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加里维克斯:贸易大王的贸易秘密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加里维克斯:贸易大王的贸易秘密

2012-06-27 10:38:29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Gavin Jurgens-Fyhrie 原作,瑟银长剑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加里维克斯:贸易大王的贸易秘密

  第二个商业机密:你要不就敢冲、要不就当个软脚虾,没有任何的灰色地带。

  好几年过去了,我不会给你所有这些年来的生意细节,如我接管的、新创的、卖掉的或是毁掉的公司是哪些。我只会说:我是个大赢家,如此罢了。我确实是赢得了我这一生所有想要的东西。

  这可不是因为好运,绝对不是。好运根本就不存在,只有输家才会想要靠运气。如果你动的够快、够大、够力去让你自己在这个世界占一席之地,那么其它所有人就会愿意卑躬屈膝的给你任何东西,渴望要沾上你的成功之光。

  呃,大部份的人啦。有时候,你会遇上一些和你一样具有野心的人,如果你不抢险采取行动打倒他们,他们就会像风险投资公司在自己的派对砍倒一棵圣树那样干掉你。

  在第二次大战期间,我已经成为凯赞岛的明日之星:身兼铜街集团的大老板、技工协会的指导顾问,以及整个污水企业第二有钱的地精。贸易亲王玛迪决定想要见见我这个他的可能竞争对手,所以他邀请我去参加他在自己豪宅办的女儿生日派对。

  那个老地精就像海盗船上的一块肥皂那样有人气。热砂企业的贸易亲王热砂谣传因为和部落签下独占合约而身处危机,因此玛迪认为如果部落真的败了,联盟就会把矛头转向我们。他加强属于我们整个企业的贸易关系,以确保污水企业有足够的物资和资金可以对其他的企业进行金融攻势,让他们对我们俯首称臣。

  一个慎重的行动,不过还是有个问题:玛迪手下一般的地精根本就没有那么小心。小心谨慎是很无趣的,因此污水企业的许多巨头和金主决定想要一个更年轻、攻击性更强的贸易亲王来取代玛迪,猜猜这个人是谁呢。

  老早在玛迪送出这份邀请前我就已经在背后秘密计划了六个月。所有的思路和可能性都已经考虑到,就连其它企业的贸易亲王也秘密的认同我这么做,因为他们以为我对他们来说是个没有什么经验的竞争对手。我的成功已经无可避免了,我将要在日出时成为新的贸易亲王。

  我漫步在往玛迪豪宅的小路上时,我的私人助理 – 莉希?钢钉向我跑来。她真的是个很棒的助理,只可惜在几年之后我必须因为她雇用杀手在我的私人游泳池暗杀我而开除她。

  “我打开…打开了玛迪的办公桌,老板。”她喘气道。“他把钥匙藏在猎鹰雕像下,我找到了他对其他贸易亲王的研究报告。”

  “很好,”我道。玛迪如果还放着这些事情不管就真的太软弱了。“所以其它贸易亲王有计划做什么吗?如果我们想要保持竞争力就必须先复制一份。”

  莉希翻了一下这些报告。

  “建立起一支佣兵军队。”

  “很有用的做法。那我们就先送南海掠劫者一篮黄金当礼物。”

  “您要用巧克力做的黄金还是真正金属的黄金呢,老板?”

  “巧克力,他们一定会咬下去来鉴定真伪,因此我们总是送他们一点甜食比较好吧。还有其它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要准备香水。”

  “香水?”

  “贸易亲王多南斯(附注三)非常喜欢香水,老板。”

  “好吧,让我帮你省点时间。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在那张单子上了吧?那么让我手下其它人去处理然后赶快离开,我必须去参加一场派对。”

  莉希点头确认便离去。但我只多走了三步,技工协会的执行长雷德沃克斯就从旁边的灌木丛跳了出来。

  “你还记得我们的计划吗?”他轻声问道。

  “是我的计划,”我道,试图不要咬紧我的牙齿。这个计划环绕在贸易亲王玛迪的最大弱点:他真的深爱自己的女儿。但重点是如果你是个贸易亲王,你就不能够和任何家人或朋友太亲近,因为密友和笨蛋这两个字发音听起来一样(附注四)可不是没有原因的。当然,我爸是个例外,他只有拥有如同一个浸水的烂木头般的野心。此外任何试图绑架他来威胁我的人都会得知是否一个地精可以被塞进去大炮中还平安的被从凯赞岛射到藏宝海湾。

  “别把事情搞砸了,加里维克斯。”雷德沃克斯道,一面躲回灌木丛。“还有别打什么其它的坏主意,你或许会当上贸易亲王,但你还是为我们做事,了解吗?”

  “知道了,老大。”你尽管去做梦吧,笨蛋。

  在舞厅角落的那个守卫看到我经过时微微点了头,我可是整整花了两个月才让我雇请的佣兵混入贸易亲王玛迪的私人保镖。现在我装作若无其事的走过。

  你曾有让一个派对的每一个人都为你的入场转身然后欢呼吗?没有?那我建议你要这么做。有一百个地精渴望我的眼神能够停留在他身上,或是一直想要替我端饮料。但我故意忽略他们,然后撇过一个端满虾怪泡芙的服务生。毕竟我可是有要事必须处理的。

  我从来没有见过贸易亲王的女儿妮莎,我的一个研究员说她为了这场派对准备全身的蓝洋装和钻石做的蜻蜓发夹。那个研究员说她看起来真的很漂亮,因此理所当然我就开除了他。不过当我真的在人群中看到了妮莎,我才发现在我这一生中的第一次,我确实欠某个人一个道歉。

  她漂亮到你愿意拜倒她裙下。肌肤如同海洋的深绿色那样美丽,眼睛如翡翠矿坑中的夜色那样迷人,而她那盘起来的头发所散发出来的光芒让打扮用的钻石相形见拙。

  似乎有一个隐形的手拉着我穿越人群去见她,我完全停不下来。我知道我必须努力控制自己,A计划就是要靠我的能力来把她引诱开人群,这样才能让安排好的人去绑架她,如此玛迪就会打都没打就投降了。

  “想要跳支舞吗?”我道,完全把A计划抛到脑后了。

  “有何不可呢?”她答道。我注意到她也是在我入场就一直看着我一路走到她身边,这真是太棒了。“南德瑞斯这个人真的是很无趣。”

  我把她从那位大受打击的银行家南德瑞斯身边拉开,两人走向了舞厅的中央。我们一边跳舞一边闲聊,不过我不会告诉你我们谈的内容。我感到有点醉意,我的野心正在遭受巨大的危机:如果我的行动是反抗她的父亲,那么我就没办法和她在一起了。告诉你,她的美貌在你站在她身边时会让你感到更加的惊艳,这件事必须说清楚才不会被你误会。

  “嫁给我吧。”我脱口而出。

  她哼了一声。“我根本还没认识你的,加里维克斯先生。”她道。

  “我可以现在处理这个问题的,”我道。“我是——”

  “铜街集团的大老板、技工协会的指导顾问、地精贸易联盟之星,以及整个污水企业第二有钱的人。”她半微笑的帮我说完了下半句。

  她读过我的新闻相关报导!

  “但我不能嫁给你,”她继续道。“没错,你确实是有些好运,但是我喜欢靠实力敢冲的地精,我喜欢愿意冒险和承担风险的人。”

  我好几秒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过我并不擅长这么做,因此很快就让自己恢复正常。

  我告诉她我先前的一些故事,把报纸上写过的神秘的医院火灾和勒索孤儿等事迹告诉她,跟她说哪些被我干掉的人的尸体被埋在哪里,然后就开始讲了许多个人秘辛。

  她听着,一面歪到一边。偶尔她会微笑。

  当我说完之后,她耸耸肩并道,“我想这是个不错的开始。”

  女人就是这样,对吧?其实直到刚刚,我真的感到一丝愧疚 – 不,绝对没有,我是说真的。不过好险还有B计划可用,我很确定这是个可以赢得她芳心的方法,她想要一个敢冲的地精,那我还真的得到了她的祝福!

  我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的骚动直到有一根棍子敲到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糟了。

  “啊,所以你就是那个占住我女儿的人吶,年轻的加里维克斯。”贸易亲王玛迪道,接着便将自己的拐杖收回来靠着,他的手因为戴满戒指而让人感到厚重,握着看起来像是剑柄的拐杖握柄。

  整个派对突然沉默下来,这些来参加的地精都知道这些高层玩弄的背刺手段,因此他们知道有事情要发生了。“我很高兴终于能够见到你,现在请把你的手移开我的女儿。”

  “先生,真抱歉。”我道,从妮莎身边走开。

  “谢谢你,我听说我的安全部队在上个月把你的盗版工厂烧了,希望你别太在意这件事情,这个不是针对你个人,而是纯粹的做生意罢了。”

  “请别说『纯粹』这两个字,先生。”我道,嘴露笑容。“听起来就像是个道歉。”

  他充满皱纹的脸露出了宽大的笑容。“我就知道我会喜欢你的,”他道。“你在我女儿的派对玩的愉快吗?”

  “她的派对?”我道,同时对那些守卫打出信号。“再也不是了,现在这是我的派对。”

  “你说什么?”玛迪吼了出来,眉头紧皱。

  “在今天日落前,我就已经透过各种手段和生意取得你在全地精贸易联盟的大部份财产。你可以现在就去确认,不过我已经把所有的管理部门都买下了,所以你可能不会信任他们。我现在也拥有你的安全部队控制权,我把你这栋豪宅下的土地所有权抢过来,然后你的戒指全部都是从我的珠宝店租借来的。你已经玩完了,玛迪。你已经玩完了,而且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

  在远方的某处,一只鹦鹉啼叫了一声。玛迪满脸涨红然后变紫,转头看看四周是否有自己的盟友,却只看到我雇用的壮汉结成人墙围住他。我挥双手要他们别再前进,毕竟为了能够让妮莎印象深刻,下一步必须要和她私下接触。

  “我还有货物,”他吼道,“我有一半的贸易舰队已经准备把武器出货给联盟了,我很快就会赚上另一笔财富然后把这些东西全部买回来。”

  “我很高兴你还提到这件事,”我道,顺手从口袋拿出一支遥控器。“我为你的这些客人准备了一场精彩的秀,就是按下这个按钮。”

  “不要!”

  “什么,你不喜欢惊喜?你很怕?我以为贸易亲王都是很有种的!给我按下这个按钮,玛迪!”

  像一只老狮子一样呲牙咧嘴,玛迪伸出手指按下了红色的大按钮。

  在港口那边玛迪的每一台船按照规律的顺序爆炸,化成怒吼的火球。

  见到了玛迪的震惊,我出手打掉了他手上的那根拐杖,把研究员报告我有关藏在拐杖内的那把剑抽了出来,然后一眼也没看的把剑身对着妮莎的方向指着。

  “好了,你现在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离开凯赞岛,不然我就在你的女儿身上刺个窟窿然后把你的头丢到卡亚罗火山去,”我道,眼神直视着玛迪。接着我再转身看着妮莎,“这样够不够敢冲?”

  哦,她的脸整个惨白,白到透明到我可以看穿。

  “看来是太冲了?”我眯眼道。

  她立刻不管剑的冲向前甩了我一巴掌,然后她搀扶着自己的爸爸的肩膀穿过在旁屏息的人群离去。

  我抛下剑并举起双手和四根手指来代表传统地精的胜利标志,这是我的一场完全绝对的胜利。这些客人…我的客人兴奋的大吼大叫表示同意,全部都蜂拥而上的拍我的背来恭喜,很多还顺手把自己的名片以及贿赂金塞进我的口袋,不过我一眼也没有正视他们。

  我真正在看的是妮莎带着她的父亲一路在豪宅外走下山丘的人影。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