王子在哪里?”

  听到她的话,将军变得更加惊恐了。“国王和王子都失踪了?这真是个灾难啊!”

  肖尔摇头道。“扩大搜寻,将军。我会出动军情七处来寻找。”

  “那我去看看港口,”吉安娜语毕,便发出一道白光传送走了。

  乔纳森皱起眉头,也准备离开继续寻找。

  “还有一件事,将军,”肖尔抓住乔纳森的手臂,他的眼神流露出一股深忧,道。“准备好敲响警报,恐怕是有什么邪恶的东西在搞鬼。”

----------------------------------------------------

  国王就像个凶猛的狼,干掉每一个在他前进路线的防卫者,有时候甚至一次两个或三个。他的双眼充满了嗜血之色,慢慢一步一步的往术士推进。于是,在一阵暴风般的狂袭后,只剩下三个防卫者挡在他们和术士之间。

  安度因的箭术几乎已经精通,他射出的箭平滑又熟练,像一道光束般精准的命中其中一个最后那群的防卫者,直直没入他的躯体。那个盗贼倒在他站的位置,让安度因吓了一跳。看来,保护敌人的魔法护盾已经失效,术士因为太过专注于消耗自己的每一分法力来制造传送门,而没空去保护他的战友。最后的两个刺客惊慌的看了术士一眼,让瓦瑞安发现了攻击的好时机。

  在那一霎间,他逼上对方,猛烈的剑刃同时砍向两位盗贼,击退了对方好几步。他的突袭让两位盗贼震惊而短暂露出了破绽,而且尽管只有那么一点的时间,对瓦瑞安来说已经足矣。

  瓦瑞安发出一个好似来自大漩涡深渊的战嚎,挥舞致命之刃成旋风斩,击碎了盔甲、同时也切下两人的头颅,他们讶异的脸色在头颅落地时,依旧保持不变。

  瓦瑞安停了一会,深吸一口气,将目标瞄准在只有几步之遥的术士上。但,那位施法者却露出了满嘴的黄牙笑容,得意洋洋。“太慢了,你们的末日已经——”

  不过在召唤师讲完话之前,瓦瑞安已经再度冲锋对敌人挥出剑刃,安度因也在同时射出了笔直从父亲肩上飞过的致命一击。但让这两人惊讶的是,这位术士并没有做出任何防卫的动作,他唯一在乎的是完成这个传送门魔法。于是当箭射穿了他的颈部、紧接着被瓦瑞安刺穿他的胸膛时,他已经牺牲了自己的性命。

  术士的脸色在死亡之际依旧保持着奸笑,他的最后施法已经完成,传送门不断的闪动着能量的脉冲,浮现出一个即将到来的黑暗壮硕身影!

  “退后点,安度因!”瓦瑞安叫道。

  传送门发出一道奔腾之光,一个巨大身形的怪物便走出传送门进入暴风城。安度因惊吓的倒抽一口气,瓦瑞安则以防御姿态向后退了几步。站在面前的,是他们有史以来见过最大的龙兽。这只凶残的半龙半人生物从头到尾都穿着代表暮光之锤教派的紫色厚重盔甲,而且铠甲上还闪烁着防御魔法的能量。

  龙兽取出背上的巨大双斧,发出一声撼动大树的挑战怒吼,使得安度因的背脊一阵发冷。瓦瑞安挡在怪物与儿子的中间,回头看了肩后的王子道。“安度因,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站在我后面,知道吗?一定要站在我后面,这只怪物……这个东西……不同于刚刚的敌人。”

  但在王子连点头回应前,龙兽就已经发出愤怒的吼叫朝着男孩冲了过去。

--------------------------------------------------

  “于是随着诺莫瑞根的蒸汽横向曲柄的到来,”战场元帅继续混时间,顺便偷瞥肩后一眼,渴望能够见到国王出现,“呃……以及这个惊奇的新齿轮轴,我们就算在最寒冷的寒冰皇冠内,压力泵引擎也能够将剩下的五十个石头投掷出去。”

  战场元帅艾法希比停了一会,等待听众发出跟他当时看见投掷器运作一样的感动。暴风城的人民确实是感动了,不过是那种沉默的嘘声感动。全场静到连一个小玩意儿掉落到地上都听得见。于是,战场元帅便转身耸肩,放弃了他的任务。

  贵族们就在他的身边,其中一人冲口道,“谁都好,快做点什么都行。这真是个灾难!国王到底在哪里啊!?”

  代表团开始讨论了起来,他们低声争执了一段时间,好不容易才做出一个结论。他们一同转身对本尼迪塔斯道,“我们决定请大主教代替国王演讲好了。”

  本尼迪塔斯摇手拒绝。“不,不。你们太看得起我了,这不是我能够做的。让我们等等看国王到底是怎么了。”

  听众此时开始发出了不满的嘘声,战场元帅艾法希比放弃了他在演讲台上的位置,厌恶的走了下台。“哼……我赢得了战斗,却赢不了观众的心。”

  一股不安感开始在听众中扩散,人们开始发觉似乎有什么不对,从牵挂与不满的窃窃私语变成足以让看台的人都听见的吵闹声。

  “人群正在对我们失去信心啊,神父。快做点什么,”其中一个贵族恳求道。“拜托啊!他们很敬爱你的。”

  本尼迪塔斯看着代表团,终于接受了这个请求。“好吧,能够在今日奉献给大家一些箴言是我最大也最谦卑的荣誉。”

  当大主教踏上演讲台时,人群的低语都化为了满意。他的现身填补了整个英雄谷的空虚,也带给了人民安心。人群此时都安静下来,等待着他们的宗教首领发言。大主教停了一会来让自己进入状况,然后举起他的双手,一阵欢呼鼓掌随之而起,他也开始了演说。

-------------------------------------------------------

  瓦瑞安因为龙兽巨斧的猛力一击而踉跄的退了几步,明亮的鲜血从他的伤口流出。大怪物再度踏出震天动地的脚步、挥舞他的第二把斧头,瓦瑞安用剑勉强挡下这碎骨之击,但是敌人的力道也让他向旁翻转了几圈。此时,他看见了一个攻击的契机,于是立刻抓准机会用熟练的技巧朝着这只野兽的腹甲切下。然而他的剑刃却仅仅只擦出火花而未能伤到对方,龙兽低头对他大笑,绕着这位疲惫的战士打转玩弄他。

  安度因把他最后的几根箭全都射了出去,但是效果就像几只蚊子去叮咬一只豺狼人那样无用。瓦瑞安不断的寻找各种机会攻击敌人,试图要将这只生物的注意力从儿子身上移开,也因此他自己必须承受住对方一招接着一招的攻击。而安度因只能在一旁苦恼的望着父亲尽力但徒然的将这只怪物的怪力给击偏。

  突然间龙兽加速了,移动的比他体型该有的还要快。瓦瑞安好不容易才挡住随之而来的双斧,却被对方充满尖刺的尾巴甩中胸膛而摔倒,他重重的撞击到地板,滚了几圈便丝毫不动了。

  安度因对着趴到在地的父亲又惊又怕,简直就像是个无法唤醒的梦魇。“父王!”安度因叫道。然而瓦瑞安依旧倒着不动,身上满是尘灰与鲜血。

  安度因朝着国王跑去,可是他的双脚马上感到地面在摇晃。当王子抬头时,刚好看到龙兽已经向他发动攻击,就像是个抓狂冲锋的公牛那样庞大又残忍,同时对方的一把斧头已经切过空气、朝着他的鼻梁砍了下去。

  安度因立刻向后退去,像个飓风中的羽毛那样举起弓来防御。龙兽的斧头撞击到男孩的武器,他的弓瞬间碎裂、人也因冲击力而向后倒下。

  安度因发现自己现在就趴在土中,他的双手和胸膛都因为冲击的力道而麻木,他试图爬起,但是身体却不听使唤。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翻滚,但这样就足够可以保命了。当他翻了一圈时,另一把巨斧已经打中他原本躺下的头部位置,泥土和碎石都因着厚实的一击而爆裂,刺的他双眼生疼。

  王子整个瘫软下去,身体喘息不停,心思翻腾不定。安度因看着父亲不动的身体,于是便强迫自己直视前上方的巨大龙兽,试图保持一个暴风王国王子该有的无惧与骄傲精神,就像他父亲那样。他瞪着这怪物的冰冷蓝眼,感到有一股怪异的冷静开始包覆他的全身。

  这只半龙生物高举双斧,发出轻蔑的冷笑,他弯曲的尖牙溢出了嗜血的欲望。安度因念出一段简短的祷言,知道一切很快就会结束。接着双斧便呼啸向下划出野蛮的一击……

  突然间,蓝色与金色的盔甲冲向安度因的前方。是他的父亲。瓦瑞安鲜血淋漓、蹒跚不稳,但依旧伸出剑刃挡下攻击,爆出一阵钢铁摩擦的闪光与火花。在一声尖锐的金属挤压声后,半龙生物的一把斧头和瓦瑞安的剑都脱手而出……但龙兽的第二把斧头却紧接切了下来。

  瓦瑞安感到一阵炙热的斧刃切过他的盔甲并深深的啃咬他的胸膛,猛烈的冲击力将国王击倒在地,但是他的双眼从未离开安度因,他要的只是确定自己的孩子没有受伤。

  他们彼此眼神交汇,瓦瑞安因为看见儿子没伤而宽慰不少。但是当尘埃落下时,安度因的眼睛则因为眼前活生生的恐惧而睁大。

  瓦瑞安的四肢平摊,扭曲着,龙兽的斧头深深的扎入他的胸膛。安度因见状发出了痛苦的悲号,整个时间好似停下、化为永恒。瓦瑞安深情的望着儿子,让他知道一切都没事的。所有乌瑞恩国王总是这么死的。

  龙兽踏在瓦瑞安的身体上狂笑,重伤的国王则倒着咳嗽,用眼神恳求儿子一个他最后的愿望。

  “快逃……”瓦瑞安轻声道,冰凉又温柔的黑暗逐渐的笼罩住他。就让我当最后一个这么死的国王吧。怪物对着地上的国王讥笑,接着便将斧头从他的胸膛拔了出来。瓦瑞安觉得这就像是个怪异无感的一拉,完全没有任何的疼痛,没有任何的悲伤。他知道自己曾经活过、也会死去。怪物将湿润的斧刃高举过头,上面的坑洞和鲜血在落日的余辉中闪亮。躺在这里是多么的祥和啊,蒂芬……

  瓦瑞安觉得整个世界正在离他而去……不过好像突然有人跪在他的身边,一边祈祷、一边替他对抗龙兽的威吓,国王因而试图恢复自己的意识,便缓慢的注意到正是他的儿子跪在身边。王子的双手高举,口中大喊着祷言来保护父亲与对抗怪物。安度因接着站了起来,然后将双手伸直对着天空,此时一波金色的神圣新星能量从他身上发出,逼迫怪物向后退了好几步。王子继续推进,强壮而无惧,就像个国王!

  当安度因念出了真言术:壁之际,整个墓园都围绕着国王与王子发光起来。龙兽现在感到疑惑,他对着王子挥舞强力巨斧,却总是只能从神圣的光环旁划过而伤不到王子,让瓦瑞安惊叹的看着安度因不屈不挠的对抗敌人。龙兽此时则是绕着两人打转,寻找机会攻击,而安度因唯一的武器就是他的信仰!瓦瑞安想要捡起他的武器来加入战斗,可是剑却落的很远,他只能躺着、痛苦的喘气着,现在就连呼吸都很累,更别说移动了。

  安度因像个盘石那样立着,勇敢又坚定,面对龙兽准备再一次的冲锋也毫不动摇。瓦瑞安此时则不愿身体的剧痛翻了一圈,试图爬起。他必须做点什么才行。突然间,他发觉到腰带下的那块沉重的黑龙盔甲碎片,于是便努力伸出手将这个锐利的碎片拔了出来。

  当龙兽冲锋时,男孩坚定不移,他身上围绕着圣光的灵气。他对着天空张开手掌,念出了驱散魔法的咒文,他的每一个字都与大地共鸣,能量晃动了墓碑、在湖泊上打出一片片的涟漪。接着一束火焰从天而降,直击那个正在冲刺中的龙兽。

  烈焰遮蔽了龙兽的视野,他踉跄的往眼前安度因的身影走去,不断地发出疼痛与愤怒的吼叫声。当龙兽倒下时,他的盔甲化为暗淡的灰色,再也没有任何的黑暗魔法保护了。

  在这个最后的可能机会出现时,瓦瑞安用他身体的最后一丝力气冲向前,举起死亡之翼的盔甲碎片的尖锐之处对准龙兽刺了下去。

  彷佛大雪崩那样,刺穿盔甲和胸膛的冲击让整个龙兽的庞大重量压到瓦瑞安身上。在他的内心的某处,他好似听到了一个一半是战嚎、一半是痛苦的大吼,他不知道这是他喊叫还是生物发出的。接着,谢天谢地,眼前一切已经化为黑暗。

  瓦瑞安感觉到安度因好像在远处,他睁开双眼,看见儿子正抱着他。男孩的眼泪与国王流了一滩的鲜血混在一起。

  吉安娜和乔纳森冲进了墓园,身后则跟着一群守卫。将军皱起眉头并要求他的部下去检视刺客的尸体;吉安娜则弯身跪在国王和王子的旁边,看着瓦瑞安的骇人伤口后便对安度因摇了摇头。

  瓦瑞安带着新涌出的温暖与赞赏望着安度因的方向道。“你说的没错……”他的脸因剧痛而扭曲了一下。“爱比任何事物都还要更长久。”安度因将父亲眼上的鲜血和泥土拨去,但是瓦瑞安仅仅只能感到他的触摸而看不见,他感到身体好冰冷,整个周遭的世界好似在从他的身边融化。

  地平线的太阳照射出血红的光芒,整个墓园也因此闪烁赤色的余晖。国王闭上双眼以让圣光带走他,全部的暴风城荣誉守卫都集结在他们濒死的国王旁,看着瓦瑞安的气息转弱、转慢。

  “我很抱歉,父王,”安度因流泪道。

  瓦瑞安再度张开双眼,试着微笑。“不,是我才要说抱歉……我没办法在更早之前就看到你的成长……去了解你一直以来的特质。我好骄傲……能够拥有你这个儿子。”瓦瑞安伸出满是鲜血的手去抚摸男孩污迹斑斑的脸颊。“别为我伤心,安度因。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命运……别让它成为你的。”

  语毕,瓦瑞安的手臂和身体都瘫软了下去。安度因坐着一动也不动的好长一段时间,他的整个身体麻木、记忆在眼前不断的旋转。乔纳森见状便伸手,打算协助他站起,“起来吧,安度因,我们必须带你到要塞的安全之地,继承人一定要保护好。”

  安度因不动的坐着,完全没听见将军所说的话,不愿相信的继续看着父亲的死去身体。

  “我们离开这里吧,”吉安娜伸手恳求道。但是王子突然间发怒,将两人伸出的手都推开了。

  “不!不应该就这样结束的!”他摇晃着国王的尸体。“你听见了吗,父王!乌瑞恩的王子不会再一次看见他们的挚爱在眼前死去的!这不是我们的命运!”安度因的痛哭响彻天空,就连云朵都好似因为同情而避开。

  其他在场的人惊讶的看着王子闭起眼睛,缓慢的吟唱起祷告。起初只是温柔的轻声,但当他的音调开始上扬时,大家听到的是优美又强劲的歌声。他的双手随着颂歌而开始发光,从微弱的光芒开始越来越亮,直到可以媲美落日,让整座墓园好似沐浴在无影的午日之光。

  当歌声上扬到顶点之际,年轻的牧师让视线与歌声传送到天际,从宇宙的中心呼唤神圣力量的泉源。

  突然间,比千日还要更加明亮的光束从安度因的指尖流出,穿过了国王的身体、替所有的事物画上金黄的色彩。在瓦瑞安全身被纯净的圣光交汇而开始晃动时,守卫们都惊讶而倒退了好几步,全都因光芒太强烈而伸手遮住眼睛。在光芒的中央是安度因,他紧握着父亲,让无限美丽的光之漩涡在他们俩之间舞动。

  接着,与在周遭翻腾不定的强烈旋转能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安度因小心的将双手放在动也不动的国王前额上,他的声音带着旋律与温柔,平静的、祥和的开始了祈祷。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