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三锤议会:火与钢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三锤议会:火与钢

2012-06-27 11:18:17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Matt Burns 原作,twinfantasy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三锤议会:火与钢

  库德兰和斯卡雷一起漫步经过许多城市外圈的商店街,这里仅仅只能听到一点点来自大锻炉的铁锤敲打铁砧声。从狮鹫的眼睛,以及特别是她的缓慢步伐就可以看到年老的沉重负担。这点让库德兰感到苦恼不已,但斯卡雷似乎很享受在探索铁炉堡的每个角落。

  而且库德兰真的很希望可以逃离铁炉堡然后和斯卡雷一起飞翔,可是现在这样的轻松散步是这只狮鹫唯一有办法做的。通常一起散步可以让他暂时不用理会诸多烦恼,然而今天他的心思却被莫迪姆斯之锤完全占据,因为在库德兰冲出王座厅之后,茉艾拉和穆拉丁就决定让一位黑铁部族的铁匠来进行重铸铁锤的任务,这个决定让库德兰的血液因愤怒而沸腾,可是说到底还是必须怪罪他自己当时不去参与这件事的讨论。他真的打从内心很不喜欢黑铁部族,他认为背叛和失信之于黑铁部族的关系就像狮鹫之于蛮锤部族,两者密不可分。

  更糟糕的是,牺牲他的这把权杖并没有降低铁炉堡内的任何紧张气氛。一天之后当库德兰漫步时,他总是感觉到周遭有人用恶毒的眼光在瞪他一身饱受气候历练的黄褐色皮肤、火红的马尾辫,以及身上的刺青。库德兰知道这些眼光的恶意可是比外表看起来还要来的更深,因为铁炉堡现在正遭受诸多的文化冲击,然后每一个文化都认为自己比别人还要更高一等。蛮锤部族偏好在地表以及和他们挚爱的狮鹫兽翱翔在北方的天空;铜须部族就如同以往那样喜欢住在山中;至于黑铁部族……黑铁部族则住在更深入的阴影中,他们的生活方式遮蔽在——

  穿着钢铁盔甲的肩膀撞到了库德兰的侧边,让他瞬间跳离了自己的思考。他转身然后看到了两个黑铁矮人正在搬运一个巨大的酒桶,那个撞到库德兰的家伙用闪烁着红光的眼睛看着他。黑铁矮人们都拥有这种眼睛,这让库德兰想起了在外域看到的恶魔眼睛。

  那个黑铁矮人咕哝一声,然后就和他的同伴继续自己的工作,他们和许多自己的族人正在两两进行搬运酒桶的工作。一种特别的强烈酒香从酒桶内飘出,库德兰知道这是黑铁部族所酿造的烈酒,不过这种酿酒和他平常喜欢喝的不太一样,因为只要喝下一杯,所有的感觉就会麻痹而且会暂时忘掉许多不快的事物。库德兰已经看到好几次许多黑铁部族的人们在搬运这些酒桶入城,很明显他们并不满意铁炉堡自身所提供的酒。

  “库德兰,”在最后一对搬运酒桶的黑铁矮人离开之后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发出,虽然他没有看到对方,但是却绝对不会搞错这是谁在对他说话,因为听起来非常的冷静、高贵又老练。

  库德兰转身看见茉艾拉走了过来,她身边跟着一位矮壮的黑铁矮人名叫德鲁坎,一个在很多场合都被他看到跟在茉艾拉身边的人。注:德鲁坎,是茉艾拉极度信任的黑铁部族成员,许多她的事务都是由这位德鲁坎帮茉埃拉执行,是个非常忠诚的亲信。

  “我想你应该正带着高贵的斯卡雷散步,对吧?”她带着礼貌性的微笑道。

  库德兰打量茉艾拉的脸一会,试图找出她是否有任何代表现在的诚挚表现是掩饰手段的迹象,他猜测茉艾拉和黑铁部族就是在某种程度上对蛮锤部族造谣中伤的人之一。

  会这样想也是因为她先前的激进行为:毕竟在麦格尼发生意外之后,她带着黑铁的士兵把整座城市当做自己的人质来统治,还打算自立为王。后来这个事件就是导致三锤议会形成的关键,而且现在这个重铸莫迪姆斯之锤的想法也是她提出的。

  不过现在时间已经证明茉艾拉是库德兰在铁炉堡的最大盟友,当很多针对蛮锤部族的莫名的谣言和抱怨出现时,例如粮食、房屋居住问题以及超多狮鹫入驻以致空间挤到不行所产生的怨言,茉艾拉都会在第一时间站出来为蛮锤部族辩护。只是尽管她再如何的表示自己的善意,还是没有给库德兰丝毫的满足之意。

  “她必须离炎热的地方远一点,”库德兰一面拍着斯卡雷的狮身一面道。

  茉艾拉往斯卡雷的位置走近几步,伸手抚摸狮鹫兽的喙。“真是个高贵伟大的生物,她最近的情况还好吗?”

  “有好一些,”库德兰撒谎道,他现在并没有心思去跟茉艾拉讨论这件事,他对于斯卡雷今天有办法从她的巢上起身散步已经很满意了。

  “我觉得她一定很快就会康复的,”茉艾拉道。她轻揉斯卡雷的鬃毛,而狮鹫兽也低下自己的头,发出舒服的咕咕声。

  库德兰知道斯卡雷拥有判断一个人的好坏的能力,因此面对她给予茉艾拉如此的好感这件让他对自己先前内心的猜测感到动摇,或许他对这位黑铁部族的领导者的偏见是错的。

  茉艾拉看了站在远后方、脸色看起来阴森森的德鲁坎一眼,道。“过来吧,德鲁坎。斯卡雷是个活生生的传奇,她可是正面对抗过巨龙,你知道吗?”

  “我才不会去信任一个会喝矮人血的生物,”德鲁坎道,语调中充满轻蔑。

  茉艾拉的眼睛因为惊讶而瞪大,然后她干笑一声。“别开这种夸张的玩笑了。”

  “有人说在蛮锤的领地中,”德鲁坎道。“他们会把囚犯当做食物喂给狮鹫,然后还有人说现在在我们面前的这个斯卡雷,呃,有人说她吃下总量比她体积大上许多的矮人。”

  库德兰感觉到她的全身开始发红发热,他往德鲁坎的位置前进一步。

  “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小子。”

  “你明明知道有很多这些荒谬的谣言在散布着,”茉艾拉道,一面将自己的手放在库德兰的肩膀盔甲上。“德鲁坎他——我该怎么解释了?他还在学习如何更加的有礼貌。”

  她转身面对德鲁坎,用怒意的音调道。“快给我道歉。”

  “但是,殿下——”

  “现在就道歉。”她用冰冷的视线瞪着德鲁坎,眼神中的命令之意是言语中远比不上的。

  “我请求你的原谅,”德鲁坎不甘愿的呲牙道。

  “嗯,我并没有真的想要骚扰你和斯卡雷,”茉艾拉道,她的声音又恢复成原本的诚挚。“我仅仅只是想要告诉你有关你昨天所下的决定真的是充满了谦逊和伟大,我自从听到有关你在外域的英勇事迹就很期待亲眼见到这些事。重铸这把铁锤将会为我们人民带来团结,然后这一切都是你的决定我们才能完成这个目标。”

  “我不是唯一一个在场做出如此为人民利益打算的决策的人,”库德兰粗声道,“反正已经决定就是决定了。”

  铁炉堡的女继承人轻轻的微笑。“当然,我就不再打扰你和英勇的斯卡雷散步了。”

  他看着茉艾拉和德鲁坎离去,他和斯卡雷独处的祥和时刻就这样被玷污了。他是多么希望茉艾拉可以变成敌人,这样至少可以让他理解为何铁炉堡内会出现这么多难以理清的困惑。库德兰现在对他在一座抛弃任何真理假象的城市内要寻找理性这件事感到更加的不安了。

  “让我们一起回到畜栏吧,乖女孩。”库德兰道,然后牵引斯卡雷的翅膀离去。

--------------------------------------------

  库德兰站在他在王座厅的王座前,努力的试图让自己保持冷静,这几乎要花费他所有的意志力来保持自己不冲上去攻击站在王座下的贝尔格拉姆。

  “我会为这件事情负上全部的责任,”顾问道,低头对库德兰和其它两位议会代表表示敬意。

  今天王座厅除了三位代表和贝尔格拉姆外就没有其它人了,但是这位老矮人还是用非常轻的声音说话,他手中的则是记载莫迪姆斯之锤故事的那张羊皮纸。在顾问的每一句之间,一股紧张的沉默感开始胀满整个房间。

  “这是一件精心策划的谎言,”贝尔格拉姆举起整张羊皮纸然后厌恶道。“经过进一步的检查和测试,这张羊皮纸是用魔法来让它看起来像是经历过岁月的摧残,然后被刻意用魔法塞入记载历史的书籍内。好险在表面上,这件事还没有造成任何的骚动。”

  “还没造成任何的骚动?”库德兰道。“我的一个族人因为这件事而死了!”

  “为了避免你忘记这件事,我提醒你我的一个族人也因为这件事而死了,”穆拉丁反击道。“如果你一开始就把你的那块铁锤碎片献出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了。”

  “你耳聋了吗,小子?这根本不属于任何事物的一部份!”

  “别对我找任何借口!你根本打从一开始就不想要和大家团结!”

  “穆拉丁,库德兰,请你们两人别吵了,”茉艾拉道,然后转身面对贝尔格拉姆。“我们再一天就要进行重铸了,你知道你现在告诉我们这件事代表什么意义,不是吗?”

  “是,殿下。但是这个羊皮纸终究是假的,我愿意用我的性命作保证。我知道一定有人花了很大的精力来让它看起来像是真的,但是记载在上面的这个字迹并不符合当代所有文献内所记载的笔迹。”

  “那这三块碎片的起源到底是哪里?”茉艾拉问道。

  “就我所知,蛮锤的权杖和黑铁的宝石都可以确定是在内战之后才出现的,而这杖羊皮纸则因为清楚的描述有关铜须那把铁锤受损的细节,因此我们就靠着这个线索找到它。可是现在看看就知道这有问题,因为以年代来看,上面不应该记载这把锤身现在被收藏在图书馆内。”

  “是谁干的?”库德兰抱怨道。他抹掉前额上汗水,尽管他拥有健壮的体格,但这座城市内的闷热还是让他受不了。

  “哎……我没办法说是谁做的,每天都有很多人经过图书馆,”贝尔格拉姆道。

  “这件事是真是假根本不重要,我们还是必须继续进行原来的计划,”茉艾拉道。“我们的人民正在期待我们是否可以成功的团结三族,因此如果这个事实散播出去然后我们取消重铸,那他们就会想找一人来怪罪责备,所以这件事的一言一语都不能溜出去。”她追加了最后一句,眼神专注在贝尔格拉姆上,头髪花白的老矮人也点头认同。

  库德兰用拳头重击了他的王座一下。“我才不要把一个真正属于我族人的物品就这样为了圆谎而奉献出去!”

  “这对我们的人民已经不再是个谎言了,”穆拉丁道。“尤其是在大家为这件事情争辩了这么多天之后。”

  尽管因为知道事实而坐立难安,库德兰还是注意到穆拉丁这番话中的智慧。讨论莫迪姆斯之锤这件事情让铁炉堡走上了一条再也无法偏离的路径,三族之间的压力就像是雪崩越滚越大直到他们完成了重铸这件事前,人民根本不会去再在乎议会所说的任何其它事。

---------------------------------------------------------

  库德兰坐在狮鹫的畜栏内沉思这个扰人的状况,莫迪姆斯之锤是假的这个事实在他的心中形成沉重的负担,他真的很希望现在可以再跟斯卡雷一起散步来清净头脑内的混乱思绪,但是她现在根本没办法从她的巢中站起来。斯卡雷只是没有动作的卧躺着,几乎感受不到她的呼吸声。

  蛮锤的狮鹫骑士们也都坐在他们那些有翅膀的同伴身边,每个人都在为斯卡雷现在的健康和铁炉堡内的紧张气氛愁眉苦脸。就连埃里平常保持的愉快风度也都消失了,这位照料狮鹫的助手一语不发的整理筑巢用的草堆。事实上很多跟着来的狮鹫骑士,包含埃里都是从外域凯旋而归的老兵。他们就像跟着他进入兽人的家园那样跟着库德兰来到铁炉堡,从不质疑他的抉择。但现在是头一遭库德兰感到他可能带领自己的族人进入一场毫无意义、也毫无胜机的战斗。

  库德兰在看到十个黑铁矮人带着木酒桶经过旁边走道时站起来往对方方向走去。虽然黑铁矮人们也仅仅只是用诡异的眼睛在他们经过时看了一下坐着的蛮锤矮人们,不过却有一个黑铁矮人不小心踩到了一团干草堆而绊倒,导致一个酒桶倒地受到撞击,装在内部的白色液体宣泄而出,流入狮鹫兽的畜栏内。

  跌倒的那个人用拳头敲了地板一下然后努力站了起来。

  “为何你们蛮锤部族要让这些鸟散落在我们的走道四周?”那个黑铁矮人道,然后愤怒的对最近的一只狮鹫吐了一口。那只狮鹫愤怒的呱呱叫了起来然后用它的前爪一扫巢边的草堆,让一坨稻草直接撞到那个黑铁矮人的脸上。

  埃里停下手边的工作然后冷静的走向那位黑铁矮人。

  “这不是它们的错,小子。”他用平静的口气道。

  “你们养的这些野兽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就只给大家造成许多困扰,仿佛要不断的闪避它们那些沾满污秽物的巢穴还不够糟糕,我几乎从城市的大门口就可以闻到它们的臭味了。”那位黑铁矮人怒道。他的指节喀啦作响,然后就双手握拳的往那只狮鹫前进一步。

  埃里立刻本能的对准那位黑铁矮人举起他的干草叉。“我警告你别去攻击那只狮鹫,小子。”

  那个黑铁矮人的眼睛因为看到对方将干草叉对准自己而睁的老大。“小子们,你们看到了吗?”他对其他的黑铁同胞道。“一个蛮锤部族的人居然拿着武器指着我们。”

  埃里立刻放下他的叉子。“别把情况搞成原本不该出现的状况。”

  另外五个狮鹫骑士也为了靠近而站了起来,其中一个还直接伸出手指戳了对方穿着盔甲的胸膛一下。

  “带着你们的那些酒然后赶快滚吧,”那个蛮锤矮人道。

  库德兰可以感受到有事情要发生了。大锅炉已经沸腾,锅炉内的炎热物质不断的越升越高。自从他知道有关莫迪姆斯之锤的恼人真相之后,他最不想要处理的就是族人再度打架闹事。他往黑铁矮人们走了过去,试图阻止这件即将爆发的冲突。

  “你们这些蛮锤部族的人根本就宁愿整座城市都烧了也不愿意伤到这些野兽!”那位黑铁矮人吼道,然后便转身对自己的同伴。“给他们一些饮料来冷静冷静他们那神经质的脾气,小子们。”

  没有任何的迟疑,两个黑铁矮人将他们运送的一桶酒抛向狮鹫兽的畜栏,酒桶直接飞过库德兰的头顶然后撞击到斯卡雷的旁边,导致黑铁烈酒直接溅撒到她和其它狮鹫兽的身上。

  怒火突然间在库德兰的身体内生起,他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调整自己的姿势,接着直接对着带头的那位黑铁矮人大步走了过去。而那个人也因为看到了库德兰亲自现身而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结果又因为踩到了干草堆而滑了一跤。

  爆笑声从诸位狮鹫兽骑士上脱口而出。“看来只要看到库德兰就足够让他们吓到像个没用的小孩一样哭呢!”

  那个摔倒的黑铁矮人偷偷摸摸的看了四周一下,神情充满了受辱之味。终于他再度爬了起来然后往前站,距离库德兰仅仅只有数寸。“小蝴蝶的族长啊……为何你不干脆就继续和那群动物坐在草堆上就好咧?”他愤怒的对库德兰咆哮,当面呸了一口。

  这个微小的侮辱却似乎在库德兰的身体内激起了某些东西,一些自从他来到铁炉堡之后就潜伏在内心的事物。看见斯卡雷在鹰巢山的天空飞翔的短暂美梦……他放弃传家之宝的痛苦决定……斯卡雷的健康状况……所有的事情在一瞬间爆发开来,盲目的让他眼中只剩下怒火。

  库德兰的拳头直击了那位黑铁矮人的头颅,一拳直接将他打倒在地。

  不用再下任何的指令,其它的库德兰身边的蛮锤矮人也立刻往前冲了过去,此时黑铁矮人也将他们的酒桶丢向出手打架的敌人,但却都被灵巧的闪躲或是翻滚而躲掉了。然而没有击中的酒桶都碎裂而将内部的啤酒泼洒出来,导致草堆全部都浸满湿答答的酒,许多狮鹫兽的吵杂鸟啼声四处响起。接下来的情景就是蛮锤与黑铁矮人们扭打在一块,每个人都尽其所能的紧抓对方的盔甲或是四肢。

  这场群架打的你来我往,直到有黑铁矮人被推倒而撞到了附近的一个营火炬,这造成炙热的余烬从原本的铁容器掉了出来,附近的一堆干草立刻起火燃烧。火焰很快就席卷了狮鹫的巢穴,尤其是还在有黑铁烈酒的加持下烧的更快了。

  不到几秒,整个畜栏已经烧了起来,大量的烟雾弥漫在大锻炉的天花板上,一些狮鹫的发出尖锐的叫声便立刻飞了起来,留下羽毛、灰烬和火炭所组成的洪流继续在下方奔腾着。

  “快拿水来!”库德兰吼道,立刻跳过还在地上扭打成一团的矮人们。

  在大锻炉周围的其它矮人也立刻冲到畜栏这里帮忙,现在许多狮鹫全都在空中比较阴凉的地方盘旋着,但是却还有四只留在地上:有三只狮鹫挤在斯卡雷和她的巢旁边。

  “斯卡雷!”库德兰叫道。“快逃离那边!”

  但从她的方向所传来的声音的意义却是让库德兰不敢睁眼面对的苦痛。那是自从离开外域就没有再听过的声音,那是斯卡雷在许多战斗场合中会发出的战壕之声,那是可以让她的许多敌人闻声而逃的攻击之声。

  充满怒气的火焰环绕着她,库德兰只能在浓厚的烟雾空隙中看到斯卡雷的影子依旧还坐躺在她的巢上。其中一只她身旁的狮鹫兽往上空飞走,在空气中留下许多羽毛形成的小径;另外两只狮鹫兽也飞了起来,但是它们并没有逃跑。它们在斯卡雷的上方盘旋着,试图用前爪抓住斯卡雷的翅膀,轻声的对彼此啼叫着。接着就如同和谐的韵律般,他们奋力的拍动自己的翅膀,试图要将斯卡雷抬起,但是她突然大力的扭动自己的身体,挣脱了她同伴的爪子。

  矮人们则是一直用一桶一桶的水来扑灭火焰,另外刚好有一对穿着长袍的侏儒法师也前来帮忙,他们唱起咒文,释放出如同水晶一般的冰块魔法来降温灭火。然而尽管众人的努力,火焰还是不断的扩散,库德兰打算脱下自己的盔甲,却惊讶的发现他只能独自弄松系住盔甲的背带而脱不下来,在这情况下他立刻放弃了这个想法然后不管火焰和盔甲的直接往前冲了过去。

  “库德兰!”埃里大喊道。

  照顾狮鹫兽的助手和另外两个蛮锤矮人立刻伸手抓住库德兰的身体。但尽管有三个力量强大的矮人紧抓住他,库德兰还是一步一步的向前靠近火焰,最后又两位蛮锤矮人出手才终于将他整个人压制在地板上。

  被固定在地板上一动也不动不了,库德兰只能够看着斯卡雷旁边的两只狮鹫兽在最后时刻逃离,毕竟热度和烟雾的浓度都太高而难以承受了。然后再经过痛苦难熬的一会儿,他看见斯卡雷砰的一声倒在地板上。

  一直等到最后一个余烬都被扑灭,埃里和其它蛮锤矮人才放开库德兰,此时他立刻毫不迟疑的冲向还在弥漫烟雾的畜栏。斯卡雷确实是还在那边,但却完全不会动了,如焦炭一般黑的身体持续冒着烟。

  一只手触摸到了库德兰的肩膀。

  “我……我很遗憾,”埃里嘶哑着道。

  “为何她要反抗她的同伴呢?他们可是试图要拯救她呀……”库德兰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语。

  “啊……一定就是这样啊,小子!她是想要保护她的蛋!”埃里突然答道。

  两个矮人小心翼翼的移开了斯卡雷的身体,在下面原本三颗蛋的位置只剩下几块碎裂的烧焦蛋壳和所剩被烤的半熟的蛋,也就是斯卡雷的孩子们。

  库德兰看着这个残酷的景象,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她尽力了,”埃里道,然后屈膝跪在已经焦黑的巢前。

  人群沉默的围绕在狮鹫的畜栏旁,就连必须为刚刚这场火灾负一半责任的黑铁矮人们也不知所措的不发一语。所有人都注视着库德兰,在他周围萦绕而上的烟雾充满了血肉和干草被焚烧过的气味,他感到一阵晕眩。

----------------------------------------------------

  库德兰漫步离开大锻炉,留下还在空中盘旋的狮鹫以及其它前来试图了解发生何事的市民。这是他唯一一件可以阻止自己崩溃倒下的方法,烈火已经在他的身上烧出了一个伤口,他最后一个曾在身体内奔驰的希望、雄心和欢乐也都从伤口流了出去。

  在接下来的好几小时他独自一人坐在顾客稀稀落落的酒馆中,他的面前摆了一杯完全没有喝过一口的啤酒,他的思绪只有斯卡雷留下的回忆,但每一个脑中的景象却都马上被她焦黑的尸体投上阴影。她应该要在战斗中英勇的战死才对,或是至少可以在鹰巢山附近的家园安详的死去。她不应该死在山的内部。

  来这个地方是个错误的抉择,库德兰想道。他很后悔对这时候想起一个他过去几周来几乎忘掉的一个人:弗斯塔德。

  当库德兰身在外域的那几年,弗斯塔德担下蛮锤部族的大族长头衔和职务。而等到库德兰终于回到鹰巢山之后,他感到一股强烈想要掌权的欲望,原因是在过去的二十年来他并没为自己的家园尽一份责任。尽管他并没有公开取回大族长的头衔,库德兰还是在族内到处下命令,完全不跟弗斯塔德做任何的咨询与商量,而这样的行为根本就是在逐步的破坏原本属于大族长这个位置的责任和制度。

  库德兰前往铁炉堡的旅程也是一个过度想要证明自己还是过去那个领导蛮锤部族的首领行为。因为身为现任蛮锤大族长的弗斯塔德本来是当代表加入三锤议会,然而库德兰却从他的手中抢走这个机会,毫不隐晦的说出弗斯塔德并没有足以承担这个责任所需的经验,当时全族也因为还沉浸在库德兰从外域回归的欢庆中而全力支持这个决议。现在在脑海中,库德兰依旧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位大族长眼神流漏出的气愤与所受到的伤害,因为这个行为就好像在大喇喇的说明库德兰认为弗斯塔德在过去二十年的英勇领导与努力是毫无意义的。

  现在库德兰终于意识到他自己先前的行为是多么的愚蠢。在这些日子来的第一次,他是多么的渴望是弗斯塔德能够代替他现在在这座城市内的职务。这并不是因为库德兰要弗斯塔德去承受这座城市日益高涨的紧张情势,而是因为他现在真的认为弗斯塔德比他自己还要更适合这个位置。

  这么做不行,库德兰如此告诉自己。

  现在叫弗斯塔德来帮忙,尤其是在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还叫他来帮忙,那可是个软弱的象征。库德兰意识到一定还有什么方法可以避免铁炉堡继续把他最珍贵的事物夺走。

  因为这座城市还未夺走他仅剩的一些事物。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