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贝恩·血蹄:如吾父辈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贝恩·血蹄:如吾父辈

2012-06-27 10:15:19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Stevie Nix 原作,Dort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贝恩·血蹄:如吾父辈

  当晚,雷霆崖的居民休息之刻,贝恩于他的居所断断续续的前后来回踱步。他坚持要和平解决的做法造成了更多的车队被攻击,还导致大酋长因为出兵而可能会危害到自己的性命。当哈缪尔走进他的房间时,贝恩从他的胡思乱想中抬起头来,伤心道。“我好困惑,哈缪尔。我不知道这样是不是正确的做法。或许远游者说的是对的,部落已经跟当初我父亲担任大族长的时候不一样了。”他停了一会。“原本我还在想我是否有那个能力足够领导人民,但现在我在怀疑我是否应该继续担任领导人了……”

  哈缪尔用他低沉的声音回应。“现在不是让你自我困惑的时刻,年轻的贝恩。你就做得跟你的父亲一样好,他会毫不迟疑的认同你所表现出来的智慧和渴望做正确事情的热情。”他挥了挥手。“让那些看不到这点的人自行离开吧,他们会找到自己的出路的。”

  贝恩微微的笑道。“我记得不久前你还表现出跟他们一样的意见。”

  哈缪尔的表情显然变得僵硬。“我因为挫折而说得太快,我很高兴能够承认自己的错误。我们一定能够熬过这一关的,而你也将会知道自己是个真正的领导者,就算你现在不相信这点也一样。”

------------------------------------------------------------------------------

  同时,加尔鲁什正在准备库卡隆部队来进攻刺刃峡谷,五十个士兵挺直的站在他前方,眼神坚毅、闪烁出对即将来临的战斗渴望。

  “这些牛头人可以继续去跟科多兽的尾巴瞎搞,但他们却坐视自己的领地遭受入侵威胁,毫不采取任何行动。”加尔鲁什喊道。“让我们告诉他们真正的战士可以做什么!我们的目标就是在莫高雷南边的野猪人地穴,攻击行动在日出前开始。现在快去做出击前的准备!”

  他的战士敬礼后便各自进行战前准备。加尔鲁什回到他的王座,血吼静静的躺在他的大腿上。他会带领大家获得胜利的,而他父亲的战斧将会再度歌唱战斗的胜利。想着想着,他露出了咧嘴的锐利笑容。

------------------------------------------------------------------------------

  库卡隆部队是一批精英部队,对他们的敌人非常的致命,而且这一次他们还有出其不意的突袭策略。暗色的飞船静悄悄的在日出前来到野猪人的领地内,加尔鲁什身先士卒的率领战士顺着绳索滑下飞船,直接落在一群野猪人的巡逻队上。刀刃相交的战斗声飞快的响起,十个野猪人已经倒下,仅有一个发出杀猪般的尖叫声逃出兽人的突袭。在地穴入口的野猪人守卫立刻上前接战,但是他们也很快的就倒在让人目瞪口呆的飞舞攻击下。飞船接着移到安全的距离等待下一步指示,库卡隆部队便进入地穴,开始一步一步的往前清除敌人抵抗的军力。

  这场突击战虽然短暂却紧凑,而且这些野猪人用了超乎加尔鲁什想像的凶猛表现来守护自己的家园。野猪人习惯在蜿蜒狭窄的地穴通道内战斗,他们甚至会在必要之时用上自己的獠牙,每个人都带着盲目可怕的狂热态度战斗,他们一点也不会害怕死在守护自己的家园的战斗中。加尔鲁什在杀了一个又一个的敌人时对自己窃笑,他会好好的教导这些野猪人何谓恐惧。

  几分钟之后部队已经攻入敌人的主大厅,加尔鲁什以胜利的姿态高举血吼,骄傲的点了点头。地板上躺着许多敌人尸体,除了战士们的喘气声外没有其他的声音了。他们在大厅内四处探查、寻找迹象,以决定接下来要在这个迷宫般的地穴内往哪走。几分钟之后,几位先锋士兵听到了一些沙沙声,他们慢慢的转身面对声音来源,期待干掉几个落单的野猪人。

  结果并不只是几个落单的士兵,而是塞满整个通道的野兽蜂拥而上。这些新来到的敌人在进入大厅之后停了一会,注视着倒在地上的同胞。加尔鲁什对着他们大吼,“今天你们将付出代价,今天你们将要亲眼目睹部落的愤怒!”

  跟随着加尔鲁什的指令,库卡隆部队带着斧头冲入敌阵,许多尖锐的哀嚎声马上在整个洞穴内回响起。但是野猪人却没有上前回应部落的攻击,就连部落发动第二波攻势之后都不为所动。“你们在干什么?”加尔鲁什叫道。“难道你们就这么容易的投降了?我可不会给你们任何的怜悯的,我会在你们站着的地方将你们一一砍倒!”

  突然间,这些群聚的野猪人一起举起他们的武器然后发出吵杂的尖锐叫声。接着库卡隆部队后方的穴道涌入大量的野猪人,数以百计的野兽如浪潮般从各个通道、甚至是屋顶的洞口飞快的将兽人们团团围住。

  “从左翼突破,加紧前进!”加尔鲁什叫道。“别让他们阻断我们与地表之间的道路!”战士们不断的杀敌前进,保持着自己前方的出口不被堵住。血吼则不断的歌唱着与敌人的交战,那些与它对上的全都倒下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野兽踏过他们死去的同胞继续进攻。

  “前进!”加尔鲁什如此命令,而他的战士们也更加紧的将战线向前推进,野猪人们发出震耳欲聋的吵杂声之后也毫不迟疑的后退了。突然间一阵炫目的闪光击中因沉浸在战斗而脸色扭曲变形的库卡隆部队,是野猪人的萨满对战场施放魔法!雷霆般的怒吼与爆破回响着整个地穴,而加尔鲁什注意到一股无力的虚脱感,因为每一次闪光爆破都让部落队伍内的好几个战士再也站不起来,而随着战士的倒下,他们手中握着的火炬也一个接着一个落地熄灭。加尔鲁什此刻则继续以刚涌出的精力持续战斗,他怒吼着,以更加凶猛的姿态打击敌人。他可是地狱咆哮之子啊!而一个地狱咆哮之子绝对不会倒在这些可悲的野兽手下,他一定会带着自己的战士突破这个困境。

  他挥舞着血吼,一次比一次还快,让空气中充满了鬼怪般的歌声与斧头的砍击。尖锐的嚎叫声在地穴中来回反射,带来的是更多野兽的凄厉哀嚎声。野猪人不是被加尔鲁什的斧头切成碎片、就是往各个方向退去,但不论他杀了多少,都有数不尽的来取代。这里没有任何的怜悯,也没有任何的退路,加尔鲁什不自觉地被敌人推向地穴的深处,直到地表的光也到达不了。他现在已经独自一人被黑暗笼罩,剩下陪伴他的是无数的野猪人把他团团包围,他们每一个都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可怕叫声。加尔鲁什感觉到自己的盔甲已经被敌人又拉又扯,他没有盔甲保护的部位也被又抓又咬,他被迫退入更深之处了。

  已经没有任何其他的地方可以去了,只能够按照敌人推进的方向往地穴深处逃去。他可以感受到敌人温热的呼吸与兴奋的尖叫声。他试图在暗中摸索出一条回到地表的路,但他所能找到的只是一条陡峭险峻的小通道。终于,连这个通道也到底了,挥舞斧头试图破壁的结果是让血吼也嵌在石壁上,怎么拔都拔不起来。

  伴随着一个沙哑的吼声,加尔鲁什扑向对他而来的鬃毛与剑刃。他从一个攻击者的手中抢下一把长矛,再将这柄武器刺入另一个野猪人的头颅,导致这个野兽手中所带的火炬跟着落地熄灭。现在是完全的黑暗了。虽然他们不断的进攻、自己也迷失在黑暗之中,加尔鲁什还是不会停止攻击直到敌人全部死去。他的双臂已经开始酸疼,他的呼吸气息已经散乱,但他还是继续战斗,使用任何他抓到的武器来攻击敌人。只是每一个敌人的倒下,都有另一个人取代。

  渐渐的,他开始被敌人的数量给淹没,越来越多的野猪人找到空隙趁机攻击。他感到自己的意识模模糊糊,居然又可以看见一道光芒微弱的穿越了黑暗,但他现在还是让自己全心在手边的战斗。那道光芒越来越亮,让许多攻击加尔鲁什的敌人都停手,他现在也听到了远方那条主通道似乎有什么喧闹的骚动。突然间,难以置信的亮光以无以数计的光束射入,其来源每一秒都在靠近他,让他身边的野猪人因为愤怒而尖叫,全部都转身面对那阵光芒的来源。加尔鲁什的双眼几乎睁不开,但他可以看到野兽们被向左或是向右击飞的影子,就像是投掷纸做的娃娃那么轻松。

  光芒越来越亮,终于来到了加尔鲁什进行最后一战的角落。在那里,他看见贝恩以及哈缪尔·符文图腾和好几个日行者部队的成员。贝恩对着通道底部叫道,“兄弟们,坚守你们的战斗位置,你们不需要对黑暗感到恐惧!”恐惧破除者在他的手中发亮,其亮度甚至比日行者的光芒还要更加闪耀。不过当贝恩用这把矮人战锤击倒一个又一个的野兽时,其实他的内心正想到一件事,他不知道安度因·乌瑞恩会不会同意他将这把锤子用在这样的情况下。终于,野猪人大军不敌而全部都撤退到光芒照射不到的黑暗之地。

  贝恩冲到大酋长的身旁。“加尔鲁什,拿起武器然后我们一起离开吧,我们必须在敌人从侧翼攻击我们之前赶快脱离此地。”他将加尔鲁什一把拉起,并协助他将卡在石壁上的武器拔起。“快一点。”

  很快的他们踏上了往地表的路,整条路除了躺在地上的尸体外完全没有其他的阻碍。贝恩正在想他们的好运还可以用多久,他很希望自己先前是真的击溃野猪人才没有追兵。到达一条岔路时哈缪尔示意大家停步,然后便跪下开始喃喃念起祷言,祈求一个正确的指引能够带众人踏上回到外面的路。当他站起并且带着大家继续前进时,这个通道的一边石壁突然崩塌,众人立刻转身面对这群来袭的新敌人,不过却在看清楚来者之后立刻停步。

  加尔鲁什在喧嚣声中叫道,“那些是什么怪物啊?!”

  贝恩向后小心的退了一步。“我也希望我知道答案,大酋长……”

  他们是野猪人,只是比一般的还要大上许多,而且整个外表是惨白的毛色。这些怪物将众人围了起来,不自然的尖锐高声从他们的口中发出,刺穿了每个战士的耳朵。他们的身体是灰白色的,鬃毛则是如生病般的墨绿色,巨大的双眼突出他们的面孔,他们站起来比任何牛头人或是其他种族所看过的每一个野猪人都还要高上一个头,眼神似乎在说明他们比任何其他被贝恩、哈缪尔以及日行者部队击倒的野猪人还要厉害许多。

  贝恩叫他的日行者部队停住,他们每一个人都背对背的掩护彼此的弱点,但现在已经没有地方可以让他们撤退了。空气变得沉重,弥漫着让人倒胃的土臭味。此时更多的灰白野兽涌入这个地道,不过他们却没人发动攻击,彷佛他们正在评估该如何对付这群入侵者,筹算出下一道行动的计划。

  加尔鲁什举起他的斧头叫道。“鬼怪般的野兽!让我们现在来为这场战斗画下句点!”

  贝恩在加尔鲁什的后面大声道,“大酋长,我们必须回到宽广的地面才行!如果我们继续留在这底下,那我们必败无疑!”哈缪尔立刻做出一个手势,许多藤蔓从地上窜出,打开了一条穿越这个迷宫地穴的出口。“快跟上!”贝恩做出命令。

  贝恩一把拖着还在怒吼的加尔鲁什,跟着哈缪尔与日行者部队逃回地表,而哈缪尔的法术也在他们全部脱离之后失效。他们现在终于有空间可以进行其他的策略了。当加尔鲁什还在专注瞪着地穴的出口时,贝恩一把抓起放在大酋长腰带上地精的信号枪,对着天空发射。飞船一看见讯号就立刻往他们的方向前进,但是却不够快。那些怪异的野兽也跟着爬上地表,在早晨的日光下眯起眼睛。

  贝恩在怪野猪人涌出时往前踏出几步,让对方立刻止步不前,或许他们警觉到自己的优势可能不在了。接着贝恩在听到哈缪尔的大喊后立刻转身,原来大德鲁伊做出手势要大家集结到他面前,“这里一直有一个更好的解决之道,而且是你们一直忽略的。张开眼睛看看大地之母的祝福吧!”语毕,哈缪尔踏出一步然后怒吼一声,将他的法杖刺入地上。

  哈缪尔的身前喷发出一道壮阔的泉水,大水伴随着一阵雷响直接扑向那些白化的野猪人,将他们都推回地穴去。那些留下来的都跟恼恨不已的加尔鲁什一样,被地表的泉水喷发给震倒了。至于哈缪尔则依旧稳健的保持不动,让自己定锚在这片他所崇敬的大地上。

  一条崭新的河流从哈缪尔将法杖刺入的那点流了出来,顺着石头与地势流入地穴的深处。当这些野猪人再度站起之际,贝恩再往他们的方向踏出一步。“这片大地是属于那些尊敬她的人所有,这里已经有足够让每个人生活的清水,你会发现这条河会自己选择她的路径,她已经穿越地穴的通道在地底形成一个小湖泊。带着这个礼物走吧,然后不要再给我们任何困扰了。”

  野猪人缓慢的回到了地穴,阳光也再度照耀到这片环绕南莫高雷的山丘。日出对牛头人来说是很特别的一个时刻,它象征着重生,不过今天还要再加上他们对大地之母与其赠礼的尊敬之意。靠着最初攻击而倒下的野猪人尸体,贝恩等人也找出可以回去纳拉其营地的路。加尔鲁什前进时沉默不语,他气到说不出话来。贝恩注意到加尔鲁什硬挺挺的走路姿势,并发现自己对他这样的反应结果毫不意外。

  第一台飞船终于到达并放下绳梯,贝恩抬头看了飞船一眼,便回到地面的日行者部队旁去。他的视线落在加尔鲁什身上一会,便对飞船点头道。“回去领导部落吧!如果我们在莫高雷内还需要你的协助,我们会让你知道的。”语毕,他转身让自己背对依旧沉默不语的大酋长,一步一步的走回雷霆崖,日行者部队则紧跟在他的身后离去。

------------------------------------------------------------------------------

  夜晚降临莫高雷,在这片大地覆上一片阴影。火焰点缀着台地与平原上的牛头人营地,今晚他们可以睡得安心,因为他们的家园终于再度安全无虑了。在贝恩的居所外,灰蹄·远游者和一些他的族人一直犹豫不语,最后这位长者终于开口了,“让自己的意念坚定吧,我们一定得这么做。”

  于是他便带着自己的族人走入贝恩的房间,看见正准备休息的贝恩。他轻声问道,“大族长,请问我们可以借用你的一点时间吗?”

  贝恩带着疲倦的笑容站了起来。“没问题,请问有什么事吗?”

  长者垂下面孔,道。“尽管你先前激励过,我们的心却依旧感到困扰。我们花了许多时间准备离去,而就在今早要出发前,我们亲眼看见了你带领对抗野猪人大军还获得了胜利,这个情景真的很能够鼓舞人心。你确实拥有一个领导人的该有的力量,而且也拥有我们盲目而未见到的智慧。我们为自己打算离开这片家园的做法感到羞耻,我们在此诚挚的对你道歉,大族长。”

  贝恩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回去了。“我们身处一个混乱而未定的时代,你们的困扰之心是能够被谅解的。这些野猪人不会在莫高雷内继续骚扰我们了,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们已经解决了所有的麻烦,我们依旧被各式各样的麻烦包围,不论是外部还是内部,因此只有团结一致才能够克服它们。”

  贝恩接着走到门口望着外面的景色好长一段时间,他看着雷霆崖正在为夜晚的生活忙碌着,许多营火在各地此起彼落的升起。他甚至可以看见远方纳拉其营地的模糊影子,在那里,许多年轻的牛头人勇士依旧在进行他们的训练,这些新世代的人们将经历试炼的测试以考验他们身为一个牛头人的信念与坚毅。

  贝恩点头后便将注意力放回身前的那一小群人。“我们的人民在这片大地行走了好多好多年,我们学到了许多这个世界的知识与智慧,我们的盟友未来还会继续需要我们提供的智慧与指引。我的父亲曾经对部落做出一个承诺,借以回报他们给予我们族人的恩情。而我身为他的儿子,决意要实现这个承诺。”

  1、长行者,原文 Longwalker,是牛头人社会中一个特殊的职业,专门负责进行侦查、间谍、传讯等工作。

  2、“但你们却把她当借口一般骑在自己的胯下”,原文是 Yet you use the Earth Mother as a crutch. 这是个双关的骂人用语:意思指牛头人只会将一切都推给大地之母;crutch 可以当做拐杖的意思,因此又能够暗指对方没有大地之母就什么都不会;但是 crutch 同时有胯下、裤裆的意思,因此这句话也有非常粗俗的侮辱之意。

  3、恐惧破除者,原文 Fearbreaker,是一把矮人制造的战锤。这把武器是铜须家族的家传武器,后来被麦格尼国王送给暴风王国的王子安度因当做礼物,再辗转由小王子送给贝恩。这把武器具有自己的意志,会自己选择主人。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