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格尔宾·梅卡托克:中断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格尔宾·梅卡托克:中断

2012-06-27 11:03:16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Cameron Dayton 原作,麦德三世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格尔宾·梅卡托克:中断

  “我们已经对17区的上层进行了安全扫描,长官。那一地区看来和我们,呃,撤离前一样,几乎原封未动。另外,那里的所有东西都散发着石腭怪臭……”

  “嗯,对——那种像是神奇地混合了霉味、藓味,还有过期的酸猴酒味的恶臭。能让人把隔夜饭都吐出来,我知道的。”

  听着头儿如此高再现率的介绍,齿轮上尉海尔克·亮簧不由得又面泛恶心。这种味道显然着实地降低了士气。

  “你的小队装备了我最新型的超高速净化鼻塞了么?”

  “是,长官。但那味道……存在感实在太强了,你都能直接用嘴巴闻到它。就算把鼻子塞得再牢也没用啊。”亮簧仰起脑袋,展示了一下他那对巨大而帅气的侏儒鼻孔——还真是塞得密不透风。“我们班有两人闹着要调去安威玛尔做巨魔巡逻队。我的医师还问以后再出这种任务他能不能缺席。”

  大工匠吉尔宾·梅卡托克叹了口气。把眼镜推到了额头上。用食指和拇指揉了揉鼻梁。这副新眼镜真是硌得慌。梅卡托克想,等眼下这茬忙完以后,调整这副眼镜必须是他成千上万个计划任务中的第一项。他昨夜一宿没睡。架着眼镜的鼻梁也变得酸痛敏感。事实证明,夺回诺莫瑞根远非是一场普通的军事行动就能解决的。

  以这股恶臭为例。这座庞大的地下机械城所固有的(无数个)问题之一,便是通风问题。在全力运作的情况下,风扇网络,通风管道和过滤器每天至少需要十五名技术人员轮班工作才能保证诺莫瑞根的居民能闻到清新的空气。连年未经处理的石腭怪污物已凝结成了数层难闻而又无法穿透的污垢,铲除它们比消灭那些入侵者本身还要困难。

  “别担心,上尉。我已经让炼金师军团的那几个神童这周内把我的去味清新大炮的原型机搞出来。它对处理我们屋子里那些恶臭绝对有帮助的。你们班不妨先休息几天,买几桶雷酒来喝?”

  另一名侏儒点点头,微笑着敬了个礼。

  梅卡托克重新戴好眼镜,转身继续看他桌子上的蓝图,鼻梁上的生痛又让他皱紧了眉头。虽然诺莫瑞根仍有一部分区域处于激烈的争夺中,但其余部分的进展出奇的顺利。当然,来自联盟的协助或许有起到催化作用,但吉尔宾仍然不甚确定。齿轮大厅看来几乎……无人防守。他的老对手不像是这么轻易就放弃领土的人。

  背后传来的咳嗽声打断了他的思路。他转过身来,发现齿轮上尉还站在原地,绞着手指,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

  “抱歉,还有别的事情么,上尉?”

  “呃,是的,大工匠。不知您是否介意我问一个问题……”

  “没问题,讲吧。”

  “是的,长官。也就是我们有些人有点好奇,当然也包括我,不知道为什么您派我们去勘察那一区。我是说,那里既不是前线,也不像有存放什么资源——一点战略价值都看不出来。怎么看都只是个疯狂怪老头的图书馆,长官。”

  “你说,‘怪老头’的图书馆?”

  亮簧上尉诡诘地笑了笑:“嘿嘿,只是我的个人印象啦,长官——那有好几叠旧书和废纸,还有个用铁皮罐头搭起来的看上去像个兔子窝的谜样物体。”

  “好吧,我想矿地道铁的微缩模型看起来也许确实像兔子窝……”

  “呃……长官?”

  “那就是我家,上尉。”

  “您……您的家,长官?噢……噢,对不起,大工匠,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觉得……”

  “是不是觉得不像是我这种有身份的人该住的地方,嗯?”吉尔宾笑出了声,伸手拍了拍上尉的肩膀。“用不着担心这个,亮簧。我在工匠庭确实有把很高档的大工匠之座,但我真正的工作、思考和发明都是在那间疯老头的图书馆里作出的。现在,出去吧,顺路的话,帮我跟铜栓中士说声,让他知道我打算自己去勘察一下那个区域。感谢你的辛苦工作,上尉。”

--------------------------------------------------

  直到目送着安全部队转身消失在街角,吉尔宾才隐去了他脸上装出的笑容。他任由肩膀重重垂了下来,恨恨地吐出了一口气。这既是叹息又是诅咒。

  痛苦,真是痛苦。回到自己的研究所真是痛苦。

  每次听到“家”这个词,他想到的画面都是这里,即便是在相隔这么多年以后,即便是他在那些仁慈、宽容的盟友城市里寄居的那些日子里。那些盟友,尽管心怀善意,看着他的眼神中却总不免深怀怜悯。

  怜悯——啊,这些年里,让他最为痛苦的,正是这些怜悯。对侏儒这样一个充满了抱负的种族来说,被怜悯是最不能忍受的,他们的人生价值应该用能否主宰宇宙中的科学法则来衡量。怜悯是对他们的冒犯。这些同情极大地刺伤和激怒了吉尔宾,他知道他的人民也是一样:身为一名领袖,他晓得应该时常花点时间思考一下自己的心情,因为它们通常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了其余侏儒的感受。

  但怜悯并不是唯一的痛苦,至少对大工匠来说不是。在他的子民面前,被迫成天挤出笑脸,喊着激励人心的口号,表现出侏儒式的智慧。累到无力,想要瘫倒在地时,又不得不去维护他在旧工匠区紧张的作业间里那永远自信的形象。还有……

  吉尔宾颤然叹了口气,肩膀重重地靠在了金属墙面上,发出一声闷响。死了那么多人。那么多!

  他重新振作了一下自己,握紧了拳头然后松开。闭上眼睛从2开始默背所有质数,直到那些感觉再一次退去,收藏进他脑海中偏僻的一角。质数,永远是那么的安全可靠,你可以永远地依靠它们,信赖它们。吉尔宾知道自己迟早得和那种感觉正面对决,但现在根本没有时间这样做,一点都没有。为了夺回他们的家园,侏儒需要他们的大工匠随时处于最佳状态。羞愧和悔恨之类的愚蠢念头只会被视为软弱。他的人民正走在一座独木桥上,只要他表现出软弱,便会把他们推向灭绝。

  至少,连续两次做出这种蠢事的话肯定会。

  吉尔宾摇了摇头,挥去这些思绪,大步向前,开始视察起他的老家。和他在联盟中的同级领袖们不同。大工匠放弃了花哨的生活条件选了一座对他来说更实用的公寓。当你喜欢站着时,给你一把王座有毛用?17区陈旧的道路网正是吉尔宾创意过程的具象化:图书室通往制图室,再通往模具室,再通往装配间。研究、构思、创造、优化。在这里,大量的数字被聚集到一起,揉入钢铁,最终向前迈进——在字面意思上迈进。

  这里就是他设计第一架机械陆行鸟的地方。这项成果使他们这个矮小的种族得以跟上人类冲锋时的步伐,也给了这位年轻的侏儒大量的名望,最终把他推向了领袖的宝座。侏儒微调器、修理机器人、矿地道铁,乃至矮人攻城坦克原型机——这一切的构思和框架都来自这座研究所。这一切都流露出吉尔宾“让侏儒生活得更好”的朴实梦想。

  “这些都没涉及到一个实质问题,”他咕哝着说,“一百项光辉的发明能抵消一个可怕的错误吗?”

  黑暗吞没了他的声音,留给他的只有痛苦。没有听到那个早已熟知的答案,大工匠才发现了一个可笑的事实:他这是在自言自语。他多久没这样做了?自从……好吧,自从他上次住在这些通道里的时候。那么或许这种自言自语病的回归是个好兆头?吉尔宾抓了抓他那修剪整洁的胡子。

  “竟然会去寄望于精神病复发,我还真是绝望到头了。”

  经过装配间时,他用手指抹了下长椅上的灰尘,放到舌头上舔了下。岁月无情啊。即便是在扑朔的灯光下(一些光源至今仍在运作,这进一步证明了侏儒工程学的能力),吉尔宾也看得出,他曾经一尘不染的研究所将需要一次彻底而正式的打扫。

  他看了眼对面墙上的陈列柜。那是他以前在学徒们的强烈要求下购置的,仅仅因为他需要一个地方来摆放这些无用的奖章。和其他东西一样,它也积了满满一层灰。

  这些展品的正中,摆放着他第一架可正式运作的机械陆行鸟原型机。在勋章和绶带的丛林中显得鹤立鸡群。吉尔宾笑了,倒不只是因为目前铁炉堡中最新最火的三倍速机型依然承袭着这架原型机的鸵鸟步态和大肚子外形。更重要的是,有探子回报说,诺森德那些神秘的机械侏儒出于某种未知目的,竟同样量产了他的发明。让一个本身就是机械的种族,使用你的机械来代步,还有什么比这更大的奖赏呢?

  而且,机械陆行鸟还只是他的第一项(据调查,也是最受欢迎的一项)发明,接下去那一连串独特、强大、暴力实用的产品都源自这些朴素的房间。它们强化了他的人民,证明了侏儒是这个人类、矮人和精灵主导的联盟中不可或缺的一员。这里是吉尔宾·梅卡托克从一名普通发明家蜕变为统领全侏儒的大工匠的地方。这里是吉尔宾·梅卡托克实现了他最伟大的梦想的地方,是诞生了他最耀眼的发明的地方,是他在这个将技术和创意看得高于一切的种族中接受最光辉的嘉奖的地方。

  也是他愚蠢地相信了那个他曾以为是朋友的人的鬼话地方。是他下达那个愚蠢的命令的地方。那个命令害死了他大部分人民,还使得幸存者们流离失所,踏向屈辱和乞讨的命运。

  他一拳砸在墙上,扬起一阵飞尘。头顶的灯光就像反应出他的懊恼一样闪了一下。大工匠一惊,握了握自己的拳头。然后……决定还是离开这个房间。他毫无目的地踱过装配间,穿过模具室来到制图室。然后他停了下来,这时候他才突然意识到,刚才是自己一生中第一次表现出真正的愤怒。而且这种在愤怒支配下的非典型行为,感觉还不赖。

  或许是矮人的性情感染了他。又或许是因为他再次回到了家中,终于从恩人们怜悯的目光和臣民们担忧的目光下逃离了出来,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谢幕,再也不用当什么大工匠了。在这里,他总算可以做回吉尔宾。而吉尔宾可以觉得悲伤;吉尔宾可以感受到背叛;吉尔宾可以诅咒命运的一切不公,为之愤怒和心碎。

  他大吼着,再次朝着墙壁挥拳,不顾指节的生痛,沉浸于在铁墙上的制造回音的满足感中。最起码,与矮人相处的那段时间,让他的族人们变得更坚强了,与以前充满学究气的历史相比,他们多少注重起体力方面的修炼。在这个大部分物种都有两个他们这样高的世界里,矮人一向精于粗俗的肉搏战,而侏儒在同等情况下通常会想办法逃跑或尽力避免冲突。但经过了这么多年的艰辛,并与那些更魁梧的盟友生活在一起后,无论是好是坏,都使侏儒多了一些战斗方面的特长。这几年,吉尔宾看到越来越多的侏儒穿起盔甲,握起刀剑,还跟高个子种族们吵闹顶嘴。

  “唉,”他轻声说道,“就算夺回了诺莫瑞根,也无法改变我们的人数已日趋凋零的事实。”

  拳头砸出的回音依然房间里回响着,但大工匠却猛地中断了思绪——这声音不对。

  吉尔宾仰起脑袋退后几步。诺莫瑞根17区是在丹莫罗西北段的硬岩层中挖掘出来洞穴网络,那里满覆积雪的地表下几乎都是花岗岩和页岩。这种地方的铁皮墙砸上去不应该发出这样的声音。难道是他记错了?

  吉尔宾再次扣了扣墙壁,竖起耳朵仔细听。结果还是一样,传来的是一种铜铃般的清脆回响。

  吉尔宾的目光片刻不离开墙壁,后退着回到房间的正中。在这个熟悉的位置,放着他那张“巨魔制造”的老旧椅子。在这座高科技城市里,这把椅子意外地充满了原始气息,由骨头和迅猛龙皮搭建而成。这把椅子是二战时期联盟(当时侏儒已经在协助联盟)对部落营地的第一次突袭得来的纪念品。吉尔宾把这把造型狰狞的椅子保留了下来,为的是提醒自己两件事:第一件,他的敌人们仍生活在一个由野兽的血肉和骨头构成的世界里。第二件,即便是长牙藓皮的野蛮人,偶尔也会希望能在一个舒适的地方坐着休息。尽管在赶工和鼓捣他那些发明的时候,大工匠几乎从不坐下来休息,但在经过无数耗尽脑细胞的不眠之夜以后,大工匠会把这张椅子拿来当临时床铺。它低调的外形和缀满羽毛的宽大表面原本是为巨魔殷实的臀部设计的,但拿来当侏儒的小憩之所也再合适不过。他就势瘫倒在椅子上,享受着久违的柔软感觉,仰面朝天,忧心忡忡地叹了口气。

  难道在大撤离以后,这一区又多了什么新的设施?吉尔宾的警惕心提了起来。他环视了一遍制图室,查看是否有任何可疑痕迹:散落的配线和面板,或是满是尘土的地面上来历不明的脚印。他最得力的手下们已经详细勘察过了这一区域,但梅卡托克早已学到教训:不应该盲信,尤其是当对手是瑟玛普拉格的时候。

  思科·瑟玛普拉格。想到这个名字,他的胃又开始不舒服了。这是一种单靠理智无法驱除的紧张感。吉尔宾好不容易才想到一个词来描述这种古怪的感受:这是一种他极为生疏和害怕的感觉。那是困惑。在这个罕见的例子里,大工匠吉尔宾·梅卡托克至今仍未从困惑中走出来。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诺莫瑞根侏儒和自己的同胞作对,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那是意外,是无法理解的偏差。不像矮人,侏儒从未有过内斗的历史。也从未有过军阀割据和势力分裂的时代。简单来说,侏儒不打侏儒。在这个有着狮子、老虎、熊怪,还有高个子种族们的世界里,他的人民只有互相依靠才能生存,这是无需言明的。因此侏儒不需要那种原始的长子继承制(在艾泽拉斯其他种族中,这种制度掀起了大量的流血和纷争),也在几个世纪前就废除了君主制。现在,侏儒们基于候选人的工作成果,由公民推举来选举领袖。而这成果,完全取决于其对整个种族的贡献。倒行逆施,为害同胞,贪求权力而不顾人民付出的代价——这些都是矮人才做得出来的事情,或是兽人。当然肯定还有人类。但一个侏儒怎么可能会做出使得整个种族濒临灭绝的事情?

  思科当时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说他检测过那种气体的辐射等级。还宣称这气体可以对石腭怪造成毁灭性打击。他甚至伪造数据,谎报其密度和体积比重。这些气体理应被限制在经过严格隔离的街区和诺莫瑞根的下层,毒杀那些从地底冒出来的入侵者,而侏儒们则可以安全地在上层的市区通道中安心等待。在那时候,这似乎是对付这些不速之客唯一可行的方案。也无需求助于当时已自顾不暇的联盟。侏儒的事情,侏儒自己解决。瑟玛普拉格自信满满地表示这些东西可以解决问题。

  但结果呢?石腭怪们简单地就穿过了辐射气的屏障。要说的话,受到辐射后,他们反而变得比之前更大了。而那些气体甚至上升并弥漫到了整个诺莫瑞根。它们穿过了瑟玛普拉格所大肆吹嘘的家居型风能过滤网,杀死了在家中等待着的侏儒们。就在大工匠向他们保证过安全的家门后面,在那些绿色的毒云里面,多少人窒息而死。那一天,诺莫瑞根死了。它死了。只因为吉尔宾·梅卡托克相信他的朋友是个朋友,至少,是个侏儒。

  吉尔宾向后靠去,合上他的眼睛。胸口的郁积感快要化成剧痛。他一千次一万次想过,他应该引咎辞职,让另一个人来当大工匠。一个不像他这么困惑的人,一个不会像他这样犯下大错,害死如此多条人命的人……

  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东西可以抑制住他的绝望。郁积已久的浓厚悲伤从他心底喷涌了出来。吉尔宾抽噎了几下,心中默背着质数。双手紧紧抓住椅子的座位。但这一次,真的已无法停止了。悔恨冲破了他的防线,在他的胸膛里爆发,化为一声沙哑的嚎泣。

  在这座废弃已久的研究所中,在沉默不语的黑暗里,孤独的大工匠吉尔宾·梅卡托克终于哭了。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