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泰兰德·语风:信仰之种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泰兰德·语风:信仰之种

2012-06-27 10:30:11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Valerie Watrous 原作,Ningyou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泰兰德·语风:信仰之种

  她大概是在熟睡时遇难的。死去的暗夜精灵面色安详,除了那稍显不悦的嘴部。从微蹙的眉头看来,她的最后一场梦也不得安宁。和近来大部分发现的尸体不同,她的身躯完整,没有明显的伤处。泰兰德·语风跪了下来,以便能够更好地观察已经开始腐烂发臭的尸体。——死者的发间有不少带血的海藻,看上去已经死去好几天了。

  她应该就是被冲走的大灾变的第一批牺牲者了。现在即使是月神的女祭司也无能为力了。

  “泰兰德!”声音突破天际,是梅兰德。泰兰德的心腹之一。高阶女祭司循声顺着鲁瑟兰村的岸边找去,发现了正在安慰一个女祭司的梅兰德。那女祭司很年轻,身着白袍。再走近些,泰兰德才发现,一个女孩的尸体生生地横在他们面前。

  是她的亲人。梅兰德轻声说道,显然是指那位深陷悲痛的女祭司。泰兰德点了点头,示意她们离开。之后,她望向了那具尸体。肢体支离破碎,伤口的血也早已流乾。可暗夜精灵不会遗弃死者。我们至少要为他们隐疮丶正骨和净身,让他们体面地重归大地。

  泰兰德蹲下来,拭去了女孩脸上的淤泥,同时吟诵着月神的祷文,以此超度亡魂和安慰她悲痛的姐妹。冲走了污物的尸身,显出了原本亮紫色的皮肤和蓝黑色的头发。她仍未瞑目,直直地望着天空。天空的阴霾。那脸庞同她几千年前望见的另一张脸一模一样。泰兰德强忍住泪水,闭上了眼睛。

  珊蒂丝……但愿你没事。

--------------------------------------- 

  “飞了多远,莫西斯?”玛法里奥·怒风问着,顺手递给斥候一杯热腾腾的苹果酒。另一个精灵一口喝干,止住了摆子。巡逻过后的他简直就是只落汤鸡,不过这点小挫折可比不上他的大发现。两个德鲁伊就在塞纳里奥兽穴的最顶层避雨交谈。

  “风大煞我也,只飞到了迈斯特拉岗哨。不过他们已经收到了阿斯特兰纳和菲拉斯的一些报告。”斥候倒在了一张木头椅子上,盯着外面达纳苏斯摇曳的枝干,神经紧绷。

  “阿斯特兰纳撑住了?”玛法里奥的声音透出了些许安慰。短短几天内他已经派出了无数斥候,但是其中的半数甚至飞不到卡利姆多上。他们需要情报。很多人害怕最糟糕的情形已经发生了。

  “没错。尼耶尔前哨站幸免於难,不过沿岸的平民就没这么好运了。”

  “……你是指?”

  “根本飞不到黑海岸上。被指派到那里的德鲁伊可是没一个活着回来的。”这之中自然有他的朋友,斥候的声音透着些许悲伤。“我绕了一大圈,不然连自己都要被卷进狂风里。”

  “羽月要塞呢?怎么样了?”玛法里奥问道。话音未落,泰兰德的身影出现在了门边。

  “……羽月?”莫西斯瞅了一眼大德鲁伊,似乎犹豫於继续与否。“没人能联系到羽月要塞。我们只能远远地看到翻腾的海浪……和纳迦。”他的声音随着泰兰德的接近越来越小,几乎成了耳语。“……数以百计的纳迦。”那些可憎的蛇人是曾经攻击过羽月要塞,但是这样的大规模围攻却是闻所未闻。

  “岛上有人吗?幸存者呢?”高阶女祭司高声问道。

  斥候拍了拍脑袋。“一个也没有。”泰兰德的表情如同中了晴天霹雳。他感觉到了,或者多半是瞎感觉到了,她的心在痛。“但是天太黑,而且下着大雨。将军也许是——”他停了一下,组织自己的语言。“我的意思是,羽月要塞的哨兵们不是吃素的。”

  泰兰德叹了口气,把手放在肩膀上祈祷。“这些情报是你勇气和意志的体现,莫西斯。十分感谢。这是劫难之后我们唯一的情报了。别去想了,请休息吧。”

  斥候点了点头,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房间。

  玛法里奥望向他的至爱。她永恒的美貌面庞透出的是焦虑丶恐惧和一丝坚定。那是他们恋情中从未动摇过的坚定。

  “鲁瑟兰村有五个遇难者。”她说道。“我却一个都没能帮上忙……”

  “泰兰德……”玛法里奥带着安慰,伸出了手。

  “我要去找她,吾爱。珊蒂丝和我的女儿没两样……”她停顿了一下。“或许也是我此生唯一的女儿了。”

  她的话语字字锥心。曾经暗夜精灵有着永无止境的未来,但是一切都随着诺达希尔的牺牲而告终。暗夜精灵的命运仍不可知,却已有许多人感到恐慌袭来。群星之子,不再永恒。

  “我明白,但一定是现在吗?命运不是注定的,吾爱。”他说着,额头因关切而起了皱纹。

  “自从这些可怕的事情发生以来,珊蒂丝就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坚信这是真的。”

  “你是看到了些什么吗?”玛法里奥想到了月神曾经给予泰兰德的影像。

  “不,这次不是。月神是满覆迟疑的。这是母亲知晓孩子冒着危险的本能。”她因为他怀疑的眼光而停顿了一下。“并非只有一样的血脉才浓於水,吾爱。”

  “但是我们让所有人都待在泰达希尔了。到大陆上去寻亲的他们或许只会送命。”

  “那我呢?你是觉得我在自寻死路吗?”她的眼神闪着冷光。

  “你不一样,”他说道。无可置疑,泰兰德是月神最喜爱的女祭司之一,同样也是个强大的战士。“但在这样的危难时刻,我不能离开达纳苏斯。我已经离开太久了,我知道。这困扰我也有很久了。我多希望泰达希尔诞生时在场,我的兄弟在外域临终时在场……”他叹了一口气。“但我不能改变过去。我只能选择现在。我不能离开。”但我还有你一同……他呼之欲出的话语被她冷峻的表情顶了回去。

  “伊利丹是不幸的,我们无能为力,吾爱。他的疯狂吞噬了他的一切。”千年前萨格拉斯灼瞎他的双眼时,他如同异种的样子彷佛就在她的面前。“我们必须去拯救那些生还者。不然,我们就得为此后悔一辈子。”

  她转身走了出去,飞舞的白袍势如暴风。

----------------------------------

  珊蒂丝·羽月将军站在旅馆湿滑的屋脊上,尽力稳住自己。不少哨兵围在她周围,负伤又气短。即使如此,她们也并无束手就擒的意思。将军举起手,做了个手势。

  “放箭!”箭雨倾洒在纳迦群军之中,但疲累却使它威力大减——只有一半的弓箭杀死了纳迦。将军的弓箭则击穿了一个海妖的眼睛。她继续猛烈地进攻了几下,直到那蛇人彻底消失在浪潮之中。但总会有更多的纳迦拥上来。在水中的纳迦可真谓如鱼得水,来的远比杀得快。

  “振作起来!”眼见从翻腾的浪潮中涌出一道水墙,珊蒂丝下令道。波浪涌穿旅馆,让将军和她的部队淋了个透心凉。哨兵妮莱雅没能受住这一下,从屋顶上滑了出去。将军眼疾手快,在她滑下去前抓住了她。一阵挣扎之后,将军才把她拉上来稳住站脚。向下一瞥,小旅馆的底层正在被涌浪快速地淹没。

  “我们得带人去高地上!”珊蒂丝命令道。“这破房子随时可能塌掉!妮莱拉,去塔上!右边的人,跟她走!”她向一部分哨兵示意。“成败在此一搏!”妮莱拉点点头,缓缓移动到顶层的台门上。珊蒂丝则尽力让自己不去看她们疲惫的脚步。

  “剩下的人,听好了!我们得大干一场,掩护撤退的姊妹!快去!”将军怒吼着,举起她的弓大开杀戒。紧要关头松懈不得,这点她最明白不过了。

  不过至少其他精灵已经集结好了,箭雨激起层层波浪,打得纳迦节节败退,挫败的嘶声一片接着一片。这些乌合之众的攻击逐渐减缓,显出撤退的迹象。不到一会儿,他们的身形都消失了,浪潮之下只有黑影在涌动。珊蒂丝偷瞥了一眼旅馆后面,发现岛的绝大部分已经淹没,哨兵和平民则在努力前往树塔的途中。再看看海,纳迦群早已远去。

  纳迦战士则找到了一个能容下十几号人的大壳,以此抵御漫天箭雨。珊蒂丝只好示意自己人停火。“去找其他人,这儿交给我。”其他精灵相互交换了自己怀疑的目光之后,犹豫地离开了。“去找妮莱拉!快点!”她又叫道。

  话音刚落,珊蒂丝就一个箭步跃入水中。纳迦们则如同打了鸡血一般鱼涌而来。珊蒂丝不由得想起它们漫长而荒谬的历史——贵族血统,上层精灵,女王领导,愚蠢至极,召唤军团,恶魔肆虐,种族联战,险胜为安。之后,幸存的上层精灵则被放逐到大海深处,成为了纳迦。只是由邪恶变为可憎而已。

  那会儿珊蒂丝还是个少女。一个已经在泰兰德身边征战沙场的少女。纳迦重归荣耀的梦想从未实现过,但它们却仍让珊蒂丝恨得牙痒痒。

  她还没做出任何动作。时机未到。她闭上双眼,以无比的忠诚和信仰吟诵着上古祷文。那是泰很久之前泰兰德所教给她的,月神的祷文。

  那些蛇人则逐渐包围了将军。在她吟诵完全祷文之时,蛇群中泛起一阵阵嘲笑声。

  不少纳迦轻蔑地打着怀疑的哈欠。然而月神迅如风,力量之潮击倒了她周围所有的纳迦。当最后一声哀号也趋於平静之时,珊蒂丝环视一阵这些尸体,满足却又不乏愤怒。

  “不堪一击的信仰。哼,肮脏的上层精灵……”

  虽然是孤注一掷,但是好歹成功了。珊蒂丝的力量虽还不及泰兰德半分,但却仍是她最喜爱的一个。泰兰德给予珊蒂丝的训练,使得她比其他哨兵更加神武,更是让她在常规兵器派不上用场时能有杀手鐧做底。然而祈祷消耗的精力却不是一点两点。

  在水中挣扎了半天之后,她终於又能脚踏实地了。之后便是去找大部队汇合。不过,奇怪的是,她们原本并没离这么远。走近些才发现,妮莱拉她们正和另一队纳迦侍卫交战。这队数目甚至更多。羽月要塞的平民却只能惊慌而又无助地乱跑求生。每个人都是那么熟悉。每个人对她都是那么珍贵……每个人,都是她的心头肉。

  学者奎恩提斯·琼斯派尔跑在人群先头,正在孤注一掷——哨兵和另一队涌来的纳迦之间有个缺口可以逃生。珊蒂丝想起了曾经她和奎恩提斯对范达尔·鹿盔的讨论。他们二人都希望泰兰德去责难鹿盔的异行,可谁曾想女祭司竟说塞纳里奥区不归她管。奎恩提斯很敏锐,敏锐到对范达尔的堕落能够先知先觉,更是敏锐到知晓羽月要塞对他是个无比安全的地方。没有范达尔的安全之所。

  可现在他的智慧,他的敏锐知觉却救不了他。侍卫的头头瞥见了疾奔的精灵,举起了他的武器。珊蒂丝大声警告奎恩提斯,换来的只有深入他背中的三叉戟。奎恩提斯无助地直视着珊蒂丝,倒了下去。

  鲜血染红了水面,却又为大海所吞噬。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