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三锤议会:火与钢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三锤议会:火与钢

2012-06-27 11:18:17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Matt Burns 原作,twinfantasy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三锤议会:火与钢

  鹰巢山的天空如严寒冬夜中的温暖营火之光在库德兰·蛮锤的头上呼唤着。在被困在地狱般的外域长达二十年之后,他终于回家了,不过他可从不会后悔加入在兽人的家园中对抗部落的联盟远征军,只是在如此难熬的日子下渴望再度看到这片蓝天的想法依旧持续在心中燃烧着。

  他的狮鹫兽斯卡雷在上空与她的三个同伴飞翔着,还是保持着二十年来的那样生气蓬勃。库德兰是多么的渴望可以在天空和她一起享受拂过脸颊的新鲜山风,那是他真正感到自由的时刻,但命运注定他只能够在地上用两只脚走路,因此骑乘在斯卡雷上是狮鹫兽给他的最大礼物。飞翔正是他的最爱,这比她在战争中的凶猛和和平中的友谊还要更让他开心。不过现在他觉得还是先让斯卡雷独自翱翔在天空就好。

  库德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便环顾了一下自己的家,他看到翠绿的森林向四面八方延伸出去;蛮锤矮人们在蜿蜒的山间店面与家园辛勤工作着;还有耸立在鹰巢山的顶峰的巨大高贵狮鹫兽石像下的那个巨大的狮鹫兽畜栏。这些正是他所拥有的一切。

  他拿出了放在腰边的一把用青草和狮鹫兽羽毛包裹的小型铁权杖,这并不是武器而是一个精神象征用的物品,而他用于战斗的风暴战锤则是绑在他的背上。在外域的日子中,这把权杖自然而然的出现了神秘的力量,它成为了代表库德兰为何而战以及象征家园与自己身份的标志,好几次只要他诚心的紧握权杖,希望就会流过全身,让他能够有力量继续往前。然而现在他已经回家了,这把权杖的力量似乎——

  突然间一声尖锐的哀嚎划破了空气,库德兰立刻抬头一看,但他却被一阵恐惧的痛楚刺穿。只见斯卡雷正以不规则的螺旋方式向地面落下,她的翅膀不自然的扭曲着。

  “斯卡雷!”库德兰惊慌的喊道。

  狮鹫兽直接重重的撞上地面,并伴随着一声让人作呕的重击声。碎裂成锯齿状的骨头从骨折的脚上突刺而出,鲜血从她头上的伤口不断流出。斯卡雷试图让自己站起来,但是马上就因为剧痛而再度倒地,她张开了鸟喙并发出一声衰弱的啼叫。

  “乖女孩,别动!”库德兰叫道,一面往倒下的同伴冲了过去,他的心怦怦跳动着。突然间库德兰的手感到一阵僵硬。

  他刚刚拿着的那把权杖开始膨胀、发生变化,变成了一种冰冷却熟悉的感觉……似乎是水晶……是钻石!大量如玻璃般的闪烁触须从权杖中喷射而出并沿着他的手臂快速伸展,他的双手很快就被缠住而像个石头一样坚硬。这个看似黏质的闪亮物质接着覆盖了他的胸膛然后一路往下,直到他的双脚已经和大地融合在一起。

  库德兰试图伸手拿起背上的风暴战锤,但是钻石老早在他可以拿起武器前就包住他的手臂,现在他被冻结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只能绝望的看着前方那只救了他无数次性命、不再是单纯野兽的狮鹫兽在痛苦中缓慢的流血而亡。

  这个钻石监狱继续向上爬到了库德兰的脖子,触感冰冷又沉重。钻石如水一般灌入了他的喉咙、填满了他的肺,最后终于连他的眼睛和泪水也被盖住了,他再也看不到斯卡雷和对他不断招手的蓝天。

  可是库德兰却得不到死亡的解脱,他被困在虚无中,恐惧像是用熔炉内的炙热金属浆液不断的灼烧他的心智。最终,他似乎听到了一阵微弱的敲打韵律声,似乎越来越大声。

  砰、砰、砰。

  每一个敲打声都让他的身体感到沉闷的震动,就好像有人用某种钝器敲打困住他的死亡监狱,试图解放他。

  砰、砰、砰。

  困住身体的坚硬感消失了,知觉也回到了他的四肢,接着那阵敲打声变成不一样的音调了。

  铿、铿、铿。

  这熟悉的声音让库德兰意识到他在哪以及他原来只是刚从恶梦中醒了过来,然后又进入了另一个活生生的恶梦。日夜铁锤敲打铁砧的金属声不断的骚扰库德兰的耳朵,这是这座城市的韵律,但他却不是真正属于这里的人,这毕竟是一座盖在深山内而永远不会了解广阔天空所带来的欢乐的城市。

  这就是铁炉堡。

---------------------------------------------

  铜须、蛮锤和黑铁在两百多年来才重新一起住在铁炉堡,然而这座库德兰的祖先所居住的城市却是一个充满了古老偏见的大锅炉,锅内的负面物质剧烈的翻腾着,剧毒的烟雾把三族之间仅存的逻辑和理智都破坏殆尽。库德兰就站在这座冲突锅炉的边缘上,困惑的看着锅中的炙热物质往大喷发一步一步的靠近。

  在不安感的影响下他感到他好像还在和喝了诅咒之血的部落战争,好像还被困在外域中。但是在铁炉堡内根本没有一个明显的敌人,这里也没有疯狂的恶魔,这里没有到处破坏的兽人打算把全世界的生命的屠杀殆尽。这里只有许多流言流语。

  当库德兰在几周前到达铁炉堡时,他被当做一个在外域为众人所牺牲的大英雄,但现在一切却感到不同。许多针对蛮锤部族的毫无根据谣言到处流传,就像是在多年前粉碎三族矮人团结的血腥三锤之战中所死去的复仇鬼魂那样从城市内阴暗的大厅中出现,这些鬼话从他们在鹰巢山进行许多献祭同胞的诡异仪式到库德兰在外域因为有士兵从战斗中撤退而一口气处决了许多联盟士兵都有。不过到了一周前,矮人们的注意力又被转移到一个新的议题了。

  “议会正在等待您,族长库德兰。”

  库德兰不理会那位铁炉堡守卫,他紧紧的抓起自己的蛮锤权杖。从他住在城市内的狮鹫兽篷的高点往下俯瞰,库德兰可以清楚的看到巨大的大锻炉,大锻炉以身为铁炉堡的核心而言这个名字真的很贴切。岩浆般的金属从洞穴顶端落到底下炙热的黄橙色池子,许多的矮人铁匠则辛劳的在液态金属的池子外将铁锤敲打在铁砧上。但是热却让人不舒服,特别是在这么靠近熔炉的地方,其不自然的温度让人感到压抑,仿佛是被困在一个不透明的玻璃瓶内等着在燃烧的太阳照射下窒息。

  斯卡雷躺在他身边的稻草堆上,她的脚收在巨大的身体下。库德兰一面用长满茧的手指轻抚她的羽毛鬃毛,一面打量着自己的状况。

  “为何我要选择来这种地方呢?”库德兰喃喃的自言自语。

  “因为你不想要看到血腥的历史重蹈覆辙,”一个冷静的声音答道。埃里·雷击走到库德兰的身边,把一些散乱的稻草整理成堆。“而且因为国王麦格尼尽管是个铜须部族的人,却是个非常有荣耀感的矮人;而且就像你自己对弗斯塔德所说的,你认为你是唯一一个适合这个工作的矮人,”这位照料斯卡雷的人续道。注:埃里·雷击,蛮锤矮人,职责为照顾库德兰的狮鹫斯卡雷。

  埃里的话就像是尖酸的记忆刺入库德兰的心思,但是现在如果再继续思考有关弗斯塔德的事只会让他感到更加不耐,所以他立刻强迫自己别再打量任何有关这个人的事。因为当库德兰刚从外域回来时,他对弗斯塔德——一个在他离去时有力领导统治蛮锤部族多年的好友——非常的无礼不敬。注:弗斯塔德·蛮锤,蛮锤矮人,在库德兰前往外域后,担当蛮锤矮人族长一职,在《巨龙时代》中首次登场。

  斯卡雷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咕声,然后就用自己的喙推了一下库德兰,就好像在附和埃里的话。

  “我刚刚可没有在跟你说话,”库德兰淡淡的对埃里挥手表示不满,然后又转头对斯卡雷道“我也没有在跟你说话。”

  斯卡雷简单的调整了一下自己在草堆巢上的位置,稍微的露出了三颗她在刚到达铁炉堡不久所生下的蛋,颜色是奶油色为底并点缀满蓝色的斑点。库德兰原本希望她可以和自己的同伴回到鹰巢山,但是她却不愿意离开他。斯卡雷可不是个宠物,她是个拥有自由意志的生物,她就像库德兰一样拥有可以自己做下抉择的灵魂。

  斯卡雷留在库德兰身边的决定给了他一种开心与愤怒的混合复杂情感,而且在生下蛋之后,她就变得很衰弱无力,根本不太可能继续飞行。许多的牧师、狮鹫兽管理员和炼金术师都来检查过她,而且下的结论都是一样的:斯卡雷的状况并不是什么感染了来自外域或是铁炉堡的怪病,而是一种没有任何解药可以治疗的病,那就是她的寿命已经快到终点了。

  “族长库德兰——”

  “我会过去的!”库德兰打断对方的话,瞪了那位铁炉堡守卫一眼。

  “但你如果继续坐在这边就没办法去做好“过去”那件事啊,对吧?”埃里一边整理一边责备道。

  库德兰不满的发出一声咕哝便站了起来。那位穿满铠甲的铜须部族守卫看到便立刻转身,小心笨拙的从塞满狮鹫兽巢的走道离去。这个围绕在大锻炉周遭的狮鹫畜栏自从蛮锤矮人来到这个城市之后就扩建了一倍还不止,这点让蛮锤矮人们感到有点类似鹰巢山的味道——一个远在这个新家的家园。

  库德兰戴着权杖跟上,沿路对着路上坐在草堆的蛮锤狮鹫兽骑士点头致意,但他感到孤独凄凉,因为这些矮人同胞的脸色看起来就好像是要看着库德兰走向死亡。

  事实上用另一个角度来看,她确实是如此。

  库德兰跟着守卫走到了王座厅,大厅外头有许多喧闹的矮人群众,他们的脸上都是照亮城市的诸多火把所闪烁的光芒与火影。每一个部族的都有派出代表:铜须穿着闪亮的银白铠甲;蛮锤身上刺上许多刺青与狮鹫兽羽毛的装饰;黑铁则是拥有深灰色的皮肤并且穿着长袍,上面沾上了一些烟灰。这场聚会是个铁炉堡社会的缩影,因为城市目前就是由较少量的蛮锤与黑铁成员与代表主体的铜须成员所组成的。

  当库德兰正在从人群中挤出一条前进的路时,他注意到前方一群矮人的激烈争论。

  “我们铜须部族应该要把我们属于莫迪姆斯之锤的那一块保留好,就像以前那样!”注:莫迪姆斯·安威玛尔,是最后一任的矮人高山之王,属于铜须部族的人,他死后因为继承人的问题导致矮人爆发内战,也就是三锤之战。他的后裔,萨尔加斯·安威玛尔现在也还留在国内,但却不再对政治有兴趣或是参与,而是一个以守护国家为优先的英雄。萨尔加斯·安威玛尔在漫画《魔兽世界》中首度登场

  “你们只把它留在你们的图书馆内生灰尘,我们蛮锤可是有好好的把我们的那一块用在该用的地方。”

  “喂,小子!和那个铜须的家伙争辩这种事情是没有意义的,反正任何来自铁炉堡的有用之物都是他们从某个古老的宝库盗取出来的。”附近一个狮鹫兽骑士叫道。

  人群前的某人用力的推了刚刚发言的蛮锤成员,让他直接撞到库德兰,接着群众立刻围了上来。

  “让开一条路啦!”库德兰吼道。

  几个在他附近的矮人们自动的退开了一条小路,但是许多其它的人只是瞪着,他们的脸上充满了愤怒之意。

  “请大家让开一条路给库德兰吧,他可是那群小蝴蝶的议会代表呢!”一个人尖酸刻薄的扬声道,小蝴蝶这个词是其它矮人部族对蛮锤部族的贬低、嘲笑之语。

  “我赌如果库德兰会放弃他那块莫迪姆斯之锤的碎片的话,我就请在场的每个人一杯酒!”

  “一个可以正常思考的矮人可不会错过这场赌注哦!”

  库德兰用力的推开了最后一个挡在前方的矮人,终于进入了王座厅。这座大厅是铁炉堡的执政中枢,但就像整个城市一样黯淡又灰暗,一样拥有金属和石头打造的墙来映照悬吊灯笼的光芒。在这座大厅的底端,有一座高起的平台,那就是三锤议会的平等王座。

  当库德兰的双眼注意到中央原本属于国王麦格尼的王座,一阵冰冷之意穿过了他的身体。先前库德兰刚加入议会时,麦格尼的弟弟穆拉丁曾经带他进入古老城市的深处,在那里库德兰看到了那个后来经常让他做恶梦的景象:被变成钻石雕像的麦格尼。那个钻石化是发生在麦格尼正在进行一场可以和大地沟通并且寻求前阵子造成世界地震、风暴和许多灾难的原因的神秘仪式中。

  现在穆拉丁站在王座的中央,库德兰看着这位铜须矮人,而对方的眼神却充满敌意与威胁。这样的态度和当初库德兰刚到铁炉堡所受到的愉悦欢迎相差甚远。在担任议会代表的前几天,库德兰还和穆拉丁一同开心的饮酒,并一面分享自己在外域的故事,对方也告诉他许多冰冻大陆诺森德的冒险。但那些日子早已结束,现在穆拉丁对待库德兰的冰冷态度是这位蛮锤矮人始终无法理解的。

  在穆拉丁的右边站着茉艾拉·索瑞森,也就是麦格尼的女儿。尽管她先前因为嫁给了铜须部族的敌人,也就是黑铁矮人而让她的父亲伤心不已,她依旧是铁炉堡的合法继承人。而茉艾拉的那个小儿子达格兰虽然现在还在她脚边的幼儿床内悠闲的呀呀晃着,却一样也是未来的合法继承人。

  这位女继承人的长发在脑后盘成完美的髻,她对库德兰稍微的鞠躬致意。“你好,库德兰。”

  “好,”库德兰仅仅只能如此答道。他往前穿过王座前的木桌,桌上摆着的两个古物正是在几周前在铁炉堡这个大锅炉内制造诸多麻烦波动的罪魁祸首。它们分别是一把镶嵌着深紫罗兰色宝石的粗糙木杖和一块充满许多伤痕的铁锤榔头。

  库德兰一看到这些古物就脸露不悦,但他还是坐上了穆拉丁左边的王座。不过自从他来到铁炉堡和茉艾拉及穆拉丁共同治理国家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感到自己和整个环境及状况格格不入。整个议会根本就都是偏向铜须,以及因为达格兰的因素而偏向黑铁,因此对于库德兰而言他觉得自己在议会的地位毫不受重视。

  在王座厅前方的那些吵杂声已经消失。此时一个脸上长满皱纹的矮人站在王座前鞠躬致意,他正是顾问贝尔格拉姆。在他的身边两个年轻的历史学家也照做鞠躬,其中一个是个身材矮小、穿着红衣的蛮锤矮人,根据许多人的说法,他是个非常严谨的实情核查员。注:在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中,暴雪记忆错误,认为弗斯塔德在《巨龙时代》中已死,而这位红衣的蛮锤矮人的原型,就是在BLZCON上指出暴雪错误的玩家。

  贝尔格拉姆站直便往前走了一步。“欢迎,族长库德兰。我想您应该已经做好您的决定了?”

  库德兰想了一下,发现事实上这几天来所有的事情根本都一模一样。一样的问题,一样都有一群在互相斗嘴的矮人们,一样都有被排挤的感觉。而他在先前也都会保持着一样的答案来回复贝尔格拉姆:还没。但是就在昨天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个蛮锤矮人和一个铜须矮人在一场没有意义的打架中被杀了,而他们争吵的起因竟然只是库德兰手中的那根权杖。

  “我想我应该毫无选择了,”库德兰答道。

  “喂……”穆拉丁叹道。“你到底要抱怨几次——”

  “库德兰,”茉艾拉打断了穆拉丁,“在我们三个人当中,就只有你是为众人牺牲最多的。但如果你真的打算保留属于你的那块铁锤碎片,那我们真的就要被迫放弃先前的计划了。”

  库德兰的注意力接着转到贝尔格拉姆那双年老颤抖手上所握着的卷轴,那张羊皮纸是在一周前被发现在铁炉堡的图书馆内,上面描绘了矮人在几世纪前的那场内战。故事是当高山之王莫迪姆斯·安威玛尔死去时,三个大部族为了城市的控制权而打了起来,而在战争中莫迪姆斯的武器——高山王之锤也神秘的消失了。在这么多年来,库德兰也听过不少有关这把锤子下落的谣言,但是这张羊皮纸说明了真相,上面记载莫迪姆斯的锤子碎裂成三块,而每一个部族都在战争的混乱中用各种方法拿到了一块碎片。在面对铁炉堡如此迷茫的未来,库德兰不禁认为这些矮人居然愚蠢的以为将这把铁锤重新组合起来就是代表和平,以为这是一个可以把彼此之间的古老敌意和仇恨抛去的方法。

  库德兰讲他的视线从卷轴旁移开。

  “我已经做下决定了,”他叫道,一面把这把铁权杖举起。“这个传承在蛮锤部族的宝物已经是属于我们部族的一部份好几世纪了,而我加入这个议会是来维持和平,不是来跟你们争吵是否要铸造一把老旧的铁锤!”

  众多矮壮的旁观者们马上发出了愤怒的叫嚣声。

  “那你就应该要从重铸莫迪姆斯之锤来做起!这是属于这个城市的资产!”

  “如果蛮锤部族根本就不想要和平,那么他们根本就不属于这个议会!”

  库德兰看到底下的情形而焦虑不安,因为许多群众居然把少数的几位蛮锤矮人们团团包围起来,好险这时有守卫们冲进来试图弭平纷争。

  “但是现在有一个我的族人就因为这个铁锤而死,”库德兰面对叫嚣的人们吼道。“我不会让这件事情再度发生。”

  他紧握了那把权杖最后一次,然后就将它放在木桌上和其它两个碎片旁,权杖摆上去时发出了一个空洞的撞击声。群众见状立刻沉默无声。

  贝尔格拉姆点头便举起双手面对众人。“那就这么决定了,以三锤议会之令,最后的高山之王——莫迪姆斯·安威玛尔之锤将会重铸。”

  掌声四处响起,库德兰听了皱起眉头。

  “就如你们众人所见,”贝尔格拉姆续道,“这把来自蛮锤部族的是莫迪姆斯之锤的握柄,在先前的战争中被他们族内的一个人取走并且重铸成一把权杖,之后这把权杖由大族长库德兰所拥有,以及他先前的大族长卡德罗斯所拥有。”注:卡德罗斯·蛮锤,三锤之战中带领蛮锤部族的大族长,他起先是先带族人到暮光高地建立一座巨大的地底城市:格瑞姆巴托,后来三锤之战二度开打,因为新家在战乱中破坏严重而且被诅咒,因此再度带人民迁到鹰巢山去。

  库德兰看了权杖一眼,它的大小和形状比起羊皮纸上所描述的有些不同,他记得在多年前曾经问过卡德罗斯这把权杖从何而来,但这位年老的矮人只简单的回答这个传家宝的历史并不重要,它的意义只在于后来所变成的事物。之后库德兰总是把前任大族长这番暧昧不清的话语当做他的哲学思想,甚至是认为这是用来隐喻整个蛮锤部族的。然而现在他在怀疑会不会就是卡德罗斯取走铁锤的握柄并把其重塑成现在的模样,然后从来不对任何人说其来源。

  贝尔格拉姆接着指着桌上那块变形的铁锤榔头。

  “这把来自铜须部族的是莫迪姆斯之锤的锤身,在先前的内战中被战火破坏的难以辨认,之后就和其它几年这场战争的许多零碎古物一起堆在城内的图书馆内,用来纪念这场冲突。”

  然后贝尔格拉姆指着铁锤榔头旁的粗糙木杖。

  “最后来自黑铁部族的是莫迪姆斯之锤锤身上的一颗一度发出黄金光芒的水晶,它被该部族的巫术师们施法改变颜色以隐藏其价值。”

  大声又古怪的掌声从来参与的黑铁矮人成员们发出。

  “重铸将会在三天之后开始,在这段时间内议会希望众人们可以先行离去处理自己的私事,因为议会必须在这几天内决定由谁进行重铸。”贝尔格拉姆道。

  旁观者们缓慢的离去,也一并的带走了他们先前火爆的争论,好似这场会议从未发生过。库德兰直直的注视着那柄躺在木桌上的权杖,一个扰人心宁的问题在他脑海内浮现:究竟在接下来的日子中,铁炉堡还要从他和他的部族身边抢走什么东西?

  他不发一语的走下了王座然后直直的往王座厅的出口离去。

  “库德兰,”茉艾拉在他的背后忧心的呼喊着,“我们还没决定谁要来铸造这把铁锤啊。”

  “我才懒得管这件事,”库德兰在离开大厅前咆哮道。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