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泰兰德·语风:信仰之种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泰兰德·语风:信仰之种

2012-06-27 10:30:11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Valerie Watrous 原作,Ningyou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泰兰德·语风:信仰之种

  信仰乃万物本源。这是她在月神姊妹会学到的第一课。泰兰德还记得高阶女祭司德嘉娜的严苛——无异议地清除那些只因没有魔法天资才加入姐妹会的混子所表现出的那份严苛。对奥法有些许敏锐,你便可以成为法师;对针线有些许应手,你便可以成为裁缝;但若只有些许信仰,你永远也成不了女祭司。

  一边别扭地骑着角鹰兽一边回想这些话语还真奇怪。风大雨猛,湿发落肩胛。她的思绪却还回荡在苏拉玛的月神殿里。德嘉娜带着疑虑,望着她。

  为什么要做女祭司,泰兰德·语风?

  因为,她说道。我要保护大家。保护我爱的人。

  高阶女祭司在那之后盯着她看了好久,然而就是泰兰德也不知道女祭司对此作何想法。但她觉得自己继任的因便是由这简短真诚的话语所种下的。

  她曾不止一次地质疑令自己继任高阶女祭司这件事。如果自己不必背负领袖的重担,生活又将怎样?她还用得着去杀死那些狱卒,去解救伊利丹,去阻止燃烧军团吗?她还为爱情需要等上数千年才最终完满吗?如果上古之战中,人民的领导人身经百战,他们还用得着受那么多苦吗?

  德嘉娜说了,而且也说对了:信仰是她唯一的导标。正是信仰驱使她单枪匹马穿越险恶的风暴,从朦胧的危机感中拯救她最得力的干将。她真切的话语并没能使玛法里奥信服。信仰还真是珍奇啊。

  角鹰兽叫了起来,泰兰德便倚着它的大角向下俯瞰。菲拉斯就在身下,萨尔多岛则被一层雾所笼罩,难以看清。她坚信,也必须相信,珊蒂丝还活着,就在那岛上的某处。

  她轻轻拍了拍角鹰兽的脖子,指引它朝南飞。在空中用肢体与聪明的大鸟交流可是容易得多。角鹰兽振翅疾飞作为回复,并以此减缓气流的冲击。然而没有多少成效,狂风把她们耍弄得正尽兴,就差随手扔进大海了。泰兰德向鞍子的右后方滑去,希望藉此帮助角鹰兽平衡。他们就如同风中孤叶般飘摇,不过角鹰兽还是斜向下降,朝着岸边飞去。

  泰兰德紧抓着角鹰兽。“为难你了,还好我们挺过来了。”角鹰兽则在落地后骄傲地竖起羽毛。就在羽月要塞附近。“这就是你我在一起的缘故了吧。跟紧我。”她边说边从它身上跳下来,谨慎地朝要塞走去。

  莫西斯说的一点儿没错。要塞一片凌乱,塌的塌淹的淹。到处都是打砸抢烧的纳迦,有的在水边巡逻,似乎在等待将至的援兵。在风雨中它们并未注意到泰兰德的到来,或者是根本没空去理睬。

  “珊蒂丝可能在进攻前就离开了”的想法冲入泰兰德的脑海,但是不好好搜查一下是不行的。对珊蒂丝的担忧啃啮着她,更是让她想起了鲁瑟兰村死去的女孩。继续前进的泰兰德走向最近的房子,眼观六路,以防被巡逻兵发现。打架不是问题,但是最好别打架。

  地板吱嘎作响,屋顶裂缝漏水,这个居所已经完全不成样子。环视周围,泰兰德发现书架附近的一点紫色。是个耳尖?她向前走去,希望来得不是太迟。书架死死嵌在墙角,不过泰兰德还是把它移到了一边,找到了之下的人,把他从污水之中抬了出来。

  她马上就认出了那编好的长发。是拉托尼库斯·月矛,羽月要塞最勇猛的战士之一。现在他也奔入月神的怀抱了。她阖上他的双眼,诵文超度亡魂。这些祷文最近出场率太高了。

  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为纳迦所杀的哨兵,和无数淹在水里的补给。弥留之际,一队纳迦游荡至此,发现了她。女祭司伸展双臂,念动咒文,几束月光便重创了还没来得及出手的纳迦。纳迦在强攻之下溃退,她则走向旅馆,寻找线索。寻找一切能带她找到珊蒂丝和其他哨兵的线索。然而洪水已经淹土成泥了。

  一道黑影闪过,泰兰德匆忙举起月刃。一只大鸟在上空绕着她飞,她则惊讶地注视着它。它俯冲降落,她便认出了那羽毛和目光。大鸟着陆,并且幻变成了她爱人熟悉的身形。

  “真抱歉,让你久等了。”他微笑道。

  “吾爱……”她抱了上去。“你还是来了。”

  “我们此刻二心合一。布洛尔·熊皮现在替我管着斥候,梅兰德则替你行动。”

  “感谢你,吾爱。羽月要塞亟需援助,我一个幸存者都找不着,在这样的洪水中也没人能活下来。”

  他点点头。“我想我有办法。”大德鲁伊闭上双眼,陷入沉思,俯身向前,平摊双掌,拂拭荒土。玛法里奥将狂风汇成一阵旋风,吹退周围的浊水,使其重归大海。破碎的萨多尔岛便显露了出来,亮出一条通往极北树塔的尸路。

  然而法术同样惊动了纳迦,开始从四面八方涌来一探退水的究竟。看到暗夜精灵的它们连忙大喊救兵,准备开打。纳迦海巫,赞娜丝特拉女士被汇集的纳迦围在中央。泰兰德由此断定她就是统帅。

  “萨多尔岛是我们的了,你这是自寻死路。‘女王殿下’。”赞娜丝特拉冷笑道。

  “我可没自诩女王,”泰兰德吼道。“死都不会!你们在这做了什么?”

  “你的人民永远安息了。喏,没看到吗?”赞娜丝特拉随手向尸堆指去。“你也可以遂愿去同他们做伴。如果你肯老实点,莎莱女士会很高兴的。反之嘛,我就只好亲自送你去见他们了。”一队侍卫随她示意开始前行。

  泰兰德和玛法里奥交换眼神示意。

  “好了伤疤忘了疼,”女祭司不懈地挤出一句话来。

  “那就得让他们再疼一次。”玛法里奥补充道。泰兰德赞许地点点头。大德鲁伊开始作法,闪电在空气中劈啪作响。岛屿上空的云层变得更厚黑了,纳迦们则警惕地抬头。赞娜丝特拉嘶了一声,纳迦便冲着两个精灵蜂拥而上。

  玛法里奥泰然自若,观察着周围,等待着能量交汇。

  风暴起,鹿角仰,天怒显神威,雷霆撼大地。风暴降下闪电,闪电又崩裂到无数的纳迦身上,泰兰德则在乱军之中意取女士之首级。

  赞娜丝特拉眼见就要逃跑,泰兰德便释出无数的月火将其灼尽。纳迦因体内奔涌的能量而颤抖了一阵,摔倒在地上,身上华贵的首饰给泥巴做了伴儿。

  泰兰德紧接着就向树塔行进。入口已经被内部的乱石堵死,她则不顾一切地用越月刃打开了个口子。

  房间之内,是倒在血泊中的珊蒂丝·羽月。

-------------------------------------------------

  泰兰德的喉头发出一阵呜咽,径直冲向受伤的精灵。她跪了下来,想要祈祷却悲痛得说不出话。“月神,帮帮我,不要别的,放过她,拜托,她是我女儿,我女儿……她一直以为是我救了她其实是她救了我……一次又一次地,没有她我是活不下去的……活不下去的……”泪水从她的两颊流下,烁若星光。

  玛法里奥跑到她身后,但陷入悲痛的她根本没注意到。直到他握住她的手。这个简单的动作惊动了泰兰德,让泰兰德感到他正在给她力量……他们,正在救她。

  他们看着珊蒂丝许久。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到。珊蒂丝的睫毛微微颤动,昏沉地睁开了眼睛。她轻轻地转头,努力辨认在她面前的两个熟悉的身形。“爹地?妈咪?”她迷糊地说道,眉毛困惑地纠结在一起。

  泰兰德几乎说不出话来了。她的泪水滴在褪色的地板上,显得更加阴森。她把手放在珊蒂丝的肩膀上,松了一口气。“你的双亲在月神那儿。但万幸你还没有,珊蒂丝。多亏了玛法里奥。”

  “泰兰德知晓你身处危机就什么都顾不得了。”玛法里奥补充道。

  珊蒂丝重新看了看他们。“哈,看来我离人生尽头也不远了。”爽朗的笑声止与躯体的痛苦。“我……这个,月神似乎还是回应了我的召唤。祈祷生效了。”

  泰兰德抬眼朝玛法里奥望去。“她回应了我们所有人。”

-------------------------------------------

  珊蒂丝在古老的葬歌旋律中醒来。小心地起身之后,她看着窗外的达纳苏斯中央。飘浮在水面上火烛而闪闪发光,好似丛林中的幽光。玛法里奥和泰兰德则站在达纳苏斯的人民和卡利姆多的难民中间,庄严而肃穆。

  精灵们的眼圈红红的,有些人看上去几天几夜都没合眼。她明白这种悲痛。扫视人群,她还发现了孤独地站在边缘的薇丝缇亚。——就只有几周,几乎所有人都有亲人离世。我们失去的已经太多了。

  夜刃豹拖车运着棺材来了。泰兰德上前去,在下葬前最后超度一次亡者。人群静得出奇,只有女祭司们吟诵的声音哀转久绝。

  场景悲痛至极,但痛定方思痛,珊蒂丝很明白:我们需要时间。这样才能真正去面对眼前的挑战。她再次向一同站在悲痛的人群中的玛法里奥与泰兰德望去。天空拨云见月,银光撒满广场。月神自有决断,珊蒂丝想着。我们不会孤身奋战。

  总算能安下心来了。她勉强起身,跛着脚去拿玛法里奥留下的药根。她送出的那株爱萝尔,看上去已经长大了许多,甚至有条藤蔓垂了下来。仔细一瞧,上面有一朵欲放的花苞。她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地叫了出来。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