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战斗之心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战斗之心

2012-06-27 10:34:13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Sarah Pine 原作,Dort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战斗之心

  “叛徒!”加尔鲁什怒吼着,他充满威胁的朝着她前进一步。“你竟敢侮辱大酋长!闭上你的嘴,叛徒,不然我会帮你这么做!”

  “来呀——”她的双手缩成拳头,准备应付即将爆发的战斗。

  “不要!克莲娜!”一个新的声音大喊着。加尔鲁什看到另一个兽人朝着他们跑了过来。

  “克莲娜,别再说了!”她站在两个差点打起来的两个人中间。

  克莲娜,那个戴着眼罩的女人瞪着这个插手的人,接着发出不满的声音退下了。

  “那么我先一步回家了,高戈娜。”她将麻布袋甩到肩膀后便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加尔鲁什打算跟着她,却被高戈娜转身抓住手臂。

  “拜托,请住手,”她道。“我为我姐姐的行为道歉,她话中并没有那个意思!”

  “她最好没有。”加尔鲁什低吼了一声。高戈娜叹了口气就放开加尔鲁什的手臂。

  “第二次大战之后我们两个在集中营渡过童年,她非常感激大酋长解放了我们,但是……”她迟疑了一下,然后平静的说,“但是她觉得大酋长做的不够好。”

  “那你呢?”加尔鲁什的声音对答案充满渴求。高戈娜望着克莲娜离开的方向一会儿,她没有马上回答加尔鲁什的问题。

  “我们的父母参加过战争,”她缓慢的说。“他们就像你的父亲一样喝下了玛诺洛斯的诅咒之血,他们也成为这个诅咒的奴隶。他们以部落的名义犯下一些可怕的恶行,他们攻击并杀害许多无辜的人民。”

  加尔鲁什气到自己的毛发都要竖起来了,他的父亲才不是什么杀人犯。“他们是做他们觉得应该做的事!难道你在污蔑和你流着一样血液的亲人?”

  “我为我父母的过往而荣耀,你别搞错了!”她大声道。“但是他们相信的事情是错的,所有兽人过去相信的事情都是错的。我们必须为此受苦,大酋长就是了解这点,我也了解这点,但我的姐姐无法理解。”

  “这真是太荒谬了,你根本从没参加过战争!你说你是在集中营长大的孩子!难道这样的处罚还不够吗?为何你必须要受到更多的苦难?”

  “我身上背负着一样的印记,”她道,举起了她的双手,就像她的姐姐一样是绿色的,就像现在奥格瑞玛中除了加尔鲁什外的所有兽人一样是绿色的。“我收获了他们所有的努力成果,难道我不需要付出一点代价吗?”

  “那么又有谁来定价呢?”加尔鲁什质问着。她的态度惹怒了他,难道这个女人没有任何荣耀之心吗?“谁有那个权力可以叫你们这么做?”

  “我会听从大酋长的话来付出代价的。”她回答。

  “萨尔绝对不会那么不讲理,我们才不亏欠任何人任何东西。”

  高戈娜注视着他一会儿,接着就如同她姐姐那样突然大笑,“当然没有,”她道。“你没有亏欠任何人任何事,玛格汉。但是我们和你是不一样的。”

  “这真是气死我了,”萨尔道,他不安的在大厅内来回踱步。“我不敢相信掠天者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瓦洛克坐在桌子旁,黑痕的报告书散落在他的前方。大厅的另一端,加尔鲁什挑出几个涂上蓝色的联盟印记、红色的部落印记和一些画上骷髅代表天灾军团的印记,他把这些物品放在冰冠冰川地图上莫德雷萨:死亡之门的南边位置,然后用粉笔在图上画一个巨大的“X”标志,根据报告书的内容此处叫做破碎前线。

  联盟试图攻下莫德雷萨,但是一支部落的巡逻队发现之后就成功的阻止了联盟达到目的——他们从联盟军队后面偷袭。这支联盟军队被前线的天灾军团以及背后的部落军队夹击覆没了,然而部落的下场也是一样。天灾军团受到了一些损失,但是这座巨门依旧在巫妖王的掌控之中。

  黑痕的部队是故意等到联盟士兵和天灾军团开始交战后才从后方突袭他们,萨尔的脸色因为阅读下面掠天者的报告时而扭曲:尽管他们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但他们无私的英勇阻止了联盟攻下一个战略要点,如此的勇气值得被赞扬为真正的部落军人!

  “无私英勇的‘勇气’值得部落骄傲,”萨尔几乎是骂出这些话,“然后现在天灾军团依旧控制住死亡之门,这就是他想要的?这就是流传在我们氏族中所谓的荣耀?”

  加尔鲁什反常的保持着沉默,专注在看着那些地图上的木制印记,他能够感觉到瓦洛克的眼神正在盯着他的背,萨尔一定也很快就会注意到他。联盟没有攻下莫德雷萨是一件好事情,加尔鲁什对这件事情很肯定,就这样他持续的注视着这些小印记直到深夜,此时其他的指挥官们都已经就寝,加尔鲁什重新读起黑痕的信。

  如此的勇气值得被赞扬为真正的部落军人!

  他叫了一个信使。“去通知奥格瑞姆之锤上的掠天者考尔姆·黑痕”,他道,顺手把一张卷轴交过去。“告诉他立刻赶回战歌要塞,告诉他督军地狱咆哮要见他。”

  加尔鲁什在湖边想着高戈娜刚刚的话,他的父亲是第一个喝下玛诺洛斯之血的人,他知道这件事情——先祖在上,他对这件事的印象之深以至于没有人能让他忘记——可是格罗姆也反过来杀了玛诺洛斯,用自己的生命付出代价来终结诅咒,他用鲜血来还清了债,其他人还能要求更多吗?

  而且实际上是克莲娜的话最让他感到恼人。

  让他气恼的是当暗夜精灵埋伏袭击了一支从灰谷回来的车队。

  让他气恼的是当提拉加德城堡的人类士兵抢劫剃刀岭时。

  让他气恼的是当巴尔莫丹的矮人和北方城堡的人类拒绝离开他们侵占的部落领地时。

  这些都不是第一次发生的事情了。

  一定早就有人在这些地方抵抗联盟,而且很多前哨站也确实做好了他们的防御。加尔鲁什渴望着前往帮助他们,他会很高兴为了保护他们而战,他会很高兴可以去教训联盟应该要离部落远一点,去让部落拿他们需要用的生存物资。这里又不像加拉达尔,奥格瑞玛可是有足够的武力和军队防卫自己的。

  呃,应该有的。只要没有兽人军力去和被遗忘者搅和在一起,在塔伦米尔那边帮助他们。在加尔鲁什的眼中,被遗忘者——真的是个贴切的名字,萨尔对他们的认知是加尔鲁什永远都不可能理解的。

  现在还有很多兽人被送去协助奎尔萨拉斯。在奥格瑞玛中加尔鲁什和精灵的交往让他觉得为何部落要为这些人的事烦恼,他们和部落的关系看起来很薄弱。

  至于巨魔,加尔鲁什完全没有办法忍受去想他们的事,一次又一次的派兵去协助他们夺回南方的领地,但好像所有的尝试都是失败的,还很明显已经好几年都这样了。是怎样软弱的种族才没办法干掉对方一个巫医呢?难道真的需要打一场大规模战役——分出更多的部落军队——去把这弹丸岛屿夺回来?

  加尔鲁什越想这些事情,他的怒气就越加的燃烧起来。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克莲娜的话却像是在腐蚀他的心智,加尔鲁什越来越感到不耐烦。

  直到有一天谣言开始散布,从藏宝海湾运到棘齿城的谷物发生了问题,人们开始窃窃私语,住在奥格瑞玛的被遗忘者们警告他们的首领:瘟疫再度来袭了。

  他们的话没有错。

  这是他从未经历过的事情,朋友成为敌人,活的生物死去却又不死。这里完全没有任何的迟疑,没有任何的怜悯,没有任何的宽恕,这就是瘟疫。这是只有像古尔丹这样的人才有办法做到的邪恶巫术,但古尔丹老早就死了。这是另一个人策划的恐怖恶行,而加尔鲁什知道这个人是谁:一个联盟的前王子。一个太容易受骗、太软弱、太愚蠢的人,一个无法避免自己被人操纵直到走火入魔的弱者,而现在这个人居然让死亡如大雨一般降临部落。

  加尔鲁什的斧头举起了又落下,一次又一次的守护奥格瑞玛,他会保护人民的。

  接着突然间整个瘟疫结束不再散播了,最后一个被感染的人也被干掉了。不过整件事情还没结束,距离真正结束还很远,加尔鲁什知道这件事情。唯一一招对抗如此无耻的敌人的手段就是战争,必须野蛮而且残忍的对付他们。他渴望这样做,他会带领军队来为部落伸张正义,现在只需要等待萨尔的命令就行。

  从世界各地来的报告显示瘟疫确实入侵了我们,而那些飞在天空的堡垒还派出他们的士兵玷污我们的土地。都这样子了你还在等待什么,大酋长?应该发动战争的时候你却召集开会。而且就算这些……盟友……你允许加入我们部落的人马都集合在此,目前唯一一个你要我们做的事情是先守住。我们正在守啊,萨尔,你在迟疑什么?

  “Mak'Gora!”

  真的是完全的失望和愤怒才会有这个挑战。萨尔根本不想行动,他只想要侦查,他只想要和联盟商讨对策,和一个最初造就那个叛国王子的极端种族的女人商讨,加尔鲁什绝对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

  “你在挑战我吗,小子?”萨尔以死沉的冷静声音回答。“我没有时间理会你……”接着便转身离开。

  “所以你拒绝了?杜隆坦之子是个懦夫吗?”

  这句话引起了萨尔的注意,他快速的转过身,加尔鲁什对于萨尔眼神中的愤怒感到开心。

  “进去!”萨尔指着勇士之环怒吼着。加尔鲁什对自己感到满意。

  我会逼迫你行动的。

  回顾这一段往事,加尔鲁什知道自己对于决斗被打断感到非常庆幸,尽管他宁愿死也不会承认。但不管结果如何,萨尔总算弄清事情然后下达远征诺森德的命令,一个让加尔鲁什感到满意而又期待的命令。

  现在他站在自己征服的土地上建立的堡垒前厅等待着考尔姆·黑痕的到来。萨尔到现在还留在诺森德,因此加尔鲁什很确定萨尔一定是想要看看加尔鲁什是如何来处理掠天者的这件事。

  你会再为我感到一次失望吗,大酋长?

  黑痕穿过了大门之后看看四周,对于在旁的其他观众感到惊讶。尽管有大酋长在场,他还是先对加尔鲁什说话。“你要求我回到战歌要塞,督军。”他说道。“我完成了这个要求。”

  加尔鲁什拿起有关破碎前线的那份报告,“你在这里详细的说明你的一支巡逻队如何成功的阻止联盟攻下一个对抗天灾军团的战略要点。”

  黑痕露出了咧嘴的笑容,“那正是他们任务的一部分,你也认为这件事充满荣耀吧?”

  加尔鲁什看了一下报告书然后视线回到黑痕上,“不。”

  黑痕的眉毛因为惊讶而竖了起来。

  “埋伏准备战斗的部队是一回事,但是从背后偷袭另一批正在和敌人战斗的部队?你下一个要做的事又是什么?”加尔鲁什质问着。“你会潜入他们的营地然后在他们的水源内下毒吗?你会奴役他们的一个法师然后强迫他在自己部队睡觉的时候杀害他们吗?你会用他们这样的方式战斗吗?”

  黑痕说不出话来,他的思考因为这些语句而混乱。

  “我们只要荣誉的战斗,黑痕。”加尔鲁什在他眼前拿起这份报告书然后用手揉成一团。“这个?这是懦夫的行为!我不会让任何懦夫待在我的部队中!”

  “督军,”黑痕结结巴巴的说,“如果我的行为给大家带来羞辱,我会辞去我的职位。”

  “你承认自己是个懦夫吗?我再说一次:我不会让任何懦夫待在我的部队中!证明你不是这种人,黑痕。现在回奥格瑞姆之锤去然后以对部落有价值的方式带领你的士兵,如果你再失败一次,我可不会只要你辞职而已,我要把你的人头串在长矛上。现在给我滚出我的视线。”

  加尔鲁什没有等到看见黑痕走就起身,离开了大厅并爬上前往堡垒顶端的防御台阶梯,他上上下下的走着,眉毛紧皱,他检查了基地防卫的状况并记下哪些需要调整修正的东西,还有是谁必须为损毁的部分负责。

  他转身再往城墙走去,却发现萨尔挡在他的路中央。“请问有什么事情,大酋长?”

  萨尔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加尔鲁什并不喜欢萨尔现在脸上的表情。

  “我觉得你把黑痕的这个事件处理得很好,”萨尔道。“他的士兵在破碎前线的行为是非常不可取的,但他依旧是个很强的指挥官。如果杀了他会让我们在冰冠冰川的进攻行动损失一名干将,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加尔鲁什从萨尔的身边走过。“他只会再得到一次机会,我不会让玩花样的人和骗子待在我的部队中。”他如此回应。

  “没错,”萨尔在他的身后喊着,好像在挖苦般。“我想起几周之前有某人在紫罗兰之塔上对我说‘一个真正的大酋长绝对不会和懦夫合作’这句话。”

  加尔鲁什停了下来,缓慢的转身。听到萨尔引用他自己的话让他感到心神不宁,“我不是大酋长。”他停了一会儿才回答。

  萨尔笑了。“我知道,但这依旧是真诚的话语,非常适合一个督军的话语。”萨尔看了一下四周如要塞内的琐事,西边的灰色大海,周遭广阔的苔原,“这可不是什么小小的成就而已呢,加尔鲁什。我们在此地的根基稳固,我们在冰冠冰川的前线不断的推进,你用勇气与你的士兵一同作战,而他们都非常的尊敬你,你应该感到骄傲。”

  加尔鲁什眯起了他的眼睛。

  “我并不后悔选你做这个进攻部队的指挥官。”萨尔道。

  加尔鲁什惊讶的眨了眨眼,不太确定该说什么话。萨尔的这番话完全在意料之外,他的心无法平静下来,对于萨尔的称赞感到浑身不舒服,但却又不是讨厌这个感觉。“我为部落效命,”加尔鲁什终于说了,“我会尽自己的全力来做这件事。”

  “我不会对你有怀疑的,”萨尔回答,“而且你真的做得很好,我可以自豪的这么说。”

  加尔鲁什又改变了一下姿势,让视线落在萨尔肩膀后的那座墙,挂在墙上的鲜红部落旗帜在微风中飘扬着。

  “然而,”萨尔继续说。“我认为你对联盟的态度想法是错误的,我们没办法不靠他们就在这场战争中获得胜利。”

  加尔鲁什立刻将他的视线拉回萨尔,“我的责任是效忠部落,”他回应,“而且是只有部落。”

  “或许是这样,加尔鲁什。”萨尔道。“但是流血杀人不是唯一的方法”

  “呸!”

  加尔鲁什转身将自己的双手靠在栏杆上,他可以听到萨尔走下阶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加尔鲁什望着阴沉的天空思考着,萨尔并不了解联盟永远都不会放过他们,将他们推到边缘——就像兽人在加拉达尔的敌人一样——直到部落分崩离析。唯一的应对方法就是战斗,尤其是要先把人类赶走,兽人们的安全必须放在任何事情之上,在联盟搞清楚这点前是不会和他们有任何协商的。加尔鲁什不会停手的,他的族人绝对不会再度消逝。不会再出现了,部落永不陨落。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