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三锤议会:火与钢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三锤议会:火与钢

2012-06-27 11:18:17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Matt Burns 原作,twinfantasy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三锤议会:火与钢

  当库德兰潜入到穆拉丁的王座时整个大厅是没有任何人的,在这个石制的王座旁边是一个大型的铁箱,内藏三块被认为是莫迪姆斯之锤的碎片。每一个议会代表都被分配到专属个人的铁箱钥匙,这时库德兰将自己的那把钥匙插入大锁。

  他缓慢的打开箱子然后拿起属于他部族的权杖,现在它看起来既污秽又像个荒废掉的物品,上面的狮鹫兽羽毛和青草的装饰都已经被去除以准备进行重铸。

  “我就知道你会跑回来把它拿走,”一个充满愉悦口气的声音道。

  库德兰立刻转身,看见茉艾拉就站在往王座平台的斜梯底部,她手上抱着达格兰、依旧还穿着问政时的正式套装,她那间与王座大厅相邻的寝室之门已经打开,一道光芒就这样从另一个房间直接射入王座厅。

  “我根本就不想要参与捏造这个谎言的计划。”

  茉艾拉优雅的走上王座平台。“你刚好让我想到达格兰非常的喜爱他的一个玩具,然后当我把它拿走时他还大发一场脾气呢。”

  “你根本就不了解这把权杖对我的意义有多深……你永远也不会了解的。”

  铁炉堡的女继承人轻松的往库德兰的王座走去,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会。

  “我还是搞不懂为何你在当初会想要来这里,”茉艾拉道。“你跟你的部族根本就和铁炉堡格格不入,然后你看起来也根本就不想要留在这里啊。”

  “我是被人叫过来的。”

  “那可不是我叫的。”

  这是事实。当茉艾拉带着黑铁部族的成员来到铁炉堡时,她很有效率的让整座城市进行戒严,当时有位重要的访客也因此被困在城内,那就是暴风王国的安度因王子。而他的父亲,国王瓦里安为此发动了一队军情七处的刺客潜入铁炉堡,打算要茉艾拉为了这个罪行来杀害她。不过最后瓦里安还是饶了茉艾拉,但却决议组成三锤议会来试图维持和平,然后当时瓦里安还直接推荐由弗斯塔德来担任蛮锤部族的议会代表。

  好一段时间这两个矮人只是单纯的看着对方,直到茉艾拉打破了沉默。“我正在想象你这么厉害、在战斗中获得不知几次胜利的矮人,被打败时的滋味会是如何。”

  “你这是什么意思?”

  茉艾拉把达格兰放在穆拉丁王座的旁边,结果他直接爬到了王座上咯咯的笑了起来,完全不知道面前两个人正在进行的对话。

  “被打败的滋味一定是既怪异又糟糕。”

  “你到底在说什么?”库德兰越来越激动的问道。

  茉艾拉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这就和库德兰先前看了不知几次的那种老练的微笑一样。然而在现在的情况来看,她一定在微笑下藏了什么邪恶的东西,他开始意识到一些逐步揭开的冰冷真相。

  “你加入议会这件事让我非常的关注,你是个拥有钢铁般意志和力量的男人,而且愿意牺牲自己的一切来保护我们的世界。但是当你来了之后,我才发现你根本就是一个紧抓住过去那块老旧铁条的人,这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很怪的景象,就好像你把自己全部的自豪和虚荣都放在那个小东西上。”

  库德兰几乎没有在听茉艾拉的话,他的思绪正在翻滚着。针对蛮锤部族的不利谣言,因为在图书馆所发现的伪造羊皮纸造成不断上升的紧张情势,甚至是茉艾拉自身对蛮锤的公开辩护。这些事情串在一起就可以让其它人主动排挤蛮锤部族,也有效的让他们的名声日渐败坏。因此,公众就会把自己的焦点从铁炉堡以前一直在对付的敌人,也就是黑铁部族转移到蛮锤身上了。

  意识到这一切让库德兰感受到极大的无力感,他觉得自己被一个手段厉害不知多少的敌人打败了。他当初一直有茉艾拉是如此狡猾的感觉,但他却没有相信自己的直觉。

  “所以是你把那张羊皮纸放在图书馆内吗?还是你叫那个鼠辈德鲁坎这么做?”

  铁炉堡的女继承人只是简单的微笑并轻拍达格兰的背,完全不理对方的质问。“我已经加强在图书馆内的巡逻和守卫了,我可以跟你保证类似的事情不会再度发生。”

  “回答我!”库德兰吼道,他拿起自己的风暴战锤指着茉艾拉。

  茉艾拉面不改色的看着对方。“你曾经用这把战锤屠龙,对吧?大概还有数不清的兽人?所以我大概可以猜想到这把战锤可以对我做什么。”

  “它可以在你发出任何声音之前就打碎你的头颅。”

  茉艾拉笑了起来。“然后当我的热血流满地板,我的人民将会愤而起兵,整座城市将会被战火吞噬,而你和你的野蛮族人就会是第一个被丢入战火的人。”

  “如果你有一丁点的荣誉,你就会对我承认你所做的种种。”

  “事情已经结束了,库德兰。你是个重视行动的男人,而不是话语。不过啊,在铁炉堡内话语的重要程度可是行动远比不上的,这里不是外域,这里不是用你溅洒多少热血来衡量你是否能够获得胜利。在这边,是要靠你赢得多少民心来决定胜负,然后你在这一点根本就完完全全的失败了。或许,弗斯塔德会是个比你更加适合代表蛮锤部族的人选。”

  “你这些日子来老是把团结这两个字挂在口中,”库德兰道,他手中的风暴之锤握的更紧了。“但你根本就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懂。”

  茉艾拉的脸开始感到僵硬,但她试图继续保持微笑。

  “我当然知道我要什么,”茉艾拉轻声道。“是你根本打从一开始就不愿意对黑铁部族伸出和平之手。你老是被古老的仇恨给蒙蔽自己的眼睛,你在刚到铁炉堡时对黑铁部族就已经保持不变的成见了。”

  “所以你就这样计划牺牲我和我的族人来让黑铁部族可以不会被当做人渣那样对待?”库德兰问道。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全族的未来,如此在我的儿子继承王位时,他才不会治理一个人民视国王为贱民的城市,只因为他身上留着不同族的血脉。”

  “如果麦格尼可以亲眼看到现在的你,我就能够想象他会感受到多少的悲痛,毕竟他会亲眼目睹堕落到和石鄂怪一样低贱的女儿在破坏自己毕生努力经营的成果。”

  “不要说的好像你知道我过去的所有经历,或是麦格尼的。”茉艾拉愤怒的破口道。“你和你的族人只是这座城市的客人罢了,你们越早离开越好!”茉艾拉不经意的紧握达格兰的手臂,导致他痛得发出哀嚎声。

  “我一直以为——”库德兰突然停口,一个可怕的想法突然浮现在他的脑中。他往茉艾拉走近一步,风暴战锤距离她的脸颊仅仅只有数吋。“是你……是你杀了斯卡雷的!是你派出你的肮脏族人去放火的。”

  “不,”茉艾拉愤慨的道,“不要对我做出任何本来是你自己要负责的不实指控。我已经处罚了那些打群架的黑铁族人了,但根据他们告诉我的话,是你自己先挥出第一拳的。”

  罪恶感填满了库德兰的身心。自从当天稍早的那场大火后,他就一直试图让自己忘记他是可以避免那场群架的。他的手臂感到松弛无力,原本指着对方的风暴战锤也放下了。

  “你要的话就现在带着这把权杖离开,”茉艾拉道,眼神扫了那把蛮锤部族的权杖。“不然就一起留下。”

  语毕,她便抱起达格兰走下王座平台,完全没回头看库德兰一眼。

  “不管怎样我们明天还是会继续进行重铸的任务,到时候大家就会知道是一个黑铁部族的人成功的团结矮人诸部族了。”茉艾拉在进入她的寝室时说了这些话,随后便猛力的关上门。

  茉艾拉口中陈述的一切事实给了库德兰难以承受的无形重量。他一直以来想要寻找的敌人已经现身了,但是他没办法做任何事来对抗她,因为不论怎样一定都会导致全城陷入战乱的危机。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变成水晶般的雕像的国王麦格尼那样无助,败战的滋味一口气冲洗了全身。

  他感觉到开始汗水淋漓,每一口呼吸都充满污浊的热气,而不是新鲜的空气。库德兰将权杖放入胸甲前靠近手臂的一个开口,确定他已经藏好这个传家宝之后,他就火速离开大厅然后往铁炉堡铁炉堡的大门奔去。

--------------------------------------------------

  库德兰在铁炉堡的大门深吸一口严寒的空气,流满全身的汗水也因为寒冷的晚上而变得冷冽,为此他打起了寒颤。

  在远处透过落雪组成的雪幕和从城市大门发出的光芒,他看见几个正在从商队车上卸货的影子,其中一个黑影抬头往库德兰的方向看过来,接着便踏过白雪走了过来。

  那是穆拉丁。

  “我找了你好久,小子。”穆拉丁一面拨下肩甲上的雪一面道。“我必须说我在听到斯卡雷的悲剧时是感到多么的遗憾,她死的像她身前那样勇敢,完全没有任何的恐惧。她为对自己最珍贵的事物而战……她的族人,她的未来。”

  “她的未来和她一起死了,”库德兰道。他长叹了一口,呼出的空气全部都因为冰冷而结白霜。

  穆拉丁站着不发一语好一会儿。“是……但我宁愿在知道自己赢不了的情况下还是为了族人而死,而不是完全就毫不抵抗。但我想你压根就不懂这件事的意义,不是吗?”

  库德兰的眼睛因为对方的轻蔑而眯了起来,但自从经过和茉艾拉的那一番话他就已经觉得很虚弱。“自从我来到铁炉堡的那一天开始我就一直在为我的族人而战了!”

  “不要错把固执当做英勇,这两个在本质上是完全不一样的。”穆拉丁答道。

  “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你和茉艾拉根本就没有两样。”

  穆拉丁叹了一口气然后低下自己的头。“当你加入议会时,我是这么告诉自己的:终于有个够力的人可以来解决城内的纷争了。然而事实上你却让整个情况更加的恶劣。”

  “没错,只因为我一直都是独自一人。你一开始对我张开双手欢迎,但当我为我自己相信的信念而战时,你却转身背对我。”

  “我到底要跟你说几次这个铁锤的事情根本就不值得你这样大力争辩,当我发现你根本就听不下任何理性的建议时,我就不再浪费我的唇舌了。”穆拉丁反驳道。

  因为铜须的这一番话,库德兰开始回想过去的日子中穆拉丁好几次私下前来拜访他,试图说服他对这把蛮锤的权杖放手,但当时他觉得每一次的对话都像是对他的人身攻击而不是建议。

  “你知道了吗,小子?”穆拉丁续道。“那块老旧的铁条是个让你束缚在过去的枷锁,是个束缚整个城市的枷锁。你越为这件事情争辩,它就束缚的越紧。”

  “那如果我明天不去参与重铸呢?”库德兰脱口道。当最后一个字离开他的嘴巴时,他感到藏在盔甲下的那根权杖刺到了他的肋骨。

  穆拉丁皱起了眉头,他对库德兰的脸色充满的不屑。“麦格尼很喜欢你和斯卡雷在外域战斗的那些故事,而我现在真的很庆幸他不会看到你是一个如此愚蠢的人。”

  库德兰原本打算告诉穆拉丁有关他先前和茉艾拉对话的事情,但是他现在怀疑穆拉丁是否和麦格尼的女儿串通好来对付他。然而空气中弥漫的是直率的气氛,穆拉丁的这些话降低了不少库德兰的恐惧;只是从另一方面来看,铜须的一番话听起来让库德兰感到更加的不快。

  “那把权杖可是我和我的族人在外域的精神象征啊!”库德兰吼道。

  “你族人的精神象征就是你!”穆拉丁的声音也上扬到和库德兰一样了。“还有斯卡雷也是你们的精神象征。然后因为你不断持续的争论,你在城内的族人也一分一秒的为此受苦。跟你说,我想要让这座城市的改革继续前进,而不是用个毫无意义的老旧铁条来挡住她的路!”

  “前进?”库德兰嘲弄道。“在我们以为那件事是真的时候,那把铁锤都不能够让我们团结了,更别说当我们都知道那是一场谎言时,它更做不到你想要做的事。”

  穆拉丁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他的一只手放在库德兰的肩膀上。“请你放手吧,小子。你知道好的事物都是需要靠牺牲来获得的,你比任何人都还要更了解这点。”

  库德兰一把拨开铜须的手臂。“这就是你刚刚想要找我的原因吗?来告诉我该如何领导我的部族?”

  穆拉丁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他回头看看还在晚上工作的人影。那些矮人们还在努力卸货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在前面争吵的两人。当铜须转回来时,他直接挥出右手赏了库德兰一个巴掌,让蛮锤吃痛退了几步。

  “不是,小子。我只是来亲眼看看事实和故事所陈述的有何不同而已。”

  在库德兰发现这一击所造成的讶异感消失时,穆拉丁已经在走回车队的路上了。库德兰现在只是一个人孤独的站在大门前,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夜晚的黑暗。

  在他身上的蛮锤权杖给他一股莫名的沉重感,他对外域的许多记忆都和它紧紧相连,但在这之前他其实对这个传家宝没有什么特别的情感。事实上他原本差点就要在进入兽人的家园时把这根权杖留在艾泽拉斯,当初他在打包自己的随身物品时,这根权杖就悬挂在家里的墙上,上面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突然间他觉得自己从王座厅拿走权杖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他到底想要拿着它来做什么?离开城市然后抛弃他身为议会成员的责任?玷污自己的荣誉,同时也弄脏弗斯塔德和其它族人的荣誉?

  库德兰反复思考这个问题直到他又穿过大门走回了炎热的铁炉堡内。当他毫无目标的在城市外圈乱晃时,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叫道。“库德兰!”

  埃里慢步跑向他,还带着一迭厚重的毛皮。

  “我想在没有心情跟你讨论任何事。”库德兰喃喃道。

  “是,是,我知道你的感受,不过你一定会想要看这个的,小子。”埃里道,他差点就跌了一跤。

  狮鹫兽的照料者把毛皮轻轻的放在地板然后单膝跪在前方,库德兰也单膝跪下来看看到底埃里是突然间展现什么给他看。

  “这是她的蛋,”埃里道,他满是胡子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库德兰不敢相信的倾身近看,藏在这迭毛皮内的是一个沾了不少煤烟的蛋。

  “怎么可能……?”库德兰说不出其它的话。

  “我发现有一只狮鹫兽带着这颗蛋,他将蛋藏在大锻炉附近的一个巢内。他一定是在大火来袭时将蛋救走的,而其它的狮鹫兽都没有帮忙救蛋,”埃里道。“自从发现这颗蛋之后我就一直在找你了。”

  库德兰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形,在烈火、烟灰、羽毛、尖叫造成的混乱当中,有一只斯卡雷身边的狮鹫兽飞快的冲上空中离开,然后前爪还紧靠在自己的胸前。库德兰接着抬头,看到埃里的眼睛充满泪光,狮鹫兽的照料者马上伸手抹掉。

  “别告诉任何人这件事,如果其它小子们知道我会流眼泪的话,那就没完没了了。”

  “这不会是你第一次哭泣啦。”库德兰听到自己口中发出会心的一笑,但却也同时感到一点点的愤怒。他低头看看那颗蛋,这真的是个奇迹,不过如果他还能够做选择的话,他还是会毫不迟疑的用这颗蛋来交换斯卡雷的生命。

  “不过这毕竟不是斯卡雷……”库德兰道。

  “喂,小子。这样的想法对你的头脑来说可是个毒药。让你心中的斯卡雷安息吧,不然你将会终其一生等待一个永远不会成真的幻梦。”埃里握紧库德兰的前手臂。“这颗蛋当然永远不会是斯卡雷,”埃里续道,他的脸色转成库德兰从来没有看过的严肃神情。“但这是她的骨肉,这是她留给你的礼物,然后我可以跟你保证未来的有一天她会长成像其母亲一样伟大的狮鹫兽。”

  “是……”库德兰道,然后他感觉到好像有什么堵住了他的喉咙。

  犹豫了一下,他将手掌放到蛋上。蛋给他一种温暖的感觉,但是却和铁炉堡内的闷热完全不一样。温暖穿过了库德兰全身的血脉,让他在那一瞬间感觉好像又回到了辛特兰的蓝天,沐浴在阳光下。此时,他心中所有复杂事情都变得很清晰了,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而且不管结果会如何,他都必须荣耀国王麦格尼和完成身为三锤议会代表的职务。

----------------------------------------------------

  库德兰到达时大锻炉挤满了肩并肩的矮人们,几乎全城的人都想来见证莫迪姆斯之锤的重铸。甚至连一些侏儒、德莱尼和其它联盟的成员也前来参与,不过这些人还是和群聚在大锻炉核心的巨大铁砧旁的矮人们有一段距离。

  一排铁炉堡守卫清开铁砧旁的一点区域,然后只有茉艾拉、穆拉丁和一位黑铁铁匠站在那里。不过在场的很多矮人都带上武器,情势紧张的像快爆发的愤怒。蛮锤部族的人们则是集合在王座厅的门口附近,距离他们平常待的狮鹫畜栏很远,毕竟自从发生火灾之后,他们就把那些有翼的同伴暂时带离城市,而畜栏现在虽然已经重新整理并堆上新的草堆,但却只有铁炉堡专属的狮鹫兽栖息在内。

  库德兰努力穿过挤满人的路,许多人在他身边不断的叫嚣,当中他似乎还听到有人喊出“小偷”的字语好几次。当他好不容易快到大锻炉的中央,他可以看到茉艾拉就站在守卫的后面,很明显正在对人群发表演说。

  “我们已经锁定偷走莫迪姆斯之锤握柄的嫌疑犯了,”茉艾拉道。“我们已经派人着手进行调查,然而我们不会让这些小偷破坏我们预定进行的计划。我们会现在就着手开始进行重铸,从……”茉艾拉的话在库德兰进入被守卫围起来的圆圈时停了下来。

  “库德兰,”茉艾拉若无其事的道,就好像昨晚他们两人之间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有内贼在搞鬼。”

  铁炉堡的女继承人指着铁砧上摆着的铜须锤身和黑铁宝石。

  “你有没有任何可能的线索呢?”她提高自己的音量以让聚集的旁观者都能听到。

  在她如此端庄的面具下,库德兰可以感受到茉艾拉一定在享受每一刻支配他这个蛮锤代表的感觉。

  “我有,”库德兰答道,然后看了穆拉丁一会儿。而铜须则是厌恶的瞪着库德兰,不发一语。

  库德兰走到铁砧的旁边,然后拿出了藏在盔甲下的蛮锤传家宝,将权杖高举在所有注视他的每一个矮人面前。

  “铁炉堡的市民啊!”他大声叫道。“是我拿走了铁锤的一部份。”

  怒吼在人群中掀起,然后许多人开始推挤着围绕铁砧排成一环的守卫们,也有一些人对着站在王座厅入口附近的蛮锤矮人靠了过去。

  穆拉丁往铁砧走近并一把抓住库德兰的另一只手。“库德兰!”铜须气的大骂。“你这样做是在故意制造暴动!”

  “你说我是个能够解决城内的纷争的人,因此这就是我要做的事。”

  “你要怎么做?”穆拉丁问道。

  “打碎束缚住我们的枷锁,小子。”

  穆拉丁的眉头因为困惑而皱了起来,不过在库德兰眼中,铜须似乎意识到接下来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因为穆拉丁放开他并往人群走了过去,大喊道,“让库德兰说他想要讲的话,”

  当人群的嘈杂声消失之后,库德兰续道。“我被困在外域非常多年,从来不知道我是否还有任何回家的机会。在那边的日子中,这根铁条是给我和我的同伴们希望的精神象征,看到它我们就能够想起我们是为何而战的!”

  库德兰看了一传家宝一眼。当昨晚他跪在斯卡雷的蛋旁边时,他才意识到这把权杖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是一根普通的老旧铁条。这是一根经过冶炼之后的金属条,却成功的在矮人的各族之间挑拨关系,在库德兰的内心散布恐惧与憎恨。他知道自己就和站在前方的愚蠢暴民没什么两样,他知道自己就是一个不敢面对未知、不敢为了往前踏上一步而放弃掉任何熟悉事物的矮人。但他先前却愿意为了进入外域而这么做,他抛弃了大族长的头衔给弗斯塔德接任,他抛弃了他在鹰巢山的生活,为的是给予自己的人民一个更好的未来。因此这把权杖相比之下根本就显得微不足道。

  “但这里并不是外域,”库德兰续道,“这里也不是我们共同祖先所居住的铁炉堡。所以为何我们还要执着在重新结合这根铁锤呢?我们现在所住的是一个崭新的铁炉堡,而且她绝对不会变回以前的那一个,就算我们重铸了莫迪姆斯之锤也不会让她变回原来的样子!”库德兰接着用力将蛮锤的传家宝拍在铁砧上。“我和我的族人不愿意看到这个崭新的时代还被枷锁束缚在这根铁锤上!”

  人群开始鼓噪,在大锻炉的阴影下,矮人的人群看起来就像一个大型的个体,一下扩张一下收缩,然后下一秒就好像快要在接缝的间隙上爆开。

  “他要把那块碎片拿走了!”

  “这就是蛮锤部族丑陋的真正面目!”

  没有再说任何一句话,库德兰拿起背上的风暴战锤,然后在飞快的那一瞬间,他已经将武器举高又锤下,直击那把权杖。尽管库德兰已经用了这把锤子数十年,敲击的巨响还是让他的耳朵嗡嗡响了好一阵子。接着那个传家宝已经在众人面前碎裂四溅,形成钢铁碎片之雨。

  人群被这个突然的举动给吓傻了,他们紧绷的脸上画满了困惑之意。

  “崭新的铁炉堡从现在就开始。你们扪心自问,难道你们希望这个铁锤被重铸是因为在未来可以再碎裂一次吗?我们蛮锤部族们决定要往前踏出新的一步,而不是往后。你们有多少人愿意跟我们一起这样做呢?”

  当库德兰转身准备将风暴战锤交给下个议会代表时,他很讶异穆拉丁居然已经往铁砧的方向大步走了过来。

  “铜须部族愿意!”穆拉丁叫道,然后他用一手拿起风暴战锤。

  穆拉丁和库德兰不约而同的往茉艾拉看去,然后其它所有聚集在大锻炉的人也都转身看她。她现在看起来是那么孤独的一人站着。

  铁炉堡的女继承人看了四周一下,好似想要寻找个可以逃避的地方。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她终于向铁砧走过来,脚步缓慢又尴尬,就像她的身体和心思正在激烈的对抗彼此。最后她眼神专注的看着库德兰,然后伸出自己的手去盖在穆拉丁握着风暴战锤的手上以表示同意。

  库德兰接着将铜须的锤身和黑铁的宝石放在大铁砧的中间,另外两位议会代表则同心将库德兰的武器敲下。在一声巨响之后,剩下的古物都碎裂成千百片,这场谎言也就此结束。

  最后,三位矮人一同站在铁砧前,每一个人都伸出一只手握住风暴战锤一同将其高举。周遭的人群给予他们大量的掌声与激励。茉艾拉望了库德兰一眼,好似在期待对方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告诉她,然而库德兰却没再说话了。

------------------------------------------------

  在接下来的一周,三个部族之间的紧张情势似乎已经变成一颗还在冒烟的灰炭。确实,不同部族之间还是有些不快,但暴力流血的冲突威胁已经不复存在。库德兰独自一人坐在石火酒馆的角落,准备喝下他的第二杯酒。但他并不是因为生气还是什么罪恶感才独自一人,他是在这里紧张的期待一个朋友。

  如果他不想来,我能怪罪他吗?库德兰思考着。

  弗斯塔德好似为了回答这个无言的疑问而走入了酒馆,他火红的头发就像库德兰一样在脑后绑成了一个马尾。他停在门口,眼睛四处张望灰暗朦胧的酒馆直到他看到库德兰,他没有微笑或点头,直接笔直的往库德兰的桌子走过去坐下。

  “很高兴看到你,小子。”库德兰道。

  “我也是很高兴见到你,”弗斯塔德平静的答道。

  原来库德兰在蛮锤的权杖被破坏之后就请求弗斯塔德来铁炉堡,但却不知他的朋友会如何答复。现在弗斯塔德已经来到这座城了,库德兰感到既欣慰又没把握。

  “你根本不用这么做的,你比我拥有更多的权利来留在议会内。”过了一会让人感到不耐的沉默后,弗斯塔德道。

  “不,”库德兰答道。“你已经担任蛮锤部族的大族长二十年了,而我只是个固执不知变通的矮人,自以为可以做的比你更好……”

  “我刚刚已经和埃里讲过话了,看起来你似乎已经在铁炉堡内做下惊人之举呢。”

  “我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清理我在这里制造的一团乱,而如果当初是你在我的这个位置上,铁炉堡内就不会有这一团乱了。”

  弗斯塔德看着库德兰一会儿,嘴唇噘了起来。库德兰则替自己最好心理准备,因为他的朋友随时可能会开口谴责他的傲慢和自负,或是对他在铁炉堡惹出的这场乱感到幸灾乐祸。

  “如果你不愿意为我这么做,”库德兰突然很快的说道,“那么至少为了我们其它的族人来接下议会代表的位置吧。”

  弗斯塔德向后坐躺在椅子上,他的双手交叉摆在胸前,眼神从未离开库德兰一秒。

  “所以你期盼我可以原谅你做的一切然后加入议会吗……?那你怎还不快为我在桌上准备好一杯美酒呢?”弗斯塔德问道,然后脸上露出了咧嘴的笑容。

  库德兰开怀的大笑了起来,感觉到原本压迫自己的无形重量都已经离开了他的肩膀。刚刚他就已经了解到弗斯塔德所拥有的无穷智慧与宽恕的能力,这两个特质都是能够带领蛮锤部族获得更美好事物的能力,就算在先前议会产生的种种困扰之中也没问题。

  当库德兰替弗斯塔德点好一杯酒之后,两位矮人高举他们的酒杯。

  “敬三锤议会!”弗斯塔德道。

  “敬蛮锤部族的大族长!”库德兰答道。

  “敬斯卡雷。”弗斯塔德在准备喝下前如此道,让还没预备好敬酒第二次的库德兰楞了一下。没错,埃里一定老早就跟弗斯塔德讲到有关斯卡雷已死的事情,库德兰很感谢这样一句简短的纪念之语,毕竟他自己、弗斯塔德、或是其它的狮鹫兽骑士都知道冗长的演说根本就不能安抚失去一个像斯卡雷这样棒的朋友的苦痛。

  弗斯塔德吭的一声将喝干的酒杯放到桌上然后问道,“那你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我可能会前往暴风城,我过去和一些人类有不错的经验,而且我也想要见见那个国王瓦里安。还有……我听说在暴风城的城门有一尊纪念我英勇战死在外域的雕像。”库德兰笑道。

  “是啊……是我在纪念牌上题字的,当初在思考要写什么的时候可花了我不少心思。”弗斯塔德故意笑着挖苦。

  当夜晚降临时,其它的矮人们也加入库德兰和弗斯塔德的桌子一同饮酒作乐,他们聊了许多艾泽拉斯各地的政治现况与变化,还有在大灾变之后对改变整个世界所造成的冲击和天灾等议题。当中最让库德兰感到兴趣的是一些散落在暮光高地的蛮锤家族,这些人独立自主的生活着,不受到鹰巢山政府的管辖。最近,似乎有些传言提到有什么邪恶黑暗的事物开始在这片北方的绿地中扎根闹事。

  当其它矮人们又把话题转到别的地方去时,库德兰的思绪正在盘算着,一周之前他还在担心放弃他在议会内的位置会是一个在族人面前表现自己懦弱的行为。但今天来看,那件事根本就不算什么。有个无形的力量让他愿意做出牺牲,有个无形的力量让他拥有放弃为自己族人利益着想这件事的欲望,那个无形的力量让库德兰的身体充满了行动的烈火。也是这把烈火让他毅然决然的进入外域以及打碎蛮锤的权杖。他的命运并不是在铁炉堡内,也不是在鹰巢山内闲晃。他的命运就坐落在这里,也坐落在那里,他的命运是要受到风的指引而前进的。在如此无法预估的状况下,他拥有了面对任何挑战、屹立不摇的对抗难以克服的不利条件,以及为最微弱的希望而战的力量,这就是身为一个蛮锤矮人的意志。

  这是他来到城市之后第一次——不,应该说是自从从外域回来之后,他第一次感到真正的自由,就好像他和斯卡雷在云朵间自由的飞翔。事实上在他的心目中,他确实是如此的。库德兰的精神现在就和狮鹫的灵魂同在,翱翔在没有任何云朵、无限向四周延伸的蓝天中,在他的头上是一些难以理解、发出闪耀光芒的幻景;在他的心中,他知道这就是鹰巢山和蛮锤部族所求的和平。不管这两个目标要花费多少天、多少周、还是多少个十年才能到达都是难以预测,而且事实上去烦恼这件事也真的太愚笨了。有了这股决心和毅力,他给斯卡雷的脖子一个坚定的抚拍,便让风带领他们直直的往地平线飞去。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