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洛瑟玛·塞隆:日影之下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洛瑟玛·塞隆:日影之下

2012-06-27 10:56:01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Sarah Pine 原作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洛瑟玛·塞隆:日影之下

  第三节, 女妖之王希尔瓦娜斯·风行者

  几天以后,洛瑟玛坐在办公桌前仔细审阅着数天以来和艾萨斯会议的记录。他需要在今天或者明天给大法师一个明确的答复。他心中已经有一个成型的意见,但是也很清楚艾萨斯不会对这个意见感到满意。确切地说,谁都不会感到满意。他用大拇指和食指使劲揉了揉自己的鼻梁,正想着去酒架那边喝一杯,却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

  “何事?”他应门。

  一个卫兵急匆匆地走进来,鞠了一躬以后说:

  “塞隆大人,有一位重要人物正等着见您。”

  洛瑟玛皱了皱眉头。如果是哈杜伦或者罗曼斯的话他们早就推门直接进来了,说不定艾萨斯也会这么干。是莉亚德琳从沙塔斯归来了么?如果是她的话,她可以等。

  “我现在没空。”他不以为然。

  “大人”,卫兵说,“女妖之王不喜欢等待。”

  洛瑟玛感到心口猛地一沉。他咽下一大口唾液,心中暗暗指望自己的脸色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苍白。他站起身来:

  “她当然无须等待”,他平静地说,“带我去见她。”

  卫兵用不自然的眼神看了洛瑟玛一眼,转身走了。洛瑟玛跟在他身后。

  走到前厅花了他几分钟的时间。在这几分钟里,他努力记忆起自己的身份和与之相应的举止。在统治奎尔萨拉斯的数年间,他已经学会了在适当的场合用充满威严的仪态将自己包裹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行为渐渐地形成了一种反射。他能够感觉出这种微妙的变化。

  但在希尔瓦娜斯压迫性的气场面前,他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领袖威严感轻易地粉碎了。

  哈杜伦和罗曼斯不知什么时候跟在了他的后面。这一次,哈杜伦没有再让洛瑟玛穿上逐日者王朝的纹章。游侠将军脸色铁青。罗曼斯走得更慢些,尽管他之前也见过希尔瓦娜斯,对她有所印象,但是他的感觉相比洛瑟玛和哈杜伦来说仍然不够真切。而对于他们两个来说,每次他们见到希尔瓦娜斯就会联想起她所经历的命运,那种感觉就好像刚刚结痂的伤口被再次撕开,痛彻心扉,久久难以消退。

  他们走在向大殿的前厅。光线暗了下来,并非因为日照减弱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希尔瓦娜斯仿佛一个黑洞一样吞噬了她周身所有的明亮。光线坍缩进入她的眼睛——那双眼睛不是奎尔多雷的蓝色,甚至不是辛多雷的绿色,而是幽暗的血红色,红的好像葬礼上的火堆。眼睛里发出的幽光使得她那张死灰般的面容显得更加可怖。当然,她并非孤身前来。她身后跟着众多的护卫,洛瑟玛相信那些便是传说中的皇家恐怖卫士,他们漆黑的刀锋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有一丝怜悯。

  她和她的随从静静地等着他的到来。洛瑟玛走进前厅时,能听见的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在女妖之王面前,即使声音似乎也比平时消逝得更快。没有必要带他去艾萨斯曾经去过的那个会议厅,没有必要做除了站在这里和她交谈以外的任何事情。她没有耐心走完那些繁文缛节。

  “何事让你来到银月城,希尔瓦娜斯?”他问。

  两道血红的目光锁定了他的脸庞。

  “我刚刚自奥格瑞玛归来。”她说。从她业已腐朽的声带中发出的声音好像钝器擦过墙壁。洛瑟玛能够看见,在她说话的时候嘴边的皮肤出现细小的裂纹,然后又合拢,仿佛蛇的鳞片,又仿佛易碎的羊皮纸。

  “阿尔萨斯胆敢对部落的心脏发动攻击。”

  洛瑟玛感到自己嘴唇发干,一股强烈的不适感涌到了胸口。他似乎觉察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希尔瓦娜斯停了一下,仔细看着他脸上的反应。他咬紧了牙齿,还是没有说话。

  “天灾的攻势被成功地击退了”,她继续说道,“但是阿尔萨斯只不过是在玩弄我们。我们必须向他宣战。大酋长萨尔终于看到了我们长久以来所经历的威胁。”她的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欲望:“部落正在备战,而辛多雷是部落的一员。”

  她的话像石头一样砸在地板上。他知道她想要什么,而且他早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他站在恢弘的前厅里,第一次觉得头顶上的穹顶是这么的巨大,而自己在这幢建筑的衬托下显得愈发的渺小。

  “洛瑟玛”,希尔瓦娜斯的话打碎了他的思绪,“我们去毁灭阿尔萨斯——永远毁灭。”

  洛瑟玛慢慢地摇了摇头:

  “非常感谢你和大酋长萨尔希望我们能加入诺森德的先锋部队。但是我们的军力实在是捉襟见肘。我们刚刚接到了一个来自肯瑞托的类似委托。把部队送往北方,我心存疑虑,毕竟奎尔丹纳斯岛的事才刚刚平定……”

  “这不是请求,洛瑟玛”,希尔瓦娜斯打断了他的话,“你必须派出你的部队。他们将由被遗忘者的部队陪同。”

  “希尔瓦娜斯”,洛瑟玛努力显得平静,“我们刚刚打完一场内战。我们有什么能够提供的?”

  她盯着洛瑟玛,毫不退让,也毫无怜悯。当她最后开口的时候,残酷的音节从牙缝中迸出,仿佛一条嘶嘶作响的毒蛇:

  “你难道忘了现在奎尔萨拉斯的情况究竟应该由谁来负责么?谁应该为之付出代价么?”她的眼神仿佛是在洛瑟玛脸上寻找答案,当发现自己一无所获的时候,她继续道:“至少我还没有忘记!我的复仇容刻不容缓。你必须给我我所要求的:辛多雷游侠和法师,以及你们一直为之骄傲的血骑士。”

  “我们没有那么多东西能够给,希尔瓦娜斯。”

  她灰色的嘴唇做出一个嘲讽的表情:

  “那么你就等着像一条败狗一样四处躲藏,惶惶不可终日吧,洛瑟玛。你是一个不折不够的傻瓜。你觉得阿尔萨斯会就这么放任你躲在这里自己舔自己的伤口?你觉得我能就这么容忍你的懦弱无能?我警告你:所有不和被遗忘者站在一起的人都站在被遗忘者的对立面,而所有站在被遗忘者对立面的人都活不长久。”

  “几年来是我的人在这里守护你们的土地。如果没有我你们在部落里根本不会有一席之地。要么你们在诺森德的海岸上协助我们作战,要么我就停止对奎尔萨拉斯的援助。”

  洛瑟玛感到自己脚下一晃,站立不稳,就好像一阵强风吹过一般。南边靠近瘟疫之地的地方,尽管军队浴血奋战,天灾军团的实力仍然横行霸道。他们不能失去希尔瓦娜斯的部队。如他告诉伦瑟和奥萝拉的,他们在幽魂之地的地位的确得到了巩固,但是单纯指望萨拉斯部队仍然是不现实的。如果没有了被遗忘者的援助,塔奎林将会陷落。

  之后……又会是哪里呢?

  自他从奎尔林斯归来之后,他再次听到了霍克斯比尔的声音:

  我们已经不是她的人了。

  他心里清楚,自己已经无法拒绝了。他喉咙间一阵发苦,仿佛刚刚嚼过了一株皇血草。

  “要么把我已经疲惫不堪的人民送到诺森德去找死,要么就要冒让天灾军团再次攻占奎尔萨拉斯的风险”,他仿佛能够听见自己内心的冷笑,而这笑声听起来像罗曼斯,“我似乎没有选择呢,希尔瓦娜斯。”

  女妖之王冷冷地看着他:

  “我希望在两周之后的幽暗城里看到你的部队,洛瑟玛”,她回应道,“我想我不会失望的。”

  “当然不会,我的女士。”

  她转身准备离去。

  “你怎么能这样?”洛瑟玛在罗曼斯的声音中听出了一种近乎绝望的愤怒。大魔导师似乎还相信他和希尔瓦娜斯之间仍然存在谈判的余地。

  “这是敲诈!”他气得发抖,握住法杖的指节劈啪作响:“是你主动为我们送来援兵的!我们从来没有请你来过,你自己派他们来的!用我们的土地要挟我们,这算是什么盟友?”

  希尔瓦娜斯思索了片刻。她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罗曼斯,尽管后者比她要高:

  “也没人逼你接受我的援助”,她说,“而你们选择了接受。我现在的提出的要求是为了击败我们最大的公敌。”她把眼光转向洛瑟玛:“我本来应该要求更多的,如果我想这么做的话。”

  罗曼斯的憎恨毫不掩饰地表现在了脸上。

  “你还有什么需要讨论的事情么?”他的声音毫无力量,充满了挫败感。他刚刚用了一个词。讨论。一个细小的声音嘲笑着他。似乎真的有什么事是可以和女妖之王“讨论”的。

  “没有,我说完了,洛瑟玛。”她回答道。

  “Shorel'aran,希尔瓦娜斯。”听到这句萨拉斯语的告别,她的眼睛闪过一道莫名的光,然而什么也没说。他无精打采地看着她离开——之所以还看着她是因为没有别的东西可以看了。他感觉自己浑身像散了架一般,就像是被霜打过的野草。

  洛瑟玛转身准备离开,却厌恶地发现艾萨斯·夺日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一想到这个法师可能看见了他和女妖之王争论时那张愁云惨淡的脸他就觉得有些生气,但是现在,他已经无力支撑起自己的荣耀感。然而就算在这一种状态下,他的脑子里已经开始列出细密的计划清单——与战争打交道是他的专长,多年以来一向如此。哈杜伦需要通知艾尔杜·炙痕上尉和达恩·晨行者中尉。罗曼斯需要通知法师们,哦,莉亚德琳不在,那么他还可以代为指挥血骑士部队。他的眼光看着大法师的方向,嘴巴开了又合。这下艾萨斯可以有表现自己的机会了。洛瑟玛在前厅里踱来踱去,仿佛梦游一般。

  “洛瑟玛!”

  他转身面向那个喊他的人,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以显示自己很在意他接下来将要说的话。然而实际上,他已经精疲力竭。他只不过是想要回到自己的书桌旁一个人呆上一阵子,用各种繁忙而无脑的工作将自己淹没,暂时先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及其潜在的意义忘却掉。

  然而罗曼斯却和往常一样不会让他觉得太好过。

  “洛瑟玛”,他紧走几步追上了摄政王,“你不是认真的吧,我们不能……”

  “她说的话你也听见了,罗曼斯”,洛瑟玛插了进来,“要么我们去诺森德,要么我们就失去来自被遗忘者——很可能也是来自整个部落——的援助。所以,我们要去。”他再次转身准备离去。

  “我们的伤兵营里还躺着许多从奎尔丹纳斯捡回一条命的士兵!”,罗曼斯继续道,“我们甚至没能为死者举行一点有尊严的仪式。以太阳的名义,洛瑟玛,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了在那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我们没有选择,罗曼斯,你懂我说的话么?”洛瑟玛开始显露出怒容:“如果我们不帮助希尔瓦娜斯我们就会丢掉艾伦达尔河以南全部的奎尔萨拉斯领土!”

  “那就这样吧!”罗曼斯也开始吼叫。洛瑟玛两条修长的眉毛猛地一抖,一股怒火由胸中升起。他慢慢地打量着罗曼斯,余光里出现了一个一脸错愕的哈杜伦。

  “就这样?”他的声音明显提高了:“辛多雷也好奎尔多雷也好,你知道有多少精灵为了保卫这片土地而阵亡么?还有多少将要战死?你说我应该就这么算了?你哪根筋搭错了?”

  “白白牺牲也比为了一个……呃,恶魔而战然后送命来得好!”

  洛瑟玛的嘴巴张开了又合上。他撞上了罗曼斯的眼光,然而那眼光里却不是怒意或者敌视,而是一种洛瑟玛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绝望。罗曼斯忧心冲冲地看着他,眼眶张大,黑色的长发一缕一缕地散落在肩上,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某种被追捕的猎物。在洛瑟玛担任摄政王的这些年里,尽管他和罗曼斯发生过无数次争执,但是罗曼斯从未如此失态过。而现在,他却在发抖。从眼睛的余光里他看见一小群人已经开始聚集,他可不想再制造什么事端出来。

  “别被她的威胁吓倒了”,罗曼斯轻轻地说。洛瑟玛突然意识到他的语气近乎恳求,而这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惊恐。

  “她只不过是在利用你。”

  洛瑟玛握紧了拳头:“如果给别人当马前卒能让我确保我的人民以及整个奎尔萨拉斯的生存的话,那么这就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罗曼斯。”他的语气里多了压迫感:“我做我必须做的事情,而你必须服从我的命令。我把话说明白了么?”

  “你觉得这种游戏你能玩多久?”罗曼斯的眼神已经几乎是在哀求了。

  “需要玩多久我就玩多久。”洛瑟玛不愿表露出丝毫的妥协。罗曼斯一向总是这么难缠,然而摄政王大人也没这么好对付。他站直身子,做出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用奥萝拉俯视他的那种眼神俯视着罗曼斯。罗曼斯试图用同样的眼神对抗,但最终退却了。他的身体似乎在洛瑟玛的凝视下缩小了一号。

  他闭上了眼睛:“另外一位辛多雷的领袖,以前同我说过类似的话。”他轻轻地说,瞳孔仿佛散开了:“那时候我没有与他争执。恰恰相反……那个时候我以为他是对的。”

  洛瑟玛感到自己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变得冰凉。

  “在奎尔丹纳斯岛上,我们埋葬了他。”罗曼斯说。

  洛瑟玛无言以对。他不愿也不能思考罗曼斯的话究竟是在暗示什么。两人之间的静默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最后,罗曼斯转过身去:

  “我会把你的决定告知魔导师阿斯塔洛·血誓和血骑士领主布拉德瓦罗。当他们准备好的时候我会再汇报的。”然后他离开了,没有再多说一句话。离开的时候,他双肩瑟缩着,仿佛站立在诺森德的寒风中。

  洛瑟玛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目送大魔导师的背影消失在一个拐角的后面。

  “洛瑟玛。”哈杜伦平静的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他转向他的朋友,却发现哈杜伦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仿佛第一次见到他似的。洛瑟玛几乎冲上去拼命摇晃他,无论怎么都好,拜托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了。

  “请问摄政王大人的命令是什么?”他问。洛瑟玛看着哈杜伦。然而哈杜伦脸上的表情证明他不是在开玩笑。

  “派人给远行者居所和远行者营地送信”,他说,“告诉他们刚才的决定。”

  哈杜伦点了点头,用不知所谓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离开了。

  洛瑟玛转向那群聚集在一起的仆人和卫兵,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吓得他们赶快跑回自己的岗位。当他再转回目光的时候不禁吸了一大口气——艾萨斯·夺日者还没有走。

  洛瑟玛看着他,眼神中透露出一股轻蔑:

  “你应该感到高兴,大法师先生。”

  艾萨斯吃了一惊:

  “是说您准备援助肯瑞……”

  “肯瑞托爱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不关我的事”,洛瑟玛的语速快得像连发弩,“但是,不久之后几乎所有的辛多雷部队都将北上。我预料一部分魔导师会主动投奔你们的组织。你就好好协助他们吧,艾萨斯。现在去找罗曼斯吧,我十分确信他那边有更多你所需要的信息的。”

  艾萨斯皱起了眉头:“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好的解决方式。”

  洛瑟玛突然转过身来面对着他,这一突如其来的动作把他的话语生生压了回去。

  “我们想要事情如何解决,它就会如何解决。”

  然后洛瑟玛离开了,留下艾萨斯一个人孤单地站立在一面金红相间的大纛下。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