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加里维克斯:贸易大王的贸易秘密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加里维克斯:贸易大王的贸易秘密

2012-06-27 10:38:29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Gavin Jurgens-Fyhrie 原作,瑟银长剑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加里维克斯:贸易大王的贸易秘密

  第一个商业机密:不要让任何人抢走你的饼干。

  我十岁生日的那一天,我接下了家里的工程师和地方犯罪集团的事业,这些事情可比卖给血精灵一个镜子还要容易很多,所以请仔细听啦…

  我的生日就像平常的每一个早上一样:我差点又被我的老爸杀了。

  事实上他从来就没有想要杀了我,因此这对他来说很困扰。他这一生的所有事情都没有按照他想要的方式呈现,尤其是当他在处理爆炸物时可不是在开玩笑的。他唯一一间经营的商店就在苦工镇最深处的那个糟糕位置上,那是个连贸易亲王玛迪的征税员都为了自己的人生安全而不敢去的地方。上一个来这里征税的人不但被骗走了自己的靴子,还被绑在一个枪药桶上受人在他身上跳上跳下尽情侮辱,再被用滚的方式丢回那个老贸易亲王的家,附带一封礼貌亲切的拒缴信塞在这个可怜虫的嘴里。

  我爸是认为没有税金算一个附带的福利,但在这里我只有看见泥泞的街道和充满辐射的垃圾,就连老鼠都住不下去。我爸以为他可以发明出一个足以撼动全世界的产品,但我认为他把我们全家都炸点这件事情只是迟早罢了,因此我在生日当天晚上决定逃家,当一个像我妈一样的海盗。

  我花了一整晚打包和计划,五块塞在破烂靴子内的杏仁饼币给我一种如同财富的感觉。我爸在日出时起床然后又把自己的店弄得乱七八糟,一面还喃喃的自言自语。他的整个研究过程都是3个阶段:乐观、忧心和恐慌,其中第三阶段还可能会导致少了几根手指以及大部份的皮肤。当时他来找我时已经到达第2.9阶段,而我则刚好打包完成并立刻把行李塞发霉的床垫下。

  “拜托啊,”他的自言自语声音穿过了只有两张纸厚的墙。“只要再紧一点,紧一点点就好。喔不,糟了,不,不,不!快停啊!孩子!赶快起床然后找个东西来掩蔽。”

  我疲惫的举起我的枕头,此时一只拥有机械脸的橙色毛皮泰迪熊穿破了墙壁,看到我之后发出了尖锐的机械声然后爆炸了,尖锐的机械零件如龙卷风席卷每个方位。

  脚步声雷霆作响的穿过昏暗的大厅,然后我就看到老爸冲进了房门,他并没有撞到门,原因不是他冲的很快,而是凝态汽油早在上个月就融了那个门。

  “你还好吧,孩子?你刚刚有看到吗那真是一个完美的测试!水平线的燃烧,而且也确实的锁定目标,转一圈然后爆炸!工会说用微炸弹来当导航和火箭燃料来当推进力会把我们附近的房子全部都融掉,不过我们证明了这件事不是——”

  我把我被切碎、铛铛作响的枕头丢到地上。

  “那个只是原型机,对吧?”

  “呃,对。不过——”

  “那设计图呢…?”我故意让声音越来越小来让他回答,我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话。

  “被一只机械鸡偷走了。”那可真是新的借口,不过他可别这么容易就能够转移话题。

  “所以你已经没办法再做一只新的,对吧。”

  他张嘴想要回击,接着他的眼睛就因为充满恐惧而瞪大。我点了点头,知道这个早上的乱事已经结束了,该吃个早餐然后踏上旅途。

  “那个没什么,孩子。我已经知道整个机器的原理了,藏在可爱物品内的爆炸物可是个完全还未开发的市场,我们就要变有钱了!”

  “老爸,我们唯一一个不要再当穷人的方法就是你把我们全都炸死了。”我顶嘴道。

  “你这样说对我不公平啊,加斯特。我们迟早都会成功的。”

  “你知道你说对了吗?你迟早都会成功的杀了我们两人,老爸。我相信你做的到的。”

  “喂!你知道外面有多少的地精小孩希望他们的父母是个工程师吗?当我年纪和你一样大时,我总是梦想——”

  “是吗,老爸?你又要说这个故事一次了?”

  “- 梦想我的父母可以别在继续当个地下水道的铲泥工而是可以炸掉一些东西。你说的那些害怕爆炸话让我担心啊,这可不是地精的思考方式。”

  “不!你知道什么才不是地精吗?叫自己小孩去游玩的人才不是地精。你知道我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可以一起玩了吗?杰尔奇已经每天都在帮忙编保险丝,德鲁兹每天都必须在日出就起床帮忙调水泥。你知道我的老爸不会强迫我去工作这件事有多丢脸吗?”

  老爸举起了自己的双手然后转身走回通往店里的矮通道。

  “我告诉你,”他叫道。“为何你不直接把店面的业务事情留给我做,然后我把糖包饼干留在这边让第一个正在过生日的小孩经过时可以吃。”

  “我很确定你要卖很久才会偶有一桩生意可做!”我在他背后吼道,不过我的心思没有在那些言语中。有糖包饼干呢!这可是我待会路上的食物!

  “你以为你能够做得比我更好吗?”他从店面那头对我说。“你随时都可以自己去做看看 – 呃,你好啊,先生。”

  我爸有客人了,听起来像是这么回事。我把这件事当做是我的旅程的一个好的征兆。如果我爸的店面能够这么不寻常的出现一桩生意,那么我一定也没有问题可以找到一台离开凯赞岛的船。哼,搞不好我还能够找到一只驯服的鲨鱼带我到达一座用杯型蛋糕和白金打造的魔法岛。于是我走下了大厅去拿饼干。

  糖包面包店已经消失了,在兽人到达艾泽拉斯的几年前,那间街角的店面在第二次贸易战争中被轻微的轰炸过,然后在第四次贸易战争中被完全轰炸,最后在和平之战中整个融掉了(附注二)。当时临近地区整整一个月都可以闻到糖焦味和焦尸味。不过我要说的是,如果你从未吃过糖包面包店的饼干,那么你根本就从来没有吃过真正好吃的饼干。就是这样!

  糖包饼干大到足以用两只手握着,外圈看起来有点棕色,内有像食人巨魔拳头一样大的巧克力块,闻起来充满肉桂香,上面洒上水晶般的糖。如此美味的饼干我一年只能拿到一个。

  我停在走廊尽头的阴影下,我早该知道的。根本没有任何顾客,史克佐和他的无赖手下又来找我爸的麻烦了。

  在苦工镇内,就连罪犯们也是濒临破产的边缘,就连铜街帮这群黑道也不例外。那个白痴史克佐戴着假黄金耳环、穿着臭的要命的缝补衣着,他唯一做过一件有价值的事就是和我纠缠不清。

  他在只剩下3.5支脚的工作椅上架着我爸使命摇晃。在椅子的另一个尽头,我的那块饼干在我们全家唯一的餐盘上摇晃着。我立刻倒抽了一口气,但我绝对不会因为糖包饼干掉到地上就不吃它,是你也会这么做的,相信我。

  “我们该对你怎么做呢,鲁兹克?”史克佐道。“你总是没有准时付我们保护费,你甚至根本就还没有付过钱。我真的很不想要叫鲁姆波明天回来这里把你的店整个炸掉…”史克佐在自己的视线内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物品,除了一些炸药。是的,你没有听错,用来爆炸的炸药。

  “听我说,我真的很抱歉,”我爸道,“可是手头真的很紧,我只有刚好有足够买这些实验物资的钱而已!”

  “还有甜点呢,看起来是如此。”史克佐道,同时伸手准备去拿…

  起…

  我的…

  饼干…

  “把你欠我们的这些钱在今晚前还清,”他道,顺手把饼干放进嘴巴,那些无价的饼干碎屑就这样洒落到他油腻腻的恶心衣领上。“不然我就会把你的店面整个烧掉,然后把你当做火柱烧了。”

  他在往回走到店门口时发现我的存在,然后眨了眨眼便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把剩下的饼干恣意乱吐在沿路的地上。

  就是这件事,如果不是因为饼干被吃,我可能早就离家当一个低下的南海海盗王,整个世界也会不一样。

  我颠簸的走出了店面,老爸有对我说话,但我却因为双耳被心跳的扑通扑通声挡住而听不到他说的话。

  如果我想要我是可以离开凯赞岛的,但那不是这里有什么不对的事。我爸让一些废物恶棍从他身上抢走事物,我让那些人从我手中抢走了饼干,这个才是问题所在。这个才是为何我们如此贫穷的原因。当然,史克佐有个帮派在罩他;当然,他有武器和数量的优势。但是我有一些想法在脑袋成型,就像是一整个上满油和尖锐武器的飞船舰队攻打一个豺狼人的小屋那样可怕。这是我爸的事情,这也是我的事情,饼干是属于我的。我不是怪罪史克佐试图抢走饼干,但我绝不会再让人从我手中抢走属于我的事物,不管代价如何。

  十分钟之后,我和史克佐的一个高利贷手下站在镇的另一边,周围被雪茄的烟雾以及傻笑的大块头们围住。

  “让我搞清楚一点,”那个高利贷笑道。“你欠我们的老大钱,然后你还想要跟他借钱来还钱?”

  “是的。”我道。

  “附带利息吗?”高利贷道,他的嘴唇因为试图控制不要对我的脸大笑而不断抖动。

  “你认为公平的利息就算。”我道,脸色保持一致。

  “好吧,小鬼头。”他道,一面数钱。“不过我想我知道为何你爸总是处在麻烦,你的家族血液中没有半点做生意的直觉。”

  在地精的社会中,唯一一件可以比新的枪药女孩月历散播的还要快的事情就是公然的羞辱。史克佐在那一晚带着他全部的帮派成员以及高利贷一起到来,整个铜街帮都来了。周遭的房子大门都打开,邻居都伸出头来看这个工程师和他的白痴儿子要如何失去他们手上的最后一笔钱,然后被赶出这个城镇。不过只有老爸他并不在家,他跑出去为我找另外一个饼干,他的个性就是这样。人很好但总是搞不清楚重点,现在这件事根本就不是饼干能够解决的。

  史克佐和他的手下停在我的面前,脸臭的像个锐利的弓箭头。

  “你有钱要还我,孩子?”他道。他的手下靠在他的肩膀上打算看我是否会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我能连利息一起还你。”我道。

  史克佐从我的手中一把抢过钱袋,然后在我的头上拍了一下便和他的帮派转身沿着街道回去。没错,他根本连钱都没有数,这个人是如何做比香肠摊贩还要复杂的事可真让我无法理解。

  “我很高兴和你做了这笔生意,孩子。”他从街道上对我喊道。“鲁姆波,提这个钱袋,真的是他妈的有够重。”

  “那是因为有炸药在内。”我满怀期待的道。

  相机对当时来说还要好几年才会被发明,但是我真的超想要藏在钱底下的炸弹爆炸前一秒时,史克佐和他的手下张大嘴惊讶瞪着我的那张照片。

  当烟雾消散时,整个帮派都已经消失了。我那些白痴邻居不约而同的瞪着冒烟的凹洞,然后又转身看我。

  我微笑的指着天空,数百个眼睛都按照我的指示往上看。

  史克佐和他的帮派,还有他身上那些烧起来的钱如雨从天而降。

  我走过街道去找做砖块的贝佐克,沿途那些邻居的欢呼让我在路上停了好几次。没错,这个花招把老爸所剩的钱都用来当利息和遮蔽炸药,但是那四百个杏仁饼币都将在这周末变成小钱罢了。

  “哇!哇!”贝佐克道,此时许多地精从扭曲的门和油腻的小巷跑出来做全世界最恶心的寻宝,目标是还没有坏掉的钱。“表现的太好了,孩子!我们已经自由了!”

  “没办法自由多久的,”我道,并若无其事的闪避一个落下来的燃烧袜子。“这里会出现一个空缺,然后其它地方的帮派在他们听到史克佐死之后就会侵入。所以我们为了自保必须团结,快速建立并守护我们的贸易之路。”

  “对!”贝佐克道,表现出不切实际的乐观表情。“你的主意太棒了!或许未来某一天我们能够做到?”

  “不,”我道。“明天早上就来找我,我会准备好一份契约书。你会继续担任制造砖块的任务,好吗?不过这次我会帮你接下你那些无聊的生意。”

  “啊?”贝佐克道,双眼眨了几下。他刚刚一直都在看着天空那片飘向他屋顶的羽毛状的云朵。

  “等等,你以为你可以处理我的生意吗?听好了,孩子——”

  “嘣。”我道。

  “嘣?”贝佐克问,身体退缩了一下。

  “嘣。”

  “为何你要说『嘣』?”

  “我就是喜欢说『嘣』,”我故意用让人感到不舒服的沉着声音回答,只有小孩能够不意识到话中内涵的意义。“嘿,你明天早上过来看看就知道,在你发现到自己赚了多少钱之前你都不会注意到是我在负责的。”

  贝佐克不是个懦夫,他只是在挣扎是否要付我这笔钱,而像他那样的人总是会想要找个可以快速用出其不意的方式赚钱的方法。

  “孩子,告诉你答案好了。为何我要拒绝这笔生意呢?不过如果晚点我想要解约的话,我可以直接离开,对吧?”

  “当然,我会调整一下合约书上的内容的。”我道。他只需要把所有的生意都留给我做,然后定期付我每年的管理费用,再每周穿上熊娃娃套装来替我爸即将开工的可爱爆炸物商品打广告三次就好。

  我在贝佐克架好梯子去清理他屋顶上那片着火的杏仁饼币时离开,当我爸回来时,我正在忙着写我的第一份合约书,密密麻麻的字小到用眼镜也没办法读清楚。事实上写合约书很简单的,只要你专注在诈欺那些会签下的可怜白痴就行了,因为你只要记住大部份的人都只相信在你签署前早就已经确定这里的每一个字都没问题,而不是自己去请十个律师在法庭上逐一逐字的解读合约书,想办法在自己控制的条件下取得优势。

  我爸进门时踩了踩脚,然后清了清喉咙。

  “我可以做得比你更好。”我在他开口前抢先发言,我不用转头看他的脸就知道他已经听到了先前那颗炸弹的事。

  “什…什么?”他结结巴巴的说,手上那包纸袋因为用力而皱了起来。

  “你问我是否可以在生意上做得比你更好,答案是我可以。到了明天早上,我们就会得到所有贝佐克的金钱使用权,然后还会有更多!不过我要你先来这里签下这些合约书。”

  他安静了好一阵子,我趁机在合约书上多写了好几行。

  “你真的是很像你妈,”他终于开口。“好吧,我给你一周的时间。如果我们没有看到业绩和利润有所成长,那么你就必须停手交还给我,好吗?”

  太好了,他以为他还可以故意让我失败然后学个教训,但事实上是他把那块新饼干还有所有事情都交给了我。饼干在我写好第三份合约书的草稿时软掉了,但我还是不吃掉来当做一个提醒物,用来确定我真的还拥有这块饼干。

  当老爸给我的期限到了之后,在我们这一街区有一半的商店都加入了我的公司:铜街集团。我是搬离了我的家,但我送老爸三箱的炸药、一套防爆衣以及一笔额外的钱。

  对,你说的没错,听起来好像太心软了。但你要记住,我当时才十岁就这么天才。在你还在加萨克?燃橡者的健康食物工厂附近的有毒排泄油中游泳而中毒得病时,我就已经赚到人生的第一百万。

  此外,他可是我的老爸,而我很看重属于我的事物的。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