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瓦里安·乌瑞恩:父辈之血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瓦里安·乌瑞恩:父辈之血

2012-06-27 11:28:07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E. Daniel Arey 原作,Dort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瓦里安·乌瑞恩:父辈之血

  吉安娜与本尼迪塔斯望着他时,瓦瑞安就像个笼中的动物一样前后来回的踱步,小银闸在他的手中一圈又一圈的翻滚着,其明亮的锁链就像灌满刚刚吞噬了国王的那股愤怒一样,上上下下的激烈甩动着。吉安娜和本尼迪塔斯只能在一旁无助的站着,试图在暴风雨中找到一片宁静的海港。

  “王子终有一天能够了解你的,陛下。”本尼迪塔斯提道。“他拥有开明的灵魂。”大主教望着吉安娜以求支助,但在她说出任何一句话之前,瓦瑞安已经先嗤鼻了。

  “打从一开始我就不该让他离开,安度因的责任是在这里与他的人民同在,而不是和德莱尼待在一起。”

  “但他还很年轻,”吉安娜道。“安度因还在寻找他于这个世界的使命,他还在寻找真正的自我。”

  瓦瑞安停了下来,怒视着她。“吉安娜,他的自我是什么?就是暴风王国的王位继承人,而且他已经几乎是个成年人了!在他这样的年纪时,我已经精通了剑术,也准备好与联盟的敌人在战斗中对上了!”

  吉安娜在他的愤怒下退缩了一点。“评断一个男人是靠他在多小的时候就取得了人生的第一杀吗,瓦瑞安?”她试图也用一样的凶猛眼神回敬对方。“难道你就无法了解安度因已经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吗?”

  瓦瑞安因为这个质问而停了下来,思考了一会。“我有……跟安度因的选择达成一些协议,但我依旧感到他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治理国家。我们身处险恶的年代,就连你自己也注意到了,大主教。”

  “没错,这个世界正处在毁灭的边缘。”大主教试图小心的用手部姿势来美化他的话。“但是圣光会给我们每一个人不同的道路,不管最后的终点是什么。”

  “别再传道了,本尼迪塔斯!真实的世界可不像你的教堂那样宽容。当国王是个危险的工作,只要一个失策就会害死人!”

  本尼迪塔斯往前踏上一步,将自己的手放在国王的肩膀上。“比起其他日子,在英雄纪念日中,我知道你会把更多责任都放到了自己身上,尤其是看到我们失去的……”他谨慎的续道。“以及你所失去的。”

  国王伸手触摸他的小银闸,迷失在混乱的思绪与担忧中。“如果安度因还没准备好,如果他在任何一方面还太软弱,那他可能会……”瓦瑞安的话停了下来,心中冰凉一片,试图将这个想法赶走。(附注二)

  吉安娜插入话中来解除这股恐惧。“安度因可以给这个世界不一样的力量,瓦瑞安。他选择成为牧师是有原因的,他是个治疗者,而且他能够理解圣光的道理。”

  瓦瑞安点头道。“你说的是事实,吉安娜。安度因从来就……不像我。”叹了一口气,瓦瑞安又一次重重的坐回王座。

  “就像你之前所说的,吾王,”本尼迪塔斯道,“世界已经改变了,我们也必须跟着一起改变。像洛萨那样坚定意志的人才能活下来的日子恐怕已经结束了,这个世界正向往一些崭新特质的人。”

  瓦瑞安看了他一眼,他的心被许多难以预料的事给淹没,艾泽拉斯的根基才在最近整个被动摇了,许多事物也跟着被遗弃而永远的消失了。现在,就连他自己原本的坚定信念也都变的无力。本尼迪塔斯和吉安娜正准备要离去,不过大主教很明显还有一个最后的请求。

  “提到恢复,陛下。在今天的英雄纪念日之中,我有个礼物想要送给你,而且事实上是送给你和王子的。”

  瓦瑞安叹道。“我很遗憾今天只能够我独自一人接受你的慷慨礼物了,神父。我儿子很显然不想要和我在一起。”

  本尼迪塔斯微笑道。“你就别担心这点了,即使在最黑暗的夜晚中,圣光也是能够照耀的。你今天待会愿意与我会面吗?我相信这能够治好你的许多烦恼。”

  瓦瑞安并没有被说服。“什么地方?什么时候?神父,你应该知道,我今天很忙的。”

  大主教倾身、细语道出地点,瓦瑞安的脸色因为听到了会面地而变得严肃起来,不过过了一会,他勉强的点了点头。

  当吉安娜和大主教离去时,瓦瑞安也有一个请教本尼迪塔斯的最后疑问。“告诉我,大主教。你认为安度因可以当一个好国王吗?”

  大主教带着威信转身,点头道。“当然可以,陛下。只要他能够在我们现在如此严酷的日子中撑下来就行。而且尽管现在的世界想要将所有的不净给烧除,只留下最强壮的钢铁。不过乌瑞恩的国王们总是能够展现他们不凡的毅力的,陛下。”

----------------------------------------------

  瓦瑞安走入了城市的墓园,此时太阳已经开始缓慢的向西边的地平线落下,黄褐色的温暖日光映照着高耸的教堂尖塔和寂静的墓碑。

  在瓦瑞安走过熟悉到不行的墓石时,悲伤冲洗着他的全身。这是一条在多年的英雄纪念日中,他都会经过的小径。新鲜紫丁香的芬芳吹拂他的嗅觉,与他妻子蒂芬的记忆混合在一起,他想起她美妙的香味、她欢乐的笑声、还有她温柔的笑容。

  他靠近了两尊守护他妻子坟旁的石狮雕像,他的步伐因为心思被古老的遗忘记忆冲洗而变的恍惚。纪念题字的铜铭牌反射出金黄色的光芒,瓦瑞安读着最后一行的刻字:我们的世界因为您的离去而变得冰冷。他感到自己的心被一波痛苦的实话给淹没,你和安度因是唯一能够给我温暖的事物,蒂芬。

  他听见身后的脚步声便转身,惊讶的见到本尼迪塔斯与他的儿子正在走近,但是这股见到王子的兴奋之意却马上就因为安度因的震惊脸色以及其怒瞪大主教的眼神而被泼了冷水。

  瓦瑞安对于安度因又长高不少而感到讶异,还是这是圣光的伎俩?王子则是灰心的翻弄他的弓和箭袋,对着大主教沉下脸。“当你请我陪伴你时,大主教,你并没有提到父王会加入我们。”

  本尼迪塔斯低头对着男孩微笑道。“有时候,亲爱的王子,我们必须保持几个秘密才能治疗这个世界。”

  瓦瑞安感到他已经快失去了身为一个父亲的角色。他想要叫这个男孩别再耍蠢、赶快长大,他想要命令安度因留在暴风城内做好他身为王子和王储的职责,但是他知道这样只会造成跟上次一样糟糕的结果。他对这个男孩越加的粗暴,就等于他将安度因赶的越远。

  “所以这就是你的英雄纪念日礼物吗,大主教?”乌瑞恩国王试图让声音柔和点,“一个惊喜的家庭团圆吗?”他的视线下意识的往蒂芬的墓看了一眼。

  大主教看着他们两位,感觉似乎很满意。“一部分而已,我还有更多的要给你们。还记得在多年前亲爱的蒂芬逝去时,你给我的一个任务吗?”

  瓦瑞安想了一些时间,已经过了好久了,自从他妻子死去后发生了好多事情。好多的变迁。他自己也变了好多。蒂芬还会依旧爱着变成这样的我吗?

  本尼迪塔斯伸手交给瓦瑞安一个闪亮的银钥匙,瓦瑞安在其重量落到他的手掌时感到讶异不已,安度因也马上就认出了这个钥匙是什么。“是母后的小银闸钥匙。”

  瓦瑞安目瞪口呆,他试图寻找一些能够说出口的话。“你找到了!怎么做到的?”

  “是的,陛下。就如你当初命令我的那样,我必须为我花了这么多的时间来追查它说一声抱歉,但我想今天应该是个让记忆回到你们两人身上的好日子。”本尼迪塔斯轻拍王子的头顶。

  瓦瑞安感到自己的身体深处好似有什么在动。“感谢你,本尼迪塔斯。你是个好人,我不愿思考没有了你我该怎么办。”

  大主教低头鞠躬道。“那么,请容我留下你们两人与其独处。”他转身离去时又挥手示意。“愿安详与你们俩同在。”他道,便步入小径,消失在树丛后了。

  瓦瑞安站着,将银钥匙一次又一次的翻转着,纳闷着大主教怪异的告别之语。但终于,他注意到安度因正看着他,而此时他原本所有想要对儿子说教的严厉之话根本一点也不重要了,他意识到只有一件事是真的:安度因比任何事情、任何人都还要重要。他现在很清楚的了解这点。

  王子转身看着母亲的墓碑,迷失在自己的思绪中。终于,瓦瑞安打破了沉默。“很高兴能够在见到你,儿子。我想你至少又长高了一个头,自从……”他突然间哽住了一会。“我想德莱尼的食物对你还算习惯?”

  “维伦师父说我每个地方都成长了,”安度因答道,依旧看着母亲的墓。“维伦一直不断的提醒我‘我们每一个人每一天皆必须让自己的每个方面都成长’。”

  瓦瑞安点头道。“睿智而且可敬的建议,尤其是对于一个国王……或是未来的国王而言。”

  安度因因这句话而退缩了一点,然后抬头看着父亲,他的双眼闪烁着深邃的苍蓝色。“这个世界正在死去吗,父王?”

  瓦瑞安猝不及防的被这个问题的烈性给吓到,这让他想起这位天真却渊博又好问的安度因从小就喜欢问问题。就连现在,这位男孩的深厚智慧也是显而易见。

  瓦瑞安试图小心的答道。“我对这样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深入的哲学研究,但是我知道一个世界是有其循环的,就像季节一样。每个事物都有其终点,一定都会有个周而复始的循环。”

  他想着该如何用更好的方式来解释,接着便将自己的剑拔了出来。“就像一把好武器,儿子。剑刃必须被一再的打磨才能保持发挥该有的全力。”

  “那也是维伦告诉我的话,他说死亡与重生就像星辰的轮转一样,而且他的人民所经历的时间比任何人都还长。”

  “那他一定知道国王与国家来来去去,但只有真理、荣誉和责任才会永存。”

  “还有爱,”安度因道,仅仅只看了父亲一眼。

  国王想了一会,点头道。“对,还有爱。”

  安度因续道,“我想爱比任何事物都还要更长久。”

  突然间瓦瑞安知道他该做什么了,他手里握着小银闸,在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之前就先开口了。“这些年来我留着你母亲的小银闸,用以提醒我身为国王的责任,用以提醒我任何行为都会导致各种结果。而一个领导者则因为有更多的人都必须依赖着他,所以不能逃避他所作出的选择,不管结果是好还是坏。”

  他拿出了小银闸。

  “我希望你——”他停下并改口道。“我是指,我想或许你现在会想要它,如果你喜欢的话。”

  安度因点了点头,瓦瑞安便缓慢的将蒂芬的小银闸挂在他儿子的颈部。王子用双手握着小银闸,让手指抚摸上面的凋刻,就跟瓦瑞安多年来所做的一模一样。

  瓦瑞安把银钥匙也交给了他,此刻好似整个时间静止了起来,就连墓园的微风都为此停止了自己的气息以示尊敬。瓦瑞安感觉他好像在将类似火炬的东西传承下去,这是一种亲密的特别情感,他觉得自己在将一个代表长大与成人、好似会在未来协助儿子的强力象征物交给了他。“现在这是属于你的了,”他道。“你可以在自己准备好的时候打开它。”

  安度因思索了一会,便将钥匙放进他的腰间小袋。他会找出一个合适的时间,以自己的方式来平息自己与沉重过往的纷争。

  “她爱那个小银闸,安度因。”瓦瑞安道。“她喜爱美丽,喜爱暴风城的人民……但是她最爱的事物是你。”

  安度因的双眼湿润了,在午后的阳光下闪烁起来。瓦瑞安深情的看着儿子,看见了他从未见过的事物。“我一直以来都很……盲目……没有注意到你已经成长为如此令人称赞的男人。”

  因为这句话,男孩的眼泪填满了眼眶,迸出了一些他一直以来都想说的话。“我真的好希望我能够跟你像一些,父王。我真的想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国王。但是……我并没……像你那样强壮。”他猛地擦去眼泪,好似这是软弱的象征。

  瓦瑞安用手臂抱紧儿子。“不,安度因。你拥有比我更多的勇气,而且是从你心底涌出的勇气。还记得你的麦格尼伯伯经常说什么吗?‘力量有许多种的形式……’”(附注三)

  他们两人一致的说出那句话的后半段:“有大也有小!”

  安度因因温暖的记忆而微笑。瓦瑞安续道,“我坚定不屈的对抗着风暴,但你却是让身体去感受强风,去让强风屈服在你的意志之下并且让它成为你的力量,也因此让你变得更加坚不可摧。”

  瓦瑞安转身面对蒂芬的纪念牌。“你的母亲也有同样的特质,她让自己温和的说服力达到完美,让自己的博爱感动世界。”

  王子看着母亲最后的安眠地,试图忍住泪水不要留下。此时,瓦瑞安不假思索的说出话来,这不是以暴风王国国王的身份,而是单纯父亲对儿子的身份。

  “你能够为她哭泣是很好的事,安度因。我从来就没有那样的……力量。”他们站了一阵子,望着他们深爱的人的坟墓,那个爱是他们最深的牵绊,比鲜血都还要深。

  “我想念她。”终于,安度因开口了。“我知道我当时还只是个婴儿,可是我能够感受到她的爱。”

  “而这就是为何你会成为最伟大的乌瑞恩国王,”瓦瑞安道,轻拍儿子的背。他希望这一刻可以持续到永远,然而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抬头看了自己的四周,“那么,告诉我,你认为哪一个方向最可能有伏兵来袭?”

  安度因擦去他的眼泪,道。“他们已经监视我们好一段时间了,你认为他们是谁呢?”

  瓦瑞安沉思道,“多半是刺客,应该是想要利用节庆来吸引众人注意力,再利用暴风王国的首领们都在公众场合集结时的这个绝佳机会来下手。所以,你有什么计划吗?”

  安度因试图不那么太明显的观察周遭。“他们会从东边发动攻击,然后试图挡住墓园的主要出口。我们将会面对直接而来的武力攻击,而不是什么诡计。因此如果我们让自己背对西边的墙,那么我们就能够在比较平等的条件下与他们对战了。”

  瓦瑞安不禁微笑起来。“令人钦佩。你真的有认真的听进我教的那些乏味训练。”

  “你教的比你想象的还要多,父王。”

  瓦瑞安点了点头,安度因则回以笑容。默契让他们了解对方心意,不需要任何的言语。

  发射到头顶的烟火打破了沉默,魔法飞弹从英雄谷向高空射出,并在城市的天上爆破成一朵一朵多彩多姿的美丽花朵。英雄纪念日的闭幕典礼已经开始了。

  但是烟火也同时是另一些行动的信号。从四周八方,一群危险人物从他们躲藏的地方现身,每一个都带着丑陋的武器,每一个都拥有一个意图暗杀的刺客冷酷面容。

  瓦瑞安转身看了儿子,表情几乎像是在享受即将战斗的这一刻。“看来我的演讲要迟到了。”

  来袭者包围了两人。瓦瑞安算出一共有十个敌人,他起初认为完全不足为惧,直到安度因指着最后方的位置,他才看见了另一个从树后现身的男人。最后一人是个是个非常厉害的术士,他的暗紫色长袍发出了防护魔法的光芒,燃烧的能量符文则环绕着他的多节法杖。

  “我不喜欢那样子的人,”瓦瑞安道,拔起了他的剑。安度因点头后也将弓解了下来,扣起一根箭。

  他们看见那位巫士挥舞他的法杖,在天空划出一个发光的椭圆魔法能量,他已经开始吟唱召唤魔法的咒文了。

  更多的烟火在天空中爆裂,来袭者便对着国王与王子冲了上去。头顶的爆炸声吞噬了刺客们的刺耳喊叫,激烈的钢铁交击声中,鲜血飞溅,而从暴风湖的另一端传来的回音,是父亲与儿子骄傲的合力战嚎:“为了联盟!”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